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逃脫 -2008年王挺主演電視劇

無法逃脫

2008年王挺主演電視劇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安平市發生重大槍殺案,犯罪嫌疑人攜槍而逃。警方緊急部署,發布通緝令,同時調即將退休的公安局副局長張貴為特偵組組長,限期破案。

  • 中文名稱
    無法逃脫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導演
    穆龍黑龍
  • 主演
    王挺,陳娜,李穎,王建國,戈治均
  • 集數
    20
  • 類型
    警匪/刑偵
  • 上映時間
    2008

主要演員

陳小龍(王挺飾)

李穎

陳娜

王建國

戈治均

劇情簡介

無法逃脫劇照(22張)該槍殺案是一個偶發案件:正在金庫值班的保衛幹事陳小龍聞訊妻子早產匆忙趕往醫院,由于醫生去辦私事而耽誤時間,造成陳妻難產死亡,陳小龍沖動之下,開槍打死醫生。身體欠佳的陳正龍被確診為癌症晚期,其同胞兄弟陳正文得知後,不顧暴露的危險安排陳家父子見面。

無法逃脫無法逃脫

安平市又發生搶劫運鈔車一案,警力分散,使得陳小龍第二次前往醫院見到了兒子,但兒子的健康沒有完全恢復,陳小龍隻得放棄兒子匆匆離去。搶劫者逃脫,但從彈道和其他線索來看,鄭劍初步認定犯罪嫌疑人為陳小龍,于是,槍殺案與搶劫案並案偵破。張貴也因為種種跡象和現狀錯誤地認為搶劫運鈔車是陳小龍所為。

陳小龍又一次消失,使得兩案的偵破陷入僵局。張貴越發感覺到陳小龍案情的蹊蹺,憑著幾十年的刑警經驗,他總是下意識地以為陳小龍還活著。張貴找陳正龍探究竟,卻發現陳正龍的確沉浸在失去兒子的痛苦之中,而陳正龍卻因為張貴不正常的舉止,意識到陳小龍的案情還沒有真正的結束。

種種隱患都沉靜在神秘之中,安平市表面上煙消雲散,重案告破,但內在的危機依然沒有驅散,讓人感覺到還有什麽事情要發生。

槍殺案和搶劫案的起死回生浮出水面使特偵組所有成員人心振奮,尤其張貴決心搞清真相掌握證據,將陳小龍捉拿歸案。然而張貴沒有料到的是,這一天,何雨找到了他,並告訴他一個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的事實蜒張貴正在追捕的犯罪嫌疑人陳小龍並不是陳正龍的骨肉,陳小龍真正的父親是張貴!張貴愕然了,大腦僵直了,整個世界也變得混沌不清了。

陳小龍思子心切再次來到醫院,被埋伏的警力重重包圍,窮途末路的他將兒子交給柯雲照看。張貴眼睜睜看著親生兒子無法逃脫警方的追捕,他的內心飽嘗著痛苦的煎熬……

分集劇情

第1集,安平市湖心醫院發生重大槍殺案件,原因是因為孕婦急匆匆去醫院沒帶夠押金而延誤了治療,造成孕婦難產死亡,孕婦丈夫陳小龍趕到醫院和護士發生口角,沖動之下開槍打死護士逃逸。

記者現場進行採訪,主抓刑偵的公安局長張貴趕到,通過對死者的辨認,確定了槍案的犯罪嫌疑人就是在銀行保衛處工作的陳小龍。

陳小龍犯案後藏匿在在度假村當經理的叔叔陳正文處,警方成立了11?5特偵組,對犯罪嫌疑人的家屬和親戚朋友進行了全方位的監控並對全市的主要出口進行了步控和排查。

陳小龍的父母親從報紙上看到兒子犯罪的訊息後極其震驚,並發現了警察已經對其住處進行了監控。

由于醫院及時搶救,孕婦的孩子得以救活,張貴和局長商量後向媒體播報孩子被救活的訊息,目的是要引誘犯罪人上鉤。

醫院當天值班醫生柯雲親眼目睹了陳小龍開槍的情景,但由于柯雲和陳小龍是高中時候的同學,而陳小龍又曾經救過自己的命,柯雲還一直暗戀陳小龍,所以柯雲沒有向警察如實講述當天案發時的情況。

