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義經

源義經

源義經(平治元年~文治五年閏四月卅日,即1159年-1189年6月15日),日本傳奇英雄,日本平安時代末期的名將。出身于河內源氏的武士,家系乃清和源氏其中一支,河內源氏的棟梁源賴信的後代,世世代代在東國武家人材輩出。為源義朝的第九子,幼名牛若丸(うしわかまる)。

源義經為日本人所愛戴的傳統英雄之一,而且由于其生涯富有傳奇與悲劇的色彩,在許多故事、戲劇中都有關于他的描述,在許多神社中也奉祀著源義經。

  • 中文名稱
    源義經
  • 外文名稱
    みなもと の よしつね,Minamoto no Yoshitsune
  • 別名
    牛若丸,九郎
  • 國籍
    日本
  • 民族
    和族
  • 出生地
    河內源氏
  • 出生日期
    1159年
  • 逝世日期
    1189年6月
  • 職業
    武士,將軍
  • 主要成就
    率軍掃平日本助源氏一統天下
  • 法號
    遮那王
  • 逝世地
    陸奧國衣川館

講述

平治元年(1159)發生“平治之亂”,平清盛取得京都政權,源義經之父源義朝戰敗逃亡,翌午1月4日在尾張被謀殺。接著,平清盛大肆搜捕源義朝的子女,妄圖斬草除根。

義朝之妾常盤懷中抱著牛若(義經,一歲),手牽今若(七歲)和乙若(五歲),冒著寒風大雪潛逃。大雪落在鬥笠上,狂風卷起她的衣袖;懷中的義經呱呱地哭著要吃奶;雙手牽著的今若和乙若無力再走了,在號陶大哭。常盤在這家破人亡、飢寒交迫的情況下,為儲存源氏的一脈血統,踩著積雪踉蹌地在田野裏拼命逃跑。她好不容易逃脫平清盛的搜尋網,來到大和宇多郡龍門,投靠伯父。但是後來老母被捕,逼她說出常盤的下落,常盤為母免于拷問,毅然向京都當局(六波羅)自首。

平清盛早就聞得常盤美貌,要想一睹廬山真面目,這次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大為中意,便忘記她是敵人之妄,要想納她為妾並進行勸說。

為了三個孩子的性命,“即使肉體的節操交給仇人,內心的節操還是屬于義朝的”,她這樣想著便答應了。她向平清盛保證,三個孩子分別養育,長大後做和尚。

義經在母親身邊養到四歲,因其非凡的智慧使平清盛感到害怕。正好此時和常盤養的女兒廊出世,平清盛便說“和敵人的兒子一起撫養總覺不好”,將四歲的牛若(義經)送到山科的鄉村。義經在山科養到七歲,常盤為了實現自己的諾言,將義經送到山城國鞍馬山寺出家,但沒有削發。常盤養了廊以後,好色的平清盛對他冷淡起來了,不到二年常盤被下賜給大藏卿藤原長成。

在鞍馬山寺,義經白天用功讀書,夜裏到僧正谷跟大天狗學武藝,還跟鬼一法眼學“六韜三略”。一心想打倒乎氏為父報仇的義經,就這樣勤學苦練一天天地度過,至16歲時他已成為一個文武雙全的英俊青年。就在這一年(1174),義經受到黃金商人吉次的勸誘,3月3日離開鞍馬山,在武土陵助重賴陪同下投奔奧州的藤原秀衡。

奧州藤原氏擁有陸奧、出羽兩國,勢力強大,當時是藤原氏第三代秀衡的治下。他為鎮守府將軍,東日本第一大豪族,奧州儼然成為一個獨立王國。秀衡很賞識義經的才華,對他十分優待,在平泉自己的府第附近給他一所邸宅。義經在秀衡的庇護下迅速成長為一名傑出的武士,直到22歲的那一年(1180)才離開秀衡出征。

源義經的異母兄源賴朝(義朝的第三子),在父親義朝被殺的時候還隻有12歲。當初平清盛要殺他,清盛的繼母池撣尼因他很像自己夭折的兒子家盛,請求饒命,總算免于一死,被流放到伊豆的短小島,受到北條時政的監祝。治承四年(1880)8月17日,源賴朝奉以仁王討伐平氏的命令,得到時政支援,糾合東國(關東諸國)的源氏家人在伊豆起兵。

