淳化閣帖

淳化閣帖

《淳化閣帖》是中國最早的一部匯集各家書法墨跡的法帖。

  • 中文名稱
    淳化閣帖
  • 外文名稱
    chun hua ge tie
  • 歷史考證
    宋太宗時期,民間爭相模仿
  • 現存閣貼
    潘祖藏本,校勘,結語
  • 含義
    最早的一部匯集各家書法的法帖
  • 卷數
    共十卷

簡介

宋淳化三年(992年),太宗趙炅令出內府所藏歷代墨跡,命翰林侍書王著編次摹勒上石于禁內,名《淳化閣帖》。此帖又名《淳化秘閣法帖》,簡稱《閣帖》,系匯帖,共十卷。第一卷為歷代帝王書,二、三、四卷為歷代名臣書,第五卷是諸家古法帖,六、七、八卷為王羲之書,九、十卷為王獻之書。元趙孟頫《松雪齋文集·閣帖跋》曰:"宋太宗……淳化中,詔翰林侍書王著,以所購書,由三代至唐,釐為十卷,摹刻秘閣。賜宗室、大臣人一本,遇大臣進二府輒墨本賜焉。後乃止不賜,故世尤貴之。"宋代記錄此帖為木板刻,初拓用"澄心堂紙"、"李廷珪墨",未見此種拓本流傳。淳化閣帖是我國最早的一部叢帖,由于王著識鑒不精,致使法帖真偽雜糅,錯亂失序。然\\"鐫集尤為美富",摹勒逼真,先人書法賴以流傳。此帖有"法帖之祖"之譽,對後世影響深遠。

因帖石早佚,摹刻、翻刻甚繁,顧從義本、潘允亮本、肅府本等較著名。

故宮博物院藏南宋拓本,鈐"乾隆御覽之寶"、"懋勤殿鑒定章"等印。白紙挖鑲剪方裱本,麻紙烏墨拓,每頁尺寸縱25.1cm,橫13.1cm。每卷末皆有"淳化三年壬辰歲十一月六日奉旨摹勒上石"篆書刻款,完整難得。

宋陳思《寶刻叢編》,清王澍《淳化秘閣法帖考》,容庚《叢帖目》等書著錄。

宋仁宗慶歷年間,宮中意外失火,拓印《淳化閣帖》的棗木原版不幸全部焚毀,因而初期的拓本就顯得異常珍貴,被視為寶物,價值連城。

歷史考證

自宋太宗淳化三年(九九二)摹勒《淳化閣帖》後,全國各地輾轉傳刻,遂遍天下。著名者有二王府本、紹興國子監本、大觀太清樓帖、淳熙修內史本、泉州本、北方印成本、烏鎮張氏本、福清李氏本、世堂本、臨江戲魚堂帖、利州帖,黔江帖等等,卷帙類同。又有慶歷長沙劉丞相帖、潘師旦絳州帖、絳公庫帖等,稍加損益,卷帙亦異。其他瑣瑣者又數十家。令人遺憾的是以上宋代《淳化閣帖》原石均已佚失。現存《淳化閣帖》刻石僅有三種:

淳化閣帖淳化閣帖

①明萬歷四十三年(一六一五)"肅王府遵訓閣本"(俗稱"肅府本"),當時刻帖石五套。現存帖石兩套于西安碑林,半套存于溧陽

②清順治三年(一六四六)陝西費甲鑄按肅府初拓本摹刻一部,置于西安碑林(俗稱"西安本"或"關中本")

