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氏物語 -日本古典文學名著

源氏物語

《源氏物語》是日本的一部古典文學名著,對于日本文學的發展產生過巨大的影響,被譽為日本古典文學的高峰,在日本開啓了“物哀”的時代。作品的成書年代一般認為是在1001年至1008年間,因此可以說,《源氏物語》是世界上最早的長篇寫實小說,小說描寫了平安京時期日本的風貌,揭露人性,宮中的鬥爭,反映了當時婦女的無權地位和苦難生活。
  • 書名
    源氏物語
  • 又名
    源氏の物語、光源氏の物語、 光る源氏の物語、紫の物語、 紫のゆかりの物語、源語、 紫文、紫史
  • 作者
    紫式部
  • 類別
    小說
  • 體例
    長篇歷史小說
  • 章回
    54回
  • 成書時間
    1001年至1008年
  • 文學地位
    平安時期巔峰,開啓“物哀”文學
  • 國際影響
    已知的第一部長篇小說

編輯推薦

《源氏物語》是日本古典名著,被譽為日本物語文學的高峰之作,有日本《紅縷夢》之稱,是世界第一部長篇寫實小說。本圖典規模宏大,它不僅將各回的故事、主人公的微妙心理和人物相互間的糾葛,還有人物與自然的心靈交流,惟妙惟肖地表現在畫面上,而且將《源氏物語》的“宿命輪回”思想和“物哀”精神融入繪畫之中,將《源氏物語》文本審美的神髓出色地表現出來,頗具優美典雅的魅力與高度冼煉的藝術美。

內容梗概

全書共五十四回,近百萬字。故事涉及四代天皇,歷70餘年,所涉人物四百多位,其中印象

《源氏物語繪卷》第20帖《源氏物語繪卷》第20帖

  《源氏物語繪卷》第20帖

鮮明的也有二三十人。人物以上層貴族為主,也有下層者族、宮,己詩女及平民百姓。全書以源氏家族為中心,上半部寫了源氏公子與眾妃、侍女的種種或凄婉或美好的愛情生活;後半部以源氏公子之子熏君為主人公,鋪陳了復雜紛繁的男女愛情糾葛事件。從體裁看,該書頗似我國唐代的傳奇、宋代的話本,但行文典雅,很具散文的韻味,加上書中引用白居易的詩句90餘處,及《禮記》、《戰國策》、《史記》、《漢書》等中國古籍中的史實和典故,並巧妙地隱伏在迷人的故事情節之中,使該書具有濃鬱的中國古典文學的氣氛,我國讀者讀來有讀本國小說那種強烈的親近感。而且該書與《紅樓夢》一樣,所涉人物都是皇族,雖然所展示的場景是日本的貴族階層,但對愛情生活的著墨點染卻與《紅樓夢》有異曲同工之妙, 但卻比《紅樓夢》早了700多年,因此,被認為是日本的《紅樓夢》。

故事開始于桐壺帝在位的時候。出身低微的桐壺更衣,獨得桐壺帝的寵愛。後此更衣生下一位皇子,其他嬪妃、尤其是弘徽殿女御也愈加忌恨。更衣不堪凌辱折磨,生子不到3年,便悒鬱而亡。小皇子沒有

大和和紀《源氏物語》繪卷大和和紀《源氏物語》繪卷

大和和紀《源氏物語》繪卷(7張)

強大的外戚做靠山,很難在宮中立足。桐壺帝不得已將其降為臣籍,賜姓源氏。源氏不僅貌美驚人,而且才華橫溢。12歲行冠禮之後,娶當權的左大臣之女葵姬為妻,但葵姬不遂源氏的意。源氏還追求桐壺帝續娶的女御藤壺,據說女御酷似源氏生母。不久,兩人發生亂倫關系,生下一子,後來即位稱冷泉帝。源氏到處偷香竊玉,向伊豫介的後妻空蟬求愛不成 ,向比他大7歲的嬸母六條妃子求歡,並同時輾轉在花散裏、末摘花等眾女子之間。當他騙拐一位不明身份的弱女子夕顏(其實是葵姬之兄頭中將的情人)去荒屋幽會時,這女子不幸暴亡,源氏為此大病一場,病愈進香時遇到一個女孩,她酷似自己日思夜想而不得相見的藤壺,得知她是藤壺女御的侄女,兵部卿親王私生女紫姬,兩人常常相見。後來自己的外婆北山尼姑逝世,紫姬無人照顧,源氏趁兵部卿親王不備接走紫姬,收為養女,朝夕相伴,以寄托對藤壺的思慕。幾年後紫姬出落得亭亭玉立,高貴優雅,才藝超眾,十分可人。源氏便把她據為己有。葵姬生育夕霧小公子時,六條御息所因為嫉妒怨憤靈魂出竅,害死了葵姬。六條御息所自知已經不能見容于源氏,便與之分手,晚年出家為尼後病逝。

