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文

滿文

滿文(滿語:ᠮᠠᠨᠵᡠ ᡥᡝᡵᡤᡝᠨ,轉寫:manju hergen)是用來拼寫滿語的文字,滿文的創製主要借鏡了傳統的回鶻式蒙古文,後來又在此基礎上加上圈點,形成了符合滿族本民族語言表達要求的新滿文。

滿族作為曾經建立過中國最後一個封建王朝的民族,不僅創造了自己的文字--滿文,而且將滿文作為清朝的法定文字來推廣和使用,形成了大量的滿文古籍文獻,包括圖書、檔案、碑刻、譜牒、輿圖等等。在中國55個少數民族古籍文獻中,無論是數量,還是種類,滿文古籍文獻都屬于最多的一種。它在中國文字史少數民族語言文字領域,有重要地位,是中華民族文化遺產的有機組成部分,具有重要的歷史文化價值。詞條圖片為滿漢合璧印章,左為滿文篆字,右為漢字,意為"琉球國王之印"。

  • 中文名稱
    滿文
  • 語言
    滿語、穆麟德
  • 原型
    由蒙古文改造而成
  • 所屬民族
    滿族

簡介

中國滿族使用過的一種拼音文字。1599年清太祖努爾哈赤命額爾德尼和噶蓋二人參照蒙古文字頭創製滿文。俗稱無圈點滿文或老滿文。字頭數目和形體與蒙古文字頭大致相同。使用了30餘年。1632年清太宗皇太極令達海(1594~1632)對這種文字加以改進。達海利用在字頭旁加圈加點、改變某些字頭的形體、增加新字頭等方法,表達原來不能區分的語音,規範了詞形,並改進了拼寫方法,創製了專門拼寫外來語的字頭。改進後的滿文有了比較完善的字頭體系和拼寫法,具有區別于蒙古文字頭的明顯特征。俗稱有圈點滿文。另外還有一種滿文篆字,是參照漢文篆書于清乾隆十三年 (1748)創製的。共有32種字型,依筆畫的特征命名,如纓絡篆、龍書等。滿文自左而右豎寫,有6個母音字頭,24個輔音字頭,10個專門拼寫外來語的字頭。基本筆畫有:字頭、字牙、字圈、字點、字尾兩種不同方向的撇和連線字頭的豎線等。標明句讀的符號有:形如"∨"的符號(滿語:太清轉寫:qik,穆麟德夫轉寫:cik),相當于逗號;形如兩個"∨"的上下緊密排列的符號,相當于句號。字頭出現在不同位置上,字形往往不同。有單用 (即不和其他字頭相拼)、詞首、詞中音節首、詞中音節末 、詞末等幾種字形。滿文在清代作為"國書"在文牘中與漢文並用。辛亥革命後,滿文基本上不再使用。滿文保留至今最早的文獻有《滿文老檔》等 。滿語屬阿爾泰語系滿-通古斯語族滿語支。 也有人認為滿語是從滿-通古斯語族分離出來而成為阿爾泰語系中獨立的分支。約從18世紀末19世紀初開始逐漸縮小使用範圍,現在中國黑龍江省的黑河市和富裕縣還有人能用滿語進行口頭交際。通常認為滿語有北滿方言和南滿方言,後者是滿族文學語言的方言基礎。滿語有6個母音,有19個輔音,滿語既有粘著語的特點,又大量使用虛詞作為表達文法意義的手段。名詞沒有領屬形式,動詞沒有人稱形式。主從復句比較發達。辭彙反映了滿族各個歷史階段的社會特點。由于滿族大量吸收漢族文化,因此在辭彙裏有不少仿造漢語模式構成的詞。

