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訪談

焦點訪談

《焦點訪談》欄目,創辦于1994年4月1日。開辦後,它迅速成長為一個在中國家喻戶曉的電視欄目,也是中央電視台收視率最高的欄目之一。焦點訪談節目開播以來,受到了黨和國家領導人以及老百姓們的廣泛關註和重視。平均每天欄目能收到2300條來自觀眾通過電話、寫信、傳真、電子郵件、手機簡訊、QQ等方式提供的收視意見和報道線索。

《焦點訪談》誕生至今,它迅速成長為一個在中國家喻戶曉的電視欄目,也是中央電視台收視率最高的欄目之一。

焦點訪談節目開播以來,受到了黨和國家領導人、普通老百姓的廣泛關註和重視。每天有上千名觀眾給這個欄目打電話、寫信、發傳真和電子郵件,反映他們的收視意見,提供大量的報道線索。

《焦點訪談》的輿論監督節目多年來為人們所關註和喜愛,選擇“政府重視、民眾關心、普遍存在”的選題,堅持“用事實說話”的方針,反映和推動解決了大量社會進步與發展過程中存在的問題。許多《焦點訪談》的報道成為有關方面工作的決策依據和參考。

  • 中文名稱
    焦點訪談
  • 外文名稱
    Topics In Focus
  • 節目類型
    新聞評論類
  • 製作單位
    中國中央電視台
  • 播出頻道
    (CCTV-1)、(CCTV-13)
  • 播出方式
    直播
  • 播出時間首播
    每天19:38-19:51
  • 播出時間重播
    次日3:30-3:43、5:45-5:58

節目簡介

《焦點訪談》這個輿論監督節目多年來為人們所關註和喜愛,選擇“政府重視、民眾關心、普遍存在”的選題,堅持“用事實說話”的方針,反映和推動解決了大量社會進步與發展過程中存在的問題。許多《焦點訪談》的報道成為有關方面工作的決策依據和參考。

焦點訪談焦點訪談

《焦點訪談》所進行的輿論監督推動了中國的改革開放和民主法治的進程。在節目形態上,《焦點訪談》採用演播室主持和現場採訪相結合的結構方式,使報道有著落、評論有依據,述與評相互支持、相得益彰。幾年來,《焦點訪談》推出的一批較為觀眾認可的記者和主持人,如方宏進,敬一丹水均益方靜、翟樹傑、張羽等。

《焦點訪談》目前有從業人員80人,由製片人、主持人、記者、策劃和製作人員組成,分為策劃組(負責節目的策劃和協調)、記者一組、記者二組、記者三組,從事《焦點訪談》節目的日常採製和播出。

作為一個電視欄目,《焦點訪談》曾得到共和國三任總理的題辭和贈言。1997年12月29日,李鵬總理視察中央電視台時題詞“焦點訪談,表揚先進,批評落後,伸張正義。”1998年10月7日,朱鎔基總理專程來到中央電視台,與《焦點訪談》的編輯記者座談,並鄭重贈言“輿論監督,民眾喉舌,政府鏡鑒,改革尖兵。”2003年8月26日,溫家寶總理視察中央電視台,在《焦點訪談》演播室贈言“與祖國同在,與人民同行,與世界同步,與時代同進。”

2010年6月11日,《焦點訪談》痛批婚戀節目造假,江蘇衛視《非誠勿擾》成反例。

節目背景

改革開放以來,隨著社會的變革,在由社會主義計畫經濟體製向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製過渡的過程中,中國的社會結構發生了非常深刻的變化:經濟體製改革促進了中國社會結構由整體性社會向分化性社會的轉變;國家對資源控製的弱化以及人民公社的解體,城市企業的純經濟性加強,使中國行政性整合能力下降;國家與組織的關系也發生了轉變,組織已不是國家的“部件”而是具有獨立性的“整體”;此外隨著改革開放,中國的區域型格局也發生了重要的變化,地方成為利益主體,地區差異性增強……舊的計畫經濟體製下的中國新聞傳媒體製已經不再適應時代的腳步,新的新聞傳播樣式也就應運而生。《焦點訪談》正是在這樣一個復雜的背景下產生並脫穎而出的。

