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爾班二世

烏爾班二世

烏爾班二世(UrbanⅡ1035-1099年),羅馬教皇(1088-1099年在位),中世紀四大拉丁神父之一,他在神聖羅馬帝國皇帝的重壓下,另闢戰場,發起了十字軍東征,重振了教皇的權威。他繼續推行前教皇格列高利七世的教會教革和教權至上的政策,比起前任取得更大的成功。雖說格利哥裏七世開始了羅馬教廷與德皇長達二世紀的權力之爭,但卻以死于異鄉的悲劇告終,而烏爾班二世終于戰勝了德皇支持的敵對勢力,最後在羅馬站住腳,安然渡過了餘生。

  • 外文名稱
    Otho de Lagery
  • 出生地
    法國,Lagery
  • 出生日期
    1042年
  • 逝世日期
    1099年7月29日
  • 出任
    1088年3月28日
  • 卸任
    1099年7月29日
  • 前任
    維克托三世
  • 後任
    帕斯加爾二世

改革主教

簡介

教皇烏爾班二世,世俗名奧托·拉普利,1035年出生在法國馬恩河畔的香檳貴族家庭。先後在蘇瓦松和蘭斯求學,約在1055-1067年任蘭斯教區助祭長。1070年進入克呂尼隱修院苦修基督教理論,後來成為該院院長,深得前任教皇格列高利七世(1073-1085在位)的賞識,1079年被召到羅馬教廷供職。1084年,格利哥裏七世委命他為教皇欽使,到德國對付敵對教皇克萊門特的反抗。

烏爾班二世烏爾班二世

當選教皇

他一到德國,就當選教皇利用基督教與世俗王權復雜尖銳的內外矛盾,以教權至上的理論為依據,利用教皇的特殊地位,嫻熟地縱橫捭闔,激化教權與王權的矛盾把格利哥裏七世所絕罰的主教全部革職,擊敗德皇亨利四世扶植的敵對教皇克雷芒三世及其黨羽,還將世俗的各個封建王權玩于鼓掌之中。由于擊垮克雷芒及其黨徒有功,格利哥裏七世提升他為義大利奧斯提亞樞機主教。1088年3月12日,奧托在羅馬南部的特臘契納當選為教皇。

控製羅馬

烏爾班二世上台時,神聖羅馬帝國皇帝亨利四世支持的對立教皇克萊門特三世仍然佔據著羅馬。烏爾班重申反對世俗王權任命神職,提出主教應由神職人員和教徒選舉產生。1089年,在西西裏王國諾曼軍隊的保護下,他初次進入羅馬,召開宗教會議,再次絕罰對立教皇及其後台德皇亨利四世。但因羅馬的主要地區仍被克萊門特控製著,他隻好退出羅馬城,流浪多年。為了奪回教皇寶座,他先是對德皇作出讓步以圖換取復原對克萊門特的支持,但遭到失敗。而後,他一方面依靠諾曼人的支持,糾集武力征討克萊門特;另一方面聯絡帝國境內反對亨利的封建公侯,利用繼位問題挑撥亨利四世的父子關系,使亨利之子康拉德在1093年背叛其父,在米蘭自立為王與教皇結盟。直到1096年,烏爾班才最終打敗克萊門特三世,返回羅馬,在拉特蘭宮召開宗教會議把敵對派全部革除教籍。

