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孺子

漢孺子

漢孺子劉嬰(公元5年―公元25年),于公元6年至公元8年十一月在西漢皇太子位,沒有當上皇帝,王莽呼之為"孺子"。

他是漢宣帝的玄孫、楚孝王劉囂的曾孫、廣戚侯劉顯的兒子。劉嬰一生僅僅是做了三年皇太子,5歲被囚,又通令禁止任何人與他講話。孺子嬰長大後,六畜不識,話也說不清楚,成了一個傻子。公元25年2月,在臨涇李松殺死。

  • 中文名稱
    劉嬰
  • 逝世日期
  • 在位時間
    6年-8年為西漢皇太子
  • 別名
    孺子嬰、孺子、漢末主
  • 國籍
  • 出生日期
  • 職業
  • 民族

人物生平

立為太子

公元6年,漢平帝劉衎病死。王莽感到自己當皇帝的條件還不具備,就決定再立一個傀儡。王莽借口這些人與平帝都是兄弟輩份,不好做繼承人。于是王莽就從宣帝玄孫中,選擇最年幼的廣戚侯劉顯的兒子劉嬰為繼承人。王莽想讓自己做沒有名義的"皇帝"。要行使皇帝的權力,總要編造個理由。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果然有人給編造了符命圖讖。

白石符命在迎立劉嬰即位的當月,武功縣長孟通在挖井時,發現一塊上圓下方的大白石頭,上面寫有"告安漢公莽為皇帝"八個血紅大字。王莽指使群臣把此事稟告給太後王政君。

年愈古稀的太皇太後王政君雖然重用娘家的人,但本心還是想守住劉家的社稷江山,她沒有料到王莽竟然有篡奪皇位的野心,不禁氣憤至極,給予嚴厲斥責。這時,王莽的叔伯兄弟、太保王舜卻告訴老太後,元後王政君被逼得無可奈何,隻好按王莽等人的意思下詔書:"令安漢公居攝踐祚,如周公故事,以武功縣為安漢公採地,名曰漢光邑。"

傀儡生涯

居攝踐祚,是因皇帝年幼不能親政,由大臣代居其位。踐祚,是"即位"的意思,多指帝王而言。古代廟、寢堂前兩階,主階在東稱祚(一作"阼")階。祚階上為主位,因稱即位行事為"踐祚"。元後已經同意王莽居攝,群臣就從《尚書》和《周禮》等古籍中尋找周公居攝時的規矩,然後提議王莽居攝的形式。主要內容是:"服天子之服,用天子儀仗,如天子南面朝見群臣,處理政事。出入之際要戒嚴,臣民在其面前要自稱臣妾,一如天子之製。舉行祭祀典禮之時,贊禮者要稱其為'假皇帝',臣民應稱其為'攝皇帝',其自稱應為'予',其公文應稱'製'。"以上內容與"真皇帝"相比已經沒有多大區別,最後一條是對元後的惟一安慰:"其朝見太皇太後、皇後則仍用臣禮,所居之處,如諸侯製度。"

第二年(公元6年)正月,王莽正式就任"假皇帝"。他為了表示是西漢帝國的真正主宰,做了三件事:第一件事改元,稱居攝元年。第二件事,到南郊祭祀天帝,到東郊迎接春天,在明堂舉行大射禮。這些過去都是皇帝主持的事,如今理應由孺子嬰負責,但他隻有兩歲,便均由王莽主持。第三件事,在三月己醜日,尊年僅17歲的平帝皇後(孝平皇後王嬿),即王莽的女兒為皇太後;立漢宣帝的玄孫劉嬰為皇太子,號曰"孺子"。這是中國歷史上的奇聞,"假皇帝"與真太子不同族不同姓。王莽做攝皇帝,是外戚專權的必然結果。從此,王政君作為維護劉氏政權的形象,已經一去不復返了。無論"假皇帝"還是"攝皇帝",都是代理皇帝的意思,但實際上王莽此時的權勢早已超過坐在帝位上的孺子嬰了,隻是沒有宣布改朝換代而已。

王莽三月立孺子嬰為太子,立刻引起固守劉氏漢室"正統"觀念的朝臣和宗室子弟的不滿,他們徹底識破王莽假仁假義的面具,有70多位朝臣和地方官吏,或告退,或隱亡,表示忠事劉漢而不為王氏朝官。 兩次發難王莽雖然對劉姓貴族極盡拉攏、防範之能事,但首先發難的還是劉姓宗室。安眾(今河南鎮平縣東南)侯劉崇在四月起兵反抗,但不久就失敗了,劉崇戰死。

居攝二年(公元7年)月,東郡(今河南濮陽南)太守翟義再次發難,舉起反王莽的大旗。翟義擁立宗室嚴鄉侯劉信為天子,向全國各地發出通告:"王莽毒死平帝,執行天子特權,妄想斷絕漢代的江山社稷,我們要遵從上天的旨意,誅滅王莽!"各郡國紛紛回響,隊伍迅速發展。在古代,正統觀念往往起著支配的作用,所以後來反對王莽的農民起義軍,大都擁立劉姓宗室子孫做號召,如劉玄、劉盆子等。

