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口兵變

湖口兵變

湖口兵變發生于1964年1月21日,在台灣新竹縣湖口鄉裝甲兵湖口基地的一次未遂政變。湖口兵變的間接受害者還有當時已經離開軍權核心的陸軍指揮參謀學院院長蔣緯國;來台後的裝甲兵軍官大多為蔣緯國挑選,兵變的發生讓蔣中正對主導裝甲部隊的蔣緯國有著御下無方之怨言,蔣緯國在此事件後持續卡在中將階14年,直到蔣中正過世後才晉升上將。

簡介

​蔣緯國與“湖口兵變”

國民黨1949年逃台以來,軍隊發生的重大事件,除1955年的“孫立人事件”外,1964年初,發生在新竹縣境裝甲兵基地的“湖口兵變”,是另一個令人矚目的事件。

兵變經過

1964年1月21日上午10時左右,裝甲兵副司令趙志華少將,在新竹湖口裝甲兵基地大集合場,召集裝甲主力部隊第一師的所有隊職幹部訓話,慷慨激昂地發表了一篇類似“清君側”的政見演說,要部隊往台北市區進發,跟他掃清蔣介石“身邊的壞人”,以“保護蔣總統”。

演說內容

趙志華演說的重點有三:

一、國際局勢日益對台灣不利,法、日均爭著討好中共,台灣有陷于孤立之可能,“政府”官員沒有能力處理外交問題,有的甚至還發表“兩個中國”論調,不想“反攻大陸”,如此將把“國家”帶入危險境地,必須大力加以整飭。

二、若幹高級將領缺乏鬥志,生活腐化,不關心部隊生活,周至柔(當時“總統府”參謀長)家裏養的一條狼狗,每月花費比一個連的伙食費還多。

三、裝甲部隊乃“國軍”精銳,負有保國衛民之責,“國家”局勢既已至此,理應挺身而出,為“國家”、民族之前途而奮鬥。

事情發展

趙志華演說完畢,當場詢問部隊:“誰敢跟我一起去?”台下無人應答。

趙志華隨即掏出手槍,先是高高舉起,然後放置于演講台桌上,再詢問一次:“誰敢跟我一起去?”

這時台下忽然閃出一位政戰官,高舉右手說:“我跟副司令一起去!”說完即大步走到台上,站在趙志華身邊,趙正欲加以贊揚,這位政戰人員突然抱住趙志華,高叫:“抓起來!"旁邊的一些人蜂擁而上,當場製服了他們的副司令長官,把他押進司令部,一場嘩變就此結束。

台下上千部隊,眼睜睜地看到這突然的變故,一時都傻了眼,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一位上校團長,值星官上台宣布:“所有部隊立刻帶回營區,沒有命令,不得外出走動!”

政治評論

從政治角度看,“湖口兵變”實不夠稱之為“變”,當然更談不上“政變”,由于是現職高級軍官鼓動部隊製造事端,它隻能稱之為一場軍事“嘩變”,實質上也僅是“嘩”而未“變”,事件很快被擺平,主謀者趙志華迅速被繳械,並未釀成更大的事故。

趙志華的結局

軍法審判

事後,趙志華立即被移送軍法審判,按照“陸海空軍”刑法之“叛亂罪”嫌起訴,本應判處死刑,但後來經“國防部”考量趙之犯罪動機,認為其並非出自預謀,乃起于一時之激憤,以至有違犯軍法之舉,叛亂之意圖尚不十分明顯,最後判決為無期徒刑。其他涉案的二三十名中、下階層軍官,分別處以五年至一年之有期徒刑,情節輕微者,則予以記過、調職等。

監獄服刑

趙志華一直在新店近郊的明德監獄服刑。該監獄關押的大多是受過軍法審判的罪犯。趙志華在明德監獄裏,被關進一座特殊的房子,這個房子設備不錯,屋外還有小型花園,可供放風散步之用,堪稱為“大監獄中的小監獄”。與之毗鄰的還有一間“小監獄”,關的是一位空軍少將,因為涉及台南機場跑道建設舞弊案,被判刑拘禁于此,兩人雖毗鄰而居,但待遇則迥然不同。那位空軍少將經常可以在外放風,還時常跑到大監獄中的福利社買東西吃,看來過得十分自在。

而趙志華則不同,他沒有那麽自由自在,對他的行動管製極嚴,出來放風時都腳鐐手銬,可見他所受待遇之一斑。據趙志華當年的同事說,蔣緯國每年都去看他,對他的遭遇頗表同情。趙志華于1978年因病保外就醫,據說曾被當局暗害,不久即去世,時年65歲。

連帶責任

在這次流產的兵變事件中,除了主謀者外,受波及最嚴重的,應屬蔣緯國。有關蔣緯國與“湖口兵變”的關系,30年來眾說紛紜,大部分都認為蔣以司令之地位,有縱容部屬之嫌,認為他中將幹了將近20年才升上將,是受到本案之牽連。

蔣緯國曾經是趙志華的長官,也擔任過裝甲兵司令,但“湖口兵變”發生時,他已調任“陸軍參大”校長。因此,該案與蔣緯國並無直接關系。蔣緯國之受牽連,主要是當時的裝甲部隊幹部皆為蔣所提拔,等于是蔣的子弟兵,當然他有連帶責任。

趙志華為黃埔十期畢業,東北人,抗戰期間曾參加遠征軍到印度打日軍,由于曾赴維吉尼亞軍校受過裝甲訓練,與蔣緯國交往密切,蔣也認為他是一位幹才。1949年,趙曾被俘三個月,逃台後在蔣緯國力保之下,才得以官復上校原職。他先是在裝甲旅幹上校旅長,後升任第一師師長,事變時,他任少將副司令。

“湖口兵變”發生時,蔣緯國在美參觀訪問,聞訊後立刻兼程返台。“國防部長”俞大維認為蔣緯國已非司令官,無須負直接責任,而蔣介石則十分震怒,認為蔣緯國既是趙之保證人,不能不負一點責任。何況裝甲部隊多為蔣緯國所訓練出來的,竟還發生兵變,可見御下無方,領導失策,必須要負連帶的政治責任,傳說蔣介石曾怒而杖責蔣緯國,此事後來為蔣緯國所否認。

事後評論

蔣緯國自此案發生後,中將一直幹到1975年8月,即蔣介石去世.四個月後,才得以升到上將。蔣緯國有一次在台灣政治大學東亞所上課,不經意提到“湖口兵變”,他對趙志華策動兵變的評論是:“動機單純、方法錯誤。”他並沒有深責趙之意,因為趙志華是跟隨他多年的人。蔣經國死後,蔣緯國公開宣稱:“根本就沒有什麽湖口兵變”。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