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爆大狀

潮爆大狀

《潮爆大狀》是2006年香港無線電視翡翠台出品的時裝劇集,由唐基明監製,鄭少秋蘇玉華陳鍵鋒唐寧領銜主演。

該劇講述了律師蔣文事業心太重,結果與妻子離婚,女兒也視他如仇人。女兒長大後也當了律師,父女對簿公堂,關系更加惡劣。

該劇于2006年4月3日首播。

  • 中文名
    潮爆大狀
  • 主演
    鄭少秋,唐寧,陳鍵鋒,陳國邦
  • 外文名
    Bar Bender
  • 集數
    20
  • 其他名稱
    非常大狀
  • 類型
    時裝律政
  • 出品時間
    2006年
  • 首播時間
    2006年4月3日
  • 出品公司
    香港無線電視翡翠台
  • 製片地區
    中國香港
  • 導演
  • 編劇
    唐基明
  • 編審
    葉世康

​劇情簡介

蔣文韜(鄭少秋 飾)是香港最成功的大狀之一,他能言善辯,專為富豪們解決官非,因此得以躋身上流社會。雖然家財千萬,但他卻喜歡跟跟計較,為人尖酸刻薄,連女兒思庭(唐寧 飾)十分討厭父親這種為人,所以雖然她也是律師,但和父親很少來往。蔣文韜是富豪倪承坤(石修 飾)的御用律師,專門幫他打官司。倪承坤欲收回父親當年建的一棟舊樓,因舊樓裏住著一班姑婆,而倪父一直都沒有向她們收房租。蔣文韜查出了這一事實,于法庭上質疑倪父和其中一名姑婆有染,最終打贏了官司。這種為贏官司不顧人死活的做法引起了在法律援助處工作的書記庄曉慧(蘇玉華 飾)的不滿,兩人一直鬥氣。 

海報海報

一次倪承坤傷人,私下收買證人得以脫身,但蔣文韜則被警方懷疑妨礙司法公正。蔣文韜一氣之下和倪承坤翻臉,由此生意大受打擊。一次機會,蔣文韜發現愛女在法援處工作,為了接近女兒,他接下了一單法援處的官司,由此贏回了不少名聲。蔣文韜亦漸漸開始發生轉變。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
蔣文滔鄭少秋
庄曉慧蘇玉華
林家信陳鍵鋒
倪承坤石修
蘇若菲Sophie向海嵐
李廣德陳國邦
宋綺華韓馬利
林家琪岑寶兒
林忠義羅浩楷
戴群娥梁舜燕
周小嫻陳嘉儀
高威霆蘇敏聰
陳偉強郭耀明
高開霆揚明
袁定方甄志強
徐恩東李成昌
庄福慶王青
餘子蘊羅泳嫻
岑玉鳳盧宛茵
餘翠竹白茵
餘樂施湯盈盈
庄曉儀蘇麗明
曾展才陳堃
羅道明江漢
庄曉勇羅貫峰
楊拯高俊文
何洋達彭冠中

職員表

製作人:黃錦萍
監製:唐基明
導演:陳新俠
副導演(助理):黎永強、韋贇妮
編劇:曾保華、葉世康

以上資料來源 

角色介紹

潮爆大狀

蔣文滔| 鄭少秋

蔣文滔是法律界極具名氣的“大炮”(業界人稱資深大律師為“大炮”),深信打官司隻是有錢人的玩意兒,滔在處理案件上以狠辣刁鑽見稱,故多年來的服務對象都是一眾富豪商賈。而出身平凡的滔亦極欲躋身上流社會,多年來的攀龍附鳳,他終在名利場佔有一席之位,已因為滔對工作的狂熱,落得離婚收場。正當滔意氣風發之時,涉及妨礙司法公正,而與富豪坤關系決裂,多年來建立的人際網路亦因此斷絕。女友菲亦舍其而去,及後,滔因一樁交通意外,被法官判服社會服務令,他的人生,一下子跌到谷底。不過,滔最後被慧的熱心所感動,重燃對工作的熱誠,加入法援署。兩人不知不覺間,更漸生情愫。另一方面,庭亦在法援署任職律師,父女見面機會因而增多,在信與慧的調解下,父女關系亦日趨緩和。

