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鵬

湯鵬,字海秋,自號浮邱子,清嘉慶五年(1800)生于益陽沙頭。他自幼聰敏好學,22歲中舉,23歲進士及第。初官禮部主事,因文章"震爍奇特",被選入軍機章京,轉達貴州司員外郎,旋擢山東道監察御史,以勇于言事,觸怒清室,不一月即令仍回戶部供職。此外,做過陝甘正考官、記名知府等閒官,逝于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僅44歲。

  • 出生地
    益陽沙頭
  • 去世時間
    道光二十四年(1844)
  • 本    名
    湯鵬
  • 出生時間
    嘉慶五年(1800)

凌轢百代之才

湯鵬曾被誇稱為“凌轢百代之才”兼與炙手可熱的權貴汪廷珍,穆彰阿有師生之誼,本可攀龍附鳳,青雲直上,但他為人狷介,不甘折腰屈節,趨時媚俗。因此,“禮曹十年不放一府道,八年不一御史”,長年待職閒曹,終不能為朝廷重用。他“既不得施于事,則將見之于言”。以“震蕩人耳目”,“有所暴白于天下”。因此,他的詩文表現了相當強烈的批判性特色。

一生著述

湯鵬一生著述甚多,有《浮邱子》十二卷、《七經營補疏》七卷、《明林》二十四卷、《海秋製藝》前後集、《海秋詩集》前後集,《信筆初稿》等。《浮邱子》“言軍國利病,吏治要最,人事情偽,開張情勢,尋躡要眇”;《七經補疏》和《明林》有經世致用的政治、經濟、軍事、思想方面的卓見。對于這三部書,他曾在《贈陳鶴皆孝廉》一詩中寫道:“猶有三書摧管樂,幾回慷慨佐虞唐”。

臨大節而不可奪也

他在《臨大節而不可奪也》一文中,激昂慷慨、誓志矢節地表示:“發其痛苦流涕之狂,以折奸雄之焰,而生死在所不言。”要做到“志不衰”、“神不蹙”,“矢其慷慨致命之誓,以固同仇之心,而成敗亦所不計”。他歌頌:“狂者之志,有進無退也”,而“道之難能”,“不能禁狂者之不進而取也”。但他在《盆成括仕于齊》中認為,歷代政治鬥爭之外乎“位高威猛,則不才者、仕者殺不才者、不仕者”;“位搖勢逆,則不才者、不仕者鐐才乾、仕者”。從而發出悲嘆:“庸賤以令終者眾,才仕以令終者寡”;“庸賤以殺死者寡,而才仕以殺死者眾”。他對括仕于齊、死于齊一事作了許多分析,結論是“括固恃才,而齊亦害才”。括“才橫”而“識淺”。“是故有識之士,必以括為戒”。

湯鵬不僅是時文能手,也有全面詩才。從道光九年到十七年(1829一1837年),“和詩三千餘首,刪存二千餘首”,輯之為《海秋詩集》前後集。

湯詩題材嚴肅

湯詩題材嚴肅,凝重深沉。無論敘事、抒情,悲喜怒罵大多能顯示詩人的博大胸懷,也能生動地表達他遭遇不幸,憤世嫉俗、沉鬱悲壯的心情。

在《海秋詩集》中,有不少謳歌祖國大好河的詩篇。如:“九州氣勢似星歲,萬古熊湘一浩歌。衡岳乾刊低仄岱,深庭風雨挾黃河。熒熒聖骨九疑穴,靄靄騷魂二水波。”“君不見衡岳之高高插天,祝融紫蓋奔走俯伏如兒孫。”“左踏龜台之脊背,右拔熊耳這頂巔,晨網幕靄斷崖連,岩花漳草無窮姘。”詩集中還有和友人雜題武昌、杭州、金陵,詠 瀟湘八景、燕京八景,岳陽樓、黃鶴樓諸葛亮詩。都是觸景生情寓情于景,或雄渾剛勁,或婉約感人。

政治詩

他的政治詩,多數著眼于當情勢,抒發感概。有歌頌有譴責。第一次鴉片戰爭失敗後,他奮筆寫道:

三年海上太披猖,鼉作鯨吞故故狂。

上將功名徒畫虎,中原天地屢亡羊。

獨推國士為韓信,能系人情是李綱。

四戰居然摧虜膽,雞籠鹿目有輝光!

湯鵬對追逐名利、謅媚無恥之徒恨之切齒。他反這些人比作青蠅、蠍虎、蚊子,鸛雀、雞、鶩;“青蠅滿天地,悄悄長沉痾”;“本須黃石鋪經濟,誰遣青蠅污典型”;“長尾如戟,短尾 如戈,我兮我兮奈蠍何”?他在信漢代民謠《直如弦》中唱道:

直如弦,駕短轅。曲如鉤,騎紫騮。

直如弦,臥寒氈。曲如鉤,衣名裘。

直如弦,心纏綿。曲如鉤,肄瞧啁。

直如弦,淚潺潺。曲如鉤,快遨遊……

龔自珍在評論湯鵬詩時說:“詩與人為一,人外無詩,詩外無人。”“海秋心跡盡在是,所欲言者盡在是,所不欲言而卒不能不言者在是,……要不肯尋扯他人之言以為已言。在舉一篇,無論識與不識,曰:此湯益陽之詩。”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