③溧陽虞氏本,乃明肅府本五套刻石之一,現存江蘇溧陽縣甓橋鎮虞氏宗祠(俗稱"溧陽本")。

但近日《淳化閣帖》無宋代刻石傳世的共識被杭州文瀾閣舊址新近發現的《淳化閣帖》刻石打破。此套《淳化閣帖》刻石目前放置在杭州孤山路二十八號文瀾閣舊址(現為浙江圖書館古籍部所在地),此閣初建于清乾隆四十七年(一七八二),是清代為珍藏《四庫全書》而建的七大藏書閣之一,也是江南三閣中唯一幸存的一閣。《淳化閣帖》刻石就存放在大院西側碑廊內,碑廊建于一九九四年,內設碑牆兩堵,自南而北縱向延伸,牆外用玻璃框保護,中間為《浙江藏書樓碑記》隔開。坐南一堵碑牆鑲嵌《淳化閣帖》刻石四塊和《清嘯閣帖》、《左璞堂帖》、明清墓志雜石等,其中《閣帖》四塊僅見單面(見圖四),其背面鑲嵌明代墓志數塊。坐北一堵碑牆鑲嵌《淳化閣帖》刻石二十一塊(按:由碎石拼配者作一塊記數),能見刻石正、背兩面(一面面朝東,一面面朝西,見圖五、六)完整刻石長一○二釐米,寬二九釐米。

據資料記載,這套刻石在清乾隆四十六年(一七八一)由張燕昌(芑堂)從西吳舊家為孫仰魯(壽松主人)購得。一九三三年孫氏後人侯康先生將帖石捐贈給浙江圖書館,當時曾有整套帖石拓片流傳,浙圖至今還儲存有一套當時帖石拓片。解放後,這套帖石逐漸淡出了文物工作者的視線,"文革"中帖石又遭受一定程度損壞缺失。一九九四年有識之士在浙圖紅樓走廊內發現這批刻帖,建議保護陳列,遂建碑廊儲之。

對帖石版本過去一直無法識別,一般視為明清刻石別本,二○○四年春,筆者攜《肅府本》前往對照,亦無果而返。二○○六年,故宮博物院研究員施安昌先生用故宮博物院新印《懋勤殿本淳化閣帖》進行了比對,認為《懋勤殿本淳化閣帖》就出自這套刻石。此事立即引起了筆者的關註,如果確定的話,浙江圖書館《淳化閣帖》刻石就是目前所能見到的最早的匯刻帖的原石,其意義非同尋常。這一宋代刻石的重新確認是近年來碑帖學上的一個重大發現,它能為帖學研究帶來最原始的刻石信息。

要鑒定此套刻石的刊刻年代,需要對現存殘石的刊刻內容、卷版標號、卷尾刻款、殘石的材質、石花紋理、石裂紋等等進行綜合分析處理,令人遺憾的是,一九九四年修建碑廊時對《淳化閣帖》刻石上牆陳列是比較盲目的,未經細致核對,排次極為混亂。我們面對的是一套排列錯亂顛倒的刻帖,好比一幅攪混的撲克牌,為進一步展開研究,有必要先對刻石進行編號排次,編號原則"自上而下,自右而左",現編號如下:

坐南單面刻石四塊,命名為"單一"、"單二"、"單三"、"單四"。

坐北雙面刻石二十一塊,其中面東向者,依次命名為"東一"、"東二"……面西向者,依次命名為"西一"、"西二"……

經一石一帖地核對統計後(參見附錄),我們發現浙江圖書館收藏《淳化閣帖》現存刻石二十五塊(四十六面),儲存了《淳化閣帖》原本的五分之三強。卷版標號有三種樣式,例如:"五五"(純數位版號,前為卷號,後為版號),"甲六"(天幹數位混和編號),"十卷九"(卷字編號)。卷尾淳化三年刊刻題款後尚有大量餘地(見西七石後),但未刻任何題刻信息,從中我們可知,當年刊刻此帖時,就未加刻摹勒時間、地點、摹刻人名等鑒定要素。雖然為進一步鑒定帶來難度,但是未刻刻款這一條信息,就能排除宋代一些有刻款的《閣帖》,例如:淳熙修內史本,其卷尾楷書題作"淳熙十二年乙巳歲二月廿五日修內史恭奉聖旨摹勒上石"字樣。

現存閣帖

令人興奮的是,浙江圖書館所藏《淳化閣帖》民國時期拓本上還保留了現存帖石佚失的三則清人題跋,梁同書乾隆四十六年(一七八一)題跋,孔繼涑、孫仰魯乾隆四十七年(一七八二)題跋。現摘要如下:

梁同書乾隆四十六年(一七八一)題雲:"往餘于先叔祖深父先生齋頭見舊拓閣帖石本也而上有銀錠文,相傳宋時賈相門客從賜本摹出,故仍棠梨之舊,至今卅餘年來所見無逾此者。今春景高孫君偶于西吳舊家購得帖石若幹枚,洗剔苔蘚,用好手棰拓一本示餘,精採煥發絕類宿覯,因訪覓前帖檢勘一過,凡字跡波磔石片剝蝕之處無毫發差,殆宋刻原石無疑,可寶也。惟失去鍾繇及謝萬書數百字,或謂宜補完之,餘曰:舊刻缺亦何病,況延津合浦來自有期,寧不可俟之異日耶?並附識之如右,乾隆辛醜臘月山舟梁同書。"

孫仰魯乾隆四十七年(一七八二)題跋:"友人張君芑堂為餘購得閣帖舊石若幹于禾中故家,剔抉苔蘚聯綴斷裂錐拓一通,取別本十餘種參校無有同者。汪君天潛出示梁氏所貽深父先生鑒定藏本,校之纖毫無不吻合,蓋即此石原拓也。委棄有年摹拓絕少,故豐神完美。就中與諸本尤異者若卷三'環之頓首下'有'秋'字,卷七《朱處仁帖》後增《服食帖》三行皆可補諸家釋文所未備,初購得時缺魏鍾繇《宣示帖》及謝萬書三行,閱數月芑堂復于原所藏處搜訪得之,遂成完璧欣賞之餘,因述其緣起如此。時乾隆壬寅九月既望壽松主人孫仰魯。"

以上跋文可知,此帖刻石系張燕昌(芑堂)為壽松主人孫仰魯購得,梁同書認為此帖系宋刻《閣帖》賈似道本。

浙江圖書館藏《淳化閣帖》刻石斷定宋石的依據。

我們此次鑒定刻石年代的利器是潘祖純藏本(現藏上海博物館)、懋勤殿本(現藏故宮博物院)。因潘祖純藏本、懋勤殿本為已知宋刻宋拓,隻要將浙江圖書館新近發現《淳化閣帖》刻石的細部特征與以上二本進行對照,拓本就像指紋印,刻石好比手指,若完全一致的話,即可證明杭州文瀾閣新近發現《淳化閣帖》刻石就是宋代刻石。

懋勤殿本

傳世《淳化閣帖》宋拓本著名者有:安思遠藏本(現藏上海博物館)、潘允諒藏本(現藏上海圖書館)、潘祖純藏本(現藏上海博物館)、懋勤殿本(現藏故宮博物院)、《宋拓王右軍帖》(現藏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等。以上諸本除懋勤殿本、潘祖純藏本同出一石,其餘均出自宋代不同的刻石(木)。

民國廿三年(一九三四)故宮博物院曾于乾隆清宮東廡(此帖原在養心殿)陳列《淳化閣帖》一部。第一冊卷首與第十冊卷尾鈐有"懋勤殿鑒定章"、"乾隆御覽之寶"印章,內夾黃紙簽條有"宋拓淳化閣帖一匣十冊,上等"字樣,帖中未見其他印章與題跋。此本即馬子雲先生提及的"懋勤殿本"。此十卷本為刻石,為宋紙、宋墨、宋拓無疑,與傳世另一宋拓"潘祖純本"出一石。

潘祖藏本

此帖宋代流傳未詳,明代秘藏于潘家,歷經天泉翁(潘祖純伯祖)、潘鳳洲(潘祖純伯父)、潘祖純三代收藏,明萬歷庚申(一六二○)季夏,經吳興方仁宇重新裝裱于觀生堂。清代經卓蔗老、梁國治、李宗瀚、李聯琇、李翊煌遞藏。帖中有潘祖純、查升、李翊煌、許福昺題跋,以明萬歷丙午(一三○六)潘祖純題跋最早,故稱之為"潘祖純本"。清宣統元年(一九○九)經李翊煌手石印行世,民國二十四年(一九三五),許福昺又用珂版印行,印刷極為精美,但流傳極稀,唯羅原覺、曾克專、張彥生諸先生稍有論及。現藏上海博物館。