尼山薩滿傳尼山薩滿傳 滿文滿文

歷史

創製

女真文字,為金代所創作,金亡時,已漸失其勢力。然建州諸衛致明之表文,則仍主用女真字,而附以漢文為對譯,此僅限于公文然也。至居常往來之書信、簿記等事,則多用蒙古文。努爾哈赤雖自通漢蒙諸文,然因其部族之用蒙古文,頗極翻譯之苦;即文誥之傳達上,亦不免發生阻礙。萬歷二十七年二月,命額爾德尼及噶蓋等改製國書。二臣辭曰:"蒙古字,臣等習而知之,相傳久矣,未能改製。"努爾哈赤曰:"漢人讀漢文,凡習漢字,與未習漢字者,皆知之;蒙古人讀蒙古文,雖未習蒙古字者,亦皆知之。今我國之語,必譯為蒙古語讀之,則未習蒙古語者,不能知也。如何以我國之語製字為難,而反以習他國之語為易耶?"二臣對曰:"以我國語製字最善,但臣等未明其法,故難耳。"努爾哈赤曰:"無難也!但以蒙古字合我國之語音,聯綴成句,即可因文見義矣。例如阿字(蒙古字第一字頭之第一字頭)下合一媽字,(第一字頭內之第六十一字頭)非阿媽、(滿語父親之意音如Ama)乎?惡字(第一字頭第六字頭)下合一摸字(第一字頭第六十二字頭)非惡摸(滿語母之意音如Eme)乎?吾籌此已悉,何為不可!"遂以蒙古字製十二字頭,合滿洲語創製滿文,頒行國中,滿文傳布自此始。

滿文滿文

滿族的祖先肅慎人有無自己的語言文字,因沒有明確的文字記載,現在已經無從考證。但有據可考的是,女真作為滿族的先人,起先有自己的語言,卻沒有自己的文字,而借用契丹字。女真首領阿骨打建立金國後,出于治國的需要,金太祖完顏阿骨打命完顏希尹創製女真文。完顏希尹奉命"依仿漢人楷書字,因契丹字製度,合本族語,製女真字。"這種女真字史稱"女真大字"。"女真大字"通用十幾年後,金熙宗完顏又創製了一種女真字,史稱"女真小字"。從此以後,兩種女真字開始並行通用。金滅亡後,進入中原的女真人受漢文化的影響,逐漸漢化,皆改用漢語文,不再有人知曉本民族的語言文字,而留在東北的女真人仍然使用自己的語言文字。到了明朝後期,除本民族的語言仍被使用外,文字業已開始被廢棄,逐漸變得無人知曉,女真人改用蒙古文字了。

十六世紀末至十七世紀初,建州女真首領努爾哈赤基本上統一了女真各部,女真社會的政治、經濟、軍事、文化等方面都得到迅速發展,與明朝、蒙古各部的聯系日趨頻繁,仍借用蒙古文字記事和交際,已不適應女真社會全面發展的需求。1599年(明萬歷二十七年),努爾哈赤決定創製本民族的文字,並命額爾德尼和噶蓋創製。具體創製的過程,在《滿洲實錄》有比較詳細的記載。這年二月,努爾哈赤想仿照蒙古字頭創製本民族的文字,並將想法和構想告知文臣額爾德尼和噶蓋,要讓他們具體實施。于是,額爾德尼和噶蓋對努爾哈赤說:"我等習蒙古字,始知蒙古語,若以我國語編創譯書,我等實不能。"努爾哈赤說:"漢人念漢字,學與不學者亦皆知。蒙古之人念蒙古字,學與不學者亦皆知。我國之言與蒙古之字,則不習蒙古語者不能知矣。何汝等以本國語言編字為難,以他國之言為易耶?"額爾德尼和噶蓋回答說:"以我國之言編成文字最善。但因翻編成句,吾等不能,故難耳。"努爾哈赤對二人說:"寫阿字,下合一瑪字,此非阿瑪乎?額字,下合一默字,此非額默乎?吾意決矣,爾等試寫也。"由此可見,在滿文的創製過程中,努爾哈赤作為女真的傑出首領發揮了決策和指導作用。額爾德尼和噶蓋奉命創製滿文後不久,噶蓋"以事伏法",而由額爾德尼單獨承擔完成了創製任務。滿文的創製和頒行,完全適應了女真社會發展的需要,同時有助于推動女真社會的進一步發展和政權的建立。

