澹台滅明 -梁羽生創作武俠小說人物

澹台滅明

梁羽生創作武俠小說人物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澹台滅明,《萍蹤俠影錄》、《散花女俠》的配角之一,澹台歸真之孫,上官天野的徒弟,張丹楓的朋友。

豪邁男兒、武功高強、事主忠心、對朋友多惺惺相惜之意。

忠肝義膽高傲不群,不畏人言我行我素,不愧是上官天野的弟子。

  • 中文名稱
    澹台滅明
  • 出生地
    蒙古
  • 職    業
    張府家臣
  • 民    族

人物資料

出處:梁羽生小說《萍蹤俠影錄》、《散花女俠》

申軍誼版澹台滅明申軍誼版澹台滅明

身份:瓦剌第一勇士

師父:上官天野

祖父:澹台歸真

叔父:澹台仲元

嬸嬸:澹台大娘

堂妹:澹台鏡明、澹台玉明

堂妹夫:雲重

主公:張宗周

少主:張丹楓

同僚:石英

師弟(妹):烏蒙夫林仙韻

徒弟:哈達萊

師侄:慕容華、長孫玉

武器:雙龍護手鉤、鎖子黃金甲

武功:羅漢拳、鐵琵琶手、鐵指銅琶、吳鉤劍法

人物簡介

澹台滅明,張家的家臣。

雲靖從瓦剌返回中土時,曾受張宗周之命勸雲靖回去並送達錦囊,後任瓦剌使臣偕同阿剌知院使明,實受張家之命促瓦剌內訌,亦曾在戰亂中救下雲重澹台鏡明,終萍蹤全書,澹台滅明對于故事發展有著重要作用。

出場描寫

隻 見一員胡將,身披鎖子黃金甲,手使雙龍護手鉤與潮音和尚打得正烈。潮音和尚的禪杖如神龍出海,橫掃直劈,呼呼風響,那胡將竟是分毫不讓,雙鉤盤旋,縱橫揮舞,將潮音和尚碗口大的禪杖迫得東倒西歪。謝天華大吃一驚,心道:"這廝本事果然了得,怪不得雲澄要吃他的虧,看來師兄也不是他的對手。"立即長劍出鞘,振臂一掠,猶如巨鳥摩雲,掠空而降,長劍一抖,一招"拂柳穿花",穿心直刺,這一劍是專破鉤、奪之類兵器的殺手神招,正是玄機逸士苦心所創的厲害招數。

岳華版澹台滅明岳華版澹台滅明

--《萍蹤俠影錄》楔子 牧馬役胡邊 孤臣血盡 揚鞭歸故國 俠士心傷

最後描寫

忽聽得前山步履聲喧,澹台滅明哈哈大笑道:"陽宗海這次全軍覆沒,全虧了葉成林兄弟,趕去正是時候。"葉成林道:"我有什麽功勞,陽宗海勇猛之極,若不是澹台將軍,誰能將他殺敗。"澹台滅明笑道:"打仗我打得多了,水上打仗可還是第一次,現在還覺暈船呢,我那一刀一槍的功勞算得什麽,葉兄弟,你指揮水師的本領,我可是真的佩服呢。"黑白摩訶笑道:"不必謙讓了,大家都有功勞。咦,于承珠呢?"

--《散花女俠》第二十五回 較技蒼山 高峰騰劍氣 泛舟洱海 月夜動情懷

人物評價

澹台滅明:匹馬縱橫塞北,此心可對蒼天

在俠烈之風最為盛行的春秋戰國時期,有這樣一個特殊的社會群體:他們重言諾,輕生死,忠誠尚義,恩怨分明,為酬知己,不惜傾盡自己的全部心血靈魂,犧牲自己的一切,對這種人,史書上有一個充滿敬意的稱呼:士。在梁書中,澹台滅明無疑是最切合"士"這個稱號的人物之一了。

身為漢人,無時無刻不忘故國,卻甘願一生追隨張氏,忍辱負重,屈身胡地,頂著千千萬萬國人的辱罵,接受"瓦剌第一勇將"的身份,默默在暗中策劃復國大計,如此忠貞,如此堅忍,大約隻有金庸《倚天屠龍記》中的範遙、古龍《白玉老虎》中的上官刃可以與之比肩了。比起上邊二人,澹台滅明身份的矛盾之處在于,他與張宗周並非是作為臥底者進入瓦剌集團內部的,同瓦剌高層之間是一種相互扶持利用,卻又相互防範算計的微妙關系,而更令其為難的是,他自始至終都不曾忘記自己中國之人的身份,但現實的需要又使他在很多時候不得不與瓦剌站在一條船上,一旦兩國發生沖突,當如何抉擇,維護哪一方的利益,往往是一個難以取舍的問題。

