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慶來

熊慶來

熊慶來(1893.09.11~1969.02.03),字迪之,出生于雲南省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彌勒市息宰村,中國現代數學先驅,中國函式論的主要開拓者之一,以"熊氏無窮數"理論載入世界數學史冊。1907年,考入昆明方言學堂。1909年,升入雲南英法文專修科。1911年進入雲南省高等學堂學習,1913年赴比利時學習採礦公費生。因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隻得轉赴法國,在格諾大學、巴黎大學等大學攻讀數學,獲理科碩士學位。他用法文撰寫發表了《無窮極之函式問題》等多篇論文,以其獨特精闢嚴謹的論證獲得法國數學界的交口贊譽。1915~1920年先後就讀于法國格倫諾布爾大學和蒙彼利埃大學獲得理學碩士學位。

熊慶來主要從事函式論方面的研究工作,定義了一個"無窮級函式",國際上稱為"熊氏無窮數"。熊慶來在"函式理論"領域造詣很深。1932年他代表中國第一次出席了瑞士蘇黎世國際數學家大會,1934年,他的論文《關于無窮級整函式與亞純函式》發表,並以此獲得法國國家博士學位,成為第一個獲此學位的中國人。這篇論文中,熊慶來所定義的"無窮級函式",國際上稱為"熊氏無窮數",被載入了世界數學史冊,奠定了他在國際數學界的地位。

  • 中文名
    熊慶來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雲南彌勒
  • 出生日期
    1893年10月20日
  • 逝世日期
    1969年2月3日
  • 職業
    數學家
  • 個人榮譽
    中國數學界的伯樂

人物生平

1920年,熊慶來獲得馬賽大學理科碩學位​。

1921年春,熊慶來到雲南甲種工業學校和路政學校任教。

熊慶來熊慶來

同年接到剛開辦的南京大學校長郭秉文聘書,就教于國立東南大學南京高等師範學校,創辦算學系。

1926年,清華學校改辦大學,校長梅貽琦聘請熊慶來去創辦算學系。

1931年熊慶來第一次代表中國出席在瑞士蘇黎世召開的世界數學會議,成為唯一的中國代表。

1933年,獲得法國國家理科博士學位,這也是中國科學家在國際上得到的第一個最高學位。

1934年回國,國立清華大學任教。

1937年任雲南大學校長。

1949年出席在巴黎召開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會議,遂留在法國從事數學研究。他于1957年由巴黎回國,在中國科學院數學研究所工作。

1969年2月3日,熊慶來逝世。

熊慶來自幼養成勤奮好學的良好習慣,再加上非凡的記憶力與天才的語言接受能力,常令教育過他的中外教師驚嘆不已。

研究著述

熊慶來潛心于學術研究與著述,編寫的《高等數學分析》等10多種大學教材是當時第一次用中文寫成的數學教科書,創辦了中國近代史上第一個近代數學研究機構——清華大學算學研究部和國立東南大學、清華大學等3所大學的數學系,以及中國數學報。

相關人物

作為一位學者,熊慶來自早期從事教育工作起,就把培育人才當作頭等大事。對于有培養前途的窮學生他總是解囊相助。著名的物理學家嚴濟慈,因得到熊慶來資助才得以出國深造。為資助嚴濟慈,當自己經濟拮據時,熊慶來不惜讓夫人當去自己御寒的皮大衣。華羅庚青年時代,因家貧念完國中就無力繼續上學,熊慶來在看了他發表的《論蘇家駒教授的五次方程之解不能成立》論文之後,發現華羅庚是一個數學人才,立即把他請到清華大學,安排在數學系圖書館任助理員,破格任助教工作,後直接升為教授,並前往英國留學,終于把他造就成國際知名的大數學家。熊慶來既是千裏馬又是伯樂,除自己在數學研究領域內攀登上科學高峰之外,還著意提攜後生,讓後者站在自己的肩膀上攀上另一個數學高峰,為我國數學界建立了一種識才、愛才、育才的優良傳統,他的慧眼卓識是我國科學家的典範。