桐壺帝退位以後,右大臣之外孫,弘徽殿女御的兒子登上皇位(朱雀帝),源氏及岳父左大臣一派從此失勢。恰巧源氏與右大臣女兒朧月夜偷情之事敗露,源氏噩運臨頭,在右大臣與弘徽殿女御操縱下被迫遠離京城,到荒涼少人的須磨、明石隱居。當地有一明石道人隱居鄉野,是源氏公子的遠親。其女名喚明石姬,從小悉心培養,儀表不凡(文中說不亞于皇女),琵琶技藝當世獨一無二(文中說其琴技是延喜帝唯一傳人),字跡優美流暢(文中說不亞于高貴的貴族)。為排遣寂寞,源氏公子與明石道人的女兒明石姬結合,後生一女,被選入宮中做了皇後。由于天降異兆,朱雀帝又重病在身,朝政不穩。源氏奉召回京輔佐朝廷。不久,朱雀帝讓位給冷泉帝。源氏升任內大臣,源氏及左大臣一門恢復了往日的繁華氣派。源氏將六條妃子的舊宅改造成了集四季景物為一體、蔚為壯觀的六條院寓所,將昔日戀人統統接到院裏來住。源氏近40歲時,朱雀院出家為僧,源氏奉旨將朱雀帝之女三公主娶為正妻。紫姬終因心力交瘁,病臥在床。早已覬覦三公主美貌的內大臣(最初的頭中將)之子柏木趁源氏探病的機會,與三公主幽會,被源氏發現。柏木懼悔交加,一病不起,英年夭折。三公主生下容貌與柏木毫無二致的私生子薰後,因不堪心理折磨落發為尼。源氏深感自己和藤壺亂倫之罪的報應臨頭,心如死灰。恰巧紫姬不久又逝,源氏失去了精神支柱,了斷塵緣,隱遁出家。幾年後死去。

源氏之子夕霧為人方正嚴謹,並不像父親一般處處留情。源氏刻意不讓夕霧仕途太順利,意圖培養。夕霧從小與表姐雲居雁青梅竹馬,兩情相悅,但雲居雁之父葵姬之兄嫌棄夕霧官位不高,又一心想送女兒入宮,因此不答應夕霧求婚。夕霧思慕雲居雁不得,恰逢唯光大夫家送入宮中作舞姬的女兒藤典侍酷肖雲居雁,因而與她私通,後成為夕霧側室。後來夕霧終于在外祖母太君撮合下和雲居雁結為連理,生育許多子女。柏木過世後,與之生前交好的夕霧前往安慰其夫人時,愛上了柏木遺孀落葉公主。落葉公主自感命運凄涼,一直不肯接受夕霧的求愛。後來公主的母親逝世,公主孤苦無依,夕霧在侍女們的幫助下才得遂心願。源氏過世之後夕霧任太政大臣,位高權重

源氏之子薰生性嚴謹。20歲來到宇治山庄愛上了庄主八親王的大女公子,不料遭到拒絕。大女公子病故後,他尋回外貌酷肖大女公子的八親王的私生女浮舟,填補心靈的空白。可是匂皇子深夜闖入浮舟臥房,假冒薰的聲音,佔有了浮舟。當浮舟意識到自己一身事二主後,毅然跳水自盡,被人救起後削發出家。盡管薰一往情深,多次捎信,以求一見,但終未了此心願。

同一本《紅樓夢》,魯迅先生曾說:"經學家看見《易》,道學家看見淫,才子看見纏綿,革命家看見排滿,流言家看見宮闈秘。"。同一本《源氏物語》也可以有不同的解讀,可以和上文一樣依照中國人的現代的價值觀解讀成一個採花天才的風流傳奇的一生,也可以用日本人對于美學的理解,對于情與愛,性于靈那曖昧的分離和統一,對這本在世界文學史上佔有重要地位,直到一千多年後的今天對日本文學仍有深遠影響的愛情巨作有截然不同的,或燦爛如櫻花綻放,或沉黯如黃昏永駐的解讀。

