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軍入關

清軍入關

清軍入關又稱入關戰爭,是指公元1644年(明崇禎十七年,清順治元年)中國東北以滿族為主體的少數民族政權清朝的軍隊在明朝將領吳三桂的帶引下大舉進入山海關內、攻佔京師(今中國北京)開始成為統治中國的中央政府的歷史事件。

廣義上是指1644年清軍入關後鎮壓農民軍、消滅南明諸政權等漢族反抗武裝的一系列由北至南的統一中國的戰爭。它標志著清朝在全中國統治的開始。

對于清軍入關的性質,那種以"大一統"觀念來看待明清之際歷史,看待後金兼並女真各部以及清對明朝及南明的戰爭,認為"清進行的戰爭就是為中國統一的戰爭"的觀點,實際上是將漢族傳統觀念強加于滿族歷史,難現代標準栽量古代歷史,用後來結果倒套此前過程的結果,民族平等原則不是這樣貫徹的。

  • 名稱
    清軍入關
  • 地點
    山海關
  • 時間
    1644年
  • 參戰方
    清軍,明軍,大順軍
  • 結果
    清軍入關,統治全國
  • 主要指揮官
    多爾袞,吳三桂,李自成

​背景

明崇禎十七年(1644年)三月,李自成率領農民軍攻入京師,明崇禎帝在紫禁城後的煤山(今景山)自縊而死,明朝滅亡。張獻忠也率軍進入四川。就在明末農民起義進入高潮時,崛起于白山黑水滿洲軍事集團已經蠢蠢欲動。

滿洲的前身是女真,明朝時隸屬奴兒幹都司管轄。萬歷四十四年(1616年,後金天命元年)建州女真的首領努爾哈赤統一女真各部後,在赫圖阿拉(今遼寧新賓西)建立了後金汗國。萬歷四十七年(1619年,天命四年)後金八旗軍在薩爾滸之戰中擊潰明軍,並趁勢奪取遼東(今遼寧)七十餘城。天啓五年(1625年,天命十年)後金將都城從赫圖阿拉遷到沈陽,改稱“盛京”。崇禎九年(1636年,清崇德元年)四月,皇太極自稱皇帝,改國號為大清,並仿效明朝陸續建立政權機構,又東征朝鮮,西聯蒙古,勢力日益強大。

滿洲人看到明政府內部的危機日益激化,早就有滅亡明朝、佔據中原的野心。他們一方面招降納叛,對明朝官僚盡力收買,諸如李永芳、範文程、寧完我、洪承疇祖大壽尚可喜孔有德耿仲明等人都先後投靠了滿洲,得其重用,並從孔有德等投降者那裏學來火炮製造技術,給明朝造成重大威脅。另一方面又經常派兵打進長城,在河北山東等地燒殺搶掠,甚至三度包圍京師,造成“己巳之變”等朝野震驚的事變,清軍最深曾攻入濟南。滿洲軍先後擄走漢人97萬(其中包括明朝德王朱由樞),掠奪財帛牲口無數。農民軍佔領西安後,清攝政王多爾袞曾經致書李自成,招誘農民軍,要和農民軍“協謀同力,並取中原”,無果而終。

清軍入關

經過

清軍入關及李自成、張獻忠的抗清鬥爭

駐守山海關的明朝總兵吳三桂,在李自成佔領京師時,在是否歸順大順政權的問題上搖擺不定,然而最終向清朝屈膝投降(因為李自成扣押了他的父親吳襄以及其部將劉宗敏搶奪了的吳三桂的愛妾陳圓圓),這就是所謂的“沖冠一怒為紅顏”。他向清攝政王多爾袞“乞師”,而多爾袞在假意再三推辭下,終于同意了吳三桂的請求,進兵中原。

事實上,滿洲對此早有準備。範文程在清朝問鼎中原的過程中起到一個關鍵的作用。明朝滅亡前夕,清國便決定派多爾袞、阿濟格、多鐸統兵伐明,企圖再次大掠中原。而幾乎在李自成進京的同時,清廷重臣範文程便察覺到明朝將亡,便奏請清廷佔領中國。李自成進京十五天後(四月初四),清廷急召在蓋州湯泉養病的範文程入盛京討論明亡之後的對策。範文程指出了李自成的某些失策和弱點(如肆意刑訊拷問明朝大臣、強行向在京官僚商人追贓、貪圖子女玉帛等),斷言“可一戰破也”,極力鼓吹說:“我國上下同心,兵甲選練,聲罪以臨之,釁其士夫,拯其黎庶,兵以義動,何功不成?”他還要求清軍改變一味屠殺掠奪的策略,稱:“古未有嗜殺而得天下者……若將統一區夏(即華夏),非乂安百姓不可”而多爾袞本來就有吞並中國的野心,在範文程的鼓動下,滿清當局立即下令連日急驟兵馬,十多萬八旗精銳迅速涌向中原。清軍本來打算從西協和中協(即今北京市北面及其附近的長城)入關,然而行軍至翁後(今遼寧阜新),得吳三桂“乞師”之信,多爾袞為順利入關並且讓吳三桂徹底投入清朝陣營,拒絕了吳三桂的請求。最終吳三桂剃發稱臣,歸降清朝,多爾袞遂出兵從山海關長驅入關。因此,清軍入關可以說是必然的。

