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真詞

湘真詞

明代詩詞名家陳子龍詞集,陳子龍詞集有《江蘺檻》和《湘真閣存稿》 分別存詞55首、29首,二詞集之外還有另外三首,總共87首。後代因為其詞集中含"湘真"二字而以"湘真"代指陳子龍本人或者陳子龍詞集。 《湘真閣存稿》中詞尤傑出,奠定了陳子龍在詞史上的重要地位,清末詞學大師譚獻的《復堂詩話》稱:"有明以來,詞家斷推湘真第一。"

  • 作者
    陳子龍
  • 作品名稱
    湘真詞
  • 創作年代
    明代
  • 文學體裁

簡介

​明代詩詞名家陳子龍詞集。陳子龍,字臥子,晚號大樽,文學家,詩賦古文皆工,尤擅七言律詩、七言歌行、詞與駢體文,時人推其為"雲間派"盟主。

陳子龍詞集有《江蘺檻》和《湘真閣存稿》。後代因為其詞集中含"湘真"二字而以"湘真"代指陳子龍本人或者陳子龍詞集。

江蘺檻》存詞55首,《湘真閣存稿》共存詞29首,二詞集之外還有另外三首,總共87首。《湘真閣存稿》中詞尤其傑出,康熙年間詩詞盟主王士禛評價陳子龍詞:"神韻天然,風味不盡,如瑤台仙子獨立卻扇時。湘真一刻晚年所作寄意更緬邈悽惻。 "這些詞作奠定了陳子龍在詞史上的重要地位。著名詞學家龍瑜生《近三百年名家詞選》中稱:"詞學衰於明代,至子龍出,宗風大振,遂開三百年來詞學中興之盛。"龍榆生還在《跋鈔本湘真閣詩餘》:" 明季詞人,惟青浦陳臥子子龍,衡陽王船山夫之,嶺南屈翁山大均三氏風力遒上,具起衰之力。臥子英年殉國,大節凜然,而所作詞婉麗綿密,韻格在淮海漱玉間,尤為當行本色,此亦事之難解者。"其中,"湘真閣詩餘"即因《湘真閣存稿》而得名,陳子龍詞乃至陳子龍本人也因此被後代詞評家以"湘真"代稱,如清中期著名詞人佟世南稱:"至故明惟《寫情》、《湘真》二集,高朗秀艷,得兩宋軌則。" 清末詞學大師譚獻的《復堂詩話》稱:" 有明以來,詞家斷推湘真第一。"即以湘真代稱陳子龍詞或者陳子龍本人。

遼寧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中國古代文學通論 明代卷》第四十三頁評價:"陳子龍、夏完淳孫承宗張煌言等人構成的英烈詞人群體,其中成就最大而且足為明詞生色的是陳子龍,他的《湘真閣》《江籬檻》二集,置於宋詞名家中亦。論明詞者,每謂兩頭最佳,明初翹楚數劉基,明季殿軍則當推陳子龍。而且以陳子龍為領袖的雲間詞派,對清初詞壇也具有深遠的影響。"

江蘺檻

陳子龍早期詞集,收詞五十五首。

陳子龍詞集有《江蘺檻》與《湘真詞存稿》二種,《江蘺檻》是其早期(約25歲-29歲之間)詞作合集。《江蘺檻》詞努力回歸南唐、五代、北宋婉約詞之風格,作品以傳統的閨情、離別、傷春、詠物等題材為主,顯示了詞人作為青年才子的花月心性。

