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稽戲 -2010年Steven Antin導演舞台戲

滑稽戲

滑稽戲是上海一帶的漢族戲劇劇種之一,起源于蘇州,現主要流行于上海及其周邊吳語地區。

多以上海話作為表現語言,同時大量模仿吳語太湖片方言,偶爾也有對北方話、粵語等其他方言的模仿。表演形式上類似于北方的相聲和小品。

2009年6月20日,滑稽戲(蘇州滑稽戲)列入江蘇省第二批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2011年5月23日,滑稽戲經國務院批準列入第三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 中文名稱
    蓓蕾時刻
  • 外文名稱
    Burlesque
  • 上映日期
    2010-11-24
  • 主演
    Cher / Christina Aguilera
  • 導演
    Steven Antin
  • 編劇
    Steven Antin / Keith Merryman
  • 類型
    劇情/ 歌舞/愛情
  • 片場
    119分鍾
  • 又名
    舞娘俱樂部(台) / 滑稽戲

簡介

滑稽戲滑稽戲

滑稽戲是中國地方戲種,起源于蘇州,現主要流行于上海及其周邊地區。滑稽戲由一個或二至三四人一檔,多以上海話作為表現語言,同時大量模仿吳語太湖片方言,偶爾也有對北方話,粵語等其他方言的模仿,表演形式上類似于北方的相聲和小品。滑稽戲盛行于20年代至40年代初,當時在上海各遊樂場、電台播音和堂會等地演出,蘇南及浙江杭、嘉、湖地區也常有流動演出。

滑稽戲由上海的曲藝“獨腳戲”(一人演出的滑稽曲藝稱作“獨腳戲”)接受了中外喜劇、鬧劇和江南各地方戲曲的影響而逐步形成。因為方言隔閡,隻流行于上海、江蘇、浙江的許多地區。滑稽戲擅演喜劇和鬧劇,以引人發笑為藝術特色,講究情節滑稽、表演誇張,劇中人物雜用各地方言,音樂唱腔無本劇種特有的曲調。它從喜劇性的要求出發,對戲曲、曲藝、民歌小調、中外音樂都可以兼收並用,原有劇目大多取材于民間笑話、社會新聞,或改編的文明戲劇目。

歷史沿革

滑稽戲滑稽戲

滑稽戲是由曲藝“滑稽”(也叫“獨角戲”)發展而成的。“滑稽”脫胎于文明戲的滑稽表演和江南民間說唱“小熱昏”等。1921年文明戲演員王無能在上海的一次堂會中,表演了單口的滑稽節目,受到歡迎,不久便掛牌演出,初名“獨角戲”,後稱“滑稽”。接著有江笑笑、劉春山等崛起,三人風格各異,有“滑稽三大家”稱。

30年代的上海,滑稽演員隊伍不斷擴大,演出形式已經由單人發展為“雙檔”和“多檔”。

1942年太平洋戰爭爆發,日軍進佔上海公共租界和控製法租界,遊樂場營業蕭條,一些獨角戲藝人和文明戲演員紛紛組織滑稽劇團,逐步取代漸趨沒落的文明戲。當時被後人譽為“滑稽三大家”之一的江笑笑、鮑樂樂、楊天笑、趙寶山等滑稽演員聯合文明戲演員,吸收文明戲的分幕分場編劇方法,加強人物刻畫,在蘇州把曾以“大會串”方式演出的《一碗飯》,改編為第一個滑稽整本大戲,到蘇州試演。此劇譏諷囤積居奇的米老板,同情衣食無著的飢民,取得很好的演出效果。這是由“滑稽”發展為滑稽戲的第一個劇目,從此,滑稽戲便開始成了頗有影響的戲曲劇種。

“大會串”的方式過去就曾經有過,即若幹個藝人拼成一台,用一出簡單的情節串連起來,各人表演自己的拿手活兒。隨後,楊天笑、趙寶山等人攜《一碗飯》,掛牌天寶劇團,繼續在滬寧線各城市流動演出。以後,江笑笑及其搭檔鮑樂樂回滬另外組織了笑笑劇團,相繼演出新編劇目《荒乎其唐》及根據滑稽傳統曲目改編的《瞎子借雨傘》、《火燒豆腐店》等。滑稽戲作為一個劇種的地位開始確立。

在滑稽戲發展過程中,還有一個重要的旁支:文明戲中有一類短劇,俗稱“等客戲”,大多用作正戲前的加演。這類短劇或是完整地表演一個滑稽小故事,或從大戲中抽出一段作變形處理,成為一個小型鬧劇,它們在單獨演出時,稱為“趣劇”、“笑劇”,有時也在報紙廣告中作“滑稽劇”。曲藝“滑稽”階段,曾有一些擅演這類短劇的文明藝人參加到它的隊伍中,使"滑稽"豐富了表演(但可一人多角)一類曲目。

笑笑劇團成立後,滑稽戲獲得大量觀眾,不少“滑稽”藝人紛紛組團。這時,文明戲正進一步衰微,那些擅演滑稽短劇的演員,有的挑梁組成滑稽戲劇團,有的帶著自身的技巧和劇目投入以滑稽藝人為主組成的滑稽戲劇團中,形成人才和劇目的大合流。滑稽戲從文明戲繼承了一筆遺產,壯大了自己。

