渤海國

渤海國

渤海國(公元698年~926年),是我國唐朝時期以靺鞨族為主體建立,統治東北地區的地方民族政權。698年,大祚榮建立,自號震國。713年,唐玄宗冊封大祚榮為渤海郡王。都城初駐舊國(今吉林敦化),742年遷至中京顯德府(今吉林和龍),755年遷至上京龍泉府(今黑龍江寧安),785年再遷東京龍原府(今吉林琿春),794年復遷上京龍泉府。926年為遼國所滅,傳國十五世,歷時229年。

​信息概況

概述

渤海國在長達二百多年的發展過程中,依靠渤海人的聰明智慧和勤勞勇敢,繁育了發達的民族經濟和燦爛的渤海文化。創造了“海東盛國”的輝煌。渤海全盛時期,其疆域北至黑龍江中下遊兩岸,韃靼海峽沿岸及庫頁島,東至日本海,西到吉林與內蒙古交界的白城,大安附近,南至朝鮮之鹹興附近。設五京十五府,六十二州,一百三十餘縣。是當時東北地區幅員遼闊的強國。唐朝武則天時,粟末首領大祚榮乘“營州之亂”,率靺鞨人等東進,于公元698年“據東牟山(今吉林省敦化市境內),築城以居”,建立震國,自號震國王。713年,唐廷遣使到震國冊封大祚榮為“左驍衛員外大將軍、渤海郡王,從此震國易稱渤海國。

渤海國渤海國

渤海國曾四易都城(府治),初駐敖東城(今吉林省敦化市之敖東城);不久遷至中京顯德府(今吉林省和龍縣西古城子);755年 ,遷至上京龍泉府(今黑龍江省寧安縣渤海鎮);785年 ,再遷東京龍原府(今吉林省琿春市八連城);794年 ,復遷上京龍泉府。因渤海都城位于忽汗河東,又稱“忽汗城”。渤海國的行政區域位于唐河北道的管轄範圍之內,初受幽州節度使節製,後隸平盧節度使。渤海國所轄範圍,北至黑水靺鞨(松、黑二江下遊),東瀕日本海,南以泥河(今朝鮮龍興江)與新羅為鄰,西接契丹(今開原、鐵嶺一帶),渤海全盛時期,“地方五千裏,戶十餘萬”,仿行唐朝的府州縣製度,並創立“五京”。設有5京、15府、62州、130餘縣。五京,即:上京龍泉府(今寧安縣渤海鎮)、東京龍原府(今琿春市八連城)、西京鴨綠府(今吉林省臨江縣城)、南京南海府(今朝鮮鹹鏡北道鏡城西南之南山城)、中京顯德府(今和龍縣西古城子)。除京府之外,在今黑龍江省境內還有鄚頡、率賓、東平、鐵利、懷遠、安遠等府和直轄的銅州、郢州等府州建製。渤海國王傳15代,公元926年(後唐庄宗四年)為契丹所滅,共存220餘年。渤海國都城——上京龍泉府遺址,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公元698年,粟末首領大祚榮在東牟山(在今吉林敦化)和奧婁河(今牡丹江上遊)一帶建立震國,自立為國王。

疆域民族

渤海國的疆域,初限于靺鞨的部分故地,至第10代宣王大仁秀時大體上在今東北大部、朝鮮半島北部及俄國沿日本海的部分地區等廣大地域。渤海全盛時期,以吉林為中心,其疆域北至黑龍江中下遊東岸,韃靼海峽沿岸與庫頁島相望,東至日本海,西到吉林與內蒙古交界的白城、大安附近,南至朝鮮之鹹興附近。設五京十五府,六十二州,一百三十餘縣。是當時東北地區幅員遼闊的封建強國。渤海國遺跡2(14張)

渤海是以高麗族為主體兼有粟末各部,並有突厥、契丹、室韋等民族在內的多民族政權。建國初期有編戶十餘萬,人口數十萬,後期人口逐漸增至五百萬左右。從而獲得了“海東盛國”的稱譽。