上述兩種宋拓本亦非同一時間所拓,"懋勤殿本"要早于"潘祖純藏本"。因相傳《淳化閣帖》祖本刻于棗木,年代久遠,棗木本開裂,後用銀錠加固,故有無銀錠紋是祖本的憑證。南宋人對此亦深信不疑,往往在宋刻原石上加刻銀錠紋,以充祖本,故在宋代拓製"潘祖純藏本"時,就已經有銀錠紋出現,而"懋勤殿本"拓製時還未刻銀錠紋。浙江圖書館現存殘石上還能找到銀錠紋兩處。

校勘

現存《淳化閣帖》刻石與潘祖純藏本、懋勤殿本的校勘

區別拓本與刻石的異同,最簡便的方法就是對比石花痕、字口特征。因兩者完全吻合,沒有必要一一羅舉,筆者隨機地抽取了浙圖新近發現《淳化閣帖》幾塊刻石與懋勤殿本進行校對,結果如下:

卷六譙周帖,首行"譙"字右側、二行"令"字均有相同石花

卷六譙周帖,二行"嚴君"之"嚴"字右側均有相同石花。

卷六譙周帖,三行"司馬相如"之"相"字均有相同石花。

卷九授衣帖,六行"憂馳無復"之"復"字左側有相同圓形石花。

卷九奉別帖,一行"奉別"之"奉"字左側有相同石花。

卷九奉別帖,六行 "當可耳然"之"然"字左側有相同石花。

卷九奉別帖,九行"體氣頓至"之"頓"字下有相同石花。

卷一齊高祖蕭道成帖,三行"見卿",四行"知卿"間有相同石花。

此外,(西十石)卷一唐太宗《所疾帖》首行"所疾者"上尚多一"卿"字,(西二石)卷三劉環之《感閏帖》第一行"環之頓首"下尚多一"秋"字,(西九石)卷七《朱處仁帖》後尚多存《吾服食帖》二行,以上特征《淳化閣帖》其它版本均無,唯在"懋勤殿本"、"潘祖純本"上出現。

通過以上簡便的校對已經能夠明確浙江圖書館新近發現《淳化閣帖》刻石就是宋代刻石。

現在有人提出這樣的問題:浙圖現存《淳化閣帖》刻石會不會是明清時期從"懋勤殿本"、"潘祖純藏本"或相類的底本再翻刻?其實是不可能的,因為翻刻碑刻大多會將石花照樣摹刻,翻刻法帖未見有將石花一並摹入的。其次,刻石的質材不可能完全一致,每塊石頭有其自身獨特的石質紋理(石筋、石裂紋),這些紋理是無法用刻刀模仿的。浙江圖書館現存《淳化閣帖》刻石上能見到的石質紋理痕與"懋勤殿本"、"潘祖純藏本"完全一致。

還有一種說法就是,"這批石刻皆為太湖石所刻,最早共有八十一塊,但後來由于歷史原因有些被人為破壞了。石刻中絕大多數是南宋所刻,還有部分是清代乾隆年間的復刻。兩者區別在于南宋刻石皆系雙面,而清朝所刻為單面。兩者所用太湖石料也有區別,南宋石質更為細膩,顏色更為白皙,而清代所用刻材較粗糙,顏色也相對要深一些"。是否如此呢?其實,上文統計帖目已經可知,現存二十五塊刻石(四十六面)已經包括《淳化閣帖》的五分之三強,故此套刻石全套完整數目應該在四十塊左右,而不應是相傳的八十一塊。八十一塊的說法可能還包括浙江圖書館收藏的其他明清墓志、刻帖。所謂"南宋刻石皆系雙面,清朝所刻為單面"完全是臆測,經鑒定坐南四塊單面的刻石亦為原刻無疑。即便偶有補刻,亦是在宋代椎拓"懋勤殿本"、"潘祖純藏本"之前,現存《閣帖》殘石絕無明、清補刻現象。