陳小龍的叔叔在給陳小龍送快餐的時候,因為包餐盒的一張報紙上赫然登著陳小龍兒子被救活的訊息,陳小龍決定去醫院看兒子。

陳小龍先和柯雲電話聯系,柯雲因為查房沒帶電話,陳小龍化妝後冒險進入醫院。

陳小龍的父母被陳小龍的叔叔告知陳小龍的情況,陳小龍的父親非常了解自己的兒子,分析陳小龍一定是去了醫院,就匆匆和陳母親趕往醫院。

陳小龍在醫院的走廊上和便衣警察擦身而過,匆匆躲進洗手間,便衣警察推動洗手間的門。

第2集,便衣警察突然接到女朋友打來的電話,就先接了電話,當便衣警察接完電話走進洗手間,陳小龍已經不在了。

陳小龍企圖再度接近育嬰室,這時正好和趕往醫院的父母親走個照面,陳父母認出了陳小龍,但由于有警察在後面跟蹤,陳父母沒有和陳小龍相認。

警察林安警覺到陳小龍,急忙追出,陳小龍已經不見了。

林安向張貴匯報,張貴認為陳小龍一定會再次在醫院出現,讓林安在醫院加強警力。

柯雲下班回家,發現陳小龍出現在家裏,柯雲埋怨陳小龍的行為太過魯莽,而醫院此時這麽多警察,你這樣做豈不是自投羅網。

陳小龍說自己隻是想見兒子一面,柯雲勸說陳小龍趕緊離開本市。

陳小龍父親掛念陳小龍,去度假村的陳小龍的叔叔處了解情況,陳小龍叔叔告訴陳父陳小龍的槍還埋在度假村的後院樹林。

陳父因為胃病被送進醫院,張貴得知情況後命令特偵組盯緊陳父,以免他搞出什麽亂子,張貴到醫院看望陳小龍的父親,從談話中留露出他和陳小龍父母親有著不尋常的關系。

柯雲用手機拍下了陳小龍孩子的照片給陳小龍看,陳小龍看完後內心更加想見兒子,陳小龍決定再次去醫院看兒子。

陳小龍化妝成電工進入醫院並且切斷育嬰室的電源,想趁亂接近育嬰室,誰知在他走到育嬰室門口時,突然燈光大亮,陳小龍和警察近在咫尺。

第3集,陳小龍發現中了埋伏,迅速逃跑,警察包圍了整個醫院,陳小龍在危急之時被柯雲拉住帶到了醫院的廢棄的舊地下通路裏藏身。

張貴吩咐特警隊對整個醫院進行了搜尋,結果無果而歸,特偵組分析可能犯罪人已經逃離現場。

陳父看到警察撤離,知道兒子沒事了,懸著的一顆心終于放了下來。醫生告訴陳父的病情是因為胃部有一惡性腫瘤,需要馬上做手術切除,陳父知道後跟醫院協商自己要先出院,一個星期後回來做手術,並希望醫院把他的病情對家屬保密。

張貴得知陳父的病情後還不放心,直覺認為一定會有什麽事情發生,為此張貴和特偵組副組長鄭劍在偵察方向上發生了分歧。

陳母給張貴打電話約見,張貴赴約,從倆人談話中流露出倆人早時的戀情,陳母企求張貴看在以前的情分上放過兒子,張貴義正言辭,說法律是無情的,陳母沒有再求張貴,他此時還不願意說出真實的情況,因為隻有她一個人知道,其實陳小龍就是張貴的親生兒子。

陳母不同意陳父出院,陳父堅決要回家,其實陳父已經決定在自己做手術前要做一件大事來資助陳小龍的逃離。

陳小龍在城市郊區用假身份證租了一間房子,柯雲前去看望並買了很多吃的東西,房東在報紙上看見了通緝令,立即向公安局報案。

第4集,特偵組接到報案,立即實施抓捕行動,陳小龍接了柯雲的電話前去赴約,陳小龍前腳離開,特偵組趕到,特偵組決定在陳小龍住處守侯抓捕。

柯雲和陳小龍見面,柯雲奉勸陳小龍不要沖動,趕緊離開。陳小龍不希望柯雲牽入他的案件,柯雲向陳小龍表明心跡,說她知道自己在做什麽,陳小龍離去,剩下柯雲一個人在發呆。

陳小龍坐計程車回住處,特偵組已經埋伏好隻等陳小龍的出現,就在陳小龍要下車的時候,出租司機多了一句嘴,陳小龍再一次逃脫了。

陳父找到柯雲打聽陳小龍的情況,柯雲安排陳父和陳小龍見面,陳父和陳小龍見面後發現陳小龍的內心世界,他知道兒子的脾氣,陳小龍不見孩子一面是不會離開這個城市的,陳父更加決定了他的搶劫押款車的計畫。

陳小龍誰也沒告訴,自己藏身在了醫院的舊地下通路內,以便更快更直接的接近孩子。

陳父了解到自己單位確切發工資的日子後,一個人在深夜潛入度假村的後院樹林挖出了陳小龍的埋的手槍。

第5集,陳父挖出槍後被陳小龍的叔叔發現,陳父不得已把自己的病情告訴了陳小龍的叔叔,陳小龍叔叔說錢咱們可以想辦法,你可不能沖動啊 ,陳父說自己這樣做還有一個目的就是要引開警察的註意,讓警察從醫院撤出警力,這樣小龍才有機會和孩子見一面,小龍才會安心離開。

特偵組兵分兩路,一處在醫院守侯,一處在出租房外守侯。

陳父在押款車的必經之路上等待押款車的出現,而曾經是陳父親同一單位被開除的李曉峰也在不遠之處的山坡上進行毒品交易,李曉峰被單位開除後無惡不作,吸毒販毒。李曉峰拿著望遠鏡在觀察四周,在望遠鏡中看見了陳父也拿著望遠鏡,這引起了他的註意。陳父看見押款車來了迅速拉上老頭帽上路,並假裝病人摔倒在地上,押款車停下,陳父持槍搶劫,並放了一槍故意留下彈殼。

李曉峰看到了發生的一切匆匆離開,李曉峰決定狠狠敲詐一筆。

特偵組接到報案立即趕赴現場,從現場留下的彈殼檢驗發現和11,5槍案的槍是同一支槍。特偵組立即採取行動,對該區域進行排查和封鎖,查找被犯罪人開走的押款車。鄭劍提出警力不夠,要撤出留守在醫院的警力,張貴不同意全部撤出,堅信陳小龍會在醫院出現,但又不能解釋陳小龍怎麽會在城郊搶劫,最後決定在醫院留下兩名警力。

陳父把車開到一個廢棄的倉庫內,把搶到的80萬現金裝進早已準備好的紙箱內騎著腳踏車離開。

李曉峰在家裏和姘頭紅紅說自己就要發財了,紅紅問他,李曉峰沒有說出真相,隻是讓紅紅等著查錢吧。

柯雲發現醫院警力減少,就打電話跟特偵組的大學同學湘南詢問,湘南說出陳小龍在郊區搶劫押款車,電視上都播了。

柯雲趕緊打陳小龍留給他的電話,無人接聽,柯雲心急如焚。

第6集,陳小龍開啟手機發現柯雲發來的信息,就打電話和柯雲聯系,兩人見面,柯雲問陳小龍為什麽又去搶劫,陳小龍說自己什麽都沒幹,自己現在最想做的事就是見見孩子。柯雲說電視上都說了案發現場留下的彈殼和醫院的是一支槍,陳小龍迷茫。