作品目錄

第一回 桐壺

第二回 帚木

2000日元背面圖片2000日元背面圖片

  2000日元背面圖片

第三回 空蟬

第四回 夕顏

第五回 紫兒

第六回 末摘花

第七回 紅葉賀

第八回 花宴

第九回 葵姬

第十 回 楊桐

第十一回 花散裏

第十二回 須磨

第十三回 明石

第十四回 航標

第十五回 蓬生

第十六回 關屋

第十七回 賽畫

第十八回 松風

第十九回 薄雲

第二十回 槿姬

第二十一回 少女

第二十二回 玉髪

第二十三回 早鶯

第二十四回 蝴蝶

第二十五回 螢

第二十六回 常夏

第二十七回 篝火

第二十八回 朔風

第二十九回 行幸

第三十回 蘭草

第三十一回 真木柱

第三十二回 梅枝

第三十三回 藤花末葉

第三十四回(上)新菜

第三十四回(下)新菜續

第三十五回 柏木

第三十六回 橫笛

第三十七回 鈴蟲

第三十八回 夕霧

第三十九回 法事

第四十回 幻

第四十一回 雲隱

第四十二回 匂皇子

第四十三回 紅梅

第四十四回 竹河

第四十五回 橋姬

第四十六回 柯根

第四十七回 總角

第四十八回 早蕨

第四十九回 寄生

第五十回 東亭

第五十一回 浮舟

第五十二回 蜉蝣

第五十三回 習字

第五十四回 夢浮橋(又名"法師")

精彩書摘

第一回 桐壺 

話說從前某一朝天皇時代,後宮妃嬪甚多,其中有一更衣,出身並不十分高貴,卻蒙皇上特別寵愛。有幾個出身高貴的妃子,一進宮就自命不凡,以為恩寵一定在我;如今看見這更衣走了紅運,便誹謗她,妒忌她。和她同等地位的、或者出身比她低微的更衣,自知無法競爭,更是怨恨滿腹。這更衣朝朝夜夜侍候皇上,別的妃子看了妒火中燒。大約是眾怨積集所致吧,這更衣生起病來,心情鬱結,常回娘家休養。皇上越發舍不得她,越發憐愛她,竟不顧眾口非難,一味徇情,此等專寵,必將成為後世話柄。連朝中高官貴族,也都不以為然,大家側目而視,相與議論道:“這等專寵,真正教人吃驚!唐朝就為了有此等事,弄得天下大亂。”這訊息漸漸傳遍全國,民間怨聲載道,認為此乃十分可憂之事,將來難免闖出楊貴妃那樣的滔天大禍來呢。更衣處此境遇,痛苦不堪,全賴主上深恩加被,戰戰兢兢地在宮中度日。 

這更衣的父親官居大納言之位,早已去世。母夫人也是名門貴族出身,看見人家女兒雙親俱全,尊榮富厚,就巴望自己女兒不落人後,每逢參與慶吊等儀式,總是盡心竭力,百般調度,在人前裝體面。隻可惜缺乏有力的保護者,萬一發生意外,勢必孤立無援,心中不免凄涼。 

敢是宿世因緣吧,這更衣生下了一個容華如玉、蓋世無雙的皇子。皇上急欲看看這嬰兒,趕快教人抱進宮來。一看,果然是一個異常清秀可愛的小皇子。 

大皇子是右大臣之女弘徽殿女御所生,有高貴的外戚作後盾,毫無疑議,當然是人人愛戴的東宮太子。然而講到相貌,總比不上這小皇子的清秀俊美。因此皇上對于大皇子,隻是一般的珍愛,而把這小皇子看作自己私人的秘寶,加以無限寵愛。 

小皇子的母親是更衣,按照身分,本來不須象普通低級女官這樣侍候皇上日常生活。她的地位並不尋常,品格也很高貴。然而皇上對她過分寵愛,不講情理,隻管要她住在身邊,幾乎片刻不離。結果每逢開宴作樂,以及其他盛會佳節,總是首先宣召這更衣。有時皇上起身很遲,這一天就把這更衣留在身邊,不放她回自己宮室去。如此日夜侍候,照更衣身分而言,似乎反而太輕率了。自小皇子誕生之後,皇上對此更衣尤其重視,使得大皇子的母親弘徽殿女御心懷疑忌。她想:這小皇子可能立為太子呢。 

弘徽殿女御入宮最早,皇上重視她,決非尋常妃子可比。況且她已經生男育女。因此獨有這妃子的疑忌,使皇上感到煩悶,于心不安。 

更衣身受皇上深恩重愛,然而貶斥她、誹謗她的人亦復不少。她身體羸弱,又沒有外戚後援,因此皇上越是寵愛,她心中越是憂懼。她住的宮院叫桐壺。由此赴皇上常住的清涼殿,必須經過許多妃嬪的宮室。她不斷地來來往往,別的妃嬪看在眼裏怪不舒服,也是理所當然。有時這桐壺更衣來往得過分頻繁了,她們就惡意地作弄她,在板橋上或過廊裏放些齷齪東西,讓迎送桐壺更衣的宮女們的衣裾弄得骯髒不堪。有時她們又彼此約通,把桐壺更衣所必須經過的走廊兩頭鎖閉,給她麻煩,使她困窘。諸如此類,層出不窮,使得桐壺更衣痛苦萬狀。皇上看到此種情況,更加憐惜她,就教清涼殿後面後涼殿裏的一個更衣遷到別處去,騰出房間來給桐壺更衣作值宿時的休息室。那個遷出外面去的更衣,更是懷恨無窮。 

小皇子三歲那一年,舉行穿裙儀式,排場不亞于大皇子當年。內藏寮和納殿的物資盡行提取出來,儀式非常隆重。這也引起了世人種種非難。及至見到這小皇子容貌漂亮,儀態優美,竟是個蓋世無雙的玉人兒,誰也不忍妒忌他。見多識廣的人見了他都吃驚,對他瞠目註視,嘆道:“這神仙似的人也會降臨到塵世間來!” 