菩薩蠻

廉纖暗鎖金塘曲,聲聲滴碎平蕪綠。無語欲摧紅,斷腸芳草中。

幾分消夢影,數點胭脂冷。何處望春歸?空林鶯暮啼。

南鄉子

卻恨艷陽時,妝點蔫紅嫁阿誰。一夜輕狂拋擲也,支離,縱有殘花不自知。

盼殺到春遲,才到春前少一枝。不敢望人傷薄命,堪悲,明歲開時莫更吹。

蝶戀花

才與五更春夢別,半醒簾櫳,偷照人清切。檢點鳳鞋交半折,淚痕落鏡紅明滅。

枝上流鶯啼不絕,故脫餘綿,忍耐寒時節。慵把玉釵輕綰結,恁移花影窗前沒。

清平樂

繡簾花散,難與東風算。拈得金針絲又亂,尚剩檀心一半。

幾回黛蹙雙蛾,斜添紅縷微波。閒看燕泥欲墮,柳綿吹滿輕羅。

浣溪沙

半枕輕寒淚暗流,愁時如夢夢時愁,角聲初到小紅樓。

風動殘燈搖繡幕,花籠微月淡簾鉤,陡然舊恨上心頭。

木蘭花令

愁殺匆匆春去早,又恨懨懨春未了。羅襪痕輕映落花,玉輪碾處眠芳草。

當日香塵歸後杳,獨立斜陽人自老。不須此地怨東風,天涯何處銷魂少。

踏莎行

無限心苗,鸞箋半截,寫成親襯胸前折。臨行檢點淚痕多,重題小字三聲咽。

兩地魂銷,一分難說,也須暗裡思清切。歸來認取斷腸人,開緘應見紅文滅。

蘇幕遮

冷風尖,清夢杳。柳盪花飛,總為愁顛倒。鉤較斷腸無一了,細雨連天,排演黃昏早。

繡原長,青冢小,重問幽泉,可照紅裳曉。地下傷春應不老,香魂依舊嬌芳草。

錦帳春

黛角新調,紅潮疑泫。早斜對,菱花半轉。壓明波,橫翠鈿,似巫山不遠,朝雲初卷。

纖甲勻棱,同心細偃。嘆此地,悲歡未穩。可濃愁,仍淡掃,問愁來幾件,亂他深淺。

木蘭花

雨初晴,風驟起,漠漠一天雲墮水。真似夢,也無愁,撩亂春心何日止。

耐纏綿,空徙倚,此去誰家金屋裡。寧蕩漾,莫沾泥,為儂留卻輕狂矣。

探春令

碧天拖逗懶悠悠,長短尋無處。為多情,繞遍閒庭院,牽不住,花飛去。

匆匆煙景催芳樹,一縷縈朝暮。可春心斷也,何曾斷了,盪盡人間路。

眼兒媚

裊裊東風軟玉屏,閒摘護花鈴。自薰羅袖,獨尋繡線,懶與丁寧。

無端午夢逡巡起,春事已飄零。只愁又見,柳綿不定,燕語初停。

虞美人

碧闌囊錦妝檯曉,泠泠相對早。剪來方尺小清波,容得許多憔悴暗消磨。

海棠一夜輕紅倦,何事教重見?數行珠淚倩他流,莫道無情物也替人愁。

少年游

滿庭清露浸花明,攜手月中行。玉枕寒深,冰綃香淺,無計與多情。

奈他先傾離時淚,禁得夢難成。半晌歡娛,幾分憔悴,重疊到三更。

漁家傲

九十韶光如夢短,染紅搓綠隨深淺。賺得那人腸欲斷,全不管,數聲啼鴂風前散。

倚遍玉樓無計款,問春此去誰為伴?明歲芳菲依舊滿,君莫算,未來先怕難消遣。

長相思

黛眉收,翠鬟流,厭損芳波一段愁,愁時夢未休。

山浮浮,水悠悠,欲問行云何處留?有人天際頭。

山花子

