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玉麟

湯玉麟

湯玉麟(1871年-1949年),字閣臣,綽號二虎(一說"大虎",張學良和王化一的相關回憶史料中均稱其綽號為"湯大虎"),奉天義縣人,1871年生于遼寧義縣一個貧苦人家。

少年時湯玉麟給人扛小活,因趕車拉腳遭搶劫,遂鋌而走險,落草為寇,稱霸遼西。湯玉麟稱霸遼西時,曾救張作霖一命,張、湯由此結為生死之交,後來張作霖邀湯玉麟入伙合辦保險隊。關于湯玉麟其人褒貶不一,功過相當,生能逢時,卻不能救世,無大志大才之人。

  • 中文名
    湯玉麟
  • 別名
    湯閣臣
  • 性別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遼寧義縣
  • 出生日期
    1871年
  • 逝世日期
    1949年
  • 職業
    軍人、熱河省省長
  • 主要成就
    旅長/兼任省城密探司令

戎馬生涯

湯玉麟宅邸湯玉麟宅邸

張作霖主政奉省時,湯仍任53旅旅長,同時兼任省城密探司令。湯在省城目無法紀、亂用軍權,深為市民所惡。歷任警務處長都懼怕湯玉麟,無法懲治湯部違法官兵。1916年5月,張作霖起用王永江為奉天省警務處長兼省會警察廳長。王對兵弁違法,悉強之以法,引起湯玉麟不滿,軍警兩界時起沖突。後因警界誤擒湯玉麟的偵探,軍警矛盾日益激烈。及至張作霖答應取消密報緝捕案犯權。​

湯視王為死敵,他糾集張景惠等人武裝晉見張作霖,非要張作霖撤換王永江。後來矛盾發展成與張作霖的宿敵28師師長馮德麟合謀反對張作霖。事敗之後,湯所隨從不過200人。張作霖感念從前交情,同時聞知湯有悔心之萌,遂派吳俊升去接納湯玉麟。湯自知前非,真心悔過,張作霖擬以他職以觀後效。不料後來偵知湯有勾結北京政府當權者、計畫招募軍隊以取張而代之劣跡,遂不復使用。

湯玉麟宅邸湯玉麟宅邸

1917年湯、馮去北京參與張勛復闢失敗,湯逃回原籍陷隱居。以後在張作相張景惠汲金純和湯母的請求下,張作霖同意湯回省城,以寬容之心接納了湯玉麟。張、湯言歸于好,張任命湯為東三省巡閱使署中將顧問。

直皖戰爭發生後,湯任偵察隊長,潛入北京活動。1920年5月復出,任東邊道鎮守使兼右路巡防營統領。1922年第一次直奉戰爭中,湯任奉天陸軍第11混成旅旅長;1924年第二次直奉戰爭中,湯作為總預備隊率部駐守綏中待命。戰後提升為第11師師長。郭松齡反奉時,湯作戰勇敢,擢升第12軍軍長。不久出任熱河都統,把守奉張西北大門。

生平回顧

湯玉麟,遼寧阜新人,1871年7月生于遼寧義縣稍戶營子霍家溝(今稱太平溝)。湯玉麟少年之時因家貧無錢讀書,自幼給富人家放牛、放羊,稍長給老板趕車,為僱主運輸貨物往來于朝陽和阜新之間,為了防身他苦學騎射有百步穿揚之功,因其身材高大,能力舉數百斤因而遠近皆知。湯玉麟在一次外出運貨歸來時途遭土匪打劫,因勢單力薄吃了大虧一怒之下到大凌河投奔苑四、苑五兄弟當了綠林好漢,開始了打家劫舍的土匪生涯。湯玉麟剽悍勇猛專愛與人鬥狠,他為爭寶局竟手下滾燙的油鍋撈秤砣。

湯玉麟照片湯玉麟照片

他與人爭奪碼頭時則將煤球放在自己大腿上燒,並用燒紅的鐵條燙自己的肋骨;而他缺錢時竟割大腿部上的肉作賭押,為此名震一方成為地方的一霸,因湯玉麟勇猛凶狠苑氏兄弟也敬他幾分,所以他上山不久就被封為二當家的,因此綠林中人都稱其為"湯二虎"。湯玉麟不甘寄人籬下,出山不久就自立門戶帶著一幫亡命之徒進佔錦西紅羅山自樹一幟招兵買馬當上山大王。清光緒20年(1894)一些參加中日甲午戰爭的清軍潰敗後投入到湯玉麟的山寨入伙,因而使其部武器精良加強了作戰能力,使湯玉麟在遼河流域成了一位出了名的大桿子。

