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應星

溫應星

溫應星(1887-1968),是第一位從西點軍校畢業的中國留學生,曾任清華大學校長。廣東新寧人(今廣東台山),1905年6月15日入西點軍校,為我國首批入學弗吉尼亞軍校的2人之一。當時為了西點是否能接納中國學生,美國國會還特別通過法案批準。溫將軍于1909年以全級103人中的第82名畢業,但他的"實用軍事工程"科目成績名列全級第二。

  • 姓名
    溫應星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廣東
  • 出生日期
    1887年(丁亥年)
  • 逝世日期
    1968年(戊申年)
  • 職業
    工程師

人物介紹

溫應星(1887-1968),廣東新寧人(今廣東台山),1905年6月15日入校,為中國首批入學西點軍校的2人之一。當時為了西點是否能接納中國學生,美國國會還特別通過法案批準。溫將軍于1909年以全級103人中的第82名畢業,但他的 [實用軍事工程] 科目成績名列全級第二。溫的同屆同學中有著名的戴維斯上將(Jacob L.Devers,二戰歐洲盟軍副總司令),巴頓將軍(George S. Patton 盟軍第三軍團司令)等等;巴頓原比溫高一屆,因數學不及格而留級,故同屆畢業。

溫回國後先後擔任過廣東講武堂教官、孫中山先生的英文秘書,第三課課長,廣州大元帥府第二科科長,鐵路工程師,中東鐵路警務處長,東三省稅務處長,保定軍警執法處長;1928年曾被奉系派往北京任第五任清華校長,兩月後因奉系撤離而離職。1931年後,歷任國民政府憲兵副司令,上海保全處處長,上海公安局局長,財政部稅警總團總團長,全國傷兵管理委員會主任,全國戰地政務委員會主任委員,行憲立法委員等等職務;抗戰勝利後定居美國,1949年定居香港。 1968年8月在華盛頓病逝。子溫哈熊。

溫將軍臨終前曾向子女囑咐,若不能返歸故土,希望能葬于西點母校。將軍逝世後西點軍校根據將軍的資歷和業績,同意將軍夫婦入葬西點軍校墓園。在阿靈頓國家公墓的追悼禮拜中,溫將軍當年西點的同學戴維斯將軍等主動擔任榮譽護衛官。

人物經歷

文武雙全溫應星傑出校友傳奇一生

在華人傑出的美國軍事院校校友中,首推溫應星將軍(1887-1968),他是廣東新寧人(今廣東台山市),1903年任粵漢鐵路學生實習工程師,其父為清朝進士,任七品知事。

1904年溫應星將軍公費赴美,就讀維吉尼亞軍校,1905年轉西點軍校,隨即返國,投身軍旅,開展個人一生富有傳奇性的事業。

維吉尼亞軍校在傳統上隻接受美國學生就讀,但1904年秋打破此一慣例,溫應星與其它二名中國學生陳廷甲(陳廷麒)和溫濟忠(溫應星堂叔)終于敲開了維州軍校的大門。這是該校劃時代的創舉,該校前位校長古柏在該校校史《維吉尼亞軍校一百年》中撰文“二一十世紀之曙光”中特別提到這項革新,由于中國學生的加入,無異為該校註入新血,同時中國學生的優異表現,對美國學生而言,也是一項極大的鼓舞與激勵。

品學兼優受人歡迎

溫應星在維吉尼亞軍校就讀七個月,品學兼優,深受師生們的歡迎,他的評語是同學之間人緣極佳,之後,他轉往西點軍校。

西點軍校創校于1802年,該校宗旨以為國家培養第一流的領導人才為目標,在將近二個世紀以來,該校在美國的歷史上創造無數風雲人物,也出現不少世界性家傳戶誦的政治領袖。西點軍校初創時,每年隻收二十三個學生,第五年之後,才逐漸增加,迄今亦不過數百人而已。1889年才招收外國學生,1905年3月3日,美國國會才通過“特別法案” ,準許中國學生就讀。

溫應星在西點軍校時,成績因受英文影響,大體算來還算相當不錯,他的實用“軍事工程”為全班第二名,1909年畢業時,名列該期103個學生中之第八十二名,聞名中外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英雄巴頓將軍則是第四十五名。