銷盡胭脂貼畫屏,廉纖望斷數風鈴。再有淒涼何處也,總曾經。

白日卸妝支半枕,黃昏和淚悄中庭,料得滿園青草里,雨冥冥。

蘇幕遮

晚妝新,羅帶繞。才到黃昏,付與愁多少?支盡淚痕天不曉,得傍香雲,夜夜金釵小。

繡幃深,銀燭杳。殘月疏更,有夢何時了?一角無情裝疊早,連宵枉惹多情惱。

醉桃源

朱闌清影下簾時,泠泠修竹低。滿園空翠拂人衣,流鶯無限啼。

蓮葉小,荇花齊,雨余雙燕歸。紅泉一帶過橋西,香銷午夢微。

滿庭芳

紫燕翻風,青梅帶雨,共尋芳草啼痕。明知此會,不得久殷勤。約略別離時候,綠楊外,多少銷魂。才提起,淚盈紅袖,未說兩三分。

紛紛,從去後,瘦憎玉鏡,寬損羅裙。念飄零何處,煙水相聞。欲夢故人憔悴,依稀只隔楚山雲。無過是,怨花傷柳,一樣怕黃昏。

醉紅妝

空庭星露暗香消,冷熒熒,煙外飄。一簾涼影點清宵,明還滅,弄花梢。

多情飛上翠雲翹,倩他照,晚妝嬌。更喜玉纖輕拂下,偏不見,落紅綃。

醉花陰

幾遍閒愁都過了,余得三更少。轉覺碧澄澄,玉枕香綃,相對銀缸小。

任他憔悴傷懷抱,尚怕鄰雞早。倘有夢來時,辜負多情,一夜天涯繞。

滿江紅

槐院深陰,亂花影半鉤羅襪。逞鮫綃香透,蘭湯脂滑。百草分來紅袖滿,雙蛾飛上湘裙折。更亭亭無語照池塘,愁時節。

傷心事,人難說;芳年恨,經今切。且玉簫金管,畫船明月。微雨樽前冰簟冷,輕風扇底蓮歌歇。問多情誰似五絲長?同千結。

一剪梅

剪側輕風翠尾流。雨點梨花,卷上簾鉤。叮嚀誰語苦匆匆,訴與情人,分得紅樓。

壘就新巢自在游。來便傷春,去又悲秋。玉窗重見舊娉婷,前歲多愁,今歲多愁。

謁金門

鶯啼處,搖盪一天涼雨。極目平蕪人盡去,斷虹明碧樹。

費得爐煙無數,只有輕寒難度。忽見西樓花影露,弄晴催薄暮。

山花子

靜掩珠簾透麝蘭,黃昏池閣翠眉殘。葉上數聲梅子雨,損紅顏。

小扇風微雲鬢亂,薄羅香襯玉肌寒。折得一枝新浴後,意闌珊。

如夢令

紅燭逢迎何處?笑倚玉人私語。莫上軟金鉤,留取水沉濃霧。

難去。難去。門外尺深花雨。

蝶戀花

金井雕欄蛩語歇,獨上空階,簌簌驚羅襪。滿院西風人影絕,亂鴉啼斷寒枝月。

今夜霜花樓外滑,一曲屏山,遮過燈明滅。幾陣紗窗聲不輟,夢中又到愁時節。

臨江仙

西風料峭黃花暮,斜陽一角紅樓。羅衣添得又還休,銀蟬寒指甲,寶鴨暖藏鉤。

忽憶軟金杯自捧,重攜殘燭淹留。於今玉漏漫悠悠,不知千里夢,無奈五更愁。

南鄉子

花發小屏山,凍徹胭脂暮倚闌。添得金爐人意懶,雲鬟,為整犀梳玉手寒。

盡日對紅顏。畫閣深深半掩關。冰雪滿天何去也,眉彎,兩臉春風莫放殘。

玉樓春

滿堤衰柳寒塘暮,知有銷魂難覓處。北風吹徹斷鴻聲,江水夢成明月路。

鬱金裙系相思縷,霜雪催人真欲去。行云何許太無情,十二峰頭留不住。

蝶戀花