清光緒26年(1900年)張作霖率領的保險隊受到土匪金壽山的進攻,幸湯玉麟率部解救才使張作霖免于此難,張作霖感激湯玉麟救命之恩與其結為金蘭之交的兄弟,因湯玉麟年長張作霖四歲,為此張作霖奉湯玉麟為義兄。同年秋張作霖禮聘湯玉麟至中安堡鎮結盟,他們以此為中心負責保衛附近的27個自然村,張作霖仰仗湯玉麟的扶植勢力逐步擴大,因此湯玉麟成為張作霖成立奉系的起家勛臣之一。

湯玉麟騎虎照湯玉麟騎虎照

同年夏歷臘月三十的夜晚金壽山為報私仇會同沙俄騎兵中隊偷襲了中安堡打了守軍一個措手不及,張作霖和湯玉麟殺出糗圍身邊僅剩下十餘個親兵,于是二人帶領餘部投奔八角台商務團練張景惠。張景惠非常欣賞湯玉麟的組織能力,于是讓他幫助訓練團丁,並令他帶隊剿匪。清光緒28年(1902年)張作相也來入伙,商務團不斷擴大團丁發展到450餘人,並消滅了巨匪項昭子。為了名正言順的發展實力,湯玉麟隨張景惠、張作霖接受清朝政府的招安,奉天將軍將商務團改編為奉天前路巡防營,張作霖任管帶,湯玉麟也由此搖身一變成了清政府的下級軍官左哨哨官。

清光緒33年(1907年)清政府改盛京為奉天行省,徐世昌出任東三省總督,為推行新政徐世昌密令湯玉麟將反復無常的杜立山除掉,湯玉麟接受命令後巧施妙計殺了杜立山,因功升任馬隊管帶。清光緒34年(1908年)2月湯玉麟奉命率部至大興安嶺索倫河鄭家屯追剿蒙古郭爾羅斯前旗蒙古抗墾隊伍陶克陶胡,陶克陶胡是破落的蒙古台吉,因其不滿旗札薩克齊穆特色木丕勤等放墾旗地政策,于是代表蒙古牧民請願不想卻遭暴打,為此他組織武裝抗墾搗毀墾荒局,打死日本測繪人員,因而得到蒙古人民的擁護和支持。陶克陶胡起義軍被湯玉麟擊潰後避入深林堅持遊擊戰,湯玉麟因輕敵深入林中作戰而失利,為此被罰免去官職留軍中戴罪立功。清宣統元年(1909年)湯玉麟因兩次率隊冒死救出被陶克陶胡抗墾隊包圍的張作霖有立功表現,因而恢復官職任騎兵管帶。陶克陶胡在張作霖、湯玉麟部的打擊下被迫退出哲裏木盟中部各旗經烏達盟北部、錫林郭勒盟東部進入外蒙古投靠了俄國沙皇支持的外蒙古任兵部副大臣,屢率兵進犯中國終成為中國人民的叛徒。

宣統3年(1911年)辛亥革命成功;1912年1月1日中華民國臨時政府在南京成立,湯玉麟出任陸軍第27師騎兵團團長。民國3年(1914年)2月袁世凱出任中華民國大總統後,極力拉攏東北軍諸將領升任湯玉麟為陸軍第53旅少將旅長,次年又遷升其為中將旅長。民國5年(1916年)張作霖出任奉天省督軍兼省長,本來應該重重提拔與他生死相交的湯玉麟,但因湯玉麟自認為是奉系創業元老,為此驕橫跋扈多有犯上之舉,因此遭張作霖反感,所以多方掣肘湯玉麟在奉系的發展,所以此次隻任命其兄張作相為27軍軍長,並提拔王永江為全省警備處長,卻沒有擢升老大哥湯玉麟。翌年初湯玉麟因不滿張作霖對他的壓製則借王永江整肅軍紀之際槍殺了兩名執法處的憲兵,以此之舉殺雞給猴看對張作霖施加壓力,張作霖為此大為震怒,由此兄弟之間產生了隔閡。民國6年(1917年)3月19日張作霖下令免去湯玉麟的一切職務;3月20日湯玉麟也不甘示弱率兩個團兵力反出奉天城進入馮德麟第28師防地,他聯合馮德麟共同發表反張通電要求張作霖立即下野。

