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裕祿 -王洛勇主演電視劇

焦裕祿

《焦裕祿》是由上海電影(集團)有限公司、浙江永樂影視製作有限公司聯合出品,由李文岐執導,王洛勇顏丙燕,王靜、蓋克李立群等主演的人物傳記類電視劇。

該劇講述了中國共產黨員焦裕祿從投身革命到為人民殉職的感人故事。

該劇于2012年10月21日在CCTV-1首播。

  • 中文名
    焦裕祿
  • 主演
    王洛勇,王力可,李立群
  • 集數
    30集
  • 類型
    傳記
  • 出品時間
    2012年
  • 首播時間
    2012年10月21日
  • 出品公司
    上海電影(集團)有限公司 浙江永樂影視製作有限公司
  • 製片地區
    中國
  • 導演
    李文岐
  • 編劇
    何香久、陳新
  • 每集長度
    45分鍾

劇情簡介

本劇記述了焦裕祿一生成長與奮鬥的人生軌跡。這位人民公僕的青少年時代,有著鮮為人知的傳奇經歷,他的故鄉是誕生了孔、孟二聖的豫魯交界之地,中華傳統文化的濡染、孔、孟之鄉深厚的文化積淀和故鄉山水之鍾毓靈秀,形成了這位大地之子生身的規定情境。在焦裕祿身上,體現著最典型的中華傳統文化精神。

劇照劇照

命運曾給了焦裕祿令人難以置信的萬千磨難,少年喪父、入監坐牢、下煤坑做苦力,背井離鄉,受盡了日本侵略者的欺凌和富人的壓迫。苦難的洗禮使他成為一個不向人生抵押自己命運的硬漢。投身革命,他又是一個為人敬佩的能文能武的孤膽英雄,當民兵、參加南下武裝工作隊、領導土改和清匪反霸,他以大智大勇、大愛大恨譜寫了一曲羽聲慷慨的英雄壯歌。在特殊的歷史時期,他同自然災害和自己的疾病展開了艱苦卓絕的鬥爭,直到生命最後一刻。

他心裏裝著人民民眾,卻唯獨沒有他自己。他似乎是用共產黨員的特殊材料造成的,他的眼睛能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新生事物,他的耳朵能聽到別人聽不到的聲音,他的嘴巴能說出別人不願出口的話,他的手專做別人不做的事情。他在蘭考縣這塊多災多難的大地上,像一陣旋風,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他給蘭考人留下的是思念的眼淚和奮鬥不息的火焰。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焦裕祿王洛勇蘭考縣委書記
徐俊雅顏丙燕焦裕祿妻子
老洪高強----
黃老三李立群----
焦母 王靜焦裕祿母親
村支書程煜----
廠長寇振海----
鍾霞王力可----
朱曉于洋----
李林
宋駿龍
----
劉秀芝
王顥樺
----
焦守雲
張辛琪
----

職員表

出品人:任仲倫程力棟
製作人:程力棟錢建平
監製:孔玉芳魏治功任沁新
原著:殷雲嶺、陳新
導演:李文岐
副導演(助理):高尚彭龍
編劇:何香久
攝影:傈良
剪輯:王世成
道具:劉福林
選角導演:史天庚
美術設計:雎海良
造型設計:叢曼曼
服裝設計:朱艷燕
燈光:郭正雲、單佔表
錄音:郭振龍
場記:付磊
布景師:馬舒

以上資料來源

角色介紹

焦裕祿焦裕祿

焦裕祿 | 王洛勇

他是一位扎根農村、嚴肅認真、低調樸實、一心為民的“蘭考第一書記”,為蘭考除三害。他是勤苦、質樸的中共幹部,在遇事時,他即使內心波瀾壯闊,也一定要克製。他是刻以“狠鬥私念一閃間”的標準,約束自己和家人。他是一個受過傳統教育、進過大學校門、且經過大工業歷練的一個有知識、有學養,又有能力的復合型人才。他熱愛生活,又鍾情于藝術的人,喜歡吹拉彈唱,文採斐然、言語幽默。他身患肝癌,依舊忍著劇痛,堅持工作,被譽為“黨的好幹部”、“人民的好公僕”、“縣委書記的榜樣”、“共和國的脊梁”。他用自己的實際行動,鑄就了親民愛民、艱苦奮鬥、科學求實、迎難而上、無私奉獻的焦裕祿精神。

徐俊雅徐俊雅

徐俊雅 | 顏丙燕

徐俊雅,焦裕祿的妻子,俊俏清雅,溫婉賢淑、通情達理。從來不會指責焦裕祿太忙碌而忽略家庭,並且徐俊雅與焦母的關系相處十分融洽。徐俊雅與焦裕祿之間有深厚的感情,互相扶持,兩人相伴一生。她默默地為家人付出,言語不多但句句暖人。