推行教權

在清除敵對教皇勢力鬥爭的同時,烏爾班二世忠實地推行其前任格利哥裏七世的"教權至上"的克呂尼改革政策。在法國,法王腓力一世抵製教皇推行克呂尼改革運動,組織一批教會神職人員與教皇對立。教皇借法王提出與原配離婚之事,以革除教籍相要挾,使其不再與教廷死硬對抗。當英王威廉二世反對實施教會改革時,教皇便任命神學家安瑟倫為英國坎特伯雷大主教與之對抗。烏爾班積極贊助西班牙基督徒從阿拉伯人手中奪回他們的國家。他還利用當時南歐各國懼怕法、德等強國入侵的心理,同他們簽訂協定,使他們成為教皇的臣民,以確保其不受那些強國的鉗製,同時也保證了他在這些地區能夠推進克呂尼運動。1095年3月,烏爾班二世在義大利皮亞琴察宗教會議上通過了他的"改革法",1099年羅馬宗教會議上再次予以確認,這些改革大多數條例被後來中世紀最著名的《革拉先教會法規歧異匯編》(1140年前編)所採納,成為十二世紀教會法典的一部分,在羅馬教會沿用數百年。

發動東征

原因目的

烏爾班二世擔任教皇期間最大的事件是發起了第一次十字軍東征。十字軍東征是歐洲封建經濟發展的需要。公元十至十一世紀,西歐的城市普遍興起,它進一步推動了人們對物質生活的追求。到了十一世紀末,歐洲已完成了封建化的過程,大部分土地都已成為各級封建主的領地,封建主為了滿足其對城市商品和東方奢侈品日益成長的需要,隻有向外擴張,奪取外族的土地。另外,當時歐洲盛行長子繼承製,餘子就成為無地騎士,他們入不敷出,隻能以服軍役和打劫商旅為生,並熱衷于出征異鄉。當時的西歐城市商人為了鞏固地中海東部的商業陣地,支持封建主向東方擴張,至于農民,為了擺脫封建壓迫,也渴望在遠方獲得幸福。于是一種向東方擴張的思想在封建社會內部逐漸形成。但此時,西歐世俗封建主之間混戰不息,如同一盤散沙,無力組織一支統一的軍事力量,而羅馬天主教會作為國際神權政治的中心,不僅具有一般封建主向外擴張的野心,而且還有吞並東正教、迫使東方穆斯林改宗的企圖。其時正值塞爾柱突厥向拜佔庭帝國發動進攻,拜佔庭一再失利,教皇便以援助東方教胞為名,成為十字軍東征的組織者。早在1074年格利哥裏七世就已向德皇亨利四世和法國貴族提出組織遠征軍,並準備親自率兵東征,但因不久陷入與德皇亨利四世的鬥爭中,這個計畫才沒能實現。

合並

烏爾班二世上台後,塞爾柱突厥人進逼君士坦丁堡,拜佔庭多次向西歐君主和教廷求救。拜佔庭皇帝阿厲克塞一世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不得不向教皇表示對以往希臘東正教會與羅馬教廷的爭端深感內疚,希望教皇以全基督教會首領的身份派兵拯救帝國和東方基督徒,並提出東、西教會重新合並,由教皇統一領導的要求。烏爾班為實現由教皇統治基督教世界、並在東方建立新的教會領地,讓東西方臣服于羅馬教皇的統治之下的野心,接受了拜佔廷的要求。

鼓吹東征

1095年3月,烏爾班二世在義大利皮亞琴察召開宗教會議。會上,他作了煽動十字軍東征的演說。雖然與會者同意東征,但未達到狂熱的程度。于是他就求救于他的本土--法國,因為法國比西歐其它國家更具有十字軍東征的條件。1089-1095年前後七年,法國連續發生災荒,嚴重的飢饉和瘟疫,加上騎士們猖獗的打劫活動,使得國無寧日、人心惶惶。為擺脫這種局面,封建主急于向外擴張尋找財富;頻于死亡的農民也迫切地希望到東方尋找生路。烏爾班決定利用這種情緒,于1095年夏返回法國。他沿途花了好幾個月的時間向各地教會遊說,特別是向法國東部和南部教會和封建主進行宣傳,還讓向他稱臣的土魯斯伯爵雷蒙帶頭參加十字軍遠征。在作了一系列的輿論準備後,他于11月28日在法國南部的克勒芒召開了宗教會議。成千上萬名騎士和教士,其中有十四名大主教、二百位主教、四百多位修道院院長,以及無數平民都趕到這裏,以至城裏都安頓不下,隻得在克勒芒周圍地區扎起許多營帳。會上,教皇發表了歷史上極有煽動性的著名演說"以父為名",號召逐鹿爭雄的西歐各君主王侯們停止"私戰",到東方去同異教徒鬥爭,奪回被突厥人佔領的聖地,並說,突厥人已在東方"上帝的國度中大肆蹂躪","一切等級的人"都必須"迅速起來","將這個邪惡的種族從我們兄弟的土地上消滅幹凈",否則被"卑賤的、退化的、給魔鬼作奴隸的種族"征服了,那將是"怎樣的奇恥大辱呵"!教皇呼吁與會者"登上聖墓的征途",並許願說:"凡動身前往的人,假如在旅途中--陸上和海上--或在反異教徒的戰爭中喪失了性命,他們的罪愆即將在那一頃間獲得赦免"。