結語

據文獻記載,宋代刊刻《淳化閣帖》有數十套之多,要確定它究竟是其中哪一套,還有一定難度。但可以推斷的是,此帖刻于浙江杭州,如此眾多、笨重的帖石從它處移到杭州的可能性不大。其次,此套帖石可能私刻而非官刻,理由是:首先,此帖存在同一面顛倒刊刻的情況(一卷內容刊刻結束,其後尚有餘石,就顛倒刊刻他卷內容),比較節約石材。其次,雙面刻石文字有的正反顛倒(為傳拓方便,顛倒的帖石翻一面正好是正面),但也有的是不顛倒,不夠統一嚴謹。基于刊刻在杭州又屬私刻,筆者推斷為"世堂本",刻于宋度宗鹹淳間(一二六五-一二七四),系賈似道門客刻帖達人廖瑩中摹刻,因置于世堂而得名。據傳賈似道門客廖瑩中精于摹勒,王用和工于鐫刻,曾令翻刻,故"世堂本"亦屬"賈刻本"體系。筆者認為此帖是傳世《淳化閣帖》較佳的修繕本,刊刻精細無比,又將《閣帖》原本的刊刻失誤一一更正,且筆法墨趣突現,較符合現代人的審美眼光。

二○○七年四月寫于上海圖書館碑帖研究室

帖石目錄

單一(卷四)

歷代名臣法帖第四

徐嶠之《春首帖》八行;陸柬之《得告帖》四行;薄紹之《回換帖》六行

單二(卷一)

歷代帝王法帖第一

前有"甲二"卷版標號

晉明帝司馬紹《墓次帖》二行;東晉康帝司馬岳《陸女帖》二行;東晉哀帝司馬丕《中書帖》四行;東晉簡文帝司馬昱《慶賜帖》六行;東晉文孝王司馬道子《異暑帖》三行;東晉孝武帝司馬曜《譙王帖》(僅存首行)

單三(卷三卷四)

一、 歷代名臣法帖第三

孔琳之(原作孔琳)《日月帖》(自"盛比"行起,僅存後五行);王僧虔《劉伯寵帖》(存前八行,至"乃更"止)

二、歷代名臣法帖第四

李邕《晴熱帖》(自"不示之"行起,存其後六行);褚庭誨《辭奉帖》(存前四行)

單四(卷八)

法帖第八(王羲之書三)

《阮公帖》(缺前二行,存後五行)、《家月末帖》二行、《蒸濕帖》四行、《不得西問帖》一行、《丘令帖》四行、《謝生東旋帖》六行、《飛白帖》三行、《遣書帖》(存前三行)

東一(卷三)

歷代名臣法帖第三:

前有"三四"卷版標號

王凝之《八月帖》(存二行);索靖《載妖帖》八行、《七月帖》四行;劉穆之《家弊帖》六行;王劭書標題一行。

東二(卷三)

歷代名臣法帖第三:

上有"丙一"卷版標號

庾亮《書箱帖》(原作庾元亮)五行;庾翼《故吏帖》、《季春帖》五行;沈嘉《十二月帖》(原作沈嘉長)四行;杜預《十一月帖》五行、《親故帖》僅存起首第一行)

東三(卷五)

諸家古法帖第五:

上有"戊四"卷版標號

智果《評書帖》(第六行"舉體"起,至三十六行"扶風"止)

東四(卷四)

歷代名臣法帖第四:

歐陽詢《比年帖》(自"豈能"行起,存最後二行)、《腳氣帖》三行

柳公權《聖慈帖》五行、《伏審帖》十行、《榮示帖》六行、《十六日帖》二行、《辱問帖》(僅存第一行)

後有"四六"卷版標號

東五(卷五)

諸家古法帖第五:

右側中部有"五二"卷版標號

宋儋《接拜帖》二十一行;衛鑠《急就帖》八行;古法帖《賢弟帖》(僅存首行)

