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自力

潘自力

潘自力(1904-1972),原名自勵,又名定九,陝西省華縣棗園村(在今高塘鎮)人,原中央候補委員、原中國駐蘇聯大使。受四人幫迫害于1972年5月22日在山西含冤去世,終年六十八歲。

  • 中文名稱
    潘自力
  • 出生地
    陝西華縣
  • 畢業院校
    莫斯科中山大學
  • 逝世日期
    1972年5月22日
  • 國    籍
    中國
  • 職    業
    原中國駐蘇聯大使
  • 出生日期
    1904年
  • 別    名
    潘鼎九

人物生平

個人履歷

原名潘自勵,又名潘鼎九。陝西省華縣棗園村(在今高塘鎮)人,17歲時,家裏曾威逼他棄學經營農業,他一氣之下投考陝西混成旅炮兵營當兵,因不堪忍受非人待遇,一年後又離開炮兵營,考入鹹林中學。當時,魏野疇、王復生、王懋廷等進步教師在鹹林中學任教,在他們的影響下,潘自力閱讀了《新青年》、《向導》、《中國青年》等革命書刊,熱烈追求新思想,並和同學們一起探討社會問題。他還積極參加學校成立的讀書會、救國會、自治會、互助社、新劇團、講演會等有益活動,在這些組織的活動中,表現出自己出色的組織才能,因而被公推為鹹林中學學生自治會會長,後又被選為縣學生自治會會長。

潘自力潘自力

1922年至1923年春夏間,王復生老師與赤水職業學校創辦人,陝西黨、團組織創始人之一的王尚德聯系,成立了青年勵志社,潘自力是成員之一。1923年7月,潘自力跟隨王復生老師來到北京,準備投考北京大學。這期間,他加入陝西在京學生組織的進步團體--共進社。1923年夏,潘自力又加入了社會主義青年團。同年底,奔父喪返回華縣,1924年春復入鹹林中學。1925年"五卅運動"爆發,潘自力與共進社社員一起參加了反帝示威遊行。

1925年7月以後,按照黨的指示,他在陝西、河南進行青年和軍人運動。1925年10月,黨派他到蘇聯學習,入莫斯科中山大學。1926年1月,潘自力由團員轉為共產黨員。

1926年冬,潘自力等從莫斯科動身回國。1927年5月,他回到陝西,先後在長安、西安、渭南等地從事黨的工作。1928年1月,任陝西省委書記。2月,他又被推選為出席中共六大的代表,赴上海開會。因會議改期,他向臨時黨中央匯報了陝西工作,接受了中央發動民眾,武裝民眾,以武裝起義推翻國民黨反動統治的指示後,即返回陝西。他向省委傳達了中央指示精神,向各地黨組織布置了發動農民武裝鬥爭的任務,並參加了渭華起義的組織和領導工作。

1928年11月,潘自力在西安被捕,在敵人的酷刑面前,毫無懼色,嚴守黨的機密。1930年10月,他逃出敵人監獄。因無法接上黨的關系,遂受楊虎城資助,去法國留學。後輾轉英國、蘇聯,于1933年5月回國。1935年1月,他歷經艱辛,于四川北部找到紅四方面軍,在總政治部任幹事,參加了長征。1936年9月,重新入黨。10月,紅二、四方面軍到達甘肅會寧,勝利結束長征,潘自力調到紅軍大學任政治教員。

1937年"七七事變"後,潘自力奉調到晉察冀軍區,先後擔任軍區政治部宣傳部長、政治部副主任,後又任野戰軍政治部主任,華北野戰軍第二兵團政治部主任和十九兵團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等職。

1949年7月,潘自力任十九兵團政委兼政治部主任,隨軍進軍寧夏。9月,寧夏和平解放,黨派潘自力留在地方擔任中共寧夏省委書記和寧夏省人民政府主席。1952年,他又調任中共陝西省委書記。

1955年1月以後,潘自力轉到外交戰線上工作,先後擔任過我國駐朝鮮、印度尼泊爾蘇聯等國的特命全權大使;黨的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上,他被選為中央候補委員。