裊裊花陰羅襪軟,無限芳心,初與春消遣。小試嬌鶯才半囀,海棠枝上東風淺。

一段行云何處剪,掩過雕闌,送影湘裙展。隔著亂紅人去遠,畫樓今夜珠簾卷。

鵲踏枝

金屋珠樓多遍了,試問東風,著意知多少?一種艷陽渾欲掃,飛煙淺破丁香小。

初放柳條明月曉,為寫相思,慣繡雙雙鳥。莫說輕紅何處好,催人連夜傷春早。

虞美人

玉樓昨夜冰壺瀉,又是春來也。韶光不與昔年同,只有花枝依舊愛東風。

沉沉芳信初添繡,尚擁余香透。今宵喜短減相思,奈我多愁偏向日長時。

虞美人

枝頭殘雪余寒透,人影花陰瘦。紅妝悄立暗消魂,鎮日相看無語又黃昏。

香雲黯淡疏更歇,慣伴纖纖月。冰心寂寞恐難禁,早被曉風零亂奈春深。

南柯子

淡淡花梢去,融融翠影流。碧天無際迥含愁,留得一庭清露上簾鉤

風軟飛紅定,煙深慘綠收。為誰相送海西頭,應有玉簫吹斷鳳凰樓。

望遠行

曉日深沉畫閣眠,銀剪閒開半圓。小屏風上又新年,綺羅香襯落金鈿。

思往事,恨綿綿。怕說梅妝柳煙。裁成華勝寄誰邊?一春常是淚花前。

探春令

寒梅香斷滿簾風,庭院春無主。火微紅,明滅紗窗里,知有玉人低語。

年時花月相逢處,隔小橋幾許。想今宵獨剔,銀燈和淚,多了黃昏雨。

南鄉子

小院雨初殘,一半春風繡幕間。強向玉梅花下走,珊珊,飛雪輕狂點翠鬟。

淡月滿闌乾,添上羅衣扣幾番。今夜西樓寒欲透,紅顏,黛色平分凍兩山。

玉蝴蝶

才過十三春淺,珠簾開也,一段雲輕。愁絕膩香溫玉,弱不勝情。淥波瀉、月華清曉;紅露滴、花睡初醒。理銀箏,纖芽半掩,風送流鶯。

娉婷,小屏深處,海棠微雨,楊柳新晴。自笑無端,近來憔悴為誰生。假嬌憨,戲揉芳草;暗傷感、淚點春冰。且消停,蕭郎歸矣,莫怨飄零。

醉落魄

花嬌玉暖,鏡台曉拂雙蛾展。一天風雨青樓斷,斜倚欄乾,簾幕重重掩。

紅酥輕點櫻桃淺,碧紗半掛芙蓉卷。真珠細滴金杯軟。幾曲屏山,鎮日飄香篆。

天仙子

古道棠梨寒惻惻,子規滿路東風濕。留連好景為誰愁,歸潮急,暮雲碧。和雨和晴人不識。

北望音書迷故國。一江春水無訊息。強將此恨問花枝,亂紅積,鶯如織,我淚未彈花淚滴。

醜奴兒令

紅霞綠芷煙波急,欲問西洲,莫寄東遊,千里清江一線愁。

落花亂點湘文皺,昨暮瓊樓,今日蘭舟,為送多情曉夜流。

點絳唇

簾卷斜陽,東風羅帶吹芳徑。月華初映,人影闌乾並。

又怯空房,花下雙鬟等。青燈冷,碧紗煙靜,半晌愁難定。

惜分飛

池上輕陰鶯暗度,啼破淡黃煙霧。一種愁難訴,不禁著意東風處。

千縷青青青半吐,染就滿溪花露。多是三春誤,常教送斷人行道。

更漏子

愁眉曉,明妝夜,多為海棠欲謝。紗窗下,繡床間,沉吟花信寒。

殘紅瀉,余香惹,撩亂日常時也。門寂寂,意茫茫,憑他雙燕忙。

桃源憶故人

小樓極望連平楚,簾卷一帆南浦。試問晚風吹去,狼籍春何處?