這一年夏天,小皇子的母親桐壺更衣覺得身體不好,想乞假回娘家休養,可是皇上總不準許。這位更衣近幾年來常常生病,皇上已經見慣,他說:“不妨暫且住在這裏養養,看情形再說吧。” 但在這期間,更衣的病日重一日,隻過得五六天,身體已經衰弱得厲害了。更衣的母親太君啼啼哭哭向皇上乞假,這才準許她出宮。即使在這等時候,也得提防發生意外、吃驚受辱。因此決計讓小皇子留在宮中,更衣獨自悄俏退出。情勢所迫,皇上也不便一味挽留,隻因身份關系,不能親送出宮,心中便有難言之痛。更衣本來是個花容月貌的美人兒,但這時候已經芳容消減,心中百感交集,卻無力申述,看看隻剩得奄奄一息了。皇上睹此情狀,茫然失措,一面啼哭,一面歷敘前情,重申盟誓。可是更衣已經不能答話,兩眼失神,四肢癱瘓,隻是昏昏沉沉地躺著。皇上狼狽之極,束手無策,隻得匆匆出室,命左右準備輦車,但終覺舍不得她,再走進更衣室中來,又不準許她出宮了。他對更衣說: “我和你立下盟誓:大限到時,也得雙雙同行。想來你不會舍我而去吧!”那女的也深感隆情,斷斷續續地吟道:“面臨大限悲長別,留戀殘生嘆命窮。 

早知今日……”說到這裏已經氣息奄奄,想繼續說下去,隻覺困疲不堪,痛苦難當了。皇上意欲將她留住在此,守視病狀。可是左右奏道:“那邊祈禱今日開始,高僧都已請到,定于今晚啓懺……” 他們催促皇上動身。皇上無可奈何,隻得準許更衣出宮回娘家去。 

桐壺更衣出宮之後,皇上滿懷悲慟,不能就睡,但覺長夜如年,憂心如搗。派住問病的使者遲遲不返,皇上不斷地唉聲嘆氣。使者到達外家,隻聽見裏面號啕大哭,家人哭訴道:“夜半過後就去世了!”使者垂頭喪氣而歸,據實奏聞。皇上一聞此言,心如刀割,神智恍惚,隻是籠閉一室,枯坐凝思。 

小皇子已遭母喪,皇上頗思留他在身邊。可是喪服中的皇子留侍御前,古無前例,隻得準許他出居外家。小皇子年幼無知,看見眾宮女啼啼哭哭、父皇流淚不絕,童心中隻覺得奇怪。尋常父母子女別離,已是悲哀之事,何況死別又加生離呢! 

悲傷也要有個限度,終于隻得按照喪禮,舉行火葬。太君戀戀不舍,哭泣哀號:“讓我跟女兒一同化作灰塵吧!”她擠上前去,乘了送葬的眾侍女的車子,一同來到愛宕的火葬場,那裏正在舉行庄嚴的儀式呢。太君到達其地,心情何等悲傷!她說得還算通情達理:“眼看著遺骸,總當她還是活著的,不肯相信她死了;直到看見她變成了灰燼,方才確信她不是這世間的人了。” 然而哭得幾乎從車子上掉下來。眾侍女忙來扶持,百般勸解,她們說:“早就擔心會弄到這地步的。” 

中派欽差來了。宣讀聖旨:追贈三位。這宣讀又引起了新的悲哀。皇上回想這更衣在世時終于不曾升為女御,覺得異常抱歉。他現在要讓她晉升一級,所以追封。這追封又引起許多人的怨恨與妒忌。然而知情達理的人,都認為這桐壺更衣容貌風採,優雅可愛,態度性情,和藹可親,的確無可指責。隻因過去皇上對她寵愛太甚,以致受人妒恨。如今她已不幸身死,皇上身邊的女官們回想她人品之優越、心地之慈祥,大家不勝悼惜。“生前誠可恨,死後皆可愛。”此古歌想必是為此種情境而發的了。 

精彩書評

​ ★《源氏物語》是深深地滲透到我的內心底裏的。

  ——川端康成

人物介紹

具體介紹請點詞條內鏈

全部人物

桐壺帝:源氏的父皇。

桐壺更衣:源氏的生母,某大納言之女,父亡,出生低微,缺少後援。因為美貌善解人意受寵,因遭嫉妒,憂懼而逝。

藤壺中宮:先帝的皇女,四公主。桐壺帝的中宮,長得和桐壺更衣相像。

威廉畫作《源氏物語》威廉畫作《源氏物語》

威廉畫作《源氏物語》(6張)