"文化大革命"中,潘自力遭到殘酷迫害,精神上肉體上都受到嚴重摧殘,1972年5月22日在山西霍縣"五七幹校"與世長辭。

1979年2月,中共中央為其平反昭雪,其夫人遵照他的遺囑,捐贈一萬元給其母校--鹹林中學。

社會貢獻

潘自力同志在寧夏工作兩年多的時間,他與少數民族中有影響的人士座談、談心,了解他們的工作、生活情況,征求他們的意見,並按排他們到各級政府部門工作;對擁護新中國的伊斯蘭教哲合林耶門宦教主馬騰藹、蒙古族王爺塔旺扎布、達理扎雅,分別被安排為省政協副主席、省人民政府副主席;在工作中對回族、蒙古族上層人士均註意團結,真誠相待,寧夏工作搞的很有生氣,民眾心情舒暢。民主人士說:"我們寧夏人有福氣,得了這麽個好領導"。解放初期,各方面的工作頭緒紛繁,社會秩序混亂,民心不安,數萬"馬家"部隊潰散各地,散兵遊勇到處亂竄,大批槍枝彈葯流散于社會,特別是盤據在賀蘭山和同心一帶兩股大的政治土匪,搶劫民財,殺害我區鄉幹部,阿拉善旗旗委書記曹動之同志也被土匪殺害。縣、區、鄉的民主建政工作任務緊迫。在艱巨繁重的工作面前,潘自力同志夜以繼日的工作,認真執行中央有關新區工作的方針,政策,尤其是對少數民族地區的民族政策,加強民族團結,在潘自力同志的領導下,組織力量剿滅土匪肅清特務,發動民眾打擊惡霸,鎮壓反革命,進行土地改革,戒煙禁毒,將沒收的三萬兩大煙土召開民眾大會,當眾燒毀,民眾說,共產黨決心大,是真禁煙。鞏固了新生政權,安定了社會秩序,把社會上存在的賭博暗娼,吸大煙販毒品等醜惡現象,一掃而光。做了大量的卓有成就的工作,深受廣大黨員幹部和人民民眾的尊敬和愛戴。

一個故事

這個故事,發生于寧夏解放後近三個月的1949年12月,發生于當時身居解放軍19兵團副政委、政治部主任、首任寧夏省主席高位的潘自力同志和他領導下的兵團後勤運輸連副連長之間。這個故事生動地反映了老一輩革命家的寬廣胸懷,和我軍上下級之間、官兵之間的平等關系。在商品經濟大潮沖擊傳統美德的今天,重溫這一故事,是希望它能使我們現代人從中得到某些教益。

1949年12月,我在19兵團後勤運輸連當文化教員,連隊駐銀川市。在這個月的一個寒冷的晚上,我連韓副連長、我和一位班代,三人結伴去銀川覺民學社看秦腔。進劇院一看,隻有靠近舞台的第一排中間擺著幾張桌子,桌子上扣著椅子,尚無人就座。誰都明白,那肯定是給大人物特設,並等候他們來人座的。其它座位已人滿,但戲尚未開鑼,顯然,也是等那些大人物到來後才開演。我和班代見無處入座,就放棄了看戲的念頭,準備回去休息。但脾氣倔強的副連長卻執意要帶我們去前排入座。我倆就鼓起勇氣,隨他去搬下椅子,坐在上面。屁股還沒坐穩,劇院工作人員就立即前來要我們離座,但副連長硬是不抬屁股,還粗聲大氣地與劇院同志爭吵。

爭吵中有這樣一些對話:

"同志,不能在這兒坐。"

"座位空著,為啥不叫坐?"

"這是給人留下的。"

"分不分先來後到。我們先來,就該我們先坐。"

"這是給潘主席留的。"

"不管多大官,都不該搞特殊。"

爭吵中,潘自力同志和他的隨行人員進入劇場,並聽到上述對話,就前來製止。韓副連長明知這位製止他爭吵的人,就是將要在前排就座的潘政委、潘主席,但仍然毫不畏懼地大聲頂撞說:"我就不信共產黨官職還分大小,毛主席去延安劇院看戲,去晚了照樣在旮旯裏站著看!"