40年代,除笑笑劇團、天寶劇團外,還出現了一批滑稽戲劇團,如華亭團、筱快樂劇團等。但多數劇團組合自由、松散,演員的流動性很大。這一時期的上演劇目,題材來源大致可分為兩類。一類取材于民間笑話和民間故事,如《瞎子借雨傘》、《火燒豆腐店》、《阿福上生意》、《明倫堂》、《王小毛》、《錢篤笤求雨》等;一類取材于現實生活,如《媽媽不要哭》、《王先生》、《小山東到上海》等。某些劇目就整個劇種來看,也還存在許多不足,藝術品位不高,往往片面追求低級庸俗的噱頭;劇目題材比較狹窄,思想性、藝術性過硬的為數甚少。

1949年5月上海解放後到1950年初這段時間裏,滑稽戲還基本保持過去的狀態,繼續擁有龐大的演員隊伍和較多的劇團。據統計,當時僅上海市區就先後出現過大小職業劇團四十多個,上演劇目不少,但大多是過去的一些老戲,即使新排劇目也無明顯提高。

滑稽戲滑稽戲

50年代末,經過整飭和調整,合並組成了“蜜蜂”、“大公”、“大眾”、“海燕”四個有一定規模和組織較健全的劇團。在50年代初以後的整飭和調整中,滑稽戲開始出現一些既有嚴肅思想內容,又有劇種特殊風採的劇目,如蜜蜂滑稽劇團編創的《小兒科》;大眾滑稽劇團根據《馬浪蕩》衍化,編成的《三毛學生意》。

然而,在1956年的下半年,"濟公戲"和"阿飛戲"的先後出現,使滑稽戲的正確發展進程停頓下來,甚至出現倒退。60年代初,經過一個短暫時期的調整,滑稽戲恢復了健康發展的勢頭,具體表現為一批思想境界較高、風格新穎、喜劇性強的劇目展現在舞台上,同時也出現與之相一致的表演風格。

大公滑稽劇團根據獨角戲改編成的《七十二家房客》,以新的觀點重新處理舊社會市民生活題材,達到了新的深度。此外如《樣樣管》、《糊塗爺娘》(拍成影片後改名《如此爹娘》)以及根據魯迅同名小說改編的《阿Q正傳》等也獲得了成功。

上海人民藝術劇院滑稽劇團(前身是蜜蜂滑稽劇團)創作的《滿園春色》、《笑著向昨天告別》、《一千○一天》等,不僅標志著滑稽戲戲劇文學的新水準,而且姚慕雙、周柏春、朱翔飛、袁一靈等著名演員通過這些劇目的演出,使自己的表演更趨完善。

“文革”前的十餘年中,從國外著名喜劇改編為滑稽戲的作品有《活菩薩》、《一僕二主》、《新官上任》;移植其它劇種的劇目有根據同名話劇改編的《升官圖》、《西望長安》、根據閩劇《煉印》改編的《蘇州兩公差》,根據同名越劇改編的《王老虎搶親》,根據川劇《喬太守亂點鴛鴦譜》改編的《活神仙吃喜酒》等。"文革"中,滑稽戲作為劇種被取消,各劇團均被解散或停止活動。

“文革”後,劇種得以恢復,先後成立了上海曲藝劇團、人民滑稽劇團、青藝滑稽劇團。此外,上海市工人文化宮和上海市青年宮,都有堅持常年活動的業餘滑稽劇團;各區、縣、局系統,經常演出滑稽戲的業餘劇團有二十餘個。這些業餘劇團具有一定的創作和表演水準。

其中,上海曲藝劇團創作演出的《出色的答案》,參加國慶三十周年獻禮演出,獲文化部頒發的演出一等獎、劇本二等獎;隨後創作演出的《性命交關》,獲上海市1979年的創作演出獎。文化部和中國劇協舉辦的1981年優秀劇本評獎活動中,上海曲藝劇團創作的《路燈下的寶貝》獲獎。1981年底,上海市首屆戲劇節期間,從三個專業滑稽劇團和一個業餘滑稽劇團選拔了五個大型滑稽戲參加演出,評選結果,五個戲共獲演出、劇本、導演、演員、舞美等各項獎十個。經滑稽戲編導和演出人員的努力,終于使這個劇種的上座率在上海的各劇種中佔首位。

分類

滑稽戲滑稽戲

滑稽戲的劇目大致可分五類:

第一類,是根據獨腳戲的“段子”發展和改編成的。其中《三毛學生意》、《七十二家房客》,因其思想性深刻,藝術性完整,已成為滑稽戲優秀的傳統來保留劇目,並被搬上了銀幕

第二類,是從文明戲移植而來。主要有《方卿見姑娘》、《包公捉拿落帽風》、《濟公》、等。

第三類,是解放初期,從話劇、戲曲、電影劇本移植、改編的。移植的地方戲劇目,有《蘇州二公差》(即《煉印》)、《好好先生》(即《三家福》);根據話劇劇本改編的,有《幸福》、《西望長安》等;根據話劇劇本改編的,有《小九妹》(即《蜻蜒姑娘》)、《萬無一失》(即《天羅地網》)等。

第四類,是根據外國劇本改編的如《活菩薩》一劇,連演連滿一年零九個月,創自有滑稽戲以來演出場次最多的紀錄。

第五類,是新創作的劇目。如《樣樣管》、《不夜的村庄》、《滿園春色》、《性命交關》、《一千零一天》等。1981年9月魯迅誕生一百周年紀念時,滑稽戲的<阿Q正傳>被列為上海紀念演出的重點劇目之一。