渤海五京

渤海國行政區劃圖

762年渤海國王大欽茂以唐為模式,建立渤海五京。

上京龍泉府:今黑龍江省寧安市渤海鎮

中京顯德府:今吉林省和龍市西古城

東京龍原府:今吉林省琿春市八連城

西京鴨綠府:今吉林省臨江市。

南京南海府:今朝鮮鹹鏡南道北青郡。

政治經濟

渤海國遺留文物

因受中原文化的影響渤海政權迅速完成了封建化的進程,各項製度仿效唐朝。渤海政權仿效唐朝典章製度,在渤海建立三省六部,確定五京,推行京、府、州、縣的郡縣製度,軍事上也仿唐十六衛製,有法律監獄等。社會經濟有了顯著的發展和進步,農業已成為最主要的生產部門,各項手工業的生產也達到了較高的水準,涌現出一批新興城市,其中上京城,形製模仿長安,在當時已經超過隆州府成為東北最大城市。交通相當發達,同內地的“就市交易”及互市歲歲不絕,與日本的海上貿易也相當活躍。

文化教育也有很大發展。渤海國在文化教育方面也學習唐朝,將中原的儒學文化作為其教育的主要內容。渤海不斷派遣諸生到長安太學“習識古今製度”,使用漢字。不少人在唐朝參加科舉考試,有的考中進士。他們之中很多人,後來在渤海政府擔任要職,大力傳播中原文化。在五京周圍等發達區域,以中原教育為模式,自上而下地建立了較為系統的教育體製。儒學、宗教、文學、音樂、歌舞、繪畫、雕塑以及科學技術等 ,都取得了一定的成就 ,涌現出一批著名學者、文學家、藝術家、航海家

與周鄰的關系

渤海同倭長期友好,往來相兩國互派遣使節達20次之多。

渤海初期也曾短暫臣服于突厥,但與突厥的政治經濟往來仍十分密切。

突厥滅亡後回鶻汗國取而代之,渤海隨即與回鶻建立了友好關系一直持續到回鶻為契丹所逐。

渤海高王時期鑒于國力尚弱曾短暫通好于新羅。

國名考

渤海國初名“振”(震),為大祚榮習其父的大唐封爵“震國公”。而關于“震”的含義說法不一,比較通行的看法是認為取自周易震卦卦名,有人分析粟末部落自隋朝就受到儒家文化影響很深,大祚榮更是熟知漢文經史,因此以地處東方而以震為國號。朝鮮學者樸時亨先生所著渤海史 則認為“震”是威震四方之意。

歷史變遷

粟末部

隆興寺

粟末部本是公元7世紀東北地區靺鞨最南方的一個強大部落集團,因生活于粟末江流域因之得名粟末靺鞨。粟末二字至遼金時期轉寫為“宋瓦”到明清時期又轉寫為“松花”粟末江就是今天的松花江粟末靺鞨實際意思就是“松花江流域的山林部落”。最早記載勿吉粟末部的史書是《魏書》卷100《勿吉傳》。當時的靺鞨剛從北方遷移至粟末江流域與當時的高句麗政權因爭奪土地逐漸產生沖突,至晚在公元471年-476年以前粟末部已與高句麗連年征戰。至隋朝初年粟末靺鞨在與高句麗的戰爭中逐漸處于劣勢,因此粟末部人大多臣服于高句麗。到了公元668年唐朝派兵與新羅聯合滅高句麗國,此後為了防止高句麗政權復闢並有效控製高句麗遺民與臨近靺鞨、契丹、奚、等少數民族,唐朝又強行將“粟末靺鞨附高麗者”徙居遼西營州,而渤海高王大祚榮的父親乞乞仲象(當時即為部落酋長)就在這部分粟末部人當中。乞乞仲象一家自668年被遷到營州到公元698年大祚榮率部眾從新遷回“粟末故地”期間在營州生活了近30年,乞乞仲象之子大祚榮正是在這一時期出生並長大成人

