涪江

涪江

涪江,因流域內綿陽在漢高祖時稱涪縣而得名,長江支流嘉陵江的右岸最大支流。發源于四川省松潘縣與平武縣之間的岷山主峰雪寶頂。涪江南流經四川省平武縣、江油市、綿陽市三台縣射洪縣、遂寧市、重慶市潼南縣、銅梁區等區域,在重慶市合川區匯入嘉陵江。全長700千米(一說670千米),流域面積3.64萬平方千米,多年平均徑流量572立方米/秒。

涪江流域水資源的開發早流域內有唐代的折腳堰、雲門堰灌溉工程。現代主要有被小平同志譽為"第二個都江堰"的武都引水工程。幹支流上建有多處梯級電站,大型的柳樹電航工程也于2014年啓動。涪江中下遊是四川省蠶繭生產的重要基地,三台縣的產繭量居全省第一。涪江中遊人口眾多,城鎮密集,交通發達。沿江城市已初步建成各具特色的輕、重工業體系。

  • 中文名稱
    涪江
  • 流經地區
    四川省、重慶市
  • 地理位置
    四川省東北部
  • 流域面積
    3.64萬平方千米
  • 河    長
    700千米(一說670千米
  • 所屬水系
    長江支流嘉陵江的右岸最大支流
  • 主要支流
    火燒河、平通河、梓潼江、郪江等
  • 發源地
    岷山主峰雪寶頂

概述

涪江自古來就是川西北地區的一條重要河流,無論在通航或是在農業灌溉方面,它都發揮著極其重要的作用。涪江自平武至合川全年通航(部分通航),通航裏程552千米。但近幾十年來,由于河道淤塞嚴重,自三台以上極少通航。近幾年,綿陽、遂寧等地政府已經開始著手考慮對涪江河道的改造工程,相信有一天,涪江河上又會重現白帆點點,為川西北地區的水上運輸做出卓越貢獻。

涪江

由于涪江發源于雪山,水量充足,長期以來,一直為沿河流域內的工農業生產和人們生活提供了寶貴的水源。為了進一步發揮涪江的作用,擴大涪江的灌溉面積,從上個世紀開始,國家、政府投入了大量的資金、人力和物力,建設了惠澤千年的“武都引水工程”。

地理位置

涪江發源于四川松潘縣境內岷山雪寶頂北麓。涪江從西北向東南由川西北高山區進入盆地丘陵區:流經平武、江油、綿陽、三台、射洪、蓬溪、遂寧、潼南,至重慶市合川區釣魚城下匯入嘉陵江,成為嘉陵江右岸最大支流,全長670公裏。流域面積3.6萬平方公裏。流域內最高處為源頭雪寶頂,海拔高程5588米:最低處為合川河口,海拔高程約200米。域內包括23個縣(區、市),耕地面積1300萬畝,居住著漢、藏、回等民族,人口1200餘萬。流域內支流眾多,或由高山峻嶺之中賓士而下,或由丘間河谷緩緩匯入,流域面積在1000平方公裏以上的主要支流就有火燒河、平通河、通口河、安昌河、凱江、梓潼江、妻江、蓬溪河(芝溪)、安居河(瓊江)、小安溪等9條。

