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謨拉比

漢謨拉比

漢謨拉比(或譯漢摩拉比、漢穆拉比、哈慕拉比等;阿卡德語,演變自阿摩利語 ˤAmmurāpi "同族的男治療者"(ˤAmmu"父系的親人"與 Rāpi"治療者");阿拉伯語:حمورابي‎),是阿摩利人的巴比倫王國的第六任國王(約西元前1792年-前1750年(中年表)或前1728年-前1686年(短年表)在位)。在一連串戰爭中,他擊敗鄰國,將巴比倫的統治區域擴展至整個兩河流域(美索不達米亞),從而成為巴比倫尼亞帝國的第一任國王。盡管他的帝國掌控了整個兩河流域,他的繼承者卻無力保持他的偉業,帝國最終走向衰亡。

漢謨拉比以製定了《漢謨拉比法典》而聞名,在現代被譽為古代立法者。漢謨拉比法典是信史的第一部成文民法典之一,刻寫于超過2.4米(8英尺)高、于1901年出土的石碑上。

  • 中文名稱
    漢謨拉比
  • 外文名稱
    Ammurāpi
  • 別名
    漢摩拉比,漢穆拉比,哈慕拉比
  • 逝世日期
    前1750年
  • 職業
    政治家,軍事家,立法家
  • 主要成就
    統一兩河流域製定《漢謨拉比法典》
  • 前任
    辛穆巴利特
  • 繼任
    薩姆蘇伊魯納

人物簡介

漢謨拉比,是巴比倫第一王朝的第六代國王(公元前1792--1750年在位),自稱“月神的後裔”,因基本統一兩河流域(除亞述和埃什嫩那未被最後征服)與頒行法典的歷史活動而著稱。公元前18世紀初,古巴比倫王國崛起。在漢謨拉比領導下,一躍成為囊括整個兩河流域的帝國。漢謨拉比對內推行緩和階級矛盾、加強王權和發展經濟措施,抑製債務奴隸製,使其在長期對外用兵中有相對穩定的後方,促成國家繁榮,巴比倫城變為西亞最大政治、經濟、文化中心。漢謨拉比還利用宗教來鞏固自己的政治,稱自己是神寵愛的人。根據社會經濟情勢與階級等級關系的狀況,他在位期間製定了一部反映奴隸主統治階級利益的法典《漢謨拉比法典》,為後人研究古巴比倫社會經濟關系和西亞法律史提供了珍貴材料。

漢謨拉比是辛姆巴利特之子,是巴比倫城邦的第六任國王。公元前2006年烏爾第三王朝滅亡之後,入侵者阿摩利人便在兩河流域這塊肥沃的土地上定居了下來,在接受了先進的蘇美爾·阿卡德文明的同時,也為之註入了新鮮血液,推動它向新的高度發展。幾百年間,阿摩利人建立了一系列城邦,比較著名的有馬裏、伊新、拉爾薩等,眾城邦間在交往中爭鬥,在友誼的掩蓋下充滿著利益糾紛,直到漢謨拉比打破了這個平衡。巴比倫城邦位于幼發拉底河中遊,曾一度向北方的亞述稱臣,後利用其地理條件的優勢,逐漸發展壯大,但直到漢謨拉比繼位之後,巴比倫才成為一個強國。

漢謨拉比十分勤政,他興修水利,獎勵商業,並建立了一支常備軍。他製訂了雄心勃勃的征服計畫,並以百分之百的信心和決心使藍圖變成現實。

漢謨拉比在位42年,公元前1750年去世。在他死後,古巴比倫王國又延續了150多年,至公元前1595年為赫梯人所滅。

統治征服

漢謨拉比在位前二十年該地區相對和平。他大興土木,例如為了防御外敵而築高城牆,還擴建廟宇。

大約前1766年時,強大的埃蘭王國為了控製穿越扎格羅斯山脈的重要商路而入侵美索不達米亞平原。埃蘭與平原上的其他城邦聯盟,襲擊並摧毀了埃什努納和其他很多城邦,從而第一次將勢力範圍擴展到該地區。為了鞏固自己在該地區的統治,埃蘭嘗試挑起漢謨拉比統治下的巴比倫王國和拉爾薩王國之間的戰爭以坐收漁利。漢謨拉比和拉爾薩國王獲悉埃蘭的離間圖謀後結成聯盟,粉碎了埃蘭人的進攻,但拉爾薩在戰鬥中並沒有出多大力。漢謨拉比憤怒于拉爾薩沒有幫助自己,轉而于前1763年南下征服拉爾薩,從而統一了兩河流域下遊。

