澹台鏡明

澹台鏡明

澹台仲元的女兒,澹台滅明的堂妹。

澹台鏡明是一支江南的玫瑰,洋溢著青春的氣息,散發著健美的男兒英氣。

人如明鏡,心澄似月。她性格灑脫,天真爽朗。

她善解人意,雖曾將一片芳心系于張丹楓身上,可一旦見到張丹楓、雲蕾之間心心相印的情形,便毅然揮慧劍斬情絲,悄悄的退出。最終成為雲重的妻子。

  • 姓名
    澹台鏡明
  • 國籍
    中國(明朝)
  • 民族
  • 出生地
    太湖邊(或為無錫)
  • 住處
    洞庭山庄
  • 籍貫
    江蘇吳縣

人物簡介

出處:梁羽生小說《萍蹤俠影錄》、《散花女俠》、《聯劍風雲錄

澹台鏡明澹台鏡明

祖父:澹台歸真

父親:澹台仲元

母親:澹台大娘

妹妹:澹台玉明

堂哥:澹台滅明

丈夫:雲重

公公:雲澄

婆婆:安芝羅密雲

兒子:雲浩

孫女:雲瑚

孫女婿:陳石星

曾喜歡過的人:張丹楓

情敵兼小姑子:雲蕾

朋友:張丹楓、雲蕾、石翠鳳周山民

武功:南岳劍法

人物音容

花容

少女笑靨盈盈紅暈雙頰,正是洞庭庄主的女兒!隻見她 左手把長劍,右手持利鑿,劍尖還帶著泥土,洞口掛著一盞碧紗燈籠,想必是她帶來照明的。玉門開啟之後,燈籠的燭光給洞中的寶氣珠光映得黯然失色。

性情

閒聊起來,張丹楓不覺心中暗 笑:雲蕾是天真之中帶有矜持,而這少女則是天真之中帶著爽朗,正是春蘭秋菊,各擅勝場。

出場描寫

庄門緩緩開啟,張丹楓眼睛一亮,隻見面前立著一位少女,眼珠淡碧,容光煥發,有江南少女的秀氣,也有北地胭脂的健美。張丹楓怔了一怔,心道:"雲蕾之美如芝蘭百合,此女之美則如玫瑰芙蓉。若然並立,想必難分軒輊。"正欲開言,隻見那少女嫣然一笑,道:"這位相公就是來遊山的那位相公嗎?爹爹已對我說了,請你進去。"

韓雪版澹台鏡明韓雪版澹台鏡明

--《萍蹤俠影錄》第十七回 冰雪仙姿 長歌消俠氣 風雷手筆 一畫卷河山

最後出場

于承珠隻道是霍天都來應援,身形一穩,睜眼看時,卻見霍天都正在另一邊船頭與一個女子鬥劍,與管神龍交手的卻是另一個中年男子。于承珠看積分明,喜出望外,急忙大聲叫道:"霍大哥,這是自己人。"她話猶未了,霍天都早已收回寶劍,讓出道路,因為他已見到那個中年男子將婁桐蓀震落水中,即算沒有于承珠提醒他,他也知道是自己人了。 你道這對男女是什麽人,令到于承珠如此歡喜?卻原來是她師母雲蕾的長兄,雲重夫婦!雲重是金剛手董岳的衣缽傳人,論起輩份,還是張丹楓的師兄,金剛手的功力當世無匹,比之葉成林那又不知高出多少了。

管神龍使出了最凌厲的劍法,與雲重搶佔船頭的有利地位,但仍是站立不穩,給雲重的一雙鐵掌,迫得他又向後退了兩步。雲重的妻子澹台鏡明笑道:"我許久未曾試過劍了,這老賊的劍法似乎還不算壞,你讓給我來打發他,行不行?"