民國6年(1917年)6月辨帥張勛率辮子軍入京復闢滿清,湯玉麟堅決擁護張勛復闢滿清王朝立即率部入京參加復闢運動;7月1日湯玉麟追隨張勛、康有為入宮擁清宣統皇帝溥儀復闢,恢復清朝舊製。7月12日復闢運動在段祺瑞湯化龍指揮的討逆軍打擊下土崩瓦解,復闢宣告失敗,張勛敗逃荷蘭使館;湯玉麟則率部北逃蒙古避禍。民國7年(1918年)1月經張景惠汲金純從中翰旋,又搬請出湯玉麟的母親商氏出面相勸,湯玉麟才與張作霖握手言和率部回到奉天出任東三省巡閱使張作霖的中將顧問。

民國9年(1920年)直皖戰爭爆發,張作霖委以湯玉麟為奉軍偵探隊隊長入京偵查京師動靜。10月湯玉麟回奉天復命將所得情報報告給張作霖,使奉軍有備而出。民國10年(1921年)5月張作霖任命湯玉麟為奉天東邊鎮守使兼左路巡防隊統領及東北陸軍第11混成旅旅長、剿匪司令,率部駐扎在鳳城。民國11年(1922年)4月直奉第一次戰爭爆發,湯玉麟率部入關作戰,其率一團軍隊負責保衛軍糧城奉軍總司令部張作霖的安全,奉軍戰敗後退出關外,湯玉麟改任第7混成旅旅長兼奉天東邊鎮守使。

民國13年(1924年)秋湯玉麟率部參加直奉二次戰爭,其部為奉軍總預備隊在綏中集結待命。10月22日直系將領馮玉祥發動"北京政變"回師囚禁了曹錕大總統,驅逐了宣統皇帝,直系遭此內變而失敗,奉軍因而長驅入關控製了北方局勢。民國14年(1925年)3月23日湯玉麟升任東三省國防軍第11師師長,駐軍熱河朝陽、北票一帶,其部虎視北京使段祺瑞政府和馮玉祥的國民軍如芒刺在背不敢掉以輕心。

民國14年(1925年)11月奉軍軍長郭松齡聯合國民軍總司令馮玉祥起兵反奉,因郭松齡在軍界負有盛名,因而奉軍無不膽怯一觸即潰。12月20日郭軍攻佔大民屯第六方面軍吳俊升的軍團總部,此時張作霖眾叛親離,以無反擊之力,隻有在奉天帥府坐等失敗的到來,在此關鍵之時駐軍新民縣三家子的湯玉麟再次出兵保駕。12月22日湯玉麟率軍從門台進軍直抵張家屯向大民屯發起猛攻,雙方展開了激烈的爭奪戰,郭松齡戰敗而逃,湯玉麟又在義縣大凌河設伏截擊郭松齡叛軍,致使郭部全軍覆滅,郭松齡被迫宣布下野。同日郭松齡在翟家窩子被王永清部活捉,當即被處決。湯玉麟因再次挽救了割據東北的張氏王朝,張作霖認為其"忠勇可靠",因而盡釋前嫌。因馮玉祥在此次反奉之戰中秘密支持郭松齡,張作霖元氣稍一恢復下決心報復馮玉祥。

民國15年(1926年)3月張作霖先與直系大帥吳佩孚握手言和,使馮玉祥的國民軍陷于孤立局面,張作霖趁勢命令湯玉麟率部攻佔張家口由國民軍背後發動攻擊,國民軍戰敗被迫退出北京向西北轉移。張作霖入京後,籌組安國軍政府,自任安國軍大元帥,湯玉麟因功升任安國軍第五方面軍第12軍軍長。4月5日張作霖為報湯玉麟前次救命之功,又加封湯玉麟為熱河都統。

民國16年(1927年)5月奪得國民黨軍政大權的蔣介石決心再次北伐,其委以閻錫山為國民革命軍北方軍總司令;9月下旬閻錫山率領13萬晉軍主動向奉軍發起進攻,晉軍左路軍總指揮商震和左路軍前敵總指揮張蔭梧向京綏線上進攻,連克張家口、萬全、宣化等地兵鋒直指京師。張作霖聞知大驚急令湯玉麟、張作相萬福林率部迎戰晉軍左路軍,湯玉麟率部由京綏線反攻閻錫山的大軍,雙方在河北宣化一帶決戰,兩軍激戰六天六夜,晉軍左路軍被湯玉麟部打的丟盔卸甲潰不成軍敗退到山西天鎮、大同堅守。雁門關,閻錫山被迫宣布下野。湯玉麟因在"晉奉之戰"中勇敢善戰指揮有方,他統帥的左路軍所取得的勝利為全局勝利取得了決定性作用,因而使其勇冠三軍,被奉軍視為"戰神"。

