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茲別克人

烏茲別克人

中亞地區的民族。大部分分布在烏茲別克,其餘分布在塔吉克、哈薩克、吉爾吉斯斯坦、土庫曼。另有部分分布在阿富汗斯坦等地。屬歐羅巴人種印度帕米爾類型與蒙古人種的混合。使用烏茲別克語,分多種方言,屬阿爾泰語系突厥語族。1927年前有阿拉伯字母的文字,後改用拉丁字母,從1940年起又改用斯拉夫字母。信伊斯蘭教,屬遜尼派,保留有祖先崇拜。主要住在烏茲別克的中亞民族一支,也分布在中亞其他地區。住在烏茲別克的烏茲別克人有1600萬,阿富汗160萬,塔吉克150萬,吉爾吉斯60萬,此外,在哈薩克、土庫曼和新疆還有少數烏茲別克人,我國將國內的譯作烏孜別克族。

  • 中文名稱
    烏茲別克人
  • 外文名稱
    Uzbek
  • 人種
    圖蘭人種
  • 宗教信仰
    伊斯蘭教
  • 語言
    烏茲別克語
  • 分布
    烏茲別克、哈薩克

簡介

烏茲別克人烏茲別克人

中亞地區的居民。約1245.6萬人(1979),其中1057萬分布在蘇聯烏茲別克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其餘分布在塔吉克、哈薩克、吉爾吉斯、土庫曼等地。屬歐羅巴人種印度帕米爾類型。使用烏茲別克語,分許多種方言,屬阿爾泰語系突厥語族。1927年前有阿拉伯字母的文字,後改用拉丁字母,從1940年起又改用斯拉夫字母。信伊斯蘭教,屬遜尼派,保留有祖先崇拜等傳統迷信。

“烏茲別克人”一詞起源于14世紀金帳汗國的烏茲別克汗。中國元史稱為“月即別”、“月祖伯”等。烏茲別克人的遠祖可追溯為古代的粟特人、花拉子模人、大夏人 (即巴克特裏人)、費爾幹人以及塞種-馬薩格特人等。公元前後,一些使用突厥語的部落開始進入錫爾河阿姆河之間的地區。6世紀後半葉,隨著中亞地區並入突厥汗國,促使大批突厥部落遷入。後來,這些操突厥語的遊牧部落與定居的伊朗語部落互相結合。15世紀,金帳汗國瓦解,部分居民遷到楚河流域,其餘的則被泛稱為烏茲別克人。16世紀起,先後建立布哈拉希瓦浩罕汗國19世紀中葉,烏茲別克人住地被沙俄兼並。1917年建立蘇維埃政權,1924年成立烏茲別克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並加入蘇聯。

過去,烏茲別克人主要從事農業,種植棉花、小麥、黍、豆類、水果等。棉花產量高,質地優良,是烏茲別克農業的驕傲,但耕作技術落後。草原和山麓地帶的居民從事半遊牧業,飼養綿羊、 馬、 牛等。織毯、絲綢、印花等手工業發達。十月革命後,燃料工業(天然氣)、有色金屬和農業機器製造等工業得到迅速發展。植棉業已發展為農業的一個專門化部門,棉花產量約佔蘇聯的三分之二。

直到20世紀初,在烏茲別克人的社會和家庭生活中,封建關系仍佔統治地位,保留著許多父權製殘餘。婦女地位低下,婚姻多由父母包辦,男方需送豐厚的彩禮。盛行夫兄弟婚等習俗。住屋多用生磚、石塊砌成,平頂厚牆,分內室(“女房”)和外室(“男房”)。習慣用毯子直接鋪地供坐臥。典型的民族服飾是綉花小圓帽,一般用黑絲絨或燈芯絨縫製,圖案別致,幾乎已成為鄰近各族共同喜愛的頭飾。婦女穿“魁納克”,即一種寬大多褶的連衣裙,多用絲綢縫製,花紋獨特。男子穿斜領右開襟、長及膝蓋的長袍,系綉花腰帶。飲食以面食和乳製品為主,吃飯時離不開奶茶。節日裏用抓飯招待賓客。 民間創作有各種傳說、故事及敘事詩等。 樂器有“冬不拉”、“獨他爾”、“熱瓦甫”、手鼓等。舞蹈以優美輕快、舒展爽朗、富于變化著稱,單人獨舞尤其引人入勝。