潮爆大狀

庄曉慧| 蘇玉華

慧雖然隻是個律政書記,矢志為民請命。故工作之餘,仍做義工,希望善用時間幫助社會上有需要幫助的人。多樁不同個案,最令慧印象深刻的是信的涉嫌襲警案件。慧與達通宵達旦,終找出案件中的破綻,最後替信成功平反,而慧與信之間的友情,亦在此案後開始建立。慧與當檢控官的庭,也因為識英雄重英雄,慢慢成為金蘭姐妹。慧在當義工期間,重遇履行社會服務令的滔。慧有意無意間,常指使他做盡各種厭惡性工作,兩人因而成為一對歡喜冤家。及後,滔涉及多年前坤的一起串謀案,滔為了公義,竟當污點證人,而感動了不少人,而慧也發現自己對滔早產生一種異樣感情,兩人能否終成眷屬。

潮爆大狀

林家信|  陳鍵鋒

信讀完國中後,便棄學踏入社會工作,做過多份散工。信後來儲了一點積蓄,便買了一部客貨車,亦親自當司機為客人運貨,生活雖不富裕,但一家四口人總算三餐溫飽。唯信雖然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但卻沒有人生目標,做人渾渾噩噩。後來,信因涉嫌襲警及運送賊贓,多次接觸庭,唯信認為庭狗眼看人低,對自己有偏見,兩人鬧得甚是不快。及後,信接到庭的家居裝修工程,相處中,信發現庭並沒有階級觀念,而是熱心幫助弱勢群體的女大狀,不禁對庭改觀,更暗生好感,但礙于身份懸殊,隻好把感情埋于心底。另一方面,信的上進心甚得滔欣賞,遂聘請他在自己的Chamber做辦公室助理,滔更因不喜歡庭跟德來往,而求助信監察二人的一舉一動。信在公在私,當然樂于效勞。信亦從中使滔和庭的父女關系得以改善,庭知道他出于好心,漸漸對家信產生好感。

潮爆大狀

蔣思庭| 唐寧

庭小時候目睹父親經常為工作讓母親傷心,終于離婚收場。自此,主觀地認定滔不配做丈夫及父親。庭表面上把大狀父親當做仇人,不理不睬冷漠不已,且不屑其不擇手段打官司手法及攀附富豪,但潛意識又欣賞滔之能力及在法律界之成就所以自相矛盾。多次案件,庭接觸到信,庭對這出身低下階層毫無禮貌之人印象極差,到後來發現信原來是個孝順仔,亦對其不自然改觀。庭加入了法援署工作,每當跟慧合作為低下階層追討公義成功的時候,漸漸人也開朗起來,而慧不時暗中亦替滔講好話,庭對父親態度亦慢慢軟化。未料,庭接受滔的徒弟德的追求,再令父女關系重回惡劣。坤的串謀案,信四處奔波收集當年證據及苦主準備向坤追討賠償,又為了庭出手打傷德,惹上官非,庭眼見信為自己而犧牲,且發現他原來一直暗戀自己,亦幫助了自己許多而心裏感動,決定替其抗訴。