藝術特點

滑稽戲滑稽戲

滑稽戲的音樂,沿用獨角戲的"九腔十八調"。它的表演,是以獨角戲、相聲等曲藝的表演為基礎,又吸收了文明戲的表演。作為“笑的戲劇”,滑稽戲專演喜劇和鬧劇,以引起觀眾發笑為主要藝術特征,因此它的一切藝術手段,都是為產生笑(“噱頭”服務的,它在“說”、“唱”和形體動作等方面也必然有許多明顯的表演特點:

1、情節滑稽,手法特殊。藝人把特殊的喜劇結構手法稱之為“套子”。套子有來自文明戲和獨角戲,有借鏡于中外著名喜劇作品,有吸取民間傳說,有從生活中提煉和歸納的。按照這些方法去結構情節,往往能形成喜劇情勢,產生令人發笑的效果,常見的有“因小失大”、“作繭自縛”、“反客為主”、“欲蓋彌彰”、“指桑罵槐”等,這些名稱是據所造成的喜劇情勢,借用成語而題名。好的滑稽戲總是運用了套子而不顯痕跡,因為它以新鮮的生活情節和生動的人物性格感染觀眾,使結構的程式得到新的生命。

2、南腔北調,雜用方言。滑稽戲表演,需要演員要口齒伶俐、反應敏捷,能講一口漂亮的各地方言,除了以上海話作為主要舞台語言外,還兼用十幾種地方語言。常用的方言有寧波話、紹興話、杭州話、浦東話、崇明話、常熟話、蘇州話、無錫話、常州話、山東話、蘇北話、廣東話等,而且往往以會講混雜的方言為妙,如廣東上海話、北京四川話等。滑稽戲演員有時還根據戲劇的需要講說英語、日語等。方言的“噱頭”常常製造幾種方言之間的誤會和糾纏。選用方言的標準主要是根據不同人物的籍貫和性格。

3、動作語言,表演誇張。滑稽戲的舞台動作沒有程式規範,但一些著名演員又大多各有特殊的、常用的形體動作,是特別誇張的,有時簡直誇張到荒謬的程度,這些獨特的形體動作,成為他們整個表演風格中的重要組成部分。

滑稽戲的音樂,沿用獨腳戲的“九腔十八調”。滑稽戲的表演,是以獨腳戲、相聲等曲藝的表演為基礎,又吸收了文明戲的表演。滑稽戲演員在“說”、“唱”和形體動作等方面都有許多明顯特點:一、優秀的滑稽戲演員不但要會多種戲曲唱腔、常用民間曲調或流行歌曲,而且還要學會各種流派唱腔。二、滑稽戲演員要口齒伶俐、反應敏捷,能講一口漂亮的各地方言,如上海話、寧波話、紹興話、杭州話、蘇州話、無錫話、南京話、揚州話、山東話、四川話、廣東話等,而且往往以會講混雜的方言為妙,如廣東上海話、北京四川話等。滑稽戲演員有時還根據戲劇的需要講說英語、日語等外國語言。三、滑稽戲的形體動作是特別誇張的,有時簡直誇張到荒謬的程度。

滑稽戲的音樂曲調沒自己劇種的"基本調",它主要是廣泛選用其它戲曲和曲藝的唱腔曲調,或來自民歌、民俗小調及中外歌曲等,選用原則大體根據劇中人講什麽方言,以及劇中人所反映的思想感情而定,不過在實踐中也逐漸確定了一些適合本劇種風格特色的"常用曲調",如《蘇灘賦》、《媽媽不要哭》、《小鼓調》、《青年曲》等。

音樂曲調的特殊性要求演員不但要會多種戲曲唱腔、常用民間曲調或流行歌曲,而且還要學會各種流派唱腔。

其角色行當

滑稽戲滑稽戲

滑稽戲繼承了文明戲的角色行當,分老生、小生、老旦、花旦、滑稽五大行。

老生中的“言論正生”原為劇中核心角色,故稱“四庭柱一正梁”之“正梁”。1930以後,滑稽戲逐步興盛,滑稽上升為主行,反成為“正梁”,直沿襲至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後。

滑稽分"馬褂"、"馬夾(甲)"二種:

馬褂滑稽演穿長袍馬褂角色,這類角色要求幽默、風趣,說、噱、逗、唱俱佳。

馬夾滑稽統稱“小滑稽”,演書僮、僕人、忤作、掌禮、亻堂倌、雜耍等,以及非袍子馬褂角色,這類角色要求造型奇特,動作誇張,能唱各種曲調,善講各地方言。尤其早期演幕表戲,須有即興創造的本領,起到烘托劇情、陪襯主要人物的作用,如《錢篤笤求雨》的吳縣知縣(小蘇州),在“軍師府”教禮節一場,錢篤笤的笑料全靠他襯托而得。

1946年後,由于演現代戲和洋裝戲,沖破了馬褂、馬夾滑稽之別,有些戲都由馬夾滑稽擔任。如《三毛學生意》的三毛,《七十二家房客》的三六九等。

滑稽演員的看家戲和特色,即所謂“冷面滑稽”、“呆派滑稽”、“幽默滑稽”、“潮流滑稽”、“時代滑稽”、“孩兒滑稽”、“能派滑稽”、“歌唱滑稽”、“北方滑稽”、“老牌滑稽”。