爭吵聲,特別是對潘自力同志的頂撞,引起全場觀眾的註意,大家都神情緊張地註視著。為了製止爭吵,潘自力同志命令:"警衛員,把他送到兵團保衛部!"韓副連長隻好氣呼呼地走出劇院,潘自力同志也跟隨出去。

我和班代見情況不妙,就溜回駐地,將這一情況報告其他同志。大家聽後,都為韓副連長捏著一把汗,認為首長非關他禁閉不可。我和班代更是惶恐不安。

後記

出乎大家的意料,大約到11時,他竟然哼著那晚學到的幾句秦腔戲文,高高興興地回來了。大家驚奇地問他:"怎麽把你放回來了?"經回答,才知道壓根就沒送他去保衛部。原來走出劇院後,潘自力同志隻是溫和地批評了他幾句,說他不該在大庭廣眾的劇院吵,影響不好,然後拍著他的肩膀說:"走,咱們看戲去。"就這樣,他跟著潘自力同志又回到劇院,坐在潘的身邊,痛痛快快地看完了全場演出。

追悼會

新華社北京二月二十六日電原駐蘇聯大使潘自力同志由于遭受林彪、"四人幫"的迫害,于一九七二年五月二十二日在山西含冤去世,終年六十八歲。潘自力同志追悼會今天下午在八寶山革命公墓禮堂舉行。

與會人員

鄧小平、李先念、王震、耿飈、聶榮臻、廖承志、姬鵬飛、阿沛·阿旺晉美、楊勇、伍修權等同志送了花圈。國務院、中央軍委、中央組織部、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處交部及我駐蘇聯、朝鮮、印度大使館也送了花圈。李先念、烏蘭夫、胡耀邦、耿飈、聶榮臻、姬鵬飛、康克清、伍修權等同志參加了追悼會。追悼會由外交部副部長韓念龍主持,外交部部長黃華致悼詞。

悼詞

潘自力同志生于一九○四年,陝西省華縣人,一九二三年參加革命,一九二六年參加中國共產黨。一九二八年,他參加了陝西渭華暴動。一九三六年西安事變時,他在周恩來同志領導下,負責民眾工作,為解決西安事變作出了貢獻。潘自力同志歷任中共西安市委書記,陝西省委書記,川陝蘇區省委宣傳委員會副主任,陝西省委宣傳部長,晉察冀軍區政治部宣傳部長、政治部主任,晉察冀野戰軍政治部主任,十九兵團政治部主任、副政委。全國解放後,他歷任寧夏省委書記、省政府主席,西北局委員,陝西省委書記、省政府副主席,我駐朝鮮、印度尼泊爾蘇聯特命全權大使。他曾被選為中共第八屆中央委員會候補委員、第一屆和第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潘自力同志在近半個世紀的革命鬥爭中,在黨和毛澤東同志的領導下,在國民黨反動派的白色恐怖下,在英勇的二萬五千裏長征中,在轉戰華北的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時期,歷盡艱險,忠心耿耿,為全國的解放和中國革命的勝利,為保衛和建設社會主義祖國,為我國的外交事業,作出了重要的貢獻。他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是光明磊落的一生,是鞠躬盡瘁、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一生。他的逝世是我黨一個損失。幾十年來,潘自力同志不論在部隊,在地方,在任何崗位上,都勤奮地學習,兢兢業業地工作,嚴以律己,寬以待人,作風正派,關心民眾,註意培養幹部,生活儉樸,從不搞特殊化。他是一位大公無私,顧大局,識大體,深受民眾尊敬的老幹部、老黨員,是我們學習的好榜樣。全國解放以後,潘自力同志長期從事外交工作,在復雜的國際階級鬥爭中,堅定地貫徹執行毛澤東同志的革命外交路線,認真地按照周恩來同志的指示辦事,工作是卓有成績的。潘自力同志遭到林彪、"四人幫"的殘酷迫害,精神和肉體都受到嚴重摧殘。但他立場堅定,頑強不屈,對林彪、"四人幫"的種種罪惡行徑堅持鬥爭,始終對革命充滿必勝的信心,表現了共產黨員襟懷坦白、對黨忠誠的高貴品質。他對黨、對人民忠心耿耿,從不計較個人的得失。在病情日益惡化的情況下,他仍渴望著能重新走上工作崗位,為祖國的建設事業做出自己的貢獻。參加追悼會的還有有關方面負責人和外交部機關工作人員以及潘自力同志生前友好四百多人。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