渤海國墓群渤海國墓群

營州之亂

營州之亂和靺鞨東奔

渤海國上京鳥瞰

公元696年,契丹首領李盡忠等殺營州都督趙文翙叛唐,為粟末新貴族提供了建立民族政權的時機。發生這一變故,主要是趙文翙等依仗手中權勢,對東北諸少數民族的剝削和民族壓迫越來越重,激起各族人民極大不滿,李盡忠等借機起事。居住在營州的粟末部人加入了反唐行列。事發後,武則天派曹仁師統率大軍前去鎮壓,大祚榮的父親乞乞仲象和另外一位首領乞四比羽率所部渡過遼水東逃。唐朝為瓦解東北少數民族的反唐聯盟,在對契丹實行武力圍剿的同時,對粟末靺鞨採用了招撫政策,封乞四比羽為許國公,乞乞仲象為震國公。乞四比羽不相信唐朝有此誠意,拒不受命,結果被唐朝追兵所擊斬。此時乞乞仲象在奔亡中病故,大祚榮代父而立,率所部繼續東逃。武則天派契丹大將李楷固前往討伐緊追不舍,公元697年9月唐軍追大祚榮至天門嶺(今遼寧省青源境哈達嶺)處,善于用兵的大祚榮,借助天門嶺的復雜地形,“合高麗、靺鞨之眾,大敗唐軍,李楷固僅以身還。

大祚榮建國

渤海石燈塔

公元698年(唐聖歷元年),突厥攻入唐朝媯州、檀州、定州、趙州等地(今河北省中西部),契丹與奚又依附于突厥,于是中原通往東北的道路被阻隔。大祚榮審時度勢,在今吉林省敦化縣敖東城建立政權,自創其姓大氏,以武則天封其父為震國公之“震國”對外稱“大震國”(一說 大振國),自稱震國王。大祚榮為了鞏固震國政權,不但遣使與突厥結盟,而且又通好新羅,巧妙地在強權林立的四鄰之間斡旋,故在數年之間,勢力得到了迅速發展。其疆域南接新羅,北鄰黑水靺鞨,西連契丹、突厥,所屬人民囊括了高句麗、靺鞨、契丹、奚、突厥、室韋等諸多民族,有戶10餘萬,勝兵數萬,地方5000(一說2000)裏。成為當時東北地區一支舉足輕重的政治力量。

渤海國三採熏爐

渤海國的建立,是粟末部社會發展的必然結果,高句麗和唐朝對粟末部的影響與民族壓迫,起了加速其建立的作用。粟末部人遷居到這裏後,在諸多先進因素強烈影響下,社會獲得迅速發展。以先遷來的厥稽等八部為例,他們遷到這裏後,很快喜歡上漢族的“冠帶”等風俗習慣,加上常常因為助唐作戰受到了優握賞賜,在高句麗國滅亡前,已經以“財力雄邊”,為東北各少數民族“所憚”,各部已擁有眾多奴僕。大祚榮一支雖遷居到這裏較晚,但至其“東奔”前也已在這裏生活了近30年,,而且在此之前,他們早在高句麗封建統治下過了半個世紀左右,這些事實說明,遷到今遼陽地區的粟末部,社會內部已有了階級劃分。用階級社會的一套機製來調整各階級的關系,保護私有者的利益,已成了粟末部新興貴族急待著手解決的問題。渤海國是高句麗等遺民為主粟末部建立的一個邊疆民族王國政權。

