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鳳凰 -魏巍長篇小說

火鳳凰

長篇小說《火鳳凰》是著名作家魏巍繼長篇小說《東方》與《地球的紅飄帶》之後的又一新作。它們共同構成了中國革命戰爭三部曲。

  • 書名
    火鳳凰
  • 作者
    魏巍
  • 開本
    16
  • 類別
    小說

內容梗概

本書描“盧溝橋事變”後,青年學生周天虹為了尋求光明與真理,毅然離別初戀情人奔赴革命聖地——延安。在延安“抗大”這所革命熔爐裏,他和同學高紅、晨曦、高鳳崗等都感到了一種新生的喜悅。隨後他們被派往抗日前線——晉察冀革命根據地。

在艱苦卓絕的敵後抗戰中,天虹熱戀的高紅被捕;詩人晨曦英勇犧牲;高鳳崗則叛變投敵,充當了日寇凶惡的鷹犬。大浪淘沙,誰是真的英雄!小說以如椽之筆描繪了我抗日根據地廣大軍民前僕後繼、浴血奮戰的壯麗圖景,表現了敵後人民戰爭的廣闊畫面。悲歡離合的人生,纏綿悱惻的愛情,慘絕人寰的暴虐,血海也似的深仇……這裏上演了一幕幕忠貞與背叛、犧牲與殺戮的活劇。全書洋溢著詩的激情與史的壯闊,集中反映了偉大的抗日戰爭與解放戰爭直到新中國的誕生,並通過幾位知識青年的典型揭示了人生的道路,為當代青年提供了有益的啓迪。

作品目錄

自序

第一卷

一 戰爭向他走來

二 我也是熱血青年

三 紫衣少女

四 最艷的紅葉

五 意外

六 屈辱

七 播種者

八 告別故鄉

九 在逃難的人群中

一○ 莫嘆行路難

一一 風陵渡

一二 在長安,難忘勞動人

一三 遠方,紅星在召喚

一四 山道彎彎路難測

一五 我也將是這船上的水手

一六 第一個師傅

一七 延安,你這庄嚴雄偉的古城

一八 除夕夜

一九 春天,在陽光下

二○ 她曾經是“民先”

二一 清清延河邊

二二 宣誓那天

二三 別了,別了,同學們

第二卷

二四 來到晉察冀(一)

二五 來到晉察冀(二)

二六 初到紅一團

二七 初戰

二八 兩種哲學

二九 第一縷陽光

三○ 布谷聲裏

三一 杏花營(一)

三二 杏花營(二)

三三 杏花營(三)

三四 愛,該丟也要丟……

三五 太行秋色(一)

三六 太行秋色(二)

三七 太行秋色(三)

三八 敵人怎樣化為朋友(一)

三九 敵人怎樣化為朋友(二)

四○ 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四一 世界觀領域也有戰火

四二 你把我的部隊毀了

四三 侵略者的長恨歌

四四 甘泉

第三卷

四五 在生與死的邊緣

四六 火光中的女神

四七 詩人在遊擊組裏

四八 仇恨之歌

四九 文旗隨戰鼓

五○ 倒在冰雪上的戰士

五一 月夜櫻花歌

五二 一次心靈的交戰

五三 心兒朝著海洋

五四 海燕

五五 誰支持著這場戰爭

五六 五顆人頭

五七 騎毛驢的新嫁娘

五八 這日子終于來臨

五九 從未經歷過的戰場

六○ 在淪陷的小城裏

六一 不幸的訊息最怕傳給親人

六二 與叛徒交戰

六三 在愛情天平的兩端(一)

六四 在愛情天平的兩端(二)

六五 高紅,你在哪裏?

六六 友誼,生活的珍珠

第四卷

六七 新任務

六八 他從血與火中走來

六九 故鄉變了

七○ 無村不戴孝,處處聞哭聲

七一 老書記

七二 一個女人坎坷的人生之路

七三 為虎作倀者戒

七四 猶大與“毛驢”

七五 對傅萍的議論

七六 餓狗·骨頭·民眾

七七 筆下不能留情

七八 新縣長赴任

七九 火燒地獄之門

八○ 梨花灣的姑娘(一)

八一 梨花灣的姑娘(二)

八二 狐狸

八三 蒲疃奇跡八四 考驗(一)

八五 考驗(二)

八六 考驗(三)

八七 無比崇高的贊美詞

八八 花轎悠悠

八九 麥黃時節

九○ 岡村寧次的血腥戰略

九一 腥風血雨(一)