陳小龍潛入度假村埋槍的地方發現槍不見了,陳小龍又來到叔叔的住處想問個究竟,發現叔叔不在,匆匆離開。

陳母在收拾櫃子的時候發現陳父的化驗單是癌症,陳父從外面回來,陳母問陳父,陳父本想隱瞞,但發現陳母已經知道此事,就全部說了,陳母聽完眼淚一下子流了下來。

特偵組在廢棄倉庫發現押款車,但沒有發現任何指紋和遺留證據,在是不是並案這個問題上發生了爭議。

陳小龍和叔叔見面了,陳小龍知道了原來搶劫押款車是自己父親做的,而且還知道了父親的病情,叔叔勸告陳小龍趕緊離開,這是他父親最想看到的。

陳小龍化妝成醫生接近育嬰室,警察沒有發現陳小龍,隻是在一旁說話,陳小龍在育嬰室前停了一下,有護士走過來,陳小龍離開,沒有進去育嬰室。

李曉峰來到陳小龍父親家裏,陳父不在,李曉峰告訴陳母說讓陳父回來和他聯系。陳父回到家,陳母告訴他李嘵峰來過,陳父沉思。

柯雲在家翻看和陳小龍的合影,沉浸在回憶之中,門鈴響,母親從老家來看他,母親發現了相冊,質問柯雲是不是和陳小龍還有聯系,陳小龍現在可是個殺人犯,你可不要犯傻。

陳父和陳小龍約見,陳父拿了裝著錢的大包上了計程車,李曉峰在後面跟蹤。

第7集,陳父來到和陳小龍約見的地方,陳小龍還沒有到,李曉峰出現,陳父問李曉峰什麽意思?李曉峰說自己知道一切真相,想讓他封嘴,就要一半的錢,陳父爽快的答應明天給他,這一切都被後來的陳小龍在暗處聽到。

陳父和陳小龍見面後,倆人誰也不提此事,陳父把錢給陳小龍希望他趕快離開,陳小龍說先不拿錢,等安排好了怎麽走再來拿錢。

陳父和李曉峰約好了見面時間,陳小龍突然打來電話說要見面,陳父匆匆趕去。

李曉峰在等陳父,卻等來了陳小龍,李曉峰威脅陳小龍,陳小龍決定幹掉李曉峰。陳父等不到陳小龍,覺得有事,匆匆趕往和李曉峰見面的地方,誰知這裏早已被警察封鎖,說是出了人命案。

特偵組經過調查,在現場取得了清晰的指紋,是陳小龍的,特偵組的人百思不得其解,陳小龍為什麽要殺這個人,而且這次故意留下線索。局長親臨會議大發脾氣,限期特偵組破案。張貴分析案情,認為有人在幫助陳小龍,大家對他的看法意見不一,而實際上張貴的推斷是正確的。

陳母問陳父是不是有什麽事瞞著她,陳父不願讓陳母知道太多的事而受牽連,就說沒什麽事,陳母說你們老的老,小的小犯的全是殺頭的大罪,我可怎麽活啊!陳父安慰陳母。張貴來訪,陳父和張貴周旋。

陳小龍再一次來到育嬰室,陳小龍見警察沒註意,推門想進去,這時候被柯雲看到,警察也走近育嬰室。

第8集,柯雲喊了一聲張醫生,把陳小龍叫走,陳小龍和柯雲來到醫生辦公室,柯雲臉都白了,埋怨陳小龍太冒險了。

鄭劍和張貴討論案情,認為這樣也不是個辦法,咱們沒有偵破方向啊,張貴笑著說最好的偵破方向就是等,鄭劍發牢騷,說等什麽,難道等陳小龍來警察局讓你抓。

陳小龍在畫安嶺石礦廠的圖紙,他在思考著如何做最後一博。

度假村陳小龍叔叔處一個打工的名叫張雲虎,這個人其實是陳小龍同母異父的兄弟,原來陳父母和張貴在下鄉的時候都在一起,當時張貴和陳母是一對戀人,由于張貴家裏條件好被先調回城市,張貴說好很快接陳母回城,但由于張貴父母親不同意張貴和陳母的婚事,最終張貴和副市長的女兒結了婚,陳母也和陳父成了一家人,當時陳母已經有了身孕,這件事連陳父也不知道,隻有陳母自己清楚,陳小龍其實是張貴的兒子。

陳母後來又生了一個兒子,但在一次買笤帚的時候不慎走失了,就是現在的這個在度假村打工的張雲虎。

張雲虎被人撿養後已長大成人,自己告別養母來城市打工,來城市打工受了不少磨難,但也學了不少社會上的壞毛病。

張雲虎在度假村喜歡上了一個女服務生,就幫她打掃包間的衛生,無意中撿到了一個新款手機,就想佔為己有,客人回來詢問,張雲虎怕被查出來就想把手機先藏起來,張雲虎來到後院本想把手機先找個地方埋起來,卻挖到了陳父又放回原處的手槍和一個手表。

張雲虎幹脆來個一不做二不休,拿了手機和槍手表離開了度假村,張雲虎先來到舊貨市場賣了手機,又跟自己曾經流浪時認識社會上一個叫彪哥的人聯絡,希望他能找買主把槍給賣了。

陳小龍在安嶺石礦廠面板察,眼睛盯著石礦廠存放炸葯和雷管的倉庫。

第9集,張雲虎聯系上了彪哥,彪哥答應幫他找買主,張雲虎說賣完了槍倆人平分,彪哥讓張運濤等他的訊息,張雲虎說他在光華賓館等。

陳小龍夜晚潛入安嶺石礦廠盜取了大量的雷管,陳小龍在舊地下通路把雷管綁在一起,還做了引爆裝置。

強哥一伙是社會上混子,平時靠撬門別鎖放鴿子過日子,加上一伙人還吸毒,弄來的錢跟本就不夠花,正在商量晚上怎麽去弄錢的事。

張雲虎晚上閒得無聊,就去大街上溜達,路上遇到了放鴿子的強哥一伙,小霞故意引誘張雲虎,張運濤和小霞談好價錢,小霞帶張運濤去她租的房子,強哥一伙在後面跟著,在郊區僻靜處,小霞和張運濤下車,強哥等人見四周無人便沖上去對張運濤實施搶劫,由于張雲虎的反抗,強哥誤殺了張雲虎。強哥等人見張雲虎死了便幹脆將張雲虎的屍體裝進麻袋轉移到山裏澆了汽油,一把火給燒了。

