熱帶

熱帶

熱帶,南北回歸線之間的地帶,地處赤道兩側,位于南北緯23°26′之間,佔全球總面積39.8%。

熱帶的英文名稱為Tropics。本帶太陽高度終年很大,在兩回歸線之間的廣大地區,一年有兩次太陽直射現象,回歸線上,一年內有一次太陽直射,而且,這裏正午太陽高度終年較高,變化幅度不大,因此,這一地帶終年能得到強烈的陽光照射,氣候炎熱,稱為熱帶。赤道上終年晝夜等長,從赤道到南北回歸線,晝夜長短變化的幅度逐漸增大。在回歸線上,最長和最短的白晝相差2小時50分。由此可見,在熱帶範圍內,天文現象的緯度差異是極小的。熱帶的特點是全年高溫,變幅很小,隻有相對熱季和涼季之分或雨季、幹季之分。全年溫度大于16攝氏度

  • 中文名稱
    熱帶
  • 外文名稱
    Tropics
  • 氣候特點
    全年氣溫較高,四季界限不明顯
  • 位    于
    南北回歸線之間的地帶

氣候特點

熱帶氣候最顯著的特點是全年氣溫較高,四季界限不

明顯,日溫度變化大于年溫度變化。由于地表及降水的不同,熱帶氣候又反映出不同的特點。在赤道附近,常年濕潤高溫,多雷雨天氣,年降水量在2500毫米左右,季節分配較均勻。在一天之中,天氣的變化也往往單調而富有規律性。清晨,天氣晴朗,涼爽宜人,臨近午間,天空中的積雲強烈發展,變濃變厚,午後一二點鍾,天空烏雲密布,雷聲隆隆,暴雨傾盆而下,降雨一直可以持續到黃昏。雨後,天氣稍涼,但到第二天日出後又變得悶熱。如此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人們把這種氣候稱為"赤道氣候"。

熱帶氣候赤道氣候全年皆夏,沒有明顯的季節變化。這裏雖然很熱,但最熱月份的平均氣溫並不太高,絕對最高氣溫很少超過38℃,最低氣溫很少低于18℃。

在熱帶的沙漠地區,氣候情況完全不同。在非洲北部的撒哈拉沙漠、西亞的阿拉伯沙漠澳大利亞中部的大沙漠等地,全年幹旱少雨,氣溫變化劇烈,日較差可達50℃以上。

中國的雷州半島、海南島、雲南省南部和台灣省南部,均處于熱帶氣候控製之下,終年不見霜雪,到處是鬱鬱蔥蔥的熱帶叢林,全年無寒冬。

海洋性氣候夏日涼快熱帶地區由于高溫多雨,為動植物的生長繁衍創造了極為有利的條件。許多珍貴的動植物都產于熱帶氣候區內。寬廣的熱帶雨林,是製造氧氣、吸收二氧化碳的巨大綠色工廠,對于調節全球大氣中的氧氣和二氧化碳的含量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氣候分布

1、熱帶雨林氣候主要分布在赤道附近地區,全年高溫多雨,且各月均勻。

2、熱帶草原氣候主要分布在非洲和南美洲赤道雨林氣候的南北兩側。終年高溫,一年中有明顯的幹季和雨季(降水分幹濕兩季)。

三亞-永遠的熱帶天堂三亞-永遠的熱帶天堂

3、熱帶季風氣候以亞洲南部、東南部的印度半島中南半島最為顯著。這種氣候終年高溫,一年中也可以分為旱雨兩季,風向隨季節而變化。旱季,風從陸地吹向海洋,幹旱少雨;雨季,風從海洋吹向陸地,降水集中。

4、熱帶沙漠氣候主要分布在南北回歸線附近的大陸西岸和內陸地區,這種氣候降水量稀少,終年炎熱幹燥,地面有大片的沙漠。

地區植物

熱帶作物

熱帶作物指熱帶地區栽培的植物。在中國通常指在熱帶地區栽種的特種經濟作物,種植範圍主要在廣東、海南、廣西、雲南福建台灣等地,以海南島和西雙版納最適宜。 根據其用途和經濟性狀大致分為12個主要類別。其中有的在國民經濟中佔有重要地位。如橡膠樹所產橡膠,與鋼鐵、石油煤炭並列為四大工業原料;咖啡、可可與茶為世界三大飲料;木薯是許多開發中國家的主要糧食和能源植物;提供各種香料、水果和特效葯材