為了驅使農民和城市貧民參加十字軍,教皇欺騙說:東方的土地"遍地流乳與蜜",耶路撒冷是另一個"充滿歡娛快樂的天堂","這邊所有的不過是憂愁和貧困,那邊有的卻是歡樂和豐足"。他同時宣布:參加十字軍的人,死後直接升天堂,不必在煉獄中受熬煉;無力償付債務的農民和城市貧民可免付欠債利息,出征超過一年的可免納賦稅。

教皇的演說博得了熱烈的掌聲,與會者狂呼:"天主的意旨是這樣!天主的意旨是這樣!"接著,法國土魯斯伯爵雷蒙的使者當即出場大聲宣布年近六旬的伯爵不顧年邁,誓死遵從教皇之命出征。這一事先安排好的戲劇性場面起到極大的鼓動作用,十字軍東征的狂熱達到了頂峰。

這次會議指定了十字軍出征的日期--1096年8月15日,參加十字軍的人及其財產須交由教廷特別"照料"。為了保證十字軍出征,會議規定封建君侯停戰三年。

會議後,烏爾班二世繼續在西歐各地旅行,勸說人們參加十字軍運動。他指示各地主教在所轄地區進行鼓動,甚至命令各地修道院院長動員修道人員隨軍出征,並派出"聖徒"四處遊說,把東方描繪成珠寶滿坑、金銀遍地,香料、胡椒、陶器、桃杏棗瓜等果品和絲織的奢侈品比比皆是。說什麽全能的上帝呼吁謀殺犯、強盜、奸淫罪犯、作偽證者和其它各種罪犯出征,從而獲得赦罪的好機會。

1096年,一批貧苦農民的隊伍夾雜著一些無地騎士和亡命之徒最先出征,而後法、德、英封建主的武裝隊伍十萬人分幾路向東方進發。這些身著十字徽號軍服的戰士在臨行前都必須在天主前宣誓終身效忠教皇,不得違背,否則以絕罰論處。烏爾班本想親自出征,無奈剛剛在羅馬站住腳跟,敵對教皇殘餘勢力依然在頑抗,因此不敢貿然前往,隻得向各路十字軍派出教皇代表代行督戰。1099年7月,十字軍攻陷耶路撒冷。同月19日,烏爾班在羅馬去世。臨死前三個月,他還在羅馬召開宗教會議,再次鼓吹十字軍東征。

烏爾班二世任教皇的十年中,雖然隻是在最後這三年才在羅馬立住腳,但他的活動對中世紀教會改革的勝利卻起了重要作用。他發動十字軍東侵一方面極大地抬高了教廷權勢,另一方面卻給人民造成深重的災難,因此他的名字受到後人的咒罵。

東征意義

重要性

十字軍東征的重要性似乎毋庸加以解釋,和所有的戰爭一樣,它對參戰人員和部隊所經過的地區的人們都有著直接的影響。此外,它為西歐與拜佔庭和伊斯蘭各國之間的密切往來起了作用,當時拜佔庭和伊斯蘭各國遠比西歐先進。這種往來為文藝復興開闢了道路,文藝復興反過來又使現代歐洲文明之花大放異彩。