冷泉帝:名義上是桐壺帝的第十皇子,實際上是源氏與藤壺中宮密通所生之子。

王命婦:藤壺中宮親信的侍女,引導中宮與源氏公子相會。

兵部卿宮:藤壺中宮之兄,紫之上之父。

葵之上(葵姬):源氏的正室夫人,左大臣與大宮女。在生下夕霧後因六條御息所生魂咒詛過世。

夕霧:源氏與葵之上之子,最後官至太政大臣。

左大臣:葵之上,頭中將之父。

大宮:桐壺帝的姊妹,一院三公主,左大臣的正室夫人,是葵之上與頭中將的母親。

頭中將:左大臣與大宮之子,葵之上之兄,源氏的好友,後來官至內大臣,源氏致政後官至太政大臣。

紫之上(紫姬):也叫做若紫。葵之上過世後,在實質上是源氏的正室,後來在六條院裏是春之町的女主人。

北山尼君:紫之上的外祖母。 北山僧都:北山尼君的哥哥。 少納言:紫之上的乳母。

明石之君(明石姬):源氏的側室,兩人之間生下明石中宮,是六條院冬之町的女主人。

明石入道(明石道人):明石之君的父親,是桐壺更衣的表兄弟,明石姬母女及尼君隨源氏回京後隱遁山中,不知所終。

明石尼君(明石尼姑):明石之君的母親,道人出家後隨同出家為尼共同修行,後隨明石姬進京,長壽。

明石中宮(明石皇後):今上皇後,光源氏與明石之君的女兒,也是紫之上的養女、匂宮的母親。

今上皇帝:冷泉帝的皇太子、朱雀院的皇子,朱雀院承香殿女御子,以明石中宮為皇後。

女三宮(三公主):朱雀院的皇女,光源氏第二任正室,薰之母,因母親為藤壺中宮姊妹,而被源氏認為和中宮相像才娶她為妻。

朱雀帝:桐壺帝第一皇子,桐壺帝弘徽殿女御生,光源氏之兄,讓位給冷泉帝以後被稱為朱雀院。

花散裏:六條院夏之町的女主人,桐壺帝麗景殿女御妹,是夕霧與玉鬘的養母。

麗景殿女御:花散裏之姊,是桐壺帝後宮的妃子。

螢兵部卿宮:桐壺帝皇子,光源氏之弟,和藤壺之兄兵部卿宮不是同一個人。曾經暗戀源氏的養女玉鬘。

八之宮(八親王):桐壺帝第八皇子,曾經被卷入在冷泉帝東宮時代的廢太子陰謀中,因為源氏回京,冷泉帝聲勢壯大而隱居,後來在宇治十帖的部份登場。

光源氏身邊的女性:

空蟬:伊豫介的續弦妻子。源氏屢次求愛不成,伊豫介死後不堪其擾出家為尼僧。源氏奉養在二條院。

軒端荻:空蟬的繼女。 體態圓肥可愛,性格輕佻。

夕顏:源氏的情人,也是頭中將的愛人,是玉鬘的母親。因為六條御息所鬼魂咒詛驚懼而死。

末摘花:常陸親王女,性情古板缺乏情趣。貌醜,鼻子上面有一抹紅色,因而得名,源氏因可憐她奉迎至二條院。

源典侍:侍奉桐壺帝的年長女官,風流成性,情人無數。後隨五公主(葵姬母妹)出家。

朧月夜:源氏的情人之一,右大臣的六女公子,是弘徽殿女御之妹,朱雀帝的尚侍。朱雀帝出家後隨同出家。源氏因為與其私通遭流放。

槿齋院(槿姬):朱雀院的齋院,桃園式部卿宮之女,和源氏之間沒有肉體關系。

六條御息所(六條妃子):前任皇太子之妃,源氏的情人之一,名分上是源氏的嬸母。

秋好中宮(秋好皇後):六條御息所之女,後來成為源氏的養女。冷泉帝登基後為梅壺殿女御,源氏強立為中宮。是六條院秋之町的女主人。

其他:

藤原惟光:光源氏乳母之子。

源良清:光源氏的家臣,少納言。

紀伊守:源氏的親信,伊豫介之子。 小君:空蟬之弟。

光源氏的晚輩

頭中將(內大臣)的子女

柏木:頭中將(內大臣)的長子,暗戀女三宮,後與其偷情,生下薰。因懼怕流言憂懼死。

玉鬘:夕顏與頭中將(內大臣)之女,光源氏的養女。

弘徽殿女御:頭中將(內大臣)之女,與朱雀帝之母並非同一個人,是冷泉帝的後宮妃子。

近江之君(近江君):頭中將(內大臣)之私生女,性情粗俗。

雲居雁:頭中將(內大臣)之女,夕霧的正室夫人。母改嫁某按察大納言。

紅梅:頭中將(內大臣)之子,柏木之弟,大納言,善于歌。

其他:

藤典侍:光源氏乳兄弟惟光之女,曾為五節舞姬,因為和雲居雁氣質相若受夕霧垂青,成為夕霧的側室。

王女御:兵部卿宮之女,是冷泉帝的後宮妃子,也是紫之上的異母姊妹。

髭黑大將:今帝的舅舅,承香殿女御之兄,先以紫姬的異母姐為正妻,後迎娶玉鬘做正室夫人。

髭黑的元配:兵部卿宮之女,紫之上的異母姊,真木柱的生母。得了精神疾病遭休棄。

真木柱:髭黑之女,嫁給螢兵部卿宮,丈夫死後又改嫁紅梅大納言。 名字來源:臨別贈言真木柱,多年相倚莫相忘!

落葉之宮(落葉公主):朱雀院的女二宮,柏木的正室夫人。柏木死後,夕霧向其求愛,母亡後成為夕霧的第二夫人。

宇治十帖的人物:

薰之君(熏君):名義上是源氏之子,實際上是柏木與女三宮之子,中將。

匂宮(匂皇子):明石中宮之子,今帝的第三皇子。

大君(大女公子):桐壺帝八之宮的長女。薰君深愛的人,早夭 。

中君(小女公子):桐壺帝八之宮的次女,後來成為匂宮的側室。

浮舟:宇治兩女公子的異母妹,桐壺帝八之宮與中將君之私生女。

橫川僧都:救起投水自殺的浮舟並且幫助她的人。

妹尼僧:救起浮舟,收養為義女。

相關女子

與光源氏有過感情或是瓜葛的女子

藤壺中宮、葵姬、紫姬、明石姬、六條妃子、夕顏、朧月夜、空蟬、末摘花、 玉鬘、槿姬(朝顏)、花散裏、三公主(女三宮)

光源氏的子孫

夕霧(葵姬所生,長子)

明石皇後(明石姬所生,長女)

冷泉帝(藤壺中宮與光源氏私生,名義上是桐壺帝的兒子)

熏君(名義上是光源氏的兒子,實際上是三公主與柏木的私生子,是光源氏的養子。由于三公主是與光源氏有很近血親的親侄女,這位熏君按血緣來說是源氏的侄孫)

匂皇子(三皇子,下一順位皇太子。明石皇後的兒子,光源氏的外孫子,熏君的外甥,實際上比熏君還年長……)

秋好皇後(光源氏的養女,六條妃子與前東宮太子的女兒)

玉鬘(夕顏與頭中將的女兒,後來被源氏收為養女)

點評鑒賞

《源氏物語》是日本的一部古典名著,對于日本文學的發展產生了巨大的影響,被譽為日本文學的高峰。《源氏物語》是世界上最早的長篇寫實小說,所以在世界文學史上也佔有相當重要的地位。日本是個充滿矛盾的國家,在歧視女性的傳統大行其道的同時,世界上最早的長篇寫實小說《源氏物語》偏又出自一位女性之手,《源氏物語》全書,僅百萬字,涉及三代歷時七十餘年,書中人物有四百多位。主要講述的平安時代日本皇族、貴族階層的生活狀況,以主人公光源氏為故事核心,講述著他的生活以及和眾多女性角色之間的曖昧關系。這點上和中國的《紅樓夢》很相似。雖然《源氏物語》比《紅樓夢》早了七百多年,但是也被認為是日本的《紅樓夢》,因為其中的人物關系錯綜復雜,出場人物達到四百之多。《源》主要講述了平安時代裏日本貴族的生活,以光源氏的故事為核心,帶出了眾多與之關系曖昧的女性。葵姬是他的正室,出身高貴氣質冷淡,光源氏冷落她,陸續有了藤壺、紫姬、明石姬等多位心愛的女子。相繼和光源氏親近的女人還包括朧月夜、夕顏、六條御息所等十數位貴族女性。或因偶遇生情,或有宿世之緣,書中大量寫實的白描讓貴族們糜爛而又出奇優雅美麗的生活橫陳在讀者眼前,相隔千年卻始終魅力不減。對于異國讀者而言,弄明白這部著作的首要問題是心隨意動,在沒有被大量的人名弄糊塗之前先領略到日本文化裏美麗和曖昧交錯互動的氣氛。書裏有許多關于性愛的描寫,所以日後出現《失樂園》或是《感官王國》一類日式作品實在無須驚訝,畢竟1001年的時候,日本人就已經用他們的嚴肅態度來享受這道人生易垮的堤防。