焦母焦母

焦母 | 王靜

善良、淳樸。生下焦裕祿不久,丈夫就被地主逼死了,母子二人相依為命。

李明李明

李明 | 張鷹

大營村民,受巨匪黃老三迫害。後成為剿匪反霸積極分子,任大營區分區區長,焦裕祿的拜把兄弟。最初是一個耿直但情緒易動脾氣很沖的人,通過與焦裕祿數年深交,最終被感化成既有人情味又踏實質樸的人。

音樂原聲

曲名作詞作曲
演唱備註
《喊一聲娘》焦守雲,何香久孟衛東餘音主題曲

幕後花絮

1.接演了該劇之後,王洛勇把焦裕祿的照片掛在了房間裏,天天看他的眼睛;並且從網上查了大量資料,還採訪了不同年齡層的人,每時每刻都去感知和體會他的氣質和精神。

劇照劇照

2.拍戲期間,王洛勇與焦裕祿的二女兒焦守雲一家住在一起,受到焦守雲如同家人般的“培訓”。

獲獎記錄

獲獎時間屆次獎項名稱備註
2013年
第二十九屆
中國電視劇“飛天獎”
獲獎
2014年
第二十七屆
中國電視金鷹獎獲最佳電視劇作品獎。
獲獎
2014年

全國‘五個一工程’獎。
獲獎
2014年
第十屆
中國金鷹電視藝術節暨第27屆中國電視金鷹獎最佳電視劇。
獲獎

播出信息

播出日期播出平台
2012年10月21日
CCTV-1

​劇集評價

“天上一顆星,地下一個釘。一顆星代表一個人,做好事的人星光閃亮,做壞事的人星光黯淡”;“吃別人嚼過的饃,沒有味道”,劇中焦裕祿的許多台詞都體現了崇高而質樸的焦裕祿精神,感動了許多電視機前的觀眾,部分觀眾認為,該劇溫暖,貼近生活,貼近人心,把距離一下子拉近了不少。(新浪娛樂評 )

劇照劇照

劇中的焦裕祿不僅是一個為人民服務的縣委書記,還是以智謀打敗過土匪的領袖,是以勇氣抗擊過日本侵略者的英雄,勇敢而睿智,為觀眾提供一個獨特的視角來了解焦裕祿。(中國廣播網 )

分集劇情

第1集

焦裕祿隨南下工作隊到彭店搞土改,又被縣委委派到大營區任區委副書記兼區長。焦裕祿上任之初就遇到當地土匪黃老三橫行鄉裏,焦裕祿見此慘狀,誓要除掉黃老三。他深入了解當地情況,並迅速找到了因為受到黃老三欺凌而家破人亡的李明,以真情感動了李明,兩個人聯合起來召集了大批同志,組建起了保田隊,對付黃老三的行動迅速拉開序幕,端掉了一伙土匪的老窩,繳獲了大量槍支。黃老三得知焦裕祿上任之行動,因其子是八路軍正規軍的營長,更加肆無忌憚,為所欲為。焦裕祿面對黃老三的行為,表面靜觀其變,心中卻自有打算,他收下了前來改過自新實則來當耳目的黃老三的手下鐮把兒,卻被李明等人誤解。黃老三公然挑釁,在祠堂大擺筵席,並邀焦裕祿參加,焦裕祿明知是鴻門宴卻仍隻身赴宴,勇闖黃老三的"閻羅殿"。

第2集

祠堂院內,黃老三施計以酒對決,卻被焦裕祿給喝得醉死過去。酒後,焦裕祿在眾目睽睽之下不卑不亢地走了出去,遇見了徐俊雅和高存蘭。焦裕祿帶領徐俊雅下鄉考察民情,聽說門樓任村的土匪錢鐵頭是黃老三的把兄弟,他在門樓任也是橫行鄉裏。有鄉親冒險將焦裕祿帶回家並對他講了實情,焦裕祿和民眾一起啃起了窩窩頭。當夜,那位和焦裕祿白天交代情況的老鄉就被錢鐵頭給殺了。焦裕祿聽聞大怒,他和小任打扮成柿子商人,並讓一幫同志化裝成客人埋伏在門樓任的一家飯館裏,等候錢鐵頭送上門來。一番唇槍舌戰,錢鐵頭被埋伏的土改隊同志抓獲,並被民眾殺死。徐俊雅漸漸對焦裕祿有了好感。黃老三得知錢鐵頭被殺,即刻出發來大營區會焦裕祿。焦裕祿好言相勸黃老三不要忘了做人的底線。

第3集

焦裕祿和李明暗中跟蹤鐮把兒並且抓獲了他,半夜梁饒來伺機放走鐮把兒。李明將其堵截了回來,梁饒來害怕暴露自己的土匪身份,不顧李明阻攔,把鐮把兒槍斃了。 第二日,焦裕祿開了一封揭露梁饒來是潛藏在土改隊伍中的土匪這一事實的"介紹信",騙梁饒來即刻前往縣公安局任職,梁饒來到達公安局遞出焦裕祿寫的介紹信後被捕。焦裕祿接到黃老三兒子的來信,請政府處置父親黃老三,焦裕祿迅速逮捕了黃老三,在問出了槍支下落後又放走了黃老三。接著,焦裕祿和李明帶領大家將黃老三交代的槍支全部挖了出來。焦裕祿收到黃老三女人的來信密報,透露黃老三要血洗大營區的計畫。他即刻組織隊員進行埋伏阻擊,雙方一場激戰,李明不幸胳膊中彈受傷,緊張之時,軍區隊伍前來支援,黃老三慘敗並且逃跑。