熱帶草原熱帶草原

由于多起源于或長期栽種于熱帶,熱帶作物一般要求較高熱量條件。如純熱帶作物的可可、面包米和榴槤等,中國隻能在海南省南部種植。有的對熱量的要求,有一定的可塑性,也可適于較高緯度的氣候條件。如橡膠樹,在中國經人工栽培,已擴種到北緯24°的適宜地區。但是,擴種的可能性有一定限度。品種改良是向較高緯度擴種的必需步驟。熱帶作物一般為多年生,通常採取種植園方式生產,一次栽種,多年收獲。種植後不宜輕易改種其他作物。

熱帶雨林

大多數熱帶雨林都位于北緯23.5度和南緯23.5度之間。在熱帶雨林中,通常有三到五層的植被,上面還有高達150英尺到180英尺的樹木像帳篷一樣支蓋著。下面幾層植被的密度取決于陽光穿透上層樹木的程度。照進來的陽光越多,密度就越大。熱帶雨林主要分布在南美、亞洲和非洲的叢林地區,如亞馬遜平原和雲南的西雙版納。每月平均溫度在華氏64.5度以上(攝氏溫度約為18度),平均降水量每年80英寸(1英寸=2.54釐米)以上,超過每年的蒸發量。

新加坡新加坡

國家

亞洲:中國(海南、台灣部分、廣東部分、雲南部分、廣西部分、香港、澳門)、越南寮國泰國高棉緬甸馬來西亞、新加坡、汶萊、菲律賓、印尼、東帝汶、印度(部分)、孟加拉國(部分)、斯裏蘭卡、馬爾地夫

大洋洲:大洋洲除澳大利亞中南部、紐西蘭外全屬于熱帶

非洲:非洲地區除了北非諸國和南非外,大都屬于熱帶

拉丁美洲:除了阿根廷、智利大部、墨西哥北部不屬于熱帶外,其他都屬于熱帶

城市

中國香港、廣州、高雄、澳門、海口、三亞景洪南寧深圳、北海

新加坡

泰國曼谷

菲律賓馬尼拉

馬來西亞吉隆坡

印度尼西亞雅加達

賴比瑞亞蒙羅維亞

中非班吉

厄瓜多基多

山峰

亞洲

1.查亞峰(Carstensz Pyramid),印度尼西亞語作Puncak Jaya,舊稱蘇卡諾峰(Puntjak Sukarno)、卡斯藤士峰(Gunung Carstensz或Mount Carstensz)又名卡茲登茲峰(MountCarstensz)。查亞峰是新幾內亞島最高峰,海拔4884米(過去的資料是海拔5030米),峰頂終年冰雪覆蓋。它屬于蘇迪曼(Sudirman)山脈,在島的中央高原西部,其中恩加巴魯(Ngga Palu)峰是西南太平洋的最高點,也是世界上島嶼中的最高點。

查亞峰遠眺查亞峰遠眺

2.五指山

非洲

1.魯文佐裏山

2.乞力馬扎羅山

3.巴蒂安山

大洋州

毛克山

北美洲

伊拉蘇火山,伊拉蘇火山位于哥斯大黎加首都聖何塞以東約60公裏處,海拔3432米。其火山口直徑1050米,深300米,底部有一潭碧綠的積水,上方則煙霧繚繞,氣象萬千,是哥斯大黎加著名的旅遊勝地。伊拉蘇火山是一座間歇性火山。

伊拉蘇火山是一座間歇性火山,主要由玄武岩和安山岩組成。1841年、1920年、1963年、1978年,留有三個火山口。伊拉蘇火山並非是不毛之地,這裏風光旖旎,森林密布,花草茂盛,是不可多得的旅遊勝地。白色的盤山公路像一條美麗的腰帶纏繞著青翠的山崗,肥沃的火山灰為農業種殖提供了有利條件,山谷裏是碧綠、茁壯的庄稼,清澈的小溪在山間穿行,發出悅耳的響聲,挺拔的青松生長在險峻的山石上,別是一種風光。哥斯大黎加被譽為"中美洲的花園",而伊拉蘇火山是這園中之園,它以自己獨特的自然風光和火山奇景吸引著來自世界各地的旅遊觀光者。