焦點訪談焦點訪談

在中央對地方剛性指揮減弱的情況下,中央需要大眾傳媒作為監督渠道,及時完善不同側面的反饋,及時彌補工作中的漏洞。中央對地方的控製主要依據兩個剛性任務的達標來實現。一是在經濟建設上,中央向地方要硬的指標和速度,二是在政治上中央要求各地保持安定團結的政治局面。這樣的要求結果,往往使各地在上報中央政府的材料中報喜不報憂,隨意誇大成績,對問題避而不談。朱鎔基曾坦言:“中國這麽大,各地幹部都在幹什麽,想什麽,怎麽幹,我們在上邊的眼力不夠,無法有力監督。”《焦點訪談》的出現正好成為擔當此任的最佳選擇,成為中央政府懲辦部分中間層行政故意偏離行為的理性選擇。​

歷史沿革

1993年底,中央電視台對《東方時空》欄目開始了實質性的改革――成立新聞評論部,同時籌備在晚間黃金時段創辦一個新聞深度評論的日播節目,以填補中國這個最大的電視台歷史上沒有自己旗幟與號角的空白! 推出《焦點訪談》無疑是個創舉。

1994年2月初,《焦點訪談》的創業者們,在北京的梅地亞會議中心舉行了第一次正式的籌備會議。剛剛擔任新成立的新聞評論部主任的孫玉勝、副主任袁正明、製片人張海潮、梁建增、張步兵等人對這個即將創辦的新欄目進行了首次把脈。

1994年4月1日晚上19點38分,中央電視台一套節目傳出一段渾厚的男中音:“時事追蹤報道,新聞背景分析,社會熱點透視,大眾話題評說,每日請看《焦點訪談》。”伴隨著激昂的音樂,電視螢幕上,出現了一個矗立在地平線上的簡潔的城市樓群,一隻由紅、綠、藍構成的大眼睛標志從中升騰而出。

從此,這段為人熟悉的《焦點訪談》片頭,每天呈現在億萬觀眾面前;而成為《焦點訪談》欄目標志的大眼睛,從此時刻註視著觀眾,關註著社會。

製作團隊

現任主持人:侯豐勞春燕

焦點訪談焦點訪談

曾任主持人:白岩松方宏進方靜敬一丹李小萌水均益王志翟樹傑張泉靈張羽

《焦點訪談》目前有從業人員80人,由製片人、主持人、記者、策劃和製作人員組成,分為策劃組(負責節目的策劃和協調)、記者一組、記者二組、記者三組,從事《焦點訪談》節目的日常採製和播出。幾年來,《焦點訪談》推出了一批較為觀眾認可的記者和主持人,如方宏進,敬一丹、水均益、方靜、翟樹傑、張泉靈、張羽等。

欄目分析

從《焦點訪談》的欄目定位來看

它所要作到的就是“時事追蹤報道、新聞背景分析、社會熱點透視、大眾話題評說”這四句我們每天都會看到的廣告宣傳語。《焦點訪談》第一任責任人孫玉勝曾在內刊中寫道:“根據欄目定位,'焦點'節目不可能回避問題,而同時又要堅持正面報道為主。所以我們在新聞部全體工作人員中灌輸一種指導思想,即不要以在野黨、反對派,甚至持不同政見者的角度觀察社會,分析問題,選擇題目。在這裏,不允許渲染個人好惡,一切報道要有利于團結、穩定、鼓勁。”

從《焦點訪談》的選題原則來看

就是體現了創辦者所要求的“領導重視,民眾關心,普遍存在”。“領導重視”和“民眾關心”是分別著眼于社會的管理決策層和普通行為層說的,它們反映出了不同社會群體在某個社會事件和社會問題上的意見的交匯,體現著不同的社會群體的共同利益和價值觀。此外,從大的巨觀角度來看,國債的發行與運作也從本質上反映出中國的經濟模式向市場轉型的趨向和力度。