滿文

額爾德尼等所創製的滿文,是在蒙古文字頭基礎上創製的,其字頭基本上仿照蒙古文字頭而成,沒有圈點,稱為"無圈點滿文",或"老滿文"。這種滿文,因屬初創,存在一定的缺點和不足。正如《滿文老檔》內所指出:"十二字頭,原無圈點,上下無別,故塔、達,特、德,扎、哲,雅、葉等不分,均如一體。若尋常語言,按其音韻,尚可易于通曉。若人名、地名,則恐有誤。"歸納起來講,老滿文存在的問題主要有以下三點:一是字頭的書寫形式不規範,同一個字頭有幾種書寫形式,往往出現混淆,不便于使用;二是一字多音,即輔音和輔音的音位混亂,致使字頭之間互相假借,較難識別;三是音譯漢語借詞,如人名、官名、地名和物名等,明顯感到已有的字頭不夠用。所以,隨著女真社會的進一步發展,"老滿文"所存在的問題日益突出,無論是學習,還是使用,都越益感到不方便,對其改進和完善,已成必然之事。

註意:滿語使用滿文。滿文源于傳統蒙古文,而傳統蒙古文可追溯至古代回鶻文。滿語的祖先女真語使用源于契丹文的女真文。契丹文則源于漢文。女真文與滿文互相之間沒有聯系。

女真文詳見主條目:女真文。

發展

在"老滿文"使用33年後,即1632年(後金天聰六年)初,努爾哈赤的繼承者皇太極頒令,由達海承擔完成了改進"老滿文"的任務。據《國朝耆獻類征·達海傳》記載:皇太極"諭達海曰:'國書十二字頭,向無圈點,上下字雷同無別,幼學習之,遇書中尋常語言,視其文義,猶易通曉。若人名、地名,必致錯誤。爾可酌加圈點,以分析之,則意義明曉,于學字更有裨益矣。'達海遵旨,尋譯,酌加圈點。又以國書 與漢字對音未全者,于十二字頭正字外,增加外字。猶有不能盡協者,則以兩字連寫切成,其切音較漢字更為精當。"達海對"老滿文"的改革主要有以下四方面:一是在一些"老滿文"字頭旁邊的增加圈點,使原先雷同的字頭得以區別,做到一母一音;二是創製特定字頭,以便于準確地拼寫外來借詞;三是創製滿文字頭的連寫切音形式,解決了音譯人名、官名、地名和物名等辭彙時容易出現差錯的問題;四是規範字型,統一書寫形式,消除了過去一字多體的混亂現象。經達海改進的滿文稱為"有圈點滿文",或"新滿文"。現在人們通常所說的滿文,一般是指"新滿文"。

清珍貴文獻精寫滿文長卷(冊頁裝裱)清珍貴文獻精寫滿文長卷(冊頁裝裱)

從滿文的初創到改進,用了30餘年時間,最終使滿文成為一種便于使用且完善的文字。無論是老滿文,還是新滿文,其推廣使用都經過了一個過程。滿文的創製與改進一樣,都是在女真最高統治者的決策和指導下完成的,所以兩者的推廣和使用,必然都會採用行政命令的辦法,具有十分有效的作用。滿文初創之後,由于大力推廣,在比較短的時間內就得以推廣使用。僅從現存的用老滿文寫的原始檔案來看,最早的是1607年(明萬歷三十五年)《滿文老檔》。這就說明,老滿文于1599年(明萬歷二十七年)創製後,最晚在1607年(明萬歷三十五年),即創製後的8年時間內,至少普遍使用于公文的書寫方面。至于改進後的新滿文何時得到普遍推廣,在史籍內未見明確的記載,但從現存的原始檔案中也看到一些基本情況。1632年(後金天聰六年)完成了對老滿文的改進後,必定會立即推廣使用。然而,在1636年(清崇德元年)《滿文老檔》內新老滿文同時出現,而且仍然存在老滿文中的一些問題,識別較難。截至到崇德末年,在公文檔案內才沒有了新老滿文兼用的情況,完全用新滿文書寫,字型熟練而規範。由此可見,新滿文的推行,至清崇德末年才基本完成,用了十餘年時間。清入關建立全國性的政權後,滿文的使用範圍更加擴大,除滿族原先居住的東北地區、中央國家機關和宮廷各部門普遍使用外,派駐八旗滿洲兵丁的全國各重鎮要地也都使用滿文。隨著時間的推移,清朝的國力逐漸衰弱,同時滿族接受漢文化的程度也越來越深,滿文的套用情況也每況愈下。1911年辛亥革命的爆發和清朝的覆滅,加速了滿文退出歷史舞台的步伐。

