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舞黃沙

火舞黃沙

《火舞黃沙》(The Dance of Passion,前名《黃土大地》),2005年香港無線電視翡翠台劇集,由戚其義監製,五位歷屆萬千星輝頒獎典禮最佳男女主角得主林保怡、陳豪、蔡少芬黎姿佘詩曼領銜主演。講述的是一個發生在黃土高原上的關于愛和復仇的故事。

  • 主演
    林保怡,陳豪,佘詩曼,黎姿,蔡少芬
  • 集數
    32
  • 類型
    民初劇情
  • 出品時間
    2005年4月
  • 首播時間
    2006年5月1日~6月12日
  • 出品公司
    TVB
  • 製片地區
    中國香港
  • 導演
    陸天華、黎柏堅
  • 編劇
    劉小群、林忠邦
  • 中文名
    火舞黃沙
  • 外文名
    TheDanceOfPassion
  • 監製
    戚其義
  • 製作統籌
    周慕妍
  • 編審
    周旭明

​劇情簡介

陝北,一個偏遠荒無之地,在這片黃土高原上,人心純樸,從來是閻姓族人聚居之所。某年,疫症橫行,死掉半族人,就在這時,宋姓祖先到此,傳授以火炮驅趕病魔,疫症得控,閻族不致滅族,更得宋族教曉製作爆  竹、鞭炮之法,閻家鋪得以興旺,閻族族長遂下了旨令,要善待宋族人,生養死葬,不得有違。

火舞黃沙

從此,閻、宋兩族共處,唯宋族人不事生產,三代過後,已無一成材,隻是依附閻家,為閻家族人內的寄生蟲,唯閻家族規嚴厲,無人敢犯,直至閻萬曦當上族長,手段狠辣,每欲覷準時機,就要將宋族人驅趕,令閻家鋪重生。

故事開出,宋族人宋東升(陳豪飾),執意于情,不理族規,大膽與閻家寡婦相戀,遭人揭破,要接受"點天燈"之懲罰,唯死並不可怕,最可怕是目睹愛侶慘死眼前,東升厲聲怒斥閻家族長閻萬曦(林保怡飾)無情,不知愛為何物。萬曦執意履行族規,親燃東升身上鞭炮,唯鞭炮燒至一半時,天降旱雨,東升免于一死,被逐,永世不得回鄉。

東升雖死裏逃生,但生無可戀,萬念俱灰,在人生最低落無助的時候,遇上家春分(佘詩曼飾),春分同情東升,為令東升重燃生存意志,不惜上山盜鞋,最後東升被春分感動,決遠離此地,重新做人!春分以為好心必有好報,誰知事後才得悉東升與自己有婚約,現在東升觸犯族規,春分亦被退婚,從此背負著一個不祥之名。

兩年後,東升以父仙遊,要為父奔喪為由,再次踏進閻家鋪這片黃土,表面是為存孝義,實則,是要為舊愛復仇,矛頭直指閻萬曦。

宋東陽(黃德斌飾),宋族族長長子,亦是東升的好朋友,他義無反顧的相助東升重新在閻家鋪立足,處處維護,時時以真心相待。唯東升為報深仇,不惜利用兄弟真情,決  心要扶東陽一把,誓要東陽取得當家之位,以抗衡閻萬曦。東陽二娘,宋族當家焦玉(蔡少芬飾),為保親子宋東曉之前途,決不讓東陽掌族權家業,機緣下,得知東陽不育之秘,即許下承諾,若東陽妻舒朗月 (邵美琪飾)能產下一兒半女,即讓出當家之位。東升雖未悉東陽不育,多番獻計,勸東陽借種得子,最後東陽顧及朗月感受,打消借種之念。時玉為東陽娶妾,女子正是春分,東陽一心以為春分是玉派下來監視自己,與春分關系疏離,加上春分出嫁之日,其家遭馬賊洗劫,父母相亡,礙于守孝一年,春分未能與東陽成親,隻得暫待宋家。東升一計不成二計生,竟想到要擄劫東曉,唯緊要關頭,重遇恩人春分,更得知春分就是昔日被悔婚的妻子,對春分歉意更深,加上得遇舊愛親父茅土,最後放棄以此方法復仇,東曉得救,從此,東升與玉矛盾日深。

焦玉,一介女流,之所以要處處防人,皆因玉有過慘痛經歷,當年東陽父病入膏肓,臨死前竟然要妻子陪葬,幸好得女工桂蘭洞悉,救玉出鬼門關,玉好生感謝,而桂蘭亦道出之所以會幫玉,乃因曾遭東陽父奸污一事,並懷有孽種,被逼打掉,從此主僕二人,互相扶持。

玉萬事以曉為本,所做的一切皆為曉鋪排一個錦綉前程,誰知一次意外,曉不幸喪生,玉大受打擊,萬念俱灰,了無生存之趣,更枉論爭奪當家  與否,東陽得以掌權,東升作為其得力助手,終有本錢與閻萬曦爭一日之長短。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閻萬曦林保怡
宋東升陳豪
焦玉蔡少芬
計明鳳黎姿
家春分佘詩曼
閻國業鍾景輝
閻萬天王賢志
宋東陽黃德斌
舒朗月邵美琪
茅土陳鴻烈
茅小琴周家怡
桂蘭馬海倫
閻少虹陳秀珠
閻國基徐榮
左芷君郭少芸

職員表

監製戚其義
副導演(助理)黎栢堅
編劇曾美儀、鍾澄
攝影翟家光;劉榮開;梁耀民;黃健明
剪輯呂邵雄;胡英昌
服裝設計何金佩
視覺特效李自力;郭斯文
燈光鄭家城;馮志華;潘國強;何漢劍
劇務曾堅忠;馬龍
場記黃志寧
布景師唐建邦;劉淑儀

以上資料來源

分集劇情

第1集

在陝北荒蕪之地上,雨水非常珍貴;由于三月不雨,家春分便不斷向上天求雨……宋東升被指與寡婦茅小卓有染而被兩族長老判"點天燈"極刑,正當火燒得熊熊之際,突然下起大雨來,閻氏當家萬曦唯有將他趕出閻家鋪。東升被趕走後,在廢城遇上避雨的春分,二人素未謀面,但春分樂于助人,竟為受傷的東升找尋小卓的遺物。剛巧春分找到遺物時不慎失足跌入井中,她幾經辛苦才逃出生天,但卻失掉遺物,春分唯有將新買的鞋塾燒爛,充當小卓遺物,以安慰東升。春分回家,得知本已安排好的婚事突被取消,新郎因勾引寡婦而被判"點天燈",春分猛然想到在廢城遇上的東升,竟是就是自己的未來丈夫……兩年後,東升竟然再出現在閻家鋪之中……與此同時,本來是千金小姐的計明鳳因父親生意失敗,被迫嫁入閻家鋪作萬曦的妻子;明鳳雖暗地相約舊情人萬天私奔,可惜最終萬天沒有出現,明鳳隻見到在廢城中的東升,更被他奚落一番……