第4集

焦裕祿喬裝成老鄉多村查找,終于找到黃老三下落並一路追蹤,將黃老三綁了。審判大會上,黃老三仍然嘴硬,李明氣憤地要一槍崩了黃老三。正當黃老三在審判台上氣焰囂張不肯服罪之時,他看到台下悲傷的老娘,立即軟了下來,向焦裕祿求情。徐俊雅被母親叫回家,商量著讓她去相親,但是卻被徐俊雅拒絕,徐俊雅向母親坦白焦裕祿就是自己的心上人,其母卻表示不贊同。徐俊雅把自己的心意,連同親手織的毛背心送給了焦裕祿,兩個人互生情愫。徐俊雅的父母暗自瞞著徐俊雅來看望未來女婿,甚為滿意,隨即答應了兩個人的婚事。

第5集

焦裕祿和徐俊雅回家,焦母很高興。在焦方開的指導下,焦裕祿學習打槍,又教區小隊的戰士們認字。這趟回家,焦裕祿還特意去了周文書所在的村子,'給他摘掉反革命的帽子。為了更好地建設現代化工業,焦裕祿來到哈爾濱工業大學深造。在哈工大的學校裏,焦裕祿結識了鍾霞等幾位剛入學的青年學生。 第一次測驗放榜,焦裕祿等人不及格。他找到教務長,請求教務長給他們一個補考的機會,限時一個月。焦裕祿認真學習,終于榜上有名。

第6集

就在焦裕祿等人聚餐的時候,鍾霞送來的一封信,對焦裕祿等人而言好似晴天霹靂。廠裏要求他們立即返回洛陽礦山機器廠。為了更好地進行工作,焦裕祿又被派往大連起重機器廠實習,妻子徐俊雅和孩子與其同行。車間主任老關帶著焦裕祿熟悉車間裏的流程。焦裕祿連夜研究圖紙。焦裕祿去機器廠的短短兩個月,連吊裝機都學會了,還很仔細地編製了車間的周計畫。接著,焦裕祿又回到洛陽機器廠,任一金工車間主任。由于進口的裝備出了問題,缺少安裝圖紙,焦裕祿立即成立攻關突擊隊,讓張小昆等出身不好的人都加入了其中。在車間,.李明突然到來,兄弟二人見面,十分激動。

第7集

車間開生產調度會,焦裕祿鼓勵大家完成新的任務,生產45噸重啓閉機。焦裕祿 第一次感覺腹部一陣劇烈疼痛。廠裏出現安全故障,焦裕祿聞訊趕著出來解決問題,顧不得身上正扎著針。因過度勞累,焦裕祿又一次住進了醫院,但他心裏記掛著職工缺乏糧食、身體浮腫的事。醫辦室醫生替焦裕祿檢查,發現他得了肝炎。廠長來看望他,並告訴他省裏決定派焦裕祿去農業 第一線。通往河南蘭考的路上,焦裕祿坐在肖長茂的車上,看到蘭考土地的實際情況。一群逃荒的鄉親們被縣委勸阻辦的李成擋住了去路。

第8集

焦裕祿一行人來到火車站,看到成群的災民,焦裕祿告訴大家,他一定會把責任扛起來,隨即復原了蘭考縣勸阻辦公室。焦裕祿和秘書李林來到肖大爺的牛棚,得知蘭考有三害:風沙、鹽鹼、內澇,但根本在于泡桐樹被砍伐了。焦裕祿的肝病開始惡化。

第9集

縣委門口,一個30多歲的女人站在門口等焦裕祿,此人是陳小蓮、李明的妻子。為了李明被打成右派的事來找他,焦裕祿詳細地詢問了李明的情況,並塞給了她一些錢。徐俊雅帶著孩子、母親來到了蘭考,焦裕祿一家團聚,其樂融融。焦裕祿去找李明,但李明不願見人,躲到了屋裏。焦裕祿站在門外跟李明說自己這些年的情況,焦裕祿掏心窩子的話打動了李明。縣委常委會在爭論勸阻辦的牌子該不該摘,焦裕祿建議組織疏導民眾集體到外地幹活,既能減輕國家負擔,又能增加社員收入,是生產自救的新途徑。

第10集

下雪了,焦裕祿顧不得自己肝疼,帶領幹部們去火車站分發救災棉衣。焦裕祿召開會議,勸阻辦改為"除三害"辦公室,由副縣長張希孟任主任。縣委撥給焦裕祿救濟款,他推辭不要,其他常委看焦裕祿這麽困難都不要救濟,也提出不要救濟款。