因張作霖反對與日本關東軍合作,日本特務在皇姑屯將其炸死,其子張學良秘密潛回繼承了東北帥位,挽救了時局。民國17年(1928年)7月19日湯玉麟以熱河主將率先回響民國政府號召通電宣布熱河省易幟服從國民政府、奉行三民主義,國民政府任命湯玉麟為熱河省保全司令;12月9日在湯玉麟的影響下,張學良接受了國民政府的任命,宣布東北易幟。12月31日國民政府任命湯玉麟為熱河省省長、國民黨熱河省黨部常委兼第36師師長,駐節承德省會。民國18年(1929年)1月湯玉麟當選為國民政府首都建設委員會委員,張學良為了籠絡父輩對他的支持請湯玉麟出任東北政務委員會副主席,湯玉麟為中國的重新統一立下了汗馬功勛。

熱河省是滿清王朝的行宮,清雍正時期有山東、河北兩省的漢人遷此定居承包蒙族的草場開墾為耕地;清乾隆14年(1749年)至清光緒28年(1902年)滿清政府屢下詔令"禁止漢人移民實邊,開發蒙地",因而熱河地區始終是蒙古人和滿族人統治的地區,漢人沒有實力。湯玉麟自當上了封疆大吏恃功而驕,開始在熱河營造自己的獨立王國,他讓自己的兄弟湯玉書、湯玉銘、湯玉山、湯寶福協助其統轄軍隊;讓兒子湯佐榮、湯佐輔協助其掌管財政;他的女婿周鐵錚則當上阜新縣長幫他管好大後方根據地。湯玉麟在熱河省極力擴充軍隊,到處建造離宮別館,為了維持他龐大軍隊的開支和自己的享受,他大肆搜刮民財巧立各種稅捐名目,剛至民國18年(1929年),他已開始征收民國30年(1941年)的地畝稅。湯玉麟以解決軍餉為由在中央政府的首肯下成立禁煙局,在禁煙局的指導下熱河農民開始種植鴉片,而他則從中獲取暴利。歷經幾年的積累湯玉麟在熱河省真可說得上是一手遮天;而他的軍隊卻由一支虎軍蛻變成一支一手拿步槍;一手拿煙槍的雙槍兵,戰鬥力也大大減弱。

民國19年(1930年)春湯玉麟不顧社會輿論命兒子湯佐榮率兵偷挖了內蒙古巴林左旗白塔子王墳溝遼聖宗、遼光宗、遼道宗三個皇帝的陵墓,並將全部出土文物佔為已有運往沈陽私宅收藏。同年湯玉麟投入巨額資金在天津河北區民主道38號(現為天津市工商管理局)興建一座磚混結構私宅,其宅佔地面積4323平方米,建築面積3341平方米,三層帶地下室,其建築豪華,陳設華麗,是天津最為顯著的豪宅之一。湯玉麟權勢日高,名聲越臭,許多土匪都打著他的名聲在為橫行霸道,還有一位女土匪聲稱是湯玉麟的侄女在為打家劫舍無惡不作,因此湯玉麟在中國人民心目中被視作"土匪省長"。

民國20年(1931年)9月18日日本關東軍乘張學良率奉軍主力入關參加中原大戰之機發動突然襲擊攻佔了東北三省,張學良因沒有作任何抵抗就丟失東北三省而遭到國人的痛斥。9月19日湯玉麟在沈陽的一部分家屬攜帶細軟跑到沈陽小南關的法國天主教堂避難,日本駐沈陽特務機關為拉攏湯玉麟就讓台灣籍漢奸謝履西(偽滿外交大臣謝介石的族弟)和日本憲兵隊護送湯玉麟全家大小和細軟乘南滿火車去大連,再搭船到天津別墅,以此向湯玉麟拋出橄欖枝。