當漢謨拉比在他的北方盟友的幫助下在南方作戰時,缺少士兵的北方陷入動蕩。漢謨拉比乘機揮師北上,平息了北方的動亂,並佔領了埃什努納。接著巴比倫軍隊征服了北方的其他城邦,包括它的老盟友馬裏也被兵不血刃地攻下。經過幾年的征伐,漢謨拉比統一了兩河流域的大部(前1758年)。該地區的重要城邦中,隻有西部敘利亞阿勒頗和卡特納依然保持獨立。從發現的石碑來看,漢謨拉比的統治疆域甚至北達迪亞巴克爾(今屬土耳其共和國),在那裏他自稱“阿摩利人之王” 。

記錄漢謨拉比及其繼任者統治年代的大量粘土板和漢謨拉比自己的書信已經被發現,漢謨拉比統治一個帝國所要處理的應對水災、完善歷法、照看大群的家畜等日常政務從這些信件中可見一斑。漢謨拉比大約于前1686年逝世,王位由其子薩穆蘇伊魯納繼承。

人物事跡

漢謨拉比從公元前1787年起,開始了統一兩河流域之路,採取靈活務實外交,一個時期集中力量攻滅一國。

(圖)漢謨拉比(圖)漢謨拉比

漢謨拉比在位初期,戰爭不多,北方的亞述在其國王沙姆希-阿達德一世逝世後分裂,令巴比倫相對變得更強。漢謨拉比利用這段時間進行一系列公共工程,包括加高城牆。公元前1766年埃蘭入侵美索不達米亞平原,被巴比倫與拉爾薩的聯盟擊敗。漢謨拉比不滿拉爾薩在戰爭中出力不多,出兵征服了後者。在公元前1763年完全控製下美索不達米亞平原。其後向北方用兵,佔領了埃什努納、伊新、拉爾薩、馬裏等城邦,最終控製了整個美索不達米亞。征服活動大約進行了35年,耗盡了漢謨拉比的生命,除了北方強悍尚武的亞述和它庇護下埃什嫩之外,兩河流域已基本統一在漢謨拉比的鐵腕下。後來,巴比倫被等同于兩河流域南部,其文明也稱為“古巴比倫文明”。

漢謨拉比即位後建立起較鞏固的中央集權國家,國王一人獨攬國家的軍政權力、立法權和司法審判權,以及為此服務的龐大而比較完善的官僚體系。漢謨拉比極力宣揚王權神授,他說:“安努(即天神)與恩利爾為人類福祉計,命令我,榮耀而畏神的君主,漢謨拉比,發揚正義于世,滅除不法邪惡之人,使強不凌弱,使我有如沙馬什(即太陽、正義之神),昭臨黔首,光耀大地”。漢謨拉比還自稱“月神的後裔”,專製王權和神權趨于統一。

漢謨拉比建五龐大的官僚瓦兩麗僅設立中央政府機構,還派總督管理較大的地區,城市和較遠的地區則派行政長官管理。從漢謨拉比給手下官員的許多書信中,反映出他直接控製著國家一切重要事務。事實證明,漢謨拉比嚴密控製和監督著中央和地方政府,甚至低級官吏都由他任命。他可以任意逮捕政府官員。漢謨拉比緝建一支常備軍作為專製統治的支柱。軍隊中的戰士擁有世襲的份地,他給予士兵以份地,提高士兵的地位,規定士兵服役義務。他嚴禁軍官侵吞士兵財物,違者要被處以死刑。漢謨拉比從經濟方面保證士兵的地位,使國家有一支隨時可征召的軍隊。他直接掌管軍隊的調動,並獨攬了軍事大權。村社農民在必要的時候也被征召組成軍隊,由漢謨拉比國王任命地方行政系統中的各級官吏,並將君權牢牢掌握在自己手裏。

漢謨拉比漢謨拉比的專製統治還表現在對經濟方面的控製。國家對地方征收各種賦稅,並將水利系統置于統一管理之下。漢謨拉比還親自處理地方上呈送的經濟案件。在國家進行公共工程建築時,漢謨拉比經常從各地征調勞力。漢謨拉比還經常審查地方神廟帳目,他控製了地方神廟經濟。總之,在漢謨拉比時代,專製王權已經確立。

