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藏語系

漢藏語系

漢藏語系(Sino-Tibetan_languages),用漢語和藏語的名稱概括與其有親屬關系的語言群。有的著作中也曾用過藏漢語系和印支語系的名稱。中國為該語系使用人數最多的國家,中國絕大多數民族多為漢藏語系民族。

漢藏語系是語言學家按照譜系分類法劃分的一組語群,但是劃分的形式很多。這個語系至少包含漢語族、藏緬語族、苗瑤語族以及壯侗語族,總計約400種語言,主要分布在中國、越南、寮國、高棉、緬甸、泰國、印度、尼泊爾、不丹、孟加拉等亞洲各地。按使用人數計算,是僅次于印歐語系的第二大語系。"漢藏語系"為通用的名稱,有的著作中也曾用過"藏漢語系"和"印支語系"。

  • 中文名稱
    漢藏語系
  • 外文名稱
    Sino-Tibetan_languages
  • 地理分布
    東亞、東南亞
  • 譜系學分類
    世界上的主要語系之一
  • 分支
    漢語族、藏緬語族

語言特點

漢藏語系,語言學家按照譜系分類法劃分的一組語群,但是劃分的形式很多。在中國,漢藏語系一般分為四個語族,即漢語族、壯侗語族(或稱侗台語族、侗泰語族、台語族)、苗瑤語族藏緬語族,總計約250種語言,主要分布在中國、越南、寮國高棉、緬甸、泰國、印度、尼泊爾不丹、孟加拉國等亞洲各地。按使用人數計算,是僅次于印歐語系的第二大語系。關于漢藏語系的分類和歸屬問題,學界爭論不休:西方學者一般認為苗瑤語族和壯侗語族不屬于漢藏語系,中國大陸的學者一般把這些語言劃入漢藏語系。法國學者沙加爾還提出漢藏語系和南島語系有發生學關系,這個理論得到中國著名語言學家邢公畹的贊同。 最早提出漢語、藏語、緬甸語之間有同源關系而和其他亞洲語言不同的是德國學者朱利葉斯·克拉普羅特。他在1823年發表的書中首先提出這個假設,但後來他的著作被淡忘了,一直到20世紀90年代,學者們才重新重視他的研究。 雖然沒有人否認藏緬語和漢語有發生學關系,但是漢藏語系的譜系樹的結構有待進一步研究,很多學者認為根本沒有"藏緬語"這個語族,因為漢語在漢藏譜系樹的地位可能比較接近藏語,反而漢語和緬甸語或者羌語的關系沒有那麽密切。漢藏語系中各語言的一些類型學的特點:很多是孤立語;有聲調;單音節詞根佔多數;有量詞;以虛詞和語序作為表達文法意義的主要手段。 但是,大部分語言學家認為,原始漢藏語的語音和文法和嘉絨語相似:沒有明確的聲調系統,有復輔音,有復雜的動詞形態。法國學者奧德裏庫爾(Haudricourt)早在1954年發現漢語的聲調是後期的,戰國時的漢語沒有聲調,到了南北朝韻尾-s和喉塞音分別演變成去聲和上聲。上古漢語也有復雜的形態,例如:使動的s-首碼:登(端母登韻)上古漢語,增(精母登韻)。嘉絨語和藏語裏存在著同樣的s-使動首碼。 按照歷史語言學的定論,聲調的有無、語序(動詞、主語和賓語的相對位置)、音節結構等類型特征無法支持或者否認語言同源關系的假設,因為這些特征容易擴散到不同的語系。惟有共同的形態成分(首碼、尾碼、中綴、母音交替等)和基本辭彙才能證明這種關系。

發音

固定聲調

每個音節有固定的聲調是漢藏語系語言在語音上的重要特點。聲調能區別辭彙意義。如漢語的xan35(寒),xan51(漢)。在有些語言裏,聲調還能區別文法意義。如彝語涼山話的單數人稱代詞用聲調表示格的區別:嬜a33(我,主格)──嬜a55(我,屬格)──嬜a31(我,賓格)。

