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軍八旗

漢軍八旗

漢軍八旗的主要來源是明末主動歸附或在之後的戰爭中被後金及其後身清朝俘獲于遼東的人丁,以漢人為主,也有少部分漢化女真人和曾入明為官的蒙古人等等,起初均編隸于滿洲八旗之下。由于清太祖努爾哈赤時期對漢人的種種苛政,起初的地位並不高。清太宗皇太極繼位後,便力圖改變這種狀況,漢軍的始建就是體現之一。

  • 民族族群
    漢族
  • 本名
    漢軍八旗
  • 主要成就
    助滿屠漢,建立清朝
  • 時代
    清朝

簡介

漢軍的編立

天聰五年(1631年)以前,後金軍中尚無大炮,攻城時難免會受到很大阻礙。于是在該年,皇太極因永平之戰俘獲的王天相會造炮,命其鑄造紅衣炮,並始編漢軍一旗,旗纛為青色,由額駙佟養性率領這支"重兵"。漢軍之所以在滿語中被稱為"重兵"也正是由于歸降漢人鑄造、掌管火炮而得名,因此可知漢軍創製之初扮演著八旗軍隊中"重炮兵部隊"的角色,火炮對于後金軍隊的重要性也使得漢軍地位獲得了提高。

漢軍八旗

崇德二年(1637年)七月,漢軍擴建為二旗,旗纛仍為青色。兩年後(1639年)再增至四旗,旗纛為純青鑲黃、純青鑲白、純青鑲紅和純青色。不過,無論是漢軍一旗、二旗還是四旗時期,旗下人丁的本籍均屬滿洲旗分之下,當時漢軍的旗色隻是為了對兵種加以區分。崇德七年(1642年)六月,由于清朝取得松錦大戰的勝利,將此戰降人和之前大凌河降人編立佐領,與原先的漢人佐領一同組建漢軍八旗,旗色與滿洲八旗相同,至此漢軍開始擁有獨立的旗籍。

清朝前期的作用

漢軍八旗是促成清朝征服中原的關鍵性角色。尤其是在清軍入關之後,對中原的地形和敵情的了解方面,漢軍要相較滿洲更為熟悉。而且面對著上百萬的抗清武裝力量,漢軍越來越顯示出比滿洲八旗更強悍的戰鬥力,使得他們成為了清朝入關後南征西討的先鋒。尤其是在攻城和南方多山地帶,滿洲騎兵不得施展,漢軍便成了清朝征服這類地區的主力部隊。

漢軍還牽製著新附漢人所組成的武裝力量--綠營。清軍入關後,民族矛盾加劇,若使滿洲人直接控製新附漢人往往難以達到目的,有時甚至降而復叛,因此清朝統治者獲委派漢軍軍官統領綠營;或將前明歸降軍官編入漢軍,並令其率領原部參戰。以漢軍來維系對綠營的統領既達到了控製之效,又可收征戰之功,使得綠營的作用得到了充分發揮。

更能明確表現漢軍八旗的作用莫過于對漢軍人才的直接任用,這些人在清軍南征的時候,對于瓦解抵抗勢力的意志起到了很關鍵的作用,以期讓抗清勢力認識到歸降清朝也有可能像漢軍一樣獲得重用。比如,編入漢軍鑲黃旗的前明降臣、大學士洪承疇在華南地區的經略就使得一度焦灼的西南方面戰機逐漸逆轉。另外,隨著清朝兵鋒向南延伸,滿洲八旗的兵力越發捉襟見肘,于是漢軍也成為了駐防八旗的重要部分之一。漢軍在關內地區一般和滿洲、蒙古八旗混合駐防,三藩削平後,漢軍又進駐福建、廣東沿海各省。

清朝佔領關內以後,漢軍八旗又對局勢的穩定起到了一個重要的作用,他們幫助滿洲統治者適應中國國情,因地製宜,繼承明製。其中範文程寧完我張存仁、洪承疇等幾乎以"特別顧問"的身份影響著皇帝和大批滿洲貴族。在大政方針上,除涉及滿洲貴族的特權問題外,其他方面諸如政治、經濟、軍事、文化、民族關系上均能夠有所提議,並被採納。另外,由于急需說漢語之官員對內地進行治理,曾一度設定漢軍專缺破例進行遴選,一時間各地總督、巡撫多為漢軍出身。在這一時期,民族矛盾仍然尖銳,並非照搬明製就能夠直接解決,所以漢軍對清朝統治者的輔佐成為了滿洲和漢人中間的一個緩沖點。漢軍在二者中間找尋出一條既不冒犯滿洲貴族特權,又將政策調節到漢人可以容忍的底線,因此有學者認為,如果沒有漢軍八旗的從龍輔佐,清朝統治者未必能夠奪取中原地區,並建立穩固統治。隨著清朝政局的逐漸穩定,滿洲統治者經驗的逐漸豐富,漢軍的作用才開始降低。

漢軍八旗因戰功封有很多知名世家,如李永芳、範文程、佟養性、石廷柱、尚可喜、耿仲明、沈志祥、張大猷鮑承先、祖大壽、馬光遠、蔡士英、孫得功王世選左夢庚施琅等家族。有"尚、耿、石、李、佟、祖、蔡、王"八家為"漢軍八大姓"一說。雖然漢軍在外八旗中通常被認為地位次于滿洲、蒙古八旗,是整體地位最低的,尤其是清朝中期漢軍專缺裁撤後,漢軍出仕隻能遞補漢缺,但漢軍世家的待遇還是很高,世家子弟在某些情況下可因功勛家族出身而享受破格補滿缺入仕的優待。