特偵組得到訊息後立即趕赴現場,在死者腿上發現了綁著的槍支,經鑒定是11,5槍案的槍,由于死者已經無法辨認,特偵組決定採取DNA鑒定來核實死者的身份。

陳小龍在舊地下通路四周安滿了雷管,這些雷管的啓動裝置就是陳小龍手裏的手機。

鑒定結果出來了,死者和陳小龍父母做了DNA比較,確實是陳父母的親生兒子。幾個案件可以並案了,案件也結束了,所有人都認為案件結的太快了,帶著太多的疑問,尤其不相信的張貴面隊DNA的鑒定也無話可說,但他始終認為陳小龍還活著,這是他的直覺,局長宣布特偵組撤消,你老張也可以光榮退休了,剩下的事就讓鄭劍他們去查吧。

鑒定結果送達陳父母家,陳父老淚縱橫,極度傷悲,胃部劇烈疼痛被送進了醫院,陳母卻清楚自己兒子陳小龍還活著。

第10集,陳母約張貴見面,張貴坦然告訴陳母案件已經結束,他也要退休了,陳母知道確切已經結案,心裏盤算著自己下一步行動。

柯雲上班發現醫院沒了警察就撥打特偵組同學湘南的電話,湘南告訴柯雲案件已經結了,陳小龍死了,柯雲震驚。

陳小龍打電話約柯雲見面,柯雲告訴陳小龍外面的情況,陳小龍聽完後非常納悶,不知道這是怎麽回事,柯雲說別管那麽多了,現在是你離開的最好時機。

陳母約柯雲見面,陳母詢問柯雲是不是有陳小龍的訊息,柯雲奇怪陳母怎麽知道陳小龍還活著,陳母說以後再跟柯雲說,現在最關鍵的是小龍要趕緊離開,她要和小龍見一面。

陳母來到醫生辦公室,醫生告訴陳母陳父的癌已經擴散了,要有思想準備。陳母回到病房,陳父勸陳母不要傷心,人總免不了一死。陳母告訴陳父小龍沒死,陳父眼睛閃爍著光芒,陳母說死的那個是我們早年丟失的孩子,陳父問陳母怎麽知道,陳母說她已經見過柯雲,柯雲說小龍還活著,陳父說不管怎樣,事情已經發生,現在趕緊找到小龍,把錢給他,讓他趕緊離開。

陳小龍來到育嬰室找到了兒子,陳小龍剛想去抱抱兒子,護士走了進來,護士問陳小龍,陳小龍倉促離開,護士回憶,覺得陳小龍就是11,5槍案的殺人犯,護士撥打電話報警。

第11集,林安接到報警電話,立即通知鄭劍,鄭劍安排林安去醫院落實一下,別是看錯了,林安來到醫院詢問護士,護士也不不能確定,隻是說很像。

柯雲看見醫院又來了警察,就等警察走了詢問護士,才知道陳小龍又在醫院出現了,柯雲約了陳小龍,把陳父的病情告訴了陳小龍,說你也見了孩子了,現在總可以走了吧,陳小龍點頭,說讓柯雲安排和父母見一面他就走。

毒販歪頭出現讓案情有了新的眉目,鄭劍抓捕審訊歪頭,歪頭交代了一個案情,說要檢舉一個殺人犯,戴罪立功。鄭劍根據歪頭的交代抓捕了強哥等人,強哥供認不諱,而強哥的交代卻和陳小龍的案件吻合,這下子可是又起風浪,鄭劍趕緊向張貴匯報,張貴又向局長匯報,局長指示讓張貴繼續擔任特偵組長,但這個案子不要大張旗鼓,一定要掌握確切的證據。

張貴安排鄭劍兵分三路,一是調查死者的身份,一是恢復對醫院的步控,三是調查為什麽DNA鑒定的結果會和陳小龍的父母一致。

陳父發現醫院又來了警察,心裏囉噔了一下,陳母告訴陳父小龍已經拿錢離開了,陳父這才松了一口氣。

特偵組很快查清了死者張雲虎的身份,也搞清楚了張雲虎是陳小龍父母早年丟失的一個兒子,特偵組認為陳小龍可能已經攜款潛逃,張貴向局長請示在全國發出通緝令追捕陳小龍。

第12集,陳小龍來到圳州找到自己早年的戰友小傑,在小傑的安排下,陳小龍住進小傑在蓮花小區的家裏,小傑說讓陳小龍放心,他開物流公司認識很多人,可以找人把陳小龍送走。陳小龍說隻要能把他送到廣州,他就能出去,在香港的戰友可以幫他搞到護照。

蓮花小區居委會李歐巴桑接到了派出所民警送來的通緝令,通緝令上有陳小龍的照片。

小傑告訴陳小龍不要出門,他安排好一切會通知陳小龍。

陳父病情已經很重了,陳母在醫院照顧陳父,陳父要看報紙,陳母說他去拿報紙,陳母在護士站拿報紙,報紙上登著通緝令,是陳小龍的照片。

陳母再次約張貴見面,張貴對陳父母包庇陳小龍的事很是不滿,並指責陳母不要作繭自縛。陳母被逼無奈之下說出了陳小龍是張貴的兒子,張貴說什麽也不相信,陳母離開,張貴回憶早年的情景,張貴決定去一趟陳小龍的家裏,張貴在陳小龍家裏取到了陳小龍毛發,張貴在醫院托熟人和自己作了DNA對比,結果證實陳小龍確實是自己的兒子,張貴迷茫了,一下子老了許多,難道這是上天對自己的懲罰。

陳小龍因思念自己的孩子,去打公用電話,在大門外遇到了李歐巴桑,李歐巴桑詢問陳小龍,陳小龍說自己是在這裏的住戶,然後匆匆離開。

陳小龍撥打柯雲電話不通,離開,陳小龍回去的時候又撞上了李歐巴桑,李歐巴桑悄悄跟隨陳小龍到了小傑家,李歐巴桑見陳小龍進門,腦子裏終于想起了通緝令上的照片,李歐巴桑趕緊來到派出所報案。