皇清珍貴文獻:清代精寫滿文長卷由清代精寫滿文冊頁裝裱總長14米餘33釐米寬,內容為滿清歷史文化起源發展,涵蓋清滿詩詞史,書法精湛,考證為清滿皇室貴族納蘭性德書寫,水準如清代聖旨,是研究皇清文獻的重要歷史資料,有極高的收藏研究價值。

達海修正

滿文假蒙古字頭為字頭,則蒙古語音,與滿洲語音之差,不能嚴格區別。至太宗皇太極時,有達海出,對于努爾哈赤時初製之滿文,加以整理,遂完成今日之滿洲文字矣。達海以滿蒙語音,有難區別者(如蒙古語Kha,Gha音之字頭,滿語通用于Ka,Ha,Ga三音。然Aga"雨字"與Aha"奴僕"混同。Boigon戶口之戶字與Boihon泥土之土字混同。Haga"魚刺"與Haha"男子"混同),乃于十二字頭,加以圈點,以立同形異言之區別(如 "雨"不至混于 "奴僕", "戶口之戶"不至混于 "泥土之土", "魚刺"不至混于 "男子")。又漢字之音,難以滿蒙字書之者,更增其文字,以兩字連寫,切成一字焉。故太祖朝之滿文書,稱為無圈點檔案;太宗朝之滿文書,稱為有圈點檔案雲。達海姓覺爾察氏,九歲,通滿漢文義;弱冠,草努爾哈赤詔令.其所奉命翻譯之《大明會典》,及《素書》,與《三略》,太宗視之稱善。天聰六年,病死。時年三十八。謚文成。

[附言]

清史館《達海傳》:"初太祖指授文臣額爾德尼及噶蓋創立國書,形聲規模,本體略具。達海繼之,增為十二字頭,至是上諭達海曰:'國書十二字頭,向無圈點,上下字雷同無別,幼學習之,遇書中尋常語言,視其文義,猶易通曉,若人名地名,必致錯誤,爾可酌加圈點,以分析之,則音義明曉,于字學更有裨益矣。'達海遵旨尋繹,酌加圈點。又以國書與漢字對音未全者,于十二字頭正字之外,增添外字。猶有不能盡協者,則以兩字連寫切成,其切音較漢字更為精當。由是國書之用益備。"《賢良小傳》:"太宗命儒臣翻譯漢字書籍,達海譯有《素書》、《三略》,及《明會典》、《律例》諸書。又譯歷代史書,俾人盡曉,通古今典故。凡宣諭詔旨,應兼漢音者,率委達海傳宣"雲。又據朝鮮《申忠一圖錄》雲:"歪乃本上國(指明朝)人,來于奴酋(指努爾哈赤)處,掌文書雲,而文理不通。此人之外,更無解文者,且無學習者。"可見太祖時對漢文之程度不深,至達海始稍稍進步矣。

說略

滿文假蒙古字為十二字頭,前既言之矣。其文字在今日,是否尚有存在之價值,頗屬疑問。清代敕誥,以漢滿二文對寫,但習滿文者,固甚寥寥。即宗室覺羅、八旗子弟,亦多以嫻習漢文為事。順治中,雖曾禁止宗學學生習漢文(詳見第二十章第八四節),然漢滿同化之結果,恐亦未能因此而少剎。近日漢滿人種,罕有區別,清文亦幾同專門之業。數十年後,或將漸次泯滅,亦未可知。蓋以漢字之勢力,近時尚有主張革命者,況清文之字頭繁多,組織不備,字型書寫,頗覺不便者乎?惟其于歷史上所遺留之價值,則又不可不知者也。茲特將十二字頭略為解釋之,以與漢音、西文,及註音字頭相對照焉。

滿文阿字頭(滿文字母表)滿文阿字頭(滿文字母表)

第一字頭,共一百三十一字,為後十一字頭之字頭韻母,最為重要。茲特依次列表如下:

[附言]

上表漢字概從滿音,庶讀時不致有蜚音之誤。至羅馬字拼音,及國語註音字頭,概從《國音字典》;而滿字參考,則取諸舞格《清文啓蒙》。諸書或有訛誤者,並以所知改正之,閱者諒焉!

