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井長政

淺井長政

淺井長政(日語假名:あざいながまさ 1545年-1573年9月26日),是日本戰國時代的大名,父親為淺井久政,母親為井口經元之女。幼名猿夜叉,後改為新九郎。近江淺井家最後一代家督。1570年"姊川之戰"戰敗後,淺井家勢力逐漸衰弱。1573年在小谷城落城,後織田信長軍攻入小谷城,淺井長政最後在城裏剖腹自盡,享年二十八歲。

  • 中文名稱
    淺井長政
  • 外文名稱
    あざいながまさ
  • 出生地
    近江國
  • 次    女
    淺井初
  • 配    偶
    織田市
  • 逝世日期
    1573年9月26日
  • 民    族
    大和族
  • 國    籍
    日本
  • 結    局
    小谷城切腹自盡
  • 長    女
    淺井茶茶
  • 盟    友
    織田信長(破盟前)、朝倉義景
  • 父    親
    淺井久政
  • 職    業
    淺井家的當主
  • 出生日期
    1545年
  • 別    名
    近江之鷹,猿夜叉
  • 長    子
    萬福丸

簡介

淺井長政淺井長政

淺井長政父親為淺井久政,母親為井口經元之女。幼名猿夜叉,後改為新九郎。十五歲時元服,被稱為備前守。父親久政為他迎娶了六角家家臣平井定武之女做正室,而當時剛元服的新九郎也拜領六角義賢名中一字,稱做淺井賢政。這件事造成賢政本人與淺井家臣方面不滿,認為娶六角家家臣之女做少主夫人,簡直是矮化自家地位,形同六角家家臣一般。於是在1560年,賢政與家臣一同罷黜當主久政,命他隱居到琵琶湖上的竹生島(後經母親斡旋,將久政接回小谷城),並且與平井夫人離婚,將她送回六角家。

久政被迫下台後,賢政便成為淺井家當主。他將平井夫人送回娘家,與六角家形同關系破裂,兩方戰爭就此展開。1560年的野良田合戰,大破六角軍,得到勝利。第二年,賢政改名為長政,以撇清自己與六角家的關系。六角家結合美濃國齋藤家入侵淺井家領土,一度攻略淺井家的佐和山城,但最後佐和山城仍被淺井家奪回。1563年以後,六角家發生內亂,長政趁著這個機會,壯大了淺井家的勢力,使淺井家成為北近江的有力統治者。

1567年,織田信長放逐齋藤龍興,得到美濃國並入主稻葉山城,有感於鄰近的近江國淺井家勢力強大,便將自己的妹妹阿市嫁給一直沒有迎娶正室的長政做妻子,希望結合兩家勢力完成霸業。藉由這樣的姻親友好關系,在1568年時,兩方合作滅六角家,並且支援信長與將軍足利義昭上京,兩家關系可謂達到極盛,也是淺井家最光輝的時刻。

淺井長政淺井長政

然而到了1570年時,將軍足利義昭認為信長對他的將軍權力多所壓抑,心生不滿,便聯合數位大名結合成「信長包圍網」,要討伐信長。信長首先攻擊越前朝倉家,朝倉家不敵,便希望淺井家發派援軍。淺井家因顧及朝倉家是多年盟友,且曾經對淺井家有恩,便背叛與織田家的盟約,發兵偷襲信長。同年六月,信長與德川家康結合盟軍,與朝倉淺井兩家合軍在近江國的姊川河原進行交戰,史稱「姊川之戰」,淺井朝倉聯軍戰敗。1571年,淺井家重臣、佐和山城城主磯野員昌投降織田家,淺井家從此勢力逐漸衰弱。 到了1573年時,武田信玄過世,信長包圍網失去重要的一環後,使得信長得以逐一擊破各個敵人。在九月十六日(農歷八月二十日)滅朝倉家以後,隨即開始對淺井家進行攻城戰。九月二十三日(農歷八月二十七日),織田軍攻入小谷城,淺井久政自盡。九月二十六日(農歷九月一日),長政囑托妻子阿市帶著三個女兒回到織田家,送她們出城後在城裏自盡,得年二十八。

長政與阿市之間通說生有一子三女或是二子三女,也有認為隻生育三個女兒的。而他與其他側室,也生有兒子。他的嫡子萬福丸在小谷城被攻落時由家臣帶走逃亡,但最後被搜獲,遭到處死。而最幼子才出生不久,被送到寺廟中養大,成為僧侶。此外還有一子淺井井賴,被認為是傳說中真田十勇士裏根津甚八的原型。至於三個女兒則分別是淀殿、常高院、崇源院,她們都具有傳奇性的一生。

長政的墓在德勝寺(位在今天的滋賀縣長濱市),法名「養源院天英宗清」。一直到1632年時,因為他身為德川幕府三代將軍德川家光外祖父的關系,追贈他從二位中納言的官位。

少年時期

淺井長政淺井長政

1545年,淺井長政誕生于北近江小谷城,是父親淺井久政的嫡子,幼名"猿夜叉"。猿夜叉誕生的第二年,也就是1546年,他的祖父一代英傑淺井家中興之祖淺井備前守亮政病故。

淺井亮政本為北近江的一名小豪族,因為武勇、智略服眾,而被豪族們推為盟主,將當地守護,昏庸無道的京極氏放逐。後京極家與南近江守護的六角定賴聯合,多次來犯,均被驍勇善戰的亮政擊退。在最危險的時期,亮政更是通過好友朝倉宗滴,與越前朝倉家(朝倉教景)建立了盟約,與宗滴一起,在戰役中斬殺數十名六角家重臣,武名威振京畿,完全控製了局面。

在亮政所建立的基礎上,次代家督淺井久政滿以為可以安枕無憂。不料亮政死後,南近江的六角氏(此時的家督是佐佐木義賢)又經常來犯,久政不堪屈辱,決意一戰,此戰便是佐佐木義賢成名之戰--高宮合戰,久政大敗,舍棄了自己的軍隊,獨自逃回北近江,戰後,佐佐木義賢更名六角義賢。

在家臣雨森彌兵衛和阿閉貞征的調停下,久政被迫割地求和。此時的猿夜叉已經行過元服之禮,名新九郎,六角義賢因為看著喜愛,便賜其姓名中的一字,還將家臣中平井加賀守的女兒嫁與了他,從此,猿夜叉就有了淺井新九郎賢政的名字。雖然這樣淺井家免于與六角家征戰,但其實等同于六角家的臣屬……

青年時代

淺井長政淺井長政

由于久政的懦弱,淺井家內部開始發生矛盾,為此,重臣海北、赤尾、磯野等人均生出了背叛的念頭,他們把淺井家最後的希望寄托在了賢政身上,此時為永祿三年(1560年),織田上總介信長以奇襲斬殺武力上洛的今川治部大輔義元,賢政亦熱血沸騰,答應了重臣們的請求,將愛妻平井氏遣回六角家,武力逼迫父親久政退位。之後,賢政毅然舍去了名中那個帶有屈辱意味的"賢"字,代之予令他熱血沸騰的織田信長的"長"字,這等若向六角家下了戰書……