音樂原聲

類別

曲目名稱

作曲

作詞

演唱

主題曲

身外物

譚天樂

張美賢

鄭少秋

幕後花絮

1.《潮爆大狀》囊括多個第一次,包括:鄭少秋和唐寧第一次演律師角色,陳鍵鋒第一次演行為粗魯的低下層,向海嵐第一次連同愛貓妹妹粉墨登場。

劇照劇照

2."波子"及"哈利"都是鄭少秋在劇中的潮爆座駕,不過現實中,鄭少秋並沒有電腳踏車牌,所以,拍攝駕駛電腳踏車的場面,就要由他人幫助完成。

3.《潮爆大狀》是秋官和石修繼1986年的《屈原》後再度合作。

4.該劇是鄭少秋入行以來首次飾演律師,為了演好這個角色在開拍前專程去了高等法院聽審,同時參考了很多相關的電影和錄像帶,學習別人的演繹方法。

播出信息

播出日期

播出平台

2006年4月3日

tvb翡翠台首播

劇集評價

這部劇集絕對不是打年輕牌,劇中實力老將讓這部劇生輝。再回巢拍劇的鄭少秋已經不年輕,可看不出什麽變化,依然風流倜儻,就算開始時候是一個不太讓人喜歡的律師,但是和蘇玉華的對手戲卻精彩至極。這一次TVB將重點從法庭之上轉移到了法援處,將鏡頭對準了平凡人物的小故事,而一向將年輕人的感情濃墨重彩來描寫的TVB讓中年人的愛情看起來也是甜蜜的,所謂關懷,所謂愛情,不分年齡也不分身份。(時光網評)

劇照劇照

陳鍵鋒在中一改溫文小生的模樣,扮演沖動粗暴、動輒用拳頭去解決問題的貨車司機,算是不小的突破。(騰訊評)

相對以往的同類電視劇的律師形象雖未致特立獨行但也算新鮮。專業部分改以法援處作背景,案件雖然瑣碎平常,但更貼近民生。可惜的是演員除了鄭少秋部分,其他演員驚喜有限,好戲的蘇玉華、陳國邦角色平板,無甚發揮,浪費了演技,未嘗不是一種遺憾。(騰訊評)

分集劇情

第1集

承坤與女明星在酒店幽會,卻被狗仔隊跟蹤,承坤為擺脫追蹤,不慎將一新牌電腳踏車司機撞倒而被律證署起訴。為他出庭辯護的文滔毫不手軟,以控方使用"傳聞證供"作出起訴為抗辯理由,終令承坤無罪釋放。文滔前妻 Anna 與新任丈夫的法國餐廳開張,文滔與女友若菲大方出席慶祝會,文滔與女兒思庭碰面,二人各不相讓。原來文滔雖與現任女友若菲已經相交兩年,但文滔始終未肯結婚。在承坤的慶祝會上,相士梁師父批言文滔今年必犯桃花,如果不掌握姻緣便婚訊無期,惹得若菲非常在意,但文滔卻隻當是戲言。承坤本想清拆父親倪發的唐樓,但該處的住客卻希望承坤能提高賠償額而與他理論,但爭吵間,有人不慎將承坤的風水像打爛;承坤大怒,要文滔設法將舊樓收回。文滔經調查後,竟發現其中一名住客餘翠竹是承坤父親生前的情人。

第2集

文滔在庭上揭發翠竹與倪發有暖昧關系,令翠竹激動致暈倒,聆訊因此延期。文滔事後揚言此仗他必勝無疑。思庭與火爆青年林家信發生車禍,思庭要家信交出個人資料,二人發生沖突。家信因涉嫌襲警,要到法庭過堂,但他在法庭上態度惡劣,令法官留下不良印象。文滔在倪發的遺物中,找到他年青時為翠竹繪畫的人像畫,並將之呈堂,令翠竹無法再隱瞞他與倪發之間的關系。在這種不利的情況之下,翠竹終于敗訴,而且眾姐妹亦因為敗訴而與她決裂;承坤勝利,在遊艇上開派對慶功,而且更與文滔商量,在大陸合作投資,文滔最後也答應拿出數千萬投資。家信上庭應訊,可是他依然不改火爆性格,終被判有罪;家信不服,決定抗訴。思庭無意中得知原來文滔曾與Mr. Smith 聯絡,一怒之下辭退工作,更在曉慧的遊說下加入了法援署工作,但她第一宗接手的竟然就是家信的襲警案。