另有百餘萬烏茲別克人分布在阿富汗等地。

婚禮習俗

婚禮習俗婚禮習俗

烏茲別克族傳統的結婚儀式一般經過四個程式:

第一,說親。烏孜別克族的婚姻由父母包辦,兒子稍大,父母便為之物色對象,一般都選擇門當戶對的人家。一旦相中某家姑娘,便托親朋好友到姑娘家去說親。說親一般要進行多次,即使女方同意,也要做一些戲劇性的周旋。三番五次後,女方父母才點頭應允。如女方不同意這門親事,一開始就借故婉言謝絕,處理得體面又不傷和氣。過去媒人都由男子擔任,現在多由婦女充任。

第二,訂婚。訂婚儀式由婦女參加。當日,男方母親在幾位女性親友的陪伴下,前往女家送訂婚禮,禮物一般包括衣料一兩塊,磚茶一兩塊,以及一定數量的糖果等食物。女方母親在幾位女親友的陪同下,熱情款待來客。男方母親把帶來的禮物放在托盤裏,十分恭敬地放到女方母親面前,熱情洋溢地說:“您的女兒像月亮一樣,我的兒子像太陽一樣,月亮隻有圍著太陽轉,才會放出燦爛的光。我看他們是天生的一對。您看,這樁親事怎麽樣?”如女方母親滿口答應,並接受了禮物,這樁親事就算定了。

第三,納聘。納聘儀式稱“瓊恰依,”一般在婚前的一段時間裏舉行。按傳統習慣,男子仍不能參與,新郎也不例外,這天,男方母親在一二十位女親友的陪同下,前去女方家。她們每人手裏端著一個用餐巾由包著的托盤,井然有序地列隊前往。隊伍後面還有一隻送給女方的大綿羊,犄角上系著一塊大紅綢緞。女方母親出屋外恭迎。賓主相見,兩位母親象久別重逢的親人一樣熱烈擁抱。然後,男方客人開啟自己的包裹,設宴招待女方主客。這時,主人及其親友都袖手旁觀,不幫忙幹活。而男方客人則殺羊做飯,忙得不亦樂乎。宴席上,男方母親把一碗盛有熱糖茶的碗,放在茶盤上,用雙手高高托起,畢恭畢敬地獻給女方母親。一位男方客人代表當眾開啟帶來的禮物,唱說著彩禮單。女方親友爭先恐後觀賞這些彩禮。儀式上,新娘不能露面。

第四,完婚。傳統的完婚儀式分4天進行。第一天在新娘家舉行。這一天,男女兩家,賓客盈門。雙方父母出面待客。

其傍晚時分,迎親隊伍分兩路前往娘家。一路由新郎的母親、姐妹及女親友組成;一路由新郎伴郎及朋友組成。

結婚典禮稱“尼卡”,按伊斯蘭教進行,由阿訇主持。

第二天清早,新娘家的三位婦女端著飯食到新郎家。新人吃過飯後,伴郎陪新郎到新娘家給岳父母問安。此時,岳父向新郎贈送壁毯一類的禮品。這天下午,正式舉行揭面紗禮。

婚後第三天,新娘父母要宴請新郎及其父母親友等人;第四天,新郎父母回請。至此,整個婚禮才告結束。

烏茲別克族在婚姻方面仍恪守本民族固有的傳統習俗和禮儀。烏茲別克族男女聯姻要經過訂婚、送聘禮和完婚三個階段。前兩個階段,與其他民族比較,並無特別之處。而具有本民族特色的習俗則體現在完婚階段。