初陣的對手是南近江霸者六角義賢的兒子六角義治,長政以猛將磯野員昌為先鋒,第二陣為阿閉貞征,第三陣大野木,第四陣三田村,第五陣野村,第六陣淺井玄蕃亮,第七陣月月瀨,第八陣東野、千田、西野,第九陣黑田、百百,第十陣淺井石見守、同七郎,最後是長政的本陣。令以赤尾清綱,海北綱親為遊軍,照應各隊。

此戰名為野良田合戰,淺井長政以相對較少兵力,取得了壓倒性的勝利,使家臣們不得不對這位少主人另眼相看,更有百姓傳說長政是淺井亮政轉世。

在此之後,六角家曾多次與淺井交戰,但每次都是無功而返,使長政的武名傳贊臨近諸國,美濃曾數次擊敗信長的齋藤義龍更是與六角家聯合,進攻美影寺川。

在猛將磯野員昌的猛攻下,齋藤軍迅速瓦解。但同時,六角義治和齋藤義龍卻親率大軍進攻佐和山城,長政迅速于小谷城出陣,會合磯野隊,趕置佐和山增援,此外,長政還另命三田村、大野木、野村封鎖南近江與美濃的要道。戰鬥中,長政親自率兵,力破六角、齋藤聯軍,磯野更是率兵一直將齋藤軍逼上了會美濃的道上,義龍大敗而歸,還在路上被三田村、大野木、野村劫了一陣(此戰後,義龍憂鬱成疾,不久病故)磯野員昌由于功勛卓越,受封佐和山城城主。

永祿七年,淺井長政的武名傳到了織田信長耳中,信長將妹妹阿市(傳說是個大美女)嫁予了長政,締結婚姻同盟之後由于與朝倉家的同盟和與織田家的關系,長政不得不和上洛的信長展開戰鬥。

元龜爭亂

△=和、×=敗、○=勝

1570.6小谷籠城戰

△淺井長政VS織田信長△

1570.6~6.29橫山城合戰

×三田村、野村、大野木VS織田信長○

1570.6.28姉川合戰

×淺井長政、朝倉景健VS織田信長,徳川家康○

1570.6.29~1571.2.24佐和山城合戰

×磯野員昌VS織田信長(丹羽、河尻等)○

1570.9.19~20坂本、宇佐山城合戰

○淺井長政、朝倉義景VS森可成、織田信治×

1570.9~12.13志賀之陣(西近江路,下坂本,堅田合戰等)

○△淺井長政、朝倉義景VS織田信長×△

1571.5.6箕浦合戰

×淺井長政、湖北一向宗VS堀秀村、木下秀吉

1572.1橫山城合戰

×淺井七郎井規、赤尾新兵衛VS竹中半兵衛、木下秀吉○

1572.3.7小谷籠城戰、木戸、田中(兩城攻擊)

△淺井長政VS織田信長△

1572.7.21~9小谷籠城戰,山本山城合戰

△淺井長政、朝倉義景VS織田信長△

1572.11.3宮部城合戰

×淺井七郎井規、朝倉景鏡VS宮部継潤、木下秀吉○

1573.7.26木戸,田中両城合戰

×淺井長政VS織田信長○

1573.8.10雲雀山砦合戰

×淺井長政VS織田信長○

1573.8.12大岳城合戰

×淺井長政、朝倉方部將(小林、齋藤、豐原)VS織田信長○

1573.8.13丁野城合戰

×淺井方(中島),朝倉方(平泉寺、寶光院等)VS織田信長○

八月二十日義景剖腹自盡,朝倉家亡。

1573.8~8.29最終戰小谷籠城戰

×淺井長政VS織田信長○

八月二十六日,秀吉軍京極丸侵入

八月二十七日,小丸陥落,淺井久政剖腹自盡。

八月二十九日,長政公剖腹自盡,淺井家亡。

個人小傳

淺井長政淺井長政

關于淺井一族的由來,流傳最廣的說法是三條公綱的私生子最先採用淺井這一姓氏。據傳,京極氏家臣正親町三條実雅的長子公綱在嘉吉年間(1441-44),被流放到淺井郡丁野村時得一子。此子元服後自稱為淺井重政,並由公綱引入京極家成為家臣。 傳說終究隻是傳說而已。事實上,在嘉吉年間之後發現的不少證據充分表明了上述說法是不足信的。首先,出現有淺井之名的是在建保三(1215)年長福寺本尊葯師如來背銘中;其後,又有布有寬喜三(1231)年年號的円滿寺之古鍾銘上同樣出現了淺井氏的名號……等等。

淺井氏,作為戰國時期北近江豪族。其前身卻非出自名門望族,不過是北部近江淺井郡丁野鄉附近的土豪罷了。當傳到長政祖父淺井亮政一代時,方才開始振興。究其原因,乃是因為淺井亮政此人文韜武略皆是上上之品。身為京極氏重臣的亮政,看準時機,趁近江守護京極氏內亂之機,與國人一揆相勾結,一舉成功下克上,驅逐了上司京極高清。並以小谷城為據點開始發展自己的勢力。使得淺井之名嶄露頭角。而面對當年京極氏的強敵南近江六角氏定賴時,亮政選擇與越前朝倉家結為同盟,同抗強敵。一時間,淺井家在亮政帶領下,勢力猛漲,絲毫不在六角之下。

可惜人間五十年,豈有長生不滅者?亮政一生英雄蓋世也終難逃天道迴圈的這一天。而淺井亮政膝下隻有二子,一名高政,一個叫久政。長男高政向有「剛強而富有智略」的美評,為淺井家臣所矚望。但不幸在大永六年十七歲時夭折。順水推舟,很自然地,高政的弟弟,被稱之為「豪氣卻無才智的不肖子」的久政就這麽輕松地頂替了死去的哥哥繼承了家督的位置。內政算是把好手的久政,在戰陣之上的表現,叫所有淺井家人大跌眼睛(如果當時有這東東地話)。根本抵擋不住夙敵六角的攻勢。最後,在亮政時代曾一度隆盛起來的淺井氏,到了他手裏,隻得以半附庸的形式才能繼續存在。

幼鷹展翅

天文十四(1545)年,久政的妻子小野殿在小谷城誕下嫡子,取幼名為新九郎 ,又稱“猿夜叉”。在新九郎兩歲時,祖父亮政過逝,父親久政繼承家督位置。很快,不敵六角的淺井,隻能以投入六角家結下實際的服從關系為條件休戰。于是乎,夢想著再次興盛的家臣們懷念亮政掌權的時代,對久政開始失望,隻能把振興淺井的希望放到幼主新九郎身上。而新九郎年紀雖小,但表現出來的成熟與聰慧確實為眾家臣所樂見。可以因為新九郎對那些不滿父親的家臣進行安撫,又使這兩父子的關系緊張起來,久政看新九郎,就好像「老鷹看孩子一樣」。

永祿二(1559)年,十四歲的新九郎在小谷城元服行加冠之儀。儀式上,領取了祖父的“政”和備前守的名字,這讓懷念祖父的新九郎十分高興。但隨後父親久政因為臣服六角家的緣故,令新九郎接受六角義賢一字偏諱稱賢政。這讓新九郎很是不滿。那知緊接著,久政又當眾宣布「一日早與江南平井家,接親子盟約」,強命他娶了六角家家老平井加賀守之女。忍無可忍下,沉寂多年的火山終于崩發了。

