漩渦鳴人

漩渦鳴人

漩渦鳴人(うずまきナルト,Uzumaki Naruto)是日本動漫火影忍者》的主角。火之國木葉隱村的忍者,四代目火影波風水門和二代九尾人柱力漩渦玖辛奈之子,六道仙人次子阿修羅轉世。

鳴人剛出生時父母為保護村子而犧牲,並將強大的尾獸——九尾封印于鳴人體內。成為孤兒的鳴人在冷眼與孤寂中長大,但在唯一認同他的老師海野伊魯卡以及三代目火影鼓勵下,鳴人下定決心要成為火影,讓所有人都認同他的存在。正式成為忍者後,同旗木卡卡西宇智波佐助春野櫻組成第七班,一起踏上修行之路。為守護與伙伴之間的羈絆,鳴人不斷勤修苦煉,成為木葉“三忍”之一自來也的關門弟子,學會了父親自創的忍術螺旋丸。後來練就仙術並打敗了襲擊木葉的“曉”首領佩恩成為人人稱贊的木葉英雄。其後鳴人成功控製了體內的九尾查克拉,並在第四次忍界大戰中與佐助攜手抗敵,成為了拯救世界的英雄。最後,鳴人終于實現自己的夢想,成為了火影,並與日向雛田育有一子一女。

  • 中文名
    漩渦鳴人
  • 外文名
    日文:うずまき ナルト羅馬音/英文:Uzumaki Naruto渦卷鳴門(中國香港)
  • 其他名稱
    吊車尾、意外性第一的忍者、木葉的英雄、忍界的救世主、預言之子、第七代火影
  • 配音
    日語原版:竹內順子小暮英麻(色誘術鳴子狀態)中國大陸版:賈麗娜藤新(劇場版11)台配版:蔣篤慧美國版:麥麗·弗拉納甘(Maile Flanagan)
  • 登場作品
    火影忍者》系列及衍生作品
  • 生日
    10月10日(天秤座)
  • 年齡
    12歲-13歲(第一部)→16歲-17歲(第二部)→19歲(劇場版10)
  • 性別
  • 血型
    B型
  • 身高
    147.3-149.5cm(第一部)→166cm(第二部)→180cm(劇場版10)
  • 體重
    40.1-40.6kg(第一部)→50.9kg(第二部)→60kg(劇場版10)
  • 出身
    火之國·木葉隱村
  • 所屬小隊
    第七班(卡卡西班)
  • 家族
  • 忍者編號
    012607
  • 忍者等級
    下忍→第七代火影
  • 忍道
    有話直說
  • 查克拉屬性
    火、風、雷、土、水、陽
  • 特徵
  • 特殊身份
    第三代九尾人柱力、阿修羅轉世
  • 父親
  • 母親
  • 岳父
  • 妻子
    漩渦雛田(婚前姓日向)
  • 長子
    漩渦博人
  • 女兒

角色形象

角色背景

  1. 漩渦鳴人(うずまきナルト)這個名字來自于日本一座名叫鳴門市(ナルト)的城市,此城臨海,有機會的話還可以看到海面上的漩渦(鳴門渦潮),十分壯觀。“ナルト”還有一個意思,就是日本拉面中放在面上的一種常見的裝飾型食品“鳴門卷”(鳴門巻き,即魚板),由于形狀像鳴門市的渦潮而得名;
  2. 由于“うずまきナルト”在日文中存在同音詞“渦巻”“鳴門”,因此“漩渦鳴人”在港澳地區被翻譯為“渦卷鳴門”;
  3. 在漫畫中鳴人的名字則是出自自來也寫的《堅毅忍傳》的主人公名字,因為其書中主人公擁有諸多美好向上的精神,故鳴人父母希望鳴人將來可以成為那樣永不言棄的人;
  4. 在接受採訪時,岸本齊史表示鳴人在忍者學校的部分經歷取材自他的親歷;
  5. 根據官方設定集介紹,鳴人最喜歡的食物是一樂的加大碗叉燒排骨拉面和紅豆湯,討厭妙木山的蟲子料理,過去很討厭吃蔬菜,但是在見到玖辛奈的查克拉後向她保證會多吃蔬菜。
  6. 鳴人在《少年Jump》雜志“最受歡迎的角色評選”中三次榮登榜首,三次位列第二,一次位列第四。另外他也是此項評選中四位蟬聯前十的角色之一。
  7. 截止至漫畫官方設定集《者之書》,鳴人執行過的任務記錄如下:
執行任務次數

任務級別

D級

C級

B級

A級

S級

次數

7

1

2

8

0

(註:此為鳴人16歲時執行任務的情況,動畫、OVA、電影等其他版本中中另有新增一些任務。此外動畫版中將“風影奪還”任務由A級改為S級。)

衣著外貌

自來也在指導鳴人修行時曾形容他和父親水門極為相像——金色短發,蔚藍雙瞳;而他的臉型和眼睛的形狀遺傳自他的母親玖辛奈,除了這些之外,鳴人最顯著的特征是他臉頰上有六道胡須狀的紋理。

在當上下忍之前,鳴人穿的衣服大多是T恤衫,顏色有白色、海軍綠和黑色,胸襟部位畫著木葉標志,下身著短褲,佩戴墨綠色防風鏡。成為第七班成員後,鳴人一般都穿著帶有藍色護肩、白色襯領的橙色夾克套裝:衣服後襟和左臂部位縫有佩戴漩渦一族的標記,右腿上綁著苦無袋,著藍色忍者鞋和伊魯卡送給他的藍緞護額。

第二部中,鳴人換了一件護肩和領子、袖子都是黑色,而下半部分是橙色的夾克,用灰色網眼緊身衣打底,鞋子和護額也對應的換成黑色。不出任務的時候,他則會換上白色或海軍綠色、畫有木葉標記的T恤衫作起居服,穿米色的短褲。

有些時候,鳴人也會罩上大衣披風之類的特殊服裝:《雪姬忍法帖》中穿褐色披風;《三日月島的動物騷動》中因為要前往炎熱的南方執行任務,所以穿短袖高領外衣;與佩恩大戰期間穿一件猩紅色短袖大氅;五影會談期間穿御寒用白色保暖披風;《忍者之路》中則是在大戰時披四代火影的大氅。

變成九尾查克拉模式時,鳴人的面板發生顯著變化:渾身被金色火焰包圍,頭發、護額緞帶上翹,領口位置顯現出黑色勾玉。變成九喇嘛模式時,還會出現一件查克拉形成的大氅。

六道模式下鳴人穿著黑色打底衣物、金色查克拉外套,手執黑棍,身後出現求道玉。

十幾年後,鳴人也穿上了火影長袍。

性格特點

鳴人雖為木葉忍者,但卻是渦之國漩渦一族的後裔。由于九尾襲擊木葉,四代火影把九尾的陽性查克拉封印在當時還是嬰兒的鳴人體內。四代原本希望木葉村民把鳴人視為村子的英雄,但是村民們廣泛地視鳴人為曾經破壞村子安寧的九尾的化身,故一直冷落鳴人。因此,鳴人逐漸養成反叛的個性。

鳴人在學校的成績差劣,愛惡作劇,期望成為火影並得到大家的認同,古靈精怪、口無遮攔是鳴人最大的特點,時常成為他同學的笑柄,也令老師們十分頭痛。後來,鳴人得到忍者學校老師伊魯卡的認可,漸漸成長。伊魯卡的父母雙雙死在九尾對木葉的襲擊中,雖然伊魯卡開始很難接受鳴人,但隨著相處時間邊長,他發現鳴人內心的孤獨,逐漸地他接受鳴人,也了解他為什麽希望能得到大家的認同,因為伊魯卡小時候也曾經對大家有同樣的期望。伊魯卡可說是村裏第一個能接受鳴人的人,在他身上留下不可泯滅的印象。伊魯卡就好比是鳴人真正的親人,因為鳴人通過他來逾越存在自己心中多年的悲傷之情。

鳴人平時大大咧咧、愛出風頭,用他自己的話說,“又笨又小孩子氣”,但粗中有細,具有不認輸、永不放棄、堅毅不屈、堅持信念的意念。他外向的性格及他奮力追求自我提升的性格,對周圍的人的生活產生了重大的影響。在故事的開端,鳴人與三代火影的孫子木葉丸成為對手,而木葉丸也在鳴人短暫的指導下領悟,人必須努力才會有成功的一天。鳴人天生急性子,時常不三思而後行,但真要動起腦筋來又會想出一些金點子,鳴人同時是個以自信心、同情心,偶爾也以運氣超越其對手的滑稽型忍者。