得意門生

我國許多著名科學家,如數學家許寶騄段學復庄圻泰,物理學家嚴濟慈、趙忠堯、錢三強、趙九章,化學家柳大綱等均是他的學生。在60年代,他已70多歲,還抱病指導兩個後來也成為著名數學家的年輕人,他們是楊樂和張廣厚。所以他既是中國近代數學的先驅,同時也是識千裏馬的伯樂。1930年他在清華大學當數學系主任時,從學術雜志上發現了華羅庚的名字,了解到華羅庚的自學經歷和數學方面的才華後,毅然打破常規,讓隻有國中文化程度的華羅庚進入清華大學。在他的培育下,華羅庚成為聞名世界的數學家。

出任校長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在繆雲台、龔自知、方國瑜等人的推薦下,熊慶來接受雲南省主席龍雲的聘請,出任雲南大學校長,為雲大的發展作出了巨大貢獻。當時的雲大,隻有3個學院,39個教授,8個講師,302個學生,教學設備簡陋,教學質量不高。熊慶來利用抗戰初期各方人才大量涌入昆明的機會,廣延人才,延聘了全國著名教授吳文藻、顧頡剛、白壽彝楚圖南費孝通吳晗、趙忠堯、劉文典、張奚若、丘勤寶、方國瑜等187名專任教授和40名兼任教授,還延聘了一些外國教授,使雲大成為與西南聯大同享盛名的又一處著名專家學者薈萃之地,教學質量因此躍入全國名牌大學之列,被吸收進《大英百科全書》之中;他把雲大擴充成5個學院,18個系,3個專修科,1個先修班的多學院、多學科的綜合大學,學生人數達1100多人,1939年又創辦了雲大附中;他還不斷充實圖書教學設備,使圖書館藏書達十餘萬冊,理科各系都有比較完善的實驗室和標本資料室,醫學院擁有附屬醫院及解剖室,農學院有實驗農場,數學系在東郊鳳凰山建立了天文台,工學院有實習工廠,航空系有飛機3架,這在全國高校中是罕有的;他還親自作了《雲南大學校歌》,製定了“誠、正、敏、毅”的校訓,要求每一個學生都要誠實、正直、聰敏又有堅毅的學習精神。在熊慶來任校長的12年裏,雲大各項工作井然有序,日新月異,被認為是雲南大學歷史上的第一個“黃金時代”。

熊慶來先生次子熊秉明為父親所做的銅像熊慶來先生次子熊秉明為父親所做的銅像

學術事業

l949年熊慶來在巴黎參加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一次會議期間,不幸患腦溢血而致右半身癱瘓,但他並未向病魔屈服,以頑強的毅力用左手學會寫字,艱難地投人數學研究工作。1957年熊慶來在周恩來總理的親切關懷下,不顧台灣當局的引誘與威脅,毅然回到祖國,任中國科學院數學研究所研究員、學術委員、函式論研究室主任,以及全國政協委員。耄耄之年的熊慶來以殘而不廢之身“盡瘁于祖國的學術事業”,並培養了楊樂、張廣厚、華羅庚三位國際知名的數學家。

1949年初,教育部解散雲大,復原他的校長職務,通知他赴巴黎出席聯合國教科文會議。他離校時帶走1000美元購置圖書。同年3月赴巴黎,會後留居。次年患腦溢血引起半身癱瘓,在各方面的資助下進行治療,而他卻沒有動用從雲大帶去的公款,此款于1951年購得圖書托人寄回。病後,他用左手握筆重新學習寫字,並繼續研究函式論,于1956年撰寫《關于亞純函式及代數體函式,奈望利納的一個定理的推廣》一書,此書列為法國數學叢書之一。在他撰書中,台灣省當局陳立夫親到他的住所邀他到台灣原子能研究所附設的大學當教務長,被他斷然拒絕。同時,華羅庚致函轉達周總理邀請他回國參加社會主義建設,他毅然接受,于1957年6月回到北京,表示:“願在社會主義的光芒中盡瘁于祖國的學術建設事業,”他以“不知老之已至”的精神,在中國科學院數學研究所工作的8年中,撰寫發表了20篇科學論文,佔畢生50餘篇論文的40%,另外指導研究生發表了20餘篇論文,培養出楊樂、張廣厚等國內外知名的數學家。