不久,賢政邀請家老遠藤喜右衛門,淺井玄番亮至其官邸,對他們講道:「仔細想來,即便這是此乃父上之命,但想我堂堂淺井家繼承人,怎能做佐々木(六角)的家臣平井之婿。依父上之意,此次江南之行,與平井接親子盟約似乎是使我家繼續存在而不可逆轉之事。但是,我認為,安家治亂首慮應當是弓矢之取;布旗天下,需以武鬥為其棟梁,其方乃正道。因此,治理強盛國家方為我之宿願;與平井等接緣之事卻非我所望。故欲將其女遣返,但這需要家臣你們的一致同意。」

淺井長政淺井長政

最後,家臣們終于達成共識:「如果殿真是想成為像您祖父亮政般的繼任者,就應該清楚,久政殿絕沒有一統天下的氣量。而您,賢政殿,才是我們眾望所歸的淺井家領袖。俗話說,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如今之勢,隻求偏安一地是行不通的。隻有奮發圖強方能保我淺井之業。殿之言(治理強盛國家方為我之宿願)我等認為必有實現的一日。」 家臣對賢政寄心以望,久政得知這一情況也是極為不爽。就這樣,淺井內部發生了不小的騷亂。而理所當然的,平井家十分生氣,向主家六角申請討伐淺井,隨後又得聞久政與親子賢政之間勢成水火。六角義賢以為,完全覆滅淺井的機會來了,遂于不久後發兵江北。江南江北鬥爭的始端形成。

遣返平井之女的提案得以通過給了六角再合適不過的借口,大軍一萬直逼北近江。作為前線的佐和山城磯野丹波守,高宮城高宮三河守首當其沖遭受到六角軍的急襲,可是向小谷城請求的援軍,卻還在久政的磨磨蹭蹭中遲遲未到。結果久政的部隊是在高宮城落城之後總算緩緩趕至,可惜不但為時已晚,更慘是遭到士氣正盛的六角軍猛攻,全軍潰敗,狼狽不堪地退回小谷城,敗走途中還被六角軍趁勢奪去了大尾城。

而此時的賢政,卻因為平井一事受到父親久政的貶斥而無法參與戰役,隻能寄希望于被容許一同作戰的木村日向守,然而最終淺井還是戰敗了。未能參與此次作戰也成為了淺井長政一生的遺憾。

而與六角的戰爭結束以後,久政又沉迷于鷹狩與遊山玩水,不理政務。這使得早對他心存不滿的淺井家臣團再看不下去了。暴怒的家臣聚集起來,異口同聲地要求久政隱居並請賢政接任家督,執掌淺井家。

當時淺井家在小谷城本丸旗本進行的評定會議給了諸家臣互相傾訴平日所想的最佳時機。淺井玄番亮、赤尾美作守、安養寺左衛門尉、木村日向守、山田入道順唇齋、中島左衛門尉等家老紛紛要求「追放久政,立賢政為家督以提高軍隊.將領士氣」。聽到眾臣之言,淺井石見規則不停地勸止,「大家請不要再吵了,我們先去請賢政殿過來談談他的看法。我相信殿心中早拿定了註意」。

賢政聽聞此事,也匆匆趕到,向石見及眾人說出了自己的意見:「諸位所言均在情在理,但想過沒有如果逼急了,那就是與父親兵戎相見。這是天理無容啊!請恕我不得不拒絕這樣一個明智的決定。」然而家老們馬上回應道:「我們尊重殿的決定。不過,此事是我們經過再三考慮才敢當著殿面親口說出。為的並不是要得到殿的承諾。想久政公最近隻知鷹狩遊樂,而大門緊閉,使我等意見難得上聞。如今也隻有殿才能與我等同心協力,改變目下這對我淺井極度不利得狀況。」

淺井長政淺井長政

家臣們異口同聲的肺腑之言終于打動了賢政的心,翌日,喚來遠藤喜右衛門,詢問評定會議的結果。並立即邀請其中的強硬派阿閉淡路守;磯野丹波守;西野壹岐守至官邸商議。這些人,很早就有了疏遠久政的表現,賢政此時召集他們正合他們的意願。 「此次請諸位家中重臣來此,是商議家督位置繼承的大事。這絕非兒戲,所以我想請諸位與我一同商量個完善的做法。」

在家中眾人與賢政齊心協力下,奪權的陰謀在久政尚外出遊興時悄然形成。可惜對此一無所知的久政還在早崎海灣繼續他的鷹狩時,而賢政已經在家中家老們的擁護下進駐了小谷城本丸。赤尾美作守.中島宗左衛門.淺井石見守.淺井玄番亮等四人身著鎧甲,開始向城中居民傳達賢政繼位家督的這一重大決定。「賢政雖說是對父謀反,然此舉皆為淺井家業著想。如大家無法同心,則我淺井之命運堪憂,國將不國。」而家老們則贊同道:「賢政公此舉絕非造反。久政大人不顧敵軍深入我境,領地告急。隻知遊山玩水。致各地城主訴訟難以申上,大尾城因其怠慢而終陷于敵手。實在是難以服眾啊!」

為避免父子相見的尷尬,賢政委任淺井石見作為使者與久政交涉。而久政手下有四五十近侍對此表示不服,結果被統統流放到竹生島去了。

見大勢去矣,久政無可奈何,隻得卸下家督的職務,以輔助者的名義在井口越前守引導下搬到了小丸。淺井賢政正式成為淺井家家督。

此刻時間,永祿三年十月五日,淺井賢政,十六歲。在全國諸多大名小名的舉目註視下,逆改了君臣身份,繼任家督位。一位超越其祖父古備前亮政的繼承人,在國難當頭之際,毅然領導起勢弱的淺井家,在無人看好的情況下,艱難地邁出了登上他人生顛峰的第一步。

在繼承家督後,永祿四年正月,賢政迎來他十七歲生日。江北的大名小名紛紛在年頭的祝儀上送來禮物,每年一次的盛大的宴會從久政一代起就沒停過。不過,面對這樣的盛景,賢政卻沒有半分洋洋自得。接受六角義賢的偏諱,迎娶平井氏之女兒在久政考慮中,或許是維持家族繼續存在的小安心理,但在賢政心中,就不這麽認為了。

淺井長政淺井長政

與六角大戰在即,怎可再受義賢的偏諱!賢政決意改名。淺井備前守長政之名由此誕生。而關于長政為何取「長」一字,普遍認為的有兩種見解。 一有賢政對擊敗東海今川義元而一舉成名的織田信長深感佩服取其偏諱一字稱「長政」之說。

另外的說法是源至于武運長久一詞。取了其父「久」之上的「長」,有決心成為超越父親的大將之意味。

學者普遍認為後者的見解才是正確的。

當時,在對陣六角最前線的是磯野丹波守的佐和山城,而周邊的高宮城,大尾城,淺妻城已陷落于六角之手。因此,在長政的計畫中,首先一步是急援佐和山方面。

因此,在淺井家換代後不久,從未親上戰陣的長政得到了他初陣的機會。淺井家集結諸勢合計九千三百,在家督長政帶領下從小谷城出發,支援被六角軍圍困的佐和山城。永祿四年三月六日,長政的援軍到達佐和山城城郊布陣。六角軍也聚集一萬八千(有說二萬五千)的兵力,兩軍在野良田發生激戰。淺井軍的指揮者從久政變成長政,軍隊士氣大震,拼命奮戰。而六角方面因為沒有輸給過淺井,過于輕視對手的後果是雖然兵力佔優卻隻能在淺井凶猛的攻勢下勉強形成拉鋸戰。而磯野丹波守員昌見機大開城門,佐和山城守軍殺出,兩面夾攻下,義賢嫡子義治的軍隊對此根本沒有任何準備,被磯野丹波守員昌所部當腰截斷。局面一發不可收拾,一轉眼便演變成了六角軍全線崩潰。淺井勢完勝,將江南勢徹底趕出了江北。