第13集,派出所接到報案後立即通知了安平市公安局,鄭劍得知情況後向張貴做了匯報,張貴命令鄭劍通知圳州警方不要輕舉妄動,盯住犯罪嫌疑人,等特偵組到了再做行動,自己去向局長匯報,局長指示張貴立即趕赴圳州實施抓捕,張貴帶領特偵組趕赴圳州。

圳州警方對小傑處進行了步控,小傑在家裏和陳小龍說話,小傑得知陳小龍白天曾經出去過並碰到了李歐巴桑,馬上意識到這裏已經不安全了。

張貴和特偵組已經趕到圳州在派出所的會議室裏商量如何實施抓捕。張貴問現在能不能確認陳小龍就在房間,派出所黃所長說現在家裏一定有人,但李歐巴桑來報案的時候有過空擋,不能百分百的確定。張貴說如果是這樣就不能貿然抓捕,萬一失敗就會打草驚蛇,剛到手的線索就又斷了,張貴建議李歐巴桑和湘南以查戶口為由,先去家裏觀察一下,如果犯罪嫌疑人在家,就立即行動。

李歐巴桑和湘南來到小傑家,小傑開門,一室一廳的房子裏很難藏身,湘南借口說有朋友要租房子看遍了房屋也沒有發現陳小龍,而陳小龍此時正身子懸掛在六樓外的牆上,湘南和李歐巴桑離去,陳小龍順著下水通路下地,趁夜色離開了小區。

張貴聽湘南說完家裏的情況,命令繼續留守觀察。

安平湖心醫院陳父病情惡化被送進搶救室,醫生出來告訴陳母陳父不行了,有什麽話就說吧,陳母握著陳父的手終于把自己埋藏多年的秘密說了出來,陳父笑著說自己是幸福的,最後的生命中還是你陪伴著我,我對小龍做的事一點也不後悔,因為他叫了我30多年的爸爸,陳父走了,走得非常從容,沒有一點遺憾——

林安向張貴匯報沒有發現陳小龍出現,小傑自己出來後就沒再回住處,白天去了兩次洗浴中心,這引起了張貴的註意,張貴讓林安去分局了解一下洗浴中心的情況,他和湘南負責跟蹤小傑。

第14集,張貴和湘南開車跟蹤小傑來到洗浴中心,小傑走了進去,張貴也下車走進洗浴中心。小傑來到308房間門前看看四周沒人,敲門,門開了一條縫,裏面是陳小龍。

張貴圍著毛巾在休息區和澡堂內轉悠,尋找小傑的蹤跡。

308房間內,小傑告訴陳小龍已經找到人了,他們開價10萬,陳小龍把錢給小傑,小傑說他盡快安排好就通知陳小龍出發。

張貴在浴區和休息廳內沒發現小傑,就向樓上包間走來,張貴看見小傑從房間出來離開,張貴來到房間門前看了看,是308房,張貴裝著找人敲門,裏面傳來陳小龍的聲音,張貴趕緊說敲錯了,匆匆離開。

小傑找到大黑把錢給了大黑,大黑說他會盡快安排出發時間。

林安向張貴匯報說這家洗浴中心裏面賭博,小姐什麽都有,老板上面有保護傘,總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張貴說陳小龍很可能接隱藏在洗浴中心。林安問怎麽辦,張貴讓林安去洗浴中心應聘服務生,如果發現陳小龍,咱們再採取行動,這樣比較保險一點。

林安前去洗浴中心成功應聘,林安通過和服務生大張的溝通,終于發現了陳小龍的蹤跡,林安趁換床單進了308室,客人果然是陳小龍,林安打電話向張貴匯報,張貴命令林安盯緊,等他趕到一起實施抓捕。

第15集,張貴在派出所的會議室布置抓捕任務,張貴看了看表8點50分,張貴決定在10點正正式實施抓捕,因為在那個時間洗浴中心人不是很多,有利于抓捕。

陳小龍房間內的鍾表九點三十分,這時候房間電話響了,陳小龍接聽電話,臉色大變,陳小龍掛了電話,敲門聲,陳小龍機警的來到門口輕聲問,原來是小傑,小傑進屋告訴陳小龍已經安排好了,12點動身,陳小龍告訴小傑說警察已經知道他在這裏了。

張貴帶領抓捕小組乘車趕往洗浴中心,小傑從308房間出來後故意和客人發生爭執,並動起手來,林安上前勸阻,小傑被拉開後匆匆離開,林安覺得不對趕緊來到308室,房間已空無一人,張貴帶隊沖上來和林安碰了個照面,林安說陳小龍已經跑了。

陳小龍和小傑坐計程車向郊外方向駛去,派出所會議室在召開緊急會議,湘南責怪林安怎麽連一個大活人都看不住,林安語塞。張貴懷疑是不是走漏了風聲,黃所長說所有抓捕人員都在,不可能走漏風聲。湘南分析有可能是陳小龍太過警惕了,發現林安有什麽不對。林安說晚上在換床單的時候陳小龍問過他是不是新來的。張貴說陳小龍可能要逃離圳州,現在最關鍵的是要封鎖圳州的所有出口,林安再去洗浴中心了解情況看有沒有人看到過陳小龍離開。

林安在洗浴中心了解到有人看見嫌疑人乘坐計程車離開,林安立即向張貴匯報,張貴命令林安通過電台播報,看有沒有出租司機拉過陳小龍和小傑,電台播報後,果然有司機報告說陳小龍和小傑在郊區倉庫下車。

張貴指示抓捕小組迅速趕往郊區倉庫。

第16集,陳小龍和小傑在倉庫和大黑見面後,陳小龍和大黑離開,小傑剛要離開,倉庫外面來了無數警車,小傑舉手從倉庫走出,特偵組緊急提審小傑,小傑來了閉口不答。

陳小龍和大黑在郊區公路旁等候,一輛警車開了過來,這輛假警車是大黑用來送小傑出去的,車上下來個人告訴大黑今天路上查的很嚴,都是荷槍實彈的防暴警察,可能是出了大案子,大黑有些猶豫,陳小龍把大黑拉在一邊告訴大黑自己有辦法,大黑聽陳小龍說完不太相信,陳小龍又塞給大黑2萬,大黑這才同意帶陳小龍外逃。