南美洲

奧塔雪山,在委內瑞拉西部的亞馬遜地區,驕傲孤僻的奧塔納山脈(Cerro Autana)聳立于雲霧之中,當地的印第安人視之為神山。奇麗壯觀,是一座石英岩砂岩為主的的高原山脈。在當地印第安人的心目中,它就是生命之根,萬事萬物皆由此衍生。

奧塔納山脈遠眺奧塔納山脈遠眺

熱帶飲食

泰國水果:

泰國土地肥沃,不僅栽種出豐富的稻米和蔬菜,更孕育出品種繁多的水果。美味的水果或成為每餐的配料,或經常成為烹調的材料,最令人回味的還是成熟季節時,果香撲鼻、嬌艷欲滴之令人目不暇接的景象。

泰國芒果,滋味無窮,在三月到六月間大量上市,它和中美洲及西印度群島的芒果品種不同。一些種類要趁表皮還綠的時候吃,有些要配著用椰奶調味的糯米飯來吃,奇趣各異。龍眼是泰北之特產,出產的季節是6月至8月,嗜食者此時便可大快朵頤一番了。清萊出產荔枝,于4月至6月期間盛產。毛絨絨的紅毛丹,內有多汁甜美的白色果肉,出產季節是5月到9月,1公斤大約30~40銖左右。而泰國水果種類中體型最大的是鳳梨蜜,出產季節則是從1月至5月。形似葡萄柚的柚子,由8月至11月間盛產上市,受到愛好者的熱烈歡迎。

泰式美食:

泰式美食受歡迎的程度,可由分布在全世界各大都市泰國餐廳的龐大數量得到見證。大部分泰國人正餐中都是以一大碗米飯為主食,佐以一道或兩道咖哩料理,一條魚,一份湯,以及一份沙律(生菜類),隨各人的喜好以任何先後次序吃都可以,餐具則是叉子和大匙。餐後點心通常是時令水果或用面粉、雞蛋、椰奶、棕櫚糖作成的各式甜點。

蔬菜質料新鮮,料理的方式則多是以中國炒鍋大火快炒。國內許多地區都是以椰奶作為咖哩醬的基本調味料,還有許多調味料,包括檸檬草、蝦醬、魚露以及十幾種在地特產的香料,而辣椒的辣度由溫和到極辣的口味都有,任由閣下選擇。

泰國不同地區有不同的菜餚. 東北方人愛吃的就是糯米飯配烤雞,以及一種叫做"SomTam"的辣味木瓜沙律,這種沙律混合了木瓜絲、蝦米、檸檬汁、魚露、大蒜和隨意摻雜的碎辣椒。北方人偏愛一種當地特有的酸肉,叫做"Naem",隨各人品味而變化。南方的食物則是深受馬來西亞的回教式風味影響,且有各種生猛海鮮供配搭。而國內普受歡迎的還有:檸檬蝦湯或冬陰功、脆米粉用蝦、豬肉、蛋、泰式咖喱雞、椰汁雞與辣牛肉沙律。

熱帶傳說

摘要 : 為何歐洲殖民者首先征服的不是近在咫尺的非洲,而是萬裏之外的美洲?為何現代非洲仍陷入貧困的陷阱不可自拔?為何印度看似富足實際貧弱,種姓製度綿延數千年?