清軍入關

得到滿洲的幫助後,吳三桂又發布檄文,號召漢族地主階級和富商大賈支持滿洲貴族對農民軍發起反攻。清統治者與吳三桂的結合,給農民軍造成了不利的情勢。李自成曾派人招降吳三桂,在吳三桂拒絕後,他立即率兵東征。大順永昌元年(1644 年,清順治元年)四月二十三日(陽歷5月28日),李自成與吳三桂軍激戰于山海關前,一時難分伯仲。早在四月二十一日,答應援吳的清軍便在一片石擊潰了李自成派去切斷吳三桂後路的唐通部農民軍,多爾袞先命吳三桂迎戰李自成大順軍。雙方鏖戰至中午,吳軍逐漸實力耗盡,為農民軍包圍。接著清軍猝然襲擊,農民軍失利,李自成敗退京師(詳見山海關大戰)。清軍正式入關。山海關之戰是農民軍從反明鬥爭轉向抗清鬥爭的起點,從此以後,民族矛盾上升為主要矛盾。

清軍入關

山海關敗後,京師不能守,四月三十日,農民軍放棄京師向陝西撤退。五月二日(陽歷6月6日),清軍進佔京師。多爾袞奏請六歲的清順治帝(清世祖)愛新覺羅福臨遷都京師。同年九月,順治帝從盛京遷都京師,十月一日,順治帝在天壇祭天,並于紫禁城皇極門(今太和門)舉行登基大典,再次即皇帝位,宣布“茲定鼎燕京以綏中國”。此舉標志著清王朝由地方政權開始轉化為統治全中國的中央王朝。

清朝統治者知道漢族地主階級是可以收買的,也知道他們真正的敵人是農民軍。于是採用各種手段拉攏漢族官僚地主,他們宣稱“倡先投順者”給以高官厚爵,並為崇禎帝發喪,替漢人“報君父之仇”,又宣布廢除三餉(遼餉、練餉、剿餉)加派,這對漢族地主都很有利。當時北方的官僚地主紛紛迎降,與清統治者合作鎮壓農民軍。農民軍撤退過程中,清軍先于保定、定州 (今河北定縣)兩挫農民軍,接著向山西進攻。大同守將姜瓖投降,平陽(今山西臨汾)守將陳永福被俘。到五月初多爾袞入據京師時,清朝已經擁有了北直隸、山西山東等省份。

隨著清軍入關,大量滿洲人(包括少量蒙古人、鄂倫春人、赫哲人、錫伯人、鄂溫克人、達斡爾人)涌入中原,人數在50萬到100萬之間。這是中國歷史上繼春秋魏晉唐朝金朝元朝之後又一次邊疆民族向內地的大遷徙。然而這次卻不能算是民族融合。因為清朝政府一直實行民族隔離政策。遷入中國的滿洲人中,約有一半駐扎京畿,號稱“禁軍”,即“禁旅八旗”。清朝趕走了原來居住在京師“京城”(即內城)的居民以安置“禁軍”,非旗籍漢人隻準在京城中進行商業活動而不準常住。其餘的滿洲人則作為“駐防八旗”而駐防在全國各要地,如江寧(今南京)、鎮江、荊州、成都杭州福州廣州西安寧夏(今銀川)、徐州、平陽、濟南德州等地。清政府在這些城市中往往為他們專門修築一座子城,即“滿城”。有清一代,任何漢人不得進入滿城,地方官吏(包括本省督撫)都無權過問滿城事務,滿城都歸將軍、副都統或城守尉管理,完全就是國中之國。這些畸形城市都在民國以後被拆除,但不少城市仍然保留著與滿城有關的遺址或景點,著名的有成都的“少城”等。清政府隻允許滿人做職業軍人或官吏,所需全部由朝廷供養。這導致後來滿人大都成為遊手好閒、不學無術的紈絝子弟,也就是著名的“八旗子弟”。可是在清軍入關戰爭中,八旗兵驍勇善戰,是清軍的主幹力量。

同年五月,明朝一部分大臣在陪都南京擁立福王朱由崧為帝,改元弘光,延續明王朝的宗廟社稷,史稱“南明”。朱由崧就是明安宗,也就是世稱的弘光帝。這個小朝廷幻想同滿洲議和,一起剿滅農民軍。這時農民軍領導的內部發生了分裂,李岩請分兵河南,為牛金星譖殺。盡管如此,李自成還是擁有幾十萬軍隊,仍然在河北真定,井陘、河南懷慶、陝西潼關等地繼續抗擊清兵和明朝殘餘的軍隊。

清朝統治者在籠絡地主階級鎮壓農民軍的同時,對漢族人民施行了圈地剃發屠城等等民族高壓的措施。各地人民都起來反抗清朝統治者。京畿的昌平三河,以及冀中、蘇北、山東、山西、河南等地人民的反清鬥爭, 風起雲涌,如山東西部的榆園軍,山東東部的青州起義軍,山西西部呂梁山區的起義軍,河南懷慶、衛輝等地的起義軍,在河北各地也有很多小規模的農民武裝。在這些起義軍中都有被清軍打散的李自成舊部參加,他們或是獨立作戰,或是策應李自成的軍隊抗擊清兵。