第2集

東升重遇堂兄東陽,東升表示希望可以將父親靈位供奉在祠堂之中。朗月突然暈倒,經老醫師診斷後,確定她身懷六甲。焦玉大喜,不過朗月卻表現得非常不安,似乎對懷孕一事有所憂慮。從東陽及朗月的失常舉動,加上最後確定朗月是"中空寶"後,焦玉便認定東陽不能生育,但未有立即將事情公開,心中另有打算,要東陽自暴其短。東升煽動東陽在眾長老面前為他父親討回公道,率眾要將父親的靈位供奉在祠堂之中,萬曦雖然得知此事後,卻沒有阻止,反而在事後獨自約見東升,要迫他露出陰謀。東升為表示自己有心改過,竟以爆竹纏身,萬曦唯有暫時讓東升留下。焦玉以朗月入門以來一無所出作為由,要為東陽立妾,而被選中的人竟是春分。雖然隻是為妾,但春分及其父母也為此感到高興;無獨有偶,明鳳也是在該日嫁入閻家,令春分更覺高興。

第3集

東陽對焦玉沒有征求自己同意,便決定納妾之事而不滿;他更以春分為"不祥人"為理由拒絕婚事。原來焦玉也不知為東陽所立的妾侍原來就是春分,一切隻是桂蘭的主意,可是焦玉對桂蘭的行為隻能忍氣吞聲,似有隱衷。東陽為了納妾的事而煩惱,往找東升訴苦,並向他道出自己不能生育的真相。東升即向他提議讓他與朗月"打種",這樣一來,既可以令東升有後,亦可以從焦玉手上奪回當家之位,但東陽深愛朗月,最後也放棄這個方法。明鳳與春分同時出嫁,可是亦同時在沙漠中遇上沙塵暴,二人分別被一名神秘男子所救,原來這人是一名馬賊,目的隻為向閻家鋪勒索……煙花倉庫大火,加上有人在火場發現煙蒂,令萬曦覺事有蹊蹺。命人將東升等多名外來人士捉走,以苦肉計找出馬賊安排在閻家鋪的內應,亦趁機將東升毒打一番。明鳳與春分安然到達閻家鋪,但二人竟否認曾被馬賊捉走……

第4集

明鳳與春分到達閻家鋪,選成功瞞過鋪中所有人,令在沙漠上發生的事成為二人的秘密……萬曦下山找曹軍長商討馬賊之事,曹軍長趁機要萬曦為他私製軍火,遭萬曦惋然拒絕。馬賊劫閻家鋪不成,竟將目標移向本已窮困不堪的家家寨,搶劫之餘更將一切燒光,就連春分的父母也不能幸免。焦玉為免夜長夢多,竟想瞞著春分其父母之死,讓她盡早與東陽成婚;東陽從東升口中得知家家寨的事後,立即向焦玉加以質問;焦玉無計可拖,唯有讓春分先守孝一年,之後才作成親的安排。雙親死去,春分傷心之餘,在墓前竟想起在沙漠之中為保貞節而殺死馬賊……萬曦與明鳳正式舉行婚禮,不過由于二人皆是性格剛烈之人,一言不合,明鳳更不慎將萬曦心愛的唱片打碎,萬曦一怒之下拂袖而去。

第5集

明鳳不甘被閻家的規矩所束縛,竟要萬曦將她休掉,言語間明鳳觸及萬曦痛處,萬曦對明鳳更加憎恨,二人再起沖突。春分守孝期間努力照顧東陽,但她見東陽與朗月關系親密,自己則彷如外人……東升見小琴在買火葯時被閻家子弟留難,尾隨她到開井師傅茅土工作之地。東升化名將火葯送予茅土(茅土便是東升愛侶小卓的父親),但又沒有勇氣相認,心中難受。春分一如以往將飯菜送到農田給東陽,發現在田中工作的不是東陽,而是東升。二人再次相遇,東升連忙上前向春分道謝,反而春分不欲再與東升扯上任何關系,匆匆離開,更要東升將二人的關系保守秘密。東曉失蹤,宋家上下四出找尋;此事選驚動閻家,連萬天也帶人協助搜尋。萬曦藉詞懷疑東升乃擄走東曉的真凶,將他押返祠堂嚴刑迫供,焦玉唯恐萬曦會打死東升,斷絕找尋東曉的線索,所以不惜冒犯萬曦也到祠堂向他要人……

第6集

曹軍長原來早已找回東曉,並將他交回閻家鋪,隻是萬曦想藉此機會鏟除東升及東陽,所以將東曉收起來,沒有即時將他送返宋家。明鳳為令萬曦更惱恨自己,竟然將東曉放走,而且更向萬曦直言會令閻家不得安靈。由于東曉已被明鳳放走,萬曦不想多生支節,唯有先行將東升釋放;而且為免夜長夢多,萬曦亦打算正式休掉明鳳。不過,當國業苦口婆心勸萬曦放走明鳳,反令萬曦放棄休妻的念頭,反過來要征服明鳳。焦玉將東曉失蹤一事遷怒于春分,將她趕走,然而現在宋家便是春分唯一的家,所以她抱病在身也要橫度沙漠回到宋家,終在沙漠不支暈倒……東升在沙漠中救回春分,可是她已陷入昏迷,東陽及朗月也甚為擔心,就連剛脫險的東曉對春分也非常關心,所以焦玉亦沒有再多加為難;但春分久無起息,眾人為助她了卻心願,決正式讓她入門,成為東陽妾侍……

第7集

萬曦雖得知萬天與明鳳間的關系,但他並沒有揭穿,反而向萬天試探,萬天直認不諱;萬曦決定不記前嫌,但要萬天親自從明鳳手上取回家傳銀鎖。萬天向明鳳取回銀鎖,這事令明鳳對萬天完全失望,亦認清萬曦厲害之處。東升心情納悶,到茅土開井之地發泄,怎料誤掘沙洞,被困于沙井之中,小琴見狀大驚失色!明鳳立定主意要離開閻家鋪,臨行前到宋家探望春分,並將當日春分送給她的發梳留下……可是明鳳的行動早被萬曦發現,並且派手下將她截回。春分在昏迷中得到明鳳鼓勵,終于醒來,令東陽與朗月也感到高興。東升向春分訴說離鄉後的遭遇,令春分明白眾人對他的誤解……明鳳將萬曦刺傷後逃走,但被捉回,國業為免節外生枝,竟決定放走明鳳,可是萬曦怒不可竭,不理傷勢隻身追捕明鳳……

第8集

萬曦與明鳳對峙期間,一群馬賊經過,萬曦為保護明鳳,令傷勢加劇,明鳳亦唯有帶著負傷的萬曦返回閻家鋪。惜途中再遇馬賊,萬曦更想起前妻被馬賊搶走的經過,幸而在最後關頭萬天與曹軍長及時趕到,二人才能逃出生天。二人被救回閻家鋪,萬曦決定寫休書將明鳳休掉,充當是對她救了自己的答謝。萬天見明鳳回復自由身,竟要求與她重修舊好,明鳳拒絕;萬天死心不息,在明鳳離開當天,留書給她,約她在廢城樓相會,一同離開,可是明鳳並沒有出現……就在萬天不在,而國業又不在家的情況下,曹軍長突然來到閻家鋪再與萬曦商討私製軍火之事,因為失去聽覺,萬曦險些犯錯,幸明鳳突然出現,為萬曦解圍。其實明鳳早已察覺萬曦失聰之事,此次去而復返剛巧幫上大忙,令萬曦心存感激,但是明鳳隻稱因自覺無處容身,所以才重回閻家鋪。釐貴收購宋氏田地再轉售給閻家的事被東陽揭發,頓然令萬曦的聲望大跌……