烏爾班二世教皇被列入《影響人類歷史進程的100名人排行榜》不僅僅因為十字軍東征的巨大意義,而且還因為若沒有他的鼓舞就可能不會有十字軍東征。誠然,當時的條件已經成熟,否則人們對他的演講就會置若罔聞。但是要掀起一場全歐運動,必須得有一個核心人物的領導,某一個國家的國王對此是無能為力的(例如一位德國皇帝對土耳其人宣布一場聖戰,且率軍進行一場十字東征,很難相信許多英國勇士會加入他的行列之中)。在西歐隻有一個人物,他的權威可以超越國界的限製,隻有教皇才能提出一項使所有西方信仰基督教的國家都執行的計畫,才有希望使眾多的人都服從他的指示。沒有教皇的領導,沒有他做的那個激動人心的演講,十字軍東征作為一次大規模的歐洲運動也許永遠就不會出現。

評價

當時的實際情況也不是誰身居教皇之職誰就會提出十字軍東征解放聖地的計畫。大多數謹慎的領袖都很難做出一項非常的提議,因為其結果十分難以預測。但是烏爾班二世卻有這樣的膽略。因此,雖然許多人的名氣比他大得多,但是他對歷史的影響卻比他們碩大而久遠。

附錄

拯救聖地演說

各位敬愛的兄弟:我,憑借上帝恩賜而成為基督教教宗和整個世界領袖的烏爾班,向你們發出最緊急的呼吁。我作為背負天命的使者,來到你們這群上帝的僕人中間。我希望能在你們身上找到我所期待的那種對上帝的忠貞。但如果你們身上有任何有違上帝意旨的異端,我也將盡我所能,加以化解。上帝使你們生為他大家庭中的僕人,讓上帝通過你們的服務感受到你們的虔誠,這將是你們由衷的幸福。你們被稱作牧羊人,有鑒于此,你們不應當做為金錢的傭人,而應該做一個時刻手握牧杖的真正的牧羊人,不要偷懶,而要從所有的方面保護你的羊群。如果你玩忽職守漫不經心,導致狼叼走了你羊群中的任何一隻羊,那麽毫無疑問你將失去上帝許給你的獎賞。及後,你隻能在地獄裏追悔莫及地嘗試擦去你的污點。

福音書上說:"你們是世上的鹽。鹽若失了味、怎能叫它再鹹呢。以後無用、不過丟在外面、被人踐踏了。"(《新約.馬太福音5.13》)世界是多麽需要鹽啊(譯者註:耶穌在山上寶訓中把教徒比作鹽)!對你們來說,確應像鹽一樣保持其特質,在對塵世的愚昧的低級趣味中開啓智慧,否則當主對他的信徒們布道時,將從他們身上發現原罪導致的腐敗與膿瘡。他將發現他們的病痛,那就是罪惡--來自于他們對自己的責任馬虎大意,他將把他們作為無用之物,投入充滿不潔之物的深淵,因為他們愧對主的偉大犧牲,他必會將他們逐出他所愛的神聖之所。

對一個人來說,要持有"鹽"的品質,應該做到謹慎而有遠見、謙遜而有學識、平和而有警覺、虔誠而誠實、公正而純潔。以其昏昏,何能使人昭昭?己不正,何以律人?若一個人憎惡和平,他怎能讓他人保守和平?又或者一個以卑污之行玷污自己雙手的人,他又能清洗他人身上的不潔?我們讀到過,"若是盲人給盲人引路,二者都要掉在坑裏。"首先正己,方可律正追隨你的人。如果想讓上帝對你友善,就得滿懷欣喜地去做能取悅于他的事。你尤其必須做的是,讓屬于教會的一切權益,都遵守教會的法規。要謹防聖職買賣的罪行在你們之中生根,任何買或賣教會職務的人都將接受主的鞭笞,將被趕向混亂與毀滅。要保證教會和聖職的純潔。要將什一稅視為對上帝的奉獻,誠實地繳納土地中的一切出產,不得藏匿或私售,任何謀奪主教的人,將處以流放,任何謀奪教師教士、聖職人員、修女、以及其僕人商旅及朝聖者的人,將被革出教門,讓所有的強盜、縱火犯及其同伙都被驅逐出教。任何拒絕布施的人,都將下地獄受詛咒,為何他會和搶奪者受同樣的處罰?因為《路加福音》上說,他竊取了本屬于別人的東西,卻沒有好好利用屬于他自己的東西。