漢謨拉比致力于帝國的繁榮,親自研究農田灌溉技術和貿易規則,把王國推向空前的繁榮。他重視興修水利,開鑿了溝通基什和波斯灣的運河,使大片荒地變成良田。他在位第8、9、24、33年的年名都是開鑿河渠之年。這些措施他的前任薩爾貢、烏爾納木都曾經實行過。但漢謨拉比做得更加完善,他的國家被認為已經是一個成熟的奴隸製中央集權國家。同樣,他的統一比前兩者更為穩固,古巴比倫王國的國也比阿卡德王國、烏爾第三王朝更長,文化也更加繁榮,天文、歷法、建築、藝術等方面都達到上古文明所難得的高度。兩河流域在公元前18世紀又一次統一在一位帝王手裏,這個時代被認為是上古兩河流域文明的全盛時代。僅僅就統一兩河流域,建立巴比倫王國的功績而論,漢謨拉比就足以躋身于最有影響的帝王之列。漢謨拉比的影回響高于薩爾貢、烏爾納木。

漢謨拉比出于對神的敬畏和顯示自己的高貴,漢謨拉比決心要“給這片土地帶來正義的法律,去消滅缺德和邪惡的人,從而使強者不傷害弱者。”他堅信能夠“給臣民帶來長久福祉”的唯一途徑是消滅人治,“以法治國”。這樣,人類歷史上第一部成文法《漢謨拉比法典》誕生了。《漢謨拉比法典》消除了原來各城邦的立法,把全國法令統一起來。它的製定和頒布也是古巴比倫王國奴隸製中央集權強大的表現。

漢謨拉比建立了歷史上第一個法製國家,並給後輩帶來近300年的輝煌。

生平介紹

漢謨拉比即位及逝世時巴比倫王國領土對比漢謨拉比即位及逝世時巴比倫王國領土對比

繼阿卡德王國、烏爾第三王朝之後,兩河流域在公元前18世紀又一次統一在一位帝王手裏,這個時代被認為是上古兩河流域文明的全盛時代,不僅因為政治軍事,更因為一部人類法製史上的瑰寶——《漢謨拉比法典》。 公元前2006年,烏爾第三王朝滅亡之後,入侵者阿摩利人便在兩河流域這塊肥沃的土地上定居了下來,在接受了先進的蘇美爾·阿卡德文明的同時,也為之註入了新鮮血液,推動它向新的高度發展。幾百年間,阿摩利人建立了一系列城邦,比較著名的有馬裏、伊新、拉爾薩等,眾城邦間在交往中爭鬥,在友誼的掩蓋下充滿著利益糾紛,直到漢謨拉比打破了這個平衡。 漢謨拉比是巴比倫城邦的第六任國王。巴比倫城邦位于幼發拉底河中遊,曾一度向北方的亞述稱臣,後利用其地理條件的優勢,逐漸發展壯大,但直到漢謨拉比繼位之後,巴比倫才成為一個強國。 漢謨拉比十分勤政,他興修水利,獎勵商業,並建立了一支常備軍。他製訂了雄心勃勃的征服計畫,並以百分之百的信心和決心使藍圖變成現實。從公元前1787年起,開始了統一兩河流域之路,採取靈活務實外交,一個時期集中力量攻滅一國,先後滅了伊新、拉爾薩、馬裏等城邦。征服活動大約進行了35年,耗盡了漢謨拉比的生命,除了北方強悍尚武的亞述和它庇護下埃什嫩之外,兩河流域已基本統一在漢謨拉比的鐵腕下。後來,巴比倫被等同于兩河流域南部,其文明也稱為“古巴比倫文明”。 漢謨拉比在位42年,公元前1750年去世。在他死後,古巴比倫王國又延續了150多年,至公元前1595年為赫梯人所滅。

個人政績

務實外交

漢謨拉比從公元前1787年起,開始了統一兩河流域之路,採取靈活務實外交,一個時期集中力量攻滅一國。 漢謨拉比在位初期,戰爭不多,北方的亞述在其國王沙姆希-阿達德一世逝世後分裂,令巴比倫相對變得更強。漢謨拉比利用這段時間進行一系列公共工程,包括加高城牆。公元前1766年埃蘭入侵美索不達米亞平原,被巴比倫與拉爾薩的聯盟擊敗。漢謨拉比不滿拉爾薩在戰爭中出力不多,出兵征服了後者。在公元前1763年完全控製下美索不達米亞平原。其後向北方用兵,佔領了埃什努納、伊新、拉爾薩、馬裏等城邦,最終控製了整個美索不達米亞。征服活動大約進行了35年,耗盡了漢謨拉比的生命,除了北方強悍尚武的亞述和它庇護下埃什嫩之外,兩河流域已基本統一在漢謨拉比的鐵腕下。後來,巴比倫被等同于兩河流域南部,其文明也稱為“古巴比倫文明”。