從《焦點訪談》的報道原則上來看

正面報道的分寸把握突出地表現在角度的選擇上,也就是聚焦在哪裏。聚焦不準,正面報道也會有負面效應。

選題者構思精巧地將焦點對準為高校為何要實行收費這樣一個溝通講理的角度,並引鑒了國際慣例上大學都是自費的相關背景,並補充說明了學生如果用功學習,得到的獎學金要比付的費用還多,而那些有困難的學生還可以申請貸學金等等一系列大家關心的問題,起到了為政府與民眾進行溝通,評說時事、解釋背景、緩解矛盾的作用。由此可見在報道原則上選擇角度的重要。

在負面報道方面,“硬焦點、軟著陸”是《焦點訪談》一貫堅持的策略,也就是不管批評什麽,批評誰,有一點是必須明確的,就是“不能把矛頭指向黨和政府,不能以偏概全,影射攻擊,挑動矛盾,渲染情緒”。作這類節目時要把握住分寸,出發點應是積極的、善意的,批評性報道要爭取起到正面效應。

報道原則

正是基于這樣的出發點,《焦點訪談》提出了自己的報道原則:

焦點訪談焦點訪談

第一,要力求事實準確,記者不能先入為主,更不能偏聽偏信。記者要作到冷靜的觀察,不能感情用事,主觀意識太強。在對有爭議的的問題採訪時,要聽取多方的意見,不要輕易下結論。

第二,在評點時要就事論事,不要引申發揮,擴大批評面。

第三,要最大限度地去爭取得到主管部門和權威部門人士的表態或得到他們的更深一步的合作。

第四,問題要有普遍性,作到選題為客群所關心,有典型性。

第五,要選擇好時機,把握好時事的動態走向。

第六,要有結果,給自己和客群一個可回味的空間。

獲得榮譽

《焦點訪談》在這些年的新聞評獎中取得了突出成績,其中,《“罰”要依法》、《巨額糧款化為水》、《難圓綠色夢》、《和平使沙漠變綠洲》、《“糧食滿倉”的真相》、《吉煙現象》、《鏟苗種煙 違法傷農》、《河道建起商品樓》、《洗不掉的惡行》、《追蹤礦難瞞報真相》、《想要通知書 先拿十萬來》、《土沒有命重要》等節目曾經在社會上引起廣泛反響,並獲得每年度中國新聞獎評論類大獎。《焦點訪談》曾兩次被評為“中央主要新聞單位十大名欄目”,1999年和2001年獲首屆和第二屆中國新聞名欄目獎,1994年至今,連續獲中央電視台優秀欄目一等獎。

焦點訪談焦點訪談

2010年8月28日揭曉的第十七屆中國新聞獎評選結果,《焦點訪談》欄目喜獲中國新聞名專欄獎。此次評獎匯集了國內有影響力媒體的優秀欄目。《焦點訪談》從眾多新聞欄目中脫穎而出。評審認為《焦點訪談》欄目特色鮮明,在國內媒體中具有廣泛的影響力。作為一個已經運行十幾年的品牌欄目,《焦點訪談》既保持欄目特色,又不斷開拓創新,不斷提高節目的核心競爭力,拓展選題領域,改進表達方式,最佳化傳播效果,圍繞黨和政府的中心工作,推出一系列導向正確、監督力度大的單體和系列節目,保證了欄目在收視率、收視排名等指標上始終名列前茅,保持了強勢的影響力。

2010年9月26日,在全國關註森林活動總結表彰大會上,中央電視台獲得多項榮譽。中央電視台獲第三屆“關註森林”活動組織獎,《焦點訪談》製片人餘偉利獲第三屆“森林獎”;中央電視台另有14件作品獲關註森林新聞獎。其中《焦點訪談》選送的《尋找回來的神農架》等四件作品獲一等獎,《縮水的濕地》獲二等獎。《焦點訪談》1名個人、4件作品喜獲大獎,成為此次全國關註森林活動總結表彰大會上的一大亮點。

首期節目

《焦點訪談》播出的第一期節目是《94國債發行第一天》,報道了當天開始的1994年度國庫券發行的情況、有關人士的評說和民眾的反應。

《焦點訪談》首期節目《焦點訪談》首期節目

新欄目開播的第二天就得到來自社會的好評。《人民日報》在1994年4月2日的《今日談》欄目中,發表署名文章,題目叫《“焦點訪談”開了好頭》。文章說,這次國庫券發行不僅數額大,而且對全國的經濟大局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為此,有關方面在發行的措施上做了許多調整和改進。了解這些情況的民眾踴躍前去購買,而有一些民眾一時還不太清楚,很想了解這次國庫券發行到底是怎麽回事,聽聽人家是怎麽看這件事的。所以,第一次的《焦點訪談》節目,確實抓住了當前民眾關心的一個“焦點”問題。可以說,開頭開得不錯,值得祝賀。