第9集

近日,東陽不能生育的流言四起,東陽為此找東升借酒消愁。東升將醉倒的東陽送返家後,春分本想為他脫衣清潔,東陽猛然醒來,將她趕出房外,令春分非常難堪。本來東陽要向春分道出自己不能生育之事,可是……焦玉訛稱前代當家與曹軍長的部屬因有誤會,恐防若釐貴當家,便會對長房不利,令東陽同意為春分打種。東升得知此事後,企圖將春分帶走,可是不知袖裏的她拒絕了東升。小琴病重,茅土被迫帶她到閻家鋪找大夫,惜被閻氏子弟為難,東升見狀加以製止,而且更不避嫌讓二人暫住在自己家中,好讓小琴能好好休養。東升從小琴口中得知當年小卓曾在閻家鋪中被人輕簿,為免親人惹上麻煩,所以一直隱而不發,而被點天燈亦隻因有人要毀滅證據,東升認定萬曦便是凶手。朗月將春分灌醉,其實是要安排春分打種,春分還以為是東陽與自己歡好……

第10集

焦玉得知為春分打種的竟然是東升,而且更是東陽主動提出,令焦玉難以理解。茅土到爆竹廠拾取爆竹碎,被閻氏子弟為難,東升為他解圍時,再與萬曦發生沖突,此時馬匹被爆竹聲嚇壞,沖向萬曦背後,東升竟出手相救……萬曦因為石灰入眼,所以要蒙眼休養,起初萬曦不肯接受治療,但經明鳳勸解及關心,他終于也軟化下來。焦玉率宋氏眾女為桂蘭祝壽,令她喜出望外,剛巧明鳳趕至,桂蘭更覺驚喜;飯後,焦玉特意送明鳳返家,其實是要遊說明鳳協助東陽當上宋氏當家之位,不過明鳳早已看穿焦玉其實隻是為東曉謀劃一切,令焦玉不得不對她重新估計。原來焦玉特意為桂蘭祝壽,背後的目的是要桂蘭離開宋家,因她心明桂蘭隻想拖垮宋家,恐防有朝一日她會成為自己的敵人,所以才出此下策。東曉出疹,桂蘭留下照料,怎料她突然暈倒,原來她亦身患絕症,命不久矣……

第11集

萬曦不想欠下東升恩情,所以派人將送錢給他,怎料東升竟然將所有銀兩送回。桂蘭因為病危,得以留在宋家,但她劣性不改,就算在死前也要為焦玉帶來麻煩,經常在朗月等人面前胡言亂語,焦玉此事而非常擔心。閻家鋪內流傳萬曦與焦玉私會的訊息,國基指東升散播謠言,將他毒打,萬曦明白他隻是公報私仇,加以責罵。東升為能毫無顧忌的進行復仇大計,便求茅土父女盡快下山,怎料二人下山之後,茅土被曹軍長捉走,小琴立即找東升求助,東陽于是找焦玉商量,最後由萬曦出頭,以茅土要為自己開井為名,從曹軍長手上將他救出來。小琴不欲留下助父為萬曦開井,但得知東升一直沒有放棄為其姐復仇,終肯留下。春分突然暈倒,經大夫診斷,原來已懷有身孕,焦玉大喜,為此家中各家人設宴慶祝;不過桂蘭竟從中破壞,更在言語中暗示胎兒乃東升之子……

第12集

眾人進餐期間,桂蘭借詞向東升多番挑撥,幸東升從容化解。東升欲還萬曦恩情,決定依約定到馬廄拾馬糞,萬曦見狀命人將所有下賤工作交給東升負責,盡情將他侮辱。明鳳見到東升,得知他的真正身分……桂蘭忽往找萬曦及明鳳,說出東陽不能生育及春分借種之事,幸而因萬曦失聰,未有聽到,最後隻有明鳳一人知道此事,明鳳更囑咐桂蘭一定要守秘。明鳳得知春分遭遇,立即找焦玉理論,焦玉以闢謠及還春分心願為理由辯釋;明鳳雖未能接受,但不想春分受到傷害,所以亦隻好保守秘密。焦玉為怕又長夢多,以讓春分回家拜祭雙親為理由,要她暫時離開閻家鋪,好讓她有時間應付桂蘭。焦玉為令桂蘭三緘其口,決定將東曉過契桂蘭,可惜桂蘭未為所動。春分對東陽的情況有所懷疑,所以向桂蘭查詢,桂蘭竟為東陽加以隱瞞,最後更接受過契之事,可惜,當晚春分送葯到桂蘭房中時,發現她已死去……

第13集

明鳳到宋家探望春分,她竟然向焦玉追問桂蘭的死因,焦玉支吾以之餘,竟然詢問有關國業外出時間,似乎與東陽成為當家之事有關……焦玉原來希望國業可以協助東陽當上宋族當家,可是國業隻是支吾以對,沒有認真答應焦玉。國業原來一直對宋族長房也心存不滿,故此他竟向國業提議起用沒有上進心的世文,目的是要更易駕馭,更易操縱宋族的一切行動。宋族祭祖當日,焦玉推舉東陽接任當家之位,釐貴與眾子弟均有所不滿,此時萬曦忽至向東陽祝賀,默認他為當家,眾宋族子弟唯有無奈接受。其後,坊間盛傳萬曦出錢讓東陽辦煙花廠,萬曦竟然利用章嫂的安危威脅國基安撫工人……萬曦一方面安撫工人,另一方則企圖以金錢打發茅土父女與東升,惜被東升拒絕。世文疑被閻家子弟打傷,令兩族關系更形惡劣。當明鳳陪同春分到閻家祠堂上香時,無意間聽到釐貴與世文的對話,得知原來二人串謀要將東陽拉下台……

第14集

朗月因為閻、宋兩家的事而忐忑不安,將一腔怨氣發泄在春分身上。焦玉將一切看在眼裏,春分對自己的信任,更加在她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焦玉等人為了解決閻、宋兩家的事而煩惱之時,明鳳突然前來宋家……焦玉等得知釐貴的陰謀後,立即往找世文,怎料他已被人打至重傷昏迷,無法作證,東陽等唯有兵行陰著……焦玉施計令釐貴不打自招,迫不得已聽從焦玉的擺布,力指打傷世文的真凶是東升,藉以平息事件,萬曦見狀便來個將錯就錯……經此一事,國業有感自己太小覷明鳳及萬曦,他更向明鳳直認一切其實是他安排來教訓萬曦,卻因錯誤估計明鳳與萬曦而功虧一簣。朗月與春分到求子石祈福,春分突然失足跌倒,導致小產。焦玉感到事有蹊蹺,素問朗月,其實焦玉早已估到桂蘭之死是與朗月有關,朗月最終亦承認自己殺死桂蘭,可是卻沒有傷害春分及其胎兒,此事卻被門外的東陽聽到……