雲重笑道:"喏,又有一個使劍的來啦,你愁沒有試劍的機會嗎?"澹台鏡明一看,隻見陽宗海正從那邊小船跳來,大喜說道:"哈,原來是陽大劍客,好,這個對手更妙!"話聲未停,陽宗海已撲上船頭,澹台鏡明不待他腳步立穩,立即一劍刺去。

陽宗海是隨在婁桐蓀之後躍來的,他起步不過僅僅稍後片刻,人在半空,已見到婁桐蓀被震落海,大吃一驚,心道:"葉成林的船上竟然還有如此高人,霍天都也沒有這等功力!"待到看清楚了是雲重的時候,更嚇得魂飛魄散,可是這時他的一隻腳已踏上船頭,要退回去也來不及了。

澹台鏡明一招"燃犀燭怪"刺他下盤,陽宗海舉劍一封,他左腳尚未踏實,重心不穩,微向右傾。澹台鏡明這招"燃犀燭怪"是專攻下盤的最厲害殺手,劍鋒一轉,登時戳向他那剛踏下來的左腿,隻聽得"嗤"的一聲,陽宗海的褲管已被澹台鏡明一劍穿過。

陽宗海的武功確也不弱,左足一提。畫著圓圈踢出,而且就在這瞬息之間,還了一劍,徑刺澹台鏡明的手腕。澹台鏡明道聲:"來得好!"一招"龍門鼓浪",唰唰唰連環三劍,暴風驟雨般的疾攻過去,就在這時,隻聽得"蓬"的一聲,管神龍飛上半空,原來他已被雲重的大力金剛掌擊中!

黎斑斑版澹台鏡明黎斑斑版澹台鏡明

陽宗海陡然一震,達人比鬥,哪容得心神稍亂,何況他本來就是處于不利的情勢的,心中一慌,立即露出破綻,隻聽得又是"唰"的一聲,澹台鏡明劍鋒掠過,削去了他的一片膝蓋,幸而陽宗海知機急退,足蹬船舷,箭一般的倒射出去。

管神龍被震上半空,身形沉下之時,陽宗海正在他的腳底,管神龍在他的肩頭上一踩,將他當作墊腳之物,借力飛起,上了小船。再過一會,陽宗海和婁桐蓀才從水中爬起,當真是像兩隻落湯雞似的,垂頭喪氣,鬥志毫無,七手八腳的急急將小船劃開。

澹台鏡明道:"可惜,可惜!我正殺得起勁,這廝就借水遁了。"雲重哈哈大笑。

霍天都上來與他們見過,各道仰慕之憂,澹台鏡明道:"我早已聽得張丹楓稱贊你的劍法,今日一見,果然名下無虛!"

于承珠領他們走入艙中,葉成林早已醒轉,見是雲重到來,喜出望外,叫了一聲:"師叔。"便欲爬起來,雲重道:"別動,我替你先治好傷再說。"他的內功比霍天都更為深厚精純,替葉成林推血過宮,不消一盞茶的時刻,葉成林的頭頂上冒出熱騰騰的白氣,全身如沐薰風,舒服無比,陰寒邪毒,盡皆消散。澹台鏡明也同時替凌雲鳳、龍劍虹二人療傷,這二人傷得較輕,更易見效。

--《聯劍風雲錄》第三十八回 浪涌波翻 傷心基業毀 龍爭虎鬥 豪氣未曾消

人物點評

相較雲蕾的芝蘭之秀,鏡明的玫瑰之麗毫不遜色,何況,她的爽朗大氣更具俠女風採。于是,多少人惋惜她的姍姍來遲,憐愛她的退而求其次。可是,倘若鏡明死纏爛打,甚至要用盡心機拆散張雲…還是這位拿得起放的下,從容聰慧的洞庭芙蓉麽?再說了,雲重的細心呵護,情之所鍾,不正是鏡明珍惜尋覓的麽?天涯何處無芳草,哈,或許正是鏡明自謂。君不見,月夜高歌的鏡明頗有魏晉風度麽?長歌消俠氣,洞庭隱芳蹤。你有你的來路,我也自有我的歸宿。