那片大象填補的世界

1500年,在國王"幸運兒"曼努埃爾一世治下,葡萄牙帝國國運正盛。自1434年越過博哈多爾角後,葡萄牙人一直沿非洲西海岸穩步推進。

1498年,達伽馬越過好望角到達印度;1500年,佩德羅·阿爾瓦雷斯·卡布拉爾到達了巴西。正是在這一年,國王派出一支探險隊,沿西非的甘比亞河溯流而上,去探索那"黑暗的中心"。然而,探險隊最終隻有一人安然返回,其他人全部被疫病留在了非洲大地上。

後世的歷史學家若望·德·巴洛斯寫道:"上帝派遣一位天使,揮舞著致命熱病的火焰之劍,阻止我們進入這花園裏的清泉,黃金的河流從那裏一直流入我們多次征服的大海。"

此後數百年,這致命的熱病--瘧疾仍將歐洲冒險家們拒之門外,使其無法深入"黑暗大陸"的內陸,直到歐洲人從美洲的金雞納樹中提煉出治療瘧疾的特效葯奎寧。即使到了19世紀,最偉大的非洲探險家大衛.李文斯頓夫婦仍雙雙死于瘧疾。

甚至到了1900年,非洲尚有四分之一內陸地區未被勘探。迪安·斯威夫特曾這樣描述人們繪製這片黑暗大陸時的窘境:"在非洲地圖上,地理學家們用野生動物填補空白。因此,對于不適于居住的丘原,便填上大象以代替城鎮的缺乏。"

十七世紀繪製的非洲地圖十七世紀繪製的非洲地圖

而在此期間,歐洲人帶去的致命傳染病:天花、麻疹、斑疹傷寒、流感和白喉已橫掃美洲大陸,消滅了大半的美洲土著印第安人,幫助歐洲人徹底征服了美洲。

美洲印第安人何以難逃被傳染病征服的命運,賈雷德.戴蒙德的巨著《槍炮、病菌與鋼鐵》已提供了令人信服的解釋。而非洲和其他熱帶國家的命運,則與瘧疾這一人類歷史上最可怕的傳染病聯系在一起。

為何歐洲殖民者首先征服的不是近在咫尺的非洲而是萬裏之外的美洲?為何同為原住民,今天印第安人總人口僅四千八百萬而非洲有十億人口?現代非洲為何仍陷入貧困的陷阱不可自拔?印度為何看似富足實際貧弱,種姓製度綿延數千年?這些問題的答案,可能要追溯到上古時代,而瘧疾則是其中的主角。

進化軍備競賽

多數人都知道,瘧疾是一種由單細胞生物瘧原蟲造成的寄生蟲傳染病,通過按蚊傳播;但少有人知的是,能夠感染人的四種瘧原蟲,即間日瘧原蟲、惡性瘧原蟲、三日瘧原蟲和卵形瘧原蟲有著截然不同的特徵、進化歷史和地理分布;在千年、萬年的尺度上,這些原生生物與人類展開了一場激烈的進化軍備競賽。

四種瘧原蟲在紅細胞內的各期形態四種瘧原蟲在紅細胞內的各期形態

間日瘧在印度、中東、中南美洲和加勒比海等地區佔比達80%以上,但在非洲卻不超過10%。所有的瘧原蟲都發源于非洲,為何間日瘧卻被趕出了老家?

我們知道,間日瘧肆虐非洲的時間至少在十萬年以上,在這漫長的過程中,非洲人進化出了對抗間日瘧的武器--Duffy抗原陰性:90%以上的西非和中非人缺少一種紅細胞表面的蛋白Duffy抗原,阻斷了間日瘧原蟲進入紅細胞的路徑。由于有了這一強大的武器,多數非洲人對間日瘧基本免疫。

不幸的是,Duffy抗原陰性通過進化機製固化的時間可能不超過7萬年,因此7萬年前走出非洲的智人並未攜帶這一基因,現代印度人和美洲人也就無法對抗間日瘧的侵襲。

惡性瘧是四種瘧疾中最可怕的一種,以發病急、死亡率高著稱,非洲的瘧疾80%以上都是惡性瘧。惡性瘧的出現時間可能隻有短短數千年。世界各地的人類進化出了多種武器來對抗惡性瘧:地中海地區是地中海貧血,非洲是鐮刀形紅細胞貧血和G6PD缺乏症,美拉尼西亞則是卵形紅細胞症。

這些武器 雖然在對抗惡性瘧時威力巨大,但往往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例如,一個人如果從父母那裏同時繼承了雙方的鐮刀形紅細胞基因,往往無法活到成年;而隻從其中一方繼承一個基因的人則並無異常症狀,但感染惡性瘧後死亡率下降90%。