九二 腥風血雨(二)

九三 劊子手沒有留下頭顱

九四 鼓聲(一)

九五 鼓聲(二)

九六 病中

九七 跨“海”東征

九八 喜訊

九九 這不是夢

一○○ 火把

第五卷

一○一 徐偏哭了

一○二 分手前夕

一○三 在戰與和的變幻線上

一○四 何時是佳期

一○五 再晤歐陽

一○六 佳期又誤

一○七 我們一定要回來

一○八 回到根據地去

一○九 無巧不成書

一一○ 新考驗

—— 壯舉

一一二 血人

—一三 為死難烈士送葬

一一四 輕敵招致意外

一一五 越不過的雷池

一一六 總司令的接見

一一七 床下將軍

一一八 風雨之夜

一一九 勝利聲中的噩耗

一二○ 相逢在古城

尾聲

創作歷程

小說《火鳳凰》自序——魏巍

這部長篇小說,于一九九一年十二月十四日動手,寫了十九章後即因病輟筆。此後寫了不少應時的雜文。一九九二年夏,為紀念毛澤東同志百年誕辰,開始寫《話說毛澤東》一書,歷時近一年完成。重新續寫這部小說時,已經是一九九四年五月的事了。終于經兩年零兩個月的努力,至一九九六年七月十九日將初稿寫成。九月進入修改,至歲末脫手。共用去兩年半的時間。

今年是偉大的抗日戰爭全面爆發的六十周年,又是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七十周年。從我個人說,參加革命也六十個年頭了。今天,我將這本書作為一項薄禮,向我們的黨,我們的軍隊以及偉大的中國人民,獻上我最崇高的敬意,並深切懷念那些為革命捐軀的英烈們。

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生活經歷。我對之感受最深,收獲也最大。可以說,它是名副其實的“我的大學”。它使我真正認識到,什麽是敵人?什麽是朋友?什麽是同志?它尤其清楚地告訴我,帝國主義、法西斯的本性是什麽?為什麽說人民民眾是真正的英雄,是創造歷史的動力?至少在書本上學不到這樣牢靠,這樣深入到生命之中。為此我必須作為幸存者將這一頁驚天動地的歷史記述下來,將黨和人民偉大的功績記述下來。但是建國不久,朝鮮戰爭發生了;為了現實鬥爭的需要,我不能不先寫《東方》。此後,同樣為了現實和政治的需要,我又寫了《地球的紅飄帶》。以致遲至今日,在我年逾七旬之後,才來寫我們那一代年輕人的事情。如果說這三部長篇可稱之為三部曲的話,那麽其順序自然應當按照《地球的紅飄帶》、《火鳳凰》、《東方》來排列了。

多年前我曾說,“中國革命是世界上最壯觀最偉大的革命之一。在文學上無論如何該有相應的表現。在這中間,我願盡自己的一點本分。”事實確乎如此,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中國革命,無論就其規模之廣大,意義之深遠,鬥爭之艱巨與漫長;革命之深入和徹底,以及領導人的膽略與智慧,革命民眾非凡的英勇與偉大的創造力,都值得我們永遠引為中華民族的驕傲。作為作家,如果我們不能做出應有的反映,那是心中有愧的。這是生活教導我的,是千百萬民眾活生生的革命活動感召我的。我本人也正是依據此種信念付諸實踐。現在,我的三部曲完成了,加上我和錢小惠同志合作的《紅色的風暴》與《鄧中夏傳》那些寫黨領導的初期工人運動的篇章,應該說盡到自己的一點本分了。但是如果同無比偉大、輝煌的中國革命本身來比,則不過是滄海之一粟罷了。何況文學這門學問很深,生活是一個大海,作家的藝術成就是受到他本身的才能和思想藝術的修養等製約的,作品也隻能達到他可以達到的水準。在文學上更為深刻地更為輝煌地描寫中國革命,隻有靠眾多有志于此的作家共同努力了。至于那些貶損革命、歪曲革命、嘲笑革命、告別革命的人,就請他們遠遠地走開吧!他們願意“告別”,我們也樂于“送別”。因為他們之中有些原本就不是革命中人甚至是敵對營壘中人,或者是身在此而意在彼的待價而沽者。他們的“告別”,對我們沒有絲毫損失。我們惟一不能接受的,是他們對革命的污辱,對千萬仁人志士的褻瀆,對中華民族百餘年來偉大革命史的否定。