清順治二年(1645 年,南明弘光元年)初,滿洲統治者集中軍力分兩路攻入陝西,一路由英親王阿濟格率領,吳三桂為前鋒;一路由豫親王多鐸率領,孔有德為前鋒。李自成迎擊清軍于潼關,經過激烈的戰鬥,農民軍放棄西安,東下湖廣。清軍窮追不舍,農民軍節節敗退,軍心愈發渙散。這年四月,農民軍來到湖廣通山縣,李自成遭到當地地主武裝的襲擊,死在通山九宮山。李自成死後,除去由郝搖旗、劉體純等繼續統率農民軍餘部之外,另一支由李過高一功等統率的農民軍十餘萬人也由陝西趕到。他們決定與南明的抗戰將領何騰蛟堵胤錫的軍隊聯合,在湖廣抵抗清兵。

同時,清統治者誘降在四川的張獻忠領導的大西農民軍,也遭到拒絕。李自成敗退陝西時,張獻忠便和李自成相約共抗清兵。順治三年(1646 年)冬,清統治者派肅親王豪格進攻四川大西政權,張獻忠撤離成都,迎擊清軍于川北西充鳳凰山,遇伏而死。張獻忠死後,他的部將李定國劉文秀孫可望艾能奇等人,也在川南雲貴一帶與南明永歷(桂王)政府合作,繼續抗清。

江南人民和南明諸政權的抗清鬥爭

順治二年(1645 年,弘光元年)春,由西安回師江南的清軍多鐸部從虎牢關(今河南滎陽汜水鎮)分兵三路,大舉攻打南明弘光政府。清軍先攻佔弘光政府在中原地區的統治中心歸德(今河南商丘),所過州縣,望風而降。四月初九,清軍由歸德分成兩路,一路由多鐸率領,進攻亳州,指向淮南,一路由都統準塔率領,進攻碭山徐州,指向淮北。弘光政府岌岌可危。

然而這時弘光政府內部正在進行激烈的黨爭,甚至出現了南明版“三大案”(大悲案、太子案、童妃案)。弘光帝朱由崧昏庸無能,朝政把持在馬士英、阮大鋮閹黨餘孽的手中,這些人隻知排斥異己,賣官鬻爵。鎮守江北 四鎮的四個總兵劉澤清高傑劉良佐黃得功在大敵當前之時,互相爭權奪利, 彼此仇怨極深,都不以國事為重。所以當時江南有句民謠說:“職方賤如狗,都督滿街走;相公隻愛錢,皇帝但吃酒”。隻有兵部尚書史可法督師江北,堅決抗戰。但史可法內受朝廷的牽製,江北四鎮又不聽指揮,處處遭到困難,再加上當時駐防湖北左良玉以“清君側”為名發動內戰,進攻南京,局勢更是危如累卵。順治二年(1645 年,弘光元年)四月十八日,清軍包圍揚州,史可法困守孤城,誓死不降。二十一日,總兵李棲鳳監軍副使高歧鳳出城投降,守城力量更為薄弱,多鐸曾先後給史可法五封書信,史可法都不啓封。二十五日,清兵以大炮轟塌城牆西北角,攻破揚州。多鐸縱兵大肆屠殺居民十天,死難者超過80萬,史稱“揚州十日”。史可法戰敗被俘,不屈犧牲。

五月二十四日,清軍逼近南京,趙之龍、錢謙益跪地獻城,南京淪陷。弘光帝(福王)不久後被執于蕪湖,次年被凌遲處死。不久,清內院大學士洪承疇代替多鐸,赴南京總督軍務,加強政治招撫。博洛李成棟、劉良佐等率清軍進攻杭州,一路上,南明地方官員紛紛不戰而降。六月十三日,明潞王朱常淓杭州投降。與此同時,阿濟格在湖北鎮壓大順軍主力後,沿江東進。沿途明軍左夢庚、金聲桓部三十六營共十幾萬軍隊倒戈降清,清兵既而南下,佔領南昌等城。

清軍入關

同年六月,清廷下令江南人民剃發易服。蓄發是漢族人民傳統的風俗,《孝經》開篇就說:“身體發膚,受之父母。豈敢毀傷,孝之始也。”要強迫剃發,是漢族人民不能接受的。清軍入關時,曾在北方下令剃發,三河縣等地的人民就舉行過反剃發的鬥爭。此時,江南各地的人民也紛紛起來反抗。有一首詩準確地反映了當時的情勢:“剃發令朝下相顧為發悲三吳同時沸紛紛起義師。”(錢澄之《三吳兵起事答友人問》)其中以江陰嘉定兩地人民的鬥爭為最激烈。江陰人民推閻應元陳明遇為領袖,立下“頭可斷,發不可剃”的誓言,在二十四萬清軍的攻擊下,苦戰了八十一天。嘉定人民也組織鄉兵,據城不降。在江陰、嘉定相繼失陷後, 兩地的人民都遭清軍的屠殺,史稱“江陰屠城”、“嘉定三屠”。

這兩次人民的抗清鬥爭,對後來東南各地人民的堅持抗清起了很大的鼓舞作用,並且牽製了一部厘清軍的主力,使得在浙江的魯王政府和在福建的唐王政府得以從容建立起來。順治二年(1645 年,隆武元年)六月,明朝士紳張國維等迎魯王朱以海紹興,號稱監國。不久,禮部尚書黃道周鄭芝龍等復立唐王朱聿鍵福州,改元“隆武”。于是南明先後出現了魯王和唐王兩個政府。