野良田合戰的勝利,令淺井諸將對長政愈加欽佩。幾年前久政為義賢追擊時陷落的犬上,愛知等諸勢終于回歸淺井所有。得此結局,文武兩道的達者長政功不可沒,眾人的感銘被清楚地記載于淺井三代記中。

鷹翔長空

美濃大名齋藤右兵衛佐龍興是當時戰國大名中有名的無能者。他統治下的齋藤家逐顯日薄西山之勢。麾下家臣西美濃三人眾,氏家常陸之介,稻葉伊予看守,安藤伊賀守實在看不慣這愚蠢主君龍興的所作所為,與鄰國的織田信長暗中勾結,欲擁信長為美濃之主。

齋藤家臣旗頭之一,素以勇名聞于天下的日根野備中守聽聞此事,喚來舎弟的彌次右衛門尉商議,兩人清楚地知道,龍興根本不可能是信長的對手,齋藤的覆滅是早晚的事。但輕易背叛現今主君的武士也是可恥的,日根野備中守考慮許久,突然想到,龍興的前人夫人是北近江淺井家出生,而淺井今日之主長政年輕英傑,假以時日,必可成大氣。就這樣,一個拉攏淺井家,以一戰之威同與重臣們商量和睦,從而逼迫龍興退位,由備前守佔據稻葉山,阻止尾張信長闖入美濃的計畫在日根野備中守腦中成型。

永祿六年三月淺井勢在日根野的邀請下,七千餘騎朝濃州面出陣。計畫通過一戰迫使齋藤龍興在一日間退避,大軍進駐稻葉山。而二,三日則從離稻葉山的十町的地方鳴槍以示威脅,由日根野出面按照當初預定的那樣讓重臣們同意和睦,並令齋藤方的重臣交出人質作為保證。不過,因為部分家臣拒不交付,又不好正面攻城,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地消耗著。

得到淺井氏遠征美濃訊息的六角親子認為此乃天賜良機,揮兵一萬直取淺井方支城,包圍佐和山城,高宮城,肥田城,不分日夜地攻城。各支城請求援軍的報告雪片般涌到了小谷城。留守的下野守久政自知己方剩餘兵力根本無法抵擋六角軍,于是向盟國越前朝倉請求援軍相助。

當時朝倉家當主義景,答應了久政的要求,朝倉援軍從越前出陣。另一方面,久政發信給了遠征美濃的兒子長政,告訴他目前危急的狀況,並催促長政務必要在佐和山城落城前回國,否則後果不堪構想。

長政得到父親「如等到美濃入手則佐和山城小谷危矣。」的訊息,立即召集重臣軍議。全員沒有浪費多少時間便一致決定以赤尾美作守五百騎殿後,全軍改向全速進軍佐和山。得到淺井撤退訊息的齋藤家臣對長政軍發起追擊,不過連續三次全被勇猛的赤尾氏擊敗。赤尾美作守順利完成殿後任務。

淺井長政以磯野丹波守作先鋒,與六角在美影寺川發生激戰。在淺井軍勇猛的沖鋒下,六角旗本隊承受了幾乎是淺井軍的全部攻勢,沒支持多久便崩潰告終。如此一來,六角軍見主將最先奔逃,頓時士氣跌落谷底,全線潰敗。淺井長政趁勢不但盡收江北失地,並一鼓作氣,揮軍南下,沖入了南近江屬地。

至淺井亮政以來,淺井陷于弱勢,被六角逼在江北一地動彈不得的被動局面,終于在亮政孫兒長政的手裏徹底逆轉。戰火,燒到了江南地頭。

到了永祿十一年,淺井的勢力範圍除江北三郡外,又添犬上,愛智,高島三郡。在長政及眾家臣的共同努力下,流通經濟發展政策在六郡的實施,進一步堅固了淺井領地經營的基礎。

與此同時,尾張織田信長此時早完成了對美濃的征服。已將岐阜作為本城的信長答應了室町幕府最後任將軍足利義昭上洛的請求。

淺井長政淺井長政

也許是英雄惜英雄,淺井長政對織田信長極為佩服;而信長也對長政即位後表現相當地欣賞。在這一年,信長做主將自己的妹妹,有「戰國第一美女」之稱的市嫁與了長政。淺井織田兩家聯盟形成。 翌年,也就是永祿十二年,織田信長正式上洛,長政自告奮勇擔任先鋒。織田·德川·淺井三家五萬大軍殺入南近江,彥根一戰,六角家覆滅。得上京的信長之助,長政統治下的淺井家迎來了前所未有的全盛時期。

鷹墜

對淺井家來說,有多年的親密交往,並施與淺井很大恩惠的盟友隻有一個,越前朝倉家。而此時,將軍義昭與進駐京都的織田信長之間的矛盾開始惡化,信長無視這個所謂將軍的命令書。反而開始限製足利義昭的權利。足利義昭當然很不滿意,便秘密聯合各地大名抵抗“信長這個公敵”。而朝倉家向來是與將軍家關系密切的「名家」。事實上,信長不遵從將軍命令的表現已經令朝倉家相當地不滿,對信長挾天子以令諸侯的做法更是不容,因此首個站出來回響義昭的號召。數度被無視的信長震怒,于元亀元(1569)年出兵討伐朝倉氏。這顯然違反了以前淺井·織田兩家結盟時的約定,「不得以朝倉家為敵對」。可是信長無視這個約定,撇開淺井家擅自開始了對朝倉家的攻擊。信長這樣的做法,長政也是無法幹預。一面是多年對本家有恩的朝倉,一面是愛妻市的兄長,自己所尊敬的義兄織田信長。淺井長政陷入了兩難的境地。在淺井的內部也產生了是支持朝倉還是織田的爭論。

苦惱的淺井長政召集家臣合儀此事,想聽聽眾人的意思。其中,說話分量最重的是他的父親淺井久政。久政以為,「與六角之戰,我等多收朝倉恩惠,怎可隨意忘記」,強烈要求支援朝倉。多數家臣贊成了久政的建議。最終,重義而輕利的淺井長政通過了淺井家支持朝倉氏的決意。

當時的織田軍,正好攻克了金崎,準備繼續進軍。這個時候,知道了淺井決意的信長之妹市,以「陣中見舞い」的名義將一棵用帶子結袋兩端的小豆送交信長。信長看豆子,猛然領悟出「織田軍前後方都被堵塞」的含義,覺察出了淺井家將要反叛的危機。信長當機立斷,下令織田軍在淺井軍達到前全速退回美濃,更因為羽柴秀吉的拼死殿後,使織田信長安然脫身。這就是金崎撤退。