鳴人是個幽默的人,他經常以一副嬉皮笑臉的面容面對世界,但是有時候他是以笑容掩飾內心的焦慮,不讓別人為他擔心。對于外人而言,他是個隨遇而安的人,但好友們往往能看出他埋藏在心中的憂慮。

鳴人是個賭運很好,忍術的才能卻很差的人。

鳴人的文筆寫作技巧相當于自己的師父自來也,有時候幫自來也代寫《親熱天堂》,還能不被讀者發覺。

鳴人的信仰十分堅定,他始終相信著人們能找到光明和正義,同時也很理智,明白正義的道路“不是一條輕松的路,行走在那條道路上將會遭遇無數艱難險阻”,他也十分註重和同伴之間的友情,將卡卡西(帶土)的格言“在忍者世界中,不能完成任務的人是廢物,拋棄同伴的人則是連廢物都不如”銘記在心。

角色經歷

出生

漩渦鳴人是四代火影波風水門和第二代九尾人柱力漩渦玖辛奈的兒子。玖辛奈預產時,因為女性人柱力在懷孕期間封印會減弱,于是三代火影將產房布置在村外,並由嚴密的結界和眾多暗部保護,同時水門也陪護再側,確保封印不被解開。

鳴人出生鳴人出生

玖辛奈有驚無險地生下鳴人,水門為此高興地流淚,但一個自稱為“宇智波斑”神秘“面具男”突然現身,用卑鄙的手段強迫水門帶著救下來的鳴人用飛雷神離開玖辛奈身邊,而玖辛奈的封印尚未修復。

“斑”用寫輪眼控製九尾沖破封印並將尾獸抽出,隨即操縱九尾攻擊玖辛奈,玖辛奈被水門救下。水門將極度虛弱的玖辛奈帶回家安頓好,便急赴木葉與“斑”交戰並擊退了他。玖辛奈用查克拉鎖鏈勉強將九尾捆住並製造出結界,但卻因身體已經達到極限而吐血,並準備用僅存的查克拉跟九尾同歸于盡。

最終水門做出了自己的選擇:犧牲自己的生命,由自己來封印九尾,並將九尾陽查克拉以及自己和玖辛奈最後的查克拉一並封印在鳴人身上,讓夫妻倆都能夠在鳴人體內伴著鳴人成長,並設定封印程式使他們能在最關鍵最危急的兩個關頭給予鳴人幫助。

水門夫婦為保護鳴人而犧牲水門夫婦為保護鳴人而犧牲

玖辛奈強烈反對水門的做法,認為其不應該就這樣犧牲自己並且還讓鳴人從小就背負如此沉重的負擔,而是應當活下去撫養和教導鳴人成長。水門闡述自己的想法,說服了玖辛奈。九尾發覺水門的企圖,趁玖辛奈虛弱之際要殺死鳴人,但被水門夫婦拼死擋下。玖辛奈在臨終之際含淚對鳴人訴說愛意。而這第一次對孩子的愛的叮嚀,對初為父母的他們而言卻也成為了唯一一次。

最後九尾被封印,水門夫婦犧牲,去世前玖辛奈將鳴人托付給了三代火影。

幼年時期

盡管水門夫婦臨終前留下遺言,希望木葉村民把鳴人視為村子的英雄,但出于保密,除三代和少部分了解內情的村民外,鳴人的身世並未對外公布,連鳴人本人也不知道。村子裏的大部分人都將鳴人視為九尾的化身,紛紛對他冷眼相待,也因此鳴人一直在孤寂中成長。然而他一直想要得到別人認同,因此他經常在村內大搞惡作劇,吸引註意。他的惡作劇甚至嚴重到在木葉的火影岩上塗鴉。

成為下忍前的鳴人成為下忍前的鳴人

晉升下忍

鳴人在忍者學校第三次畢業考試失敗。監考水木以讓他通過測試為交換,讓他偷竊禁術卷軸,但陰謀被同僚伊魯卡看破,拼死前去解救鳴人。鳴人學會禁術卷軸中的多重影分身擊敗水木。伊魯卡老師準他以此通過考試畢業,鳴人與同屆8名畢業生正式成為下忍,鳴人、佐助、櫻三人獲分派上忍卡卡西為帶隊老師,歸屬第七班。卡卡西給三人進行鈴鐺演習,鳴人他們各自為戰,最終慘敗。後佐助悟出老師要他們有團結精神,打破卡卡西的規則喂鳴人吃飯,終于通過了生存測試。

漩渦鳴人的招牌笑容漩渦鳴人的招牌笑容

波之國任務

三人正式成為下忍後,一向從事的都是D級的任務,如找寵物、清潔河道等,鳴人本身亦有怨言。終于他們獲派護送要人的C級任務,其內容就是要安全護送橋梁建築師達茲納先生返波之國。在卡卡西帶領下,他們陪同達茲納出發。然而途中卻遇上來自霧隱的兩名中忍,鳴人因從未有實戰經驗,心有恐懼;相反佐助及櫻表現鎮定,佐助更以敏捷身手把兩名中忍製服。之後他們遇上更強的敵人——叛忍桃地再不斬。當卡卡西被再不斬以水牢術所困時,鳴人與佐助配合使用佯攻戰術吸引再不斬的註意力,解開了對卡卡西的束縛。卡卡西擊敗再不斬後,便指導鳴人、佐助和櫻如何控製查克拉。鳴人和佐助互相競爭,最後均能達到樹頂。鳴人們寄宿在波之國伊那裏一家中;同時他亦認識了一名神秘少年

第七班合影第七班合影

不久,假死的再不斬再度出現,向第七班復仇。而白同時出現,擁有血繼限界的他跟佐助交手。白使出秘術·魔鏡冰晶,把佐助困在其中。此時,鳴人打敗卡多派來綁架伊那利一家的兩名手下後,匆忙趕到的他卻魯莽地沖進了白的陷阱。佐助唯有利用剛開啓的寫輪眼應付白的行動,同時掩護重傷的鳴人。白利用這一弱點,攻擊鳴人使佐助露出破綻。佐助明知是計,卻用自己的身體掩護鳴人,身受重傷倒下。鳴人誤認為佐助被殺,憤怒之下使出九尾的力量擊敗白。白的面具脫落,鳴人才知道他原來是先前所認識的那位少年。白承認已敗,請求鳴人殺掉他;然而白感到再不斬處于危險中,向鳴人致歉並離去,並為再不斬擋了卡卡西的致命一擊。當鳴人得知白的死訊後,向看似冷漠的再不斬講述了白對他的忠誠和情誼,讓再不斬這個鐵血之人落淚不已。再不斬因此犧牲了自己的性命,反過來把作惡多端的卡多殺死。而佐助不久亦從昏死狀態中蘇醒過來。第七班順利完成任務,準備回木葉覆命。達茲納為感謝鳴人相助,把新橋梁命名為“鳴人大橋”。

中忍考試

第七班返回木葉又執行了一些瑣碎的任務後,木葉準備舉行中忍選拔試。鳴人、佐助及櫻三人最終亦決定參加。第一輪是筆試,亦是鳴人最叫苦的測試,碰上主考官又是暗部所屬審訊部長,擅于操控對方精神,被稱為“虐待狂”的森乃伊比喜。幸虧伊比喜其實是想考驗考生的心理,故鳴人雖一條問題也沒回答,仍成功過關,還被伊比喜認為相當有意思。

第二輪是生存試練,在死亡森林內與其他考生爭奪用來晉級的“天之卷軸”和“地之卷軸”。第七班途中遇上偽裝成草忍考生、已叛離木葉的大蛇丸。佐助對大蛇丸所召喚的大蛇一度畏懼,故鳴人一反之前,反過來以激將法使佐助振作起來。佐助終以巧妙的身手製服大蛇丸,卻被大蛇丸在其膊上留下天之咒印,痛極昏過去。鳴人亦中大蛇丸的五行封印,九尾力量被封印起來並昏過去。櫻隻得自行照顧佐助及鳴人。鳴人、佐助蘇醒過後,三人又繼續考試,但考試時限將至,始終仍欠缺所需卷軸。幸得之前認識的葯師兜指點,擊敗三名雨忍成功奪取卷軸過關。

第三場考試分預賽及淘汰賽。鳴人的預賽對手是犬冢牙和赤丸。牙的秘術一度使鳴人處于下風;但鳴人卻使巧計令牙誤傷赤丸,又因突然放了一個屁,嚴重影響牙的攻擊能力,被鳴人自創的鳴人連彈所敗。進入淘汰賽,鳴人遇上有“天才”之稱的日向寧次,被寧次的攻擊封印穴道而使不出任何查克拉,但因試前得到“三忍”之一的自來也所指點,釋放九尾的查克拉擊敗寧次,獲全場歡呼。