滑稽老生在戲中佔重要位置,扮演角色範圍很廣,要求生活豐富,知識面廣,唱做俱佳,幽默風趣。

滑稽小生演詼諧又憨直、愚蠢又滑頭的角色。如《半斤八兩》的趙小毛,《錢篤笤求雨》的汪宣,《王老虎搶親》的王老虎等,這類戲講究外形動作誇張,擅用各地方言和各種唱腔。滑稽小生還兼娃娃生,演各類兒童。

滑稽老旦又稱徐娘旦,扮演各種風趣詼諧和醜陋潑辣的婦女,如《錢篤笤求雨》的許四娘,《三毛學生意》的老板娘,《珍珠塔》的方朵花等。有時男演員也可反串。

滑稽花旦演聰明活潑、玲瓏乖巧的人物,如<楊乃武與小白菜>的葛三姑等。要求口齡清晰、手眼靈活、能做善唱。亦可兼演娃娃生。

五十年代中期以後,滑稽戲以演現代戲為主,講究喜劇結構,突出人物性格,要求演員能演各類角色,固有的滑稽戲行當已突破。與話劇表演相同,滑稽戲的舞台動作沒有程式規範,但一些著名演員又大多各有特殊的、常用的形體動作,以至成為他們整個表演風格中的重要組成部分。

著名的滑稽演員

王無能

江笑笑

劉春山

嚴順開

楊華生

周柏春

姚慕雙

王汝剛

翁雙傑

傳統曲目

《哭妙根篤爺》《哭妙根篤爺》

哭妙根篤爺

獨腳戲傳統曲目。王無能于20年代初創作首演。曲目取材于蘇州民間寡婦在丈夫出喪時哭喪的內容和調門。演員以第一人稱哭丈夫。全曲通過哭喪回憶夫妻昔日如何恩愛以及對丈夫暴卒的哀傷和思戀。唱詞為七字句結構,每段句首皆唱“妙根篤格好呀好親人啊”,語言形象,生活氣息濃烈。30年代在上海頗為流傳,是王無能主要代表作。以後沿用此曲調又創造了《哭酸三三》等。抗戰時期,後人又按其模式創作《哭東北》等。如今其唱腔已成為滑稽戲與上海說唱的常用曲調之一。

各地堂倌

獨腳戲傳統曲目。20年代初王無能創作首演。傳承者有姚慕雙、周柏春、笑嘻嘻、筱咪咪等。該曲目模仿在滬各幫飯店服務員(舊稱“堂倌”)營業時的吆喝方式。演員需有扎實的方言基本功。王無能初創時僅學少數地區,且菜名不多。後經不少演員加工、豐富、發展,如今已能吆喝本幫、甬幫、蘇錫幫、揚幫、山東幫、廣東幫等十餘種方言與百餘樣菜名。早期,在“堂會”上僅演四五種,30年代進入電台後能吆喝半小時。舞台演出時採用上手扮演堂倌,下手扮演吃客,兩人珠聯璧合成為“對子戲”。30年代王無能曾灌製唱片。姚慕雙、周柏春1988年灌成盒帶,由上海音像公司出版發行。

清和橋

獨腳戲傳統曲目。取材于浙江民間故事。江笑笑首演。故事敘述一和尚、一秀才、一婦女在清河橋的亭子內避雨,男性輕視女性,出言不遜,3人遂比文才,以“清和橋”三字各取一字改詞而作打油詩,並規定詩中必須各訴其志。最後婦女詩雲:“嬌女嬌娘人人愛,身上常帶子孫袋,有朝一日懷了孕,生出兩個兒子來,大的兒子做和尚,小的兒子做秀才……”擊敗了和尚和秀才。江笑笑視為代表作。後張樵儂、笑嘻嘻、袁一靈也視為拿手曲目,有的演員說時一人分起三個角色。1985年袁一靈、徐維新曾將《清和橋》改編整理,收錄在由中國曲藝出版社出版的《傳統獨腳戲選集》中。

一百零八將

獨腳戲傳統曲目。劉春山創作並首演于20年代中期。作品以“夜夜遊”為基本曲調,把《水滸》中梁山上的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的綽號和姓名,編成上、下句皆為五個字的韻文來演唱。所唱之一百零八人並不按座次排列。前半篇押“根青”韻,後半篇押“銅鍾”韻。唱時採用中速,一曲到底。傳承者有小劉春山、袁一靈、楊天笑、唐瑛瑛等。袁一靈唱法稍異,人物亦重新排列;唐瑛瑛則標新立異,由其夫於鬥鬥重新編寫唱句與譜曲,調門變化多端,充分展示九腔十八調,而楊天笑在演唱時則別開生面,扔給台下觀眾一盒火柴,請監督演唱,凡楊唱出一人,即請放開一根火柴,及至全部唱完,清點是否為一百零八根。1949年,楊華生、張樵儂、笑嘻嘻編印的《四友笑集》收有這一唱段。

剃頭

獨腳戲傳統曲目。取自文明戲《孟姜女過關》中“過城門”一段插曲。城門官敲詐過關百姓,剃頭師傅無錢,隻能為其白剃頭。一些獨腳戲演員把這一片斷從中抽出單獨上演。後經許多藝人演出,不斷豐富,發展成寫當代一家剃頭小店夫妻不睦,男的邊與老婆爭吵邊替顧客剃頭,不慎剃破腦袋的小故事。結尾有兩種:一種是在修面時剃頭師傅把客人背部靠在自己腿上,臉向內喚妻絞毛中,並與妻吵鬧,使顧客跌倒在地;另一種是修面時在顧客臉上劃了許多血道,于是貼滿橡皮膏。表演誇張變形。充分利用道具協助招笑。1985年3月,由上海曲藝家協會編輯,中國曲藝出版社出版的《傳統獨腳戲選集》中發表了笑嘻嘻的整理本,採用的是第一種結尾。在《剃頭》的影響下,出現了不少表演剃頭一類的創新段子,較有代表性的為《保儂滿意》、《滿面春風》、《兩個理發員》等。