信長對長政的反叛極為憤怒,他怎麽都想不通為什麽長政為背叛自己去幫助早是日暮西山的朝倉家。向來奉行功利主義的信長怕是永遠不可能明白長政的心,長政的義。隻是見到自己所看重的長政竟然敢如此行事,背離織田,「可愛勁更添其憎惡一百倍」,狂怒的織田信長在兩個月後聯合德川家發起了對淺井的討伐,再次揮軍近江。淺井向朝倉請求援兵,淺井·朝倉聯軍與織田·德川聯軍形成對峙。這次戰役被稱為姊川合戰,無論信長還是長政,此次合戰均成為他們一生的一個轉捩點。

本來,淺井家最初的戰略是依靠固若金湯的小谷城打籠城戰。可惜,信長不是蠢材,當然也不會傻到勉強硬攻的地步,他隻是步步為營,一個一個地拔除了小谷城以外的淺井據點。淺井家卻不能無視信長的戰術,結果從城殺出,兩軍在姊川這個地方對陣。

姊川合戰中,兵力優勝的織田軍掀起了總計13段的陣勢。據說想以多重陣勢壓製住淺井家的攻勢。然而,即便如此,織田信長還是小看了淺井家的攻擊力,特別是在驍將淺井家臣磯野丹波守員昌率領下的一千五百騎,接連突破了包括織田軍猛將羽柴秀吉,柴田勝家在內的11陣,差點破入織田本陣。織田軍頓時陷入窮境。可是,一直等待著最後關頭的織田軍稻葉一鐵等部在這個時候發動了對淺井軍側翼的攻勢。由于稻葉一鐵,安藤守就及氏家卜全“美濃三人眾”的側面進攻,使局勢逐漸傾向于織田軍。另一方面,作為淺井家援軍的朝倉軍,在與作為織田家援軍的德川軍戰鬥中,由于遭受德川家臣榊原康政的側面進攻開始崩潰,朝倉軍先全軍潰散了。之後,在遭到織田·德川兩軍合圍攻擊,淺井·朝倉聯軍開始總崩潰。姊川合戰的結局,以淺井·朝倉聯軍的慘敗而告結束。

此後,長政向小谷城撤退。知道此城難以攻陷的信長沒有繼續進攻,引軍歸回。此一役,還是以淺井家損失為大。為挽回劣勢的淺井·朝倉聯軍于是向京都方面進攻,大敗那裏的織田守軍。而在織田家的主力在迫近京都附近的佛教總本山「比叡山 延歷寺」時,得到僧兵的援助,在山上架起陣勢,與織田家對抗。最後在將軍義昭的停戰命令下,雙方這才各自收兵。

翌年,信長火燒「比叡山 延歷寺」,第六天魔王之稱號由此產生。在與信長越加不和的義昭號召下,淺井·朝倉·本願寺·武田·上杉等大名開始合作,「信長包圍網」形成。織田家面臨了最大的危機。可惜的是,不久,武田信玄病勢。盡管本願寺家鼓動各地一向宗對織田家發起「一向一揆」,使信長疲于應付,但這不足以抵擋織田家順應歷史前進的腳步。

而為對付淺井長政,信長派出羽柴秀吉築橫山以切斷小谷城的陸路交通;丹羽長秀封鎖琵琶湖水路交通。斬斷了淺井的經濟命脈。面對羽柴秀吉,淺井長政數次出兵與之交手,欲打破困境。在首次作戰敗北後,秀吉接受了麾下軍師竹中半兵衛建議,隻守不攻,並利用淺井家的逐漸衰敗開始籠絡長政手下家臣重將。事實證明,半兵衛的這一策略是完全正確的,宮部繼潤,阿閉貞盛等大將的反叛使得陷入困局的淺井家更是雪上加霜。

淺井長政淺井長政

姊川合戰3年後的天正元(1573)年,武田信玄的死,將軍足利義昭被放逐,無後顧之憂的織田家,再次向淺井·朝倉家開始發起攻勢。不久,朝倉家一乘谷城被攻陷,朝倉義景自害,朝倉氏滅亡。織田大軍兵圍小谷城。 無論如何堅固的城池,也經受不起織田大軍夜以繼日的猛攻。8月,淺井長政自知落城之日將近,將妻子及三個女兒交與秀吉帶回織田家,在落城的最期與父親淺井久政一起自害,享年29歲。

一般認為,在淺井·朝倉家滅亡的翌年,信長在新年晚宴上,將淺井長政和朝倉義景的顱骨塗抹上金箔,作為酒宴的裝飾品。也有說將淺井長政的顱骨製作成酒杯,以此喝酒慶祝勝利。無論那一個,均足以證明信長對長政的憤恨之念達到了何等境界。

近江淺井家,歷經三代,終,泯滅于幽幽歲月中。但淺井長政的身影卻沒有消失,隨著他三名女兒的成長,開始影響起了整個日本歷史。長女茶茶成為了豐臣(羽柴)秀吉的側室,生下了豐臣家的傳人豐臣秀賴,以「淀君」的身份在戰國時代的終期登上她權勢的高峰;次女初嫁給了復興京極家的京極高次;三女江成為了德川幕府二代將軍德川秀忠的側室,生下三代將軍家光。淺井的血脈,繼續流淌在歷史的長河中……

家臣團

勇將 遠藤喜右衛門尉直經

淺井家頭號勇將,同時也是位出色的智略家。姊川合戰時曾潛入織田本陣欲暗殺織田信長不得。最終被馬回眾之竹中久作(竹中半兵衛舍弟) 討取。

1.遠藤喜右衛門真的實際存在過嗎?

關于遠藤喜右衛門這個名字,隻是在一級史料『信長公記』及『武功夜話』有所言及,其真實存在的可能性令人懷疑。

下畫是滋賀縣指定文物財產的之三十六歌仙繪,其中「奉掛之遠藤喜右衛門尉直經敬白永祿十二年十一月吉日」表明其中一名奉納者即是遠藤喜右衛門。(多賀大社藏)。

淺井長政淺井長政

2.遠藤喜右衛門淵源

據說祖先原是鐮倉武士,後移住到所領地柏原庄(滋賀縣坂田郡山東町柏原)。喜右衛門的父親遠藤主膳,在亮政還在京極家為官試看變已經入仕了淺井家。可稱譜代家臣。主膳之女嫁給了同在京極為官的今井定清的家臣田辺式部。一般認為喜右衛門有兩個兒子。長子遠藤孫作,元亀元年(1570年)6月19日,在織田軍屬下木下藤吉郎攻擊下,喜右衛門的居城須川城陷落,不得已向藤吉郎投降。後,孫作得賜予知行伊勢(三重縣)三重郡。弟喜三郎僥幸逃脫,後來參加了姊川合戰、小谷城之戰。主家滅亡後,參與加賀的一向一揆也宣告失敗,流浪的末期來到越中(富山縣)礪波郡務農。到了昭和初期,居住在須川的遠藤家也是遠藤一族,不過,喜右衛門的後代卻是不明。

下之寫真是須川山寨遺跡(「滋賀縣中世紀城郭分布調查報告書」)。須川山寨在長比城寨眼下的須川山山頂,離山脊的長比城寨在約有300米的距離。一般認為須川山寨是須川城的小城,由遠藤喜右衛門築起。