就在考試步近尾聲之時,砂忍及音忍突然發動襲擊,因佐助急于追趕自己的對手我愛羅,卡卡西便命令鳴人、櫻及鹿丸務必阻止佐助胡亂行動。鳴人追上佐助,卻發現正在與佐助對戰的我愛羅已變成守鶴,還把櫻給捕捉起來。鳴人撇開恐懼與我愛羅交戰並將其壓製,及後我愛羅進一步化成完全體的“砂之守鶴”,鳴人亦召喚出蛤蟆文太,再組合變身為九尾妖狐,控製住守鶴。鳴人把正沉入睡眠中的我愛羅撞醒,守鶴力量被壓製起來。最後,鳴人一拳痛擊我愛羅,使其動彈不得,成為當時唯一打敗我愛羅的忍者。櫻及佐助獲救,我愛羅亦被手鞠、勘九郎護送離開。

他們回到木葉後,卻收到三代火影在與大蛇丸的對決中犧牲的噩耗。

三忍決戰

三代火影去世,火影的位置空著;而卡卡西在對付突然來犯的“曉”成員——宇智波鼬時中了其幻術,身心備受折磨而需長期待在醫院;而佐助亦為鼬所傷。故此自來也決定帶同鳴人,前往尋找深諳醫術、“三忍”之一的綱手。此行目的除了請其為卡卡西及佐助治療,亦打算邀請她回來擔任火影一職。此行途中,自來也順道教鳴人新忍術——由四代火影自創,無需結印的“螺旋丸”。後在短冊街酒館內偶然遇上綱手及其助手靜音,但綱手對鳴人成為火影的夢想冷嘲熱諷,使鳴人感到不滿。喜歡賭博的綱手亦跟鳴人打賭,如果對方能在限期內習得螺旋丸,便把頸上屬于初代遺物的項鏈送給他。不久大蛇丸找到綱手,欲利誘她為其治療被三代所廢的雙手,卻不成功;于是大蛇丸決定採取強硬手段。但鳴人同時被兜傷及內髒,所幸沒有生命危險。綱手見鳴人這樣保護自己既感激他,又為他短時間內學會螺旋丸而驚訝,決定重新振作,克服對血的心理障礙,跟大蛇丸一戰。傳說“三忍”自來也、綱手與大蛇丸展開對戰,又分別召出各自的通靈獸,大蛇丸敗在力量型的綱手之下。大蛇丸見勢不對,與兜一同離去。三忍之戰告終,綱手終為鳴人所動,決定返歸木葉擔任火影,又按約定把初代的項鏈送給鳴人,把一切的寄望都托付在鳴人身上。

追捕佐助

經過前次的任務,佐助深感自己的力量不足,而心生嫉妒,欲追求更強大的力量,以向兄長鼬報仇。此時大蛇丸的部下“音忍四人眾”來到木葉,勸誘佐助投誠音隱,佐助亦為所動而準備叛離木葉,臨行前把前來勸告的櫻打暈。木葉雖收到佐助叛離的情報,但因之前受到砂忍及音忍的攻擊,百廢待興,隻能派鳴人、鹿丸等人前去追捕,臨行前,鳴人與櫻定下約定——把佐助帶回木葉。然而,鳴人一行人途中遇上“音忍四人眾”分別的阻撓,而伙伴們亦豁出自己的性命讓鳴人追上佐助。但卻又突然殺出了擁有血繼限界的強敵君麻呂,超出原先計畫之外。鳴人嘗試製造千個影分身以擊敗君麻呂,但對方絲毫無損;幸得受傷後初愈的李洛克和我愛羅及時相助,可繼續追趕佐助的步伐。

最終,二人在終末之谷展開決鬥。鳴人追問佐助為什麽不珍惜彼此之間的友誼;而佐助的回應卻指出友情雖重要,但不能夠讓他變強,他所需的是更強大的力量。鳴人無可奈何下唯有使用強硬手段迫佐助回歸。佐助開啓進化了的寫輪眼,與使用九尾力量的鳴人對戰。最終由進入第二重咒印、使用千鳥的佐助,擊敗使用九尾力量及螺旋丸的鳴人。大局已定,鳴人已無法繼續追蹤佐助,這亦將成為鳴人心中長久的一個遺憾。倒在地上昏過去的他,被大雨灑遍全身;直到卡卡西的到來,才把鳴人帶回木葉接受治療。此事之後,鳴人決心磨礪自己,隨自來也在外修行。

營救我愛羅

隨自來也在外訓練兩年後,鳴人回歸木葉,他在體格及心智方面已較成熟。當得悉一眾友人已成為上忍或中忍,而我愛羅更是成為風影時,鳴人並不氣餒,反而被激勵起來。綱手命令鳴人和櫻一起接受卡卡西的鈴鐺爭奪賽,兩人通過對卡卡西的充分了解奪到了鈴鐺。三人接受命令,重組第七班。

第七班收到緊急增援砂隱的任務,三人到達“曉”聚會的地點尋找被抓去的我愛羅,但為時已晚,我愛羅已被抽出尾獸而死。鳴人欲奪回我愛羅遺體,因而被“曉”成員——迪達拉所挑釁。卡卡西不安心,隨鳴人同去,並勸鳴人要冷靜下來。鳴人配合卡卡西將迪達拉擊落,取回我愛羅遺體。確認我愛羅已死後,鳴人情緒激動,九尾查克拉外漏,形成妖狐外衣,攻擊迪達拉。卡卡西見狀,立刻用自來也給的符把鳴人製住。迪達拉被前來支援的第三班和第七班圍攻,用自爆分身溜之大吉,戰鬥結束。

鳴人所表現的真摯友情感動了千代婆婆,她甘心犧牲自己的性命用轉生之術令我愛羅復活。我愛羅回歸,砂隱的民眾夾道歡迎,我愛羅第一次感到被其他人肯定的感受。故鳴人準備返鄉時,我愛羅心存感激,雙方的握手,代表著永恆的友誼。

天地橋之戰

從“曉”的蠍口中得知其將與派往大蛇丸身邊的臥底會面,認為是尋找佐助訊息的好時機;在綱手批準下,準備往會面地點——天地橋出發。由于卡卡西在與迪達拉一戰中虛耗過多,無法同行,于是由卡卡西的隊友原暗部成員、代號大和的天藏擔任新隊長,率鳴人、櫻及新成員佐井前往目的地。雖然鳴人及櫻對佐井的假意笑容及毒舌十分反感,但為了佐助,即使要與不喜歡的人合作也心甘情願。到達天地橋後,大和偽裝成蠍,接觸臥底,而鳴人們躲在岩後靜待指示。令一行人驚訝的是,原來這名臥底就是葯師兜。大蛇丸亦出現,大和的偽裝身份被揭穿,雙方交戰起來。鳴人受到挑釁,妖狐外衣泄露,失去自我意識,誤傷櫻。大蛇丸與鳴人爆發激戰,被兜稱為“怪物間的戰鬥”。後大蛇丸因三年限期已到,身體不能承受,不敢戀戰而去;鳴人亦被大和的木遁所壓製,變回人類狀態。清醒過後,鳴人得悉是自己傷害了櫻而十分內疚,但同意大和所說,要不斷鍛煉,用自己的力量去保護身邊重要的人。

再會佐助

天地橋一戰後,鳴人等人繼續追蹤大蛇丸一眾,卻得悉佐井背叛了他們。此時大和的木分身已查出大蛇丸巢穴的所在地,眾人決定深入虎穴。他們先找到佐井,將其綁起來;佐井問鳴人為什麽執著于要拯救佐助,鳴人卻說這是因為他與佐助之間,有著兄弟般的“羈絆”。佐井為其所動,想親眼看看“羈絆”的意義,終棄暗投明,反過來合力把剛到的兜製服。鳴人與佐井冰釋成嫌,組隊在大蛇丸巢穴內尋找佐助的下落。不料卻又遇上大蛇丸,于是鳴人讓佐井先往尋佐助,自己則應付大蛇丸。及後櫻及大和前來助陣,大蛇丸又再度遁去。鳴人從佐井臨走時遺下的秘策中,發現佐井此行目的,原來是要暗殺佐助,不禁再次憂心起來。突然一聲巨響,引起鳴人等人的註意,隻見現場一片狼藉,佐助正居高臨下,冷冷地看著他們。

重遇佐助,鳴人首先是表現興奮,但佐助冷漠的態度及身手的敏捷卻出乎意料之外。佐助稱要把鳴人殺掉,以斬斷彼此間的“羈絆”;又道出剛才佐井說要替鳴人帶他回木葉之事。大蛇丸及兜再次出現,阻止佐助進攻鳴人他們,目的是要留下能鏟除“曉”的力量。佐助不再執著,跟著大蛇丸離去。救回佐助的目標再度失敗,但卻得到了真心的伙伴佐井。