七十二家房客

獨腳戲傳統曲目。原為朱翔飛僅說六七分鍾之笑話,抗日戰爭勝利前後,姚慕雙、周柏春據此擴大情節,增添內容,成為長篇連播的“大獨腳戲”,在民間電台上逐日播出。每則獨立故事,累計可播2小時左右。姚、周在舞台上演出時,控製在20分鍾到半小時。故事說解放前某二房東不擇手段地剝削72家房客,但每次皆使二房東自食其果。姚、周演出以“說”為主,兼“學”兼“做”,以各種方言描摹各類人物,全篇運用荒誕、誇張、糾纏、重復、差錯、諧音、誤會等招笑手法。1963年1月,由周柏春、張雙勤改編,發表在上海文藝出版社之《獨腳戲選集(一)》中;1990年1月灌成盒帶,由上海音像公司出版。

白相大世界白相大世界

白相大世界

獨腳戲傳統曲目。獨腳戲形成不久,在大世界遊樂場中已出現這一段子。說的是觀眾遊覽大世界的所見所聞;展覽各種地方戲曲和曲藝、雜耍以及各類遊藝。段子以“念宣卷”的清唱開場,上手起腔,下手附和,唱一段,做一段,中間插科打諢。建國後,開始用樂隊伴奏,大多數2人合演,有時也有3人、4人等。全篇以“唱”為主,帶“做”。段子伸縮性大,學唱之內容根據演員所長自由選擇,可長可短。演得最多的有程笑飛、小劉春山、於鬥鬥、唐瑛瑛、田麗麗、沈少亭、方艷華、郭明敏等。有多種演出本。1985年中國曲藝出版社出版的《傳統獨腳戲選集》中,收有張雙勤整理之文字本。

看電影

獨腳戲現代曲目。王雙慶吳雙藝、翁雙傑創作于1952年。故事說的兩個寧波籍觀眾阿毛、阿狗表兄弟酒後去看電影,大耍自由主義,擾亂秩序,影響旁人觀看電影。3人表演,以“做”為主。運用誇張、糾纏、誤會、雙關、差錯等多種表現手段與招笑技巧。由王雙慶、吳雙藝、翁雙傑首演,後有不少青年演員仿演,還涌現一些“三個檔”女演員。作品先後在曲藝小叢書《看電影》、《獨腳戲選(一)》、《獨腳戲集錦》中三次發表。至今仍常演出,成為保留曲目。

金鈴塔

獨腳戲現代曲目。由民間繞口令、《孩兒蓮花落》等演變成,是原獨腳戲中“唱派”的主要曲目之一。以繞口令形式數唱13層寶塔上的金鈴。作品以“夜夜遊”曲調作序曲,每段以“混板”唱腔數塔、數鈴;混板後唱一段繞口令,運用“快口”和“繞口”的技巧。袁一靈改編、演唱之《金鈴塔》最為成功,並成為其保留曲目和代表作。袁一靈演唱的《金鈴塔》註入描繪鈴塔建築雄偉精巧,歌頌了勞動人民創造和智慧的內容。繞口令部分增強了難度,更顯示出演員的嘴皮功夫和語言技巧。此曲目民俗文化色彩濃鬱,娛樂性強,極受歡迎。袁一靈的《金鈴塔》曾收入上海音像公司出版的盒帶《袁一靈獨腳戲選》中,其傳人龔伯康、黃永生也經常演唱此曲目。

全體會

獨腳戲現代曲目。60年代初,朱翔飛、周柏春創作,朱翔飛首演。故事採用擬人手法,以人體五官及四肢作擬人化描述,口、眼、耳、鼻、手、足等器官均目空一切,自認為功蓋全身,藐視同伴,攻擊對方。演員表演時常用方言,以表各自器官口出狂言,攻擊對手的“性格”,台詞幽默,妙趣橫生。是獨腳戲以“說”為主的典型曲目。此曲目系朱翔飛的拿手戲。以後吳雙藝等也經常演出。1963年上海文藝出版社的《獨腳戲選集(一)》收錄此曲目。80年代初,吳雙藝曾整理此稿在《曲藝》雜志發表。

啥人嫁撥伊

獨腳戲現代曲目。姚慕雙、周柏春、王輝荃創作于1980年。故事說一老知識分子之女愛上一曾犯偷竊罪坐過牢卻有悔改表現的男青年,父竭力反對,提出面試此失足青年。男青年來寓後,父再三考驗,見其品行已無暇,且才華橫溢,一口英語居然對答如流,遂釋疑,同意為婿。此為“說”中帶“做”段子,由姚慕雙、周柏春首演。1987年,曾參加中國曲藝家協會主辦的全國曲藝會演(南方片)作示範演出。1985年12月,在上海文藝出版社出版的《獨腳戲集錦》中發表。無錫市滑稽劇團據此擴大情節,改編為大型滑稽戲《我肯嫁給他》,曾參加江蘇省戲劇(曲)會演獲獎。