淺井長政淺井長政

下之寫真是須川觀音堂(滋賀縣坂田郡山東町須川)。據說是遠藤一族的祖先遠藤菅勝在承久元年(1219年)時蓋的。它的左手一帶便是遠藤居城須川城。

淺井長政淺井長政

3.遠藤喜右衛門與淺井長政

永祿3年(1560年),16歲的長政(當時名賢政),被迫與江南的六角義賢家臣平井定武的女兒定婚。而且父親久政卻無力拒絕其舅平井的命令。賢政惱怒于父親的懦弱,決意將平井之女遣返老家,而在這個時候,賢政找來商議對策的便是喜右衛門和淺井玄蕃兩人。足見喜右衛門是賢政的親信。同年,長政與重臣商議讓久政隱居的議定時候,除了赤尾、百々、安養寺之外也有喜右衛門。喜右衛門在小谷城下的清水谷修建了屋敷,並專門住在了那裏。而本城須川交與了長子孫作。被允許在小谷城下修建了屋敷的,隻有像筆頭家臣赤尾清綱及木村日向守這樣重臣,普通的家臣是沒被容許的。可見喜右衛門在淺井家中的地位。姊川合戰中,淺井長政的本陣除了近侍眾外隻有赤尾清綱,遠藤喜右衛門擔當職務之事被繪成了圖(長浜市木村藏姊川合戰圖)。喜右衛門是作為長政的參謀在指揮著全軍。

下面的照片是「小谷古城圖」的一部分。清水谷處便出現了遠藤喜右衛門的名字。

淺井長政淺井長政

4.遠藤喜右衛門和伊賀忍者

遠藤周作的『男人的一生』中,千草越狙擊織田信長的甲賀的杉谷善住坊,據說是在金ケ崎之戰時由遠藤喜右衛門僱傭來的。證實這個事實的史料現在沒有。不過,喜右衛門與甲賀及伊賀忍者締結聯盟好象是史實。永祿4年(1561年),箕浦城主今井定清攻擊了六角義賢的太尾城,而這次作戰便是喜右衛門籌劃的。田辺式部與伊賀忍者一起潛入太尾城,並合力發火燒城。這證明了喜右衛門和伊賀忍者是有聯系的。

5.遠藤喜右衛門和橫山城

橫山城原為京極家的支城,在永正14年(1517年)時受到淺井亮政的攻擊而落城。永祿4年,淺井長政做出以橫山城為據點進入江南的的重大必要建定,命令喜右衛門重新修築。大原觀音寺永祿4年2月10日付遠藤直經書狀中有「至申時便懸于繩之義這樣之寺」的記載,便是他在修築城的證明。橫山城在其後的歷史中,成為了姊川合戰策略的舞台。元亀元年的姊川合戰中守護橫山城的武將,根據『武功夜話』記錄,乃是喜右衛門的妹婿田辺式部。這與喜右衛門修復橫山城之事說不定也有關系。隻是,一般的說法橫山城守將是大野木、三田村、野村的三將。 不過,從元亀元年開始的駐屯,一般還是認為是由田辺守護的。

6.遠藤喜右衛門和大依山寨

據說遠藤喜右衛門在元亀元年的姊川合戰中擔當的是大依山的守將。不過,根據『武功夜話』記載,喜右衛門被托付在近江和美濃國境的苅安城寨和長比城寨擔任防御工作。金ケ崎之戰中追擊織田軍的朝倉軍進入近江國境時便是來到了這兩城寨。長政在『信長公記』中也有將越前眾放入苅安城寨和長比城寨這兩處險要地的記載。在後世的發掘調查長比城寨時,有朝倉家獨特築城技術的痕跡被發現,朝倉郡從長比城寨入城也成為事實。如果真是那樣的話,朝倉軍進入兩城寨的時候喜右衛門又該怎樣呢?估計從那個時候開始,喜右衛門便被派往大依山駐守。

喜右衛門與鹽津和泉守一起,在大依山築起城寨。下面的圖是「江陽淺井郡小谷山古城圖」的一部分。在大依山一地可以看見遠藤喜右衛門和鹽津和泉守的名字出現。

淺井長政淺井長政

結果兩城寨在的木下藤吉郎調略下,城將樋口三郎兵衛反叛投靠了織田家,而朝倉軍則狼狽逃竄,兩寨陷落。在長比城寨山腳的須川城也同時被攻陷,一族的人及家臣不是討死就是成為了俘虜。喜右衛門從此不在信任朝倉軍。姊川合戰,淺井軍·朝倉軍在大依山鋪開陣勢。軍議商定作戰戰術事,長政與淺井半助的見解產生了分歧對立。此時,大依山守將喜右衛門進言道「殿之軍議實在不是很恰當,對敵作戰便是要打敗敵人,隻要混入敵陣殺死信長,勝負立見。何故如此猶豫不決?」。淺井長政聽罷,終下達了向姊川進軍的指令。

7.遠藤喜右衛門和織田信長

永祿11年(1568年)織田信長與淺井長政在佐和山城會面,此時的喜右衛門作為陪坐服侍在一旁。對信長說的「我聽聞,隻要長政殿和我二人一起治理日本國。屆時各方大名必然臣服」之語言抱疑念態度,加深了他對織田與淺井聯姻是從計謀方向出發觀點的確立。當夜,信長宿于柏原,而接待他的便是喜右衛門等三人。喜右衛門等到夜晚信長熟睡,夜深人靜後偷著快馬趕回小谷,向長政進言應立殺信長。不過長政沒有接受,一氣之下,喜右衛門跑到柏原的成菩提院發泄憤怒。

下之寫真是信長和長政見面的情況。喜右衛門是從左數的第三人。繪本太閣記(物語)。

淺井長政淺井長政

元亀元年(1570年)6月28日,淺井軍敗走時,織田軍追擊整整五公裏。為掩護主力撤退,喜右衛門于紛亂中在家臣富田才八的掩護下,組織少部分武士沖向了信長本陣。稍遲弓削六郎左衛門、今村掃部助也隨後趕上。喜右衛門大吼「御大將何在!」,迫近離信長前十間之地。在信長一側的馬回眾之竹中久作,找到喜右衛門一個破綻,突然拍馬上前撕殺,終取下了喜右衛門項上人頭。

下之寫真是遠藤冢。立在喜右衛門終之地(長浜市垣篭町),每年7月都會為他舉行法事。小字為円藤。或說是遠藤的草書。一旁的小山便是當日信長本陣所立之處。合戰當日,信長來到下山,被認為在這円藤附近進行著指揮。

淺井長政淺井長政

8.遠藤喜右衛門和竹中兄弟

永7年(1564年),竹中半兵衛重治與其弟久作一齊從齋藤龍興那兒奪取了美濃稻葉山城,隨後脫離了齋藤家,暫時寄身于淺井家臣樋口三郎兵衛處。關于這件事歷史上並沒有任何的詳細記載。不過,喜右面衛門是長政的親信也應該與竹中兄弟有過接觸。竹中兄弟寄身淺井家大約有一年的時間,也應該知道喜右衛門是淺井家軍事策略中樞的事,所以竹中久作才會在以後老是宣揚自己「取下了遠藤喜右衛門的人頭」的舉動,就是因為這個緣故吧。