水語用聲調區別詞類,如(鍋蓋,名詞)──(蓋,動詞)。聲調同聲母、韻母的關系很密切。三者在發展過程中互相影響、互為條件。聲調因聲母清濁而分陰陽,這一規律在整個語系中具有普遍性。從中古漢語到現代各方言的四聲,普遍經歷了分陰陽的過程。例如,古四聲溫州話和潮州話裏都分陰陽兩類,共有陰平、陽平、陰上、陽上、陰去、陽去、陰入、陽入等8個調。壯侗語族的聲調一般也依四聲八類的系統發展,數目都在8個上下。例如壯語武鳴話有6個舒聲調、2個促聲調,與漢語的四聲各分陰陽的8個調相當。苗瑤語族也存在這種分化。古苗瑤語有4個調,後來由于聲母的清濁各分陰陽。如苗語凱裏話的聲調就是由古四聲分化為陰平、陽平、陰上、陽上、陰去、陽去、陰入、陽入等8個調。藏緬語族的許多語言也有因清濁分聲調的現象,清濁對立造成聲調的分化,往往是清聲母使聲調變高,濁聲母使聲調變低。如藏語拉薩話分高低兩類調,其分化與清濁聲母有關,高調來源于清聲母,低調來源于濁聲母。壯語武鳴話中平、上、去、入的陰調類調值是24、55、35、55(35為長母音),陽調類調值是31、42、33、33,也是陰類高,陽類低。此外,聲母的送氣與不送氣、單輔音與復輔音的聲母、母音的長短、母音的松緊、韻尾的有無等特點,也能影響聲調的變化。許多語言的聲調,因韻母是否帶塞音韻尾而分舒促,舒聲調一般都比促聲調多。如壯侗語族苗瑤語族通常有5~6個舒聲調,但促聲調則以兩個為多,有些地方還因母音長短而分為4個。總的看來,漢藏語系語言的聲調發展不平衡。從調值來看,數量上最少的隻有兩個(如普米語),最多的有12個(如苗語宗地話)。漢語方言有3~10個,苗瑤語族有4~12個,壯侗語族有6~10個。相對說來,藏緬語族的聲調最少,有2~4個,還有的語言或方言沒有聲調(如珞巴語和藏語安多方言)。漢語、壯侗語族苗瑤語族之間聲調的特點比較按近,都是四聲八類系統,聲調對應關系也比較明顯。

母音分長短

漢藏語系許多語言的母音分長短,以壯侗語族為最普遍。漢語的粵方言,苗瑤語族的勉語、藏緬語族的藏語、珞巴語、獨龍語等也有這種對立。漢語、壯侗語族、苗瑤語族長短母音的對立大多出帶韻尾的主要母音上。例如廣州話的 kai55 (雞)和ka:i55(街),水語的tap55(肝)和ta:p55(挑),勉語大坪江話的nau231(舅父)和 na:u231(老鼠)。就多數語言情況而言,主要母音是長的,韻尾則短,主要母音是短的,韻尾則相對地略長。所以,就整個音節來說,長母音韻母和短母音韻母的音節長短大致相等。母音單獨作韻母時,長短不對立,一般念長音。藏緬語族不帶韻尾的單母音韻母也分長短,長母音韻母和短母音韻母的長短不同。如珞巴語米林話的o嬜o(五)和o嬜o(魚)。在長短母音的分布上,有的語言配對整齊。如黎語保定話有 a、e、i、o、 u、嚕6個母音,帶韻尾時各分長短。而有的語言長短的對立隻出個別母音上。