現身說法

獨腳戲現代曲目,系甲、乙並重,以“做”為主的“雙賣口”,筱聲咪、孫明創作並首演于1982年1月。故事說一對夫妻鬧糾紛,上法庭打官司。妻子告夫棄舊迎新,丈夫在庭上為己辯護,其舅父也上場指責外甥,全力支持外甥媳婦,最終庭長根據實際情況作出正確判斷。作品“噱頭”較多,且在情節中潛藏了強烈的喜劇因素。表演時一人多角,上、下手輪番飾演眾多人物,並操各類方言區別一些角色。該段子為筱聲咪、孫明代表作之一。

頭頭是道

獨腳戲現代曲目,又名《找對象》;張雙勤創作于1985年。故事說青年建築工人小王不肯戴安全帽,安全員力勸,王仍陽奉陰違。後王之舅父為其介紹女友,偏在當日王之腦袋遭磚頭擊破,硬著頭皮去相親,豈知對象就是那位女安全員;王百般掩飾傷口,但還是出足洋相。演員為二男一女,表演時以“做”為主,並運用誇張、拼湊、差錯、誤會等語言技巧。表演性強。有時也冠以“滑稽小品”的名稱。1990年上海市人民滑稽劇團赴新加坡、香港作商業性演出時,王汝剛以此為主要段子。不少業餘演員也經常演出此段子。1991年3月,上海學林出版社出版的《笑舞台》收錄此作,王汝剛曾將此作灌成盒帶,由上海音像公司出版。

請角兒請角兒

請角兒

獨腳戲現代曲目。1986年集體創作,執筆華稽(集體的筆名)、王雙慶。故事說某劇場請來兩位著名演員同台演出,兩個角兒無戲德,表面謙恭,背後勾心鬥角,各不相讓,為爭排名竟大打出手。3人演出,以“做”為主。王雙慶、姚勇兒、許國士首演。曾參加文化部、中國曲藝家協會舉辦的“1986年新曲(書)目比賽”,獲創作三等獎、表演二等獎。後以《請角兒》為基礎,輔以《唱京戲》的部分內容,改編為獨腳戲《幕後戲》,參加中國曲藝節,由周慶陽、林錫彪、徐雙飛演出。《請角兒》曾在《曲藝》雜志發表。

請保姆

獨腳戲現代曲目。張雙勤、梁定東創作于1990年。說的是某中年人欲請保姆為其操持家務與照顧小孩,保姆先是開足條件,討價還價,主人無奈,一一應允。後保姆至家,竟喧賓奪主,弄得主人反變成僕人。此為“做”、“說”並重的段子,不僅要說功精湛,而且能刻畫性格。集“化妝表演”、男演女保姆、彩旦應工為一體。王汝剛、李九松首演。王汝剛、李九松已灌成盒帶,1991年上海影像公司出版。

新紅娘

又名《贊紅娘》,獨腳戲現代曲目。系以“說”為主兼“做”,甲、乙並重之“雙賣口”。徐維新、張雙勤、童雙春創作于1982年2月,童雙春、李青首演。故事寫某局團委“婚姻介紹所”一青年幹部熱心地為本局未婚的男女職工解決婚姻問題。“介紹人”根據對象不同的年齡、容貌、學識、性格、愛好、特長等各種不同特點來多方撮合、牽線搭橋,千方百計地使有情人終成眷屬,皆大歡喜。1985年12月,童雙春、李青攜此曲目赴港演出。上海市青年宮曲藝隊曾演此段並成為保留節目,在民眾文藝中也廣為流傳。上海人民廣播電台上海電視台有童雙春、李青這一曲目的錄音、音像。1991年3月,這一段子在上海學林出版社出版的《笑舞台》上發表。

玉鰣郎搶親

獨腳戲傳統曲目。據藝人羅一飛演唱腳本,故事敘述浦東——灶港蚌家庄老蚌有女小蚌,年正十八。少時私托終身玉鰣郎。當聞知老蚌將她許配有“家當”的好伙郎(即塘裏魚)時,悶悶不樂,暗使丫頭戴螺絲通報玉鰣郎。玉一時情急,邀請田雞、蛤蟆、鰻鯉、泥鰍相助搶親。不意打死了老蚌。好伙郎告到“清水”衙門“七品知縣”鯉魚那裏,遂派黑魚“捕快”帶30兵丁“洋遊水”,捉拿玉鰣郎,未成。又派20隻“暗探”燒老蜞四方打聽。鱸魚哥哥熱情幫助玉鰣郎,請出娘舅敖魚丞相,奏準東海龍王敖光,玉鰣郎受到特赦,遂與小蚌姑娘擇吉成雙。全曲98句,基本為8字句,時而穿插長短句。遣詞造句全用浦東方言俚語,在濃鬱的泥土味中,洋溢著農民質樸的情愛觀。在浦東地區廣為流傳。該曲已成為學藝人的基本學習曲目。

天寶圖

鈸子書長篇書目。作者不詳。由周鳳飛、錢雲山首演。故事敘述元代揚州李春方文武出眾,廣交綠林豪傑,扶危濟貧。為相救一民女,得罪奸相之子,被屈打成招為“江洋大盜”。問斬之時,武林英雄義劫法場,救出李春方,最後扳倒奸相,為民除害。此書在鈸子書中較有影響,聽眾稱之為“聽了《天寶圖》,忘記肚皮餓”。該曲目現由羅一飛等傳承。