第15集

春分因為自己小產而令東陽等人失望而感到不安,明鳳立即前來開解。東陽一去不返,朗月心感不安,唯有一直在田中工作,靜待他回來;東升亦欲返回宋家問個究竟,但被明鳳阻止,明鳳希望東升不要再接觸春分。春分在宋家感到納悶,欲返家家寨短住數天,東升知道後秘密跟蹤,可惜二人偶遇在路上,春分被馬賊所擒,東升則被馬賊以手槍射傷,倒在沙漠上…明鳳到宋家找春分,可惜春分不在。卻無意中發現馬賊送給焦玉的勒索信,始知春分被擄,所以立即回家向萬曦借一百大洋,要協助宋家將春分贖回。但原來焦玉早已找萬曦商討,她不張揚的目的,其實是不想事情鬧大,維護春分。東陽因春分之事四處張羅,最後萬曦違背國業意願,借錢給焦玉將春分贖回,但她已被看成失節婦人,連大夫也不願為她看診,明鳳心為春分感到不值。春分知道無法開脫,但她竟然求明鳳向東升傳話,自己沒有失節……

第16集

萬曦借錢給焦玉一事令國基非常不滿,上門找萬曦理論,反被明鳳痛罵。國業對萬曦及明鳳的行為感到不滿,故特意到吉慶堂展示自己影響力,亦暗示萬曦不可以再聽信明鳳而叛逆自己。萬曦為彰顯聲望,竟然將東陽帶入吉慶堂工作,國基等閻族子弟甚為不滿,因為吉慶堂向來也是閻家祖業,沒有外姓人加入,但他怯于萬曦威勢,亦唯有服從。天上突然打下旱天雷,更擊中貞節牌坊,閻家鋪上下均認為是因為春分失節所致,所以要將她趕走。萬曦為息事寧人,提出要春分三跪九叩到牌坊求上天原諒,可惜村民並未因而對春分改觀。最後,明鳳提出帶春分暫時離開閻家鋪……原來讓明鳳將春分帶到家家寨暫住是萬曦的主意,目的是要緩和山上的氣氛。另一方面,東陽與眾長老商討修葺牌坊的事,眾人對要出錢之事甚為不滿,再加上釐貴從中挑撥,令東陽的當家聲望大跌,亦令長房與眾長老的關系變得惡劣。

第17集

閻家鋪的天旱情況持續,令兩家陷入水荒危機之中,閻家鋪上下也要在井邊排隊輪水,閻、宋兩家子弟亦因此而多生爭執,情況變得不可控製。為將情況控製,在閻、宋兩家的會議之上,萬曦承諾會每天派人到較遠的江邊取水,以解缺水情況,但釐貴與世文再次以春分為"不祥人"而導致天旱,要求將她點天燈,以息天災,但被焦玉加以製止。萬曦命令東升將物資送到山下給明鳳;另一方面,茅土為了防止東升會做出越軌的事,以及要確認水源的方向,于是命小琴隨東升出發下山。二人到達家家寨,明鳳及春分也感到愕然。明鳳為保護春分,再三向東升發出警告!曹軍長藉詞為閻家鋪解決問題,但閻家鋪上下也明白他是前來沾油水,但礙于曹軍長的勢力,眾人也敢怒而不敢言。春分本對小琴多加照顧,可是因為東升之故,小琴對春分的態度異常惡劣,可是春分不明小琴心意,大感為難。明鳳將所有事情看在眼內,向春分明言小琴其實是醋意大發,而且亦乘機追問春分對東升的感覺,春分卻極力否認自己對東升生情。宋族大會之上,東陽提出離開閻家鋪自立門戶,得到不少人支持,就算焦玉如何阻止也未能成功。萬曦收到馬賊的恐嚇信,于是找曹軍長協助抗賊,但當他見到馬賊真是兵臨城下,竟然心慌起來,借故帶領軍隊離開閻家鋪,以免被牽連其中;其實一切也是萬曦的精心部署,目的隻是逼曹軍長離開。國業本想利用這大好機會,將假扮馬賊的宋族長房趕走,怎料萬曦再次違背他的指示,而且與國基發生沖突,幸而明鳳及時從家家寨趕回來,為萬曦解圍。

第18集

明鳳得知少虹生日,所以特別為她悉心打扮,可惜卻被國業指責為自把自為,可是明鳳自覺沒有犯錯,更出言頂撞國業,令二的關系變得更加惡劣。閻家鋪內因為天旱缺水,怨聲載道,而所有矛頭也直指春分,雖然明鳳明知事情與春分無關,但礙于眾怒難犯,萬曦始終不能讓春分回到山上,明鳳對于萬曦的決定感到失望,二人亦因而發生摩擦。東陽協助將食水運到閻家鋪,怎料閻、宋兩家子弟再次因食水問題而起爭執,其間東陽為阻止眾人毆鬥而不幸受傷骨折。平息事件,萬曦、明鳳找焦玉等進行商討,焦玉竟提出要東陽休掉春分,但明鳳及東陽異口同聲反對焦玉的提案。為籌集更多資金購買食水,吉慶堂為客戶連夜趕工,怎料小翠一時不慎打翻蠟燭,令工場發生大火,剛巧這時萬曦獨個兒在工場房間之中工作,聽不到工人們的呼叫聲……這候在閻家之中,明鳳與國業又在吵鬧,驚聞工人回報吉慶堂發生大火,明鳳火速趕往工場,因為現場混亂,又找不到萬曦,明鳳欲沖入火場找尋找萬曦……萬曦亦安然無恙,但是國業再將這次的人禍歸咎于春分,煽動眾人將春分燒死,以平息擾攘多時的民怨。正常閻家鋪上下到家家寨將春分走的同時,茅土到達閻家,將開井成功的訊息告知曦萬及國業,怎料國業竟將訊息封鎖,並將茅土軟禁,一定要以春分的死平息民怨。春分被拉上天燈台,正當眾人要將她燒之際,東升趕到,而且手持火把及身纏爆竹,企圖阻止眾人,可惜最後還是被製服;萬曦趕到,而且以閻、宋兩家的眾靈位作要挾,令眾人稍為猶豫,怎料這時候神智失常的輔章嫂竟然將火把拋向春分,在熊熊烈火之,春分命懸一線,東升奮不顧身上前搶救,突然,天上下大雨……

第19集

春分因天降大雨而不致被燒死,在宋族的會議之中,眾人對這樣的結局不滿,焦玉為此事向眾人解釋,然而釐貴等人仍不斷沙鬧。與此同時,在閻家之中,國業本想外出,但被陳掌櫃阻止,原來此乃曦的命令,國業本以為國基會前來為他解圍,怎料這時候,國基在萬曦書房之中,萬曦向他展示一支刻有己西年字樣的簪,並聽稱此簪乃國業為小翠訂造的……萬曦趕到族會議,向眾人證東升與春分並無私情,眾人心中雖不滿,但亦唯有接受這個結果。萬曦向國業攤牌,而且一早將他的後路封殺,令國業被迫接受離開閻家鋪.明鳳到宋家探望春分,但她仍是一臉愁容,她直認自己對東升生情,所以她自覺其實罪有應得,明鳳一時間亦無法改變春分的想法。茅土開井的工作已經完成,他希望離開之前與東升上契。東升在街上遇上一陌生男子,在他身上跌出一支手槍,東升認出他是馬賊,所以將之告知萬曦,可是萬曦竟反向東升提出為他安排婚事,以絕坊間流言。焦玉在街上遇上曦的前妻芷君,但因為萬曦正下山辦事,所以焦玉便將此事告知明鳳,明鳳遂將患上失心瘋的芷君接回閻家,而且派人通知萬曦速回山上。萬曦回家之後,將全副心思放在前妻之上,明鳳看在眼內,不是味兒。明鳳本想找春分大吐苦水,怎料發現她自割手掌,希望可以改變自己的命運,明鳳一時看不過眼,竟然將東陽不能生育的事實道出,而且更將焦玉為保長房地位而以春分借種之事說出來,而且借種之人竟然便是東升,春分聞言大為震驚,哭成淚人,認為眾人一直在欺騙她。