水語三洞話有 i、e、a、o、u、徲7個母音,單獨作韻母時隻有長音,帶韻尾時隻有母音 a分長短,其餘都讀長音。長短往往影響其他語音特征的變化。一種是長短往往伴隨母音舌位上的某些差別:長母音比短母音舌位低的如勉語興安話的a:,實際音值為【u:】,a為【奃】,la:i31(籮筐)讀【lu:i31】,lai31 (菜)讀【l奃i31】(廣州話"街"、"雞"二詞中主要母音的實際音值也是這種情況)。長母音比短母音舌位高的如壯語隆安話的u:,實際音值為【u:】, u為【戅】, 堭u:n35 (錐)讀【堭u:n35】,kun22(裙)讀【k戅n22】。其次,長母音往往還帶有母音性的過渡音,其舌位一般比主要母音低。如黎語黑土話的o:都帶過渡音奃,o:m讀【o:奃m】。

廣東中山話的o:也帶過渡音,另一種更普遍的現象是母音的長短影響聲調。如布依語興義話的第7調,長母音韻調值是13,短母音韻調值是35。例如:za:p13(挑)和zap35(小豬籠)。壯語廣南語的入聲有4個調,是長短對立消失後分化而成的。漢語廣州話的入聲分陰入、中入、陽入3類;中入從陰入中分化而出,條件是母音的長短:中入是長母音,陰入是短母音。從發展上看,大多數語言的長短對立有逐漸消失的趨勢,所以在有些語言裏長短的配對已不整齊。

如侗語北部方言的母音長短對立已消失,隻有一個短母音;南部方言的一些短母音韻已合並于長母音韻,長母音韻比短母音韻多。

清濁對立

許多語言的聲母有清濁對立,並存在共同的發展趨勢。如漢語的吳方言,壯侗語族的壯語、水語、毛南語、黎語、苗瑤語族的勉語、藏緬語族的嘉戎語、彝語、哈尼語、僳僳語、拉祜語等。在多數語言裏,清濁對立主要出塞音、塞擦音、擦音上。塞音、塞擦音的清濁對立大多隻出不送氣音上。有些語言,如苗語、緬甸語、彝語、阿昌語、勉語、拉珈語等的鼻音、邊音(或其中一個)也厘清濁。如阿昌語隴川話的mu妱55(潑)和怰u妱55(弄潑), 拀婖31(豹子)和 拀婖31(褲子)。此外,有些語言除了純濁音聲母(如 b、d、ɡ等)外,還有一套帶鼻冠音的濁聲母(如mb、nd、ŋɡ等)。如納西語的be55(雞冠)和mbe33(雪)、dy31(地)和ndy33(慢)。水語的兩套濁聲母是帶鼻冠音的濁聲母同帶喉塞音的濁聲母的對立,如mba33(靠攏)和妱ba33(蝴蝶)、水語的鼻音有3套: 濁鼻音、清鼻音、帶喉塞音的鼻音。如ma31(舌頭)、怰a24(狗)、 妱ma24(青菜)。聲母的清濁同聲調的關系最密切,同送氣不送氣、母音的松緊等還有相互影響、相互製約的關系。清濁由對立到不對立,是漢藏語系語言共同的發展趨勢。就塞音、塞擦音、擦音而言,一般是濁音清化;就鼻音、邊音而言,一般是清音濁化。清濁對立往往引起聲調的分化。 漢藏語系語言的輔音韻尾常見的有-m、-n、-嬜、-p、-t、-k、-妱等7個(發音隻有成阻,無除阻)。有個別的語言還有-r、-徲、-s等延續音韻尾。如門巴語(錯那)的嶃ar(東)、 nis(七)、門巴語(墨脫)的ŋul(銀)。個別的語言或方言還有復輔音韻尾。如羌語麻窩話有 -st、-zd、-rb、-εp、-xs、-γl、-惒z等22個復輔音韻尾。韻尾的發展很不平衡,但存在從繁到簡的趨勢。一般是:塞音韻尾由部分合並(如p並于t)和轉化(如k變為妱)到全部轉化為-妱,然後-妱又脫落;鼻音韻尾與塞音韻尾發音部位相同的,往往平行發展(如p並于t則m並于n),然後轉化為母音的鼻化,直至鼻化成分進一步消失。中古漢語有-p、-t、-k、-m、-n、-嬜等韻尾。到了現代方言,有的全部保留(如粵方言),有的局部消失了(如吳方言)。藏語的發展也經歷過這個過程。7世紀的藏語有-b、 -d、-ɡ、-m、-n、-ŋ等韻尾,到了現代方言,有的地方完全保留下來,如阿力克話仍有-p、-t、-k、-m 、-n、-ŋ等韻尾;有的地方已丟失了一部分,如拉薩話保留了-m、-p、-妱3個韻尾,-t轉化為-妱,-n、-ŋ轉化為母音的鼻化。有的地方塞音韻尾都轉化為-妱,鼻音韻尾都轉化為母音的鼻化,如德格話。緬甸語也經歷了多種塞音韻尾轉化為-妱、多種鼻音韻尾轉化為母音鼻化的過程。彝語支語言的大多數地區,輔音韻尾和鼻音韻尾都已消失。苗瑤語族也存在韻尾簡化、脫落的趨勢。如中國境內的苗語一般已無塞音韻尾,鼻音韻尾也隻保留了一個(在後母音後讀-ŋ,在前母音後讀-n)。在苗語石門坎話裏,韻尾已全部脫落。