9月,在平泉的義經聞得兄賴朝在伊豆起兵,立即回響出征,藤原秀衡曾加以勸阻,但不能打消火熱的復仇決心。秀衡隻得派佐藤繼信、忠信兄弟隨從保護,讓他出征。

在奧州兩勇士的保護下,義經到達駿河黃瀨川的家,10月21日在這裏會見兄賴朝。賴朝在富士川打敗平維盛率領的平家軍後昨天(20日)剛到這裏。兄弟兩人一見面,賴朝就援引義家、義光兄弟的故事(“後三年之役”源義家同清原武衡、家衡開戰時,義家之弟義光辭退兵衛尉的職務到奧州幫助兄打仗),激動得流淚。從此兄弟兩人合力攻打平氏,誓為父報仇。平氏被源義仲趕出京都以後,吸收西國(關西諸國)一帶的武士,在攝津的一谷建設根據地,準備奪回京都,開始恢復昔日的勢力。

1184年(元歷1)1月20日,義經、範賴聯軍在近江的粟津打死源義仲,進入京都。同月26日又奉賴朝之命進軍平氏的根據地——播磨的一谷。範賴的主力軍從京都沿海岸進攻一谷,義經的輔佐軍從京都繞過丹波,從後面進攻一谷。2月5日義經軍發動夜襲,在丹波的三草山打敗平資盛。接著2月7日早晨4點鍾義經帶領70多人翻過鶴嶺,從背後襲擊。在前後夾攻下,立即攻下一之谷。平氏在一之谷戰敗後,平宗盛挾持幼小的安德天皇逃往贊歧(香川縣)的屋島。

文治元年(1185)2月17日,義經領兵250人渡攝津的渡部津,次日到達阿波。19日上午8點攻打屋島,平氏措手不及,放火燒毀屋島,敗走海上。戰敗的平氏軍逃至長門彥島,在平知盛指揮下繼續抵抗。3月2日義經在壇浦(今山口縣下關市)發動海戰,最後全殲平氏軍,八歲的安德天皇帶著神望、寶劍投海,活捉平宗盛

父子(平清盛死後由平宗盛繼承平氏事業),報了不共戴天的殺父之仇,史稱“壇浦之戰”源平兩氏長期抗爭的局面就此結束。

文治元年(1185)4月11日義經消滅平氏的訊息傳到鐮倉,四天後(15日)源賴朝立即對家臣下達檔案,凡不經許可擅自做官(指接受朝廷任命的官職)的,沒收領地並處以斬罪。這是對義經的恐嚇,因為義經曾接受朝廷的任命,擔任左衛門少尉和檢非違使。

賴朝根據福原景時從九州送來的假報告,知道義經以殲滅平氏的功勞自居,士兵都很怕他,而且在他下面的家臣犯一點小錯誤就要擅自嚴懲,不經賴朝批準。對賴朝來說,義經不過是自己手下的家臣,您意懲罰部下是侵犯自己的權力。還據說壇浦之戰勝利後,義經進駐九州,奪取自己授予範賴的九州軍政大權,發布軍政命令。這些越權行為嚴重觸犯武家法規,即使是兄弟也不能原諒。

4月29日賴朝給義經部下的田代信綱等下達密令,讓他們與義經絕交。還給福原景時寫了同樣內容的信。義經知道這個訊息十分驚楞,急忙送上誓無異心的效忠書。

5月15日義經帶了平宗盛父子凱旋回鐮倉,但是賴朝隻接受俘虜,不準義經進鐮倉。在這樣沉悶的空氣下,翌日義經的僕人跟賴朝的妹婿一條能保的僕人發生了一起小沖突,賴朝認為這是義經的傲慢表現,心中更加惱怒。