天真爽朗,心地良善,比女主角雲蕾更多了幾份豪氣,可惜梁公沒有給她太多的描寫,但從太湖山庄和押寶進京這兩個場面來看,她不遜于雲蕾。隻可惜張丹楓與雲蕾相遇在前,情愫深種,讓鏡明大受冷落。

不過,雲重也是豪情俠義的人物,與鏡明也算得上十分般配。如此安排,可稱得上是"各有因緣不慕仙"了。

--節選自 梁羽生家園 10月22日簽到

天賜良機巧連環--雲重、澹台鏡明

西江月

洞庭波平如鏡,峰冷天高雲重。江南山色有無中,湘娥澹妝入夢。

寶刀橫映明月,相扶攜患難從。輕噓寒暖細叮嚀,歲歲雙飛彩鳳。

沒有早一步沒有晚一步,就那麽遇到了你,這實在是需要緣分的。在鏡明的青春韶華中,張丹楓的出現絕不是偶然,那個白衣飄飄的少年劍客,讓她眼前一亮,繼而卻自嘆系不住他的行舟,羨慕雲蕾的幸福,"若有人為我如此,就算即刻死了,也會心甘"。她不知道上天早為她安排了雲重,那個久處漠北的熱血兒男,對她一見鍾情、細心呵護。其實,張雲的愛情在鏡明看來,也許隻是為了成就她和雲重的姻緣際遇,讓她明朗自己要的是什麽,繼而專註屬于自己的幸福。

--節選自 梁羽生家園羽靈《摹寫浪漫--追述心中的梁書十佳情侶》五

最令人心動的戀情:雲重與澹台鏡明

在《萍蹤》中,雲重可說是僅次于張丹楓的男二號角色,平心而論,他的整體貭素雖不及張丹楓,形象上也不似張一般光彩照人,但毋庸置疑,他也是一名錚錚硬漢,鐵血男兒,一位真正的少年豪傑,他的身上充滿了陽剛之氣,這一點足以使他具有對女子的吸引力,甚至在他第一次出場,白衣飄飄,為綠林豪傑暗送訊息時,竟也有了幾分令人心動的感覺。隻可惜在他之前是偶像級的魅力人物張丹楓,以致于他的光芒被壓住了大半,他本人更因為粗暴幹涉妹妹戀愛而背上了惡名。開始也不大諒解他,但看到隨著情節的展開,他對張逐步消除了敵意與偏見,最終為救張丹楓力抗金牌,違抗聖旨,更在也先大炮燃放的瞬間不顧個人安危,策馬沖入張家,不由得便對他另眼相看了。其實縱觀全書,他也是一個很優秀正直的男子,他與曠達英爽的澹台鏡明因患難相扶而漸生情愫,最終走到一起,也是再自然不過的結果。很喜歡二人石室遇險,相互扶持,暗生情意的一段情節。澹台鏡明也是全書比較可愛的人物之一,她純潔脫俗,率真明朗,毫不做作,對感情也是拿得起放得下,即便將她放在張丹楓身邊也不算遜色,但梁老既有意讓她與雲重走在一起,卻也不算委屈,而且二人的情感雖不似張雲一波三折,重重磨難,卻也別有真摯動人之處。