復輔音聲母

漢藏語系一部分語言還保留有復輔音聲母。復輔音以二合的為多,還有少量三合的。二合復輔音主要有4種類型:①鼻音加其他輔音(前後輔音的發音部位大多數相同)。如彝語涼山話的mbu33(飽),納西語的nd婖33〔上(去)〕,苗語高坡話的nto15(布)。

②喉塞音加其他輔音。如拉珈語的妱ba:n13(村子),水語三洞話的妱na33(臉),布依語佯僙話的妱va31(傻)。

③塞音(或鼻音)加邊音(或顫音,或濁擦音)。如壯語貴縣話的prak55(菜)、 mra13(野果)、苗語高坡話的pla24(五)、獨龍語的ɡla35(掉)、仫佬語的pγa42(山)。

④擦音加其他輔音。如羌語桃坪話的xt媆55(蛋),藏語道孚話的zɡo(門),藏語阿力克話的γlo(肺)。三合復輔音如拉珈語的妱bla213(摸)、僜語格曼話的 ŋkhloŋ35(翅膀)、嘉戎語的∫kra(細篩子)。復輔音以藏緬語族語言為最豐富,有上述①、③、④3種類型;其次是苗瑤語族,有上述①、②、③3種類型;壯侗語族隻有上述②、③兩種類型。其發展有簡化、脫落的趨勢。以藏語為例,7世紀的藏語有豐富的復輔音,不僅有二合的,還有三合、四合的,但發展到,有的方言(如安多方言)還儲存較多的復輔音(最多的有90個左右),有的方言(如衛藏方言)很多地方已無復輔音。其變化主要有兩種形式:一是脫落部分輔音,如藏文的 dɡu(九),bsad(殺),拉薩話讀【ku12】、【sε妱54】;一是復輔音合並為單輔音,如藏文的ɡru(船)、druɡ(六),拉薩話讀 【堮hu12】、【堮hu妱12】。現代漢語除個別地區外,大都無復輔音。一些學者認為,上古漢語有豐富的復輔音。藏緬語族有些語言,如彝語、哈尼語、僳僳語、拉祜語、白語、景頗語、載瓦語等,母音分松緊兩類。其作用主要是區別辭彙意義,有些語言還能區別文法意義。如載瓦語:kjo21(聽)-kjo21(使聽),mju21(浮)-mju21(使浮)。松緊的差別常常還伴隨著聲調、舌位等方面的一些差別。如緊母音音節的調值比松母音音節略高,緊母音的舌位比松母音略低。有的緊母音後還帶有喉塞音。松緊對立的來源,一種是由于塞音韻尾的脫落,即帶塞音韻尾的母音,韻尾脫落後轉為緊母音,與原來不帶韻尾的松母音形成對立,如彝語支諸語言。一種是由聲母的清濁轉化而成,濁變松,清變緊,如景頗語、載瓦語。有的語言,緊母音存在松化的趨勢,如哈尼語的碧卡方言、豪白方言。