相思此路無重數,畢竟天涯幾許?莫聽嬌鶯私語,怨盡梨花雨。

蝶戀花

雨外黃昏花外曉,催得流年,有恨何時了?燕子又來春漸老,亂紅相對愁眉掃。

午夢闌珊歸夢杳,醒後思量,踏遍閒庭草。幾度東風人意惱,深深院落芳心小。

小重山

曲檻疏簾紅袖輕,粉塘煙乍卷,柳初醒。一池潮漲小橋橫,微風起,搖盪月華生。

春色滿中庭,玉人愁不寐,暗吹笙。碧波流徹夜三更,妝樓影,還照杏花明。

畫堂春

輕陰池館水平橋,一番弄雨花梢。微寒著處不勝嬌,此際魂銷。

憶昔青門堤外,粉香零亂朝朝。玉顏寂寞淡紅飄,無計春宵。

浪淘沙

閣外曉雲生,菸草初醒。一番風雨一番晴,幾度銷魂還未了,又到清明。

偏是對娉婷,特地飄零。落花春夢兩無憑,滿眼離愁留不住,悔我多情。

驀山溪

碧雲芳草,極目平川繡。翡翠點寒塘,雨霏微、淡黃楊柳。玉輪聲斷,羅襪印花陰,桃花透,梨花瘦,遍試纖縴手。

去年此日,小苑重回首。暈薄酒闌時,擲春心,暗垂紅袖。韶光一樣,好夢已天涯,斜陽候,黃昏又,人落東風後。

青玉案

青樓惱亂楊花起,能幾日,東風裡?回首三春渾欲悔,落紅如夢,芳郊似海,只有情無底。

華年一擲隨流水,留不住,人千里。此際斷腸誰可比?離筵催散,小窗惜別,淚眼欄乾倚。

武陵春

看盡雕梁雙燕子,倦倚綠雲松。拋卻閒愁入夢中,一半剩眉峰。

強蹙凌波尋蝶路,金縷罥芳叢。杜宇聲聲和淚紅,灑不遍,落花風。

浣溪沙

百尺章台撩亂吹,重重簾幕弄春暉,憐他飄泊怨他飛。

淡日滾殘花影下,軟風輕送玉樓西,天涯心事少人知。

湘真閣存稿

望江梅二首

其一

思往事,花月正朦朧。玉燕風斜雲鬢上,金猊香燼畫屏中,半醉倚輕紅。

其二

無限意,訊息更悠悠。弱柳三眠春夢杳,遠山一角曉眉愁,無計問東流。

宴桃源四首

其一

煙景霏微陰洞,堤上紫騮驕鞚。貪看兩鴛鴦,行過金鰲玉蝀。

如夢。如夢。花月十年情重。

其二

綺閣沉沉煙重,倒映綠波風動。悄立曉寒侵,依舊雕闌畫棟。

如夢。如夢。玉樹數聲殘弄。

其三

天上仙裾無縫,環佩飄颻風送。倚遍小欄乾,咫尺煙迷雲凍。

如夢。如夢。瀛海玉簫雙鳳。

其四

醽醁宜春瑤瓮,門外青絲雲擁。今夜好思量,總教玉人珍重。

如夢。如夢。滿地落紅催送。

點絳唇

滿眼韶華,東風慣是吹紅去。幾番煙霧,只有花難護。

夢裡相思,芳草王孫路。春無語,杜鵑啼處,淚染胭脂雨。

浣溪沙

龍腦金爐試寶奩,蝦須銀蒜掛珠簾,莫將心事上眉尖。

鬥草文無知獨勝,彈棋粉石好重拈,一鉤紅影月纖纖。

訴衷情

小桃枝下試羅裳,蝶粉斗遺香。玉輪碾平芳草,半面惱紅妝。

風乍暖,日初長,裊垂楊。一雙舞燕,萬點飛花,滿地斜陽。

菩薩蠻

玉人裊裊東風急,半晴半雨胭脂濕。芳草襯凌波,杏花紅粉多。

起來慵獨坐,又擁寒衾臥。金雀帶幽蘭,香雲覆遠山。

憶秦娥

春漠漠,香雲吹斷紅文幕。紅文幕,一簾殘夢,任他飄泊。

輕狂無奈春風惡,蜂黃蝶粉同零落。同零落,滿池萍水,夕陽樓閣。

畫堂春

艷陽深染杏花梢,曉妝初注櫻桃。滿堂春思卷紅綃,昨夜春消。

拾翠綠雲斜嚲,斗棋紅子閒敲。無邊芳草玉驄驕,人去迢遙。

山花子

楊柳迷離曉霧中,杏花零落五更鐘。寂寂景陽宮外月,照殘紅。

蝶化彩衣金縷盡,蟲銜畫粉玉樓空,惟有無情雙燕子,舞東風。

柳梢青

繡嶺平川,漢家故壘,一抹蒼煙。陌上香塵,樓前紅燭,依舊金鈿。

十年夢斷嬋娟,回首處離愁萬千。綠柳新蒲,昏鴉春雁,芳草連天。

醉花陰