宏碧緣

鈸子書長篇曲目。據傳,由秀才出身的藝人季秀卿于清光緒年間(約1908年)改編自小說《綠牡丹》。全書故事以花碧蓮、駱宏勛婚姻周折為主線,鋪排眾多關目:“大鬧桃花塢”、“花碧蓮揚州捉猴”、“龍潭庄”、“鬧嘉興”、“揚州擂”、“刺巴傑”、“四傑村”、“巴駱和”。該書集招親、法場、打擂、沙場交戰、升堂理案五大難關于一身,難度高,滬書界稱之為“五毒”。因此,雖然情節曲折,緊張扣人,聽眾喜愛,但演說者卻不多。

網船過渡網船過渡

網船過渡

又名《跌玉杯》、《康素英尋夫》。鑼鼓書、鈸子書長篇曲目。作者不詳。全書13回,分“剪發賣發”、“網船過渡”、“跌玉杯”三大關目。故事寫明成化年間,浙江杭州珠蘭縣映花村人孟潤德,因奸臣進饞,新婚之日被迫代父出征,夫妻一別18年。後孟妻康素英賣唱求乞,剪發賣發尋夫,孟潤德平定南洋,為民除奸,夫妻團聚。此曲目有文有武,文書重唱,武書重說,表做兼備。藝人據師承口授傳唱,分為兩派傳本。一派重說,由前輩藝人傅炎泉所授,一派重唱,由前輩藝人季鳳山所授。傳唱至今已有百餘年。兩派傳本除人名、細節略有區別外,大同小異。書中,網船過渡時康素英尋夫自嘆和夫妻相見不相識時的蓮花調,唱腔優美動聽,一時廣為傳誦。

十二月野花名

鑼鼓書曲目。傳統開篇。全曲以12月野花花序排列,敘述舊社會貧苦農民在地主、高利貸及天災籠罩下的艱難歲月。結尾稱頌“幸虧來仔解放軍,伲種田人從此出頭年”。此曲原為流行滬郊的民歌,描述四時季節的野花、民俗及農民生活。原太保書據此內容運用“鏜鑼基本調”演唱。建國後,在原有傳統基礎上挖掘整理,由胡善言演唱,鄒群採錄,增添了時代色彩,為太保書改名鑼鼓書,獲得新生,起了鳴鑼開道作用,成為鑼鼓書在思想內容、曲調曲詞上都有新意的代表曲目。

翻身樂

鈸子書曲目。崇明藝人陳明卿編演于50年代後期,故事敘述崇明佃農張老六解放前租地謀生,地主逼租,張隻得賣屋交租。解放後,張分得土地房屋,他以強烈的翻身感,盡情抒發出農民由土改到公社化生活日益幸福的翻身樂。全曲250多句,以“落拓”韻一韻到底,所描述的解放前農民凄慘景狀和解放後歡樂情景,形象生動,層層遞進。恰到好處地運用崇明方言土語,通俗明白,易入人耳,崇明當地民眾一度爭相傳唱。1959年6月,在靜園書場參加上海市曲藝會演,受好評。1960年3月,選入《上海十年文學選集•曲藝選》。

王婆罵雞

鑼鼓書曲目。1964年,嚴承達根據同名小說改編,南匯縣文化館祝偉中、施瑾首演。內容描寫王婆養雞,糟蹋公家園地。其夫王公為幫助老愛人克服私心、謊稱自留地的青菜為一群雞糟蹋,王婆信以為真,火冒三丈,借雞罵人。罵人半天,方知是自己的雞吃了自家的菜,罵別人反而罵自己。王公借題因勢利導,王婆從中受到教育。故事妙趣橫生,生活氣息濃鬱。尤其是“罵雞”一段,老夫妻間嬉笑怒罵,繪聲繪色。其中“罵雞調”一曲,隨之成為新編的鑼鼓書常用曲調——“罵調”。在華東六省一市參加的“上海之春”音樂會上,獲演出獎;後在業餘文化中組織傳授,流行廣泛,影響較大,成為鑼鼓書現代短篇的代表曲目。

養豬阿奶

鈸子書曲目。1974年9月,川沙縣龔路公社文藝宣傳隊根據養豬能手夏福官的事跡編演。作者曹剛強、黃明玉,演唱者秦曉楞、唐麗蓉等。故事敘述某飼養場場長陸阿祥固守老經驗養豬,其妻“阿奶”敢于實踐,運用新辦法養豬。兩人為此產生矛盾、互不服氣。于是決定分棚養豬,開展競賽。老阿奶探尋科學規律,科學養豬,每頭長到“七百斤朝上”;而迷信精飼料喂養的阿祥,養的豬隻有“兩百斤出頭”。在事實面前,老阿祥拜服老阿奶運用哲學思想養豬的新道理、新經驗。此曲生動活潑,語言幽默,取喻形象,鄉土氣息濃鬱。首次演出以一男一女為主,四名演員和唱。經川沙地區多次演出加工後,調演于上海藝術劇場,引起轟動。《文匯報》、《光明日報》、《人民日報》先後全文刊登,評論贊賞鵲起,影響遍及全國,1975年5月參加全國曲藝調演。蘇州評彈、東北二人轉、雲南揚琴說唱、四川清音等10餘個曲種,相繼移植演出。《中國報道》將其譯成世界語,推向國外,此曲目,曾一度被江青反革命集團利用為“反對經驗主義”的工具。