實際上賴朝對其弟義經早就瞧不起了,輕視義經出身低微。賴朝認為自己的母親是熱田神宮大官司的姑娘,出身官家,又被父親認作嫡子。而義經則母親是雜仕(下級宮女),娘家無官位,所以不把義經看作自己的弟弟,而是看作家臣。如春和元年(1181)7月在鶴岡八幅宮的上梁儀式上為表彰木匠授與馬的時候,讓義經去牽馬。在賴朝看來義經應受自己支配,不能超越家臣這一界限。但是由于義經戰勝平氏,名聲大振,更加增強了賴朝嫉妒之心。

然而義經沒有一點怨言,在相模的腰越寫了著名的“腰越狀” (藏于神奈川滿福寺),將它送給公文所別當大江廣元,想以最後的哀訴來表達自己對賴朝的忠心。其中說自己以甲胄為枕、弓箭為業的真正心意隻是想平息先父亡靈的憤怒,實現夙,並無他意;擔任朝廷所賜的官職不是為自己的利益,專為源氏的繁榮。

不管義經如何掏出心來表白,還是不能打動賴朝的心,不讓他進鐮倉。6月9日義經隻好回京都。接著賴朝便收回了過去賜與義經的平家充公領地24處。

10月17日賴朝派土佐坊昌俊行刺義經,但沒有成功。10月25日賴朝親率大軍討伐義經,義經本想抵抗,但因大家害怕賴朝不敢幫助,隻好離開京都逃往四國。不幸在大物浦遇大風,船隻大部分沉沒,義經及其叔父源行家等數人乘小船逃至和泉。此時義經一行隻有愛妾靜、武藏坊弈慶等五人。他們逃人吉野山中,後因搜捕日益緊急,給靜許多金銀讓她回京都。義經則躲在奈良興福寺,伺機逃往奧州。

文治三年(1187)2月,義經一路飽嘗辛苦攜帶妻女逃至奧州,隱藏在藤原秀衡的地方。雖然朝廷兩次下令責向秀衡,但他毫不介意。然而1187年10月29日秀衡病死,臨終時留下遺言——後嗣泰衡和國衡要和睦,以義經為大將,兄弟合力討伐賴朝。

秀衡的願望落空,泰衡屈伏于賴朝的懷柔和威脅,最後于文治五年(1189)閏4月30日派兵攻打衣川的高館。那天泰衡家的長崎太郎率領500多人殺到,開始了高館大戰。義經方面隻有十多人,眾寡不敵,家臣陸續戰死。家臣弈慶身負重傷,到義經的地方作最後告別,然後回到戰場壯烈犧牲。此時義經自知非死不可,走進持佛堂,左腋挾住妻子的頭說:

“先我一步,讓我們一起去冥府吧!”一面念著“南無阿彌陀佛”一面將妻子的頭砍掉,然後殺死四歲的女兒,自己也切腹自殺。

義經切腹時用自幼不離身的6寸7分防衛刀“現代劍”,咬緊牙齒從左奶往下深深扎一刀,然後順著切口往右拉三刀,將腸子抽出,吩咐點火燒高館,最後斷氣。時年31歲。

《吾妻鏡》文治五年條的記述比較簡單:“人豫州持佛堂,先害妻(22歲)子(女,4歲),次自殺。”

義經的首級由泰衡的使者新田高平浸在酒中帶到腰越,于6月13日檢驗,然後葬于藤澤(高座郡藤澤宿板戶町白旗明神社)。

義經的愛妾靜出現于《源平盛衰記》是壇浦之戰勝利後凱旋回京都的時候(1185年4月24日),此時義經和靜正過著甜蜜幸福的戀愛生活。同年11月3日義經逃出京都時靜也在一起。大物浦遇風遭難以後,靜和義經等一起在天王寺過夜。其後京都發布搜尋義經的院宜(院政的命令)他們便逃人白雪茫茫的吉野山。後來義經感到帶女人在雪地行走危險,就決定讓她到其母礬禪尼的地方,給了她許多金銀,派僕人護送出山。不料下山途中錢財被僕人搶去,靜隻得單身回到北白川的母親身邊。

不久靜被當局(六波羅)傳呼訊問,文治二年(1186)3月1日母女兩人被送到鐮倉。經過多次審問,靜仍然說不知義經的去向,幕府無法獲得線索。賴朝對此大為不滿,但也無可奈何。