烏茲別克人結婚典禮習慣于在女方家晚上舉行。良宵之夜,燈火通明,女家必須以抓飯招待客人。結婚儀式之前,男女雙方父母要媒人一起協商“討休錢”,所謂“討休錢”,是結婚以後如果男方提出離婚時,男子必須付給女子的款項。對于烏茲別克族來說,離婚是相當可恥的。小兩口恩恩愛愛過日子才是光彩的。因此,在這個民族裏,夫妻發生離異的現象,是極少見的。不過,如果夫妻實在不能在一起生活而且離婚又是男方主動提出,當著女子的面說過“我不要你了”之類的話,那麽,女方不但可以帶走自己的嫁妝,同時男方必須付給一定的“討休錢”。討休錢在婚禮舉行前就商定好,這在某種意義上來說,是對那種喜新厭舊、見異思遷男子的一種限製和約束。

討休錢商定之後,在阿訇的主持下舉行結婚典禮。阿訇誦經,詢問新婚夫婦是否願意結為伉儷。當一對新人都表明同意結合後,阿訇拿一塊用鹽水浸過的饢分送給新郎和新娘各一塊,這是婚禮中很有意義的一項內容。烏茲別克人珍視鹽,認為鹽可以加深夫妻感情,饢又是烏茲別克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主食。二者融為一體,象征著新婚夫婦好象鹽和饢一樣永不分離,天長地久。

婚禮儀式舉行之後,新娘隨新郎及前來迎親的客人去男家。

婚後第二天,新娘主辦“吉爾克派克”(聯歡會),再過一、二天,新娘的父母舉行“恰利拉爾”,即請新郎及其父母親友等人做客。入席均按長幼分坐,並向新郎與來客分別贈送禮物;新郎的父母為表示答謝,也舉行“恰利拉爾”,請新娘的父母親友做客。至此,結婚儀式才告完成。

請新娘與搬新娘

烏茲別克人的婚禮中還有“請新娘”和“搬新娘”的活動。

所謂“請新娘”是由新郎的親友將新娘請去做客。而“搬新娘”則是新郎的親友將新娘叫回家中。

新娘被娶來後,還要舉行“搬新娘”儀式。搬新娘是女家親友來到男家將新娘接走,回到娘家。剛到身邊的媳婦就被接走,似乎有點不盡情理,新郎無可奈何隻好帶著禮物,尾隨著新娘追到女家,獻禮物以“贖回”新娘。按規矩,新郎再次來接新娘時,新娘要抱著母親哭天嚎地,表示不願意離開養育自己長大成人的慈母。而姑娘的父親,這時應為女兒祈禱,希望真主降福于自己出嫁的姑娘。新娘也哭了,新郎禮也送了,情也求了,父親也祈禱了,這些形式過後,新娘便高高興興地跟著新郎回到婆家。

這時,新娘由女方德高望重的老年婦女或新娘的嫂子陪伴。當新郎“贖回”新娘時,男家早在院中點燃了一堆火,新娘繞火堆走一周後,踏著鋪在門前的白布進入屋內,以此表示新娘已結束了姑娘時代,從今以後將忠于火熱的愛情,與夫君恩愛一生。新娘進屋時,男家主人撒喜果、喜糖等,眾人哄搶,表示恭賀新娘回來安居樂業,早結喜果。然後,護送新娘的客人,除那位德高年邁的婦人留下外,其餘皆在男家賓客的歡送聲中返回。

按傳統習慣,烏茲別克婦女從結婚那天開始就必須戴上面紗(烏茲別克語稱之為“赫瓦蘭”或“帕蘭結”,意思是將全身遮蓋)。這種面紗的臉部那一塊是用馬鬃織的,便于通風、透光。因此有人說,連蒼蠅都很難看見烏茲別克婦女的臉。不過,現在揭下面紗的婦女已經越來越多起來了。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