民國21年(1932年)1月國民政府為加強北平、河北、熱河、察哈爾幾省的合作以鞏固北方國防,任命湯玉麟為北平政務委員會委員。民國21年(1932年)3月9日日本關東軍扶立清遜帝溥儀在吉林長春登基,建立以東北三省為基礎的偽"滿州國",日軍又謀進取熱河,日本人對湯玉麟大加利誘企圖迫使他投降;溥儀也未忘湯玉麟曾參加張勛復闢擁立其功則與日本關東軍密議許以湯玉麟為滿州國參議府副議長之職對其進行拉攏。3月29日日滿單方面宣布湯玉麟為滿州國參議府副議長、熱河省長兼熱河軍區司令;4月初日本關東軍敦促湯玉麟叛國出任偽職,但當即被湯玉麟拒絕,他大罵偽滿特使道:"張雨亭(張作霖)是我拜把子弟兄,你們害死他,我沒有那麽混蛋,去作你們的官!"湯玉麟叫人立即將偽滿的委任狀由郵局退還回去。湯玉麟又對張作相派來的特使趙毅道:"吾乃國家疆吏,守土有責,誓死抗戰,決不喪國家之地。"湯玉麟的愛國之舉傳出受到國人的敬重,善良的中國人民不再計較他的貪婪,而隻註重他的義舉。7月21日國民政府電令湯玉麟"守土盡職";8月任命湯玉麟為軍事委員會北平分會委員。同年冬日軍佔領了錦州使華北門戶頓開,日軍進窺熱河省門戶北票,並通知湯玉麟派代表到北票會談。日方代表武部六堂、關東軍參謀長代表和錦州日本駐軍代表出席了會議。湯玉麟派公安管理處處長張舜卿前往參加,會上日方向張舜卿提出了三條要求:第一:湯玉麟是滿洲國委任的熱河省長兼軍區司令,必須派親信為代表常駐長春加強聯絡;第二:為了滿、熱一體的關系,要湯玉麟同意把鐵路由北票延長修建到承德;第三:為了加強聯系,要湯玉麟同意日本軍部在承德設無線電台。湯玉麟得知談判結果後斷然拒絕日軍的無理要求。

民國22年(1933年)2月日寇圖謀熱河,國民政府任命湯玉麟兼任第55軍軍長,繼又宣布他為第五軍團總指揮、熱河省駐防軍上將總司令,統帥20萬守軍負責建平至赤峰一線防御和作戰任務。但國人認為湯玉麟不可靠,懇請行政院長兼財政部長宋子文加強熱河防務。2月11日宋子文飛到北平與張學良商議熱河防守問題。2月16日下午社會民主人士在東城外交大樓成立了東北熱河後援協進會,張伯苓當選為主席,會上通過章程並決議:(一)通電全國人民熱河後援會成立,要求全國一致起來援助;(二)通電全國軍政官兵,請一致團結御侮,並決定派人去熱河察看情形進行援助。2月16日張學良在順承王府官邸召集有關將領會議分配防務作去熱河的準備。因湯玉麟對張學良下達東北軍不抵抗命令致使東北三省丟失,陷三千萬父老鄉親與日寇的鐵蹄之下而不滿,因而蔑視張學良的領導地位;而張學良認為自己下達不抵抗命令隻是怕脾氣暴躁的東北軍引起兩國糾紛所以下令約束他們,不想日本關東軍竟真的動起手來,因此張學良要抗戰了,但因湯玉麟不聽他的指揮棒,所以張學良要臨戰前換將,讓他的伯父張作相(原吉林省主席)取湯玉麟而代之,出任熱河防務主帥,任總司令,降湯玉麟為副總司令。湯玉麟聞知大怒對張學良重用私人的做法大為不滿,更覺得張學良要借此機會除去異己奪他的兵權,因而將帥之間發生矛盾。

