渾瑊

渾瑊

渾瑊(jiān)(736年-800年1月1日 ),本名日進 ,鐵勒族渾部皋蘭州(今寧夏青銅峽南) 人。唐朝名將,朔方節度留後渾釋之之子。

渾瑊早年累官中郎將,後成為郭子儀部將,參與平定安史之亂,曾任左金吾衛大將軍。官至檢校司徒、中書令,封鹹寧王,故後世稱其為"渾鹹寧"。貞元十五年十二月(800年1月),渾瑊去世,獲贈太師謚號"忠武"。

  • 出生地
    皋蘭州(今寧夏青銅峽南)
  • 封    爵
    鹹寧王
  • 官    職
    檢校司徒、中書令
  • 別    稱
    渾進、渾鹹寧、渾忠武
  • 所處時代
    唐朝
  • 謚    號
    忠武
  • 本    名
    渾瑊
  • 民族族群
    鐵勒族
  • 主要成就
    屢破吐蕃,保衛奉天
  • 去世時間
    800年1月1日
  • 追    贈
    太師
  • 出生時間
    736年

人物生平

勇冠三軍

渾瑊出自鐵勒九姓中的渾部,世居皋蘭州(今寧夏銀南黃河河曲兩岸),他的高祖渾阿貪支是渾部的大俟利發,唐太宗貞觀年間內附大唐,從此以部為氏,唐朝為了安置鐵勒諸姓,在今天的寧夏境內設定了皋蘭、祁連等州,渾氏家族世為皋蘭州都督,根據《舊唐書》中《地理志》的描述,其州治在鳴沙城,九姓雜居,在這裏繁衍生息。渾瑊的父親渾釋之武藝高強,投身朔方軍中,戰功赫赫,一路升遷到開府儀同三司、寧朔郡王,渾瑊在這樣的家庭中長大,成為一代名將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天寶五年(746年),十一歲的渾瑊跟著父親參加例行的冬季邊防,朔方節度使張齊丘看他一臉稚氣,忍不住開起了玩笑,"帶乳母來了沒有",在張齊丘眼裏,他根本就是個乳臭未幹的小屁孩。事情很快就讓張齊丘跌破了眼鏡,當年渾瑊就立了跳蕩功(為少年兵設定的軍功),兩年後,攻破石堡城,收復龍駒島,渾瑊都參與其中,立下了不小的戰功,他"勇冠諸軍",很快當上了折沖果毅,並受安思順的派遣,首次帶領偏師深入敵境,大破阿布思部,在安史之亂爆發前,他就憑軍功做到了中郎將的位置。

"安史之亂"爆發後,渾瑊跟隨河東節度史李光弼在河北平叛,在攻打常山城(今河北省唐縣)的戰役中,他一箭射死叛軍驍將李立節,立下首功,大大鼓舞了唐軍的士氣。唐肅宗在靈州登基後,渾瑊率領所部趕赴行在,及時向朝廷報到。他跟隨郭子儀收復兩京,與安慶緒的叛軍浴血奮戰,被提拔為武鋒軍使,又跟隨僕固懷恩平定史朝義,大小數十戰,軍功最盛,被授予太常卿,食實封兩百戶。"安史之亂"平定後,安史餘部還保持著相當的勢力,僕固懷恩為了養寇自重,朝廷為了求得苟安,容忍了藩鎮割據的局面,藩鎮賦稅不入中央,法令自成一套,唐憲宗時期的《元和國計薄》裏記載,天下方鎮四十八道,向中央政府登記戶口和納稅的隻有南方的一小部分,約為三分之一;天下兵馬八十三萬,通通由中央政府供給錢糧,而中央政府掌握的納稅戶卻隻有一百四十萬戶,安史之亂以後,唐朝中央政府的情勢就跟七國之亂前夕的西漢政府一樣惡劣。有功之臣擁兵自重,僕固懷恩因為不滿朝廷的某些措施,竟然與回紇、吐蕃勾結,向朝廷反戈一擊,在這種情況下,渾瑊率領所部歸附了郭子儀,向朝廷表達了忠貞之心。當時,渾瑊的父親渾釋之擔任朔方節度史留後,鎮守靈州,被僕固懷恩的叛軍殺死,朝廷當即任命渾瑊為朔方行營兵馬使,聽從郭子儀的指揮。郭子儀說服回紇,共同對敵,將入寇的吐蕃軍打得一敗塗地,岌岌可危的大唐江山又一次度過了難關。