作品風格

因為作者是位中等貴族的宮廷女性,感情生活坎坷,而且因為有宮廷生活的直接體驗,對平安時期的貴族情況十分了解,加上作者內心細膩、敏感,所以《源氏物語》讀來令人感動,就仿佛

《源氏物語》《源氏物語》

  《源氏物語》

一部古典靜雅而又美麗哀婉的"言情小說"。

書中的文字細膩,優美,雖然簡介中的劇情令人扼腕無味,而讀起原文卻會覺得異常清秀感人。書中寫了大量充滿清麗氣息的和歌,也描寫了大量平安時期女子美麗的穿戴(如十二單衣與檜扇)。書中描寫的人物,尤其是女性人物,每個人身上都有非常明顯的獨特之處,無需過多描寫,一言一語都讓人感覺到她們那些或溫柔或冷清或完美或高貴,或是如平民般的安詳等心性。但她們的結局大多都走向了悲劇,讓人不忍,直至落淚。

全書出現了四百多位人物,描寫了多段凄美的愛情故事。

平安時代的婚姻觀

紫姬是否是源氏的正妻,不管在日本還是所有喜歡或研究它的人中一直都沒有定論。

在這裏我想提醒大家,日本古代的妻妾製度和中國古代的妻妾製度是完全不同的!

中國的《唐律疏義》中說"妻者,齊也,妾通買賣。等數相懸。"而日本的《養老令》卻明確規定妻和妾同為二等親。《大寶律令》的注解書《古記》中記述有"本令妾比賤隸……此間(指日本)妾與妻同體。"

十世紀中葉以後的平安文學作品中,由于假名的普遍使用,"妻"、"妾"等漢語辭彙逐漸減少,取而代之的是"北方"、"當腹"、"外腹"等詞語,這些詞語最大的特點就是用以區分同居和別居的這些妻子們,同居的妻子明顯優于別居的妻子。從這時期起,日本的妻妾製度從從前的按結婚時間的先後順序,過度到了同居別居的時代。

中國古代的"一夫多妻製"準確的說應為"一夫一妻多妾製(一位發妻,二位平妻子,四位偏妾)",而平安貴族的婚姻,無論從婚姻理念還是婚姻形態上來說,都是一種"一夫多妻製",其最大特點就在于無法將"妻"的地位永久的固定在一個女性身上,也無法在製度上將一個女性與其他女性作明顯的區分。當然這種"一夫多妻製"並不意味著妻子們之間的完全平等。在現實生活中還是有所區分的,古日本甚至還流傳有一種"打後妻"的習俗,即先結婚的妻子有權對後結婚的妻子表示自己的嫉妒和憤怒。

在《源氏物語》的世界裏或者說在平安朝貴族的多妻婚社會裏,男子的誠意並不表現在他對妻子的忠貞上,而是表現在他對妻子的坦誠上。

對女子,特別是同居的正妻公開自己和別的女性的關系,以此表示自己並無隱瞞之心是很重要的,而女子在對待男子和其他女性的關系上則要適度地表示"嫉妒",這種"嫉妒遊戲"在光源氏和紫姬之間能夠經常看到。

再回到《源氏物語》上來,有人認為紫姬缺少一個正式的"婚禮",她並不住在寢殿而住在"對屋",以此斷定她不是正妻;但也有人認為從紫姬被稱為"北政院"這一點上,就可以認定她應該是源氏的正妻了。紫姬是否為源氏的正妻,是一直存在有爭議的話題,我們不能用古代的中國婚姻製度去理解日本婚姻製度。

所以,如果在看《源氏物語》時能多看看其它有關古日本的資料,就可以更深層次地了解當時的時代背景,剖析人物思想,走進《源氏物語》世界。

成就與影響

《源氏物語》是一部讓日本民族整整驕傲了十個世紀的著作。川端康成在接受諾貝爾獎時所做的講演上也曾指出:《源》是日本小說創作的最巔峰,他自己也不能與其相比較。這雖有幾分自謙的成分,但是這數千年來《源》確實影響著日本文學的發展,至今,仍無人能超過這部著作。

相關版本

歷史版本

此書,共有54卷, 流傳現今的已不是原版了,在紛亂繁雜的眾多古抄本中,可信度較高的就是所謂的"青表紙本"和"河內本"前者是由鐮倉初期的個人藤原定家整理編訂的,而後者是源光行、源親行父子整理編訂的。

中譯本

《源氏物語》最早的漢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錢稻孫在刊物上發表的前幾回,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不久委請他翻譯全部,但未能如期交稿,社方改約豐子愷翻譯全部,豐子愷在女兒豐一吟協助下于1962年12月到1965年10月間做翻譯工作,完成交稿後,社方請周作人和錢稻孫在責任編輯文潔若協助下校訂。