第二字頭系輕唇縮舌音。讀法:隻將第一字頭 等每個字下,加一衣字 ,緊緊合念,切成一韻,即得其音。譬如: 合為 ,應讀如愛;即阿衣之切音也。又如:

合為 ,讀如諾衣切。餘均類此。

第三字頭系滾舌嘟嚕爾音。讀法:隻將每個字頭下,添一嘟嚕爾,緊緊連念,即是。例如: 應讀如阿爾。其音與德文之十八字頭( )極相似。餘俱類此。

第四乃至第十二字頭均系于第一字頭每個字下,另加一字,合切成音。與第二第三相同。茲為讀者便利,簡單表之如下:

案十二字頭,惟第一、第二、第四、第五、第十,是單音,可以協切取用。餘者系雙音重復,俱不入韻.然造始之時,不過取蒙古字頭而加以別裁,要皆以音切為主,以求與用語相合,與漢文六書不同。故左行拼音,無寧謂為近似亞西諸國之文字已。(滿蒙字源,與朝鮮日本文極相類。在東亞言語學亦可以同列一系也。)

書寫規則

基本規則

清代通行的新滿文,共有十二字頭,每個字頭約有一百餘字,分為正楷和行書兩種。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典藏清史管篆修《國語志》稿本,其卷首有奎善撰《滿文流源》一文,原文指出,【文字所以代結繩,無論何國文字,其糾結屈曲,,無不含有結繩遺意,然體製不一,則有以地勢而殊。歐洲多水,古英、法諸國文字橫行,如風浪,如水紋。滿洲故裏多山林,故文字矗立高聳,如古樹,如孤峰。蓋造文字,本呼人心,人心之靈,實根于天地自然之理,非偶然也。】滿文是一種拼音文字,承襲老滿文的特征,由上而下,由左而右,直行書寫,字形優美秀麗,滿文的創造,有其文化、地理環境,的確不是偶然的。

滿文字母在辭彙中不同的位置有不同的形狀,分為獨立體、詞首形、詞中形和詞尾形。滿文雖然借自傳統蒙古文,但不少字母的寫法和書寫規則是和蒙古文不一樣的,蒙古文有的單詞末尾有分段現象,但是滿文沒有,這是區別蒙古文和滿文最簡單的判斷。現代的傳統蒙古文在轉寫外文借詞是有雙輔音開頭的單詞,而滿文沒有。

標點符號。現代滿文的標點符號和書寫漢字的書寫大體相同,但要旋轉90度,因為滿文是豎排書寫的。另外的是,滿文的逗號是一個向下形狀小箭頭,而句號是兩個向下的小箭頭。

滿文書寫滿文書寫

​避諱

漢文中對皇帝、聖人名諱的避諱,古已有之。自入關以來,清多承明製,尤其宗室定了字輩之後,寫漢文時均是存在避諱的。為了維護清王朝的封建社會等級製度,滿文避諱也經歷了從無到有的過程,但是由于避諱並非滿人習俗,其情況十分糾結復雜,其避諱規則可參照《初學滿文指蒙歌》。

滿文原本是一種表音文字,滿文有音無義,但在書面上,有時候為了區分讀音和詞義,除了避諱皇帝、聖人的名字外,一些是以n結尾的單詞,在字尾的左邊加上一個點,區分讀音的比如:a 和en,不加點的話,字型是不太能區分開來的,所以en是有點的。區分詞義的比如:han,沒有點的單詞意思是"汗",汗王、皇上的意思;加點字的意思是"漢"漢族的漢。