面對起義軍的壯大,攝皇帝王莽寢食不安,晝夜抱著年幼的孺子劉嬰哭泣,並祈求神靈保佑,宣布等孺子長大成人後,就主動辭職回家休養。王莽一面擔驚害怕,一面派兵鎮壓。在王莽軍的鎮壓之下,起義軍失敗了。平息叛亂後,王莽更是躊躇滿志,他一改昔日謙恭有禮的儒者風範,而以一個盛氣凌人的軍事強人的姿態出現在大小臣工面前。勝利讓王莽有恃無恐,加快了當真皇帝的步伐,同時也加速了王莽的毀滅。

翟義等反叛者相繼毀滅,使王莽產生了錯覺,他認為這一定是"天命"所歸!王莽要去掉頭上的 "假"字當真皇帝,要靠符命。所謂"符命"就是編造的"天符之命"或者"聖王受命之符"。于是,各地便紛紛造符瑞來投其所好,急其所需。王莽借著各地的"符命",提出要把"攝皇帝"中的"攝"字去掉;把居攝三年改為初始元年(公元8年)。

禪位王莽

太皇太後不得不同意,王莽的弄假成真走出了第一步。 既然命符是升官的捷徑,初始元年(公元8年),有"素無行,好為大言"的梓潼(今屬四川)哀章就加緊製做銅匱(匣子),裝了兩條書簡,一個簡冊上寫"天帝行璽金匱圖";另一簡冊上寫"赤帝行璽某傳予黃帝金策書",其中的"某"指漢高祖劉邦,這個"黃帝"就是王莽。意思是天帝和漢高祖劉邦傳位給王莽。"圖""書"中都寫了"王莽應做真天子",同時將王莽寵信的幾個大臣以及自己的名字也寫在上面,說這些人應當大官輔佐。哀章將此銅匱獻給正急于當真皇帝的王莽。王莽立即拜受,表示聽從天神命令,接受禪位。回去坐在未央宮的前殿,即真天子位,把國號改為"",把公元8年十二月初一作為始建國元年正月初一。

新朝建興帝王莽新朝建興帝王莽

王莽稱帝建新,尊王太皇太後王政君為皇太後(後來又改為"新室文母太皇太後"),封劉嬰為定安公(也作安定公),改王太後(王嬿)尊號為定安公太後。至此,立國210年的西漢帝國滅亡。

歷次改朝換代,最可悲的是末代帝王,劉嬰兩歲時被立為皇太子,飽受"假皇帝"王莽的擺布、戲弄,5歲時就成了亡國之君。王莽封孺子為"定安公(或作安定公)",並將平原郡的平原、安德、漯陰、鬲、重丘等5個縣,民萬戶,地方百裏,作為定安公國(或作安定公國),在西漢銀盒國中立漢祖宗之廟,世代祭祀。將自己的女兒孝平皇後(王皇後王嬿,王莽嫡長女,生母是孝睦皇後王氏)降為定安太後(或作安定太後),王莽封了劉嬰,但不準他回到封國(定安公國,也作安定公國),把京城的大鴻臚府改建為"安定公第"。

王莽將年幼的劉嬰養在高牆府第之中,與外界隔絕任何聯系,甚至乳母也不被允許和他講話,導致劉嬰成人後不識六畜,知識面與幼兒無異。王莽將自己的孫女、王宇的女兒王氏嫁給他做妻子。

更始二年(24年),王莽為更始帝劉玄所敗,劉嬰當時身在長安。平陵方望等人依據天象認為劉玄必敗,而劉嬰才是天子正統,便起兵將劉嬰迎至臨涇,"天子"。更始三年(25年),劉玄派遣丞相李松將其擊破,劉嬰(還未被立為天子,方望等人僅僅是想借他作為旗幟,發展壯大,並不想讓他做真正的皇帝)被殺。

家族世系

劉嬰是漢宣帝劉詢的玄孫、楚孝王劉囂的曾孫、廣戚煬侯劉勛之孫、廣戚侯劉顯之子。

  • 高祖父:漢宣帝劉詢
  • 高祖母:婕妤衛氏
  • 曾祖父:楚孝王劉囂
  • 祖父:廣戚煬侯劉勛
  • 父親:廣戚侯劉顯

軼事典故

據野史記載:更始二年(公元24年),劉玄征調隗囂及其叔父隗崔、隗義等,囂將去長安,方望以為更始成敗未可知,所以勸阻,讓其別去長安,隗囂不聽,方望以書辭謝而去。 東漢光武帝建武元年(公元25年)正月,棄離隗囂的方望見"更始政亂,度其必敗",便對安陵人弓林等說:"前分封安定公的孺子嬰,是漢平帝的後代,因王莽代政而沒有做漢主,如今天下人皆言,劉氏當受命,我等何不立他為王,謀取大功?"弓林等人都很贊成。于是,赴長安求得了孺子嬰回來,"聚黨數千人"在臨涇城(今甘肅鎮原)被立為皇帝。方望做了總理庶務(輔佐君王的丞相),弓林當了掌管四方兵事和賞罰的大司馬。孺子嬰臨涇立帝,遭到了同姓復闢王朝劉玄的竭力反對。不久,更始政權遣丞相李松入安定,摧毀了這個復闢勢力。孺子嬰、方望、弓林等人都被誅殺。

今人以為:不存在"臨涇稱帝"的事實,僅是後人的杜撰而已。

史籍記載

《漢書·卷九十九上·王莽傳第六十九上》

《漢書·卷九十八·元後傳第六十八》

《漢書·卷八十·宣元六王傳第五十》

《資治通鑒·卷三七·漢紀二十九》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