繡幕屏山紅影對,兩點愁眉黛。訊息又黃昏,立遍蒼苔,賺得心兒悔。

一縷博山庭院內,人在鞦韆背。夜久落春星,幾陣東風,殘月梨花碎。

浪淘沙

清淺木蘭舟,春思悠悠。暮雲凝碧舊妝樓,當日畫堂紅蠟下,戲與藏鉤。

何處問重遊?好景難留。誰家花月惹人愁?總有笙歌如夢也,別樣風流。

虞美人

夭桃紅杏春將半,總被東風換。王孫芳草路微茫,只有青山依舊對斜陽。

綺羅如在無人到,明月空相照。夢中樓閣水湛湛,撇下一天星露滿江南。

南鄉子

羅袂曉寒侵,寂寂飛花雨外深。草色萋迷郎去路,沉沉,一帶浮雲斷碧岑。

無限暗傷心,粉冷香銷憎錦衾。濕透海棠渾欲睡,陰陰,枝上啼紅恐不禁。

醉落魄

青樓繡甸,韶光一半無人見。海棠夢斷前春怨,幾處垂楊,不耐東風卷。

飛花狼籍深深院,滿簾寒雨爐煙篆。黃昏相對殘燈面,聽徹三更,玉枕欹將遍。

小重山

曉日重檐掛玉鉤,鳳凰台上客,憶同游。笙歌如夢倚無愁,長江水,偏是愛東流。

荒草思悠悠,宮花飛不盡,覆芳洲。臨春非復舊妝樓,樓頭月,波上對揚州。

踏莎行

牆柳黃深,庭蘭紅吐,東風著意催寒去。迴廊寂寂繡簾垂,殘梅落盡青苔路。

綺閣焚香,閒階微步,羅衣料峭鶯啼暮。幾番冰雪待春來,春來又是愁人處。

唐多令

碧草帶芳林,寒塘漲水深。五更風雨斷遙岑。雨下飛花花上淚,吹不去,兩難禁。

雙縷繡盤金,平沙油壁侵。宮人斜外柳陰陰。回首西陵松柏路,腸斷也,結同心。

蝶戀花

紫燕香泥歸畫棟,卷上簾鉤,楊柳籠煙重。窗外曉鶯啼一弄,飛花只有東風送。

錦瑟瑤琴都不動,倦倚闌乾,白日耽幽夢。金鴨微溫紅袖擁,芙蓉半掩鞋頭鳳。

青玉案

海棠枝上流鶯囀,試小立,春風面。細草凌波紅一線,碧雲凝照,綠楊零亂,重鎖深深院。

甘蕉翠滴當心卷,寫遍相思空自遣。歸去枕函曾夢見,一天星月,滿庭風露,吹落梨花片。

天仙子

十二畫屏圍楚岫,一縷水沉攜滿袖。小桃纖甲印流霞,聽玉漏,人歸後,兩點橫波微暈透。

豆蔻梢頭春尚瘦,雲膩暖金燈下溜。鏡台斜背解羅衣,芙蓉繡,生香扣,寶襪酥溫紅影皺。

江城子

一簾病枕五更鐘,曉雲空,卷殘紅。無情春色,去矣幾時逢?添我千行清淚也,留不住,苦匆匆。

楚宮吳苑草茸茸,戀芳叢,繞游蜂,料得來年,相見畫屏中。人自傷心花自笑,憑燕子,舞東風。

千秋歲

章台西弄,縴手曾攜送。花影下,相珍重。玉鞭紅錦袖,寶馬青絲鞚。人去後,簫聲永斷秦樓鳳。

菡萏雙燈捧,翡翠香雲擁。金縷枕,今誰共?醉中過白日,望里悲青冢。休恨也,黃鸝啼破前春夢。

念奴嬌

問天何事,到春深,千里龍山飛雪?解佩凌波人不見,漫說蕊珠宮闕。楚殿煙微,湘潭月冷,料得都攀折。嫣然幽谷,只愁又聽啼鴂。

當日九畹光風,數莖清露,縴手分花葉。曾在多情懷袖裡,一縷同心千結。玉腕香銷,雲鬟霧掩,空贈金跳脫。洛濱江上,尋芳重惜佳節。

二郎神

韶光有幾?催遍鶯歌燕舞。醞釀一番春,穠李夭桃嬌妒。東君無語,多少紅顏天上落,總添了數抔黃土。只是你年年芳草,依舊江山如許。

何處?當年此日,柳堤花墅。內家妝,搴帷生一笑,馳寶馬漢家陵墓。玉雁金魚誰借問?空令我傷今弔古。嘆繡嶺宮前,野老吞聲,漫天風雨。

詞集外三首

除了《江蘺檻》和《湘真閣存稿》中的84首詞之外,陳子龍的全集(《陳忠裕公全集》)中還收有三首詞。《江蘺檻》作於陳子龍24-29歲之間,而《湘真閣存稿》作於陳子龍39歲那年的暮春,因此這三首"集外之詞",顯然是陳子龍在其他時候的偶然之作,其中《望仙樓(夜宿大蒸西莊)》作於亡國之後,其餘二首無法確定大概時期。