靜擅長跳白拍子舞(平安末期至鐮倉時代流行的歌舞,由戴著直簡形高烏館子、佩著白鞘卷刀的女子一面唱“今樣歌”一面跳舞),賴朝之妻北條政子及其長女大姬要她表演。靜再三固辭無效,最後于4月8日在鶴岡八幅宮的若官堂獻舞。

“吉野山嶺踩白雪,行蹤不明夢斷腸……卑賤莖環(麻線團)反復繞,但願昔日變今日……”靜邊唱邊舞。

“住嘴!在我面前竟敢跳起戀慕謀反人義經的舞來,而且所謂‘但願昔日變今日’就是希望我沒落,義經重新得勢。”賴朝大怒說。全靠政子出來勸解,總算免了一場大禍。

此時靜已懷孕,賴朝命令若生男則弄死。政子和靜都希望生女孩,這一年閏7月29日,靜生了一個男孩,按命令弄死。由于政子的同情,9月16日靜離開鐮倉回京都。

回京都後,靜日夜想念逃亡奧州平泉的義經。有一天她和侍女琴往來到下總田下邊見村(今茨城縣總和町下邊見)的思想橋,聽說愛人義經于文治五年(1189)4月在衣川的邸宅戰敗自殺,萬分悲傷,在橋上徘徊哭泣。不久為悼念義經的亡靈,在當地的高柳寺削發為尼。同年9月15日病死,時年22歲。侍女琴柱將她葬于高

柳寺。

源義經死後,他的戰功和人品得到京都貴族的賞識,他短暫的人生悲劇得到人們的同情。隨著歷史的推移,產生了許多關于他的傳說和故事,以凈琉璃、歌舞伎、幸若舞、謠曲等形式廣泛流傳于民間,受到大家的崇拜和歌頌,成了日本人典型的英雄人物。

由于大家對他的死寄以同情和不平,便出現了許多義經沒有死的傳說:當時義經將與自己面貌很相似的杉目太郎行信留在高館當替身,自己則于1188年4月和弈慶等家臣逃到北方,渡海入北海道,再經由庫頁島到大陸,最後成為成吉思汗

北陸三縣(石川、福井、富山)關于義經的傳說和遺跡特別多是可以想象的,如果義經沒有死,可能在這一帶活動。北海道也有關于義經的傳說,如《本朝通鑒》(1670年完成)說,或許義經在衣川之戰沒有死,逃往蝦夷島(北海道),留下其子孫。新井白石的《蝦夷志》、水戶藩的《大日本史》裏都記載著義經到過蝦夷島的傳說。

至于金國的始祖是義經,經及義經就是成吉思汗的這一些說法,完全出于日本侵略中國的需要,為侵略中國尋找根據。如明治時期曾為伊藤博文內閣的大臣末松謙澄,在其劍橋大學的畢業論文中匯集了義經即成吉思汗的說法,後來它作為《義經再興記》出版。又如大正十一年(1922)出版了小谷部全一郎的《成吉思汗就是源義經》,當時就遭到正統史學家的批駁。戰後,1958年在推理小說雜志《寶石》上連載了高木彬光的《成吉思汗的秘密》,它後來作為文庫本出版。高木彬光的主要論據是,“成吉思汗”這個名字中有秘密,這個名字是他自己取的。成吉思汗這個名字用日本式漢文來讀可以讀成“吉成思汗”,“汗”可以分解為“三點水”和“幹”,即“水幹”,而“水幹”就是義經愛愜靜所擅長的白拍子舞的衣裳。也就是說因“吉(吉野山)成”而想“水幹”——因為在吉野山訂立了山盟海誓,所以想念靜,而靜就是義經員喜歡的情人即白拍子舞女。高木彬光還認為義經和成吉思開出身年代幾乎相同,而且衣川之戰後約五年成吉思汗才開始活動,這不能說是偶然的一致。

高木彬光的說法雖不能說牽強附會,但光憑一個名字的巧合來斷定義經就是成吉思汗這樣一個歷史上的大事件,未免太武斷了。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