第3集

家信與思庭在法援署見面,又再發生沖突,幸得曉慧調停,但家信對思庭沒有信心。若菲從外地返港,文滔前往接機,若菲突然向文滔暗示懷有身孕,令文滔大感愕然。剛巧承坤又再致電求救,令文滔能借機離開。文滔經多番思量,終因若菲懷孕而答應與她結婚,若菲心中欣喜。若菲的美容中心被一女客人岑健萍投訴,接受彩光療程後出現白蝕,要求賠償,令若菲心煩。家信為求脫罪,竟然找一友人假扮證人,被思庭識破;他更被思庭責罵一番,心中更為不滿。思庭為調查家信案件,連夜到案發地點,卻被流氓騷擾扭傷腳部,幸被文滔發現,為思庭解圍,但思庭對自己態度冷淡,令文滔心中難受。文滔為求替承坤脫罪,竟要他假扮精神失常;承坤反對,二人因而發生沖突,文滔一怒而去,承坤轉移要廣德為他效力。開庭當日,廣德沒有依指示預備文案,加上控方證人孔亮仁竟然突然"失憶",令文滔心中感到極度不安。

第4集

思庭表現出色,成功為家信洗脫罪名,令家信對他另眼相看。而承坤一案,最後也因為證人失憶而得到勝利,但文滔反而毫不高興。及後,文滔終得知若菲懷孕一事全是誤會,二人鬧翻。岑健萍尋求法援,曉慧與她一同到若菲的公司,但反被若菲指她沒有依指示長期暴曬才會出現白蝕。文滔認為思庭在法援署工作沒有前途,所以找舊同學兼思庭上司楊拯,希望他可以代為處理,但反被楊拯指文滔在多管閒事。家信送建築材料到醫院,順道探望在醫工作的母親,但無意中被他聽到一名醫生與護士的對話,得知二人明知病人違規進食,仍強行進行手術……警方得廉政公署之助,找出承坤收賣證人的證據,文滔再因此事而與承坤不和。健萍得知男友 Anthony 回港,原欲息事寧人,但曉慧突然帶 Anthony 到美容院,竟因此揭發 Anthony 早已在外國結婚,健萍失落下割脈自殺。

第5集

承坤為求脫身,竟依廣德之計嫁禍給文滔,文滔被警方傳召問話,若菲連忙加以安慰,但文滔心煩意亂,毫不領情,令若菲下定決心要離開文滔。文滔與承坤合股在大陸的投資更被政府擱置,令文滔損失三千萬,心情更加低落。文滔心知是承坤令他損失慘重,上門與他理論,二人一言不合,文滔更誤將承坤的風水雀放走,二人正式決裂,曉慧七年來一直為殺人犯陳偉強尋找新線索翻案,剛巧他在獄中結識了一名犯人,他稱竊匪"士把拿"在犯案時,其實目擊了當年凶案的情況。家信母親周小嫻不慎將他告知的秘密宣揚,因而突然被調職往偏遠的療養院工作,家信心中不忿。曉慧找家信幫忙到麻雀館調查,可是"士把拿"他不願合作,拔足而逃。文滔與承坤決裂,令文滔生意一落千丈,故決定為故友傷人案辯護,但卻因助手失誤而敗訴。文滔在酒吧賣醉,竟與一名洋人發生沖突。

第6集

文滔被控傷害他人身體,最後被判留有案底,並要履行社會服務令。仁愛醫院的醫療失誤,令何詠蓮的父親變成植物人;她成功申請法援向醫院提出起訴,但醫院方面卻以賠償來平息事件。思庭得知男友正良被醫療失誤事件困擾,往圖書館找有關案例資料,卻遇上廣德;他假意在思庭面前不斷為文滔講好話,博取好感。家信接何氏姊妹到醫探望父親,遇上正良,他得悉原來是年幼的詠心將食物帶給病人,竟加以怒斥,詠心因自責而痛哭流淚,家信見狀上前製止,更斥責正良不負責任。文滔自從與承坤決裂,便遭他封殺,所有富豪也將生意交給廣德處理。文滔進行社會服務,本來非常抗拒,但得知思庭也參加義工服務,得見愛女令他變得積極。更有機會與思庭靜心對話,可是思庭隻視他為遠親,令文滔深感無奈。詠蓮決定不接受醫院賠償,曉慧更在醫療錄中找到有被塗改過的痕跡。