第20集

春分得知被借種的真相之後,感到身邊的人也在不斷欺騙自己,內心非常難過,亦對宋家失去信心,明鳳趁機鼓動春分離開,可是此事被朗月偷聽到,並向焦玉報告,焦玉聞訊大怒。此事之後,春分對東陽的態大變,令東陽大惑不解。焦玉為迫使春分繼續留在宋家,所以將所有的罪名加在東升身上,令春分以為一切的事也是東升安排,對他失望之餘,唯有繼續留在宋家。芷君突然失蹤,萬曦大為緊張,竟要封鎖城門搜查,幸而她最後被茅土父女尋回,茅土本想利用這事令萬曦放棄為東升籌辦婚禮,可惜萬曦沒有答應,隻答應在二人上契後才一同商討婚禮的事宜,茅土無奈。明鳳提議將芷君送到省城醫治失心瘋,萬曦也同意,不過,他卻希望可以用餘下的時間先讓芷君恢復對自己的記憶,所以他向明鳳提出要與芷君同房,明鳳雖然口說不打緊,但內心卻酸溜溜。可惜任萬曦用任何方法也未能令芷君回復記憶。明鳳為令春分可以與東升離開閻家鋪,向焦玉提議讓春分以患病為理由先送她下山,再稱她因病而死,再安排她與東升重會,讓二人可以重過新生活。萬曦終聽信東升之言,更成功將馬賊喬老二捉住,打算將他交給曹軍長,可是後被他在閻家中逃脫,因為擔心芷君安全,所以萬曦便到她的房間查看,怎料原來芷君與喬老二是一伙,而且她更已為喬老二誕下一子。芷君與喬老二不斷逃走,萬曦尾隨不舍,追至祠堂,萬曦與喬老二發生激烈槍戰,其間芷君中槍倒地,她不想連累喬老二,所以叫他先行逃走,結果萬曦也給喬老二逃脫,而芷君則死在萬曦懷中……最不幸的還是東曉,在祠堂中學習的他也被流彈擊中,雖然大夫為他取出胸部的彈頭,但最後也不治弊命,焦玉痛失至愛,心中悲痛莫名。

第21集

焦玉失去愛兒,萬念俱灰,所以將往所做的一切告知春分,更向他明言借種之事並非東升提議,一切的事也是她的個人主張。萬曦親手殺死了最愛的芷君,對他而言是最大的打擊,心感一切也是天意,當年不出錢贖她回來,今天她竟然自動回來,最後卻仍悶死在自己手上,萬曦慨嘆天意弄人,身不由己。東升為激發萬曦及令他對自己更信任,所以訛稱見到芷君是自殺而非被萬曦所殺。茅土帶春分往見東升,本以為可以讓二人各自表白,怎料東升竟拒絕和春分離開的要求,春分唯有失望而回。萬曦找東升協助追緝馬賊,二人一同上路,萬曦更將手槍交給東升使用。明鳳瞞著萬曦到宋家向宋族各長老及子弟解釋有關東曉被殺一事,明鳳將所有罪名加諸喬老二身上,東陽雖有所懷疑,但卻苦無證據反駁。明鳳從東陽口中得知其實焦玉早已讓春分可以回復自由身,所以興高採烈地找春分商量離開之事,怎料春分被東升拒絕後,感到非常傷心,哭成淚人。萬曦回到閻家鋪,趕住向東曉的遺體上香致祭,更對自己錯手殺死東曉向焦玉道歉,更揚言隻要捉到喬老二,便會以自己的性命償還給焦玉。東升終查出馬賊的藏身之所,趕回閻家鋪向萬曦報告,明鳳看在眼內,心知他有意親近萬曦,必有所圖,所以向東升加以警告。東曉舉殯,奈何人情冷暖,因長房最後香燈也熄滅,很少人前來致祭,東陽心中不快,但焦玉則反而能淡然面對。茅土希望與東升上契後可以令他回心轉意,可昔東升依然是執迷不悟……

第22集

茅土本想以二人上契為父子,來阻止東升繼續向萬曦復仇不果,茅土誓言會盡一切努力阻止,東升迫不得已將小卓死前,曾被侵犯以致被殺的真相相告,令茅土驚愕不已……東曉死後,焦玉變得心灰意冷;無心再打理宋家事,故將家中一切事務交由朗月打理。朗月卻謂自己力有不逮;不過焦玉卻認為朗月為了東陽,必定可以比她做得更好、更狠!焦玉為悼念亡兒而在廣場上放"九龍吐珠"煙花,剛巧萬曦路過,遂上前慰問之時,焦玉突然搶去他腰間手槍,並舉槍指嚇萬曦……但原來其實焦玉奪槍並非要為子報仇,而是要自殺隨子而去,最後幸被萬曦阻止,可是焦玉卻因手槍子彈擦過耳朵而導致短暫失聰。茅土突然失蹤,小琴以為他往找萬曦報仇,慌忙找東升協助尋找。東升趕到閻府,發現原來茅土隻是前來與萬曦商討東升的親事,始知隻是虛驚一場。明鳳一方面向萬曦痛陳東升拋棄與春分遠走高飛的機會,而留在閻家鋪的真正目的是要向他報復。另一方面,明鳳亦向春分揭露東升拒絕她的真正埋由,希望藉二人的能力可以令東升離開閻家鋪,但原來萬曦竟不將東升的事放在心上……春分為阻止東升繼續復仇行動,所以刻意到東升家中找他;惜東升不在,春分唯有將口訊傳給小琴,要東升到天燈台一聚。但小琴卻因一己之私而沒有將訊息傳給東升,春分獨自一人在天燈台苦等,不幸地遇上罕見的沙塵暴……春分突然失蹤,但是朗月竟阻止下人前往找尋,更要眾人保守秘密……焦玉拿著兒子最愛的算盤在睹物思人,但算盤意外跌在地上,算珠更散落在四方。焦玉為拾回失落的算珠,竟進入巨型陀螺的廣場,更被巨型陀螺撞倒。萬曦見狀大為緊張,將焦玉送到醫館治療,但由于焦玉失去聽覺,萬曦唯有以文字代替說話與焦玉溝通。