林安向張貴匯報提審情況,張貴說這也是料到的,陳小龍如果明天還沒有訊息的話,就說明他很有可能已經逃離了圳州。

路卡處防暴警察在查出市車輛,陳小龍的車在路卡不遠處停下,陳小龍下車躺在地上,車從陳小龍身上開過,但地上已經沒了陳小龍的蹤影。路卡處,車被警察攔下,警察檢查車輛,陳小龍就藏身在車底盤下。警察放行,車疾駛而去。

漆黑的過道邊停著一輛廂車,六子和順子在等著大黑。大黑的車停在六子車後,大黑把陳小龍帶到六子面前告訴陳小龍後面的路程由六子負責送你,陳小龍上車,順子開車上路。

張貴向局長匯報了圳州方面的情況後和特偵組撤回安平。

順子把車停在公路邊一個小飯店外,六子和陳小龍下車,順子說去修理一下剎車,順子開車來到修理廠修車,意外在修理廠牆上看到了通緝陳小龍的通緝令,順子撕下通緝令回去告訴六子,六子看完說沒想到我們拉了個大主,順子說咱們幹脆找個地方把這小子幹了,我看他那包裏肯定全都是錢。六子說這小子可是身背兩條命案,還搶劫押款車,不是那麽好幹的,這事我得好好想想。

六子和陳小龍順子開車走夜路,路上順子假裝修車,六子試探了一下陳小龍,沒想到陳小龍手腳利索,六子明白自己和順子可能不是陳小龍的對手,就裝做去解手打了一個電話。

廂車在公路上疾駛,後面來了一輛閃爍著警燈的警車。

第17集,警車呼叫六子的車靠邊停下接受檢查,六子告訴順子停車,可能是臨時檢查,讓陳小龍不用慌張,順子把車停在路邊。

警車上下來兩個警察,警察告訴六子的車涉嫌超速,要進行罰款,六子連忙說接受罰款,警察開完罰單後問陳小龍是幹什麽的,六子說是自己的貨主,陳小龍點頭,警察示意陳小龍下車,警察看陳小龍的身份證,陳小龍把假身份正遞給警察,警察看完後還給陳小龍說你們可以走了,就在陳小龍轉身的時候,兩個警察突然按住了陳小龍,陳小龍剛想反抗,警察的槍已經頂在陳小龍的後腦,警察說陳小龍你這次可跑不了了吧,警察從車上拿出了陳小龍的背包開啟,裏面隻有幾本書和幾件衣服,警察看了六子一眼,六子給警察使了個眼色,警察說先把他們幾個帶回局再說,陳小龍被拷著推進了後車廂,緊接著六子和順子也被拷著推了進來,車開走。六子和順子慫恿陳小龍逃跑,順子用一根鐵絲捅開了手銬,六子用腳使勁跺車廂,車停下,警察開啟後車門,六子拿起一塊木板將警察打倒在地,陳小龍順勢將另外一個警察打倒,六子和順子把警察抬起來丟進車廂,陳小龍把另外一個警察也丟進車廂,警察的槍無意中掉了,陳小龍發先槍原來是假的,陳小龍不動聲色的把車門關上和六子順子開著警車離去,順子開出不遠發現車裏沒油了,六子等人棄車而逃。

張貴回到安平前去看望陳母,說知道老陳不在了,應該來看看,陳母給張貴倒茶,張貴看到了陳小龍和柯雲的合影,心裏想到了什麽,陳母倒茶回來問張貴陳小龍的情況,張貴說陳小龍現在不知道在哪裏,陳母問張貴到底幫不幫小龍,張貴笑了,看著柯雲的照片說,我看早已經有人在幫他了。

六子和陳小龍順子藏身在一個路邊廢棄的加油站內,六子告訴陳小龍要是想繼續走還可以,就是要再花點錢,他再叫兄弟們開輛車來,陳小龍問需要多少錢,六子說10萬,陳小龍說好吧,在下個鎮子取給你。

六子兄弟大頭開了面包車趕來,六子和陳小龍等人上車離去,車開到離鎮子不遠處的小旅館停下,六子說大家今晚先休息,等明天取了錢再走。

六子安排大頭和順子第二天跟陳小龍前去鎮子取錢,六子在旅館等候。陳小龍等人離開,被打昏的兩個警察開著廂車趕到了旅館和六子匯合。

陳小龍在鎮子的銀行用小傑給他的卡取了5萬後走出銀行上車,大頭開車來到郊外的路上,陳小龍喊停車,陳小龍說這是5萬,你們拿走交給六子,就說我們就此別過,以後的路我自己走。順子趕緊說你這不合規矩,你就是要走也讓我先跟六哥先打個招呼。順子打電話給六子,六子讓順子先穩住陳小龍,他們隨後就到,順子拖延時間,陳小龍要走,順子和大頭凶相畢露,手裏拿著匕首和鐵棍一步步逼近陳小龍。

第18集,陳小龍面對順子和大頭鎮定自若,順子說識相的就把額度卡和密碼留下。陳小龍突然向順子和大頭發起攻擊,順子被打倒在地,大頭掄棍子被陳小龍躲過,陳小龍一腿將大頭踢倒在地,大頭倒地時腦袋撞在了石頭上,當場昏死過去,陳小龍開車離去。

六子和倆假警察趕到,六子扶起順子,順子說陳小龍跑了,假警察發現大頭已經氣絕身亡,順子哭喊著說,六哥,你要為兄弟門報仇啊。六子狠狠咬了咬牙,絕對不能放過他。

陳小龍出現在小鎮的街道上,陳小龍撥打公用電話,對方讓陳小龍盡快趕到廣州。陳小龍掛了電話在一家小旅館用假身份證登記住下,陳小龍向老板娘打聽,可認識往廣州跑車的人,老板娘說他弟弟就經常往廣州跑車,隻是看價格合不合適,陳小龍說價格好商量,老板娘安排陳小龍和他弟弟見面。