清朝中期新漢軍的出旗

康熙末年,由于八旗人丁的滋生,生計問題開始突顯。清朝統治者對此的解決方式之一,便是強令資歷較淺的漢軍脫離八旗組織。這批人由于來源復雜、並仍然保留著強烈的漢族風俗而一直被清朝統治者另眼相待。乾隆七年(1742年),清高宗正式下令這批漢軍出旗,除"從龍入關"的遼東漢軍(俗稱陳漢軍)不在出旗之列外,漢軍八旗組織中的其餘部分,如入關後歸附者、原屬于三藩所部者等等皆在出旗之列,因此所謂的"漢軍出旗"實際上是新漢軍被強令脫離八旗組織。雍正元年(1723年),漢軍與漢人家奴壯丁總計44萬餘人,約佔當時八旗人丁總額的72%。至出旗後嘉慶元年(1796年)的再度統計,已降至總人口的43%,可見漢軍出旗之規模是巨大的。

融入滿族

新漢軍出旗後,留在八旗之內的已基本是陳漢軍後裔,他們早在清初就已滿化,從滿俗說滿語,來華法國傳教士白晉在其著作《康熙大帝》中將他們稱作"韃靼化的漢人"。乾隆末年,由清朝官方編纂的《國史列傳》中更將漢軍名人列入《滿名臣傳》之中。至清末,旗內滿洲、蒙古、漢軍之界限更是早已消逝,旗人群體產生了共同的心裏狀態。故而在民國之後,漢軍後裔大都選擇認同滿族,已不被漢人看作是同胞。若以古推今、因其祖先來源于漢人而稱其為漢族人的話,可能會招致對方的不悅。漢軍後裔認同滿族者以平南王尚可喜的後裔較為知名,有媒體曾報道過尚氏後人並提及其滿族身份。此外,清代曾隸屬于滿洲正白旗的明朝開國元勛常遇春九世孫常朗後裔也認同滿族。

名詞解釋

清代軍事組織名稱。與滿洲八旗﹑蒙古八旗共同構成清代八旗的整體。其建製﹑旗色與滿洲八旗﹑蒙古八旗(見八旗製度)同。清太祖努爾哈赤時﹐將降服的漢人編成十六個佐領﹐隸滿洲八旗。明崇禎四年(1631)﹐皇太極為平衡八旗旗主諸貝勒的軍事勢力﹐以漢人精于火器﹐撥出漢人別置一軍﹐名"烏真超哈"("烏真"﹐漢語"重"的意思﹐"超哈"﹐漢語"兵"或"軍"的意思)﹐佟養性為昂邦章京(總管)。十年分為二旗﹐石廷柱為左翼一旗固山額真(見都統)﹑馬光遠為右翼一旗固山額真。十二年分為四旗﹐石廷柱﹑馬光遠﹑王世選﹑巴顏為固山額真。十五年增編為八旗﹐以祖澤潤﹑劉之源吳守進﹑金礪﹑佟圖賴﹑石廷柱﹑巴顏﹑李國翰為固山額真﹐計一百二十九個佐領﹐兩萬四千五百人。進關後﹐因情勢劇變﹐陸續編進了新投降和改編的漢人官兵﹐發展為二百七十個佐領﹐兵額兩萬人。編製擴大一倍多﹐兵額卻少于初建。官多兵少﹐體現了籠絡漢降官的政策。康熙中期以後﹐為加強對其控製﹐參領以上員缺﹐每以滿洲八旗﹑蒙古八旗補授。

歷史記載

根據宣統政紀記載,清末漢軍旗人有21,596人,而當時的旗人總數有500萬之眾,漢軍旗人在清末僅佔旗人總數的百分之四左右(包括漢軍八旗中擔任指揮官的滿洲人在內)。另據《光緒大清會典》記載,清末有滿洲佐領681個,蒙古佐領204個,漢軍佐領266個。滿洲佐領是漢軍佐領的三倍左右,此外,由于受乾隆皇帝製定的漢軍八旗出旗為民的政策,以及嘉慶時漢軍旗人參與林清領導的白蓮教裏應外合進攻紫禁城,以及漢軍旗人陳德刺殺嘉慶皇帝案的影響,漢軍八旗自清代中期以後,勢力一直很微弱。直到清末組建禁衛軍,朝廷原意要以滿、蒙、漢八旗旗人組成由攝政王直接掌握的禁衛軍,但由于幾乎找不到可以當壯丁的漢軍旗人,朝廷不得不在京畿地區的漢人子弟中招募壯丁。由此可見,漢軍八旗在清朝中期以來,幾乎失去了任何影響力。

代表人物

督統洪承疇督統

鄭芝龍(註:鄭芝龍為出身福建之南方海盜,系清朝入關後始被招安編入漢軍旗,並非典型之漢軍旗人物)

督統尚可喜

大將軍趙良棟

總督蔡毓榮漢軍正白旗

大將軍年羹堯

漢軍鑲白旗人

總督岳鍾琪

歧義

八旗製度中包衣組織的旗鼓佐領有時在一些文獻中也稱"漢軍",如包衣漢軍、旗鼓漢軍、內務府漢軍等,或直接簡稱漢軍,但實際上旗鼓佐領是滿洲旗分下的包衣組織,並不是漢軍八旗的一部分。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