--節選自練霓裳《論《萍蹤》配角們的戀情》

晴開玫瑰看鏡明

晴開玫瑰攜酒看,暮風吹落繞欄收,羽生先生給了鏡明一個華麗的出場,卻沒有一個絕美的退步,以至于混跡于山水江湖之中,化作曇花一現的洞庭精靈--長歌消俠氣,一畫卷山河,成為一個讖語。就像林妹妹和寶姐姐的雙峰對峙,蕾蕾和鏡明孰優孰美也是眾說紛紜,盡管更為憐愛蕾蕾,也繞不過鏡明的別樣風情。玫瑰,又名徘徊花,這個名字其實用到鏡明身上並不太恰當,可是,再加上那一份豪氣的象征,大概就勉為其說了吧?灑脫不讓張丹楓," 對此湖山,卻提俗物,皇帝值多少錢一斤?"這句話當浮一大白,說的頗有名士風範的張丹楓也刮目相看。隻可惜少女心事,畢竟脫不了愛惜容顏的俗套,以貌美自詡倒似待價而沽的一顆明珠。玫瑰芙蓉之麗媲美芝蘭百合之秀,輸的隻是機緣,更何況,根本沒有一展棋局何來輸贏之論?鏡明這朵玫瑰的徘徊,小得幾乎可以忽略。執手楊柳的倩影,隻是為了映襯生命中的顏色,多一份精彩的點綴而已。如此明白剔透的一個人,怎會將自己交與不可知的角逐?斂枰推手,豪氣不讓須眉,遺忘是為了接受明天的朝陽,隻作自己的主角,不做別人的襯托。

--羽靈《誰解女兒柔腸轉?閒拈飛絮伴清顏》八

江南煙雨成落寞--澹台鏡明

書中才出場的澹台鏡明因為美麗而自負,想必此前的江南,澹台鏡明是獨具一支的,美麗 聰明 有才還活潑, 書中說澹台鏡明天真中帶著爽朗,雲蕾天真中帶著矜持。全書中,澹台鏡明出現三個情節,洞庭湖的初見,對比雅麗如仙芝蘭百合的雲蕾,澹台鏡明的玫瑰明艷也是讓人言情一亮,言語中有著自負,難怪張丹楓笑她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這句話對澹台鏡明來說,少女的心思會有所轉變,那就是雲蕾的 出現,甚至是出現的太快了,很多人說作者太愛雲蕾了,實際上澹台鏡明不輸雲蕾什麽的,就是因為這愛,使得澹台鏡明落寞,那個手持短笛 緩緩而來的少女,雅麗如仙,空谷幽蘭,又清艷無比,澹台鏡明也是明艷的,可是終究抵不過雲蕾的既清且艷,她的眼裏,雲蕾是太湖仙女,投在了她少女的心波上,起了波瀾。不過澹台鏡明終究是豁達的人,拿得起放得下。對張丹楓朦朧的愛意,就如少女一時美麗的夢,醒了便不會想了。夜色如涼,兩個少女的手牽著,心也在各自跳動著,這是多生動一幕。

澹台鏡明的出現是萍蹤的一抹亮色,就是她的爽朗。或許就是這爽朗讓人覺得她特別能幹,她的武功不如雲蕾,甚至不像雲蕾一人單劍的在江湖上闖,但是書中的男子都覺得雲蕾柔弱,這就是性格對人物認知的影響吧。第二次出現是和雲重一起押運寶藏上京,路上受了傷,黑暗中雲重給她治傷,情已經在跳動,雲重鐵漢也有柔情,澹台鏡明也慢慢的接受了雲重的情意,第三次出現是在和雲重出使瓦刺,每次算說雲重放下仇恨的時候總是用小指頭一戳雲重的額頭,顯得特別的生動,也說明了她後來對雲重的喜愛,給予了信任。 最後和雲家人一起微笑的看著雲蕾張丹楓的故事,澹台鏡明的故事不多,再後來,散花中,我們隻看見了張丹楓 雲蕾 雲重的影子在到處出現,聯劍中,澹台鏡明自信滿滿的一現,或許還不如沒有出場的雲蕾引得人關註,廣陵劍中,澹台鏡明的影子都沒有了,甚至是幾百年後,茫茫的字海中,我們還是能尋找到張丹楓的名字,他的妻子雲蕾,他是雲重的妹夫,至于澹台鏡明隨著時間消逝的無影無蹤了。可是,一觸萍蹤,還是會想到這位寥寥數語的。(月魂殤月《一曲萍蹤醉俠影--記萍蹤俠影中七位少年》)女子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