在對研究生的指導中,他說:“老馬識途,我願意給你們領領路。”1959年選為全國政協委員,1964年選為全國政協常務委員。委員到外地視察時,他賦詩“前景無限好,處處見光明”,歌頌社會主義建設的成就。可是這位70高齡的世界知名的學者,竟然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打成“反動學術權威”、“熊華(羅庚)黑線”,遭到批鬥。江青反革命集團的爪牙否定周總理在1955年視察雲南時對熊華的評價,總理說:“熊慶來培養了華羅庚,這些具有真才實學的人,我們要尊重他們。”正是周總理肯定的人被批鬥得越慘,1969年2月3日深夜,在北國白雪寒風中含冤去世,享年76歲。

粉碎“四人幫”後,國務院為他平了反。追悼會上,華羅庚寫了一首《哭迪師》的挽詩:“惡莫惡于除根計,痛莫痛于不敢啼。屍體已入火化間,誰是?翻開蓋面布,方見得遺容一面,骨架一層皮。往事滾滾來,如實又依稀。往事休提起,且喜今朝四凶殄滅,萬方歡喜。黨報已有定論,學生已有後起。苟有英靈在,可以安息矣! ”

十年浩劫

令人萬分痛心的是,這樣一位貢獻巨大的學者,在“十年浩劫”中競被打成“學術權威”和“熊華(羅庚)黑線”人物,受著無休無止的批鬥和摧殘。20世紀50年代,不善言辭的他外出視察時,也學會了寫下“前景無限好,處處見光明”這樣歌頌建設的詩句。然而,這沒能使他避免被打成“反動學術權威”的命運。因為當年推薦華羅庚任教清華時,面對校委會說出“不聘華羅庚,我就走”的話,他背上了“熊華黑線”的罪名。

1969年2月3日的深夜,熊慶來雖然仍慈祥而威嚴,整齊的頭發卻早已花白。白天,他拖著殘病的身體,被拉去開批鬥會。到晚上,他便在燈下,用辛苦練成的左手字,逐字寫“交代材料”,經常到凌晨才結束。

歷史卻不會忘記這位為中國數學作出巨大貢獻的人。1978年,他的冤案得到了平反。

人才培養

“太華巍巍,拔海千尋,滇池淼淼,萬山為襟;卓哉吾校,與其同高深,北極低懸赤道近。努力求新,以作我民;努力求真,文明允臻。”

熊慶來熱愛教育事業,為培養中國的科學人才,做出了卓越的貢獻。1930年,他在清華大學當數學系主任時,從學術雜志上發現了華羅庚的名字,了解到華羅庚的自學經歷和數學才華以後,毅然打破常規,請隻有國中文化程度的19歲的華羅庚到清華大學。在熊慶來的培養下,華羅庚後來成為著名的數學家。我國許多著名的科學家都是他的學生。在熊慶來70多歲高齡時,他雖已半身不遂,還抱病指導兩個研究生,這就是青年數學家楊樂和張廣厚。

熊慶來愛惜和培養人才的高尚品格,深受人們的贊揚和敬佩。早在1921年,他在東南大學當教授時,發現一個叫劉光的學生很有才華,經常指點他讀書、研究。後來又和一位教過劉光的教授,共同資助家境貧寒的劉光出國深造,並且按時給他寄生活費。有一次,熊慶來甚至賣掉自己身上穿的皮袍子,給劉光寄錢。劉光成為著名的物理學家後,經常滿懷深情地提起這段往事,他說:“教授為我賣皮袍子的事,十年之後才聽到,當時,我感動得熱淚盈眶。這件事對我是刻骨銘心的,永生不能忘懷。他對我們這一代多麽關心,付了多麽巨大的熱情和摯愛呀!”。