火之寺事件

在奪回佐助行動失敗後的幾天,為開發屬于鳴人的獨創忍術,卡卡西利用躺在病床上的時間,構思出可以讓鳴人在短期間內完成修煉的方法。鳴人開始展開修煉,第一項是利用風屬性查克拉切斷樹葉,由于方法得宜,再加上阿斯瑪教授一些訣竅,鳴人很快就成功地切斷了樹葉。

第七班接到新任務:前往火之寺協助處理盜墓者事件。沒想到還沒到達,脫隊行動的鳴人就察覺隱形墓地已遭竊,還因此被火之寺的空誤認為是盜墓者,兩人大打出手。進入火之寺。鳴人發現周圍人看空的眼神和自己童年時被別人排斥的眼神一致,于是嘗試揭開空身上的秘密。第七班身陷于盜墓賊和馬設下的迷宮陷阱“有為轉變”之中,隊員各自分散。鳴人遭遇不風,對方嘗試用“屍鬼接吻”吸走查克拉,但九尾查克拉量過大無法吸收,櫻、佐井、空趕到,救出鳴人後暫時撤退。

回到木葉後,由于佐井受傷,他的位置由空暫代,鳴人嘗試把空引薦給朋友們,不料空卻不領情,反而差點同牙和丁次打起來,在面見綱手時也因為措辭不當被一拳打飛。和馬偷襲木葉,用結界封印住木葉周遭。鳴人追趕刺殺綱手失敗的空,卻被不風攔下,不風似乎可以使用五種屬性的查克拉,令鳴人陷入苦戰,但他發現不風其實在戰鬥中不斷切換身體,並找到了她的本體——頭發,最終擊殺不風。

趕到村外戰場的鳴人發現了空的真實身份——移植了九尾查克拉的人造人柱力。和馬解除空身上的封印,使他進入第二階段尾獸化,糟糕的是鳴人體內的九尾查克拉亦與其產生共鳴,鳴人邊極力壓抑自己體內的九尾,邊拼命地戰鬥,終于成功地喚醒空的內心,戰鬥之後,鳴人等人送空離開木葉去旅行。

飛段角都之戰

鳴人重新投入訓練,並得到卡卡西及大和的指點。為加快訓練效果,他以多重影分身術進行修行,並前往同有“風”屬性的阿斯瑪處尋求指點。後阿斯瑪對上“曉”的飛段、角都,戰敗陣亡,第十班意欲報仇,卡卡西暫時把修行之事交給大和處理、而自己負責照顧第十班。後卡卡西所率的第十班與飛段、角都陷入苦戰,幸虧大和及時率領鳴人、佐井、櫻三人趕到,加入戰團,鳴人以新術風遁·螺旋手裏劍攻擊角都,但第一次失敗了。卡卡西認為應對角都進行圍攻方妥當,但憑著鳴人要超越四代火影的決心,卡卡西讓鳴人作第二次攻擊。鳴人亦不負所托,以影分身成功欺騙角都,並從其背後施以風遁·螺旋手裏劍,給予絕命一擊。鹿丸亦把飛段擊敗封印。眾人又回到木葉。

尋找三尾

與“曉”的戰鬥結束,鳴人右手因新術威力過大而受傷,綱手禁止鳴人再使用風遁‧螺旋手裏劍,暗部將大蛇丸巢穴訊息通過信鴿傳給綱手。綱手接到訊息,組織由卡卡西帶領牙、志乃和雛田的前往大蛇丸的基地,另一方面大蛇丸準備派遣手下紅蓮執行計畫,紅蓮目賭了佐助打倒千人且衣服不沾一滴鮮血起了妒心,大蛇丸覺得差不多是時候將佐助的身體佔為己有,便派遣紅蓮和幽鬼丸一同執行作戰計畫;綱手派遣大和,率領佐井、櫻二人增援卡卡西小隊。

綱手下達新任務:“封印尾獸三尾,不許落入任何人手中;保護與尾獸能力有關聯的幽鬼丸”,由靜音領軍的封印班開始建立四方封陣,搜尋三尾的下落,而兜則打算利用幽鬼丸的力量讓三尾暴動,以便破壞木葉的結界,紅蓮因為控製三尾失敗,被激怒的三尾攻擊時,幽鬼丸為救紅蓮而發揮了前所未有的力量,成功地讓三尾停止了動作。

鳴人與紅蓮為保護幽鬼丸,在與三尾對峙的過程中一起被吞入了三尾的肚子裏。兩人為尋找出口決定一起合作,而後在幽鬼丸和木葉的伙伴們展開救援行動,終于救出兩人,兜利用幽鬼丸讓三尾失控,攻擊木葉的結界。紅蓮終于真心感悟,將虛弱的幽鬼丸帶走遠行。

追捕宇智波鼬

為得知曉的情報,追尋佐助的下落,木葉決定鎖定鼬,新七班和第八班聯手行動。

途中鳴人的影分身遇上鼬,鼬當時似乎有話要對鳴人說,可惜卻因為鳴人的沖動打斷了話題。但鼬臨走前卻賦予了鳴人神秘的力量,並說在必要時才用此力量等等。

後眾人對上了“”的新成員——一個自稱為“宇智波斑”神秘“面具男”。眾人的攻擊均對其無效;就在此時,絕前來匯報佐助與鼬的戰果,佐助的勝利及戰後受重創使鳴人感到驚愕及擔心,便痛罵絕是“蘆薈”、要他說出佐助在那裏。收到情報的“斑”不再戀戰,和絕一起前往戰場把鼬的遺體及佐助帶走。鳴人急步追趕,雖找出戰場位置,但對方早已離去。

保護六尾

新七班到土蜘蛛部落拯救擁有一族禁術的少女瑩,因其體內藏有相當強大的禁術,因此和人柱力一樣受到族人的排擠。而她的師父,能使出氣泡忍術的叛忍泡沫也遭到追殺部隊的糾纏。大家先是嘗試把瑩體內禁術取出銷毀,但瑩卻先一步落入敵手。鳴人一眾便和敵人交手,最後鳴人將敵方首腦打倒。而小瑩的師父泡沫(六尾人柱力)也成功的用六尾的力量阻止了禁術的失控。最後瑩終于被泡沫認可為弟子,一起離開村去修行。但是泡沫卻在獨自一人去和追殺部隊談判時遭遇佩恩,力戰不敵被捕獲,之後因六尾被封印而亡。

佩恩入侵

再次尋找佐助的蹤影失敗後,鳴人回到木葉,卻驚聞自來也被佩恩殺害的噩耗。為此曾一度悲傷的他,因為伊魯卡和鹿丸的鼓勵,而再度重新振作起來,並協助解開自來也臨終前留下的暗號;可惜的是毫無頭緒。

為替自來也報仇,他決定接受深作大人的提議,前往自來也曾修行的妙木山,作艱苦的“仙術”訓練。經過一番修行,鳴人總算是基本掌握了自然力量,深作將自來也的遺作——《堅毅忍傳》交給鳴人。

鳴人基本掌握了深作所授的“蛙組手”和仙術。深作告誡鳴人有關仙人模式的缺點,就是隻能維持5分鍾左右;而且每一次使用前,需經一段時間、在靜止的狀態下吸取足夠的自然力量。這樣就很容易成為敵人的靶子,因此使用時必須有其他伙伴在旁邊提供增援。但深作認為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與鳴人融為一體,分擔“動”、“靜”兩邊的工作,不過,由于受到九尾的阻撓,融合並未成功(事後九尾承認是由于對鳴人和蛤蟆混在一起感到不滿而故意阻撓)。

木葉遭佩恩的襲擊。佩恩得知鳴人在妙木山修行,繼續攻擊毫無意義,便用神羅天征摧毀了整個木葉,好在綱手用蛞蝓保護了大家。鳴人等被志麻仙人通靈回滿目瘡痍的木葉,佩恩六道齊聚準備捕捉九尾,鳴人得知卡卡西死訊,憤怒之下單挑六道。鳴人的仙人模式加上新術仙法·風遁·螺旋手裏劍,且在兩位仙人的幫助下本是壓倒性優勢。但由于佩恩實力強大,費勁艱辛才打敗五個佩恩,剩下天道尚存。深作仙人被天道殺死,鳴人的仙人模式解除,被天道擒獲。天道嘗試摧毀鳴人的意志,一番談話下,鳴人不置可否。雛田為救鳴人而出被天道打傷,鳴人誤以為雛田死亡,憤怒之下爆發九尾查克拉,現出八條尾巴,天道用地爆天星困住鳴人。