點絳唇

惜別經年,玉階冷落人消瘦。海棠春畫,漫倚雕闌久。

愁拂銀床,淚濕雙紅袖。燈殘後,夢回巫岫,淡月疏簾透。

乳燕飛

瓊樹紅雲漉,彩虹低,護花梢瀉,膩涼香浴。珊枕柔鄉凝豆蔻,款款半推情蹙。更小語不明深曲,解語夜舒蓮是藥,生憎人夢醒皆相屬。鳳蕭歇,停紅玉。

嬌鶯啼破東風獨,移來三起閶門柳,館娃遣綠。栽近妝檯郎記取,年年雙燕來逐。雲鬟沉滑藏雅足。漫折櫻桃背人立,倚肩低問麝衾馥。渾不應,強他續。

望仙樓

滿階珠露溢啼痕,閒坐空庭淒絕。今夜鵑聲偏咽,紅透花枝血。

自慚虺尹匡持,回首山河殘缺。燈燼乍明還滅,腸斷誰堪說。

散曲二套

梅下美人像

【傾杯賞芙蓉】喚起生香軟玉屏,無奈東風冷。只見她萬縷雲鬟,十樣眉峰,百種多嬌,一種多情。恰似生成金屋冰心映,莫待飛上瑤台對月明。清虛境,有雲璈玉磐,更五銖仙佩,星下坐調笙。

【玉芙蓉】雕欄只自憑,綺閣曾相併。奈夢兒縹緲,畫裡分明。生憎玉蕊春前影,淡寫胭脂雨後晴。誰同病?有梅花半醒。可憐她,玉人和月夜亭亭。

【普天樂犯】踏花茵,情中景;倚鮫綃,身後影。巧丹青,一生成,翻認做兩兩娉婷。夜闌人靜,輕雲半吐巫山嶺。有情人著意端詳,空擔了兩下消停。

【朱帶錦】描得出風流傾城,畫不就斷腸情性,無限新愁任醉醒。怕東風紅粉飄零,滿紙寫幽情,也應珍重,麝蘭香暗生。添個人兒也,喚真真,末後兩三聲。

【尾聲】漢宮圖畫真難定,打疊起鳳釵鸞鏡。只願你秋雨彈琴伴茂陵。

詠柳

【集賢賓】東風細吐春影微,哪堪明月披離。如夢和煙嬌半起,更無端情性誰知。飄零始矣,莫暗度艷陽空翠。全不記,曾攀折舞腰余幾。

【黃鶯兒】猶憶把鞭歸,走章台晚路迷。綰來多與傷心會。長條掃地,香絲亂飛,好將移植靈和內。想依依風流放誕,時拂玉人依。

【簇御林】鶯閨小,緣未齊。弄輕黃,勻落暉,早春風雨雙憔悴。便付與、閒桃李,在樓西,星寒霧暖,都是攪愁眉。

【貓兒墜】奈成輕薄,又逐曉雲回。盡日空濛吹絮未?一江搖曳化萍飛。相疑尚是春深,暗驚秋意。

【尾聲】可憐今日飛花易,莫怨當年系馬遲,灞岸行人不做美。

湘真詞評價

★清·王士禛《花草蒙拾》:陳大樽詩首尾溫麗湘真詞亦然。然不善學者,鏤金雕瓊,正如土木被文繡耳。又或者斷斷格律,不失尺寸,都無生趣。譬若安車駟馬,流連陌阡,殊令人思草頭一點之樂。

★清·王士禛《花草蒙拾》:雲間數公(陳子龍等)論詩拘格律,崇神韻。然拘於方幅,泥於時代,不免為識者所少。其於詞,亦不欲涉南宋一筆,佳處在此,短處亦坐此。合肥(龔鼎孳)乃備極才情,變化不測。婁東(吳偉業)驅使南北史,瀾翻泉涌,妥帖流麗,正是公歌行本色,要是獨絕。