經過大祚榮開創,大武藝“斥大土宇”和大仁秀“開大境宇”,渤海有一個連成一片的廣大區域。疆域東臨日本海;西至吉林省乾安、長嶺和雙遼縣一帶與契丹相接;南至朝鮮德源附近的龍興江(泥河),北邊西起今黑龍江省依蘭縣境,東向約沿七星河或撓力河越烏蘇裏江,再順比金河至日本海;西南約東起朝鮮孟山附近,越大同江後在價川附近再過清川江,在義州北越鴨綠江,過遼寧省丹東市北,再經撫順市與新賓滿族自治縣間、開原縣與昌圖縣間,達于雙遼縣境。渤海王城,也是忽汗州都督府府治所在,初在敖東城,後幾線遷徙,在第五世王大華嶼時遷還上京忽汗城(今黑龍江省寧安縣東京城),此後未再變動。渤海人以辛勤勞動,發展和創造了繁榮的經濟與光輝燦爛的文化,對古代東北地區的開拓和發展作出了傑出的貢獻。

滅亡

遼國皇帝耶律阿保機,于926年滅亡渤海國,改渤海國為東丹國,任長子耶律倍為東丹國王。982年,遼直轄之,東丹國滅亡。

渤海國遺址渤海國遺址

渤海亡後,其中心地區幾成無人之境。原因有二:一是很多渤海人不願接受契丹人統治,大批外逃;二是契丹為易于控製,強遷渤海人于它地。外逃的主要是亡入女真和高麗,亡入高麗的渤海人約數萬,除後來近半數被遼朝索還,其餘融入高麗族中。

契丹強迫渤海人遷離故土,有兩次:一在阿保機攻下扶餘府和龍泉府後,將渤海大氏王族和戰爭中俘獲的軍民遷到巴林左旗;二是928年東丹國都南遷,大批渤海人同被遷至遼東。經過這兩次大遷徙,渤海5京15府的居民大多數不在原住地,大體為:上京龍泉府民一部分被遷到巴林左旗,大部分徒居今遼寧省遼陽市;中京顯德府民少數遠移至老哈河流域,多數被分散在今沈陽市與遼陽市一帶;東京龍原府民被遷到今遼寧省鳳城縣;南京南海府民被移居今海城市;西京鴨祿府被俘者被遷到巴林左旗南;扶餘府被俘者被遷至巴林左旗西;鄚頡府民部分遷到今遼寧省昌圖縣;定理、安邊二府居民被南徙今沈陽市北;率賓府部分居民被分別遷往遼寧省蓋縣和北鎮縣境;東平府民被分散至遼寧省新民、開原、康平縣一帶;鐵利府部分居民被遷至巴林左旗西北和今西拉木倫河附近、長春市北、沈陽市西南的渾河北;懷遠和安遠二府民被移居今鐵嶺市及遼河上遊地區、吉林省渾江市北。遷至上述地區的渤海人戶,9.4萬餘戶,47萬餘人。

君主列表

大祚榮

謚號高王(698年-718年)在位

渤海國的第一代開國君主。父親是粟末部酋長乞乞仲象為高句麗大將,唐滅高句麗以後隨其部落被遷居于遼西營州,公元696年營州之亂爆發乞乞仲象投靠于叛軍首領李盡忠。697年唐軍平息營州之亂乞乞仲象牽連獲罪,唐廷赦免其罪封乞乞仲象震國公,但因另一靺鞨酋長乞四比羽拒不受封,激怒唐廷。同年秋唐朝派李楷固率軍討伐營州二乞,乞四比羽被殺,乞乞仲象率部東逃病死徒中,祚榮即父位統領全部于天門領大破唐軍,同年冬回到粟末故地于東牟山築城自守。次年祚榮自取大姓,震國王,國號大震,渤海國前身形成。702年大祚榮派遣使者與新羅通好,707年唐朝派御史張行岌出使震國,大祚榮願意與唐修好,派王子大門藝入唐為質。713年唐玄宗派攝鴻臚卿崔忻使震國,正式冊大祚榮為左驍衛員外大將軍、渤海郡王。大祚榮在位11年,期間他與新羅結好,向北聯合黑水靺鞨部,為初創時的渤海國贏得了穩定的周邊環境。對內他恩威並施一方面籠絡靺鞨各部貴族受與官爵,另一方面利用武力打擊不服從的部落。大祚榮時期渤海國家草創,製度疆域初據規模,社會初步發展奠定後來“海東盛國”基礎。公元719年大祚榮病逝,謚號大聖明武高王,遣使告哀于唐朝。由長子大武藝即位。