民國22年(1933年)2月17日宋子文與張學良來到熱河,湯玉麟聞訊大罵說:"小六子(張學良小名)是不是勾結宋子文等來打我的主意!"眾將說:"宋子文是代表中央,張漢卿是華北直接指揮的長官,因熱河防務吃緊前來觀察名正言順,閣帥不應加以阻止還應趁機向他們要些錢、要物。"湯玉麟于是率文武官員數十人至郊外廣仁嶺迎接,並將宋子文、張學良等安置在承德都統公署。次日舉行會議,宋子文表示:"南京與全國皆非常關懷熱河的安危,請大家保國衛土,所需餉械我當負責,並與漢卿(張學良)隨時接頭辦理。"張學良亦勉勵大家:"誓守熱河準備反攻,以雪九·一八之恥。"宋、張二人隻談些冠冕堂皇的情勢卻沒有任何戰略決策,湯玉麟非常憤怒,他先表示"決心誓與日寇周旋不放棄一寸國土";而後他在會上指責宋子文、張學良道:"為什麽不給熱河軍隊提供軍餉槍械,這是抗日嗎?連個屁都沒有,能打日本人?"但宋子文、張學良隻想貪政治彩頭,在軍事防務會議沒有召開的情況下就急著將他們由北平帶來的由宋子文、張學良署名致日內瓦中國駐國際聯盟代表團的電函發出表示:"中國政府和人民決心抵抗日寇的侵略,集中兵力保衛熱河,請向國聯和全世界聲明";同時還發出了由張學良、張作相、湯玉麟、萬福麟、宋哲元等27名守衛熱河的將領聯名通電:"向南京及全國表示決心抗戰,呼吁全國一致支持";而後宋子文、張學良就離開承德返回北平,這種倉促而不負責任的部署已經註定了戰爭的失敗。湯玉麟是張學良的前輩因而以長輩自居,根本不把張學良放在眼裏,也不肯接受第三集團軍司令張作相的指揮,張作相因湯玉麟不肯配合他,使這位總司令如同虛設,主帥不合致使軍心動搖,各部隊也對戰事無信心、無決心、無準備。在熱河危急的緊要當頭,奉命前來馳援的第41軍軍長孫殿英等將領都以湯玉麟的馬首是瞻,熱河官兵則要求政府先發三個月軍餉讓將士們吃飽了肚子再去御敵,而蔣介石卻將希望寄托在國聯出面幹預所以對熱河也不加戒備,但日本卻主動退出國聯,使其掙脫了國聯的束縛,因此對中國領土的要求更加肆無忌憚。

民國22年(1933年)3月1日日軍照會國民政府要求轍退熱河駐軍而遭拒絕;3月2日日軍乘熱河省將帥不和之機,由日本關東軍司令親率三個日本師團,並配有張海鵬和于芷山的偽軍,舉兵十萬大舉進攻熱河省。日軍以錦州為大本營分兵三路對熱河省發動進攻:一路由綏中進攻凌源;一路由錦州進攻朝陽;一路由通遼攻進開魯。此時熱河省防務還沒有部署到位,張作相原計畫配備的防守兵力有多一半尚未到達防地,根本未構成一個防御體系。湯玉麟部的崔興武旅負責防守開魯一線,其部在日軍飛機、坦克陸空配合作戰下首先投降;萬福麟的第四軍團負責防守凌源一線亦聞風潰退;朝陽隨即失守,三條陣線同時潰敗使日軍如入無人之境。日軍攻佔凌源、赤峰一線,熱河告急,守土主帥張作相不思抵御之策卻率先乘汽車逃往古北口。3月3日日軍分三路大舉進攻熱河省會承德,先頭部隊128名騎兵已出現在承德城外,湯玉麟留下孫殿英部抵御日軍,3月4日晨湯玉麟率5000餘人保護著省政府機關人員撤出熱河退至灤平欲從古北口入北平。但灤平守軍接到張學良的命令奉命阻止湯玉麟回北平;湯玉麟無奈隻好率部經三道梁、長山峪轉赴安匠屯逃往豐寧。4日13時日軍由承德商界代表迎接入城。熱河之役的主帥張作相、湯玉麟都走了,土匪出身的孫殿英卻率部與日軍浴血奮戰七天七夜殲敵四五百人,打出了中國軍人的威風受到全國人民的好評(可十年之後,這位抗日將軍孫殿英卻投降了日本人,當上了偽第四方面軍總司令)。日軍僅用了七天時間佔領了熱河省全境,訊息傳出輿論大嘩,宋慶齡女士在國民御侮自救會成立大會上憤怒遣責道:"誰是防守熱河的,鴉片將軍湯玉麟,他就是開門放日本軍隊進中國的"。東北民眾抗日救國會和熱河後援會建議張學良把湯玉麟捉住正法,以振士氣而勵人心,但湯玉麟已逃往察哈爾竟得幸免。