委以重任

渾瑊作為郭子儀部下最有戰鬥力的將領,委以重任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他因軍功升為太子賓客,率部屯駐奉天(今陝西省乾縣)。不久,華州(今陝西省華縣)節度史周智光反叛,渾瑊親率步騎萬人前往平叛,很快就安定了當地的局面。當時吐蕃是大唐最猖獗的敵人,渾瑊以邠州(今陝西省彬縣)刺史的身份,嚴守京城的西大門,讓吐蕃人無機可趁。西元780年,唐德宗繼位,他勵精圖治,力圖改變中央政府的被動局面,政局風雲變幻,正是山雨欲來風滿樓。

唐德宗解除了郭子儀及其部將的兵權,渾瑊明升暗降,在京城當上了左金吾衛大將軍,過上了一段清閒的日子。唐德宗按照既定的削藩目標,開始了大刀闊斧的行動。建中二年(西元781年),成德節度使李寶臣病死,他的兒子李惟岳向朝廷請求父死子繼,魏博節度使田悅也在一旁幫腔,唐德宗不為所動,堅決拒絕了李惟岳的要求,李惟岳惱羞成怒,就聯合魏博節度使田悅、淄青節度使李正己、山南東道節度使梁崇義起兵反唐。不久,李正己身亡,他的兒子同樣要求承襲父位,遭到了唐德宗的拒絕,從此,戰火熊熊,兵連禍結,整整打了五年。建中四年,淮西(今河南汝南)節度使李希烈叛亂,圍哥舒曜于襄城,朝廷無奈之下,調涇原(今甘肅涇川北)兵前往解圍,沒料到,卻引來一場滅頂之災。

涇原節度使姚令言率領五千人馬冒雨來到長安,軍士們即將上前線拼命,都希望得到朝廷豐厚的賞賜,結果迎接他們的是朝廷的粗茶淡飯,軍士們怒不可遏,沖進皇宮府庫,哄搶金銀財帛,唐德宗眼見情勢不妙,趕緊帶上妻妾兒女逃往奉天(今陝西乾縣)。涇原兵犯下誅滅九族的大罪,也沒指望得到朝廷的寬恕,他們索性請出賦閒在家的太尉朱泚,擁戴他做了大秦皇帝。朱泚明白,不消滅在奉天避難的唐德宗,自己這個政權就永遠沒有合法性,他親自率領大軍,攻打奉天城

血戰奉天

此時,身為禁衛軍將軍的渾瑊已經來到唐德宗身邊,他威望素著,人心迅速安定下來,大家堅守城池,等待著各路勤王之師的到來。本來按照渾瑊的意思,援軍應走乾陵北邊那條路,盧杞則勸說皇帝,漠谷道近,又不至于驚動先皇陵寢,要求援軍走漠谷這條道,結果正如渾瑊所料,叛軍佔盡地形優勢,以大弩、巨石連敗四路援軍,援軍隻得暫時退卻,朱泚軍隊圍困奉天城一個多月,城中糧食消耗殆盡,連皇帝每天也隻有兩斛粗米果腹,情勢日益危急,而叛軍在城外正日夜趕造巨型雲梯,要置守城的唐軍于死地。

雲梯高有九丈,下裝巨輪,外面裹著水浸的濕牛革,周圍懸滿了水囊, 梯上可裝兵士五百人,一旦用于攻城實戰,奉天城的存亡就是未知之數。渾瑊久經戰陣、精通兵法,他向唐德宗說明了應對之策,雲梯大而沉重,重則易陷,隻要按照叛軍來襲的方向挖掘地道,地道裏面堆滿木柴、膏油、松脂,就能破解敵人的這一攻勢。唐軍按照渾瑊的要求做好準備,嚴陣以待。十一月十五日,北風呼嘯,叛軍的雲梯車開始攻城了,雲梯車中的兵士箭發如雨,守城的唐軍死傷慘重。雲梯車配有轒轀車助攻,賊兵們抱薪負土,填平壕塹,矢石、火炬此時都耐何不了賊兵,叛軍的雲梯上已有不少賊兵登上了城樓,最後的時刻來到了。