如你們所見,長久以來,世界因為罪惡而陷于混亂。在你們的一些省份種情勢尤壞,我早就告誡過你們,而你們在執行正義方面表現得如此不得力,以至于行路的旅人無論白天黑夜都難以免于強盜的襲擊;無論在家裏還是在外面,人們都時刻處在被搶劫和被誆騙的危險之中。因此,我們有必要停止紛爭與沖突,重新實現我們神聖的父輩達成的"上帝休戰"。我敦促並要求你們每一位,努力維護你們教區的休戰局面,如果任何人由于他的貪婪或傲慢打破這一協定,將由權威的上帝與教廷予以製裁。

盡管如此,上帝的子民們,你們已經承諾將比以往更將堅定地維護和平,捍衛教會的權利,但還有一項重要的工作等待你們。你們必須拿出基于你們的正直的力量,去應答另一個就像來自上帝一樣的號召。你們東方的兄弟正急切地需要你們的幫助,而你們必須向你們經常承諾的那樣盡快地施以援手。

正為大家所知,一個來自波斯的民族,塞爾柱突厥人已經入侵我們東方兄弟的國家,他們一路攻到地中海,直到布拉·聖喬治,在羅馬尼亞,突厥人七次攻打基督教徒,七次獲勝,又侵佔了我們的聖地--耶路撒冷,他們在大肆蹂躪上帝的國度,毀壞基督教堂,擄殺虔誠的上帝子民,污辱貞潔的婦女,貪婪地飲著受洗兒童的鮮血。如果讓那些魔鬼的奴隸統治主所信任的子民,那將是件多麽令人羞恥的事。

如果你們仍然無動于衷,上帝的信徒就會在這次入侵中犧牲更多,所以我要勉勵你們,也懇求你們--不是我,是主親自勉勵你們,基督的使者們,督促一切有封爵等級之人,乃至所有騎士、士兵、富人與窮人,都必須迅速予以東方基督教徒援助。把凶惡的民族趕出我們的領土,我告訴在座的各位,也通知不在場的人:這是主的旨意。

讓我們投入一場神聖的戰爭--一場為主而重獲聖地的偉大的十字軍東征吧!讓一切爭辨和傾軋休止,登上赴聖地的征途吧!從那個邪惡的種族手中奪回聖地吧!" 那個地方(耶路撒冷),如同《聖經》所言,是上帝賜與以色列後嗣的,遍地流著奶和蜜,黃金寶石隨手可拾。耶路撒冷是大地的中心,其肥沃和豐富超過世界上的一切土地,是另一個充滿歡娛快樂的天堂。我們這裏到處都是貧困、飢餓和憂愁,連續七年的荒年,到處都是凄慘的景象,老人幾乎死光了,木匠們不停地釘著棺材,母親們悲痛欲絕地抱著孩子的屍體。東方是那麽的富有,金子、香料、胡椒俯身可拾,我們為什麽還要在這裏坐以待斃呢?"