這個文化大革命爆發前定稿的譯本是史上第1個漢語全譯本。

史上第2個漢語全譯本是台灣大學教授林文月在《中外文學》上連載,1978年全部譯完,交《中外文學》社方出版合訂本的全譯本。林文月譯本是史上第1個公開出版發行的漢語全譯本,同時是史上第1個由女性完成的漢語全譯本。

豐子愷譯本1980年12月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才初次出版,是史上第1個簡體字版,繁體字版由台北遠景出版公司1986年在台灣出版,台北木馬文化公司2000年重排新版。

林文月譯本1997年由洪範出版社重排出版。

1996年6月,中國內蒙古自治區遠方出版社出台了範林森審訂的殷志俊譯本。

2006年問世了鄭民欽譯本(北京燕山出版社)的漢語全譯本。

2010年8月,華僑出版社 王烜 新版本。該版本以與謝野晶子的現代日語版《源氏物語》為基準,在語言風格方面獨樹一幟,最大限度地保留了日本宮廷、貴族、儀式及各種日本文化要素的日文原名。在翻譯的行文上,有其獨創的韻味與風格。

2011年姚繼中譯本,由江蘇人民出版社推出,全一冊,全譯插圖版本。

豐子愷版本是目前最受國內推崇的版本,林文月的版本很具有女性的特質,跟作者很貼近。另外姚繼中的版本也不錯,很具有紅樓夢般的白話小說傾向。王烜的版本與前述若幹版相比也自成一派,值得一讀。

作者簡介

紫式部畫像紫式部畫像

  紫式部畫像

《源氏物語》的作者是日本平安時代(公元794-1192)的著名女作家紫式部(973-1015),紫式部本姓藤原,字不詳。按照日本古代婦女沒有名字的慣例,紫式部隻是後人給她寫的作品上加題上的名字。因其長兄任式部丞,而當時宮中女官往往以其父兄的官銜為名,以顯其身份,所以稱為藤式部;後來因她所寫《源氏物語》中女主人公紫姬為世人傳誦,遂改稱紫式部。作者生卒年月不詳,普遍認為是生于978年,死于1015年。紫式部出身于充滿書香氣的中等貴族家庭,是一位極富才情的女子,其祖父等輩及兄長都是當時有名的歌人,父親更是長于漢詩和歌,對中國古典文學頗有研習。作者因此自幼得以隨父學習漢詩,並熟讀中國古代典籍,她不僅對白居易的詩有很深的造詣,而且還十分了解佛經和音樂。紫式部家道中落,曾給一個官吏做過繼室,丈夫去世後,依賴父兄生活,寡居十年。後進宮做了彰子皇後的侍讀女官,講解白居易的詩,這篇小說就是她寫給皇後供天皇消遣的讀物(也有的說是其對其父的作品整理加工完善得到)。

因為有宮廷生活的直接體驗,對當時日本貴族階層的淫逸生活及男女間的情愛之事有全面的了解。加上作者內心細膩、敏感,所以《源氏物語》讀來令人感動,就仿佛一部古典靜雅而又美麗哀挽的"言情小說".

其他

背景資料

"源氏"是小說前半部男主人公的姓,"物語"意為"講述",是日本古典文學中的一種體裁,類似于我國唐代的"傳奇"。較著名的還有《竹取物語》、《落窪物語》、《平家物語》、《伊勢物語》等。《竹取物語》中輝夜姬的故事在日本更是婦孺皆知。

《源氏物語》在日本開啓了"物哀"的時代,在這以後,日本的小說中明顯帶有一種淡淡的悲傷。而"物哀"也成為日本一種全國性的民族意識,隨著一代又一代的詩人、散文家、物語作者流傳了下來。

《源氏物語》的成書年份一直存在爭議,作者紫式部(生卒年不詳。本姓藤原,因其兄長在朝中擔任式部丞,當時宮中女官往往以父兄的官銜為名,故稱藤原式部。後因《源氏物語》中的紫姬廣受喜愛,後人把著書者稱為紫式部)。在1008年11月1日的日記中,清楚地記載著這部作品已在當時的貴族之間爭相傳閱,于是2008年11月1日就被確定為《源氏物語》的千歲生日。所以就有"源氏物語千年紀"的活動。而"源氏物語千年紀"活動主要在平安時代的都城日本京都進行。

續篇"巢守帖"

日本發現《源氏物語》續篇"巢守帖"

據《讀賣新聞》報道,日本中央大學中古文學部教授池田和臣日前發現並確認了兩頁《源氏物語》續篇"巢守帖"的古書抄本。《源氏物語》共54帖,此次發現的"巢守帖"中寫有古本注解和人物關系圖,被認為是原作者紫式部死後由他人續寫的,成為探尋《源氏物語》變遷的珍貴資料。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