唐德宗拿出千餘張空百委任狀交給渾瑊,讓渾瑊招募死士御敵,授權渾瑊可以按照功勞大小任意填寫,如果委任狀用完,渾瑊可以直接在將士的身上書寫所授官職,事後朝廷一律認帳。其實唐德宗心裏明白,渾瑊此番上陣,也許就是永別,皇帝淚流滿面,渾瑊也泣不成聲,他們都不知道,自己能否捱過這一天。

守城的唐軍將士飢寒交迫,缺少甲胄和兵器,而叛軍兵強馬壯,氣勢正旺,唐軍在渾瑊的激勵下,死戰不退,支撐他們的信念正是忠義二字。渾瑊身中流箭,隨手拔出,血流滿衣而面不改色,繼續指揮作戰,在場的唐軍都深受感動,唐軍眾志成城、意志如鋼,終于感動了上蒼,叛軍的雲梯車陷進了挖好的地道, 火油點燃,順風燃燒,城上的唐軍趁機投下葦柴、火炬,雲梯車籠罩在火球之中,轉瞬之間就化為灰燼,數千攻城賊兵不及逃跑,都被活活燒死,唐軍士氣大振,三面出擊,皇太子李誦親自督戰,倚仗將士忠勇,終于擊退了賊兵。

朱泚心有不甘,半夜又卷土重來,賊兵流箭如雨,有的已經射到離唐德宗三步以內,皇帝大驚失色,渾瑊鎮定自若,率領唐軍堅守城池,這個夜晚方才有驚無險。命運終于向唐德宗露出了難得的笑臉,李懷光的朔方軍日夜兼程,去給大唐皇帝救駕,兵馬使張韶被派往奉天,給唐德宗通風報信。

張韶懷揣蠟書,化妝成難民,當他到達奉天城的時候,被朱泚的叛軍當成百姓,驅趕到城邊去填唐軍挖下的壕塹,張韶跑到城下,放聲大叫,"我是朔方軍的軍使",城上的唐軍趕緊把他拉上城牆,張韶身中數十箭,九死一生,終于讓唐德宗看到了李懷光的書信。唐德宗喜不自禁,讓人抬著張韶繞城一周,向軍民宣示朔方軍的到來,奉天城內一片歡聲雷動,希望趕走了絕望。朔方軍一直是朝廷的正規軍隊,戰鬥力極強,大軍趕至,在澧泉(今陝西禮泉北)大敗朱泚叛軍,朱泚抵擋不住,隻能放棄奉天,退回長安。要是朔方軍晚來三天,奉天城就要陷落,李懷光救大唐皇帝于萬劫不復,功高蓋世,難怪很多年以後,唐德宗還念著他的好處,出錢奉養李懷光的遺孀,讓李懷光的外甥繼承李懷光的姓氏,傳承李懷光的血脈。

殫力平叛

圍困既除,君臣緩過氣來,各路貢奉源源不斷,唐德宗封渾瑊為行在都知兵馬使,食實封五百戶,渾瑊的二個兒子在這之前已被授予官職,以答謝渾瑊在奉天之難中的舍生忘死,唐德宗是有良心的,但他性格上的缺陷卻一再導致他的皇帝生涯波濤洶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正如賈隱林的諫言,"陛下性子太急躁,不能容物,如果不改一改,就算朱泚敗亡,其他的禍患還會接踵而至",事情果然不幸被賈隱林言中,很快,唐德宗又犯了老毛病,逼反了救駕有功的李懷光。

李懷光武將出身,性情粗疏,他千裏赴難,卻連皇帝的面都見不著,皇帝直接下令,讓李懷光協同其他部隊,盡快攻取長安。李懷光氣憤難當,自認受到奸臣的排擠,他屯軍鹹陽,不斷上書要求皇帝給個說法,唐德宗為了平息他的怨氣,將盧杞等人貶為遠州司馬,又殺掉了自己一向信任的宦官翟文秀,希望以此換來李懷光的合作。為了團結多數打擊少數,唐德宗特意派人去赦免田悅、王武俊、李納三個藩鎮首領,藩鎮喜出望外,趕緊向朝廷宣誓效忠,雙方按下以前的恩怨,結成了"統一戰線"。

興元元年(784年),李懷光逼走了奸臣盧杞之後,也自忐忑不安,他在鹹陽(今陝西鹹陽東)盤桓不進,暗中與朱泚勾結,反叛朝廷,唐德宗得知訊息,在渾瑊的護衛下,逃到了梁州(今陝西漢中),唐德宗依照韓信拜將的故事,授予渾瑊極大的權利,渾瑊以行營副元帥的身份,殫心竭慮,督軍平叛。