大祚榮大祚榮

大武藝

謚號武王年號:仁安(718年-737年)在位

渤海高王大祚榮之嫡長子,第二代君主。其父在位時曾被冊封為桂婁郡王。公元718年高王薨,遂即位,719年正式加冕登基為渤海郡王,始建元,年號‘仁安’。同年立嫡子都利行為太子,襲桂婁郡王。其統治之初支持朝中親突厥派,與其弟大門藝為首的親唐派產生矛盾。727年因討伐黑水部一事與大門藝決裂並引發兵變,之後門藝奔唐,唐朝庇護大門藝,渤海遂與唐朝交惡。732年渤海應突厥之約攻唐,兩國爆發軍事沖突。後因久戰疲憊雙方罷兵修好不忌前賢,渤唐兩國從此再未發生戰爭。大武藝執政19年。在位期間對內強化君主統治,初建渤海軍製,積蓄國力。對外開疆拓土,鄰族畏服。同時又西聯突厥,東聘日本,與周邊強國保持了較好的關系,使渤海國的經濟得到進一部發展。公元737年大武藝病逝,國人進謚號‘大聖顯威武王’葬珍陵。後世史稱‘渤海武王’。(其子有:都利行、大欽茂、大成慶、胡雅、郎雅、大義信、大琳、等)

其它君主

大欽茂謚號:文王年號:大興(737年-793年)在位

大元義謚號:廢王年號:失載(793年-794年)在位

大華璵謚號:成王年號:中興(794年)在位

大嵩璘 謚號:康王年號:正歷(794年-808年)在位

大元瑜謚號:定王 年號:永德(808年-812年)在位

大言義謚號:僖王年號:朱雀(812年-817年)在位

大明忠謚號:簡王年號:太始(817年-818年)在位

大仁秀 謚號:宣王年號:建興(818年-830年)在位

大彝震謚號:和王年號:鹹和(830年-857年)在位

大虔晃謚號:安王年號:失載(857年-871年)在位

大玄錫謚號:景王年號:失載(871年-895年)在位

大瑋瑎謚號:正王年號:失載(895年-907年)在位

大諲撰 謚號:哀王年號:失載(907年-926年)在位

國家政治

渤海政治製度,是以國王為核心的君主集權製。由于這個王渤海國流傳文物。一方面,國王是渤海人的最高主宰者,獨攬一切大權,實行個人專斷;王位採用父死子繼或兄終弟及;軍政要職大多由大、高、烏、楊、李等望族擔任。在這一政治製度下,其行政建置和職官,既有相同于唐一般地方的府、州、縣區劃和相應的官吏設定,又有不同于一般地方政權的各種機構。這就是,為輔佐國王統治,設有三省、六部,十二司、一台、七寺、一院、一監、一局等比照唐中央政權的辦事機構;在一些政治、經濟中心和軍事要地的府,仿唐五京之製設上、中、東、南、西五京。上京設在王城所在的龍泉府,中京置于早期都城所在的顯德府,東京立于一度為王城的龍原府,南京在靠近新羅邊境的南海府,西京在“朝貢道”上的鴨綠府。渤海凡有15府、62州、100餘縣。