★清·王士禛鄒祗謨《倚聲初集》:大樽柔情俊語,自淮海漱玉組織而出,不落南渡以後。

★清·王士禛鄒祗謨《倚聲初集》:可謂鍾隱(李煜)後身。

★清·王士禛鄒祗謨《倚聲初集》:湘真詞意長於筆,每一調中定有數致語可供沉諷。

★清·王士禛,鄒祗謨《倚聲初集》:詠物至湘真,真有鏡花水月之妙。

★清·王士禛,鄒祗謨《倚聲初集》:每讀江蘺檻詞,令人息斗字之想。

★清·王士禛,鄒祗謨《倚聲初集》:每讀湘真詞,令人移情惝恍者彌日。

★清·王士禛,鄒祗謨《倚聲初集》:寫景布詞必不入南宋一字,是此公獨絕。

★清·王士禛,鄒祗謨《倚聲初集》:讀湘真詞,覺鏤鉥字句者之拙。

★清·王士禛,鄒祗謨《倚聲初集》:大樽諸詞神韻天然,風味不盡,如瑤台仙子獨立卻扇時。湘真一刻晚年所作寄意更緬邈悽惻。

★清·王士禛,鄒祗謨《倚聲初集》:浣筆漱墨,無不香倩欲絕,工此派者,今惟子山(計南陽)、其年(陳維崧)爾。

★清·王士禛,鄒祗謨《倚聲初集》:首尾溫麗無一僻字拗調,是公獨絕處。騷人以幽蘭比君子,此詞其有招些之思乎。

★清·顧璟芳《蘭皋明辭彙選》:大樽先生文高兩漢,詩軼三唐,蒼勁之節,與志氣相符。遒其詞風流婉約,堪付與、十八歌喉。傳稱河南亮節,作字不勝綺羅;廣平鐵心,《梅賦》偏工柔艷,吾於先生益信。

★清·沈雄《古今詞話》:大樽文高兩漢,詩軼三唐,蒼勁之色,與節義相符。乃《湘真》一集,風流婉麗如此。傳稱河南亮節。作字不勝綺羅,廣平鐵心,《梅賦》偏工清艷,吾於大樽益信。

★清·佟世南:"至故明惟(劉基)《寫情》、(陳子龍)《湘真》二集,高朗秀艷,得兩宋軌則。"

★清·譚獻《復堂詩話》:重光(李煜)後身,唯臥子(陳子龍子龍)足以當之。詞自南宋之季,幾成絕響。元之張仲舉(張翥)稍存比興。明則臥子直接唐人,為天才。

★清·譚獻《復堂詩話》:有明以來,詞家斷推湘真(陳子龍)第一,飲水次之。其年(陳維崧)、竹垞(朱彝尊)、樊榭(厲鶚)、頻伽(郭麐),尚非上乘。

★清·謝章鋌《賭棋山莊詞話》卷八:"明末風雅首陳大樽子龍,大樽門下首夏存古完淳。"

★民國·徐敬修《詞學常識》:"按子龍之詞,纏綿悱惻,神韻天然,為有明一代詞人之冠。……總之有明一代之詞學,初則沿蛻岩(張翥)之風軌,永樂以後,《花間》《草堂》諸集漸盛,當時唯小令中調,間有可取,其餘則偏於浮靡,無一硬語,至陳子龍出,始卓然可稱一代詞宗,然已身丁季叔,而開有清風氣之先矣。"

★近代·錢基博《中國文學史》:子龍之詩,不脫王李之窠臼;而子龍之詞,則直造唐人之奧宇。詞至南宋之季,幾成絕響;知比興者,元張翥之《蛻岩詞》而已。明初作者,猶承張翥之規,不乖於風雅。永樂以後,南宋諸名家詞,皆不顯於世;盛行者為《花間集》、《草堂詩餘》二選。楊慎王世貞輩之小令中調,猶有可取;長調皆失之俚。惟陳子龍之《湘真閣》、《江蘺檻》諸詞,風流婉麗,足繼南唐後主,則得於天者獨優也。觀其所作,神韻天然,風味不盡,如瑤台仙子,獨立卻扇時;而《湘真》一刻,晚年所作,寄意更綿邈悽惻,言內意外,已無遺議。

★近代·龍瑜生《近三百年名家詞選》:詞學衰於明代,至子龍出,宗風大振,遂開三百年來詞學中興之盛。

★近代·吳梅《詞學通論》:余嘗謂明詞,非用於酬應,即用於閨闥,其能上接風騷,得倚聲之正則者,獨有大樽(陳子龍)而已。三百年中,詞家不謂不多,若以沉鬱頓挫四字繩之,殆無一人可滿意者。蓋制舉盛而風雅衰,理學熾而詞意熄,此中訊息,可以參核焉。至臥子(陳子龍)則屏絕浮華,具見根柢,較開國時伯溫(劉基)、季迪(高啟),別有沉著語,非用修(楊慎)、弇州(王世貞)所能到也。

★現代·佚名《已成詞話》:"明清兩季,最得樂笑翁妙旨者,首推江陰蔣鹿潭(蔣春霖);最得五代、北宋小令要旨者首推雲間陳大樽(陳子龍);若成容若(納蘭性德),自別有家數,亦頗可觀。"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