張國維、黃道周等人都主張堅決抗清,他們得到廣大人民的支持。但是這兩個統治集團之間,為了爭“正統”,彼此勢成水火,各自的內部也糾紛很多,以致不能配合作戰。清朝統治者乘機採取分化離間的策略,先後誘降了魯王政府擁重兵的方國安和唐王政府的鄭芝龍。順治三年(1646 年,隆武二年)六月, 兩浙失守,張國維自殺,魯王朱以海逃亡海上,後死在台灣。魯王兵敗後,清兵又打敗黃道周的義兵,並先後佔領福建的很多城市,攻滅了唐王政府。

清軍入關

這時,除去張名振張煌言等奉魯王在浙江沿海一帶繼續抗清外,守兩廣的瞿式耜丁魁楚又在肇慶擁立桂王朱由榔,改元永歷,成立了永歷政府,朱由榔就是明昭宗,一般稱為“永歷帝”。永歷政府成立的時候,清軍已控製了黃河流域和長江下遊地區。永歷政府既要抵抗八旗兵的南下,又堅持鎮壓農民軍,因此他們不得不轉向另一股勢力——西方殖民主義者求援。永歷帝登基以後,派波蘭籍傳教士卜彌格攜帶馬太後司禮監秉筆太監龐天壽兩人的親筆信前往梵蒂岡教廷求助,皇室中亦多有受洗入天主教者。南明朝廷又命當時已信仰天主教的大臣瞿式耜前往澳門借得葡萄牙兵300人和重炮數門,一度起效,但為時不久,因此不得不同意和農民軍合作。

順治三年(1646 年,隆武二年)九月,清軍分三路向西南進攻,企圖一舉消滅明朝的殘餘勢力。清平南大將軍孔有德尚可喜、金礪等率師自荊州南向,攻佔岳州(今湖南岳陽)後溯湘江而下。佟養甲、李成棟部清軍自閩南入粵攻佔惠州潮州。在這個緊急時期,李自成的部將李過、高必正、郝搖旗等人率領農民軍出現在湘鄂戰場的最前線。他們和駐守湖南的明軍將領何騰蛟等合作,聯兵抗擊清軍,挫敗了清軍的攻勢。

但此時永歷、紹武兩朝廷爭戰方酣,順治四年(1647 年,永歷元年),自福建來的李成棟趁機襲佔廣州,殺死剛剛登基43天的紹武帝(嗣唐王)朱聿鐭,又攻打肇慶,永歷政府輾轉奔逃兩廣間。郝搖旗部護永歷皇帝居柳州,並出擊桂林的清兵。

順治五年(1648 年,永歷二年),郝搖旗、李過與何騰蛟、瞿式耜的軍隊,連續大敗清兵于岳州、全州,收復了衡陽長沙等地。這時,在廣東、四川等地的農民軍也起來回響。已經投降了清朝的明將領,如江西金聲桓和廣東李成棟等人又背叛了清朝。永歷政府重佔湖南、兩廣、江西、四川、雲貴七省。在清軍的後方,榆園軍、呂梁山的起義軍和關中農民軍都發動廣泛的攻勢,曾經參加過農民起義的陝甘回民也在米喇印丁國棟領導下舉行了反清起義。于是南北呼應, 勢相連結,在南明時期出現了第一次抗清的高潮。

永歷政府的當權派並沒有利用這種有利的情勢舉行反攻,而是分黨分派,爭權奪利。以降將李成棟為首的楚黨,和由永歷帝親近組成的吳黨,彼此攻訐無虛日,都想援引外鎮的武力來控製永歷政府。永歷政府內部的不團結,就給清軍以喘息的機會。順治六年(1649年,永歷三年)秋,耿仲明、尚可喜部清軍越過大庾嶺,再度南下,攻克南雄韶關,招降潮州、惠州,十月,佔領廣州。廣東大部已為清軍所佔。孔有德軍則從湖南永州南進,連下全州、桂林。順治六七年間(1649—1650 年),何騰蛟、瞿式耜先後在湘潭、桂林的戰役中被俘不屈而死。以後李過病亡,他的兒子李來亨和郝搖旗、高必正、劉體純等被迫率領農民軍回到巴東荊襄等地,組成了夔東十三家軍,擁立明韓王朱本鉉為帝,年號定武(一說無此人),獨立抗擊清軍。反清的鬥爭又轉入低潮。

李定國、李來亨的抗清鬥爭

在抗清情勢再度惡化,永歷政府放棄肇慶梧州,倉皇西奔無地容身的時候,李定國等領導的農民軍又出現在反清鬥爭的最前線。李定國是陝西榆林縣的農民,從十歲起就參加了起義軍,在年青時代即以“賽尉遲”的綽號聞名于張獻忠的農民軍中。張獻忠死後,他一直堅持抗清的戰爭。順治九年(1652 年,永歷六年)以前,李定國、孫可望等已向永歷帝表示,願意同永歷政府聯合抗清,遭到永歷政府的拒絕。後來永歷政府直到走投無路,才接受孫李的建議,在貴州安隆所投靠了農民軍。順治九年(1652 年,永歷六年),李定國發動了大規模的反攻,他統領西南各族人民所組成的軍隊東出廣西,下桂林,反攻湖南,南入廣東,“兩蹶名王天下震動”,前後敗敵數十萬人,得到永歷政府建立以來空前未有的大捷。同時,劉文秀出兵四川,大敗吳三桂,克復了川南各州縣,並與夔東十三家軍取得了聯系。而活動在東南沿海一帶的張煌言、張名振和鄭成功等人率領的抗清隊伍在此時也開始反攻,並接受永歷皇帝賜給的封號,甚至兵臨南京城下,形成了第二次抗清的高潮,連順治帝都準備逃往山海關外了。