叛軍據武功(今陝西武功西北),渾瑊率軍出擊,斬首萬級,進駐奉天,他與李晟的神策軍協同作戰,很快拿下了鹹陽,在此之前,李懷光內憂部下心向朝廷,外懼官軍虎視眈眈,帶領朔方軍逃歸河中(今山西永濟), 沿途對百姓大肆搶掠。五月,李晟率領唐軍收復長安,朱泚與他的一萬多叛軍倉皇逃命,唐軍圍追堵截,在涇州彭原西域屯(今甘肅鎮原東) ,朱泚被其部將殺死,為唐朝的這場涇原兵變畫上了句號。唐德宗九死一生,終于返回了長安,回首前塵往事,對忠心耿耿的渾瑊感激萬分,他將渾瑊晉升為侍中,冊封鹹寧郡王,食實封八百戶,在大寧裏賜豪宅一座,與李晟平分秋色,享受同樣的榮光。

在如何處置李懷光的問題上,通過多方討論,朝廷上下取得了一致的意見。渾瑊出任朔方行營副元帥,與馬燧一起,討伐李懷光,短短時間,河中平定,李懷光眾叛親離,在絕望中自殺,渾瑊再升為檢校司空,一個兒子加授五品官,聖眷濃厚。渾瑊從此出鎮河中,大唐獲得了難得的安定局面。自封為楚帝的李希烈連打敗仗,逃回蔡州後被部將殺死,奉天之難至此方才幹戈平息。

"林暗草驚風,將軍夜引弓。平明尋白羽,沒在石棱中",唐朝著名詩人盧綸長期在渾瑊的幕府效力,親眼目睹渾瑊的英勇事跡,有感而發,寫下了不少贊美渾瑊的傳世名篇,在中唐的邊塞詩中獨樹一幟,正因為有了盧綸的渲染,後人對唐朝將軍的意氣風發才有了鮮明的印象,對渾瑊的武功箭術才有了了直接的認識。在當時,渾瑊總是與漢朝的金日磾相提並論,他為人忠謹,恪守漢家的君臣倫理,饒是唐德宗一向猜忌功臣,對他也是另眼相看,信任有加,正如史書所言,貞元以後,唐德宗常恐藩鎮生事,往往姑息養奸,惟獨對渾瑊的奏論"不盡從可",渾瑊反而為此沾沾自喜,因為這說明皇帝對他沒有疑心。渾瑊在河中十六年,"猜間不能入",成為歷史上君臣相得的典範,為後世所稱道。

主盟平涼

貞元二年(786年),吐蕃寇邊,屢屢受挫于名將李晟,吐蕃尚結贊對手下言道,"唐朝的名將,惟有李晟、馬燧、渾瑊三人,不除掉他們,終為我們的心腹大患"。尚結贊設計了一個鴻門宴,要讓大唐名將落入他的圈套。吐蕃多次要求與大唐會盟,歸還了鹽(今寧夏鹽池縣北)、夏(今陝西省橫山縣西)二州表示誠意,唐德宗考慮再三,決定派渾瑊主持這次唐蕃會盟

貞元三年(787年),唐蕃會盟平涼(今甘肅省平涼市)。應尚結贊的要求,渾瑊等人入幕更換禮服。突然間,鼓聲四起,數萬吐蕃伏兵蜂擁而上,渾瑊久經戰陣,趕緊從幕後逃出,搶到一匹沒有馬鐙的戰馬,突圍而出。渾瑊武功卓絕,又有唐軍接應,得以幸免,其他自副使崔漢衡以下,全都陷入吐蕃人手中,平涼劫盟,唐軍戰死五百,被俘一千餘人,損失慘重。渾瑊回朝後向唐德宗請罪,唐德宗絲毫沒有加以責怪,依然讓他帶兵抵抗吐蕃進犯,渾瑊不負所望,為大唐築起了一道鋼鐵長城,吐蕃隻能望而興嘆,染指中原的夢想化為了泡影。