第11集

為了幹部作風問題,焦裕祿去張營公社找老洪跟他擺事實講道理。過年了,焦裕祿家隻能吃玉米面的饅頭和熬白菜,兒子國慶抱怨沒有肉吃,焦裕祿教育他要吃苦耐勞。焦裕祿和徐俊雅去老洪家拜年,老洪看到是他不開門,兩個人隻好離開去李明家。焦裕祿又到了爪營公社梁大爺家看望,吃起了要飯要來的百家幹糧。"聽梁大爺說起機耕隊的驕橫作風,他拉著公社幹部去了機耕隊。

第12集

焦裕祿來到機耕隊,機耕隊長蠻橫不講理,借口耕耘機出故障不工作,焦裕祿上前檢查並修好了耕耘機,還開了起來。機耕隊長又羞又怒地帶著隊員離開了。回到縣委,焦裕祿的肝部又疼了。在孫梁庄的地頭,焦裕祿召開了現場會。他的一番講話讓機耕隊長慚愧不已,深刻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老洪還在生焦裕祿的氣,聽聞焦裕祿來到張營公社幫助農民拉犁、鍘草、耕田,又不得不服氣。

第13集

焦裕祿告訴妻子徐俊雅,他想為李明平反,同時把李明的兩個孩子接到焦家來撫養。焦裕祿從開封返回蘭考,火車上遇見3個剛剛畢業、分配到蘭考農林局的大學生。焦裕祿鼓勵他們在蘭考大展宏圖。另一邊,老洪媳婦到焦家送小米,並跟徐俊雅說要把李明的孩子接到自己家來。焦裕祿發現幹部建設才是"除三害"的頭等大事。

第14集

焦裕祿在蘭考為大伙做思想工作,解決實際困難。他趕到大隊長劉秀芝家中幫她幹活與她溝通,苦口婆心地勸導她,終于堅定了他們帶領民眾"除三害"的信念。他還去縣委物資辦幫寨子村解決賣土筐的事。在查看寨子村鎖龍潭時他發現這裏是全縣地勢的最低窪處,承擔全縣泄洪,卻被相鄰的山東曹縣築起了長堤"太行堤"。為排水兩村積怨頗深,焦裕祿想要解決排水問題,將鎖龍潭改造為人工湖。焦裕祿辦完事回家得知徐俊雅從縣委伙房提水,便批評徐俊雅是剝削行為,教育她領導幹部要以身作則。土筐的事解決了,老洪把李明的孩子接回家,當自己的孩子撫養。焦裕祿又帶著張希孟、李林等騎著腳踏車出發了,他發現風、沙、洪水都有規律。焦裕祿召開治沙會議,與三位大學生中的張小芳又見面了,張小芳提出了治沙的先進方法。

第15集

焦裕祿帶著大伙騎著腳踏車頂著風沙前行,他親自爬上黃河大堤尋找和記錄黃風口。大伙圍坐在風沙地上討論起風沙的罪狀,焦裕祿立志除風沙,治鹽鹼。在鹽鹼地上,當地農民告訴焦裕祿治鹽鹼地的辦法:深翻壓鹼,焦裕祿很欣喜。劉秀芝用沙底膠泥封固了丈夫的墳,這件事給了焦裕祿很大啓發。焦裕祿召集各公社幹部,提出了以沙底淤泥封固、"貼膏葯、扎針"(用淤泥封固再栽上樹)的戰略治理沙丘,在全縣掀起治沙熱潮。治沙工地上,焦裕祿與民眾~起參加勞動,比老百姓幹得還要多。泡桐樹對蘭考有大用處,焦裕祿到林業局查看泡桐苗畦,又遇到3位大學生,張小芳抱怨環境太艱苦,焦裕祿安慰她,表示自己將會做他們的支持者,鼓勵他們發揮所學。

第16集

張申和李勝祥坐車去追焦裕祿,每到一地,聽到的都是民眾對焦裕祿解決他們問題的感謝與敬仰。在寨子村治沙工地,終于追上了焦裕祿。在焦裕祿的帶領下,兩位書記查看了治沙工地、鹽鹼地、火車站的災民外流、泡桐樹苗等情況,發現焦裕祿沒有做表面文章,而是在切實的想辦法除掉蘭考的災害,決定盡力支持焦裕祿的工作,向省委申請二十萬元資金來幫助蘭考。又是深夜,焦裕祿還在辦公室裏寫題為《蘭考人民多奇志,敢教日月換新天》的蘭考治理計畫,心情澎湃。民政科科長劉佔廷來找焦裕祿,要求回到老家秦寨大隊工作,立志改變家鄉面貌。魚塘工地裏,焦裕祿帶著幾個孩子一起運土推車,大家一起向往著有魚吃的生活。焦裕祿主持縣委常委會議,研究造林的政策保障問題。根據蘭考的實際情況,焦裕祿建議製定林木、土地一齊承包,按比例分成的政策。有的常委認為太過冒進,但焦裕祿認為這個政策並未改變社會主義性質,利于調動民眾種樹的積極性。焦裕祿、程世平帶隊到胡集大隊查看泡桐的種植情況,胡集大隊大隊長和支部書記正為泡桐該怎麽種而爭吵。焦裕祿弄明白了他們的意見分歧,提出"先顧吃飯,再顧好看",又拿起杴挖坑,親自種下一棵泡桐幼樹。焦裕祿又帶著秘書李林騎著腳踏車下鄉了,發現一片小樹都被砍光了,一位老鄉告訴焦裕祿,那些砍樹的人也沒辦法,家裏沒柴燒。焦裕祿看著被砍掉的樹又疼又憂,肝區隱隱作痛,忽然看到有一男子砍樹,他忍著肝痛追人卻沒追上。