東六(卷一)

歷代帝王法帖第一:

上有"甲九"卷版標號

唐太宗李世民《數年帖》(自"燋金"行起)存六行,《東都帖》四行;

唐高宗李治《無事帖》六行、《文瓘帖》二行、《錢事帖》一行、《六尚書帖》四行、《昨日帖》二行、《玄堂帖》(存前六行,至"知此"行止)

東七(卷八)

法帖第八(王羲之書三):

《遣書帖》(自"一日"行起,存四行,後有銀錠紋)(見圖十三)、《採菊帖》五行、《增慨帖》四行、《由為帖》一行、《月半哀感帖》四行、《獨坐帖》四行、《安西帖》六行、《黃甘帖》(存起首二行)

東八(卷六)

法帖第六(王羲之書一)

《又不能帖》(僅存二行,缺前四行)、《疾不退帖》五行、《兒女帖》五行、《彼土帖》十一行、《譙周帖》四行、《夫人帖》三行、《蔡家帖》(僅存首行)

東九(卷六、卷十)

一、法帖第六(王羲之書一)

前有卷首標題

《適得書帖》五行、《知欲帖》三行(左上殘損)、《差涼帖》(僅存首行,上損)

二、倒石,法帖第十(晉王獻之二)

《極熱帖》八行、《冠軍帖》三行、《服油帖》(存前三行)

其後附正刻數行。

東十(卷三)

歷代名臣法帖第三:

上有"丙二"卷版標號

杜預《親故帖》(缺首行,存後三行);王循《七月帖》五行;劉超《如命帖》三行;謝璠伯《江東帖》四行;王徽之《得信帖》七行;謝庄《昨還帖》僅存前一行

東十一(卷九、卷二)

一、法帖第九(晉王獻之一)

《授衣帖》(自第六行"日憂馳"行起,存後七行)

《奉別帖》(存前十行,缺末行三字)

二、歷代名臣法帖第二

王導《省示帖》七行殘字

東十二(卷一)

歷代帝王法帖第一

下有"一二"卷版標號,上有"甲三"卷版標號

宋明帝劉彧《鄭修容帖》(存末二行);齊高帝蕭道成《破帖》四行;梁武帝蕭衍《數朝帖》五行;梁高帝《眾軍帖》五行;梁簡文帝蕭綱《康司馬帖》四行;唐太宗李世民《江叔帖》(僅存前二行)

東十三(卷六、卷十)

一、法帖第六(王羲之書一)

《日月帖》(自"瞻廓"行起,存三行)、《兄靈柩帖》七行、《省別帖》(僅存一行半)

二、法帖第十(晉王獻之二)

《夜眠帖》四行、《嫂等帖》(存前九行,至"駱驛"行止)

東十四(卷六、卷九)

一、法帖第六(王羲之書一)

《侍中帖》(缺首行,存後二行)、《敬豫帖》二行(上有橫刻"巳十三"卷版標號)、《清和帖》五行(左下截殘損)、《追尋帖》(僅存"追尋傷"三字)

二、法帖第九(晉王獻之一):

《相過帖》(缺前四行,自第五行"盡此"起,存七行(上有橫刻"壬一"卷版標號)、《諸舍帖》二行、《永嘉帖》四行、《鵝還帖》五行、《諸女帖》(僅存首行)

東十五(卷二、卷八)

一、歷代名臣法帖第二:

張華《得書帖》四行、桓溫《大事帖》六行

二、法帖第八(王羲之書三):

《黃甘帖》(僅殘存二字)、《尊夫人帖》(存三行,右上角殘損)、《日五期帖》四行、《先生帖》二行、《雨快帖》(僅存前二行)

東十六(卷一)

歷代帝王法帖第一:

唐高宗李治《玄堂帖》(僅存最末一行)、《遣弘帖》六行;陳叔慎《梅發帖》六行; 陳伯智《熱甚帖》三行、《寒嚴帖》四行

東十七(卷十)

法帖第十(晉王獻之二):