猛將 磯野丹波守員昌

在近江赫赫有名的猛將。淺井對陣六角最前線之佐和山城城主。姊川合戰時擔任淺井軍先鋒,率1千5百精銳將織田軍2萬3千之13段陣備突破了整整11段。淺井本隊敗走之際,磯野部被織田軍斷去後路,但磯野員昌絲毫不懼,竟率眾正面突破織田軍3隊,帶領殘兵三百騎撤回佐和山城。

1.磯野員昌和淺井長政

磯野丹波守的本貫地為伊香郡高月町磯野,累代以磯野城作為居城。到了員昌這一代,入仕近江淺井家。永祿4年(1561年),升任了佐和山城主。磯野丹波守與其他的重臣們一樣,得以在小谷城下修建自己的屋敷。其之屋敷在從本町通往進入清水谷的歧路裏上。姊川合戰之後,佐和山城處于織田軍孤立包圍中。可是長政卻被員昌與織田信長私通這樣的假信息所盅惑,沒有派出援軍。由于這個緣故,磯野丹波守不得已向信長投降了(元亀2年2月)。此後磯野丹波守受信長封賞管領近江高島郡。曾經狙擊過信長的杉谷善坊隱居到高島,正是被丹波守逮捕,並于天正元年(1573年)9月押送到岐阜。

2.磯野員昌和佐和山城

眼見西美濃三人眾(安藤伊賀守,稻葉伊予守,氏家常陸介)與織田方面私通,無力阻止的美濃齋藤龍興親信·日根野備中守向淺井賢政(長政)派遣使者,請求淺井出兵美濃。賢政的姑母是齋藤龍興的夫人,可以說淺井家與齊藤家還是親屬。如果讓西美濃三人眾成功造反投向織田,還不如將淺井迎入美濃,再與織田軍作戰對齋藤來說還好一點。永祿4年(1561年)3月中旬,賢政根據這個建議帶領七千多騎出兵美濃。淺井軍越過關原從美江寺川攻進了美濃。六角義賢趁淺井賢政不在的時機大舉攻佐和山城,城將百々內藏助戰死。賢政領兵趕回,再次奪回了佐和山城。以後,磯野丹波守成為了佐和山城城將。而與六角有聯系的美濃岩手城竹中重元在這個時候從後方突然攻擊淺井家,奪取大原口、苅安城寨。此役也是重元長子半兵衛重治的初陣。賢政在之後的5月,改名長政,正式與六角決裂。

3.磯野員昌在姊川合戰

元亀元年(1570年)5月,織田·德川聯軍在金ケ崎逃掉。自知情況不妙的長政立即封鎖了近江和美濃的國境。在國境的苅安、長比兩寨派遠藤喜右衛門守衛;能登勢在鄉鐮羽諸城由堀次郎、樋口三郎兵衛鎮守;箕浦城和佐和山城則是磯野丹波守固定守護(『武功夜話』)。在此後,長政把朝倉勢放入了苅安、長比兩城寨,喜右衛門退到大依山。因此堀次郎、樋口三郎兵衛兩將擔任起了兩寨守役。由于寄身樋口長亭軒城的客將竹中半兵衛呼應了木下藤吉郎調略,樋口、堀二人倒向了織田氏。正是因為這個緣故,6月19日,苅安、長比兩寨落城,織田軍得以攻入近江境內。21日,在虎御前山列陣的織田軍,為了引誘長政離城而在小谷城下放火。當時,由木下隊二千五百聯合堀、樋口部卒五百總計三千兵力,在熟悉近江地形的樋口作先鋒,驅散人群,燒光了包括小谷城下町屋以及山谷各個角落所有顯眼的建築,焚燒了田地。當日大火的黑煙甚至遮蔽了太陽。可是長政就是不為所動。信長于是改變目的地,攻打橫山城。將軍陣移到姊川南側向橫山發起攻勢。攻防三日末,請求救援的急使從橫山城奔出,來到小谷城。得到這一訊息的長政終于坐不住了,領兵八千在姊川北側的大依山布陣。27日,朝倉氏援軍一萬,也到達了大依山。淺井·朝倉軍決定28日晨發動攻勢,于是從夜半離開大依山向姊川北岸移動。發現這情況的織田·德川軍也開始部署。同時,木下藤吉郎隊帶領三千兵從橫山向姊川南岸移動,柴田隊、佐久間隊隨後布陣。當夜晚結束的時候,從早晨薄霧中隱隱可以看見對岸磯野隊的旗號。木下藤吉郎也表示出「磯野丹波守乃犬上郡有名之猛將也。然而前幾天闖入到他的領土,燒光了他的家。而背叛者堀次郎和樋口三郎兵衛眼下正在我隊。磯野隊必定會朝我隊發動瘋狂攻擊」的擔憂,並因此向竹中半兵衛請教對策。6月28日晨,野村的淺井長政軍八千,與姊川對岸的織田軍二萬三千對視著。而此時在姊川西側朝倉軍和德川軍已經開始戰鬥近3小時,數量佔優的朝倉軍步步禁逼德川軍。上午9點(辰五半),淺井、織田兩軍鐵炮聲猛地響起,震懾天地。淺井先鋒磯野丹波守將兵一千五百眨眼之間渡河,猶如無人之境一般沖進了織田的先鋒坂井政尚的陣備中。員昌奮力死戰,不斷前進,一共打破了坂井以下織田軍十三段陣備的十一段。隨磯野丹波守,淺井玄蕃,阿閉貞秀,新庄直賴隊後,長政的本陣也突入敵陣。數名將領被討死的織田軍處在了崩潰邊緣。由于竹中半兵衛的指示將橫(側一陣改為圓弧之陣的木下藤吉郎隊在此時產生了很好的效果,因此在戰役結束後藤吉郎受到信長大大地獎贊。藤吉郎之陣始終堅守在信長本陣一町半(一百五十米)的距離上,沒有被淺井突破。長政大吼「破壞敵人的旗本!」淺井軍突入織田本陣,與信長馬回眾展開一陣混戰撕殺。佐々成政的鐵炮隊三百餘挺,此刻也隻能持續射擊,不分敵我。『武功夜話』中詳細地記載了當時的激烈程度,織田軍敗北幾乎成了事實。可惜在這個時候,德川軍扭轉了局面上的劣勢,一口氣打敗朝倉軍。正是如此,本作為德川軍援兵的稻葉伊予守兵一千,在看到織田軍有危險,于是朝淺井軍右翼發起攻擊。而本作為橫山城壓製的氏家常陸介、安藤伊賀守總計二千騎也跑去襲擊了淺井軍左翼。受到三面攻擊的淺井軍抵擋不住,全線崩潰,朝小谷城敗走。淺井先鋒磯野丹波守深入敵陣奮戰,不過,看破後背被被堵塞,丹波守開始集中兵力。雖然被遮斷了退路,但磯野丹波守隨即作出從前面突破敵軍返回到佐和山城的作戰打算。丹波守首先突破的是前面氏家常陸介之陣,隨後又打破了安藤伊賀守之陣,朝向打算阻止己部去路的稻葉伊予守隊展開激烈地戰鬥,終于突破了這最後的阻礙,得率殘兵三百騎返回佐和山城。