自然氣候

氣候條件

涪江流域屬亞熱帶濕潤性氣候區,多年平均氣溫在攝氏14.7度(平武)~18.2度(合川)之間。域內氣候溫和、濕度大、雨量豐沛、無霜期長,除上遊山區外,無霜期一般在300天左右,是四川省主要農業生產區之一。流域內雨量豐沛,但時空差異較大,上遊平武、北川、安縣、江油處于龍門山、鹿頭山暴雨區,多年平均降水量達1200毫米,北川、安縣達1400毫米以上,下遊合川、潼南、銅梁每年平均年降水量也可達1100毫米,但流域內大部分地區多年平均年降水量不足1000毫米,中江、鹽亭、射洪、三台多年平均年降水量僅800餘毫米。年降水量不但空間差異大,年際問變化也大,多年平均降水量與少水年之比一般為1.7,個別地方達到3以上,降水量年內分配也很不均,每年6~8月降水量一般佔全年的50%以上,12月至次年5月則不足年度的20%。涪江流域的氣候特點,大致可分為上遊亞熱帶寒濕潤山區氣候、中遊亞熱帶偏幹濕潤丘陵區氣候與下遊亞熱帶濕潤性丘陵區氣候。受不同區域氣候特點與下墊層的影響。使涪江流域從上遊到下遊,形成春旱、夏旱為主過渡到伏旱的分布模式。據歷史記載,從1648年到1949年的301年問,有27年發生大旱,平均11年發生一次嚴重旱災。特別是中、下遊丘陵區,狹窄的流域特徵,極度的土地墾殖,使覆蓋率低、缺乏水土涵養自我調節能力,以致幹旱年年發生。春旱連夏早、夏旱接伏旱的嚴重旱災也傾頻出現,是歷史上著名的川中老旱區。

涪江

自然資源

上遊山區屬于農作區,主產玉米、小麥、馬鈴薯等。龍門山摩天嶺的原始森林連綿無際;平武一帶喬木、灌木叢從山腳延伸到山腰,拖綠曳翠,森林茂密,植被較好。這一地區有大熊描、蘇門羚、扭角羚、金絲猴等珍稀動物。在主要支流火溪河源頭,1965年9月經四川省人民政府批準,建立了總面積330平方公裏的王朗自然保護區。上遊地區上特產眾多,如平武縣是全國木耳和省核心桃生產基地縣,歷史上的傳統產品茶葉,近幾年也有所發展。此外,還盛產桐油、生漆及蟲草、川貝、天麻、當歸、黨參等中葯材。礦產資源也較豐富,有煤、鐵、銅、錳、金等礦藏。

旅遊景區

涪江流域有眾多的風光景物、名勝古跡,它們把這條江點綴得更加多姿多彩。

涪江

源頭就有被人們贊譽為“世界上最美的天然公園”——黃龍寺自然保護區。那一帶上有莽莽雪嶺,下有清泉淙淙,尤以重重疊疊、美如璞玉、明凈無瑕、流紅蕩綠的湖沼蔚為奇觀,號稱人間瑤池。黃龍位于松潘古城東側約70華裏處,背靠“川西第一峰”雪寶頂,巍峨壯麗的皚皚雪山象是她忠實的衛士,滿山的青松、冷杉蒼翠欲滴,碧藍如緞的溪水清澈見底,漫坡淌下,在濃密的樹叢中穿行,淙淙地流向遠方,象是要把黃龍的聖浩帶向人間。山上有寺,名為“黃龍寺”,又叫“雪山寺”,亦稱“白鹿寺”,其實這是三群寺廟,他們依次在山腳、山腰、山頂,因而又分別稱為“前寺”、“中寺”、“後寺”。

前寺

在山腳,整個建築面積約有400多平方米,可惜現在隻留下幾塊殘存的基石和四周高大、粗壯的雲杉、冷杉。

中寺

座落在一處小山崗上,周圍叢林密布,瀑布眾多。四壁上殘留著許多明代以來的詩句,憂國憂民、敘懷述志,或贊頌黃龍美景,或記述黃龍傳說。

後寺

在山頂,庭堂整齊,結構嚴謹。從山門起直至後殿,四周題滿了歷代墨客騷人各種字型的詩句。最使人贊不絕口的是大門外那塊匾額。從正、左、右三個方向看,分別呈現出“黃龍古寺”、“山空水碧”、“飛閣流丹”四個不同的字。

黃龍風景區

黃龍風景區的主體結構是從山頂到山腳互相銜接、緊密相連的3000多個大大小小的“水池”,大者有一、二畝,碧波蕩漾,宛如天池,小者僅一平方米左右,池中綠樹婆婆,婷婷玉立。每個水池均有金黃閃光的邊壁,碧如翡翠的池水充盈其中。從山頂望下去,整座山恰似一條鱗光燦燦的大黃龍,俯臥在這雪山幽谷之中。