文法

漢藏語系各語言以詞序和虛詞為表達文法意義的重要手段。詞序比較固定。虛詞種類較多,在句中表示各種不同的文法意義。漢藏語系語言詞類上的一個特點是有量詞。量詞的作用主要表示事物的單位和動作行為的量。此外,許多語言的量詞還兼表事物的類別、形狀、性別、級別等特征。漢藏語系語言有詞的重疊形式,在許多語言裏具有共同的特點,表重疊的範圍、作用、形式等方面。其次,各語言還有一批表示不同句式和語氣的助詞,一般都用于句子末尾。

助詞運用

漢藏語系語言廣泛運用各種助詞來表達復雜的文法意義。首先,各語言有多種表示句子成分結構關系的助詞。其中有表示限製、補充關系的,有指明主語、賓語、主動者、被動者的,有用在表示處所、時間、工具等狀語後面的,等等。這類助詞使某些語序具有一定的彈性。如景頗語的形容詞定語加助詞後能夠移至中心語之前,賓語加助詞後能移至主語前。例如:k╤31thoŋ31(寨子)k╤31掵i31(小),"小寨子"也能說k╤31掵i31(小)ai33(助詞)k╤31thŋoŋ31(寨子),ŋai33(我)∫i33(他)phe妱55(助詞)mu31(見)ju33(過)s╤33ŋai33(句尾詞):"我見過他了",也能說∫i33(他)phe妱55(助詞)ŋai33(我)mu31(見)ju33(過)s╤33ŋai33(句尾詞)。其次,各語言還有一批表示不同句式和語氣的助詞(語氣詞),一般都用于句子末尾。例如漢語有"了"、"嗎"、"吧"等等。傣語(德宏方言)有h嚕35(嗎)、li35(呢)、p婖55(吧)、l婖53(嘛)、la55(啦)等。布努語有ni12(嗎)、lo22(啊)、抰e231(吧)、ma21(嘛)等。

量詞運用

漢藏語系語言詞類上的一個特點是有量詞。除藏緬語族有些語言(如藏語、景頗語等)量詞還不太發達外,一般都有豐富的量詞。量詞的作用主要是表示事物的單位和動作行為的量。如阿昌語隴川話有表示事物類別和形狀的量詞: 尶u妱55(個)用于人;tu31(頭、隻)用于動物;堭e嬜55(棵)用于植物;lum31(個)用于圓形、塊狀、方形等物品;墭au31(根)用于長條形硬物;kh墭?amp;#91;嬜31(根)用于長條形軟物。壯語武鳴話有表示性別的量詞:tak42(個)用于男青少年;ko嬜24(個)用于中年男子;ta33(個)用于青少年女性;me33(個)用于中年女子。還有通過母音變化來表示級別的: je:p33表"小撮",ja:p33表"大撮";γe:k42表"小條",γa:k42表"大條"。在壯侗、苗瑤語族裏,量詞還具有標志名詞的冠詞性作用,有些名詞在使用時往往要在前面加量詞。如苗語黔東話的tε11(個)nε55(人)意為"人",lε33(個)堭ε35(房子)意為 "房子"。在廣州話裏,量詞也可以起冠詞作用,例如:"條棍呢?"(那根棍子在哪兒?)從來源上看,量詞大多來自名詞、動詞,如漢語的"碗、口、瓶、桌、背、挑、捆"等。藏緬語族有些語言,名詞稱量時用其自身形式當量詞(雙音節詞多數取後一音節,少數取前一音節)。如哈尼語綠春話:mja33(眼睛)慯hi31(一)mjаa33(隻)意為"一隻眼睛",l婖55扷婖55(橋)慯hi31(一)扷婖55(座):意為"一座橋"。量詞從少到多,從簡單到復雜是漢藏語系語言共同的發展趨勢。