為人清廉

由于主持校務多年,熊慶來十分重視清廉。每年新生考試前,不少人托人情,送禮,他都原物退還。有一年,熊慶來赴法國,向教育部申請了1萬美金的款項,準備為雲南大學添購數學書籍。不料後來因雲南大學解散,他也就此留在美國,生活非常拮據,他卻始終沒有動用這筆款項一分錢。直到幾年後,一位在法進修的雲大醫學院畢業生回國,他才把這筆錢所購得的圖書交給學生,轉交雲大。

在21世紀,一所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慶來中學”,已在他的家鄉彌勒縣建立起來,許多後來者,正沿著熊慶來開闢的研究道路奮力前進。

描述父親的性格時他的兒子熊秉明用了四個字:平實誠篤。這確是熊慶來性格之寫照。熊慶來舉止言談比較緩慢而持重,不善詞令,愛恬淡的生活情調。他沒有浪漫主義的氣質。在歐學習期間,他勵志向學,與一切娛樂和享受都無緣。16歲奉父母之命與妻子結婚後,兩人幾十年一直相敬如賓。

熊慶來治學嚴謹。他的數學論文,常常修改三五遍以上。在任教授期間,他總是非常認真地批改學生的作業。作業中的錯誤他用紅毛筆仔細地逐本圈閱,改正。好的作業,則用大筆書寫一個“善”字,表示滿意。他經常廢寢忘食,不顧病痛地工作。據熊慶來的夫人回憶,在東南大學第一年,過度疲勞使他吐血,而且又犯痔瘡。熊慶來竟頑強地伏在床上堅持編寫教義。在清華大學任教時,每天中午妻子都得打三、四次電話催他回家吃飯。在雲南大學任校長時,熊慶來的日程排得滿滿的,有時忙得顧不及回家吃飯。即使到老年時,他仍每天吃過早飯就伏在書桌上工作,除去午睡和吃飯以外,一直要到晚上睡覺才肯離開書桌。熊慶來多年主持公務,但他以清廉公正為準則。在雲南大學任校長期間,每年新生考試前,不少人托人情,送禮。可熊慶來總是原物退還。他自己的生活很節儉,全家的衣食住行都以儉樸為旨。然而,熊慶來的平實誠篤中卻蘊藏著頑強的精神,卓越的毅力。熊慶來在1951年因腦溢血而致半身不遂,病情稍有好轉,他就開始練慣用左手寫字。在其後的近二十年中,他就以這種病殘之體一直堅持做研究工作。撰寫外文稿時,他緩慢地用左手一個字母一個字母地打字。有一半以上的論文就是如此寫成的。晚年記憶力衰退後,為了研究他開始學習俄文。經過努力,最終他能夠借助字典閱讀俄文數學文獻。

在他的平實誠篤中,更有深厚執著的愛。他熱愛科學真理,熱愛教育事業,將一生精力與心血投入到數學研究與教育中。他愛祖國與鄉土,所以他懷著報效“桑梓”的熱情與愛三次出國,並應邀入雲南大學任校長。他愛學生,一次手中沒有現錢寄給當時在法國留學的嚴濟慈,他讓妻子去典當自己的皮袍子。于是有了為後人所傳頌的“一件皮袍子”的佳話。

“平生引以為幸者,每得與當時英才聚于一堂,因之我的教學工作頗受其鼓舞。”在生前,熊慶來親眼看到自己培養的學生成為國家的棟梁,看到他的學生為我國培養出第二代年輕的數學家與物理學家,看到中國第一顆核子彈爆炸,這一切都使他有足慰此生之感。然而,文革浩劫開始後,熊慶來被扣上了“反動學術權威”的帽子,打成了“熊華黑線”人物,1969年2月3日凌晨,在用左手寫完最後一則交代材料之後,走過76年人生歷程的熊慶來悄然凄涼地離開了人世。1978年他被列入第一批平反昭雪的名單。