第7集

曉慧發現醫療報告曾被修改,法緩署便以這點向醫院方面大興問罪之師,但醫院方面並未因此承認錯誤,正良亦因法緩署窮追猛打而心情煩悶。家信為怕事的妹妹家琪在便利店找到工作,家琪亦于工作中尋到自信。家信等人為查出醫療失誤事件的真相,四出找尋唯一目擊證人陳福水不果。文滔在履行社會服務令其間重遇偷他東西的青年,原來這人名叫曾展才,與文滔一樣正接受社會服務令。展才再次戲弄文滔,二人發生爭執,文滔揚言如曉慧不處理這事件,他將向有關方面投訴她們。文滔病倒在家中,幸得曉慧趕到將他送入醫院,文滔為報答曉慧,決定再次原諒展才。家信在家人面前提起陳福水,始知原來他是忠義當年開玩具廠時的行家;忠義于是協助眾人尋找,終成功找到陳福水,並說服他出庭作供。但原來陳福水曾患有精神分裂,在證上被廣德多番追問之下,突然大失常性。

第8集

陳福水突然失常,證供被全被推翻,直接令家信等人敗訴。展才頑劣難馴,在街上遇上文滔,竟與損友將他捉走,棄于荒野,幸士巴拿追跡而至,將文滔救出,並送他回家,剛巧遇上曉慧,曉慧見到士巴拿如獲至寶。曉慧雖然苦苦喪求,但士巴拿仍未改變主意為翻案而陳偉強出庭作供。廣德早知正良與女護士 Amy 有染,故意相約思庭到酒店,讓她捉奸在床。剛巧正良向 Amy 提出分手,二人爭執間,正良道出醫療失誤的事實,思庭決與正良分手。士巴拿因替兒子展才頂罪,被拘留在警署,文滔出面為他解圍;士巴拿為修補父子間的關系,終決定答應出庭為陳偉翻案而作供。文滔向曉慧出計,利用輿論壓力,加快翻案程式。又要曉慧著寫公開陳偉強信呼冤。惜偉強在信中提及文滔的名字,令傳媒誤會文滔便是為偉強翻案的人,令他被傳媒追訪,苦不堪言。曉慧將計就計,求文滔為偉強翻案。

第9集

文滔被眾富豪當眾取笑借偉強一案翻身,加上文滔又被神秘胡須大漢恐嚇,反因此激起他為偉強翻案的決心。思庭接到 Amy 的電話,始知原來正良患上絕症,思庭向正良追問,正良道出自己患上末期鼻咽癌,能夠治愈的機會隻有三至四成。廣德為親近思庭,註冊成為法援署律師,更聯同思庭為一名少年張應禮傷人案辯護,所以二人到屋企向少年了解案情,但苦主竟直認傷人,令二人大感奇怪。家信偶爾遇上恐嚇文滔的胡須大漢;調查後發現此車屬于富豪趙新貴旗下公司所有,加上當年命案死者謝茵彤亦是在趙新貴公司任職任秘書,文滔開始懷疑他與命案有關。文滔與曉慧假扮租樓,到當年命案現場調查,終找到為偉強洗脫罪名的重要證據。文滔在法庭上呈交死者謝茵彤的醫療報告,將先前警方推斷的死亡時間完全推翻。廣德為應禮辯護,但應禮突然在法庭上大失常性,更當眾承認自己傷害男子郭啓昌。對于他這種失常的舉動,廣德大感愕然。

第10集

廣德成功向法庭申請延遲聆訊,更察覺應禮對一神秘女子非常留意,調查後發現此人竟是受害者郭啓昌的同居女友司徒珊。士巴拿的證供雖被判方律司辯駁得不被接納,但卻因此修補與展才的關系。文滔利用在凶案現場找到的有力時間證據,終令偉強沉冤得雪,更獲當庭釋放,而曉慧立即帶他到醫院探望臥病在床的孝娣,母子重逢,相擁而泣。偉強得到曉慧多年來的支持,對曉慧更心生傾慕,可惜曉慧未有接受,二人仍維持好友關系。家信偷聽到胡須大漢要到文滔的律師樓,所以連忙致電文滔,可惜他正與曉慧及偉強在律師樓中,觀看在茵彤家中找到的一盒錄有趙新貴犯罪證據的影帶。思庭無意間在漫畫的故事中找到應禮犯案的真正目的,所以立劇通知廣德,成功阻止應禮再次傷人,可是德廣手部卻因而被刀割傷。文滔離開律師樓,遇上胡須大漢前來偷取資料,文滔慘被挾持。