第23集

明鳳得知萬曦特意下山為焦玉張羅醫治失聰的葯物,心中不禁泛起絲絲醋意。春分失蹤,小琴因為沒有將春分所帶的口訊傳給東升知道,心中感到極度不安,終忍不住向東升坦白,可是東升並沒有因此而責罵小琴,反而令她心中更為不安。東升應小琴要求下山送水給茅土,怎料他在途中遇上瘋瘋癲癲的輔璋嫂。在她的引領下,東升發現原來春分被困在井中,當東升正要救出春分之時,輔璋嫂卻將東升推下井中。東升被推下井中昏迷,春分見狀立即加以救助。而輔璋嫂將東升推下井後,便獨自返回閻家鋪購買爆竹大肆慶祝。但是,當國基及小翠在牌坊之下找到輔璋嫂之時,她已經含笑而逝……萬曦為防止閻、宋兩家因為輔璋嫂的死而再起沖突,所以命釐貴通知朗月盡量不要為輔璋嫂的喪事而張羅。但原來一切的行動,全因要避免國基等勾起當年東升與小卓的事情,可是釐貴向朗月報訊之餘,亦不忙向她施下馬威,令朗月心中不滿。閻族開會商討為輔璋嫂功德碑之事,但長老認為宋族會加以反對,國基對此事大為反感,剛巧焦玉趕至,迅即成為國基留難的目標。春分在水井之中一直照顧東升,最終東升轉醒,春分更勸東升放棄復仇,可惜東升未有答應,他隻認為在整個復仇行動之中,唯一失去的將隻有春分一人而已。明鳳接到訊息,得知國業病重的訊息,正打算找萬曦相告,怎料見到他與焦玉在城樓上相會,明鳳心中醋意大發,竟將國業之事隱而不告。萬曦最終也從陳掌櫃口中得知國業的情況,決定要將國業接回閻家鋪內,明鳳雖然心有不甘,但也無奈接受萬曦的決定。春分與東升在井中相處日久,事情已經發展到一個不可收拾的地步,剛巧茅土經過,將二人救出……

第24集

東陽在山下順利洽談生意後返回閻家鋪,可是得知春分失蹤而朗月竟不聞不問,更禁止下人搜尋而非常不滿,揚言朗月已經完全改變,二人開始產生爭拗。茅土將東升及春分救出後,為免二人遭閻家鋪上下的白眼,茅土決定先將春分帶返宋家,之後東升才獨目回家。春分安全返家後,東陽對她關心呵護,反而令春分感到更大壓力,心情矛盾。明鳳得知春分安全回家,即立即趕往探望。怎料春分竟向明鳳哭訴,自己已有失婦道,與東升做出有違倫理之事,紅杏出牆,明鳳聽後隻感到愕然。明鳳離開宋家後,到東陽家為春分傳達口訊,相約東升深夜到工場相會……明鳳本約了春分到家中作客,但有突發事件要處理,所以無法接待春分。春分到達閻家之後,遇上萬曦帶少虹散步,萬曦看到春分的樣子,竟一反常態,向春分加以鼓勵,令春分大感奇怪。東升應約在深夜到達工場,怎料焦玉因為收到萬曦的書信而不約而同到達工場。突然,明鳳與國基率眾出現,力指二人在工場幽會,明鳳更要將二人逐出閻家鋪。萬曦得到春分通風報訊趕到工場,及時阻止明鳳及國基的陰謀。而經調查之後,萬曦得知明鳳與國基合謀,原意隻是要趕走東升及焦玉。而事件上,國基原來是另有居心,竟已在天燈台準備一切,要將東升及焦玉燒死……明鳳得知真相後,方感到自己的天真無知。國業終重返閻家鋪,更意想不到的是與他重回山上的竟然是失蹤已久的萬天,原來他在省城生活潦倒,終被國業強行帶返山上。萬曦與萬天重聚,兄弟二人終可以和好如初,萬天更答應留在閻家鋪中協助萬曦打理生意。

第25集

國業回來,明鳳依舊與他針鋒相對,而且在國業言詞間,更向明鳳暗示他其實隻是在萬曦面前裝病而已……朗月自從成為長房當家後,經常因要收田租之事外出。可是東陽卻見到她與萬天談笑甚歡,心中起疑。同時,因為明鳳加以陷害,令焦玉對萬曦避而不見,但是萬曦卻表現光明正大,不避嫌與焦玉見面,並且更代明鳳向她道歉。曹軍長再到閻家鋪,要抽調壯丁對付馬賊,實則要迫萬曦交出巨額金錢作換;萬曦察覺事情有異,直覺地找國業試探,國業直言不會作出如此小家行為。萬曦為對付曹軍長,打算修書曹軍長的上司,以打擊他的陰謀。最後,萬曦決定將這重要任務交給東升負責……曹軍長突然秘密與焦玉及朗月會面,原來他要與宋家合力對付萬曦,但焦玉未肯即時答應,相反朗月卻認為這是為長房重振聲威的大好機會,可惜受到焦玉激烈反對,二人因為此事而起沖突。為免閻家鋪受到大戰牽連,萬曦其實已經決定給予曹軍長金錢了事,但曹軍長竟要他親自交款,而當中的原因,便是曹軍本早已對焦玉起了色心……明鳳心知萬曦已經對自己不再信任,心中的感受實在無法向外人傾吐,唯有向不懂反應的少虹吐露心中不快。國業與萬天回到閻家鋪其實另有所圖,但是這次曹軍表之事實非二人所為,所以不欲將曹軍長之事再拖延下去,因為此舉可能令二人的計畫受到破壞。當務之急,國業是要利用萬曦與焦玉的關系打擊明鳳,迫她早日離開閻家鋪。萬曦為息事寧人,決定親自將款項送到曹軍長手上,但是曹軍長貪得無厭,竟要萬曦將焦玉也交給他,萬曦聽到曹軍長多番侮辱焦玉,怒不可竭,竟揮拳相向……

第26集

萬曦因襲擊曹軍長而被囚禁,因而重遇東升,原來東升在路上被曹軍長所擒,幸而他身上的告密信早已被他銷毀,沒有落入曹軍長之手。萬曦被擒,明鳳變得六神無主,竟然向國業求助,慘被他奚落一番。其實他早已命萬天下山與曹軍長見面談判;與此同時,東升與萬曦已準備乘機逃走,但曹軍長卻突然將二人放走,萬曦對此事百思不得其解。萬曦及東升在上山途中遇上前來營救的萬天,萬曦因而想象到二人獲釋的真相,所以急忙趕返閻家鋪向焦玉查詢,可是她隻是支吾以對,萬曦心中已知道焦玉以自己的清白,以換取自己獲釋……萬曦因焦玉為自己犧牲之事而借酒消愁,明鳳見狀便向萬天查問,得知真相後,明鳳雖然承認在此事上錯怪東升及焦玉,但她仍未對二人解除防範。朗月突然嘔吐大作,春分見狀非常憂心,但朗月阻止她對外宣揚此事。因為早前曹軍長之時,閻家鋪上下傳出焦玉已為失貞婦人的流言,令焦玉到了在閻家鋪傳統習俗"六月還燈"的日子,竟無人想取得由焦玉放出的河燈,更特意在她的燈上做了記認,焦玉心中雖不是味兒,亦唯有接受。萬曦此時向焦玉詢問當日拯救自己之事,焦玉亦坦言承認,而且,她更直認其實早已愛上萬曦,令萬曦大感愕然,而萬曦亦向焦玉相告自己失聰的真相……東陽從省城回來,將兩個荷包分別贈予春分及朗月。事後,他竟然見到萬天有同一款荷包,誤會他與朗月有染,東陽一怒之下出手毆打萬天。東陽誤會朗月與萬天有染,朗月唯有將自己有孕之事公開,原來她為令長房能有子承繼,能夠令宋家長房得以服眾,所以私下找男人借種,而且已懷有兩個月身孕,東陽驚聞訊息,覺得眼人月已非當初的朗月……