就在此時,永歷政府中的宦官馬吉祥等挑撥李定國和孫可望的關系,黨爭又起,孫可望在順治十一年(1654年,永歷八年)製造了駭人聽聞的“十八先生之獄”。順治十三年(1656 年,永歷十年),孫可望發動了進攻李定國的內戰,兵敗後投降清朝。這一切都使抗清力量大損。清朝政府屢次誘降李定國,均被拒絕。李定國在極端艱苦的條件下,堅持抗清,沒有動搖。順治十六年(1659 年,永歷十三年)正月,吳三桂攻下雲南府(今雲南昆明), 永歷帝流奔緬甸,李定國傾其全軍設伏于磨盤山,企圖一舉殲滅敵人的追兵, 伏兵的全盤計畫被內奸泄露,結果失敗。順治十八年(1661 年,永歷十五年),吳三桂率兵入緬,永歷帝被俘,被絞殺于雲南府城。明年,李定國在勐臘(今西雙版納東南地區)憂憤而死。李定國反抗滿洲侵略的鬥爭在明末的歷史上留下了可歌可泣的一頁。

清軍入關

夔東十三家農民軍的處境在當時也非常艱苦。他們在荊襄、川東的群山中,“屯種山田,歲收麥種草綿,供糧食衣履”,但仍在李來亨、郝搖旗等的領導下,繼續堅持抗清的鬥爭。順治十六年(1659 年,永歷十三年),李來亨等曾由水道進攻重慶支援李定國。在李定國敗死後,滿清即調動四川、湖廣、陝西三省的兵力,圍攻這支抗清的隊伍。康熙三年(1664 年,永歷十八年),李來亨在清兵的重圍下糧盡援絕,全家自殺,這支農民軍全部壯烈犧牲(詳見茅麓山戰役)。

鄭成功的抗清鬥爭

當農民軍在西南進行艱苦抗清鬥爭的時候,東南沿海一帶的人民也在鄭成功的領導下進行抗清活動。鄭成功是鄭芝龍的兒子,他們父子都在唐王政府為官。鄭芝龍早年是著名的海盜,曾壟斷東亞海域貿易,雄長于西太平洋,造成“海舶不得鄭氏令旗者,不能來往”的現象,連葡萄牙西班牙都要讓讓鄭芝龍三分(事實上明末西、葡國力已一落千丈,其海上霸主地位逐漸被英國法國荷蘭所取代),形成一股龐大的海上家族政治勢力。後來鄭芝龍接受明朝招撫,接著成為南明唐王(隆武)政府的太師,兼兵、工、戶部尚書,封建安伯(後改平國公)。隆武帝還賜鄭成功“朱”姓,封忠孝伯,這就是鄭成功被稱為“國姓爺”的來歷。後來鄭芝龍降清,鄭成功則繼續抗清。

鄭成功以廈門金門為據點, 曾先後圍攻福州,攻克台州。清廷曾以靖海將軍加授澄海公招降,遭到他的嚴詞拒絕。順治十年(1653年,永歷七年)被南明永歷皇帝冊封為“延平郡王”。順治十六年(1659 年,永歷十三年),鄭成功聯合浙江張煌言等發動了一次大反攻,從海道溯長江, 直達南京近郊,佔領了鎮江蕪湖等四州三府二十四縣。他們的行動與李定國的起義軍遙相呼應,使清廷大為震動。但由于戰略上的錯誤,鄭成功在南京被清兵所擊敗。

為了建立根據地,鄭成功于順治十八年(1661 年,永歷十五年)率大軍在台灣登入,次年,趕走了竊踞台灣的荷蘭殖民者,收復台灣。鄭成功在台灣設定承天府,建立行政機構,奉南明永歷正朔,招徠大陸難民,屯田墾荒,又派遣漢族“農師”向高山族人民傳播先進的生產技術,加速了台灣地區社會經濟的發展。不久鄭成功逝世,其子鄭經襲延平郡王位,並奉明宗室寧靖王朱術桂為監國。鄭氏在台灣建立的政權又被稱為“明鄭”。

清軍入關

鄭成功的抗清勢力一直是清王朝的心腹大患,甚至有人提出清順治帝就是被鄭成功軍的大炮擊中而死的。台灣明鄭勢力也確實給大陸明朝遺民一絲希望。當時著名遺民詩人屈大均曾有詩雲:“中華餘一島正朔在重溟望斷黃龍風帆似水萍。”(《經陽江電白邊界感賦》)就反映了這一點。因此清朝為了消滅明鄭勢力,一方面下達“遷界禁海”命令,逼迫沿海百姓後撤30裏,焚燒所有船隻,停止一切海上貿易,“片板不許下海”;又多次派人同明鄭集團議和,但因為某些條款(如剃發易服)未達成一致而招致談判破裂。清政府還企圖勾結荷蘭瓜分台灣,曾和荷蘭殖民者一道屠洗了思明州(今廈門)的軍民,然而因為種種原因都沒有實現,因而明鄭也維持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