但是,戰鬥的另一方--瘧原蟲的進化更加迅速。20世紀的短短幾十年時間裏,瘧原蟲就進化出了對氯喹、青蒿素等特效葯的耐葯性。

人類與惡性瘧原蟲的進化軍備競賽告訴我們一個事實,那就是人類的進化從未停止。已故古生物學家史蒂芬.J.古爾德曾認為:"近4萬或5萬年內,人類沒有發生生物學特徵變化,我們用相同的身體和大腦創造了所有的文化與文明。"

我們知道,古爾德錯了:地中海貧血、G6PD缺乏症、鐮刀形紅細胞貧血的進化歷史都隻有短短數千年到一萬年。非洲人、歐洲人和美洲人的身體並不相同,而正是這不同造就了美洲和非洲截然不同的歷史。

憂鬱的熱帶

瘧疾主要是一種熱帶疾病。離開了熱帶,瘧原蟲的生命周期變長甚至停止繁衍,按蚊的活動能力也急劇下降。然而,在非洲、南亞、東南亞、中美洲和加勒比等熱帶地區,瘧疾不僅影響了人類的生存狀況和生態環境,還徹底改變了熱帶國家的社會和經濟運行。

撒哈拉以南的非洲是瘧疾唯一的"穩定傳播區"。由于受反復感染,大量兒童在4-5歲前死亡(20世紀初,一半的東非兒童在4歲前死亡,絕大多數是因為瘧疾),幸存者可獲得一定的保護性免疫,再度感染瘧疾時死亡的風險大大下降。

瘧疾還極易感染孕婦,導致高流產率、低出生體重和其他先天缺陷。尤為可怕的是,瘧疾和艾滋是一對致命的組合,艾滋病毒感染者更易感染瘧疾,感染瘧疾的婦女將艾滋病毒傳給新生兒的風險也較高。

此外,在很多非洲國家,鐮刀形紅細胞基因的攜帶者超過30%,而他們的後代十個中至少有一個會患病夭折。

非洲人厄運的種子其實早已埋下。由于當地缺少可供馴化的哺乳動物,當非洲人于四五千年前開始由狩獵採集社會進入定居的農業社會時,他們沒有像歐亞大陸的人們那樣飼養各種家畜。

非洲人砍伐樹木建立村落,人口數量和密度開始膨脹,同時在熱帶雨林中造就了大量的池塘和積水,將聚居地變成了按蚊的天堂。

適應這種生活環境的按蚊隻會吸食人血,因為沒有其他動物可供選擇。在自然選擇的作用下,一種對吸食人血有著強烈偏好的按蚊--甘比亞按蚊應運而生。甘比亞按蚊80-100%的時間吸食人血,而其他大陸的按蚊常常隻有不到20%。這就是非洲瘧疾感染率遠超其他地區的最重要原因。

甘比亞按蚊的兩個品系甘比亞按蚊的兩個品系

生活在瘧疾穩定傳播區的非洲人面臨的最大挑戰是極高的兒童死亡率,這一持續數千年的強大選擇壓力可能同時作用于生理和文化製度。

例如,相比其他族裔,撒哈拉以南非洲人的異卵雙胞胎幾率更高:西非約魯巴人生雙胞胎的幾率為4.5%,是世界平均水準的4倍;在同等條件下,非洲婦女的孕期比歐洲人短一周,早產兒更多且更易存活,初潮時間也更早。

印度病人

印度則是一個不同的故事。肆虐于印度的間日瘧以不穩定傳播的方式存在,對成年人更加致命。由于沒有足夠頻繁的感染來維持保護性免疫,人們終身都受到瘧疾的威脅。同時,印度人缺少Duffy抗原陰性基因的保護,使間日瘧與惡性瘧一道成為危險的殺手。

1947年,3.3億印度人中有7500萬感染瘧疾;20世紀上半葉的印度,死于瘧疾的人數超過死于其他原因的總和。為避免瘧疾侵襲,英國殖民者在印度最嗜好的飲料之一即是杜松子酒加奎寧水,它後來演變為酒吧裏的寵兒金湯力。