鳴人在九尾慫恿下準備揭開封印之時,三代封印的查克拉現身阻止,鳴人才得知自己的身世,四代與鳴人交談後重新封印九尾,並消失。鳴人脫離地爆天星的束縛,打敗天道,並用逆向探查找到佩恩本體——長門。與鳴人的交談中,長門被鳴人感化。放棄原定計畫,決定將夢想托付給鳴人,期盼鳴人能夠完成幾代人的使命,之後因施展外道·輪回天生之術復活卡卡西、靜音、深作等所有死者而耗盡生命。鳴人送走小南,回到木葉。

五影會談

鳴人被卡卡西背回木葉,受到了木葉的盛大迎接,被當做英雄看待。從牙口中得知團藏下達了抹殺佐助的許可,鳴人向佐井詢問有關團藏的真實身分,佐井卻因為被下了封印不能提及此事。後遇上雲隱派來傳遞文書的使者並與其交手,得知佐助已經和曉聯手一事。得知這驚愕的事實後,櫻驚慌得不知所措,鳴人出面化解並決定要阻止佐助繼續走入邪道。

嗚人及後和卡卡西,大和追上前往出席五影大會的雷影,希望能勸他放過佐助,但雷影不接受其解釋,還斥責鳴人把世事想得太天真。鳴人一行人後來在投宿的旅店中遇上了特意前來找他的“斑”,鳴人激動地質問“斑”對佐助有何企圖。“斑”告知三人宇智波滅門案背後的秘密,並指佐助現已被仇恨所支配,而宇智波一族是被詛咒的一族,註定和千手一族永遠地戰鬥。佐助須繼承一族的所有仇恨,向木葉和世界報仇。而鳴人繼承了千手一族的火之意志,故兩人必須繼續未了的戰鬥。

櫻、佐井、牙、李突然來訪,櫻對鳴人當面作出告白,同時勸諭他放棄追尋佐助,但鳴人以“這種玩笑一點都不好玩,討厭對自己說謊的家伙”為由拒絕了她。鳴人原本想告訴說出宇智波滅門案的真相,但被卡卡西阻止,鳴人告訴櫻自己是自願幫助佐助,並且一定會將他帶回木葉,櫻失望離去。佐井偷偷用分身告訴鳴人,原來與鳴人同期的木葉忍者都決意刺殺佐助,連櫻也下定決心準備與佐助了斷,這次告白其實是為讓鳴人不再執意于帶佐助回村。得知真相的鳴人震驚不已。我愛羅等人趕到,將佐助大鬧會場、第四次忍界大戰即將爆發的情況告知鳴人,沉痛的訊息一個接一個傳來,讓鳴人難以承受,出現過度呼吸症,昏了過去。

第七班重聚

佐助殺死了被自己視為仇敵的團藏,還想殺掉已經沒有利用價值的香燐,但櫻出現,擾亂了佐助的計畫。櫻騙佐助要背叛木葉加入他的隊伍,佐助開出條件是要櫻動手殺掉香燐。就在櫻準備用毒苦無刺殺佐助時,佐助先下手為強想殺害櫻,此時卡卡西現身救下櫻,並與佐助對戰。卡卡西嘗試讓佐助想起過去和木葉的伙伴們度過的光明歲月,但佐助卻已被仇恨控製。就當佐助想繼續發動攻擊的時候,卻發覺寫輪眼使用過度,近乎失明,須佐之男也迅速崩解。櫻想趁機用毒苦無刺向佐助,但最後仍是下不了手,反而被佐助發現奪下苦無要殺了櫻,鳴人及時出現,救下櫻,兩人重現終結之谷的對決,結果不分上下,白絕和“斑”現身給佐助壓陣。鳴人對佐助表示他不再阻止他復仇,但前提是由他來當佐助的第一個目標。佐助回應:“那麽就先從你殺起吧!”,和“斑”一起用逾時空忍術離去。鳴人則由于戰鬥中被櫻的毒苦無誤傷,在佐助離去後葯效發作,口吐白沫,由櫻替鳴人治療。

龜島試煉

回到木葉後,鳴人向同屆的忍者們表明要獨自對付佐助,引來眾人的訝異與反對。鳴人在妙木山向大蛤蟆仙人請教,獲知他即將與擁有強大瞳力的人決戰,受其指點尋找花枝(八尾人柱力),並得到了九尾封印的關鍵鑰匙。在木葉和同盟國的安排下,鳴人抵達一座孤島,與八尾人柱力奇拉比會合,展開“訓練”(其實是將兩人與戰鬥隔離)。鳴人在比的指引下,在真實之瀑中面對黑暗自我,初次對決結果是不分勝負。而在聽聞過去比和基之間的故事後,鳴人在真實之瀑成功挑戰黑暗的自我,比亦允諾協助鳴人進行九尾控製訓練。

在比引導下,鳴人抵達自己的精神領域,利用先前得到的九尾封印鑰匙解開封印,與九尾交戰,目的是要從九尾體內把它的查克拉搶過來。雖鳴人與比在精神領域聯手並一度壓製九尾,並且以強大的仙人力量一度重創九尾,卻不慎被九尾的憎恨入侵。鳴人快被憎恨吞噬時,母親玖辛奈的查克拉出現在鳴人面前。鳴人與母親重逢的同時,得知了自己的身世,在玖辛奈的幫助下重新迎戰,最終成功壓製九尾並控製其查克拉,九尾在不甘心的怒吼著它不會忘記今天鳴人的所作所為後,沉默了下來。兒子成功收服九尾,玖辛奈自是非常高興的恭賀他,但隨後又嚴肅的告訴鳴人自己正是前一位九尾的人柱力,並將向鳴人揭露16年前九尾襲擊木葉事件的真正真相。鳴人謝過玖辛奈並允諾成為超越父母的忍者,返回了現實世界。

由于經過查克拉控製訓練,鳴人進入尾獸模式後能夠感覺到他人的負面情緒,因而識破藏身于“鮫肌”裏的幹柿鬼鮫,鬼鮫自知不敵欲逃走,被鳴人擊成重傷。鳴人因為腳踏力過猛被卡住,無法繼續追擊鬼鮫,因此由凱追擊並與鬼鮫展開決戰,最終打倒鬼鮫。事後,鳴人在比的引導下,展開尾獸查克拉套用訓練的最後階段。

忍界大戰

鳴人與比一同奔赴戰場。路途中遇到長門和鼬。鼬擺脫兜的控製後幫助鳴人與比封印長門,並將佐助托付于鳴人。另外趕往另一戰場的一個鳴人分身幫助我愛羅他們打敗了二代土影和三代雷影,但兜控製二代土影通靈出真正的宇智波斑,五影到齊與斑作戰,鳴人受五影的托付後解除分身。本體和比在前進的路上遭遇假“斑”率領的人柱力們,但寡不敵眾而處于劣勢,卡卡西和凱趕到幫助鳴人他們共同作戰。鳴人在戰鬥中進入尾獸們的內心世界,感化了包括九尾在內的眾尾獸,成為繼六道仙人以後第二個得到九尾認同的人,並第一次實現了真正的尾獸化,在九喇嘛、比、牛鬼、卡卡西和凱的幫助下共同對抗假“斑”。假“斑”準備強行復活十尾,為阻止十尾復活,鳴人等人聯手攻擊假“斑”,最終卡卡西破解了假“斑”時空忍術並最終擊碎了假“斑”的面具。假“斑”現出真面目——卡卡西曾經的隊友宇智波帶土

解除穢土轉生契約的斑來到了戰場,與帶土一起作戰。斑和帶土成功復活了十尾,這時忍者聯軍登場,合力對付十尾,但十尾過于強大的力量讓聯軍損失慘重,寧次也為保護鳴人和雛田而犧牲。鳴人在帶土的譏諷質問中幾近崩潰,但在雛田的安慰和九尾的訓斥下使他恢復了精神。鳴人把九尾再次製造出的查克拉調整成適合每個忍者的類型,輸送到聯軍每個成員身上。

四位前代火影被穢土轉生復活,佐助也決定守護木葉,鷹小隊和大蛇丸一起前往戰場,營救負傷的五影。四位火影同佐助一起到達戰場,第七班復活,鳴人與佐助終于並肩作戰。敵人隻剩下十尾人柱力帶土和穢土轉生的斑,但帶土一人用使忍術失效的陰陽遁對抗四位火影,在二代火影和鳴人都察覺到仙術對帶土攻擊有效時,鳴人同時開啓仙人模式和尾獸模式,開始反攻。