康熙十二年(1673年,永歷二十七年),原已降清的明朝將領吳三桂、耿精忠尚之信等又先後起兵反清,這就是所謂的“三藩之亂”。吳三桂起兵雲南,尚之信起兵廣東,耿精忠起兵福建,鄭經也乘勢攻佔了泉州漳州溫州等地。吳三桂等三人都是漢民族的敗類,他們起兵的目的是為了與清朝分割土地,因而他們得不到廣大人民的支持。三藩的叛亂歷時八年,為清兵所平息,而鄭經也退回台灣。

康熙二十二年(1683 年,永歷三十七年),清朝政府派漢人降將施琅大舉進攻台灣,鄭成功孫鄭克塽戰敗投降,監國朱術桂自殺,堅持了四十年的反清武裝鬥爭至此以失敗而告終。清王朝也最終確立了在中國的統治。

大事記

1644年(明崇禎十七年,清順治元年)

三月:李自成攻入京師,明崇禎帝上吊自殺,明朝滅亡。

四月:清軍在吳三桂的帶引下大舉入關,在山海關擊敗李自成農民軍。

五月:明福王朱由崧在南京登基,改元“弘光”。南明開始。

九月:清朝遷都京師。

1645年(清順治二年,南明弘光元年,南明隆武元年)

一月:清軍攻佔西安,李自成南遁湖廣。

四月:清軍攻破揚州,史可法遇害。清兵屠揚州,史稱“揚州十日”。李自成在九宮山犧牲。五月:清軍攻佔南京,不久俘虜朱由崧。

清軍入關

六月:清廷相繼頒布“剃發令”和“易服令”。魯王朱以海監國于紹興。唐王朱聿鍵在福州稱帝,建元“隆武”。

六月—八月:江陰、嘉定等地人民舉行抗清起義,均遭清軍屠殺,史稱“江陰八十一日”和“嘉定三屠”。

1646年(清順治三年,南明隆武二年)

六月:清軍攻佔浙江,攻滅魯王監國。

八月:清軍攻佔福建,南明隆武帝朱聿鍵被殺。

十月:桂王朱由榔監國于肇慶,不久稱帝,改元“永歷”。

十二月:清軍攻佔四川,大西王張獻忠在鳳凰山被殺。清軍攻陷廣州,殺紹武帝朱聿鐭。

1648年(清順治五年,南明永歷二年)

郝搖旗、李過與何騰蛟、瞿式耜的軍隊,連續大敗清兵于岳州、全州,收復了衡陽、長沙等地。這時,在廣東、四川等地的農民軍也起來回響。已經投降了清朝的明將領,如江西金聲桓和廣東李成棟等人又背叛了清朝。

在清軍的後方,榆園軍、呂梁山的起義軍和關中農民軍都發動廣泛的攻勢,曾經參加過農民起義的陝甘回民也在米喇印、丁國棟領導下舉行了反清起義。南明出現第一次抗清的高潮。

1649年(清順治六年,南明永歷三年)

一月:清軍攻佔湖南,何騰蛟在湘潭遇害。

1650年(清順治七年,南明永歷四年)

李來亨、郝搖旗等人組成“夔東十三家”軍抗清。

十一月:清軍再度攻佔廣州,大肆屠殺。

清軍佔領桂林,瞿式耜在桂林遇害。

1652年(清順治九年,南明永歷六年)

李定國率軍東出廣西,下桂林,反攻湖南,南入廣東。清敬謹王尼堪被殺,定南王孔有德自焚。

劉文秀出兵四川,大敗吳三桂,克復了川南各州縣,並與夔東十三家軍取得了聯系。

活動在東南沿海一帶的張煌言、張名振等人率領的抗清隊伍在此時也開始反攻,並接受永歷皇帝賜給的封號,形成了第二次抗清的高潮。

冬,南明永歷皇帝在孫可望的協助下遷都貴州安龍。

1654年(清順治十一年,南明永歷八年)

三月:孫可望製造“十八先生之獄”,李定國和孫可望關系惡化。

1656年(清順治十三年,南明永歷十年)

孫可望大舉進攻李定國,失敗後降清。

1659年(清順治十六年,南明永歷十三年)

一月:吳三桂率清兵攻佔雲南,永歷帝朱由榔流亡緬甸。

李定國在磨盤山被吳三桂擊敗。

七月:鄭成功、張煌言北伐,直逼南京,後為清軍所敗。

1661年(清順治十八年,南明永歷十五年)

八月:清軍攻入緬甸,“咒水之難”,朱由榔被俘。

十二月:鄭成功收復台灣

1662年(清康熙元年,南明永歷十六年)

南明永歷帝朱由榔在昆明遇害,李定國、鄭成功相繼去世。南明在中國大陸的政權宣告結束。

1664年(清康熙三年,南明永歷十八年)

“夔東十三家”為清軍攻滅。

清軍攻佔舟山等沿海島嶼,張煌言遇害。

1674年(清康熙十三年,南明永歷二十八年)

台灣鄭經大舉進攻福建,後為清軍擊退。

1683年(清康熙二十二年,南明永歷三十七年)