教育經驗

1931年,時任清華大學算學系主任的熊慶來在《科學》雜志看到一篇發表于1930年的論文《蘇家駒之代數的五次方程式不能成立的理由》。仔細讀完論文,熊慶來把目光轉向論文的作者“華羅庚”。這是一個陌生的名字。熊慶來多方打聽,終于了解到華羅庚國中畢業後就輟學在家,後在金壇中學當一名庶務員。求賢若渴的熊慶來馬上設法把華羅庚請到清華,讓他邊工作,邊旁聽數學課程。結果僅僅幾年後,華羅庚即成為馳名中外的大數學家。這就是廣為流傳的熊慶來慧眼識華羅庚的佳話。

其實,這隻是熊慶來以發現、愛護、培養人才為已任的大教育家一生的一個縮影。自早年從事教育工作起直到晚年,熊慶來把幾乎畢生的心血與時間都花在中國教育事業上,親手建立了近代中國三所大學(國立東南大學、清華大學、雲南大學)的數學系,並成為桃李滿天下的著名教育家。

作為教授,在教學中,熊慶來誨人不倦,對待講課非常認真。熊慶來註重必修課,對必修課程,“務使學生于學理能透徹了解,于工具能熟練掌握”。他註重演題,用認真演題的精神要求學生。熊慶來喜歡出有啓發性的難題目,一個題目要經過很多的思考才能做出來,以此啓發學生開拓思路。他常對大家說:“數學研究工作,可貴者在于牽涉之廣。”貭素較高的學生經過這種扎實的嚴格訓練基礎打得很牢靠,思路也開闊、靈活。作為系主任、大學校長熊慶來工作中總結出一些成功的教育經驗。熊慶來相信“學校成績之良窳,過半由教授負責”,因此他極為重視優秀教師的聘請。熊慶來認為嚴格要求是使學生成為有用人才的必經之路,因此他註重學風的整飭,嚴格考試製度,糾正考試中的作弊行為。

熊慶來還極力倡導濃厚的學術研究之風,重視開展學術活動,活躍學術氣氛。他認為“大學的重要,不在其存在,而在其學術之生命與精神”。為此,熊慶來做出多方面努力以提供各方面的便利條件。他一方面大量購置圖書、期刊及名家著作,增加資料。另一方面,他熱心倡導學術交流。在清華任職期間,他聘請哈達瑪與維納這兩位國際著名的數學家來華開設課程。他還特別註重學術報告的形式。在他的積極推動下,從1961年至1964年每年都舉行了全國或北京市的函式論會議。那段時間,他還把討論班搬到自己家裏。教授、研究生,濟濟一堂,切磋學術,對學術的交流與發展起到了非常好的推動效果。

為了培養研究風氣,熊慶來還很重視學術刊物和叢書的出版工作。1936年,熊慶來與另外幾位數學界同仁倡議創辦了中國數學會刊,這個會刊即是現今的《數學學報》的前身,是中國的第一個數學學報。1938年,他到雲大的第二年就創辦了《雲南大學學報》。熊慶來教育思想在1937-1949任雲南大學校長的十二年期間,得以更好地展現。在對雲南大學的革新中,他明確提出改進的五條辦法:慎選師資,提高學校地位;嚴格考試,提高學生貭素;整飭校紀;充實設備;培養研究風氣。結果取得了極為顯著的成效。十二年,他使雲南大學一躍成為門類齊全,具有相當水準和規模的大學,躋身于全國有名大學的行列。

社會評價

熊慶來是中國現代數學先驅,是中國函式論的主要開拓者之一,建樹頗豐並以“熊氏無窮數”理論載入世界數學史冊;他倡導“科學救國”,執掌雲南大學12年,使雲大由省立而國立,撐起了中國高等教育的西南角,對于完善近代中國的高等教育布局意義重大;他惜才愛才,誨人不倦,一大批輝耀著中國科學史的名人都曾受教于熊先生:嚴濟慈、華羅庚、趙忠堯、胡坤生、庄圻泰、陳省身、彭桓武、錢三強、錢偉長、楊樂、張廣厚等;他品行高潔,言傳身教,不僅惠及學生,對子女也影響良多。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