帶土在戰場上重新釋放出十尾。十尾變成參天巨樹,樹木頂端結有一顆碩大的果實,當果實內眼中的瞳術映到月亮上時,無限月讀便即完成。鳴人、佐助和初代火影帶領眾人對帶土攻擊,阻止無限月讀。之後鳴人和佐助合力使用威裝·須佐能乎與眾人合力重創帶土。之後鳴人與眾人合力將尾獸從帶土體內拉出,而帶土也被鳴人感化,想要施展輪回天生之術救回在此戰中死亡的人,但是,黑絕趁機控製住帶土,使用輪回天生將斑復活。

黑絕開始控製帶土準備與卡卡西和水門戰鬥,斑成功地擺脫了穢土轉生的軀體,在吸收了初代仙術查克拉和取回右眼輪回眼後,從帶土身體中通靈出外道魔像,將尾獸們輕易打倒,並一舉從鳴人和比身體中把封印狀態中的九尾、八尾抽出,連同其它尾獸拖入外道魔像封印,成為十尾人柱力。按照九喇嘛被抽出前囑托,我愛羅帶著奄奄一息的鳴人前往水門處移植九尾陰查克拉,途中帶上櫻對鳴人施救,但櫻無力回天,鳴人心跳停擺,生命垂危。為維持鳴人的心跳,櫻給鳴人進行人工呼吸,並開啟他的胸腔,用手握住心髒人工起搏。雖然櫻一行成功和水門會合,但黑絕從中作梗,封印失敗,這時候,內心覺醒的帶土偷襲了斑,抽走少量守鶴、牛鬼查克拉,和卡卡西同時使用神威,把櫻、鳴人和封印有九尾陰查克拉的黑絕帶入時空間進行封印,鳴人在精神世界中見到了六道仙人羽衣,六道仙人講述了自己的兩個兒子——天才、自負的因陀羅和廢柴、自強的阿修羅對抗的經歷,表示二人的查克拉並未消亡,一代代被傳承了下來,其中阿修羅的查克拉就附在鳴人身上,而佐助身上則負有因陀羅的查克拉,兩人的對立其實是在繼續著先輩們無休止的輪回與對抗,六道仙人希望他能阻止已經不再是轉生者的斑。

就在此刻,守鶴、牛鬼的部分查克拉和九喇嘛的陰查克拉被帶土成功封印,出現在精神世界裏,尾獸全部聚齊,預言之子改變世界的時刻終于到來,六道仙人詢問鳴人想要做些什麽,鳴人回答:“或許我和那個叫阿修羅的家伙真的很像,但和他不同,我又笨又小孩子氣,而且還有很多事情不明白,但是我知道‘伙伴’應該是什麽樣的,我想要守護他們,僅此而已。”六道仙人將自己的仙術賦予鳴人,鳴人蘇醒並返回現實空間,利用“陰陽遁之術”救回全開八門遁甲而瀕死的,一擊重創斑和斬斷神樹,同佐助一同挑戰斑。

卡卡西的寫輪眼被斑奪去,鳴人使用“陰陽遁之術”將其治好。

封印輝夜

無限月讀展開,鳴人急于拯救被幻術操控的同伴,欲沖出阻擋月讀光照的須佐能乎,被佐助攔下。佐助詰難櫻和卡卡西此時對于解救眾人毫無用處,激怒鳴人。突然,蟄伏已久的黑絕刺穿斑的胸口,並借助他的身體復活大筒木輝夜,鳴人佐助欲阻止,無奈不敵輝夜那強大的查克拉。黑絕趁著佐助的須佐能乎爆炸之際,控製住了兩人的身體,道出連羽衣也不知道的一段黑暗歷史,並聲稱一切都是為了母親輝夜……盛怒之下的鳴人掙脫黑絕控製,準備與佐助聯合發動封印術,封印輝夜。但輝夜用術將兩人傳送至不同世界,使六道仙人的陰陽查克拉無法同時發揮作用,而她自己單獨對決鳴人。

為和佐助匯合,鳴人邊製造影分身,邊用體術與輝夜大戰,拖延時間。帶土用神威將佐助傳送回來,之後為救鳴人而犧牲。鳴人、佐助、櫻與暫時繼承了帶土寫輪眼的卡卡西一同發起進攻,終于成功封印了輝夜。

和解之印

封印輝夜後,鳴人一眾被六道仙人傳送回忍者世界。鳴人同父親告別。

六道仙人希望兩人能同心協力,解開無限月讀,但佐助卻突然宣稱自己要發動“革命”。櫻欲勸阻,被佐助施以幻術,鳴人、佐助重返終結之谷對決,經過一番大戰之後,以兩人各斷一臂收場。佐助終于被一心挽留他的鳴人所感動,自願承認敗給鳴人,隨後二人解開無限月讀。

結局

忍界大戰結束,卡卡西繼承了火影之位,鳴人則前去與決心離開木葉周遊世界的佐助道別。

十幾年後,鳴人的夢想終于實現,他成為了木葉七代火影,並和雛田組建了自己的家庭,有博人和向日葵兩個孩子。但是實現夢想並不是結束,而是起點;鳴人仍將繼承歷代火影和木葉忍者們所傳承的火之意志,為守護木葉和忍界的和平而努力。

角色能力

公式書資料

註:基礎能力與執行任務經驗統計截止到《者之書》,時間點為佐鼬大戰結束,帶土向佐助道出鼬的部分真相。

忍者學校畢業年齡:12歲

忍者八項基礎資料
設定集忍術體術幻術智慧力量速度查克拉結印總計
臨之書

4

3

2

2

4

4

8

2

29

鬥之書

6

4

2

3

6

6

8

2

37

者之書

8

7

4

6

7

7

10

3

52

執行任務經驗
設定集D級C級B級A級S級
《臨之書》71000
《鬥之書》71120
《者之書》71260

體術

瞬身之術

D級,將查克拉聚集在腳上進行高速移動。鳴人在九尾查克拉模式下使用的瞬身術速度極快,能避開第四代雷影的全力一擊。綱手更是評價道:“簡直就像是黃色閃光一樣”。

瞬身之術瞬身之術

鳴人連彈

B級,以四個以上的影分身向敵人發起回旋踢,本體再給予其最後一擊。

鳴人連彈鳴人連彈

鳴人兩千連彈

A級,製造出兩一千個影分身,同一時間向對手以雙拳攻擊。

鳴人兩千連彈鳴人兩千連彈

鳴人四千連彈

A級,製造出一千個影分身,同一時間向對手以雙拳和雙腳攻擊。

鳴人四千連彈鳴人四千連彈

鳴人一帶連彈

A級,利用九喇嘛的查克拉製造出大量的影分身,同時向對手發動攻擊。

鳴人一帶連彈鳴人一帶連彈

影分身沖刺攻擊

配合影分身使用,利用三個影分身抓住敵人,一個影分身將本體拋出去攻擊。

影分身沖刺攻擊影分身沖刺攻擊

木葉隱秘傳體術奧義·千年殺

E級,雙手組成虎印將手指插入敵人查克拉最薄弱的位置(肛門),進階者以手裏劍加上起爆符代替。

木葉隱秘傳體術奧義·千年殺木葉隱秘傳體術奧義·千年殺

四面八方手裏劍

A級,配合多重影分身使用,以無數影分身加本尊用手裏劍發射敵人。

四面八方手裏劍四面八方手裏劍

忍術

註:因為詞條字數限製的原因,部分說明進行了修剪,欲了解詳情者請點擊連結進入相應詞條。

變身術

E級,變化為其它東西,最常見的是變為其它人。

變身術變身術

分身術

E級,以查克拉製造“殘影”,隻能混淆一般忍者的視線,並不具備攻擊能力。但是鳴人的分身術很差,後來學會影分身後再也沒有使用過。

分身術分身術

替身術

E級,瞬間以動/植物與自己的身體對換,用來逃避攻擊。

替身術替身術

色誘之術

C級,鳴人的第一個自創忍術,利用變身去變成一個美麗的裸女(在卡通片尾的配音表中被命名為“鳴子”),連第三代火影都不能抵擋此忍術的威力(或者說精神力不夠強的男性都無法抵擋)。