清軍攻佔台灣,南明勢力覆滅。清王朝完全確立了在中國的統治。

屠殺事件

事件簡介

除了上述的揚州十日嘉定三屠之外,據史載清軍還曾經在廣州四川贛州江陰湘潭大同南雄潮州常熟等地也進行了大規模的屠殺。順治六年(1649年)清兵入四川,“民賊相混,玉石難分。或屠全城,或屠男而留女”;陷昆山時,一日內死難者高達四萬人,“昆山頂上僧寮中,匿婦女千人,小兒一聲,搜戮殆盡,血流奔瀉,如澗水暴下”,“總計城中人被屠戮者十之四,沉河墮井投環者十之二,被俘者十之二,以逸者十之一,藏匿幸免者十之一”。順治六年(1649年)鄭親王濟爾哈朗佔領湖南後屠湘潭;同年清兵鎮壓大同總兵姜瓖為首的山西反清鬥爭,“築牆掘濠,使城內人不能逸出,然後用紅夷大炮攻破,盡行誅戮”。攻陷南昌時,“婦女各旗分取之,同營者迭嬲無晝夜”“除所殺及道死、水死、自經死,在營而死者亦十餘萬。先至之兵已各私載擄獲連軻而下,所掠男女一並斤賣。其初有不願死者,望城破或勝,庶幾生還;至始方知見掠轉賣,長與鄉裏辭也,莫不悲號動天,奮身決赴。浮屍蔽江,天為厲霾”。

清軍入關

順治七年(1650年)尚可喜耿繼茂攻克廣州,“再破廣州,屠戮甚慘,居民幾無遺類……累骸燼成阜,行人于二、三裏外望如積雪。因築大坎痤焉,表曰共冢”,史稱庚寅之劫。“甲申更姓,七年討殛。何辜生民,再遭六極。血濺天街,螻蟻聚食。飢鳥啄腸,飛上城北,北風牛溲,堆積髑髏。或如寶塔,或如山丘……”。攻陷南雄時,“家家燕子巢空林,伏屍如山莽充斥……血泚焦土掩紅顏,孤孩尚探娘懷乳”。

攻佔潮州,“縱兵屠掠,遺骸十餘萬。”屠殺常熟,“通衢小巷,橋畔河幹,敗屋眢井,皆積屍累累,通記不下五千餘人,而男女之被擄去者不計焉。”“沿塘樹木,人頭懸累累,皆全發鄉民也”。

清軍在江陰防攻戰傷亡最慘重,城破後屠殺最烈。《江陰城守記》寫道江陰屠殺之慘狀:“滿城殺盡,然後封刀……城中所存無幾,躲在寺觀塔上隱僻處及僧印白等,總計大小五十三人。是役也,守城八十一日,城內死者九萬七千餘人,城外死者七萬五千餘人。”清兵在江陰觀音寺掠婦女淫污地上,“僧惡其穢,密于後屋放火。兵大怒,大殺百餘人,僧盡死”。

後果

清軍入關,凡燒殺三十九年始定。當時全國各省都爆發了抗清鬥爭,因而清兵屠戮百姓甚眾,而且具體數目已難以統計出,隻能通過一些史料推算。明萬歷六年(1578年)全國有人口6069萬,但因當時按照人丁收稅,故民間隱匿了大量人口。因此許多專家認為明朝人口頂峰在一億以上,著名歷史地理學專家葛劍雄教授認為明末人口接近兩億。由于明末的瘟疫、大飢荒和農民起義導致了大批人死亡,因此清軍入關時的人口應在8000萬到一億五千萬之間。而清軍入關戰爭後數十年的康熙五十年(1711年)全國人丁數僅2464萬餘,當時的總人口也應在6000萬左右,所以估計清軍入關導致至少5000萬人民喪生,最多可能超過一億。也就是說當時中國半數以上的人口死于戰亂

清初整個中國南北皆成廢墟,直隸“一望極目,田地荒涼”,河南“滿目榛荒,人丁稀少”,四川更是“榛榛莽莽,如天地初闢”。順治二年(1645年),御史劉明瑛稱:“比年以來,烽煙不靖,赤地千裏,由畿南以及山東,比比皆然”順治八年和碩端重親王博洛形容山西:“田地榛蕪,生齒雕耗,……其僥幸如故者十不一二”。湖北“橫畝皆焦,……村盡逃亡之屋”。順治八年(1651年),江西省巡撫夏一鶚稱:“膏腴上畝,土結水枯,極目秋原,草深數尺”。

荷蘭使臣約翰·紐霍夫(John Nieuhoff)在《在聯合省的東印度公司出師中國韃靼大汗皇帝朝廷》一書提到:“韃靼(按:指滿洲軍)全軍入城之後,全城頓時是一片凄慘景象,每個士兵開始破壞,搶走—切可以到手的東西;婦女、兒童和老人哭聲震天;從11月26日到12月15日,各處街道所聽到的,全是拷打、殺戮反叛蠻子(按:指漢人)的聲音;全城到處是哀號、屠殺、劫掠。”

評價

明清易代時所爆發的入關戰爭,滿人幾不費吹灰之力襲卷整個中國。清人趙烈文曾表示:“國初創業太易,誅戮太重,所以有天下者太巧。天道難知,善惡不相掩,後君之德澤,未足恃也。”

影響

政治

清軍入關標志著中國歷史上最後一個封建王朝——清王朝的開始。清軍入關後,清政府曾提出“滿漢一家,一體眷顧”的口號,因此大量錄用漢族人為官。京官滿漢平分,外官則是漢多于滿。然而有實權的位置大都掌握在滿洲貴族手中,漢人在統治階級中處于從屬地位。全體漢人還要出錢供養滿洲人,所以清軍入關後,在整個清代社會,滿洲貴族和漢族人民是主奴關系。 