第11集

胡須大漢授挾脅文滔,幸家信及時趕到,救走文滔,但二人被大漢飛車追截,終發生交通意外,文滔與家信因此而受傷,此事更驚動警方,間接把大漢嚇退;而警方得到文滔手上的證據,亦開始對趙新貴展開調查。廣德在法庭上成功為應禮求情,法官隻輕判他履行社會服務令,令思庭大感安慰。家信的客貸車因救文滔而撞毀,令他失去生財工具,文滔打算賠償十萬元給家信,但家信卻不肯接受,剛巧律師樓的雜役辭工,文滔便索性聘用家信在律師樓工作。文滔納悶但無人抽空陪伴,原來文滔的師父羅道明剛巧從美國歸來,相約眾人進餐,唯獨沒有邀請文滔,文滔到前妻餐廳時發現此事,師徒碰面卻不歡而散。翠竹不時秘密前往老人院探望老人,發現院方利用老人謀利。適逢文滔要將畫像物歸原主,翠竹便向文滔征詢為院友追討賠償的方法。終令眾人得到賠償,更得知翠竹在背後為院友的付出,令本來誤會翠竹的眾人羞愧。

第12集

家信眼見思庭與廣德關系親密,心中難受,故到酒吧解悶,剛巧遇上有酒客調戲 Lily ,家信遂將一腔怒火發泄在酒客身上。曉勇的電腦出現問題,家人竟全無動于衷,他唯有踏出家門修理,家人高興。曉勇購買新電腦後,在家琪工作的便利店買食物,遇上關淑芬即將臨盤,二人唯有硬著頭皮為她接生,淑芬最後也成功誕下嬰兒;怎料淑芬竟然將嬰兒拋棄在垃圾站內,警方根據線索將曉勇及家琪帶返警署協助調查,令庄、林兩家以為二人有染,發生誤會。Rose 在網上認識一貌似楊拯的男子關頌榮,相約進膳,但他借了電話後便一去不返, Rose 自覺受騙。翌日,頌榮向 Rose 賠罪,他更聲稱一去不返,全因母親急病入院。淑芬的案件被轉介到法援署,初時文滔不肯接受這案件,但經不起道明的揶揄,竟決定為淑芬辯護。淑芬在街頭暈倒,被文滔送入醫院,但她竟偷偷將自己的嬰兒抱走,並走上天台。

第13集

淑芬企圖與嬰兒輕生,淑芬在文滔開導後終打消念頭,並決意要承擔母親的責任。而法援署亦極力遊說律政署將對淑芬的控罪減輕。Rose 與頌榮到郊外拍照,頌榮向她借十萬元應急, Rose 答允。曉勇自從為淑芬接生後,經常因夢到初生嬰兒的模樣而驚醒,于是往找家琪傾吐,及後他想到讓曉勇在足不出戶的情況之下,看到嬰兒現在的可愛模樣,以解心中鬱結。頌榮被控詐欺及迷奸,案件轉介至法援署,令 Rose 非常難過,但事實上她是唯一的時間證人,可以證明頌榮沒有迷奸受害人;當她見到頌榮已經結業的影樓及當中自己的照片時,便相信頌榮沒有欺騙自己,所以決定出庭作供,為他洗脫罪名。文滔同情淑芬的遭遇,所以極力向檢控官袁定方遊說,更帶他往觀看淑芬的工作情況及學習照顧嬰孩的過程,令對方軟化,改控淑芬虐兒。最後淑芬雖被判履行二百四十小時社會服務令,使母子不致分離。