系出同門將星雲集

溫應星1909年班同學中,有不少後來成為將領者。根據西點軍校同學錄記載,該班共出了四位上將、三位中將、八位少將、十三位準將,共二十八位將領,包括後來出著名的戴維斯上將(艾森豪威爾將軍的盟軍副統帥)、巴頓將軍(第三軍團司令)、艾克伯格上將(第八軍團司令,遠東麥克阿瑟將軍麾下唯一的軍團司令)、辛普森上將(第九軍團司令)和李中將(歐洲戰場的後勤司令)。

報效祖國表現卓越

溫將軍回國之後,先任教于廣東軍校,擔任數學教師。1912年任上海督軍。1922年以上校銜任孫中山的英文秘書,後當第三科科長,後來又成了廣東督軍陳其美的副參謀長。1914年之後,擔任川漢鐵路工程師、大冶鐵礦工程師與浦口商務局工程師,1920年升旅長。

1921年,張作霖因俄、日對東北的威脅日增,為了擴充其軍事力量,于是聘請美國軍事顧問團,溫應星亦在被物色人選之中,最初擔任沈陽警衛旅參謀,1922年任中東路警務處處長,1924年升沈陽特區警衛長。

1928年四月溫應星出任清華大學校長,當時學校因受新思潮影響,學潮風波不斷上演,前兩任校長因此無法久待,被迫離職,直到溫應星繼任後,學校的人事才告安定下來。

1930年,溫應星被調任上海公安局長,當時上海黑社會勢力很大,公安局長被視為肥缺,在許多人心目中是撈油水的大好機會。但溫應星受美國職業軍人嚴格的訓練,恪守西點軍校“責任、榮譽、國家”的校訓,拒絕與惡勢力合作,因此受人排擠,遂掛冠求去。

溫將軍在1936年奉命調職,由黃傑將軍繼任。稅警總團在1937年8月13日上海保衛戰中,浴血奮戰,傷亡慘重,後來撤退到貴州都勻,成立了新三十八師,加上後來的五十師和新三十師,共同成立新一軍,在抗日戰爭中擔任極重要的角色。

大膽預測洞燭機先

1939年11月,溫將軍赴美,11月22日當地報紙曾刊登溫將軍對中日戰爭的看法,溫將軍見解獨特,且洞燭先機。他說中日雙方均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日本誤認中國會很快被打垮,而中國錯以為日本會因戰爭而經濟崩潰。溫將軍又說,中國雖損失慘重,但會繼續奮戰下去。他還預測中日戰爭不會馬上結束,反而會比歐洲戰場持續更久。

1944年,歐戰結束,美國把作戰的重心栘到遠東,美國為了盡速結束對日作戰,擬定登入中國沿海,切斷日本海陸聯軍,完成包抄夾擊的計畫,中國政府乃任命溫應星為“全國戰地政務委員會”主任委員。1945年,日本無條件投降,這個機構因而解散,溫應星遂出任行憲前立法委員。

斯人憔悴清廉自守

1951年,他以中將官階退伍,之後,在華盛頓威斯康辛大道2328號開了一家機器洗衣店,他一生清廉自守,晚年甘于寂寞。一位西點軍校的高材生、功跡顯赫的將領,流落異鄉,出賣勞力,以求溫飽的故事,曾被華盛頓郵報于1954年9月2日報導過,文情並茂,且附有溫應星在洗衣店中的工作照片,引起美國社會的震驚。

溫夫人于1968年5月19日去世,9天之後,即5月28日,溫應星也隨夫人駕鶴西返。溫應星的兒子鑒于大陸淪陷,無法歸葬廣東故鄉,寫信給西點軍校校長柯斯特少將(第四十八任校長,任期1968.6.26-1970.3.22),獲準葬在西點軍校墓園內。

6月5日,溫將軍夫婦的追思禮拜在美國阿靈頓國家公墓舉行。榮譽護扈官是由溫將軍在西點軍校的同班同學戴維斯上將等人擔任。戴氏與溫將軍曾在1958年9月4日共同擔任同班同學李中將葬禮的榮譽護扈官。10年之後,戴氏又擔任溫將軍的榮譽護扈官,一定不勝唏噓。