第17集

焦裕祿跟李林找到南杖大隊,看到一位大嫂正拆房檐。與大嫂一番交談,他這才知道老百姓買不到平價煤,都被人克扣了。他拿了大嫂的購煤證,跟李林二人拉著車去煤堆。到了煤堆,焦裕祿聽見民眾議論說買煤需有當官的人批的"條子"。排隊排到他時他先遞上煙,卻被開票的人鄙夷。他拿出購煤證,開票的卻說平價煤指標沒有了。有人賣給焦裕祿一張條子,說是煤堆經理簽的。焦裕祿又去排隊,開票的要把焦裕祿拉走,煤堆站長更是叫人把焦裕祿扭到儲煤間撿煤渣。正在吃飯的經理聽聞此事,很感興趣,見到焦裕祿才知道是焦書記。焦裕祿憤怒的走了。回到大嫂家,焦裕祿才知男主人便是剛才砍樹的男子。焦裕祿向鄉親們保證,三天之內就可以買到平價煤,不用走後門。焦裕祿召開反"走後門"的會議,提醒大家不要走到人民的對立面去。焦裕祿的肝病不斷的加重,辦公室的座椅上已經被他頂出了一個大窟窿。焦裕祿去看魚塘,說到勞模大會上要給養魚的大伯大娘戴紅花,要將魚塘建設為一個大花園。焦裕祿又下鄉,在一片瓜地裏,焦裕祿向瓜農袁大爺詢問村裏的收成,袁大爺說蘭考的土壤適合種西瓜和花生。焦裕祿跟程世平一起去探望大學生小吳、小朱,把縣委分給自家的大米送給他們,還跟他們唱起了歌。焦裕祿詢問了張小芳的情況,決定再寫信叫她回來。他在參加農林局的會議時,列舉了張小芳的優點,表揚了張小芳。

第18集

張小芳收到了焦裕祿的信,深受感動。張母意在給她在上海找單位、介紹對象,戀人朱曉的幾十封信被張母扣壓。朱曉到上海出差和尋找張小芳,正好張小芳姐姐介紹的男友也登門,朱曉憤而離開。焦裕祿批評朱曉太過沖動,沒有聽張小芳的解釋。焦裕祿打長途給張小芳,讓農林局的每個人都跟她說幾句。朱曉跟張小芳道歉,大家也說希望她快點回來。張小芳回到了蘭考,焦裕祿為她召開"地頭歡迎會",她感動的熱淚滂沱,跟朱曉重歸于好。又有大風,剛栽的樹苗都被吹折了,百姓們心疼,焦裕祿更是難過,但他號召百姓們等風過了補種。焦裕祿詢問湯墳大隊的情況,幹部告訴他作物或者被風打死,或者被鹽鹼地淹死,焦裕祿通報縣委安置受災民眾。大風摧毀了新種植的小苗,滿常等人要逃荒,豹子攔著不讓走,滿常一時激動一頭撞到柱子上,劉北又哭開了,劉秀芝安撫著百姓。焦裕祿趕到,啓發民眾生產自救,民眾振奮,決定自己籌資建磚窯。焦裕祿到滿常家勸他不要喝酒好好幹活。焦裕祿親自帶領社員到窪裏拾柴,解決燒磚所需燃料。程平跟焦裕祿談起他寫的承包林地計畫,一方面欣喜能夠調動民眾的積極性,一方面擔憂焦裕祿的做法走得太快,有人已經告狀說他不抓階級鬥爭了。而此時的焦裕祿已經堅定了自己的看法。