第14集

文滔發現道明在鳳樓與一名老妓女發生爭執,道明更被推倒地上,文滔急忙上前參扶,但此情此景竟被一名路過的記者拍了下來。文滔將道明送往醫院,但隻向眾人聲稱在街上碰到道明,沒有將實情公開,道明心中暗自感激。若菲的美容公司有一名女職員因為經常遲到早退,工作又不盡責,她正想在試用期滿前將她開除之時,她竟以「因工受傷」為理由要求賠償,若菲忍無可忍下將她解僱,結果女職員盧小姐竟申請法援,向若菲的美容公司提出索償。思庭接手盧小姐的案件,發覺自稱受害人的盧小姐似乎有意騙取工傷賠償,後得家信暗中調查,終證實她假扮受傷。若菲與承坤正式結婚,宴請所有親友,但唯獨沒有邀請文滔。文滔雖然心中感到不快,但也明白若菲的想法;曉慧見文滔一人納悶,所以特意與他共進晚餐,二人言談甚歡,彼此的認識亦因而加深。

第15集

文滔與道明在鳳樓的照片被公開,導致道明與未婚妻 Eva 鬧翻,亦因而揭發當年道明因為一時疏忽而延誤申報抗訴書,導致廖愷珠家破人亡的慘劇,而廖愷珠現在則因為被控"協同自殺"而被囚獄中待審。文滔為協助道明,往找曉慧到鳳樓收集情報;卻遇上高利貸上門追債,偉強及時趕到為曉慧及老妓女解圍,老妓女阿琴因感得曉慧等幫助,將愷珠的事情和盤托出。趙新貴事件,令其公司的股價大跌,承坤亦不願履行契約投資在新貴的地產項目,因而被公司的董事控告,廣德竟想出毒計,插贓嫁禍于建築商,令廉政公署查出短樁事件,而廣德亦以此為理由,將之前的契約推翻,除令承坤不用付出任何金錢外,更有一筆可觀的賠償。道明因為愷珠的事而非常煩惱,向 Lorna 訴苦,被文滔聽見,他于是主動提出協助道明先替愷珠辦理保釋,道明無奈答應。文滔費盡唇舌才說服愷珠接受保釋,但當她知道文滔竟是道明徒弟時,非常激憤,更跑上天台之上,萌輕生之念。

第16集

道明苦勸愷珠無效,最後唯有答應她公開承認自己當年所犯下的錯,終令愷珠回心轉意,接受道明成為她的辯護律師。道明為愷珠翻案而日夜奔波。但在開庭之日,道明因過份勞累而導致心髒病發。偉強免費為曉慧父母做腳底按摩,令二人對他大大改觀,更欲成他與曉慧為一對,令曉慧啼笑皆非,原來偉強一直也沒有打消追求曉慧的念頭,努力等待機會。文滔無意中發現當年道明撕下的一頁法律書籍,想起當年跟隨道明之時的種種事情,文滔終醒覺多年來也忘記了對師夫許下的承諾,沒有盡自己的努力維護公義,為履行自己對道明許下的承諾,文滔決意盡全力為愷珠辯護,為她洗脫冤情。在法庭之上,文滔要愷珠將她一生的悲慘遭遇一一道出,令法庭中所有人也為之感動及同情,就連作為檢控官的袁定方也不禁心軟起來,令陪審團一致裁定愷珠誤殺罪名不成立,當庭釋放。而 Eva 亦被愷珠的事所感動,與道明重修舊好。

第17集

文滔因替愷珠洗脫罪名後,迅即成為全城景仰的偶像,更被冠以"非常大狀"的稱號。雖然文滔自覺沒有改變,但曉慧卻認為文滔已經脫胎換骨,就連思庭亦對父親完全改觀,與他重拾父女情,令文滔感動落淚。曉慧帶偉強到翠竹家中為眾老人家按摩,遇上一女子因癲症發作暈倒,二人送她入院;令曉慧得知好姐的醫生在沒有先前通知,處方有副作用的葯物給她,于是向文滔求助,文滔激于義憤,一口答應。在法庭之上,文滔略施小計,成功勝出官司。自從廣德成功升為資深大律師之後,更加得到承坤重用,更帶他到夜總會尋歡,廣德雖夠定力,不致與舞小姐發生關系,但卻被舞姐將軟性毒品放入口袋中。廣德醉酒駕駛,險些發生意外,剛巧家信經過,于是充當司機送他回家。中途卻遇上警方設定的路障,而廣德身上的毒品更不慎掉在地上;當家信拾起毒品之際,被警方發現。事後廣德更以思庭為理由,要求家信為他頂罪。