六子等人趕到了安平,六子吩咐順子去打聽陳小龍家裏的情況,順子打聽到陳小龍家裏有個母親和一個住院的孩子,陳母還開了一間畫廊。

張貴來到畫廊,陳母正在畫畫,張貴問陳母畫的是什麽,陳母說是逆境,逆境中求生存,對春天的渴望,張貴告訴陳母他要退休了。

六子走進畫廊四處觀察,發現張貴在和陳母說話就悄然離去。

張貴回到刑偵隊的辦公室,告訴大家他今晚請吃飯,他要退休了,林安說張局,案子不破,你怎麽能退休呢,局長不會批準的,張貴笑著說年齡不饒人啊,如果不破案,還能賴在這不走了嗎。

陳小龍順利到達廣州和戰友阿雄碰了面,阿雄告訴陳小龍都已經安排好了今晚就能動身,到了香港後和阿坤聯系,阿坤現在混的不錯,他一定有辦法幫你搞到護照。

陳母從畫廊回到家裏,卻不知已經被六子等人跟蹤,六子冒充是新搬來的鄰居說家裏有病人,想借打電話騙陳母開門後和順子等人闖進陳母家中,順子把刀架在了陳母的脖子上。

第19集,武建偉安排陳小龍在夜裏登上了偷渡香港的船隻,武建偉和陳小龍告別並給了陳小龍一個塑膠袋子,裏面裝的是一個有香港卡的手機和一張香港匯豐銀行的現金支票。

六子等人把陳母捆綁在椅子上,陳母問六子究竟想幹什麽,六子告訴陳母說陳小龍欠他們的錢,他們是來要帳的。陳母不相信,六子說陳小龍不光欠我們的錢,還欠了我們兄弟的一條人命,陳母說你們要多少錢,我可以給你們,隻要你們能放過小龍,六子說100萬,陳母說100萬沒有,如果少點我可以想想辦法,六子說老太婆你少給我來這套,陳小龍還有個兒子吧,兩條人命不值100萬。

陳小龍的船快到公海了,陳小龍給柯雲發了條信息感激她對自己的幫助,陳小龍發完信息後又往家裏打了個電話,六子讓陳母接電話,告訴陳母要是胡說,小心你孫子的性命,六子按了免提,電話是陳小龍打來的,六子聽見是陳小龍一把搶過電話說,陳小龍,我正等著你呢,陳母大喊,小龍,你快跑,不要回來。順子沒等陳母喊完就堵住了陳母的嘴,陳小龍告訴六子什麽條件他都可以答應,隻要別傷害他的母親,六子說隻要你把錢乖乖的拿來,什麽事情都不會發生。

張貴在辦公室整理書櫃,鄭劍推門進來說,張局,你恐怕退休不了了,張貴詫異,鄭劍說畫廊有人報案說陳小龍的母親失蹤了,張貴聽完立即決定前往陳小龍母親家裏,陳母住處特偵組發現倒地的椅子和煙灰崗裏的煙頭,確定是一起多人綁架案件。特偵組分析會是什麽人綁架了陳小龍的母親呢,而此時的張貴心情十分復雜,他的知覺告訴他陳小龍又要出現了。

陳小龍出現在陳父的墓前,雙膝下跪,眼前浮現著父親的畫面。柯雲來到,陳小龍向父親的墓碑重重磕了三個頭起身,陳小龍說母親被綁架了,柯雲震驚,陳小龍希望柯雲能再幫他一個忙,柯雲答應。

六子等人綁架陳母躲藏在一個汽車修理廠內,陳小龍打來電話,告訴六子錢已經準備好了,要六子晚上10點在城外墓地交易,六子想了想同意,順子問六子這小子不會搞什麽鬼吧,六子冷笑,有他老娘在咱們手裏,諒他也不敢耍什麽花樣,槍準備好了嗎,順子拿出手槍遞給六子,六子看了看手槍,把子彈推上了堂。

第20集,湖心公安分局接到報警電話,說綁架陳母的人10點會在郊外墓地出現,鄭劍向張貴匯報,張貴命令特偵組人員立即出發,並通知特警隊配合抓捕。

陳小龍手裏提著皮箱在墓地等待,六子等人準時開車趕到,順子把刀架在陳母的脖子上推著陳母下車,六子說人我已經帶來了,我要的錢呢,陳小龍開啟皮箱,滿滿一箱子的錢,六子示意順子去拿皮箱,順子押著陳母走向前去,順子接過皮箱的同時放了陳母,陳小龍撕掉陳母口上的膠帶,幫陳母解開繩子,陳小龍讓陳母趕緊走。六子開啟箱子發現上面一層是錢,其他的全是冥紙,六子掏出手槍對準陳小龍,陳小龍躲閃,六子開槍,陳小龍跑開,六子等人追趕,陳小龍在暗處打掉六子的手槍,六子等人一哄而上,順子一刀扎在了陳小龍的肩膀上,危急時刻,陳小龍摸到六子掉在地上的手槍,陳小龍拿槍指著六子等人,此時,無數警車趕到,陳小龍離開,六子等人四處逃竄,張貴下令實施抓捕,林安抓獲了六子等人,湘南也找到了陳母,張貴看見一個黑影,追了上去,張貴終于在一個舊房子處和陳小龍相遇了,兩個人拿著槍互相指著對方,張貴感慨,小龍,沒想到我們在這樣的情景下見面,陳小龍說,張叔叔,我是不會這樣就被你抓住的,張貴聽陳小龍喊他叔叔,一陣酸楚,張貴放下槍,小龍,你走吧,走的越遠越好。陳小龍愕然,腳步聲漸漸逼近,張貴說快走,陳小龍離去,張貴朝天開了一槍,隨即又向自己肩膀開了一槍,鄭劍等人趕到,趕緊呼叫救護車送張貴前往醫院。