第27集

焦玉朗月見面欲商量東陽之事,朗月說明自己有身孕的必要性;焦玉替她擔心,朗月卻以說她的長房可助她解決一切事,焦玉無奈。朗與亦主動向春分說出自己有孕之事,雖春分極力追問,朗月卻堅持不透露是何人協助成孕。芧土開井有所發現,高興不已直至喝暈,但卻不肯向東升說出發現為何。焦玉東升在晚上私下會面,原來兩者一路密謀對付萬曦。原來自東曉死後,焦玉一心想替兒子報仇,于是全力協助東升,讓他設計令萬曦誤以為焦玉對他有情;之後向曹軍長設計陷害他,而讓他錯覺焦玉犧牲色相救萬曦;可惜這一切,卻為出外替朗月尋回腰包的春分所得悉。

第28集

東陽晚上醉得一塌胡塗,竟到葯鋪前要求買打胎葯;春分打水給朗月洗面,卻發現朗月暈倒地上。春分欲搵醫生卻被阻止,因朗月怕醫生驗出胎兒是在東陽上出外營商時所得;春分回房時發現東陽醉在台階上也不願回房,盡力開解下東陽終于醒悟,明白自己不是,主動回房中陪伴朗月。早上,東陽焦玉表示,自己所為隻是為了朗月,更說將不會酗酒,努力支持宋家,焦玉聽後大表安慰。族叔主動交給東陽另一筆錢;令他非常感動,而東陽更說出希望在族中大會中上再集資雲雲。族叔對東陽此舉總按捺不住,向東陽坦白,其實根本沒有人支持東陽,一直以來都是東升將錢以其它人身分交予他。東陽聽後大受打擊,直奔人前與東升扭打起來,更在人前說出了自己不能生育的訊息,令眾人震驚。

第29集

焦玉將家中老僕遣散;明鳳到訪,主動奉上銀票,勸焦玉離開此地另覓新生。釐貴終于當上宋家長房,竟說收到曹軍長交待焦玉之情書;焦玉不憤釐貴欲借此事收去長房宅地,與同東升商量,但東升卻視之為好機。東升主動向萬曦表示焦玉要他傳話,要萬曦代她售屋賣地;東升更向萬曦出示明鳳所贈之銀票;暗示一切為明鳳在幕後操縱。萬曦找明鳳對質,中途卻被國業刻意誤導,夫妻感情決裂。東升與焦玉商量下一步之際,明鳳亦與國業談判;國業亦直認不諱是他暗中影響釐貴,但國業亦指出,主因是萬曦不信任明鳳才弄得如斯田地。春分約見明鳳,原來她是向明鳳告別,但春分到最後亦沒有讓明鳳得知,是因東升得知她有孕後,才答允離開之真相。宋家長房冷清異常,但春分竟發現焦玉親到廚房煮菜,原來焦玉約了東升,希望二人離開閻家鋪前,一同吃飯。席上焦玉以長房身分將休書交與春分,令她回復自由;春分于出發前,忍不住對焦玉說出,自己早已知道復仇計畫,她不欲焦玉枉死,希望焦玉能與他們一起離開,惜遭婉拒。茅土與小翠偕東升春分一同離開閻家鋪,但茅土在離開前,動手按動了毀滅閻家鋪的按鈕。焦玉晚上宴請萬曦,以謝他協助賣屋之事;萬曦除將銀票交出外,更說如東陽回來,將無條件將屋地歸還于他,此分情義令焦玉動搖。焦玉不斷勸酒,更主動色誘萬曦,可惜他毫不動情;焦玉唯有以葯迷倒萬曦,他在萬曦葯力發作前,焦玉卻聽到了他的心底說話……這邊廂,東升對春分說過了這天,一切都將完結……

第30集

天剛亮,釐貴帶同眾人到長房家欲捉奸,可惜卻撲過空;原來當萬曦昏迷後,焦玉因看到他手上緊握東曉之算盤,心中不忍而告作罷。明鳳再勸萬曦不能過信國業,但反遭他斥罵;但言猶在耳,卻突然傳來萬天建議改存閻家資金的天福銀號已被查封,萬曦如遭雷殛。東升與春分到達渡頭,將上船前,因萬曦派人送來餞別錢,令東升明白焦玉沒有實行同歸于盡的計畫;東升怒極拋下春分趕回山上。萬曦因銀號之事,終明白國業一路處心積慮欲奪回權力;父子見面,國業將所有的計畫和盤托出,亦說出將扶植萬天來取代他;萬曦終之錯怪好人,面如死灰之際,國業竟說出如萬曦想扳回敗局,便應取出手槍,一槍了結面前的父親,萬曦面對這抉擇,隻好……晚上,失意的萬曦竟出現在焦玉家前……東升質問焦玉是否怕死,焦玉坦言已被春分點醒;但東升卻執迷不悟,決意置萬曦于死地。早上,釐貴當眾指控焦玉私下與奸夫見面,更舉出證據正式將焦玉軟禁;萬曦欲探望卻因失勢而不得要領。茅土父女在山上遇上被蠍子所傷的春分;得悉東升趕回山上後,小翠終向父親坦白,自己因情意而以謊話陷害萬曦令東升留在山上報仇,之後更獨自離開,令茅土擔心不已。為救焦玉,萬曦主動向萬天求救,卻反被奚落一番;萬曦一籌莫展之際,東升卻又出現,萬曦不明他為何去而復返,東升辯稱隻為代春分報恩。明鳳為救焦玉,亦向萬天求助,但萬天卻向明鳳坦言,他所做的一切隻為奪回明鳳;明鳳再三澄清自己隻愛萬曦,但萬天不為接受,更一怒之下,撲向明鳳欲施暴……

第31集

萬天突然失蹤令國業煩躁,因此不慎墮進明鳳與少虹的陷阱中;明鳳向醫生施壓,欲將國業倒下之事正常化,但卻遭醫生搶白,說出國業早應在一年之前病發。國業向萬曦剖白心事,承認自己沒法好好栽培萬曦,亦提到萬曦心太軟實不是當家的好材料;眼看國業最後仍執著滿足于自己沒有敗于明鳳的計畫之下,萬曦感慨萬分。茅土背春分上山之際,卻發現小翠已給馬賊殺死。東升萬曦商議,欲趁國業出殯之際,長房守護稀少之際救出焦玉;但舉殯尾聲,東升出現告訴萬曦,說發現焦玉已被殺于屋中!萬曦大驚,猛然獨身闖到宋家長房;進入宋家後卻發現焦玉無恙。此時萬曦終忍不住自己的感情,猛然將焦玉緊緊擁入懷中;可惜,埋伏于此地多時的釐貴及宋族眾人一涌而上……明鳳欲救萬曦,特意帶刀探望他;但萬曦為了不欲連累她,刻意在人前責罵她,更說自己對焦玉的心意;明鳳大受打擊,但卻仍堅信萬曦無辜。春分終尋得東升,將一切的真相告之他;但東升聽得不能置信亦不願相信,自己一直錯害他人,春分失望不已。國基為盡法將萬曦焦玉殺死,不惜將明鳳與剛到的春分軟禁起來,以求速戰速決。東升出現在天燈台上,更特意接近萬曦焦玉;萬曦知必死無疑,卻在這一刻仍要求東升放過焦玉,東升不禁動容。小翠負責看守明鳳春分,春分為能逃脫,不惜威迫脅小翠,將她曾遇馬賊之事公開。東升以武力放走了萬曦焦玉,但焦玉卻留在東曉墳前不肯離開;突然間,萬曦發現兩人已馬賊包圍!