大武藝大武藝

國家經濟

渤海成員來源于處在不同發展階段,從事不同類型生產的部落或民族,因而渤海區內經濟發展水準,一開始就存在不平衡。這一狀況,在渤海國存在的200多年裏,未得到根本改變。大體說來,以其上京所在的今牡丹江中遊地區為界,在它以西、以南地區為夫餘、高句麗和沃沮故地及靺鞨族的南部,已是以農業為主的地區,經濟、文化發達;以東和東北部地區,是被兼並的黑水靺鞨、虞婁、越喜、拂涅、鐵利等部所在,尚處在漁獵經濟發展階段。存在這一差異的根本原因,是由于地形、氣候、資源等自然條件不一致所造成的。

社會經濟發展的不平衡,反映在生產領域是社會生產的多樣化,《新唐書·渤海傳》記載:“俗所貴者,曰太白山之菟,南海之昆布,柵城之豉,扶餘之鹿,鄚頡之豕,率賓之馬,顯州之布,沃州之綿,龍州之紬,位城之鐵,盧城之稻,湄沱湖之鯽。果有九(丸)都之李,樂遊之梨。”可見,渤海區域內社會生產門類十分齊全,除了漁獵業外,當時中原地區具有的農業、畜牧業和手工業,莫不有之。以下通過對各門類生產的簡略介紹,來說明其社會生產發展的大致狀況。農業生產,已普遍採用鐵製工具。他們使用的鐵鐮、鐵鏵、鐵鍤和鐵鏟等,在今吉林省敦化縣、黑龍江省寧安縣及綏芬河流域等地的渤海遺址中皆有發現。上京龍泉府遺址出土的鐵鏵為生鐵鑄造,長36釐米、重近4.5公斤,說明渤海人翻土已由靺鞨時代“田耦以耕”,發展為由畜力牽引。農作物品種也增多了,不僅有粟、麥、穄和葵菜,而且有了水稻、豆類、蕎麥、大麻、苘麻和大蒜等,同時也有李、梨等水果。值得指出的是著名的“盧城之稻”,它表明渤海人在1000多年以前,已成功地把水稻栽培引種到北緯43度附近及其以北地區。僅此,足見其農業生產比靺鞨時代有了長足發展。

渤海人普遍養豬,也飼養馬、牛等大牲畜。豬以今黑龍江省阿城縣一帶(鄚頡),馬以今綏芬河流域(率賓)的最為名貴。馬是與中原地區貿易的重要商品,當時李正己所統今山東半島,“貨市渤海名馬,歲歲不絕”。

手工業有紡織、銅鐵冶煉、金銀品製作、陶瓷和造船等行業。紡織品有布、綿、紬,原料是麻和蠶絲,產地主要在今吉林省延邊朝鮮族自治州和龍縣附近地區(顯州)、朝鮮鹹鏡南道(沃州)和牡丹江中遊(龍州)。據遼滅渤海後東丹每年要向遼貢粗布15萬匹這一事實,知渤海地區的紡織業是相當發達的。銅的冶煉和製作也有一定規模。煉出的銅除用于製作生活用的各種器皿和裝飾品外,還把大批熟銅運到今山東半島(淄青)出賣。今黑龍江省寧安縣以南的哈爾巴嶺一帶和東寧縣大城子地區,是銅冶的主要地。鐵的產地主要在中京顯德府,顯州位城縣的鐵最著名。已經發現的渤海時代的鐵製品已近50種。渤海人也能製作金銀製品。和龍縣北大地、寧安縣上京、敦化縣六頂山等處渤海遺址,出土的金銀製品有金帶、金飾件、金釧、金耳璫以及大量鎏金器物和銀釵等。814年(唐元和九年),他們曾向唐獻金、銀佛像各一。陶瓷製品近十幾年在渤海遺址中出土很多。陶器有碗、缽、罐、碟、盤、瓶、缸、杯等,並發現了許多釉陶和質地優良的三彩陶。瓷器殘片。在寧安、敦化及今俄國烏蘇裏斯克(雙城子)等地的渤海遺址中,皆有發現。另外,60年代初在渤海上京故城南的今杏山鄉,發現了大片渤海磚瓦窯群廢墟,1980年探明有20餘座。