漢藏語系語言關系圖漢藏語系語言關系圖

其他特點

漢藏語系語言有詞的重疊形式,在許多語言裏具有共同的特點,表重疊的範圍、作用、形式等方面。比較普遍的是形容詞、量詞的重疊。形容詞重疊大多表示性質、狀態的程度。如阿昌語隴川話的na55(紅)和na55na55〔紅紅(的)〕,lum31(圓)和lum31 lum31〔圓圓(的)〕;勉語大坪江話的恄je52(重)和恄je52恄je52〔重重(的)〕, pε12(白)和pε12pε12〔白白(的)〕。通常重疊表示程度的提高,但也有例外,在漢語廣州話裏可以表示程度的降低(必帶詞尾-tei35),如pak pak tei(有點兒白的)。量詞重疊表示"每"的意思。如壯語武鳴話的pou42(個)和pou42 pou42(每個),pai31(次)和pai31pai31(每次)。在許多語言中,名詞、代詞、動詞也能重疊。景頗語重疊名詞表示多數,如 phun55(樹)和phun55phun55(有些樹),k╤31tho嬜31(寨子)和 k╤31tho嬜31tho嬜31(有些寨子)。載瓦語重疊疑問代詞表示多數,如o55(誰)-o55o55〔哪些(人)〕,xai21(什麽)-xai21xai21(一些什麽)。彝語涼山話的人稱代詞重疊後構成反身代詞,如ŋa33(我)- ŋa55ŋa55(我自己)。ŋo31(我們)-ŋo31ŋo44(我們自己)。漢語動詞重疊表示"做一做",如"走走"、"打打"、"商量商量"。納西語動詞重疊表示"相互",如la55(打-la55la33(打架),堭ha55(咬)- 堭ha55堭ha55(互相咬)。彝語涼山話動詞重疊表示疑問。如 la33(來)-la33la33(來嗎?),bo33(去)-bo33bo33(去嗎?)。

語匯

除藏緬語族有些語言(如嘉戎語、景頗語等)有較多的多音節單純詞外,漢藏語系大多數語言的詞主要由單音節的單純詞和多音節的復合詞組成。中國境內由于使用漢語的人口多,分布廣,所以漢語以外的漢藏語系語言都普遍借用漢語詞。對于漢藏語系各語言的同源詞,即原始漢藏語詞根,學者們已經進行了不少探索,有一些新的進展。

分類歷史

德國學者克拉普羅特(Julius Klaproth)早在1823年就提出漢語、藏語、緬甸語的基礎辭彙之間有同源關系,而泰語和越南語則不同。但後來他的著作被淡忘了,一直到20世紀,學者們才重新重視他的研究。

19世紀流行的分類,一般都是出于人種的考量,例如內森·布朗(Nathan Brown)在1837年提出"印度支那語"的概念,用來表示除阿爾泰語和達羅毗荼語以外的所有東方語言,包括日語和南島語。

"漢藏語"一詞是普祖魯斯基(Jean Przyluski)在1924年提出的,他的分類如下:

藏緬語

漢台語(這裏的台語不僅包括所說的侗台語,還包括苗瑤語)

在此基礎上,有人把漢語、侗台語和苗瑤語分開,這種分類在中國比較流行:

漢語族

藏緬語族

壯侗語族

苗瑤語族

20世紀後期,多數西方學者從漢藏語中排除了侗台語和苗瑤語,但是保留了漢語和藏緬語的二分法,例如馬蒂索夫(Matisoff)、布拉德利(Bradley 1997)、杜冠名(Thurgood 2003)的分類:

