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霸二王城

漢霸二王城

漢霸二王城遺址位于河南省鄭州市滎陽西北約17公裏的廣武山上。兩座城址中隔鴻溝,遙遙相對

秦漢之際,劉邦與項羽對壘,修築東、西廣武城以為相持。西城為劉邦所築,稱漢王城;東城為項羽所築,稱霸王城。二城中隔廣武澗(一說即戰國時期的鴻溝),澗深 200米,寬100米,口寬約800米,南北走向。此澗即"楚河漢界"。二城之北緊靠黃河,西南萬山叢錯,情勢險要。

現存的漢、霸二王城,由于黃河的不斷沖刷侵蝕,早已失去原貌,特別是二城的北牆已塌入水中。據1980年實測,殘存漢王城東西長530米,南北長190米,牆寬30米,高約6米,最高處10米;霸王城東西長400米,南北長340米,牆寬28米,高約7米,最高處約15米。二城夯層基本相同,均系平夯,用土呈黃褐色。漢王城西另有一夯土城,據傳為張良所居之"子房城"。

漢霸二王城以楚河漢界為背景的文化資源豐富,特別是"楚河漢界"以其獨特的歷史見證留在中國象棋的棋盤上。是兩千多年前那楚漢戰爭的鮮活的見證。

1986年7月被公布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2013年5月,被國務院核定為第七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 中文名稱
    漢霸二王城
  • 外文名稱
    HANBAERWANGCHENG
  • 門票價格
    20元
  • 地理位置
    滎陽市
  • 著名景點
    戰馬嘶鳴
  • 開放時間
    8:00-17:00
  • 氣候類型
    溫帶季風氣候

沉思漢霸二王城

天還熱的時候,我去了位于邙嶺廣武山的"漢霸二王城"。都說得中原者得天下,自古至今,不知有多少敵對雙方在中原這個地方兵戎相見,兩千多年前項羽與劉邦在廣武山爭雄,便留下了"漢霸二王城"古戰場遺址

據史料稱,公元前 203年,漢王劉邦引兵渡河取成皋(今滎陽汜水),在廣武山構築城壘,阻楚西進。當時楚霸王項羽正在齊地作戰,聞成皋失守,遂率兵西進至廣武,同樣在山上構築城壘,形成楚漢對壘局面。

凡二年間,兩軍多次對決,各有勝負。一次,項羽將劉邦的太公作為人質置于霸王城一側的項羽堆(今太公台),威嚇劉邦說:"今不急下,吾烹太公。"劉邦隔溝對曰:"吾與汝俱北面受命于懷王,約為兄弟。吾翁即若翁,必欲烹爾翁,則幸分我一杯羹。"漢霸二王城

項羽聽從項伯話,沒殺太公。劉邦隔溝歷數項羽罪過,項羽惱怒,張弓射中劉邦前胸,重傷的劉邦卻佯稱箭弩射住了自己的腳趾,並依張良謀,強忍疼痛,來到陣前勞軍,以穩定軍心,堅守陣地。之後,劉邦即回成皋養傷去了。

在那之後,北貉燕人出兵助劉邦,韓信同時進攻楚地,項軍糧草匱乏,不得已,與劉邦均分天下,以鴻溝為界,東歸楚,西歸漢。這就是"楚漢相爭,鴻溝為界"的故事。

公元前202年,項羽率兵東去,按說這是在他的屬地範圍內活動,而劉邦卻不顧"約為兄弟"的諾言,跨越"鴻溝",引兵追項羽至垓下,將項軍團團圍住,且四面皆楚歌。

項羽夜飲帳中,慷慨悲歌:"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騅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美人虞姬和之:"漢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大王意氣盡,賤妾何聊生。"

無奈之下,項羽上馬,從者八百,潰圍出走,漢軍五千騎追之。項羽欲渡烏江,有亭長備船以待,項羽卻嘆曰:"天之亡我,我何渡焉,吾與江東弟子八千人渡江而西,今無一人還。縱江東父老憐我而王,我何面目見之。"遂刎頸死。上演了"霸王別姬"壯烈的一幕。隨後,劉邦即位于今滎陽汜水之陽,開始西漢紀年,楚漢之爭到此為止。

歷史這般離奇,又這般有趣。由于黃河南侵,原先的"漢霸二王城"塌去了大多部分,剩下的遺址,闢成了今天的遊覽景點。不管怎樣,站在那裏憑吊古戰場,發思古之幽情,昔日的戰局,劉邦、項羽的個性,還有他們的榮榮辱辱,好像也能想象出來。然而,該怎樣透過歷史雲煙,去評價錯綜復雜的歷史呢?