第19集

徐俊雅到辦公室給焦裕祿送換洗衣物和葯,又給焦裕祿剃頭。焦裕祿帶著李明家的孩子到農場看李明,李明正跟專家汪湖一起研究治理鹽鹼地。李明告訴焦裕祿把他安排到最艱苦的地方去,兩人依依惜別。寨子村的磚窯因燃料短缺,面臨斷火危險,縣工業局和煤炭公司互相推諉,不批指標。焦裕祿親自去找工業局長交涉,把他拉到寨子磚窯現場,看到隊幹部和社員拆了自家房子,用房檐燒磚的場面,局長深受感動,立即批了指標。 豹子與劉秀芝相愛,劉秀芝的婆婆卻百般阻擾。焦裕祿找到劉秀芝家,給她婆婆做思想工作。焦裕祿講起自己的娘,又講起王福強的榮譽,劉秀芝的婆婆聽了之後終于想通了,將軟禁的劉秀芝放出家門。大家想拜滿常為師學習窯把式的技術,滿常卻不收。焦裕祿去找滿常,勸他把技術教給年輕人,滿常同意了。 幾個年輕人規規矩矩的拜滿常為師,工業局的煤也送來了,大家滿懷欣喜卸煤。可就在這時,焦裕祿肝痛得暈倒在窯地,百姓們七手八腳將焦裕祿抬上車,送到醫院。焦裕祿在醫院醒來,立即要求出院,徐俊雅和醫生都不同意,焦裕祿隻好在醫生的辦公室打電話。他給每個公社打電話,要一二把手親自舉出好典型和壞典型來,因為"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

第20集

窯場的煤解決了,但磚的運輸問題還沒解決,焦裕祿決定親自去一趟車站。徐俊雅不放心,讓國慶跟著爸爸。焦裕祿來到車站,看到許多人在車站務工,看到老張的孩子生病就把他接回家照顧。徐俊雅的嫂子跟侄子來到焦家,想求焦裕祿給孩子安排個工作。焦裕祿回到家,卻沒有答應嫂子的要求,嫂子一氣之下回家了。袁大爺到焦家送西瓜,孩子們吃了西瓜,焦裕祿就硬塞給袁大爺瓜錢。焦裕祿又帶著張希孟下鄉,跟民眾一起翻地壓鹼。焦裕祿又帶著縣曲藝隊的隊長到火車站看望務工人員,他們的待遇已經有了很大改善,聽了曲藝隊長的《花木蘭》大家都很高興。 焦裕祿又在熬夜寫報告,徐俊雅強令他睡覺。焦裕祿的肝又疼了,隻好拿鋼筆頂著。外面忽然下雨,焦裕祿拿起雨衣就出門了。徐俊雅撐著傘出來找他,找到之後拉他回家他卻不願,說要看看縣城的地勢,下這麽大雨能不能排水。徐俊雅拉不住他,隻好回家。天未亮焦裕祿就召開縣委常委會議部署排水救災工作,採取科學救災措施。焦裕祿帶隊去營救受災的民眾,將好幾位被洪水困住的民眾救出。又帶著張希孟和李林下鄉去看洪水的水勢,想要找專家汪湖設計排水方案。

第21集

在南北村一個瓜棚,焦裕祿、張希孟還有李林稍微歇息,又從洪水中逮到一條魚想送給汪湖。汪湖把大魚放了,用來做計算洪量的標志,並告訴焦裕祿排水必須經過山東,焦裕祿深感太行堤必須修改。另一邊,豹子、滿常帶人要扒掉太行堤,與曹縣守堤隊發生沖突。焦裕祿連夜趕到,安撫和教育了兩方民眾,械鬥被及時製止。天亮了,焦裕祿冒雨趕到曹縣,鞋都丟了。他找到曹縣高書記談太行堤的問題。高書記發現他生了很嚴重的肝病,他心疼焦裕祿,要讓他在曹縣住院治病。焦裕祿說要治病先治他的心病,排水、泄洪,改道。 高書記聽了,立即找縣長、水利局長等召開會議。高書記跟焦裕祿一起來到太行堤上,宣布將統一指揮兩縣的泄洪改道工作。焦裕祿也號召兩縣百姓們團結起來,將這一頁歷史永遠的翻過去。幾個村的作物都被淹了,焦裕祿看到棗樹還在,激勵百姓們將茅草編筐賣錢,去外地幹活。又把汪湖請來負責排水工作。焦裕祿找到韓村副社長李明,詢問他跟隊裏借了一升綠豆的事,同時看到李明的難處,決定給他撥救濟糧。 回到縣委,焦裕祿召開電話會議,幾個公社都被大雨淹了。焦裕祿帶頭下鄉排水。工地上,焦裕祿成了一個泥人,跟抗災民眾一起沒日沒夜的勞動。雨終于停了,七千多畝庄稼從洪水中挽救出來了,焦裕祿很欣喜。李明號召民眾割麥草賣錢,並把自己的腳踏車賣掉湊錢給隊裏買鐮刀。可這時候又有人逃荒了,焦裕祿為他們送行卻還是憂心忡忡。