平武報恩寺

涪江流到平武,在那萬山深處,隱藏著一座金碧輝煌的“王宮”,它就是四川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平武報恩寺。這座宮殿,相傳為明朝英宗時,鎮守龍州的世襲土官王璽,用重金招聘曾修建過北京“紫禁城”的工匠,仿其形製,大興土木而建的。它是我國目前儲存較完整的古代宮殿式建築群之一,現佔地近2.8萬平方米,建築面積3500多平方米。主要建築布置在一條長約300米的中軸線上,共分二進院落,由東而西,地勢次第升高,規模宏大,布局嚴謹,裝飾華麗,工藝精湛。是宮殿、廟宇兼而有之的旅遊名勝。這裏有9999條龍,有1004隻手的千手觀音,有堪稱稀世珍寶的轉輪藏,被譽為報思寺的“三絕”。報恩寺獨特的建築結構、優美的藝術造型,動人的故事傳說吸引著四方遊人。

江油

江油是涪江幹流流經的第三個縣市,這裏是唐代詩人李白的故鄉,太白故裏遺址有:宋朝時建,清代又重建的隴西院;李白妹月圓舊居的粉竹樓,竹影婆娑,清幽雅靜,殿宇輝煌、芳草四溢的太白祠;松柏蒼翠、枝葉扶疏的李白衣冠墓;水泉清澈、清雅幽靜的太白洞,還有洗墨池、月圓墳等古跡;以及20世紀60~70年代建成的李白紀念館;數十畝的庭園,地勢開闊,溪流環繞,林木森森,頗富田園野趣。

竇山,在江油城北的涪江東岸。相傳唐代彰明(今屬江油縣)主簿竇隱居于此,故名。由麓至頂約5公裏,行道迂回盤旋,林木蒼翠,景色秀麗。山巔三峰,拔地而起。高逾100米。峰頂各有古廟一座,名東岳、竇真、魯班。三峰之中唯一峰有險路可通,其餘兩峰由上下兩根鐵索組成的懸橋相連。峰下不遠處的雲岩寺,始建于唐,明末毀于兵火,清代重修,殿宇五重,建築雄偉。地勢開闊。殿內有工藝精美、世所稀有的宋代木作轉輪經藏(又稱飛天藏、星辰車)一具。寺前山門外有唐李白題贊山石碑一通,謂:“樵夫與耕者,出入畫屏中。”

綿陽

滾滾涪江,直奔綿陽,繞城而過。綿陽,在戰略家眼裏,乃是“控扼西川,推為要害”的軍事重鎮;在政治家和歷史學家眼中,它是川西北政治、經濟、文化的中心;而在神州大地旅遊業發展方興未艾的當今,它又是“涪水蕩蕩,綿山麗麗”,魂系中外遊子的旅遊勝地。綿陽境內有名揚天下的西蜀子雲亭,乃西漢著名文學家、哲學家揚雄曾經讀書、作賦的地方。它亭閣宏麗、高雅。登其頂可俯覽全市風貌,那鬱鬱街樹,濃濃花香,峨峨新樓,浩浩東流的涪江,連同那遠山近水,歷史風雲皆躍然于目,奔來眼底;平陽府君闕,是儲存較好的全國重點文物,對研究我國漢代歷史、藝術有很高的參考價值;富樂山,是三國蜀漢皇帝劉備和蜀郡主劉璋曾經會聚的地方,而今是林木蔥籠。風景優美的苑囿;蔣琬祠墓,是三國蜀漢著名大將軍蔣琬的陵園,庄建肅穆,引人遐想,玉女泉摩崖造像,為隋唐時代作品;碧水寺(又稱觀音堂),是寺廟與園林相結合的遊覽勝地,寺中有眾多的摩崖觀音造像,尤以唐代巨型圓雕觀音石像最珍貴,越王台,是唐太宗第八子李貞封為越王,當年在錦州作刺史時所建,六一堂,是“唐宋八大家”之一、宋代著名文學家歐陽修出生在此的紀念堂,李杜祠,是現存罕見的李白、杜甫合祠;仙雲觀,是傳說蜀中八仙之一爾朱先生的道觀,還有抗日愛國將領宋哲元陵墓、環秀樓、北亭、南湖、白鶴林、南山公園、人民公園等遊樂場所。