陳小龍一個人坐在湖邊的長椅上,眼睛空洞,柯雲趕來,柯雲發現陳小龍肩膀的刀傷,讓陳小龍跟她回家療傷,柯雲在家裏給陳小龍縫針,因為沒有麻葯,陳小龍忍痛讓柯雲幫他縫了傷口,柯母貿然趕來,發現了陳小龍,柯母跪在陳小龍面前,希望陳小龍能放過自己的女兒,陳小龍離開柯雲家,柯雲與母親發生爭執,不顧母親阻撓,沖出家門去尋找陳小龍,柯雲昏倒在湖邊的長椅上,陳小龍出現,柯雲向陳小龍表露心跡,陳小龍無語。

張貴住進了醫院,局長親自來看望,張貴說自己的確是老了,反應也慢了,局長安慰張貴,讓他安心養傷,鄭劍代表特偵組向張貴保證,這次一定要抓獲陳小龍,替張貴報這一槍之仇,張貴聽著這話,心裏不是個滋味,但面子上還要硬撐著。

墓地前,陳小龍和陳母見面,陳小龍問母親張貴為什麽會放過他,陳母說他終于開始幫你了,陳母把實情告訴了陳小龍,張貴就是你的親生父親,陳小龍這才明白在圳州那個電話是張貴打的。

特偵組從報警電話入手,查陳小龍在安平和那些女人有關系,最後終于查到了陳小龍高中同學,也就是湖心醫院的柯雲。鄭劍這才明白陳小龍為什麽總能在關鍵時候得以逃脫,原來是柯雲在幫他,鄭劍命令立即加強醫院的戒備,陳小龍一定會在醫院再次出現。

張貴來到柯雲辦公室,問柯雲對陳小龍案件的看法,柯雲故作不知,張貴暗示柯雲說如果我是陳小龍,就趕緊離開,不會再來醫院,張貴說完轉身離去。

陳小龍潛入醫院育嬰室,這次陳小龍真正的看到了自己的兒子,柯雲查房進來,看見陳小龍驚訝,陳小龍說他想看看自己的兒子,這時候突然有護士急促的腳步聲,陳小龍躲藏,護士告訴柯雲有孕婦吐的很厲害,柯雲和護士匆匆離去。陳小龍見柯雲和護士走了,走上前去抱孩子,奇怪的是孩子竟然不哭,陳小龍深情的望著孩子。

柯雲再次回到育嬰室卻不見了陳小龍和孩子,柯雲想了想轉身離開。

鄭劍等人趕到醫院詢問護士陳小龍的孩子在哪裏,護士帶領鄭劍等人來到育嬰室發現孩子不見了,鄭劍問護士最後一次見到孩子是什麽時間,護士說幾分鍾前孩子還在,鄭劍立即命令林安封鎖醫院,鄭劍向局長請示,局長指示控製醫院出口,他馬上親自帶隊趕到醫院。

柯雲在舊地下通路找到了陳小龍,柯雲埋怨陳小龍膽子太大了,萬一被發現怎麽辦,陳小龍說自己隻是想和孩子多呆一會。

醫院外已經被警察圍的水泄不通,狙擊手已經全部就位,局長正在和鄭劍安排搜捕工作,張貴在病房看到也匆匆走了出來。

陳小龍抱著孩子和柯雲從地下通路出來,碰上了全副武裝的警察正在醫院進行搜捕,陳小龍和柯雲又退回了舊地下通路,柯雲讓陳小龍把孩子給她,讓陳小龍從通風口離開,陳小龍笑了笑,這次恐怕是逃不掉了,我也不想逃了,柯雲問他為什麽,陳小龍說自己有種預感,我跟孩子見面的時候,可能就是我們分別的時候,陳小龍把一個信封給了柯雲,讓柯雲以後再看,信封裏面裝的是香港匯豐銀行的那張現金支票。

鄭劍帶領特警隊沖進了舊地下通路,陳小龍拿槍以柯雲做人質和鄭劍等人對峙,陳小龍說這裏面全是雷管,我隻要按動手裏的電話按鍵,10秒種內就會爆炸,整棟醫院的大樓就會灰飛湮滅。鄭劍勸陳小龍不要沖動,有什麽事可以商量,陳小龍說想見你們的張貴局長。鄭劍安排林安去向局長匯報情況。

林安向局長匯報情況,局長讓林安馬上調遣拆彈小組,通知犯罪人家屬來做思想工作,緊急疏散醫院樓層的人員,局長和張貴一起來到舊地下通路,陳小龍看了看張貴,張貴看了看陳小龍,誰也沒有說話。何局長讓陳小龍不要沖動,有什麽條件盡管提出來,我們一定會認真考慮,你也要為自己的孩子想想,他還不到一歲。

陳小龍說沒有別的條件了,陳小龍看著柯雲手裏的孩子,用手撫摩孩子的小臉

忘情的跟孩子笑。

何局長趁機告訴鄭劍,盡量拖延時間,不要激怒他。

張貴走向前說,陳小龍,我來了,你有什麽話盡管說吧。

陳小龍看了看張貴,笑了笑,丟掉了手機和手槍。

張貴看了看陳小龍,痛苦的轉過頭去,向身後的警察揮了揮手。

特警隊員上前抓捕了陳小龍。

張貴此時的表情是無法形容的,他的內心飽嘗著痛苦的煎熬——

安平市中級法院一審判處陳小龍死刑,陳小龍沒有抗訴。

張貴主動投案,被判處7年有期徒刑。

李傑因包庇罪被判處5年有期徒刑。

柯雲、何雨、陳正文因涉嫌包庇罪被提起公訴,但因證據不足,不予立案——

歌曲專輯

專 輯:無法逃脫

歌 手:指南針

語 言:國語

日 期:2002.00.00

[01]輕氣球

[02]再也沒有想法

[03]愛著誰

[04]給和平一個機會

[05]枯萎-生命

[06]靈歌

[07]巫師

[08]無法逃脫

[09]新年

[10]幺妹

[1-12]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