第22集

李明把家裏救濟糧分給其他家庭,民眾深受感動。天未亮,焦裕祿睡不著找程世平談工作的事。程世平告訴他汪湖想離開蘭考。焦裕祿去查看魚塘,胡大伯正在拔苗,焦裕祿想起,應該把閒地都開出來承包給民眾種庄稼。接著,焦裕祿主持會議,號召幹部們不要"躺倒就哭",而是要挺起腰來繼續奮鬥,讓幹部們一起想辦法鼓勵民眾增產創收。 李林將胡大爺送去的魚送還給他,胡大爺一再的給他送魚,還送到了他的家中。焦裕祿回家看到孩子們圍著一盆魚,徐俊雅正準備煮條大魚給孩子們補補。但焦裕祿卻告訴孩子們佔便宜的事兒一點都不能做,接著帶著孩子們一起去放魚。常委會議討論研究小片開荒問題,人們爭論非常激烈。而曹、蘭兩縣排水會上,兩縣幹部僵持不下,最後焦裕祿一番話緩和了緊張的氣氛。焦裕祿來到汪工那,陪他下起了象棋,同時欲勸他留下。土地爭端、排水問題,一時間成為了兩個繞不去的坎。太行山上載來了不好的訊息。焦裕祿一行人急忙趕赴現場。

第23集

程世平來到辦公室找焦裕祿說排水和開荒問題。接著,蘭、曹兩縣舉行了治水聯席會,焦裕祿主持並做了演講。焦裕祿請胡大爺給縣委送魚,請曹縣的高書記等人品嘗。太行山工地上,袁老伯拉來一園的西瓜,曹、蘭兩縣工人一起吃著瓜,一起聽焦裕祿唱歌。晚上,焦裕祿回到家中,徐俊雅在和守鳳商量填哪個招工表,但焦裕祿卻告訴女兒,別人都往家裏送招工表是因為她的父親是縣委書記。焦裕祿把送了招工表的單位負責人叫到他辦公室婉言謝絕了他們。回到家中,焦裕祿告訴女兒要讓她下地幹活。焦守鳳心裏不悅,奪門而出。徐母看不過去,與焦裕祿理論了起來。 焦裕祿去韓村探望,夜晚,李明從睡夢中醒來,發現焦裕祿正在寫調查報告。焦守鳳在與母親路過郵電局,發現郵電局正在招工,她的國中同學小娟與她一起考上郵電局當話務員。而焦裕祿卻堅持要讓女兒鍛煉一下,非讓女兒去食品廠做臨時工,好好補補生產勞動這一課。守鳳聽了父親的話,去了食品廠上班。守鳳給西街門市部送醬油,一路上人們議論紛紛。守鳳還碰到了小娟,看著同齡的小娟青春活潑的玩著,她心裏突然一酸,哭了起來。守鳳父女兩談了很久,守鳳終于點頭答應了。第二天,焦裕祿帶著國慶、躍進、守雲在牛場村收過的紅薯地裏勞動。

第24集

焦裕祿發現,被收過的紅薯地裏又能復收出大量的紅薯。焦裕祿心裏越想越不對,帶著翻出的一袋紅薯去了牛場村裏大隊部。焦裕祿對兒女的教育是身體力行的。他帶著孩子們去挖紅薯,還請他們吃西瓜,教育孩子們農作的必要性。他還特地揀了一個上午,陪女兒挑擔子送醬油。女兒這才發現焦裕祿要她學習的不僅是勞動,更是一種熱愛勞動的精神,不分貴賤的精神。焦裕祿和李林又用腳踏車馱著鋪蓋卷下鄉了。這回,焦裕祿和小李瞞著所有人,直接上社員家,打算摸點真實情況。 他們幫助一個老婆婆剜地還去了她家。老婆婆家裏吃的是粗面窩頭。從她的口中打探到不願小片開荒的人叫福貴兒。福貴太懶,一心等著政府救濟他。焦裕祿去了福貴兒的家,勸服他下地幹活。但福貴兒卻隻是看著焦裕祿和李林給他剜地,自己全然不動。焦裕祿像是已經想好了辦法讓他改變似的,跟李林倆剜了一上午的地,待福貴兒醒來,焦裕祿一番言辭,惹得福貴兒對未來又起了憧憬,福貴兒發誓要抽去身上的這根懶筋。 焦裕祿帶著福貴兒在他的1畝6分地裏勞作,福貴兒變得積極起來,還約好了下午給沈大娘種麥子。終于,大隊支部書記和大隊長一行人來了,大伙這才知道給自己剜地做幫工的竟然是縣委書記焦裕祿,眾人心裏十分激動。火車站的月台上,焦裕祿等人幫回來的災民扛包袱背行李,並舉行了根除三害群英大會。大會上,各公社、大隊、生產隊幹部和民眾代表坐滿了廣場,焦裕祿發表了演講。