權利改革

漢謨拉比即位後建立起較鞏固的中央集權國家,國王一人獨攬國家的軍政權力、立法權和司法審判權,以及為此服務的龐大而比較完善的官僚體系。漢謨拉比極力宣揚王權神授,他說:“安努(即天神)與恩利爾為人類福祉計,命令我,榮耀而畏神的君主,漢謨拉比,發揚正義于世,滅除不法邪惡之人,使強不凌弱,使我有如沙馬什(即太陽、正義之神),昭臨黔首,光耀大地”。漢謨拉比還自稱“月神的後裔”,專製王權和神權趨于統一。 漢謨拉比建五龐大的官僚瓦兩麗僅設立中央政府機構,還派總督管理較大的地區,城市和較遠的地區則派行政長官管理。從漢謨拉比給手下官員的許多書信中,反映出他直接控製著國家一切重要事務。事實證明,漢謨拉比嚴密控製和監督著中央和地方政府,甚至低級官吏都由他任命。他可以任意逮捕政府官員。漢謨拉比緝建一支常備軍作為專製統治的支柱。軍隊中的戰士擁有世襲的份地,他給予士兵以份地,提高士兵的地位,規定士兵服役義務。他嚴禁軍官侵吞士兵財物,違者要被處以死刑。漢謨拉比從經濟方面保證士兵的地位,使國家有一支隨時可征召的軍隊。他直接掌管軍隊的調動,並獨攬了軍事大權。村社農民在必要的時候也被征召組成軍隊,由漢謨拉比國王任命地方行政系統中的各級官吏,並將君權牢牢掌握在自己手裏。 漢謨拉比漢謨拉比的專製統治還表現在對經濟方面的控製。國家對地方征收各種賦稅,並將水利系統置于統一管理之下。漢謨拉比還親自處理地方上呈送的經濟案件。在國家進行公共工程建築時,漢謨拉比經常從各地征調勞力。漢謨拉比還經常審查地方神廟帳目,他控製了地方神廟經濟。總之,在漢謨拉比時代,專製王權已經確立。 漢謨拉比致力于帝國的繁榮,親自研究農田灌溉技術和貿易規則,把王國推向空前的繁榮。他重視興修水利,開鑿了溝通基什和波斯灣的運河,使大片荒地變成良田。他在位第8、9、24、33年的年名都是開鑿河渠之年。這些措施他的前任薩爾貢、烏爾納木都曾經實行過。但漢謨拉比做得更加完善,他的國家被認為已經是一個成熟的奴隸製中央集權國家。同樣,他的統一比前兩者更為穩固,古巴比倫王國的國也比阿卡德王國、烏爾第三王朝更長,文化也更加繁榮,天文、歷法、建築、藝術等方面都達到上古文明所難得的高度。兩河流域在公元前18世紀又一次統一在一位帝王手裏,這個時代被認為是上古兩河流域文明的全盛時代。僅僅就統一兩河流域,建立巴比倫王國的功績而論,漢謨拉比就足以躋身于最有影響的帝王之列。漢謨拉比的影回響高于薩爾貢、烏爾納木。

顯示自己的高貴

漢謨拉比出于對神的敬畏和顯示自己的高貴,漢謨拉比決心要“給這片土地帶來正義的法律,去消滅缺德和邪惡的人,從而使強者不傷害弱者。”他堅信能夠“給臣民帶來長久福祉”的唯一途徑是消滅人治,“以法治國”。這樣,人類歷史上第一部成文法《漢謨拉比法典》誕生了。《漢謨拉比法典》消除了原來各城邦的立法,把全國法令統一起來。它的製定和頒布也是古巴比倫王國奴隸製中央集權強大的表現。 漢謨拉比建立了歷史上第一個法製國家,並給後輩帶來近300年的輝煌。