漢語族

藏緬語族

古漢語-阿爾泰語綜合語族

有學者不認同這種二分法。更有人認為漢語在譜系樹的地位可能比較接近藏語,反而漢語和緬甸語或者羌語的關系沒有那麽密切。

劃分

按譜系分類法劃分的語系之一。為通用的名稱。過去有些學者曾使用過"藏漢語系"或"印支語系"。

漢藏語系劃分法之一漢藏語系劃分法之一

漢藏語系的語種及分類歷來說法不一,比較通行的有以下兩種分類法。

一種是分為漢語族、藏緬語族、苗瑤語族壯侗語族(或稱侗台語族、侗泰語族、台語族等)。最早提出這一分類法的是李方桂。他在《中國的語言與方言》(1937)中提出漢藏語系分漢語、侗台語族、苗瑤語族、藏緬語族,在1973年發表的同名論文中仍堅持這個分類法。中國學者羅常培、傅懋在《國內少數民族語言文字的概況》(1954)中提出的漢藏語系分類表,與李方桂的分類法大致相同。20世紀50年代以來,中國學者大都採用羅、傅二人的分類法(本詞條內容也是依據此分類方法),認為壯侗語族苗瑤語族同漢語、藏緬語族不僅在現狀上有許多共同的特點,而且存在發生學上的關系,應屬同一語系。

另一種分類法以美國學者懷特·保羅為代表。他在《漢藏語概要》(1972)一書中,把漢藏語系分為漢語和藏-克倫語兩大類,又在藏-克倫語下面分藏緬語和克倫語兩類。他認為苗瑤語、壯侗語同漢語不存在發生學上的關系,其相同或相似之處或來自相互借用,或來自類型學上的一致。他還認為苗瑤語和壯侗語在發生學上同印度尼西亞語有密切關系,應屬同一語系,稱澳泰語系。並舉出一些壯侗語同漢語不同源但同印尼語同源的詞,以此證明其論點。早在1942年,白保羅在《台語,加岱語和印度尼西亞語:東南亞的一種新聯盟》一文中就已提出台語同印尼語的親屬關系。後來他的觀點又進一步發展,于1965年提出了建立澳泰語系的主張。以上兩種不同分類法分歧的焦點在于:苗瑤語、侗語同漢語之間相同或相似之處是發生學上的同源關系,還是類型學上的一致或是借用關系。

有些語言的分類問題,還存在不同意見。如:有人認為應立羌語支,包括羌語、普米語、嘉戎語等;有人則認為這些語言應屬藏語支。過去許多人認為白語應屬彝語支,而後來有人又認為應分屬另一語支。有人認為獨龍語應屬景頗語支,怒語應屬彝語支。對畲語的系屬也有兩種意見:一些人認為屬苗語支,另一些人認為屬瑤語支。仡佬語的系屬,中國學者一般認為應屬壯侗語族,國外有的學者認為應屬澳泰語系。在藏緬、苗瑤、壯侗3個語族中,藏緬語族懸而未決的問題最多,反映出這一語族分類上的復雜性。此外,京族語言的系屬尚有爭論:有人認為屬漢藏語系,而有人認為屬南亞語系

由于社會和語言發展過程中的種種因素,在語言和民族的關系上出現許多復雜的情況。多數情況是一個民族使用一種語言,但也有一個民族使用兩種或3種語言的。如瑤族使用3種語言:瑤語支的勉語,苗語支的布努語和壯侗語族侗水語支的拉珈語。景頗族使用兩種分屬不同語支的語言:景頗語支的景頗語和緬語支載瓦語。藏族除使用藏語外,有一部分使用嘉戎語,等等。還有一種特殊現象:居住在海南島的苗族,不說苗語而說瑤語。

除了以上已確定的30多種語言外,還有一些"話"是不是獨立的語言有待進一步確定。如佯僙話、村話、臨高話、木雅話、爾蘇話、爾龔話等。隨著漢藏語系語言調查的深入,今後還有可能會·發現一些新的語言。