色誘之術色誘之術

後宮之術

A級,色誘術的加強版,在前者的基礎之上使用影分身。

後宮之術後宮之術

色誘·逆後宮之術

D級,用影分身變身成美男誘惑女性敵人。

色誘·逆後宮之術色誘·逆後宮之術

影分身之術

B級,可創造出和施術者一樣的身體,而查克拉會平均分給每個分身。

影分身之術影分身之術

多重影分身之術

A級,影分身的加強版,一次分出多個影分身。由于此術需分配大量查克拉,如果不掌握好的話可能會傷害到自身,所以被列為禁術。

多重影分身之術多重影分身之術

通靈之術

B級,自來也傳授給鳴人的第一種忍術,用自己的血和要召喚的召喚獸簽定一個契約,以後使用自己的血來結印,就可以召喚通靈獸。

通靈之術通靈之術

螺旋丸

A級,是將查克拉的形態變化達到極致的忍術,將查克拉集中在手上,以不規則的方向不停流動,並加以壓縮,形成成手掌般大小的查克拉球,襲向對方。

螺旋丸螺旋丸

大玉螺旋丸

A級,螺旋丸的加強版,在螺旋丸的基礎上註入更多的查克拉,命中目標後會產生大範圍的爆炸,破壞力很強。

大玉螺旋丸大玉螺旋丸

大玉螺旋帶連丸

使用多重影分身之術,然後每人使用大玉螺旋丸。對宇智波斑的木遁·樹界降誕時首次使用。

大玉螺旋帶連丸大玉螺旋帶連丸

超大玉螺旋丸

玉螺旋丸的加強版,球體體積比大玉螺旋丸還要大,威力也要比大玉螺旋丸要強。

超大玉螺旋丸超大玉螺旋丸

風遁·螺旋丸

A級,需兩個影分身協助完成,在螺旋丸中加入風屬性查克拉,有著比螺旋丸高的攻擊力,且攻擊時帶有切割能力,是風遁·螺旋手裏劍的雛形。

風遁·螺旋丸風遁·螺旋丸

風遁·螺旋手裏劍

S級,在螺旋丸的基礎上加入風的屬性變化的技能,看似巨大的螺旋丸手裏劍其實是不計其數的微小查克拉刀刃的集合體,可以從微觀角度直接破壞身體細胞,其攻擊效果更接近毒素。

風遁·螺旋手裏劍風遁·螺旋手裏劍

八卦封印·解

擁有八卦封印的鑰匙後,鳴人可以解開九尾的封印並與之戰鬥。同樣,此術可以逆用,配合明神門,封印九尾。

八卦封印·解八卦封印·解

動畫、劇場版及遊戲裏原創的螺旋丸請參考詞條——《螺旋丸

仙人模式

查克拉感知

仙人模式下具有感知查克拉的能力,能敏銳地覺察到危險。

查克拉感知查克拉感知

蛙組手

C級。破壞力堪比怪力。可以利用自身周圍的自然能量,使攻擊範圍更廣。

蛙組手蛙組手

蛙叩

C級。提取自然能量集中在掌心,以絕大力量施加攻擊。

蛙叩蛙叩

仙法·螺旋連丸

鳴人在仙人模式下使用的招式,左右手同時使用螺旋丸進行攻擊。

仙法·螺旋連丸仙法·螺旋連丸

仙法·大玉螺旋丸

大玉螺旋丸的仙法加強版,威力比普通的大玉螺旋丸更強。

仙法·大玉螺旋丸仙法·大玉螺旋丸

仙法·超大玉螺旋丸

仙人模式下使用的超大玉螺旋丸,威力也比超大玉螺旋丸更強。

仙法·超大玉螺旋丸仙法·超大玉螺旋丸

仙法·超大玉螺旋多連丸

使用多重影分身,然後每人使用仙法·超大玉螺旋丸一同進行攻擊。曾以此招壓製九尾。

仙法·超大玉螺旋多連丸仙法·超大玉螺旋多連丸

仙法·風遁·螺旋手裏劍

將仙術查克拉融入風遁·螺旋手裏劍中,對查克拉的消耗十分巨大。可以進行遠距離投擲。

仙法·風遁·螺旋手裏劍仙法·風遁·螺旋手裏劍

明神門

通靈出一定數量的鳥居,壓在敵人的身體上,能夠封印其查克拉。鳴人隻在精神世界中對九喇嘛使用過。

明神門明神門

九尾查克拉模式

九尾查克拉模式九尾查克拉模式

惡意感知

開啓九尾查克拉模式後,鳴人擁有感知惡意的能力(與漩渦水戶的能力類似)。

惡意感知惡意感知

九尾查克拉之手

將九尾查克拉實體化為形似妖狐銳爪的查克拉之手,既可直接攻擊也可攜帶其它忍術進行中近距離攻擊。

漩渦鳴人

螺旋亂丸

使用多個螺旋丸一同攻擊的招式。

漩渦鳴人

螺旋吸丸

先製造一個螺旋丸,然後用查克拉手將對手拉過來攻擊的招式。

漩渦鳴人

迷你螺旋手裏劍

在查克拉模式下使出的小型螺旋手裏劍。

漩渦鳴人

惑星螺旋丸

一隻手同時使用四個螺旋丸進行攻擊,四個螺旋丸分別往不同方向旋轉,產生亂回轉。

漩渦鳴人

九喇嘛模式

九喇嘛模式九喇嘛模式

尾獸化

化身為尾獸形態,尾獸查克拉具有防御和恢復的效果。

漩渦鳴人

傳遞查克拉

將九喇嘛的查克拉傳遞給其他人。

漩渦鳴人

風遁·超大玉螺旋手裏劍

和帶土戰鬥時使用的加大版風遁螺旋手裏劍。

漩渦鳴人

超迷你尾獸玉

微型化的尾獸玉。

漩渦鳴人

尾獸玉

S級。尾獸化後的絕招,用尾獸查克拉按陰、陽2:8的比例發動,其破壞力足以改變地貌。

漩渦鳴人

仙法·尾獸玉

在尾獸模式加仙人模式下使出。先發動尾獸玉,再在其中註入仙術。

漩渦鳴人

六道仙人模式

六道仙人模式六道仙人模式

仙法·熔遁螺旋手裏劍

將四尾“孫悟空”的熔遁查克拉融入螺旋手裏劍形成的六道仙術,破壞力巨大,附有燒灼效果。

漩渦鳴人

仙法·磁遁螺旋丸

將一尾“守鶴”的磁遁查克拉融入螺旋丸形成的六道仙術,具有封印效果。

漩渦鳴人

尾獸玉螺旋手裏劍

九尾尾獸玉與螺旋手裏劍的結合而成的招式,可連續釋放數發。

尾獸玉螺旋手裏劍尾獸玉螺旋手裏劍

沸遁·怪力無雙

一口氣將查克拉提升至沸點,使全身力量在一瞬間上升的忍術。鳴人借用五尾·穆王的查克拉使用此術,將困住自己的大冰塊融解。

漩渦鳴人

求道玉

具有陰陽五行之力的黑色球體,能夠使絕大部分忍術無效化。雖然小,卻具有非常大的威力,可以輕易毀滅一座森林,可以變成黑棍或法杖等武器,亦可遠程攻擊,範圍約為70米。

漩渦鳴人

陰陽遁

能從虛無之中創造生命的六道秘傳忍術:

陰遁能從無形之中創造形體;

陽遁能為形體註入生命。

漩渦鳴人

仙法·超尾獸螺旋手裏劍

融合九大尾獸的查克拉製造的九個不同屬性的螺旋手裏劍,同時扔向目標,並與大筒木輝夜體內的九隻尾獸發生了共鳴。

漩渦鳴人

六道·超大玉螺旋手裏劍

與佐助在終結之谷的最後決戰中使用,在九喇嘛的幫助下聚集了大量的自然能量加上自身所有的查克拉(包括尾獸、六道·陽之力)形成的兩個超巨大螺旋手裏劍,其威力與佐助的“因陀羅之箭”相當。名字來自遊戲《火影忍者疾風傳:究極忍者風暴4》

漩渦鳴人

組合忍術

組合變身

B級:由不擅長結印的蛤蟆文太提供查克拉,由鳴人結印並經由鳴人的意志合體變身。

漩渦鳴人

颶風水渦之術

A級,用風遁·螺旋丸與大和的水遁·破奔流組合,產生大量水蒸氣,形成一個被水霧包裹的龍卷風,既可以用于進攻,也可以阻擋敵人的忍術。

漩渦鳴人

風遁·蛤蟆鐵炮

鳴人、蛤蟆龍組合使用,在蛤蟆吐出的水中註入風性質查克拉。是一種攻擊距離較遠,範圍較廣而且很強勁的一種忍術。

風遁·蛤蟆鐵炮風遁·蛤蟆鐵炮

復合忍法·蛤蟆油炎彈

鳴人、蛤蟆龍、蛤蟆吉組合使用。首先讓蛤蟆龍回妙木山喝大量的油,然後將油高速噴射出去時鳴人再加入風屬性查克拉,最後讓蛤蟆吉使用火遁將油點燃。

復合忍法·蛤蟆油炎彈復合忍法·蛤蟆油炎彈

灼遁·光輪疾風

鳴人和佐助共同施展的忍術,由鳴人的風遁·螺旋手裏劍和佐助的炎遁·加具土命組合而成。

漩渦鳴人

威裝·須佐能乎

鳴人和佐助的組合技,將須佐能乎的鎧甲裝備在九尾身上,兼具九尾壓倒性的破壞力和須佐能乎鎧甲的絕對防御。

漩渦鳴人

六道·地爆天星

地爆天星的加強版,鳴人的陽之力和佐助的陰之力組合發動,封印輝夜,製造第二個月亮。

漩渦鳴人

人際關系

家人

父親:波風水門

火之國木葉隱村的四代目火影,木葉三忍之一自來也的弟子。擁有冷靜睿智的頭腦,擅長開發改進忍術。實力高超,速度冠絕忍界,被譽為“黃色閃光”。在九尾襲擊木葉事件當中,為保護村子,封印九尾而犧牲。