第25集

李成拉著老洪去了他的辦公室說話。李成要老洪在給省委的匯報上簽字,被老洪嚴詞拒絕了。焦裕祿一行人來到胡集大隊村口泡桐林,本想摘片桐葉當扇子,卻不想被一幫看林子的孩子給攔住並且要求焦裕祿交罰款,焦裕祿認罰並誇獎大隊書記將孩子們教育得好。一輛驢車閃電般撞向正在苗圃裏工作的張小芳、吳子明,吳子明奮不顧身地推開張小芳,結果受傷進了醫院。二萍在醫院照顧吳子明,吳子明十分感動。焦裕祿幾次去醫院探望。 在巡視太行堤時遇上涵洞塌方,焦裕祿帶領大家七手八腳刨起了坍塌的涵洞。工作報告寫得累了焦裕祿竟趴在桌上睡著了,在夢裏,他和夫人徐俊雅來到桐樹林,看到美麗的桐花鳳。醒來,焦裕祿帶著妻兒去火車站接焦母,但沒陪老娘聊上幾句,他又跟程縣長一起下鄉了。在胡集大隊,焦裕祿、程世平跟隨村民一起給泡桐樹開了個追悼會。接著,焦裕祿、程世平與鄉親們一起吃飯、聊天。回到家中,焦母好好地與兒子促膝長談了一番。 那一頭,老洪聽說焦裕祿要來杜瓢公社,可他心裏還是跟焦裕祿賭氣,不願見他,但他卻囑咐身邊的人關心焦裕祿。夜晚,焦裕祿在辦公室裏拉二胡,他眼中溢滿淚水,大山坑的一幕幕又浮現在眼前。監工安藤被大伙給抓住了,王大個用刀插在了安藤的身上。大伙商量如何處理安藤的屍體,焦裕祿提了個建議,自己充當逃跑的人,讓大家都以為人是他殺的。接著,焦裕祿去找老洪幫忙,老洪就帶著焦裕祿繞過警戒,逃了出去。回到現在,焦裕祿在獨自拉胡琴,想念老洪。

第26集

中秋將至,老洪讓大伙嘗自己供銷社的月餅並提意見。老洪回到家中,自彈自唱起當年和焦裕祿一起唱的《八大錘》。焦裕祿家中,借著中秋節他又給孩子們上了一課要愛惜糧食。焦裕祿又一次騎上腳踏車,準備下鄉。這次退休了的老鍾與他一起去下寨子視察鎖龍潭的改造工程。在工地上,焦裕祿、鍾副縣長、汪湖等在研究工程安排,鍾副縣長提出了具有建設性的建議。 劉秀芝是個寡婦,她的婆婆死活不讓她出去幹活,更不讓她與豹子在一起。焦裕祿就找來村裏說話權威的七爺幫忙去秀芝婆婆那說說話。進到村裏,七爺正與稅務幹部理論熬小鹽不納稅,焦裕祿跟著大家一起聽七爺說毛主席當年看黃河的故事。家裏,焦母又一次與兒子兒媳暢談起來。 轉眼天下雪了,焦裕祿給幾個幹部交代工作,做好寒流到來前的準備。第二天,焦裕祿將幹部分成四路下鄉雪中送炭。段大娘的牛欄裏,段大娘正在伺候剛生了牛犢的母牛。看著患有浮腫病的段大娘,焦裕祿掏出幾十塊錢塞給大娘。接著,焦裕祿又趕去寨子村和杜瓢村。李明得了病,胸悶喘不上氣,後胸又像刀子犁著一樣疼,但他堅持去了工地。因為搬了過重的膠泥,李明突然昏倒在地,眾人急忙圍上去,並將他送到了公社醫院。第二天焦裕祿召開了會議,要解決百姓溫飽問題,農業缺草問題。

第27集

會議上,張希孟告訴焦裕祿李明病故的訊息,焦裕祿心痛萬分。從李明家回來後,焦裕祿肝病再一次發作,他用茶缸頂在肝部,而腦中不斷出現著李明的聲音。他立即讓李林給人事局打電話,想要安排李明的撫恤工作。但他意外從人事局長那得知,從1960年到現在,已經餓死、累死了27名基層幹部。這個訊息,如雷擊般敲在焦裕祿的心上。焦裕祿立即召開研討會,他不顧李成等人的反對,毅然決然組織了一支採購隊伍到外省採購議價糧和代食品。採購人員從周邊省市帶回了60多萬斤的議價糧。 焦裕祿的肝病時常發作,經常疼的咬筆桿、咬煙嘴,用茶缸頂著肝部。他去開封地委開會,卻因肝病發作被眾人送到了醫院,等清醒過來他就返回了蘭考。程世平又帶來了個訊息,有人去省委告狀,告他們買議價糧、購買代食品。但焦裕祿卻淡然一笑,隨後向地委張書記打電話報告了此事。掛下電話,焦裕祿的肝疼病又發作了,他用電筒緊緊頂住,頭上大汗淋漓。他吃力的拿起電話手柄,給寨子公社打了電話,然後去了牛屋裏探望鍾副縣長。春節將至,焦裕祿問程世平借了400塊錢回家。回到山東老家,家人心疼焦裕祿,說他又黑了也瘦了。一大早,焦裕祿就起來替焦母梳頭、掃地。母親對日漸消瘦的焦裕祿心疼不已。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