使觀眾感到新穎的不僅僅是節目的主持人是一些幹練沉穩、目光敏銳、口才犀利、有較高學識水準的記者,他們集編、導、主持于一身,很快地成為觀眾喜愛的電視明星,同時在節目的演播室裏請來了許多專家、學者。更使觀眾聞之振奮的是這個《焦點訪談》推出的許多節目,是大家關註的國內外焦點問題,而且一開始就打出了“時事追蹤報道、新聞背景分析、社會熱點透視、大眾話題評說”的口號,對一些腐敗現象進行了無情的揭露,將輿論監督的字眼寫在了億萬中國電視觀眾的面前,而不再是寫在新聞教科書上!

欄目影響

《焦點訪談》從開始就旗幟鮮明的將欄目定位在輿論監督上,但是不可否認的是,如何監督,怎樣監督,這個度如何把握,這對于初創者來說是沒有現成的路可走的,更沒有範例可尋。盡管《焦點時刻》有過一些探索,但它畢竟是更多地針對社會新聞而言的,何況它是在早間播出,收視率不高,影響自然也不會太大,人們對它的印象還更多的停留在對一個社會新聞事實的報道上,而像《焦點訪談》這樣一個在黃金時間播出的、專“揭人家老底,亮人家的老醜”的欄目,採取《焦點時刻》的做法顯然是不行的,那樣不會有太大的反響,而一上來就“萬炮齊轟”,先聲奪人,欲速則不達,同樣有夭折的危險。人常說:“萬事開頭難。”一旦開頭第一炮就遭到了非議,引起了恐慌,那麽這個欄目就有可能半途而廢。因此慎之又慎,從長計議是當時創辦者們最真實的心態。

焦點訪談焦點訪談

《焦點時刻》的欄目存在,初創者們便自然想到了它不可替代的作用,遇見拿捏不準,或者曝光程度嚴厲的節目,先在早上的《焦點時刻》上播出,然後看看反響,如果沒有什麽非議,那麽就在晚上播出,如果有不同的聲音,那麽就修改,如果有反對的意見,就放棄不用。由于早間時段收看的觀眾不是很多,社會影響不會太大,因此即使播出後有反對的意見,反對者也不會大動幹戈的,即使有大發雷霆的,那也不會傷及《焦點訪談》這個剛剛創辦的新欄目的。這個策略有些像象棋中“丟卒保車”的戰術,多少顯得幾許悲壯,但卻是穩妥的,更是有效的。從中我們看到的是初創者們在輿論監督方面不息探索的勇氣,以及勇氣掩隱下的智慧。

《打擊武鋼“鋼耗子”》這幾乎是個口號式的標題,像報紙社論文章的題目,而標題的重點放在了“打擊”上,單從題目上理解,盡管該說的主要內容都在標題中得以展現,但是怎麽看怎麽不會讓人想到這是個輿論監督的節目,以為又是一期配合時下政策的述評節目,是在表現打擊盜竊的過程、打擊的結果,裏面有什麽內幕根本無法從標題上得知。到晚上《焦點訪談》播出時,標題馬上變成了《血汗白流——兩萬多鋼鐵“耗子”蠶食武鋼》,一點都看不到“打擊”的影子,完全是在揭露一起讓人觸目驚心的事件,是在告訴觀眾一段記者採訪出來的鮮為人知的過程,而且這種“蠶食”的過程正在發生,並還將繼續發生,尤其是“血汗白流”四個字,帶有強烈的主觀感情色彩,表達一種義憤,再輔助以小標題的補充,更加讓人震撼,更加顯得事件的嚴重性,當然也更加符合輿論監督節目的特征!