鴻溝與漢霸二王城

中國人都知道中國象棋棋盤中間那條界河叫做楚河漢界,可是你知道楚河漢界的地理位置嗎?能說出楚河漢界的來歷嗎?告訴你,楚河漢界就是我們鄭州西北25公裏、北接黃河、縱貫廣武山澗的鴻溝,鴻溝東西兩邊就是楚霸王項羽和漢王劉邦對壘的霸王城與漢王城。

歷史上的鴻溝

鴻溝是戰國時期魏國開挖的一條河渠,故道自今滎陽市北引黃河水入圃田澤向東流經開封境內,南下註入潁河。

早在春秋末期,強大的晉國由于國內士大夫勢力的增強,開始動蕩不安。到戰國初期,終于被分成三個國家,這就是歷史上有名的韓、趙、魏三家分晉。其中魏國發展得較早,先是在今山西南部和陝西東部佔據了大片區域。隨著勢力的擴張,在黃河南岸即如今的延津、原陽、開封一帶也奪取大片土地。為了連線東西兩部分疆域,魏惠王十年(公元前361年),魏國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在黃河南岸利用廣武澗的自然地形開鑿溝渠,引黃河水入圃田澤,一是作為運河,運輸糧食等物資;二是作為水利工程,灌溉沿岸農田。

"楚河漢界"定成敗

鴻溝作為一條普通河渠並無什麽特別之處,它能載入史冊、走上棋盤是因為西漢初年楚、漢多年戰爭後,于公元前203年,楚與漢相爭以鴻溝為界中分天下的歷史故事。

出鄭州市區往西北行50裏,便到了黃河遊覽區。從遊覽區的駱駝嶺沿黃河南岸西行6裏,有一東西走向的山嶺稱為廣武山,據《滎澤縣志》載,廣武山"山勢自河邊陡起,由北而南,綿亙不斷……峰巒尖秀,峭拔數十丈,朝霞暮煙,變態萬狀"。其上有一條由南向東北的巨壑,就是鴻溝,也稱為"廣武澗"。這裏北臨黃河,西邊和南邊山巒起伏,群峰連綿,地勢十分險要。向西可直搗關中盆地,奪取八百裏秦川,向東則直下豫東蘇北,控製黃淮大平原。所以歷來都是兵家必爭之地,也是楚漢激烈爭奪的古戰場。

公元前203年,劉邦趁項羽東征之機,引兵渡河,攻打成皋(廣武西)。成皋守將曹咎遵項羽"謹守成皋,若漢挑戰,慎勿與戰,無令得東而已"的囑咐,不應漢軍的挑戰。劉邦用計,讓將士一日數次罵戰,羞辱曹咎是膽小女人,曹咎不能忍受,率軍出城與劉邦決戰,兵敗自殺。劉邦佔領成皋,駐軍廣武,取糧于敖倉。項羽在齊地聞知成皋失守,急率軍西進。劉邦在廣武西山依險築起城壘,阻楚于鴻溝之東。項羽亦屯兵廣武,在東山構築城堡,與漢軍隔澗對壘,形成楚漢對峙的局面。