一個遭人蔑視,受撒旦支配的墮落民族,若是戰勝了一心崇拜上帝,以身為基督教徒而自豪的民族,會是多大的恥辱啊!如果你們找不到配得上基督教徒這個身份的士兵,主該怎樣責備你們啊!讓那些從前十分凶狠地因私事和別人爭奪的人,為了上帝去同異教徒戰鬥吧! --這是一場值得參加,終將勝利的戰鬥。不要因為愛家庭而拒絕前往,因為你們應愛上帝勝于愛家庭;不要因為戀故鄉而拒絕前往,因為全世界都是基督徒的故土;不要因為有財產而拒絕前往,因為更大的財富在等待著你們。"讓那些過去做強盜的人,現在去為基督而戰,成為基督的騎士吧!讓那些過去與自己的親朋兄弟爭戰不休的人,現在理直氣壯地同那些褻瀆聖地的野蠻人戰鬥吧!讓那些為了微薄薪資而拼命勞動的人,在東方的征途中去取得永恆的報酬吧!身心交瘁的人,將會為雙倍的榮譽而勞動,他們在這裏悲慘窮困,在那裏將富裕快樂。現在他們是主的敵人,在那裏將成為主的朋友!"

毫不遲疑地到東方去吧!凡是要去的人都不要再等待,趕緊回去料理好事務,籌備足經費,置辦好行裝,于冬末春初之際,奮勇地踏上向東的征途!"本著主賜予我的權柄,我鄭重宣布:凡參加東征的人,他們死後的靈魂將直接升入天堂,不必在煉獄中經受煎熬;無力償還債務的農民和城市的貧民,可免付欠債利息,出征超過一年的可免納賦稅。凡動身前往的人,假如在途中,不論在陸地或海上,或在反異教徒的戰爭中失去生命的,他們的罪愆將在那一瞬間獲得赦免,並得到天國永不朽滅的榮耀。"

向著東方出發吧!不要猶豫,不要彷徨,為榮耀我主,去吧!把十字架染紅,作為你們的徽號,你們就是'十字軍',主會保佑你們戰無不勝

歷次十字軍東征

1099年7月,十字軍擊敗塞爾柱突厥人,攻佔耶路撒冷,建立耶路撒冷王國,以及愛德沙伯國、的黎波裏伯國和安條克公國。1144年,塞爾柱突厥人佔領愛德沙,法王路易七世和神聖羅馬皇帝康拉德三世因此于1147年發動第二次東征,在小亞細亞和大馬士革附近遭到慘敗。1187年,埃及蘇丹撒拉丁收復耶路撒冷,德皇腓特烈一世、法王腓力二世與英王理查一世遂于1189年發動第三次東征,與撒拉丁連番激戰,無功而返。1202年,教皇英諾森三世策劃了第四次東征,原計畫攻取埃及,但在威尼斯商人的幹預下,反而進攻信奉同一宗教的拜佔庭帝國,佔領了君士坦丁堡和拜佔庭在巴爾幹的大部地區,建立"拉丁帝國"。第五次(1217年~1221年)、第六次(1228年~1229年)和第七次(1248年~1254年)東征的目標均為埃及,第八次(1270年)東征的目標是突尼西亞,均告失敗。1291年,十字軍喪失其在東方的最後據點阿卡,宣布東征以徹底失敗而告終。

十字軍東征在客觀上開啟了東方貿易的大門,使歐洲的商業、銀行和貨幣經濟發生了革命,並促進了城市的發展,造成了有利于產生資本主義萌芽的條件。東侵還使東西方文化與交流增多,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西方的文藝復興阿拉伯數位、代數、航海羅盤、火葯和棉紙,都是在十字軍東侵時期內傳到西歐的。

十字軍東征,促進了西方軍事學術和軍事技術的發展。如西方人開始學會製造燃燒劑、火葯和火器;懂得使用指南針;海軍也有新的發展,搖槳戰船開始為帆船所取代;輕騎兵的地位與作用得到重視等。

十字軍東征,間接的促進了歐洲文藝復興的出現。歐洲人入侵東方後,發現了在歐洲已經消失了卻仍在當地存在的古希臘文化的殘存,歐洲人將他們帶回後最終導致了文藝復興的出現。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