他也是第一位有此殊榮得安葬于西點的“外國人”,更是西點墓園裏惟一有中英文對照的墓碑而成為校園一景。

葬在西點軍校的中國將軍

溫應星溫應星

那麽一位中國將軍緣何死後能在大名鼎鼎的西點軍校擁有一席之地?這還要從溫應星留學美國說起。

在西點軍校畢業

溫應星,1887年出生于廣東台山的一個官宦家庭。在清政府招考公費留美學生考試中,他一舉考中。1905年,溫應星登上赴美輪船,經一月顛簸,漂洋過海,入美國弗吉尼亞軍事學院就讀。

軍校生活剛剛過了一年,溫應星就接到清政府的指令,讓他立即轉入西點軍校。進入西點後,溫應星感覺與弗吉尼亞軍事學院不同,這裏要求更嚴,生活更苦,更能塑造軍人氣質。他抓住時機,刻苦攻讀。

1909年,溫應星通過了西點軍校所有的考試,順利畢業。與他一同畢業的還有102人,這些學生中,出了4位上將、3位中將、7位少將和13位準將,共27位將軍,著名的有戴維斯上將、巴頓將軍等。

成清華歷史上 唯一一位軍人出身的校長

溫應星從西點軍校畢業時,正是國內動蕩的時期,他回國後,並沒有找到適合自己的位置。兩年以後,辛亥革命爆發,溫應星毅然南下追隨孫中山。當孫中山得知他從西點軍校畢業,又能說流利的英語,欣然將他留在大元帥府,擔任第三科科長。此時,蔣介石隻是第二科的一名參謀。

上世紀20年代初,張作霖在東北的奉軍勢力不斷擴大,但受到來自俄國和日本的壓力,為了處理好同兩者之間的關系,他決定求助于美國政府,聘請一名資深美國軍人擔任顧問。

美方連續派來六七人供張作霖挑選,其中一位名叫費霖的陸軍少校恰好是溫應星的同班同學。他對張作霖說:“你們中國也有西點畢業的,為什麽要花大筆錢找我們美國人來?”他把溫應星推薦給張作霖。此時的南方政府正想在舊軍閥中安插勢力,也同意派溫應星赴奉軍任職。

溫應星到達哈爾濱後,張作霖委任他為中東鐵路警務處長。1928年6月,張作霖在皇姑屯被日軍炸死,張學良接掌奉軍。此時,奉軍內部出現分裂,張學良決定進行清理。溫應星得知後,為安全起見,星夜偕全家逃離哈爾濱,前往北平。隨後,經過朋友的推薦和清華學校校董會的研究,他成為清華歷史上唯一一位軍人出身的校長。

臨終前留下遺囑

柯斯特少將特準葬于軍人公墓

溫應星在清華校長任上僅幹了兩個月,便奉調南下出任上海市公安局局長。當時的上海局勢比較混亂,黑社會勢力十分猖獗,要坐穩局長的交椅,必須有一套對付黑社會的本領。可是,溫應星在西點軍校並未學過這一課。

溫應星一到任,既是黑社會老大、又擔任公安局偵緝大隊長的盧英便登門拜訪,要求將上海的居民門牌號碼更換一遍。溫應星詢問原因,盧英稱,換一次門牌,居民每戶要出六毛錢,這是一筆不小的收入。按照慣例,他們都能從中獲利。

溫應星聽罷大怒,訓斥道:“門牌不能換,這錢我也絕不拿,拿的話我絕子絕孫。”此後,盧英懷恨在心,動用一切力量與溫應星作對,最終迫使他不得不掛冠而去。新中國成立前夕,溫應星不願跟隨蔣介石前往台灣,而是選擇在美國定居。1968年溫應星在華盛頓家中去世。

臨終前,溫應星曾向兒女們表示過自己的願望:去世後,有可能的話把遺體安葬于家鄉,如果不能實現,就安葬在西點軍校。按照父親的遺囑,溫氏兄妹攜帶材料,多次赴美與西點軍校方面商談,理由很簡單,父親是中國首位西點軍校畢業生。他們的誠意最終打動了校方,校長柯斯特少將特準將溫應星中將夫婦安葬于西點軍校軍人公墓。

1968年6月5日,溫應星夫婦的追思禮拜儀式在阿靈頓國家公墓教堂舉行,禮拜完畢後,靈柩移上靈車,在禮兵的護送下前往西點軍校。

如今,溫應星墓已成為西點軍校一景,到西點造訪的中國人,必來瞻仰一番。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