入關後的清朝在接受了中原王朝(主要是明代)的政治體製之後,又變本加厲地加強皇權。雍正帝設立軍機處標志著中國的君主專製達到頂峰。這使得明中後期已相對削弱的皇權再度膨脹,是中國專製主義中央集權繼明初之後又一次大幅度強化,而且程度最深、歷時最久,對後世的影響也最惡劣。

經濟

清軍入關戰爭中,清軍在中國各地進行了血腥的鎮壓,給中國人民造成極大痛苦,導致中國人口銳減,亦使中國的社會經濟生產力遭到極大破壞,嚴重摧殘了明朝中後期以降方興未艾的資本主義萌芽,中國的經濟直到乾隆年間才基本恢復到明代萬歷時期的水準。

清軍入關後,由于滿洲還處在奴隸社會階段。生產力和生產方式落後,因此滿洲人在中國京畿地區大力推行圈地運動,頒布“逃人法”,大量漢族人淪為投充人和旗人包衣(即奴隸),中國社會甚至有倒退到奴隸社會的趨向。但是清軍入關戰爭結束後清統治者下令停止圈地,並大力發展農業生產,因此中國的經濟基礎實質上並未變化,社會形態也依然是封建社會。然而這又嚴重阻礙了中國資本主義的發展,不能不說是一個倒退。

文化

清軍入關中,清朝政府暴力推行剃發易服等一系列的民族壓迫政策,強迫漢族男子按照滿洲習俗剃發,並且停止穿延續數千年的漢服。之後又為了維護他們的統治,大肆刪毀中國古籍,“文苑中實在沒有不被蹂躪的處所了”,因而使中國文化蒙受巨大的災難

思想

清軍入關以後的清朝統治者,為了壓製漢人的反抗情緒和進步思想,大興文字獄腰斬了明末以來光輝燦爛的思想啓蒙潮流

性質討論

關于清軍入關的評價和定性,一直是敏感且極富爭議的歷史話題,無論是當時還是現在,在清朝初年,清政府宣稱清軍入關是“仰承天命”“撫定中華”的正義戰爭,清朝由此成代替明朝中國之主。為此雍正帝作《大義覺迷錄》有對清軍入關性質的專門論述。然而當時的遺民並不這麽認為,他們將清軍入關視為“天崩地坼”的事變,當時的顧炎武就曾影射清軍入關為“亡天下”,並提出了“天下興亡,匹夫有責”這一振聾發聵的號召。而康熙年間庄廷鑨私修的明史中,就將清軍入關說成是“夷寇”,後來觸怒清廷,釀成了“明史案”這一重大文字獄事件。而清末的革命黨人也認為清軍入關標志著中國的亡國,因而曾舉行“支那亡國二百四十二年紀念會”等活動,並大肆撰文宣傳。中華民國建立以後,人們對清朝的態度緩和了許多,逐漸認為它是中國正統王朝,但對于清軍入關的評價及定性,仍然爭論不休。社會各界對清軍入關最大的一次討論是在清軍入關三百周年的1944年左右,當時正值抗日戰爭,而且日本扶植了偽滿洲國,因此這次討論的現實意義也很重大。當時的中國領袖蔣介石在1943年發表的《中國之命運》中稱“自滿族入關以後,中國的民族思想,便漸漸覆滅了。”而左派的柳亞子也寫了《紀念三百年前的甲申》,郭沫若作了《甲申三百年祭》等文章,右派的傅斯年等人作了《論建州與流寇相因亡明》等文章,對清軍入關眾說紛紜。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以後,將清軍入關定性為改朝換代的統一戰爭,才將其性質基本作了了解。 

1997年以來,中國學術界對清前期歷史地位問題又展開了新的討論。許多人指出清軍入關是非正義戰爭。陳梧桐在《明史研究的若幹問題》中提出:學術界將清軍入關及其所進行的戰爭視為統一戰爭而予以肯定的做法,是“無視清朝殘暴的民族壓迫,根本否定廣大漢族人民和南明抗清鬥爭的正義性及其歷史功績。”他在肯定滿族是中華民族的一員的前提下,但“絕不能因此就認為滿族可以對其他民族實行殘暴的民族壓迫,而不許被壓迫的民族進行反抗。按照馬克思主義觀點,反對一切民族壓迫是絕對正確的。閉口不談清朝的民族壓迫,進而否定南明抗清鬥爭的正義性及其歷史功績,顯然並不符合馬克思主義的觀點”。學者鄭昌淦認為,清朝統治政策在某些方面曾起過一定的積極作用,但這些都是次要的。從主要的方面來說,其政策起到了阻礙中國社會進步的消極作用,這突出表現為對資本主義萌芽、反封建鬥爭以及反理學等進步思潮的破壞、阻礙、和壓製。趙軼峰認為滿族社會及國家形態的落後性,滿族貴族階級統治的反動性與民族統治的狹隘性,使封建專製主義國家製度在清代發展到極點,其性質不是社會政治形態的進步,而是腐朽製度的逆轉。焦潤明也認為,清朝應對中國近代化的滯後負責,他認為:中國在近代的落後,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滿族貴族統治集團基于本民族利己主義和落後性而實行的對內摧殘科學文化,對外閉關鎖國的加固延續已走向衰亡的封建製度的反動政策,不能不說是最主要的原因”。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