我的三部長篇小說各有側重。《地球的紅飄帶》側重于寫毛澤東、周恩來、朱德以及其他將帥等領導層;《東方》則除了寫毛澤東、彭德懷之外,就側重在下層民眾了。《火鳳凰》則側重寫幾個知識青年。但它又決非自傳,而是寫我的同時代人。不論當時或今天來看,我都認為我們當時是生活在一個偉大的時代——人民大覺醒並起而抗爭的時代。而這個時代對人的考驗又是極為嚴峻的甚至是嚴酷的。也許正因為如此,才把他們鍛煉成為無愧于民族、無負于人民的真正堅強的一代。這個時代對他們的賜予真是太豐厚了。有許多許多是書本上得不到的東西。現在我把他們的經歷和成長過程寫出來,對現在的青年朋友想來是會有所啓示、有所助益的吧!

歷史的煙雲已過去了半個多世紀,盧溝橋的炮聲已經十分遙遠了。世界已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但是有一個東西是沒有變的,這就是帝國主義的壟斷資本的嗜血本性。在它們壽終正寢之前,戰爭的火種是不會熄滅的。因此。我願再次提出忠告:人們,警惕啊,你們務必百倍加強自己的力量使人類的禍水不致得逞。

近年來,晉察冀根據地的老同志老戰友寫了不少回憶錄,大大豐富了抗日戰爭的史料。在本書寫作過程中,我從這些回憶錄中獲益不少,並且從中汲取了一些有意義有價值的情節,這裏謹向他們表示深深的謝意。

最後,謹以近作小詩一首結束:

三部壯曲喜完工,

俱是英烈血染成。

藝境無限我有限,

織就雲錦惟丹誠。

共產大業希猛士,

低谷仍可攀高峰。

盡掃迷霧須奮力,

革命巨流水向東。

1997年2月22日

火鳳凰火鳳凰

點評鑒賞

“我的確感到,我們這個時代太偉大了。也許歷史上很少有這種人民大覺醒的時代。我們親眼看見,人民是怎樣在贏得戰爭並創造著活生生的歷史。幾乎每天發生的事情都是可歌可泣的。假若我們不能把人民這一段英雄的歷史反映出來,我們真是慚愧死了。因此,我曾經對自己說:晨曦,你應該對得起人民,你應該寫出無愧于時代的詩篇!即使今天不能,也許在明天!”這是魏巍新創作的長篇小說《火鳳凰》中一個人物晨曦的一段對白。這位後來在殘酷的鬥爭中英勇犧牲的主人公的內心表白,實際上也是作家魏巍的心理歷程。正是這種可貴的時代責任感和強烈的歷史使命感時刻縈繞在魏巍的心頭,驅使他在年逾古稀的日子裏,筆耕不輟,經過兩年半的精心結撰,完成了近50萬字的長篇小說《火鳳凰》,為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70周年和抗日戰爭爆發60周年獻上了一份厚禮。

《火鳳凰》是魏巍以中國革命戰爭為題材的第三部長篇小說,前兩部是《東方》和《地球的紅飄帶》。《地球的紅飄帶》反映的是土地革命中工農紅軍舉世聞名的二萬五千裏長征,《火鳳凰》反映的是偉大的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東方》反映的是震驚世界的抗美援朝戰爭,這三部小說合起來可以說是革命戰爭三部曲,是幾乎囊括了20年間中國革命戰爭的壯麗畫卷。列寧說過:“如果我們看到的是一位真正偉大的藝術家,那麽他在自己的作品中至少會反映出革命的某些本質的方面。”魏巍不愧為一位真正偉大的藝術家,他的新作《火鳳凰》同他的其他兩部長篇小說一樣,是名副其實的中國革命的鏡子。

作者簡介

魏巍(1920.1.16~2008.8.24)河南鄭州人,中國共產黨黨員。當代詩人,著名散文作家、小說家,畢業于延安抗日軍政大學。魏巍原名魏鴻傑,曾用筆名紅楊樹。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後參加八路軍,1938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50年底,奔赴朝鮮前線,和志願軍一起生活、戰鬥。回國後發表了一批文藝通訊,其中《誰是最可愛的人》在全國引起了廣泛影響。從此,“最可愛的人”成了志願軍的代名詞。1978年,創作完成了抗美援朝題材長篇小說《東方》,于1983年獲首屆茅盾文學獎。2008年8月逝世。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