在種種家國矛盾、是非紛爭的漩渦暗流夾縫間,作為一個有理想抱負,有使命責任,同時也有道德原則的人,無疑是活得十分辛苦壓抑的。澹台滅明能作的,也不過是在忠于主公,不違背道義原則的基礎上,盡量為自己選擇一個利益與良心的平衡點,使自己的行為無愧于心罷了。

在《萍蹤》的結局處,張宗周為全家國大義,毅然與瓦剌決裂,帶著未竟的使命服毒自殉;澹台滅明依然追隨張丹楓,卻終于從沉重的宿命中得到解脫,這也許是對他半生忠義盡瘁的一種補償罷。

--節選自練霓裳《我眼中的梁羽生筆下十大魅力男子》七

人物點評二

《萍蹤》的配角刻畫地也較為出色,其中澹台一家個性各異,令人印象深刻。澹台滅明作為張家的首席家臣,光是名字就非常的經典,表面上是滅明復仇,極有霸氣,暗合先賢之意。不但武藝超群,而且忠心耿耿,實在個磊落丈夫,更難得一個絲毫不沾情愛的英雄人物。初遇雲蕾時,澹台滅明雙鉤一立,見是一個少女,喝道:"喚你家大人出來,我雙鉤不殺無名小輩。"霸氣十足,令人嘆服。與《大唐》中冷酷無比的跋鋒寒的名言:"來者何人!我跋鋒寒今夜不殺無名之輩。"有異曲同工之妙 。

--節選自 花無語 《梁羽生之貴族失落:《萍蹤俠影錄》》

人物點評三

這是個相當囂張的名字,尤其是在明朝年間。依我看,雲靖雲老先生實在妄讀聖賢書,連孔聖人門徒的大名都沒聽說過,實在是匪夷所思,因為仇恨會蒙蔽人的雙眼。

作為《萍蹤》最早出現的人物之一,澹台滅明給人的印象就是兩個字--能打!玄機門下的一眾好手,隻有謝天華一人堪堪與其打成平手,可見他無愧于上官天野的首徒,無奈的謝天華隻有發出"可惜四妹不在這兒,若然雙劍合璧,三個澹台滅明,也要死在劍下"的感慨。

隻是他的出場給人最多的卻是另外一個形象--身為漢人,卻出賣靈魂,相助胡虜,接受"瓦剌第一勇士"的身份。事實卻剛好相反,澹台滅明是個忠貞堅忍,恩怨分明的血性漢子,說起來真的是一肚子的苦水。他是張宗周的家將,人生的唯一信條就是從大明皇帝手裏奪回本該屬于張家的天下,他與雲靖的信仰不同,各為其主實在是無可奈何的事情。但是張宗周為了復國卻走上了一條危險的道路--投靠瓦剌,借助異族之力。我想此時的澹台滅明無疑要做出痛苦的抉擇,但他毫不猶豫地作出了自己的選擇--委身胡地,忍辱負重,光復故國。難怪雲老先生總覺得澹台兄是要害人,而實際他是在幫人。

很多朋友都認為,澹台滅明的前半生一直處在矛盾之中,既要圖謀復國,又要幫著主人韜光養晦,防止敵人暗算,有時候甚至還得站在瓦剌的陣營中替他們辦事出力。其實這些事情並不矛盾,澹台滅明這輩子隻忠于張家,對其一家忠心耿耿。隨著張宗周與瓦剌服毒自盡,澹台滅明卸下了身上沉重的枷鎖,真正得到了解脫。

與萍蹤系列中一幹情場得意的人不同,澹台滅明是個徹頭徹尾的光棍英雄,這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相比張丹楓,雲重那份糾結的情感,澹台滅明更多了幾分霸氣和磊落,也難怪能與張風府惺惺相惜。還記得澹台兄在《散花》中醬油般的出場嗎?

忽聽前山步履聲喧,澹台滅明哈哈大笑:"陽宗海這次全軍覆沒,全虧了葉成林兄弟,趕去正是時候。"葉成林道:"我有什麽功勞,陽宗海勇猛之極,若不是澹台將軍,誰能將他殺敗。"澹台滅明笑道:"打仗我打得多了,水上打仗可還是第一次,現在還覺暈船呢,我那一刀一槍的功勞算得什麽,葉兄弟,你指揮水師的本領,我可是真的佩服呢。"

年屆花甲的澹台滅明依然保持了多年前的那份霸氣和豪邁。

澹台滅明,江湖英雄卻不兒女情長,我行我素卻不失忠誠義氣。(節選自 低調的SK石頭《我眼中的梁書男配角們》)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