第32集

喬老大率眾馬賊將萬曦焦玉團團圍困,萬曦知必死無疑,出言與喬老大頂撞,期以己之命換焦玉性命。小翠帶明鳳春分趕往天燈台,途中卻遇上馬賊阻截;明鳳被馬賊捉走,而剩下的則對小翠春分虎視耽耽;小翠不幸被摛,春分則被迫走到懸崖邊沿;小翠慘受污辱之際,仍不斷叫春分向下跳,以死殉節……春分望向崖下百丈,咬一咬牙,終決定……萬曦在蒙朧中蘇醒過來,發覺自己仍未死去,但雙目已毀,變成了一個完全殘廢之人;而更發覺,能僥幸逃生被萬天所救的,就隻有焦玉一人,明鳳則不知所蹤。另一邊,春分緩緩醒來,隻看到小翠呆呆的看著月色;春分欲叫小翠齊回閻家鋪,但小翠竟則問春分為何不跳崖殉節,更以蠻力捉緊春分,欲一起自盡……萬天萬曦等成功避入家家寨,但閻家鋪的末日卻已到臨;山上眾人得悉馬賊將快攻到,亦復發覺地上冒出大量煙霧,水源亦告斷絕。看著居民開始逃離這個他們賴以為生的土地,站在高處看著一切的東升,不禁唏噓莫名;但另一方面,東升亦為自己失去了摯愛而後悔不已……六年之後,山上出現了一個軍人的身影;原來他就是投身抗日戰爭的東升。當他步行至家家寨,第一個給他遇上的閻家鋪人就是萬天;萬天向他交待了這些歲月的變化後,東升亦再一次與萬曦遇上。當這兩個爭鬥多時的男性坐在一起,話題竟已是交流心底肺腑之言,而東升更發現萬曦口中的焦玉,竟是…

以上資料來源

以上資料來源

音樂原聲

歌曲作曲填詞演唱
風沙
Gray Tong張美賢林保怡
黃沙中的戀人陳國粱岑偉宗佘詩曼

獎項記錄

獲獎

年份頒獎典禮獎項得獎人
2006
萬千星輝頒獎典禮最佳男配角黃德斌飾宋東陽
2007Astro華麗台2007頒獎典禮我的至愛女主角黎姿飾計明鳳
2007Astro華麗台2007頒獎典禮我的至愛角色獎黎姿飾計明鳳
2007Astro華麗台2007頒獎典禮我的至愛角色獎佘詩曼飾家春分

提名

年份頒獎典禮獎項提名情況提名
2007第35屆國際艾美獎最佳劇情片----------火舞黃沙
2007第35屆國際艾美獎最佳女主角----------佘詩曼飾家春分
2006萬千星輝頒獎典禮最佳男主角最後五強林保怡飾閻萬曦
2006萬千星輝頒獎典禮最佳女主角最後五強黎姿飾計明鳳
2006萬千星輝頒獎典禮最佳女主角最後五強蔡少芬飾焦玉
2006萬千星輝頒獎典禮最佳男配角最後五強鍾景輝飾閻國業
2006萬千星輝頒獎典禮我最喜愛的電視男角色最後五強林保怡飾閻萬曦
2006萬千星輝頒獎典禮我最喜愛的電視女角色最後五強黎姿飾計明鳳
2006萬千星輝頒獎典禮飛躍進步男藝員最後五強黃德斌飾宋東陽

以上資料來源

幕後花絮

創作元素

家族鬥爭

陝北一片偏遠荒無之地,閻、宋兩族數十年來積怨已久,閻族視宋族人為寄生蟲,唯宋族人曾對閻族有恩,閻族祖規不得冒犯宋族,此規一直無人敢犯。

女性枷鎖

該劇所處的舊社會,男性為女子設立種種"貞節牌坊",表面乃為歌頌一種高尚的道德操守,但背後卻是一副扼殺女性幸福的無形枷鎖,千百年來侮辱無數人性尊嚴,踐踏無數美善心靈。

塞外風光

全劇大部分外景于銀川取景,展現出黃沙萬裏、延綿不絕的氣勢,襯托出劇力萬鈞的故事,加上劇中人物的衣飾造型都十分考究,與當地風沙萬裏的形象非常配合,效果自然令人滿意。

特大陀螺

本劇中有一種很有趣的道具,相信大部份觀眾都未見過,甚至未想象過。這是一種特大陀螺,造得比人還高還大,看似笨重,卻能高速旋轉。這種特大陀螺是陜北當地的特產,使用技法特殊。

製作班底

《金枝欲孽》推出時,為香港收視冠軍,監製戚其義啓用其主要班底--陳豪、林保怡佘詩曼黎姿,再加上蔡少芬邵美琪這兩位演技與觀眾緣兼備的花旦,再次與編審周旭明合作,以金枝班底攝製《火舞黃沙》。

拍攝過程

2005年8月,劇組遠赴銀川拍攝外景,展現出黃沙萬裏、延綿不絕的氣勢,襯托出劇力萬鈞的故事,加上劇中人物的衣飾造型都十分考究,與當地風沙萬裏的形象非常配合。由于當地氣溫炎熱,而演員又經常要在烈日下暴曬開工,每日都搞到大汗疊細汗,十分辛苦。無線戲劇分部副總監曾勵珍亦親赴銀川探班。劇中兩位男主角林保怡、陳豪,除了要日曬雨淋拍攝之外,更要花不少體力應付騎馬、追逐、跪地等鏡頭,其中陳豪更要有一幕被村民施以鞭炮之刑的懲罰,燃點纏在身上的炮仗,場面認真驚心動魄。

播出信息

播出平台

播出日期

播出時段

接檔節目

被接檔節目

香港無線電視翡翠台

2006.05.01-2006.06.12

周一至周五21:30-22:30

潮爆大狀

法證先鋒

劇集評價

正面評價

《火舞黃沙》精益求精、製作嚴謹,講述兩大家族的恩怨情仇,一幕幕欲望與愛恨糾纏下人性張狂與扭曲。製作團隊下重本浩浩蕩蕩拉隊往陝北黃土大地上取景。劇中許多頗具地方風味或場面驚心的段落,將令觀眾大開眼界。(騰訊娛樂評)該劇可謂香港無線的一次大膽嘗試,全程在銀川取景,黃土高原特有的窯洞建築、風沙天氣、民間習俗第一次在香港電視劇裏真實呈現,拍攝手法也頗有內地影視作品的影子。(網易娛樂評)

該劇要反映不是時代問題,而是守舊思想對女性、人性尊嚴的踐踏,人與人之間為權勢的相互傾軋永遠存在,為了家族興衰,可以將其他家族趕盡殺絕,這樣的野蠻行為過去有,現在有,將來都會有。(TVB評)

反面評價

《火舞黃沙》缺乏了一層"現實意義"。故事背景放在內地大西北的黃土高原,講述兩大家族的恩怨情仇,與現代人的生活相隔很遠,尤其是香港觀眾,隻能帶著獵奇的心態去看,難以形成大範圍的討論。(網易娛樂評)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