貞元四年(788年)七月,渾瑊被加為邠、寧、慶副元帥。

位至三公

貞元九年(793年),渾瑊奉命重修被吐蕃軍隊摧毀的鹽州城,他盡心盡力,帶領六千人,兩旬時間就築城完畢,讓唐德宗十分嘉許,視為臣子的楷模。渾瑊多年勞苦功高,保境安民。

貞元十二年(796年),渾瑊升任檢校司徒兼中書令,其餘職位如舊。

貞元十五年(799年)冬季,渾瑊臥病。十二月二日(800年1月1日),渾瑊因病去世,享年六十四歲。唐德宗得知噩耗,極為悲痛,追贈渾瑊為太師,謚號忠武,為他輟朝五日,大哭不已。 後又為其輟朝。愛屋及烏,渾瑊的兩個兒子也因為父親的蔭庇,成為當朝達官。

人物評價

總評

渾瑊生性謙虛謹慎,雖然自己的職位已經達到將相的頂巔,但沒有流露過驕矜自大的神色。每當進獻物品時,他一定要親自過目驗看,接受賞賜時,就像在皇上面前那樣恭謹,因此,他得到德宗的親近與寵愛。德宗從興元回到長安以後,對于即使是在一個州一個鎮擁有兵權的將領,一律務求寬容忍讓。每當渾瑊奏陳事情,未被皇帝送交門下省與中書省時,他總是私自歡喜地說:"皇上不曾懷疑我。"所以,他能夠使功勞與聲名保持終生。

歷代評價

尚結贊:去三人(渾瑊、李晟、馬燧),則唐可圖也。

權德輿:①斯太師所以宣力四代,稽謨七德,輝曜威靈,勤身濯行,霆擊風行,乃緝熙於光明。故雕戈淑旗,以嚴師律;黃旒元袞,以正台曜。湛露彤弓,以覺報宴,納書追命,以榮恤禮。蕃錫始終,如公之功。 ②北戴鬥極,陰方尚武。元金朱(闕),錫命都府。太師間代,感會雲雨。四征庇人,九合尊主。昔未成童,則能肆勤。卓行深入,致果忘身。弱冠摧鋒,環列南軍。中興之後,書社策勛。援枹兩河,轉戰三秦。靈朔郇邠,所居必聞。出統蕃衛,入司徼巡。時丁厄難,節冠群倫。逋誅煽結,狂穢宮闕。西平鞠旅,公亦授鉞。既臨延秋,如火烈烈。休士退舍,時惟不伐。祲沴蒙蒙,蒲津未通。北平釋位,公實撫封。胥命長春,克成厥功。開壁勞軍,靡有不公。以律則臧,在和而克。時惟太師,有嚴有翼。乃敷仁澤,乃布條職。時惟太師,有功有德。三公二府,是獎是陟。禭印易名,以奠以飾。材官介士,鹵簿凄惻。大隧鮮原,終南之北。萬邦作憲,永代是式。追琢馨香,與唐無極。

李純:贈太師瑊,鍾秀誕靈,逢時翼聖,銘鏤金石,帶礪山河。績既著于先朝,業宜光于後裔,俾之陪祀,用光遺勛。

李昂:贈太師渾瑊,鍾秀誕靈,逢時翼聖,銘鏤金石,帶礪山河。績既著于先朝,業宜光于後嗣,俾之從祀,用表遺勛。

趙元一:高祖困于彭城,而用陳平之策,漢祚興焉。晉武得謝安石,晉室無替。古之君子,亦有是夫!

劉昫:①馬司徒之方略,渾鹹寧之忠藎,各奮節義,為時名臣。然元城之師,失策于田悅;平涼之會,幾陷于吐蕃,此亦術有所不至也。緬思建中之亂,四海波騰,賊泚竊發之辰,宗祀不絕如線,苟非忠臣致命,化危為安,則李氏之宗社傾矣。 ②北平之勛,排難解紛。鹹寧蹈義,感慨匡君。再隆基構,克殄昏氛。回天捧日,實賴將軍。

宋祁:瑊親與結贊盟,不能料虜詐,但以如詔為恭,殆有猛志而無英才乎?李晟謂虜不可與盟,則燧、瑊固出晟下遠甚。功名大小,信其然乎!