分布

通常採用上述第一種分類法,即苗瑤語、壯侗語屬漢藏語系。按這種分類法,漢藏語系的分布地區主要在中國、泰國、緬甸、不丹錫金尼泊爾、印度、孟加拉、越南、寮國高棉等亞洲各地,此外,在世界其他各地也還有不少漢藏語系語言的使用者。以漢藏語系中的某一語言為國語或主要語言的國家,有中國(漢語)、泰國(泰語)、緬甸(緬甸語)、不丹(宗卡不丹語)、寮國(寮國語)等。由于漢藏語系語言和方言的界限不易劃清,對語言數目也有各種不同的估計。美國學者R.謝飛認為大約有300種語言和方言,日本學者西田龍雄估計約有400種語言和方言。使用人口在10億以上,約佔世界人口的1/4,僅少于印歐語系。

漢藏語系漢藏語系

中國是使用漢藏語系語言的人口最多,語種也最多的國家。到為止,已確定的語言有30多種,分屬不同的語族、語支。其中漢語分布遍及全國各地,下分官話、吳、閩、粵、客家、贛、湘等7大方言。藏緬語族分布在西南、西北和中南地區苗瑤語族分布在中南、西南和東南地區;壯侗語族分布在中南、西南地區。現以羅常培、傅懋的分類法為基礎,結合的調查研究成果,將中國境內的漢藏語系分為漢語族、藏緬語族、壯侗語族、苗瑤語族。

語系特征

由于漢藏語系語言的歷史比較尚未全面、深入進行,因而對其特點的認識主要在現狀方面。通過語言比較可以看出,不同語言間不僅在現狀上有許多共同的特點,而且還存在著許多共同的發展規律。

新譜系樹

漢傣語族

漢語、傣語

藏緬語族

彝語、緬甸語、藏語、曼尼普爾語、羌語、嘉絨語

壯侗語族

壯語、布依語、黎語、侗語、仡佬語

苗瑤語族

苗語、瑤語

其他語族

畲語

其他譜系圖

漢語族

各漢語方言語支

緬彝語族

緬甸語

彝語

僳僳語

拉祜語

哈尼語

藏語族

藏語

門巴語

羌語族

嘉絨語

羌語

西夏語

納西語

白語

土家語

克倫語

曼尼普爾語

博多語族

又名博多-噶羅語族

博多語

傳統譜系樹

漢語族

各漢語(包含各大方言)

藏緬語族

藏語支:藏語、(嘉戎語)、門巴語羌語

彝語支:彝語、傈僳族語、納西語、哈尼語、拉祜語白語、基諾語

景頗語支:獨龍語、景頗語(克欽語)

緬語支:緬甸語阿昌語、(佤語)

未定(有爭議):普米語?、土家語?、珞巴語?、怒語?

壯侗語族

壯傣語支:泰語、壯語、布依語

日語分布圖日語分布圖

侗水語支:侗語、水語、仫佬語、毛南語、(拉伽語)

黎語支:黎語

未定(有爭議):仡佬語?

苗瑤語族

苗語支:苗語

瑤語支:瑤語、勉語

未定語族

畲語

吳語

總結

漢藏語系中使用人數最多的語族為漢語族,包括漢語諸方言。

蘇美爾語蘇美爾語

其中以官話語支使用人數最多約8億人,其中又以上江官話諸方言使用者較多。

爭議

關于漢藏語系的分類和歸屬問題,學界爭論不休。葉尼塞語系也被認為和漢藏語系有關。

有少數學者(如克裏斯托弗·貝克威思和安德魯·米勒)不認為藏緬語和漢語有發生學關系。

還有,現在世界上對日語和韓語的語系歸屬還沒有一個準確的定論,隻不過大多數語言學家把他們歸到了阿爾泰語系。歸到哪個語系不僅要考慮源于哪裏之類的文化因素,更主要的是要按孤立語、粘著語、屈折語等還有發音、文字等等方面歸類。漢語是孤立語、音義文字,韓語和日語是粘著語、拼音文字。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