《嫂等帖》(自"慰吾"行起,存五行,上有"十卷九"卷版標號字樣)、《鄱陽帖》八行、《鵝群帖》八行、《敬祖帖》(僅存首行)

東十八(卷五)

前有卷首標題刻款

諸家古法帖第五:

上有"戊一"卷版標號

蒼頡《戊己帖》四行;夏禹《出令帖》二行;孔丘《延陵帖》二行;史籀《射州帖》二行;李斯《田疇帖》四行;程邈《天清帖》五行

東十九(卷二)

歷代名臣法帖第二:

鍾繇《長風帖》(前缺二行,自"居處"行起,存七行);皇象《文武帖》六行、《頑暗帖》九行;張華書標題一行

東二十(卷二)

歷代名臣法帖第二:

郗鑒《災禍帖》(僅存後二行);郗愔《九月帖》五行、《廿四日帖》二行、《遠近帖》三行、《想親帖》四行;郗超書標題一行

東二十一(卷七卷一)

一、 法帖第七(王羲之書二)

有卷首標題刻款

《秋月帖》(存五行,最末行缺)、《桓公帖》殘存八行、《謝光祿帖》殘存首行

(有銀錠紋一)

二、歷代帝王法帖第一

晉元帝司馬睿《安軍帖》三行、《中秋帖》五行

東晉明帝司馬紹書標題一行

西一(倒石,卷三)

歷代名臣法帖第三

山濤《侍中帖》八行;卞壺《文墨帖》六行;謝發《晉安帖》六行;王曇首(原作王曇)《服散帖》(存前四行)

後有"三九"卷版標號

西二(倒石,卷三)

歷代名臣法帖第三

謝庄《昨還帖》三行;司馬攸《望近帖》四行;劉瓌之《感閏帖》四行;王坦之《謝郎帖》四行;王渙之《二嫂帖》八行;王操之《婢書帖》;王凝之《八月帖》

西三(卷三)

歷代名臣法帖第三

有"三五"卷版標號

王劭《夏節帖》五行;紀瞻《昨信帖》四行;王《靜媛帖》六行;張翼《節過帖》三行;陸雲《春節帖》五行;王邃《張丞帖》三行;王恬書標題一行

西四(倒石,卷五)

諸家古法帖第五:

何氏《去留帖》五行;蔡琰《我生帖》二行;

古法帖《敬祖帖》五行、《鄱陽帖》八行、《度德帖》五行、《亮曰帖》(僅存首行)

西五(卷四)

歷代名臣法帖第四:

前有"四四"、上有"丁四"卷版標號

褚遂良《家侄帖》(存後七行);

虞世南《大運帖》五行、《去月帖》六行、《賢兄帖》八行、《疲朽帖》

西六(卷一)

歷代帝王法帖第一:

有"一五"、"甲六"卷版標號

唐太宗李世民《枇杷帖》九行、《辱書帖》十一行、《比者帖》(存九行,缺末行)

西七(卷八)

法帖第八(王羲之書三):

《雨快帖》(存五行,缺前二行)、《長史帖》二行、《得涼帖》五行、《此郡帖》八行

卷尾刻有淳化三年款,其後餘石尚多。

西八(卷九)

法帖第九(晉王獻之一):

《餘杭帖》(存五行,缺首行)、《節過帖》八行、《願餘帖》七行、《夏節帖》七行、《思戀無往帖》(僅存前三行)

西九(倒石,卷七)

法帖第七(王羲之書二):

《離不帖》三行、《清晏帖》四行、《朱處仁帖》三行、《吾服食帖》二行、《愛為帖》一行、《鹽井帖》三行、《七十帖》(僅存前三行)

西十(倒石,卷一)

歷代帝王法帖第一:

上有"甲七"卷版標號

唐太宗李世民《昨日帖》三行、《三五日帖》三行、《雅州帖》四行、《道宗帖》二行、《所疾帖》一行、《北邊帖》二行、《八柱帖》八行,《氣發帖》(僅存前二行)

西十一(卷二、卷九)