漁獵和採集在渤海社會內仍佔有一定地位。從事漁獵的,主要是越喜、鐵利、拂 涅、虞婁等部的居民。見于史載的貴重漁獵品有貂、虎、豹、熊、羆、鹿、鷹、鯨鯢魚、鯔魚、乾文魚等。採集品種類也很多,貴重的有人參、白附子和松子等,這些多是用于納貢和交換的。

宗教文化

渤海建國後由高王、武王、文王三代經營,中間雖發生政治變故但社會發展仍未間斷,至宣王時期達到全盛。當時的渤海國疆域遼闊民族眾多,社會經濟水準很不平衡,因此渤海國的民俗文化也呈現紛繁復雜的特點。在渤海五京範圍內因與唐朝、新羅、回鶻、日本等周邊國家的交往城市經濟十分繁榮外來文化幾乎成為主流。居住于城市內的上層貴族已大多接受來自中原地區宗教信仰,其中以佛教最為突出。當時上京龍泉府僅佛寺即不下百所,僧徒眾多,至今一些佛寺仍在沿用香火千年不絕。據《冊府元龜》記載,唐憲宗元和九年和十二年,渤海國派高禮進兩次朝貢大唐,進奉“盧城稻”與金銀佛像,以備唐皇室每六十年舉行的“法門寺”迎奉佛指舍利之用。而每年渤海國王室亦舉辦“無遮割鐮”大會,以第一穗“盧城稻”供奉諸佛,渤海貴族皆以分得餘下之稻而雀躍。渤海人十分篤信佛教即使死後也要將陵墓模仿佛塔建造希望靈魂轉世成佛,最為典型的為渤海文王之女貞惠公主墓,其復原後的墓葬佛塔為七層高約二十米這在中國古代貴族墓葬中都是極罕見的。俄羅斯遠東濱海地區發掘的杏山寺遺址是渤海後期率賓府地方貴族捐建的著名佛寺,其寺廟布局規整建築規模宏大不亞于當時中原與日本的同類建築。現存的渤海佛教建築除上京龍泉府部分遺跡外還有吉林省境內的靈光塔,該塔為磚砌五層密檐結構與陝西省唐代小雁塔結構十分相似。另外南京南海府也發現多處佛寺遺跡。

渤海時代建靈光塔

渤海時代建靈光塔渤海時代建靈光塔

渤海上京興隆寺舍利塔在渤海國民間由于民族眾多宗教信仰不但種類繁多而且有逐漸融合的趨勢。除少數部落首領家族接受渤海朝廷任命踏入貴族行列外,絕大多數平民仍然處于氏族體製下從事農獵漁相結合的符合行生產。因此,在他們的生活中則更多保留了本民族的原始信仰,即“薩滿教”。渤海建國後因物質生活的快速豐富使民間薩滿教獲得了更多的表現手段,近現代以來通過考古發掘在中國東北、俄羅斯遠東、以及朝鮮半島北部均出土了大量的渤海國時期民間薩滿教使用的銅製腰牌、腰鈴、鼓棒手柄、神服上的銅製鑲嵌物、陶製神偶、等各種法器。薩滿教在渤海國民間的普遍程度可見一斑。

渤海國時期來自中原儒家文化也得到普及與發展。帶來儒家文化的除少數漢族臣民外,本土內漢化程度較高的高句麗遺民也成為重要的文化傳播者,而更為主要,影響力更大的則是渤海上流階層。自高王大祚榮起渤海官方就不斷派遣留學生赴唐汲取儒家文化,這些人中大多數出身貴族官僚世家,有的還是渤海皇室,他們精通儒家經典漢文造詣極高同時又了解唐朝文化政治,歸國後大多輯身政界成為渤海朝廷的重要人才,因此儒家文化對渤海國作用頗巨。甚至在渤海滅亡以後仍對遼、金兩代產生過重要影響。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