司馬光:①德宗憤積世之弊,憫唐室之卑,南面之初,赫然有撥亂之志,而識度暗淺,資性猜愎,親信多非其人,舉措不由其道,賦斂煩重,果于誅殺,故關外之寇未平而京城之盜先起,于是困辱于興元,播遷于山南,公卿拜于賊庭,鋒鏑集于黃屋,尚賴陸贄盡心于內,李晟渾瑊輸力于外,故能誅夷元凶,還奉宗社。 ②瑊性謙謹,雖位窮將相,無自矜大之色,每貢物必躬自閱視,受賜如在上前,由是為上所親愛。上還自興元,雖一州一鎮有兵者,皆務姑息。瑊每奏事,不過,輒私喜曰:'上不疑我。'故能以功名終。

張預:孫子曰:'規則不足。'瑊設槍壘以自營。又曰:'能使敵人不得至者,害之也。'瑊趨秦原而吐蕃去,諸軍掎角而回紇遁。又曰:'守而必固。'瑊守奉天而拒朱泚是也。

蘇軾:秦之由餘,漢之金日磾,唐之李光弼、渾瑊之流,皆蕃種也,何負于中國哉?

脫脫:又詔前代功臣、烈士,詳其勛業優劣以聞。有司言:'齊孫臏、晏嬰,晉程嬰、公孫杵臼,燕樂毅,漢曹參、陳平、韓信、周亞夫、衛青、霍去病、霍光,蜀昭烈帝、關羽、張飛、諸葛亮、唐房玄齡、長孫無忌、魏征、李靖、李績尉遲恭、渾瑊、段秀實等,皆勛德高邁,為當時之冠。'

黃道周:渾瑊本來,鐵勒九姓。光弼掌兵,河北從定。郭復兩京,慶緒曾勝。其餘戰爭,皆捷于令。史抗敗名,再詐以正。李詐瑊書,帝不疑聽。朱泚薄城,危如懸磬。惟帝與瑊,相倚為命。血戰不休,號天相應。燒抵雲梁,隱填地阱。天未絕唐,火返賊凈。吐蕃圖京,請瑊講競。迫陷多人,惟瑊保甑。釋鎮奉天,卒于忠敬。

王夫之:德宗抑有李晟、渾瑊、馬燧之赤心為用,故李懷光雖叛,不敢逼上而屏跡于河中。

蔡東藩:①此三誤,至于叛兵犯順,圍攻行在,倘非渾瑊等之血戰,及李懷光等之赴援,奉天尚能苦守乎? ②若夫李晟、渾瑊、馬燧,為唐德宗時三大名將,晟知吐蕃之難信,不宜與和,而瑊與燧皆未曾料及,是晟之智燭幾先,固非二人所可逮者。

《乾縣新志》:較郭汾陽之卻吐蕃,渾忠武之破朱泚,厥功尤偉。皆本境所當俎豆千秋者也。

後世地位

在北宋年間成書的《十七史百將傳》中,渾瑊位列其中。 而在明代黃道周所著的《廣名將傳》中,渾瑊亦位列其中。

家族成員

輩分關系姓名簡介
家世
高祖渾阿貪支鐵勒大俟利發,唐初任皋蘭州刺史。
曾祖渾元慶官至豹韜衛將軍,封靈邱縣開國伯,世襲皋蘭都督。
祖父渾文壽官至左領衛中郎將、太子僕,世襲皋蘭都督,贈尚書左僕射。
父親渾釋之官至開府儀同三司、太常卿兼御史中丞,世襲皋蘭都督,封寧朔郡王,贈司空
同輩弟弟渾玘官至輔國大將軍、右領軍衛將軍,封武當郡王。
子輩長子渾練曾任殿中少監

次子渾鎬官至義武軍節度使、循州刺史。

三子渾鉅曾任太子司議郎。

四子渾鋼曾任櫟陽縣尉。

五子渾<釒歲>歷任諸衛大將軍。

(家族成員參考資料 )

個人作品

渾瑊喜愛讀書,通曉《春秋》、《漢書》,曾仰慕《司馬遷自敘》,自己寫了一篇《行紀》,篇中言語全不誇張。

史料記載

舊唐書·卷一百三十四·列傳第八十四》

《新唐書·卷一百五十五·列傳第八十》

《資治通鑒·卷第二百一十七·唐紀三十三》

《資治通鑒·卷第二百二十七·唐紀四十三》

《資治通鑒·卷第二百三十二·唐紀四十八》

《資治通鑒·卷第二百三十三·唐紀四十九》

《資治通鑒·卷第二百三十五·唐紀五十一》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