漢謨拉比法典

漢謨拉比漢謨拉比

簡介

《漢謨拉比法典》,原文鐫刻在一塊高2.5米,直徑約1.5米的玄武岩橢圓石碑上。這部法典全文用楔形文字銘刻,除序言和結語外,共有條文282條。包括訴訟手續、損害賠償、租佃關系、債權債務、財產繼承、對奴隸的處罰等,更接近于一部民法和刑法。《漢謨拉比法典》一方面是使阿摩利人的習慣法成文化,另一方面吸收了兩河流域固有的蘇美爾、阿卡德立法與伊新·拉爾沙時代城邦立法的成果。不過,它主要還是當時社會經濟製度的產物,反映出當時社會各方面的現實。石碑現藏法國巴黎盧浮博物館。

這部法典並非目前已知的世界上最古老的法典,在他之前的烏爾第三王朝時代,已經有了一部《烏爾納木法典》,但《漢謨拉比法典》的完整程度遠過于後者。據說因為漢謨拉比日理萬機,應付不了每天要處理的大量案件,就讓人把法律條文全部蒐集起來,編成了法典,刻在石柱上以曉諭天下。

《漢謨拉比法典》是現存世界上最早的一部成文法典。綜觀這部法典的全部條文,《漢謨拉比法典》無疑深刻地影響了上古中東地區的法律體系,但隨著古巴比倫文明失去了光彩,《漢謨拉比法典》也在歷史上一度湮沒。

在易攻難守的兩河流域,分化瓦解的力量總是大于凝聚的力量,漢謨拉比建立的王國能夠得到近200年的高壽,除了有著一支強大的常備軍的維持之外,還在于有《漢謨拉比法典》這個王國的靈魂。漢謨拉比的高明之處,在于以有利于自己統治的形式,將整個民族的思維方式用文字固定了下來。

歷史背景

至古巴比倫尼亞時代(即從伊新·拉爾沙時代至古巴比倫第一王朝滅亡),兩河流域進入法典編纂的鼎盛時期。這是因這一時期奴隸製經濟和商品貨幣關系的迅速發展,土地和奴隸的私有製以及租佃僱傭關系和高利貸活動空前成長所致。阿摩利人統治下的各城邦在繼承蘇美爾立法基礎上製定了許多旨在維護奴隸主階級私有製的法典。例如,伊新第五代國王李必特·伊絲達法典和埃什努那國王俾拉拉馬法典,而巴比倫第一王朝第六代國王漢謨拉比集以往法典編纂之大成,製定了著名的漢謨拉比法典。此外,古巴比倫尼亞時代各城邦頒布的減免債務的所謂德政法令多達百次以上。從蘇美爾城邦時代至巴比倫第一王朝時期,兩河流域的法治傳統並未中斷其連續性。《漢謨拉比法典》序言也申明,“安努與恩利爾為人類福祉計,命令我,榮耀而畏神的君主,漢謨拉比,發揚正義于世,滅除不法邪惡之人,使強者不凌弱,使我有如沙馬什,照臨黔首,光耀大地”。

​漢謨拉比對歷史的發展做出的貢獻

美國國會的漢謨拉比浮雕美國國會的漢謨拉比浮雕

僅僅就統一兩河流域,建立巴比倫王國的功績而論,漢謨拉比就足以躋身于最有影響的帝王之列。然而更具影響力卻是《漢謨拉比法典》,《漢謨拉比法典》無疑深刻地影響了上古中東地區的法律體系,但隨著古巴比倫文明失去了光彩,《漢謨拉比法典》也在歷史上一度湮沒。盡管《烏爾納木法典》是人類最早的一部成文法典(早于《漢謨拉比法典》),但《漢謨拉比法典》體現出崇高的正義精神和倫理精神,其內容豐富,調整範圍廣泛,對于後來的中期亞述法典、赫梯法典、《舊約》中所見的猶太法典,乃至古希臘、羅馬的立法都有重要的影響。 後世學者普遍將漢謨拉比譽為一位卓越的立法者,一些美國政府大樓內可以發現他的形象。漢謨拉比是美國國會大廈眾議院會客廳大理石淺浮雕上雕刻的23位立法者之一。在美國最高法院大廈南牆的橫飾帶上刻有漢謨拉比從巴比倫太陽神沙瑪什手中接受《漢謨拉比法典》的形象。

參考資料

[1] 漢謨拉比及法典的介紹 http://tech.163.com/06/0816/15/2OLH55AO0009205I.html

[2] 人民網 http://www.people.com.cn/GB/paper81/8982/837553.html

[3] 世界十大帝王:http://www.zhwsmj.cn/content.asp?id=864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