第18集

家信苦思一夜,終于決定向警方自首,但回到家中卻對此事絕口不提。家琪與華僑簽訂契約,令忠義可以再展拳腳,家人也為此高興。文滔無意中聽到家信與廣德的對話,即向家信追問,但家信卻不願透露事件。孝娣因恐怕偉強再與損友為伍,于是往找曉慧求助;曉慧發現偉強在夜總會當泊車,細問下,偉強承認想賺多些金錢,開設自己的腳底按摩店,但原來他真正的目的,卻是希望有自己的事業,令曉慧得到幸福,曉慧雖然覺得感動,但未有因此而接受偉強。廣德與思庭訂婚當日,舞女再次致電廣德,被文滔發現,文滔厲言斥責廣德要家信頂罪,不過,當趕到法院之時,家信已經向法官承認藏毒,被判罰款及留下案底。與家琪簽約的華僑遇到車禍身亡,令忠義的激至心髒病發。小嫻在醫院遇上當年欺騙忠義的關炳忠,他被妻子騙取所有財產之餘,現在更病入膏肓;他在臨終前告忠義知當年友孚財務拍賣忠義工廠大廈之時曾使詐,要忠義追討損失。

第19集

承坤因正與韓國企業洽談一重大交易,不欲旗下的友孚財務出現問題,所以便派人遊說忠義的舊工友,以三千萬作賠償,希望可庭外和解。思庭發現廣德與忠義的工友有電話往來,開始對他產生懷疑。工友本來已經被三千萬吸引,但當家信在眾人面前展示當年的鐵皮玩具,不禁令眾人想起以往同甘共苦的日子,終達成共識,繼續向友孚財務追討當年拍賣工廈的欠款。在法庭上,廣德利用案件已過有效追溯期為由,終止聆訊不果,令承坤非常不安。高氏兄弟在收拾先父遺物時,找到一分當年文滔參與事件的證據,承坤以此要挾文滔放棄為忠義等人打官司,文滔唯有就範;最後思庭自願放棄法援署的工作,接手忠義等人的案件。思庭發現廣德趁她不在家中時偷看上庭的資料,加上之前已經懹疑家信為他頂罪,思庭一怒之下向廣德提出分手。若菲見承坤因友孚的案件而煩惱不堪,所以私下找文滔商討,但文滔駕車送她回家時被神秘車輛撞擊,二人重傷入院。

第20集

承坤派人對付文滔,但卻連累若菲受傷送院。文滔多處骨折,要留醫數月才可完全康復;而若菲亦因車禍而失去腹中骨肉,承坤因而大為震怒,將責任歸咎若菲。思庭提出將聆訊延期,但法官權衡輕重,決定隻能延期十日。曉慧探望文滔,發現一名可疑男子,懷疑他是承坤派來的殺手,所以帶同文滔逃至一儲物室。家信與偉強回律司樓時,發現有人縱火;凶徒逃脫,而律師樓亦被焚毀。律師樓被毀,文滔怒不可竭,決定出庭作供,指證承坤罪行。初時文滔隻打算隻作檔案作供,但最後寧願負傷,也要到法庭親自作供,更不顧自己的前途將當年發生的事情和盤托出,最終令忠義等人得到應得的賠償,承坤更因為縱火及企圖殺傷人而被警方拘捕。思庭被廣德出賣後,決定到英國散心,剛巧家信要到英國洽談玩具生意,二人于是一同前往英國;文滔經偉強解釋,加上回想過往自己與曉慧所經歷的一切,終明白心中所愛是誰,決意展開新的生活。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