另一種是把滿文單詞寫法稍微改寫成近似音,而漢字的則是缺筆。

滿文書寫規則滿文書寫規則

書法

滿文有楷書、行書、草書和篆書四種字型。楷書的使用範圍較廣,使用于各種書籍的刊刻、精寫本的抄寫,以及詔書、諭旨、奏折題本等公文的繕寫。行書的使用範圍更為廣泛,凡書籍普通寫本的抄寫、各種書稿的起草、中央到地方各級國家機關及官員之間來往文書的繕寫,以及各類公文檔案的匯抄存檔等方面,都要使用行書。草書的使用範圍較窄,主要用于一些文稿的起草、個人信件和札記的繕寫,以及書法作品的創作等方面。滿文的篆字,早在滿文創製之初就已出現,隻是種類較少,字型單調,使用不廣。正如《清朝通志》所載"清字篆文,傳自太宗文皇帝時,是清篆原與國書先後並出,特以各體未備,傳習尚稀。"1748年(乾隆十三年),清乾隆帝命傅恆等人,仿照漢文篆字,重新創製了滿文篆字,總計32體,並確定了各體篆字的滿漢合璧名稱,即玉筋篆、芝英篆、上方大篆、小篆、鍾鼎篆、垂露篆、柳葉篆、殳篆、懸針篆、龍篆、穗書、鳥跡篆、垂雲篆、鸞鳳篆、科鬥書、龜書、倒薤篆、鳥書、墳書、大篆、麟書、轉宿篆、雕蟲篆、刻符篆、金錯篆、鵠頭篆、飛白書、龍爪篆、奇字、纓絡篆、剪刀篆、碧落篆。從此,滿文篆字的種類增多,字型規範,名稱統一。為了推廣新創製的滿文篆字,當時用32種字型刊印了《御製盛京賦》。不過,滿文篆字的使用範圍較窄,在清代主要用以鐫刻寶璽和官印。

數位化

滿文unicode字型和輸入法已經問世,已經可以實現電腦輸入和正確顯示。但由于多數網頁不能很好地支持豎寫排版,現網路上仍多採用太清滿文拉丁轉寫或穆麟德(穆林德夫)轉寫或稍作變動的穆麟德轉寫進行交流。

歷史意義

歷史價值

清朝政府同外國締結的條約及國內頒行的重要文告、檔案等必須有滿文文本,滿族封疆大吏及朝臣要員向皇帝報告軍機大事及官場民情,為保密起見,多用滿文繕折啓奏。清代用滿文書寫了大量公文,也用滿文翻譯了大量漢文典籍。此外,還有不少清代儲存下來的碑刻、譜書等也都是用滿文撰寫的,清朝留下來的大量滿文史料,作為清朝歷史的見證,是一筆極為珍貴的歷史遺產,也是寶貴的民族財富。

目前保留下來的滿文文獻絕大部分是用改進後的文字(即新滿文)寫的,例如《異域錄》、《尼山薩滿》以及一系列以清文鑒命名的辭書等。另外還有一種滿文篆字,是參照漢文篆書于清乾隆十三年(1748)創製的。共有32種字型,依筆劃的特征命名,如纓絡篆、龍書等。用這種篆字刊印過乾隆皇帝的《御製盛京賦》,但主要用于玉璽和朝廷的印章。

滿文在清代作為"國書"在文牘中與漢文並用,並編寫過歷史、文學和語言文字等方面的著述,翻譯了《孟子》、《資治通鑒綱目》、《三國志演義》、《聊齋志異》 等大量漢籍。辛亥革命後, 滿文基本上不再使用。現在儲存下來的滿文檔案數以百萬件計,是研究清初社會性質、清代歷史、中國對外關系以及滿語滿文演變情況的珍貴資料。

清代滿文檔案可謂包羅萬象,涉及面極為廣泛,且所反映的內容多不見于漢文檔案和其他文獻,具有重要的利用和研究價值。滿文檔案是研究清代通史和各種專史的第一手資料,也是研究滿語滿文取之不盡的寶庫。另外,滿文檔案中有關水文、氣象、地理、物產等方面的檔案,對我國現代化建設具有一定的參考價值。