漩渦鳴人

母親:漩渦玖辛奈

鳴人的母親、四代目火影波風水門的妻子,具有好強、活潑可愛的性格,擅長封印術,並擁有與生俱來的能夠壓製尾獸的強大而又特別的查克拉,以及身為漩渦一族特有的強悍的身體貭素和生命力。

原本是渦之國渦潮隱之村漩渦一族的族人,後因體質特殊而被帶到火之國木葉隱村,成為了第二位九尾人柱力。最終在九尾襲擊木葉一戰中與水門為保護村子而犧牲,她把自己幻想的未來、永不放棄的心以及勇往直前的精神都寄托給了她的兒子——漩渦鳴人。

漩渦鳴人

妻子:漩渦雛田(婚前姓日向)

木葉名門日向一族宗家的嫡長女,日向寧次的堂妹。

從小喜歡鳴人。原本是個性格柔弱的女孩,但是在鳴人的影響下逐漸變得堅強,並漸漸成長為一名優秀的女忍者。故事最後成為鳴人的妻子,並育有一子一女

漩渦鳴人

兒子:漩渦慕流人

第11部劇場版《火影忍者劇場版:博人傳》中的主角,漩渦鳴人之子,宇智波佐助的弟子。

(慕流人的名字“ボルト”為英語bolt的諧音,意為“螺絲”,與日向寧次的名字“ネジ”同義,作者岸本齊史解釋:鳴人給兒子取此名是為了懷念寧次)

漩渦鳴人

女兒:漩渦向日葵

在漫畫700話中首次出場,是主人公七代目火影漩渦鳴人和漩渦雛田(婚前姓日向)的女兒,哥哥是漩渦博人。

向日葵出生在火影世家,向日葵的爸爸和阿公都是火影,向日葵繼承了母親雛田的相貌和性格,盡管還年幼卻十分懂事,從來不會埋怨自己的父親。但除此之外,向日葵還有著連自己也不知道的隱藏著的暴力傾向。

漩渦鳴人

朋友

宇智波佐助

身為同樣有著“孤獨”經歷的人,與其他同伴相比,鳴人和佐助之間的羈絆尤為深厚。他作為第七班的同伴,作為名門宇智波一族的後人,對鳴人來說既是朋友又是競爭對手。而當他一心復仇離開木葉之後,即使他被其他人當成叛忍看待,鳴人依舊堅持要將他帶回木葉;終結之谷一戰中鳴人指出,在自己的心裏,他是自己最為重要的羈絆,絕對不會舍棄。最終佐助被鳴人感動而不再一意孤行,而挽回佐助這件事也是隻有鳴人才能做得到的。

我愛羅

同樣經受著村人的鄙視和恐懼的一尾人柱力,與九尾人柱力鳴人是能夠互相理解的存在。鳴人對同伴的重視讓我愛羅在驚訝的同時,也開始感受到愛的力量,終于從嗜殺的修羅轉變為守護村人的風影。而當我愛羅被“曉”擄走之際,鳴人的那份急切和憤怒,自然是除同為人柱力的自己以外,其他人所無法理解的。

佐井

隱身在黑暗之中,沒有可以交心的同伴,隻能對人做出假笑的佐井,在遇到鳴人之後,對鳴人執著于佐助的心理有所感觸,並在鳴人身上找到以前最關心自己的“哥哥”的影子,理解到與同伴之間牽絆的重要性。

日向寧次

名門日向一族的天才和忍者學校的吊車尾可謂天差地別,被命運束縛的寧次卻不能理解鳴人為何不屈服于與生俱來的差異這種命運,而堅持要向自己挑戰。鳴人則用行動向他證明,即使是命運也是可以被改變的。敗在鳴人手下的寧次,也終于理解到自己的命運並非一成不變,並視鳴人為改變他命運的人。

老師

海野伊魯卡

當鳴人被村人當做妖狐而受盡白眼時,伊魯卡老師依然時刻關心著鳴人。在他的眼裏,鳴人不是受詛咒的九尾妖狐,而是木葉的漩渦鳴人,這也讓他在鳴人心中佔據特殊的地位。如果說鳴人是靠自己的力量將眾多同伴從黑暗中拯救出來的話,那麽他就是將鳴人從黑暗之中拯救出來的人。

旗木卡卡西

作為第七班的指導上忍,卡卡西在第一節課中就告訴鳴人他們“團隊合作”的重要性,也讓鳴人深知同伴的重要性,對鳴人日後的成長起指導作用。在一同執行任務的過程中,第七班成員也在卡卡西的帶領下歷經磨練,加深了相互之間的牽絆。

自來也

自來也是鳴人的師父,也是教會鳴人要有“絕不輕言放棄的毅力”的人。鳴人隨自來也修行的時間相當長,自來也既是他的學問之師又是他的人生導師;而在修行的過程中,鳴人也從自來也的身上感受到了類似“親情”的存在。鳴人後來的思想變化,也是受到了自來也對“和平”理解的影響。甚至于鳴人在出生之前,水門為他想名字的時候,也是用了自來也小說主人公的名字。

對戰記錄

漫畫及動畫

  • 勝于猿飛日斬(使用“色誘術”)
  • 勝于水木(使用多重影分身之術)
  • 勝于惠比壽(使用“後宮術”)
  • 敗于旗木卡卡西(下忍演習)
  • 勝于桃地再不斬(第七班聯手)
  • 勝于白(使用九尾查克拉)
  • 敗于大蛇丸(中忍考試第二場)
  • 敗于雨忍考生朧(中忍考試第二場)
  • 勝于三位雨忍考生朧、夢火、篝(中忍考試第二場)
  • 勝于犬冢牙(中忍考試第三場預選)
  • 勝于日向寧次(中忍考試第三場)
  • 勝于尾獸化我愛羅(與蛤蟆文太聯手,借助九尾查克拉)
  • 平于葯師兜(使用“螺旋丸”)
  • 再次勝于三位雨忍下忍朧、夢火、篝(動畫原創茶之國任務)
  • 勝于綠青葵(動畫原創茶之國任務)
  • 平于宇智波佐助(被卡卡西阻止)
  • 敗于宇智波佐助(終結之谷對決)
  • 勝于黑鋤雷牙(動畫版原創)
  • 敗于自來也(四尾化被製服)
  • 勝于旗木卡卡西(回村演習)
  • 平于大蛇丸(大蛇丸因身體容器支持不住而逃)
  • 勝于不風(動畫版原創)
  • 勝于空(動畫版原創)
  • 勝于角都(使用“風遁·螺旋手裏劍”)
  • 勝于紅蓮(動畫版原創)
  • 勝于佩恩六道(佩恩侵略木葉)
  • 勝于九尾(與九尾在意識中進行查克拉拔河勝出,得到八尾和玖辛奈的幫助)
  • 勝于長門(與比、鼬聯手)
  • 勝于音忍四人眾(動畫版原創)
  • 勝于特洛伊(使用螺旋丸)
  • 勝于無(與我愛羅、大野木聯手,但無分裂逃脫出一半身)
  • 勝于三代雷影(以子之矛擊子之盾)
  • 勝于穢土轉生的尾獸及人柱力(與八尾聯手)
  • 勝于十尾人柱力宇智波帶土(與佐助、忍者聯軍等聯手)
  • 敗于宇智波斑(被抽走九尾)
  • 勝于大筒木輝夜(原第七班及帶土聯手)
  • 勝于黑絕(成功將其封印)
  • 勝于宇智波佐助(二人兩敗俱傷,佐助最終認同鳴人的道路並主動認輸)
  • 勝于宇智波信的克隆人(與佐助、佐良娜等聯手)

劇場版

  • 勝于風花怒濤(《雪姬忍法帖》)
  • 勝于海德將軍(《大激突!幻之地底遺跡》)
  • 勝于卑留呼(《火之意志繼承者》)
  • 勝于安祿山(《失落之塔》)
  • 勝于無垢(《血獄》)
  • 勝于面麻(《忍者之路》)
  • 勝于附在面麻身上的宇智波帶土(《忍者之路》)
  • 勝于大筒木舍人(《The Last》)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