一:歷代名臣法帖第二

張芝《八月帖》(僅存最末三行,右上截殘損)、崔瑗《賢女帖》四行(右下截殘損)

二:倒石,法帖第九(晉王獻之一)

《不謂帖》(自"自勝"行起,存四行)、《阮新婦帖》三行、《奉對帖》九行(尾殘損)

西十二(倒石,卷五)

諸家古法帖第五:

古法帖《亮曰帖》(僅缺首行,存七行);懷素《右軍帖》七行;張旭《晚復帖》四行、《十五日帖》三行

後有"五七"卷版標號

西十三(卷十、卷七)

一:法帖第十(晉王獻之二)

《知鐵石帖》僅存最末一行、《玄度何來帖》八行

二:法帖第七(王羲之書二):

《還來帖》存最末一行 、《雪候帖》三行 、《知遠帖》三行 、《荀侯帖》五行

西十四(卷九、卷六)

一:倒石,法帖第九(晉王獻之一)

《澗松詩》四行(右上角損)、《仲宗帖》二行、《黃門帖》三行、《外甥帖》二行、《思戀帖》三行、《冠軍帖》三行、《可必不帖》(僅存前二行)

二:正石不倒,法帖第六(王羲之書一)

《昨得帖》二行(下截殘損)、《不快帖》四行(下截殘損)、《小佳帖》(僅存首行)

西十五(卷六、卷二)

一:倒石,卷六王羲之《二謝帖》僅存五字,卷尾刻有淳化三年款。

二:歷代名臣法帖第二(此石漫漶不清)

鍾繇《白騎帖》四行、《常患帖》二行、《雪寒帖》四行、《長風帖》(僅存前二行)

西十六(卷五,倒石)

諸家古法帖第五:

前有"五五"卷版標號

智果《評書帖》(自"羲及隸篆"行起,存十三行)、何氏《投老帖》十三行

後有"五五"卷版標號

西十七(卷七)

法帖第七(王羲之書二)

《長素帖》(缺首行,"得敬豫"行起)存二行、《知念帖》六行、《長風帖》三行、《謝生帖》三行、《初月帖》四行、《時事帖》七行

西十八(卷二,倒石)

歷代名臣法帖第二:

有卷首標題

張芝《冠軍帖》存十九行,"不見奴"行後缺

西十九(卷五)

首行有"五三"卷版標號,上端有"戊三"標號

諸家古法帖第五:

古法帖《賢弟帖》(缺首行,自"之傷"起)存七行,隋朝法帖《慧則帖》八行

智果《評書帖》(存起首五行)

西二十(卷二)

歷代名臣法帖第二:

前有"二九"卷版標號

王珉《此年帖》(自"少憂"起)存二行、《十八日帖》二行、《嫂何如帖》四行、《欲出帖》七行;王珣《三月帖》四行;王廙《廿四日帖》(殘存首行)

西二十一(卷十)

法帖第十(晉王獻之二)

《鐵石帖》(自"寒不適"行起,存八行)、《知鐵石帖》五行)

後有卷版標號"十卷二"

流傳歷史

1994年,啓功得知安思遠藏有被譽為"法帖之祖"的《淳化閣帖》,托人動員他將此帖帶到中國展出。安思遠于1996年攜北宋拓《淳化閣帖》六、七、八卷及第四卷到北京故宮博物院展出。2003年4月,經原國家文物局外事處處長王立梅赴美洽談,安思遠以450萬美元轉讓予上海博物館,在中國名噪一時。

2003年11月22日至26日,嘉德秋季拍賣會在北京昆侖飯店舉行,其中就有宋代《淳化閣帖》,其拍賣的《淳化閣帖》從何而來,嘉德公司並未透露。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書法家介紹,上海博物館收購的《淳化閣帖》是所有版中最早的一部,也是最有價值的一部。

文化價值

《淳化閣帖》是我國最早的一部匯集各家書法墨跡的法帖,被譽為"法帖之祖"。中國最早書帖《淳化閣帖》是公認僅存的孤本,因其中3卷是摹刻王羲之書跡的專卷而被視為無價之寶。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