家老 赤尾美作守清綱

服侍了淺井家三代淺井亮政、久政、長政的老臣。獲以在小谷城本丸之東構建赤尾屋敷的重臣。淺井家三家老之一(三家老或許就是海赤雨三將吧,可惜我隻找到了赤尾清綱的詳細資訊,而雨森彌兵衛、海北綱親兩人卻隻有簡略介紹)。以武勇聞于天下。因對處理與六角氏的關系到底是戰是和跟久政觀點截然相反,君臣關系一度不和,結果導致了在永祿3年(1560年),與數名重臣議定推長政為家督使久政隱居(『江濃記』)。原名清綱孫三郎(一說是孫二郎),後改稱美作守。

1.赤尾清綱和淺井長政

永祿3年,在淺井長政16歲的時候,與赤尾清綱、遠藤喜右衛門、安養寺經世、丁野等家中重臣評定,迫使其父久政隱居,而長政登上了家督之位。永祿4年(1561年)3月,在攻入美濃的美江寺川之戰中,在淺井軍撤退之際,擔當殿後之責,連續三次擊潰了齋藤軍的追擊,順利完成任務。姊川合戰及小谷城之戰時,織田信長在虎御前山鋪開列陣。不過,有記載,那裏曾經便是赤尾清綱守衛的城寨。「虎御前山始赤尾美作守清綱陣城然姊川一戰之後右大臣信長公本陣所立」(「虎御前山古城寨圖」)。元亀元年(1570年)6月的姊川合戰中,在長政的本陣與遠藤喜右衛門、安養寺經世共同指揮著旗本隊。

2.赤尾清綱與同士討事件

永祿4年(1561年)7月1日,箕浦城主今井定清得到佐和山城主磯野丹波守的援助,應該奪回被六角方面奪走的太尾城而嘗試了夜襲。這次作戰由遠藤喜右衛門籌劃,而喜右衛門的妹婿田辺式部則配合今井定清。忍者和田辺式部秘密侵入城中,預備放火,並以此為信號裏應外合,欲一舉攻下城堡的本丸及二之丸。可是因為忍者耽擱導致延後了信號數小時,著急的今井定清等不及遲到的火勢而在漆黑的夜晚疾駛。結果,一不留神被磯野部的兵士誤以為是敵人給討取了。今井家以前與淺井家在京極家為臣時中可算同列,這起同士討因此成為了件大事件。田辺式部受到嫌疑,為避難寄身于小谷城遠藤喜右衛門之屋敷。今井家的家臣們商議到小谷城來控訴。淺井長政得知此事,十分震驚,命令赤尾清綱徹查此事。最後當磯野得知是自己的兵弄錯了討伐對象,大大地驚恐,急忙向今井家傳送了「沒有惡意」意思的道歉文。

3.赤尾屋敷

赤尾清綱的本貫地為木之元町赤尾。從小谷城的櫻馬場通過本丸向東的小道走有個曲輪。這裏就是赤尾清綱的赤尾屋敷。小谷城落城時,長政就是從本丸跑到在赤尾屋敷裏自殺的。

下之寫真為「小谷城圖」的一部分。上有赤尾孫二郎之名出現。

淺井長政淺井長政

4.赤尾清綱在小谷城之戰

天正元年(1573年),小谷城之戰時,淺井長政的本丸與父親久政小丸聯為一個防守整體。可木下藤吉郎從清水谷經過大野土佐守屋敷突入京極丸,本丸和小丸間被分割開了。在信長攻擊本丸時,長政跑到在赤尾屋敷,將妻子(市)和3個女兒(茶々、初、小督) 送到信長方之後,自害身亡。清綱在這個時候,非本意地被織田軍生擒了。據說後來押到信長前的清綱被允許自害,最後在其子清冬的幫助下切腹自殺。

重臣 安養寺經世

淺井家重臣之一。曾擔任淺井長政和織田信長妹妹市之間親事的中介角色。由于這個緣故,在姊川合戰中當經世被活捉的時候,信長以「仔細想來還有一事與你有關系」而放過了他,讓他回到小谷城。正在經世的報告,才使得遠藤喜右衛門等諸多淺井家臣壯烈就義的經過流傳了下來。繼續堅持抗爭的長政開始與全體家臣共同奮鬥,天正元年到小谷城落城為止的3年間,以朝倉義景為首,足利義昭、武田信玄、石山本願寺一起團結一致,築成織田信長包圍網。而其中便以三方原之戰為開端的信玄上洛戰和石山合戰所代表的元亀騷亂為首。

1.安養寺經世和市

據說作為織田信長妹妹市和淺井長政的婚姻中介的,是織田方面的不破河內守光治,以及淺井方面的安養寺經世。而在『武功夜話』中,織田方面乃稻葉伊予守良通(西美濃三人眾),淺井方面是堀能登守(堀次郎之父)扮演了主要角色。另一方面,『川角太閣記』中將其作為了淺井家重臣磯野氏的功績。而關于婚禮的時期有永祿4年(1561年)、同7年、同10年等諸說存在。現在最有力的說法是奧野高広氏的幫忙,長政通過市橋長利給信長傳遞書信,在永祿10年(1567年)長政由市橋長利安排開始了和信長的接近。

2.安養寺經世在姊川合戰

安養寺經世指揮著長政的旗本。在己方開始撤退的時候,帶領麾下武士阻擊織田軍的追擊。其弟彥六、甚八郎在奮戰中死于敵手。以下是『淺井三代記』中的記載。

經世高呼「已經到這兒」而闖入敵人陣中,織田武士欲取其首級,不過由于信長的指示被信長的部卒4、5人包圍而後被活捉。安養寺被拉到信長面前。信長說「不是安養寺嗎?久違了」

回曰「我無話可說。隻希望快點被砍頭」

信長道「為何說那樣的事?仔細想來不是還有一事與你有關系?現在讓你看看先前我方奪取的人頭」

信長命小姓取來人頭。其中包括了經世的兩個弟弟、遠藤喜右衛門在內的首級總計三十餘顆。看罷,經世說「看也看了。下一刻請快點取下我的首級」

信長回道「不不!你已經為長政扔掉一次生命了。從今天開始這生命是從我信長這兒得到的。現在返回小谷,對長政竭力是你獨一無二的忠義。我想要你知道的是,如果我軍繼續前進小谷會怎樣。經過今天之戰淺井之兵已經不能再用了,想攻陷小谷也不是什麽麻煩」

經世答曰「久政殿尚有部卒一千騎、井口越前守五百多騎、千田採女正和西野入道也還餘有二三百騎。因為這一千七、八百騎的生力軍在固守,不會那樣簡單地落城吧」

聽到這些,信長道「安養寺你說的也正確。我軍亦疲勞于今日的戰鬥。決定另日再攻」

而後允許經世的請求,讓不破河內守將他送回到小谷城。

其他 家臣簡歷

赤尾清冬 ?~?

淺井氏家臣。赤尾清綱之子。通稱新兵衛。六角方面進攻太尾城時開始隨軍。

赤田興 ?~?

淺井氏家臣。赤田隆之子。宦途至信濃守。近江犬上郡八町城主。1566年左右出生。其一字名為源氏。

淺井井伴 ?~?

淺井氏家臣。淺井井演之子。通稱彌太郎。別名井量。宦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