杜松子酒加奎寧水杜松子酒加奎寧水

參思生死無常,註重來世的佛教出現在印度,可能並不是偶然的。《首楞嚴經》卷五:"從無始際,與諸無明,俱滅俱生,雖得如是多聞善根,名為出家,猶隔日瘧",間日虐的寒熱無定,被佛經用來比喻無明的生滅。

瘧疾和其他熱帶疾病的盛行,使大量的能量被這些微生物消耗,統治者們難以征調足夠的軍人和從事公共工程的勞力,以維持一個大一統的帝國。印度諸帝國在政治和軍事上的脆弱,可能與之不無關系。論者常將熱帶印度與溫帶中國放在同一水準線上進行製度比較,可謂謬以千裏。

更進一步,印度的種姓製度可能與瘧疾等熱帶病也不無關系。對印度人基因組的研究表明,嚴格實施種姓內通婚的種姓製度已綿延了數千年。

一個合理的推測是,外來的入侵者(如約三千年前入侵印度的雅利安人)南下進入印度熱帶地區時,遭受了瘧疾等熱帶傳染病的侵襲,種姓製度和跨種姓接觸的禁忌成為一道防火牆,體現了入侵者與傳染病保持安全距離的恐懼心理。

【難以祛除的詛咒】

今天,瘧疾穩定傳播區和其他區域間的人員流動和貿易往來依然十分困難,外國投資者對疫區畏之如虎。1998年,礦業巨頭必和必拓在莫三比克投資14億美元興建電解鋁廠,兩年內即有7000例瘧疾感染,13位外派員工死亡。

瘧疾抑製了疫區的貿易和外國投資,經濟發展自然成了奢望。世界瘧疾疫區地圖,其實就是世界貧困國家地圖。

美洲的兩個北溫帶國家和三個南溫帶國家,平均收入是夾在其中17個熱帶國家的5倍;非洲最富裕的5個國家也位于非洲的南北溫帶地區。熱帶地區幾乎沒有發達國家,瘧疾難逃其咎。

瘧疾不但抑製疫區與外界的交往,還抑製了在地人民的活力。

由于生下的孩子有很大幾率無法活到成年,非洲人生兒育女時更傾向于重數量輕質量,而持續高生育率的社會,女性不得不將幾乎全部時間用于生育和撫育孩子,喪失工作機會。

今天,瘧疾仍是影響生育率的重要因素,從下圖可以看到,生育率超過4的區域幾乎與瘧疾的穩定傳播區完全重合。

而那些幸存下來的人,由于童年時反復感染瘧疾對大腦和身體器官的發育造成損害,學齡兒童的學習時間也受到影響,使全社會的人力資本難以有效形成。飽受瘧疾折磨的人群普遍精神萎靡,缺乏進取心,註重短期利益。

因感染惡性瘧繼發腎病的非洲兒童因感染惡性瘧繼發腎病的非洲兒童

近200年來流行病學的進步消滅了大部分致命傳染病,並將剩餘的少數逼入死角。但瘧疾這一最古老的傳染病,仍是屹立在人類面前的最後一座堡壘。

2012年,全球仍有2億例瘧疾感染,60萬人死于瘧疾。雖然多數國家的感染率和死亡率已得到控製,撒哈拉以南非洲的瘧疾穩定傳播區仍未打破,情況並未得到太大改觀。

事實上,借助殺蟲劑DDT和瘧疾特效葯氯喹,到20世紀60年代已有十多個國家消滅了瘧疾,瘧疾大國印度的病例下降至10萬,勝利似乎指日可待。1962年,雷切爾·卡森出版了暢銷書《寂靜的春天》,在指出DDT毒性的同時,預言了按蚊將出現耐葯性。

此後DDT在美國被禁用,具有耐葯性的按蚊和瘧原蟲分別出現,並從東南亞再度傳入非洲。如今,完全有效的瘧疾疫苗仍未出現,完全控製熱帶地區按蚊也是難題。這一來自遠古時代的傳染病,註定還會伴隨它的宿主一段很長的時間。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