張作相、湯玉麟丟失了熱河省,全國輿論嘩然同聲譴責南京的軍事和外交。3月8日國民政府正式宣布對湯玉麟"褫職查辦。"但丟失東三省和熱河省的主帥是張學良,因而國人將攻擊目標主要集中在張學良身上,甚至直指蔣介石。3月8日張學良被迫向南京政府辭職,蔣介石派軍政部部長何應欽視察北平做好接管準備,自己也偕宋子文北來于石家庄電約張學良到保定會晤。3月9日張學良偕北平綏靖公署副官署長湯國楨等到達保定,宋子文代表蔣介石與張學良談判:認為熱河失守,張學良守土有責受到全國人的攻擊,中央政府更是責無旁貸蔣介石首當其沖,當時隻有先下去一人以避浪潮。張學良同意先行下野,于是蔣介石才來保定與張學良相見。宋子文與張學良商談了善後問題擬將東北軍編組為四個軍,由于學忠、萬福麟、何柱國、王以哲四個人分別統率,北平軍分會由何應欽任代理委員長,並調中央軍第2師黃傑和第25師關麟征開赴古北口,以抵抗日軍的前進。蔣介石對日本繼續推行他的外交為主政策,並調黃郛到北平來主持政務專辦對日外交。湯玉麟退路已絕,偽滿洲國乘機派代表約見湯玉麟的兒子湯佐榮,再次以湯玉麟出任滿州國參議府副議長兼熱河省省長為誘餌勸湯玉麟投降日滿。同年3月國民政府偵知此舉,認為湯玉麟有叛國之意則下令通緝湯玉麟。但湯玉麟並沒有賣國,他拒絕接受偽職維護了自己的尊嚴。

民國22年(1933年)4月14日湯玉麟率部撤至察哈爾,為了表示自己的抗日決心;5月湯玉麟親至河北赤城縣獨石柵子與抗日同盟軍北路前線總指揮吉鴻昌及抗日救國軍總司令方振武密商抗日大計,被任命為抗日同盟軍察東遊擊司令。民國33年(1934年)1月湯玉麟率部宣布"抗日",他率軍配合吉鴻昌發動了收復多倫、古源等戰役給日寇以沉重打擊。10月湯玉麟因與劉桂堂爭奪防地發生戰鬥,察哈爾主席宋哲元出面為其二人調解,湯玉麟同意接受宋哲元29軍改編,並出任29軍總參議。國民政府得知湯玉麟接受改編,查知其並沒有投敵之舉,又主動放棄軍權,為了鼓勵其部抗日,洗刷他的不白之冤;12月27日民國政府轍銷了對湯玉麟的通緝。

蔣介石與張學良蔣介石與張學良

民國33年(1934年)5月中央軍委會禮聘湯玉麟為軍委會北平軍分會高級顧問,湯玉麟的復出遭到國人的反對;同年底湯玉麟被迫宣布辭職攜家眷隱于天津租界的別墅。湯玉麟舊部在抗日戰爭中,參加了宋哲元領導的29軍抗日,打出了威風,一雪熱河之恥;而其部炮兵總監耿繼周與營長李芳廷都成為抗日義勇軍名將,各率一軍在白山黑水間給日寇以重創,湯玉麟地下有知也會感到欣慰的。

遭遇通緝

1928年12月29日東北易幟後,湯玉麟任東北政務委員會委員、熱河省主席兼中國國民革命軍36師師長。在主政熱河的6年裏,湯玉麟任人唯親:大兒子湯佐榮為熱河省禁煙局局長,二兒子湯佐輔為熱河省財政廳廳長;三弟湯玉山當上了58團團長,四弟湯玉銘當上了炮兵旅長,五弟湯玉書當上了騎兵旅長,侄兒湯保福當上了工兵營長,就連湯玉麟的大舅子夏維士也當上了輜重營營長。

湯玉麟

熱河省儼然變成了湯家軍的獨立王國。可惜好景不長,1933年日軍大舉進攻熱河,湯玉麟棄守熱河,調用大量軍車搬運私產,逃至灤平,致使日軍不到10天即佔領承德!為此國民政府明令通緝湯玉麟。

晚年經歷

1933年10月,宋哲元收編湯部,委湯玉麟為29軍總參議,從此失去了軍權。1934年1月9日,南京政府取消對湯的通緝令。5月2日,北平軍分會任其為高級顧問,半年後解職,回到天津寓所。湯玉麟在抗日戰爭其間多次拒絕出任偽職,度過了一生中最為平靜的歲月。解放戰爭時為了安全,湯玉麟曾搬到花園路3號居住。1949年2月病死于天津,終年78歲。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