孟姜女寶卷孟姜女寶卷

孟姜女寶卷

宣卷曲目。敘述萬喜良為避築長城勞役,逃至孟姜女家後花園。兩心相印,結為夫妻,翌日官兵逮捕萬喜良,並斬首于長城腳下。秋冬之際,孟送寒衣至長城,聞丈夫已死,哭倒長城,自殺身亡。此為滬郊宣卷藝人常演曲目,今川沙、南匯等縣的道士與流散藝人仍有演唱,且以【四季調】(俗稱【孟姜女調】)為基本調。現存有上海翼化堂清鹹豐壬子(1852年)年刊本及文益書局石印本。

螳螂做親寶卷

宣卷開篇。曲目用擬人手法敘述螳螂與紡織娘成親的熱鬧場面,分別介紹蜘蛛、蝴蝶、螞蟻等昆蟲團結互助,各盡所能為這對新人效勞。勸喻世人要助人為樂、互敬互幫。這一寓言曲目在清末已流行于上海地區,藝人曹少堂擅唱此曲,40年代有唱片傳後,蘇州維新書社有木刻本流傳。建國後,青浦、南匯等郊區仍有宣卷、鑼鼓書、鈸子書藝人演唱。因各自加工,唱詞互異,現有談敬德記譜的藝人演唱本留存。再蘇州彈詞、蘇灘也有此同名開篇。

英雄司機胡阿毛

小熱昏曲目。藝人徐青山等根據當時的新聞報道編演于民國21年(1932年)。敘述汽車司機胡阿毛不願為日軍運送子彈,趁車經定海橋時,突然開向黃浦江中,壯烈犧牲,表唱結合,緊張扣人,廣泛流傳于江、浙、滬一帶。

賣橄欖

蘇灘系列段子。敘賣橄欖者張老三(醜)向分離已久的情人舊鄰招娣(旦)兜售橄欖並攀談。所談內容每段不同:有評說社會世態的;也有講述民間笑話或新老故事的。多數段子以說白為主,常用方言。講完一段,加唱幾句小調,如“浦東說書調”、“賣梨膏糖調”、“小熱昏調”、“看西洋鏡調”或唱地方戲曲。早在清乾隆年間的戲曲《文星榜傳奇》第四折中,就有道士語:“《賣橄欖》粗話直噴。”民國前後,演員林步青與周鳳文常在丹桂戲園和新舞台演唱。使內容豐富,發展為數十段。故有“賣不完的橄欖,棄不盡的行”之俗諺。

馬浪蕩

蘇灘系列段子。敘述一名無固定職業、經常改行的流浪漢“馬浪蕩”(醜)的故事,每段上場時,與一無名旦角訴述改行原因,由此介紹出各行業的內幕與趣事,也抨擊某些社會現象,如揭露色情行業段子。該節目最早出現于清末,僅十出。後經藝人發展,積累到數十段。演出以白口為主,兼有唱段,曲牌採用“東鄉調”、“弦索調”、“孩兒調”等。有坐唱、站唱。30年代前後,該節目在蘇滬一帶家喻戶曉,故人們常把無固定職業的漢子謔稱為“馬浪蕩”。擅演此節目的有林步青、範少山、鄭少賡、朱國梁等。《馬浪蕩》對後來的滑稽影響極大,對其他戲曲和曲藝也有影響,申曲、甬灘也有此節目。評彈唱段《舊貨灘》等,也由此發展而來。

十嘆空

蘇州文書曲目。王寶慶編演于30年代。曲目開始敘述天空、地空、樹空、花空等自然現象,以比興手法,轉而感嘆人生、父子、母女、夫婦、朋友如“雨打桃花一場空”。全曲宣揚消極悲觀情緒與虛無主義思想。由大中華唱片公司灌製唱片,並收入民國25年(1936年)梅林印刷文具社出版的《吳儂新聲》開篇,現今上海人民廣播電台偶而播放全曲錄音。

熱心人

上海說唱曲目。黃永生創作並首演于1963年。系根據“好八連”戰士深夜送船票的真實事跡發展而成。現役軍人田德志冒著夜雨去碼頭迎接從寧波來探望兒子的老母,在碼頭附近拾到一隻皮夾子,皮夾內有母親病危催兒速歸的電報和一張當夜船票。田德志先人後己,按址去尋找失主。田母在碼頭不見兒子,和來碼頭尋找皮夾的三輪車工人相遇。三輪車工人決定接田母去自己家中暫住一宵,結果在家門口和送皮夾上門的田德志相逢。1964年,黃永生以此曲目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全軍第三屆文藝會演”獲創作、演出一等獎。作品收于1978年上海文藝出版社的《上海說唱集》中。

古彩戲法

上海說唱曲目。作者黃永生、樂秀琴、梁定東、戴巴棣。創作並首演于1977年。先後演唱者黃永生、袁一靈。作品以荒誕和誇張手法,把江青構想為古彩戲法的表演者,在她的“魔毯”下為其緊跟者變出大印,變出黃金,對其反對者則變出帽子和鐵棒。由于構思奇特、針對性強、曲調幽默,一時傳唱很廣。作品收于上海文藝出版社1978年出版的《上海說唱集》中。

寶鋼人

上海說唱曲目。張雙勤、徐維新創作于1985年。顧竹君首演。敘述上海寶鋼工人為努力出鋼而戰天鬥地。全篇有3個段落,每一段落設一獨立小故事。以繞口令形式,結合貫口技巧,“清板”與“混板”交叉進行而一唱到底。曾參加文化部、中國曲藝家協會合辦之“1986年全國新曲(書)目大賽”,獲創作、音樂、表演等獎。其中,3段繞口令在上海文藝出版社1991年6月出版之《笑的世界》上發表。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