保護情況

目前中國現存滿語文文書檔案浩如煙海,而能看懂滿語文的人卻寥若晨星。這樣,就形成一種關聯,即隨著滿語文走向瀕危的邊緣,滿文檔案等珍貴史料也將成為無法破譯的"密碼"。作為一個地域的記憶,史料特別是檔案承載著這裏社會歷史發展的全面信息。滿文檔案作為今天研究清史及滿族史珍貴的第一手資料,是我們古為今用的歷史依據。

然而,及至今日,盡管儲存下來的滿文史料十分豐富,但隨著歷史的變遷,滿語文已處于瀕危的窘境,倘若消亡,尚未翻譯過來的滿文史料中記錄的清朝肇興、入主中原、康乾盛世等內容,不久將變成一種無法破譯的歷史化石。這對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傳承是個無法彌補的損失。

任何一種文字的產生,都是社會發展到一定歷史階段的產物。16世紀末至17世紀初,正是建州女真首領努爾哈赤率部縱橫馳騁,致力于統一女真各部的草創時期。伴隨著激烈的軍事鬥爭,建州女真社會經濟和文化獲得迅速發展,同明朝、朝鮮及蒙古各部的聯系日漸增多。努爾哈赤順應社會發展的需要,于明萬歷二十七年(1599年)命額爾德尼和噶蓋創製了滿文,後人稱其為"無圈點滿文"或"老滿文"。努爾哈赤之子皇太極命達海對老滿文進行了改造,後人稱改造後的滿文為"加圈點滿文"或"新滿文"。清朝定鼎中原後,滿語被定為"國語",滿文被奉為"國書"。

世事滄桑。而今,1000多萬滿族人口主要分布在東北地區(黑龍江、吉林、遼寧及內蒙古東部)、北京、天津、河北等地,但以滿語為母語的,隻有黑龍江省的富裕縣三家子、黑河市的愛輝等地的幾位老人,會寫滿文的人寥寥無幾。遼寧居住著500多萬滿族同胞,佔全國滿族人口的一半以上。遼寧還有8個滿族自治縣(含兩個縣級市)和若幹個滿族鄉鎮,是滿族聚集和活動的主要地區,可情況同樣不容樂觀。以新賓滿族自治縣為例,全縣唯一一所能教滿語課的國小,受教師少、經費缺、學生畢業後無出路等因素影響,滿語課處于停教狀態。

新中國成立後,滿語文的學習和研究曾受到高度重視,在中央民族大學、黑龍江大學等院校裏設立了滿文班,培養滿語文專業人才,。但隨著時間的流逝,相當一批滿語文專業人才退休,而中青年的滿語文人才極其缺乏,形成了滿語文專業人才嚴重斷檔現象,而精通滿語文者更是鳳毛麟角

近年來,遼寧省檔案館運用科學方法對滿文檔案進行保護和存放,採取了一系列防火、防盜、防塵、防蟲、防潮、防腐等措施。從技術角度、安全形度看,存放在現代化庫房裏的滿文檔案如同進入了"保險箱"。然而,由于通曉滿語文的工作人員少,無論是整理編目,還是翻譯出版,其工作任務都極為艱巨。可以說,如何使"死檔案"盡快"復活",滿語文專業人才的匱乏已成為搶救和保護滿文檔案工作的 "瓶頸"。 長此以往,大量珍貴的滿文史料有可能成為沒有人能破譯的文字。

滿族史料資源豐富、厚重,要真正實施搶救保護工程,不是少數人,甚至不是一代人兩代人就能完成的,滿文檔案的搶救、儲存、發掘、研究,是一項綜合工程。搶救滿文史料的關鍵是讓滿語文 "延年益壽",而滿語文的"長壽",關鍵則在于滿語文專業人才的培養。要建立以政府為主導、以學者為主體、以大眾為主體的研究體系,整合各方研究力量,培養研究人才,並持之以恆。可以說,培養滿語文專門人才是當務之急,也是百年大計。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