雙方相持數月,楚軍兵疲糧缺,急于求戰,劉邦有敖倉之糧為後盾,堅守城壘,以逸待勞,隻與項羽鬥智。項羽將作為人質留于軍中的劉邦之父置于高俎之上,迫使劉邦出戰,否則將把劉太公烹殺之。劉邦隔澗笑對曰:"吾與項羽俱北面受命懷王,'約為兄弟',吾翁即若翁。必欲烹爾翁,則幸分我一杯羹。"(《史記·項羽本紀》)劉邦列舉項羽十大罪狀:第一,負約封他為漢王;第二,矯命殺卿子冠軍宋義;第三,已下趙,不回報,擅自將兵入關;第四,燒毀秦宮,掠奪財物;第五,殺子嬰;第六,坑秦降卒二十萬,亡其降將;第七,分封不公;第八,奪佔彭城,多佔封地;第九,殺義帝;第十,弒主,殺降,為政不公,主約不信,故天下不容,大逆不道。項羽大怒,伏弩射中劉邦胸,劉邦卻急捫足曰:"虜中吾指!"(《史記·高祖本紀》)

漢軍絕楚糧道,又從南北牽製楚軍,終于迫使項羽接受和約,以鴻溝為界中分天下,西為漢,東為楚。此後,項羽依約東還,劉邦卻用張良、陳平之謀,毀約越過鴻溝,組織兵力,圍剿楚軍,終逼項羽自刎于垓下。後人把劉邦、項羽隔澗據守的營壘分別稱為漢王城、霸王城,楚漢之界河鴻溝則流入中國象棋,成為棋盤中間那窄窄的一道"楚河漢界"。

故馬悲鳴戀舊主

兩千多年的歷史潮水早已改變了兩座王城威風凜凜的原貌,由于黃河水的不斷沖刷侵蝕,二城的北牆已塌入水中。漢王城殘存部分東西長530米,南北長190米,牆寬30米,高約6米,最高處10米;霸王城殘存部分東西長400米,南北長340米,牆寬28米,高約7米,最高處約15米。二城夯層基本相同,均系平夯,用土呈黃褐色。

在瀕臨鴻溝的霸王城邊,有一座"戰馬嘶鳴"鐵塑,高7米,重19噸,面對滔滔大河,引頸長嘶,底座上,是丟棄的刀、槍、劍、戟。其意境為戰馬的主人已喋血沙場,隻留下故馬戀主,徘徊悲鳴。黃河邊上,立有一座漢白玉石碑,高4米多,頂端雕刻虎頭,虎頭下,刻著劉邦、項羽臨澗對話時戰旗如雲、刀槍林立的畫面。碑的正身,一面用篆體印刻著"漢霸二王城"五個大字,一面用文字記述了楚漢相爭的歷史。

站在荒草萋萋的霸王城頭,楚漢爭戰的場面早已逝去,劉、項廝殺的刀光劍影也早已退盡,但是當年項羽"力拔山兮氣蓋世"的霸氣與豪氣似乎還在山谷中回蕩。雖英雄蓋世,卻空做了一場皇帝夢,因為自恃高強,因為有勇少謀,最終落個"無顏見江東父老"而自刎垓下的下場。

隔著寬800米、深200米、雜生著野草的鴻溝向對面望去,漢王城亦是一丘黃土,滿眼荒草。當年站在城頭上高喊"吾翁即若翁。必欲烹爾翁,則幸分我一杯羹"的無賴劉邦,用智用謀加上善于用人,終能扭轉戰局,成為大漢王朝的開國皇帝。"成者王侯敗者寇",這一傳統之論于劉、項並未適用,兩千多年來,項羽非但沒有被冠以賊寇之名,還一直被奉為英雄,漢史官司馬遷寫《史記》,將其歸入了帝王的本紀行列。"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宋代女詞人李清照詠贊的人傑鬼雄項羽在許多中國人心目中是一個偉大英雄。

歷史的一頁已經翻過,霸王城村、漢王城村和鴻溝村的村民正在這片古老的土地上辛勤耕耘,創造著自己美好的生活。村中安詳的氛圍和村民熱情憨厚的笑臉,讓人無論如何不能把這塊土地與兩千多年前的殘酷戰爭聯系起來。偶爾有村民將他在斷壁殘垣中撿到的幾枚銹跡斑斑的箭鏃展示給來人,解說著"三棱平面的是漢王箭,三棱凹面的是霸王箭"時,你才真正地相信,兩千多年前那楚漢戰爭的活劇確曾在這裏搬演。

交通

從鄭州醫學院坐322路到古滎,然後坐班車前往廣武即到。

王城特寫王城特寫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