《焦點訪談》題辭贈言

作為一個電視欄目,《焦點訪談》曾得到共和國三任總理的題辭和贈言:

1997年12月29日,李鵬總理視察中央電視台時題辭為:焦點訪談,表揚先進,批評落後,伸張正義。

1998年10月7日,朱鎔基總理專程來到中央電視台,與《焦點訪談》的編輯記者座談,並鄭重贈言:輿論監督,民眾喉舌,政府鏡鑒,改革尖兵。

2003年8月26日,溫家寶總理視察中央電視台,在《焦點訪談》演播室贈言:與祖國同在與人民同行與世界同步與時代同進。

欄目評價

第一個輿論監督的節目

從1994年4月1日《焦點訪談》開播至今,創造了中國新聞界輿論監督方面的一個“奇跡”。

焦點訪談焦點訪談

之所以說它是個“奇跡”,是因為這個“奇跡”真的不容易創造,它難就難在是運用新聞報道的形式,通過在新聞媒體上公開曝光的途徑,對社會失範行為進行監督。

毫無疑問,《焦點訪談》要監察人的言行是否符合國家法規和工作紀律,是否符合做人的原則和社會的道德,也就是說要“揭短”,要“亮醜”,而且這“短”,這“醜”,絕不是一般的“短”和“醜”,而是事關大局、事關大理、事關大德的“短”和“醜”。最為嚴重的是《焦點訪談》的輿論監督要通過可靠的事實,不僅使受監督的人的不良言行公諸于眾,而且把負責管理這些人、這些事的人和機關,或點名或不點名地公諸于眾。

第一個敏感話題的介入

在《焦點訪談》準備播出前夕,沒有任何現成的節目和樣式可以借鏡,許多的記者就是憑著一顆對電視新聞事業的熱愛,用扎實的業務本領進行著大膽的探索,他們在選題上精益求精,反復取舍,而在節目的格調上則追求高品位,精良製作。

這個選題獲得大家一致認可,欄目組為了慎重起見還專門給台裏打了一份極其正規的書面選題報告,報告中建議分上下兩集製作,上集重點報道社會上普遍存在的流浪兒童問題的現狀以及產生的原因,下集重點報道針對這些問題中國各級政府採取的具體做法以及需要改進的方面。

優秀作品

金 獎

沒有結果的“學術成果”(2010.3.20) 

足協工作人員導演假球案(2010.1.27) 

“毒奶粉”流出的背後(2010.3.25)

銀 獎

安置房何以被套取(2010.3.17) 

青島海利豐“吊射門”揭秘(2010.2.24) 

打了折的獎勵資金(2010.3.24) 

維和英烈 今天回家(2010.1.19) 

排污費竟成“人頭費”(2010.1.25)

銅 獎

普陽鋼鐵公司瞞報事故追蹤(2010.1.16) 

焦點訪談焦點訪談

祝福中國 祝福大家——回眸2009(一)(2010.1.1) 

新北川迎新春(2010.2.15) 

共商國是 共克時艱 --科學發展 改善民生(一)(2010.3.3) 

文化產業逆勢而上--科學發展 改善民生(二)(2010.3.4)

單項獎

最佳編輯獎:龐小薇 《沒有結果的“學術成果”》 

最佳攝像獎:孫國明《用青春詮釋責任》 

最佳演播室言論: 《青島海利豐“吊射門”揭秘》 

最佳時效: 《維和英烈 今天回家》 

最佳選題:張天賀 《沒有結果的“學術成果”》

​烏龍事件

2013年3月28日,央視《焦點訪談》節目字幕疑似出現烏龍,在節目約30秒及3分43秒處出現同一人,但是字幕卻顯示為兩個身份:一個在北京,一個在長春。網友吐槽:失散多年的“雙胞胎姐妹”在《焦點訪談》裏奇跡重逢了。

微博公開致歉微博公開致歉

30日晚上19時左右,《焦點訪談》節目在騰訊微博發表致歉聲明:我欄目3月28日播出的節目“養老金‘虧空’了嗎?”中,因我們的工作失誤,將長春市某商場職工王維第一次出現時的字幕錯打成了“北京市民姚春芳”。經網友提醒,我欄目已對央視網上的影片進行了更正。特此我欄目向王維女士及廣大觀眾表示誠摯的歉意!並感謝網友的提醒,歡迎大家繼續關註!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