綿陽不僅風光綺麗,而且地靈人傑,這裏出生了許多歷史名人:有中國最早的王朝——夏朝第一代君王大禹;北宋大文豪歐陽修,宋代著名詩人、畫家文同;清代著名文學家李調元,當代著名作家沙汀等。而司馬相如、楊雄、諸葛亮、王勃、唐玄宗、杜甫、唐僖宗、白居易、蘇軾、陸遊、楊慎、張向陶等等歷代名流騷客,則都在綿陽旅居過,他們留下的勝跡華章,為綿陽平添了不少光輝。

三台

湯湯涪水繼續向前流去,三台縣的雲台觀,射洪縣的金華山又迎面而立。雲台觀綿延1公裏餘,樓台殿宇,翠柏參天,始建于宋,重建于明清,至今儲存完好:金華山居涪江西岸,是唐代著名詩人陳子昂讀書台所在地,早為蜀中名勝。滿山古柏,茂林森秀,“白日沉沉不到地,秋風颯颯生寒煙。”山中道觀建築鱗次櫛比,其間亭台錯落,鬥拱飛檐、古樸雅致,歷時千餘年,迭經修葺,獨具藝術特色。站在金華山巔,滾滾涪江,陣陣松濤,悅耳滌胸。

涪江

寺廟

涪江幹流中遊下段的遂寧有川中著名佛寺廣德寺,下遊潼南的大佛寺,建于唐代,涌地插天,凌空而立,十分雄偉壯觀,慢步亭樓,詩畫滿壁,盡收眼底,臨窗遠眺,奔騰的涪江,萬舟千帆,輸貨載客,來往如梭。潼南大佛寺還有許許多多的洪水題刻,它是整個涪江涪域洪水刻記最完整的,對流域洪災的研究具有很高的價值。除此以外,潼南還有亞洲最大的恐龍化石,有全國最大的鎏金摩岩大佛,有全國最大的古代石刻“佛”字,有全國四大回音建築之一的“石磴琴聲”,有儲存完好的清代居民建築群和全國最大最年輕的“馬龍山臥佛”。

合川

涪江的最後一站合川,更是一座歷史名城。那裏有明清時期建造的古聖寺,有南宋時期留下來的英雄名城——鉤魚城,被譽為“上帝折鞭處”,所向霹靂的蒙古大軍在這裏結束征程,雖無法阻擋南宋的覆滅,卻意外保全了歐洲,歷史的滾滾車輪在這裏轉了個大彎。在古樹的中那古樸而又悲壯的建築,更為涪江增添了可歌可泣的壯烈景觀。

自然保護區

涪江,不單幹流多姿多彩,就是支流也不乏其美。支流火溪河源頭就有以保護我國特有的珍稀動物大熊貓為主的王朗自然保護區。區內還有金絲猴、牛羚等多種其它國家保護的珍貴動物。這裏自然植被完好,原始森林和竹類茂密,山水奇麗,景色幽深;梓江上有“九曲潼水七曲山”的梓潼七曲山大廟,被譽為“三百長程十萬樹”的蜀道翠雲廊,蓬溪河上有省管文物寶梵寺大殿及壁畫,鳳光旋麗的赤城湖等。

涪江流域的這些風光瑰寶,千百年來吸引著無數觀光旅遊者,不僅使涪江名聲顯揚,而且給流域各地帶來了不少經濟效益和文化效益。

歷史文化

涪江這名字與縣名有關。今天的綿陽,在漢高祖時稱涪縣。古代巴蜀以嘉陵江為界,蜀為內,巴為外,所以涪江又稱內水或內江。涪江流域人口稠密,農業發達,是四川開發較早的地區。雄踞川北的重鎮綿陽位于陰平、金牛兩條古道的會合之處,西北倚龍門山、摩天嶺,東北臨劍門山,據兩山之險要,扼百川之要沖,自古為囤糧駐兵的重地。自漢、晉以來,涪縣(綿陽)就是涪江流域政治、經濟、軍事的中心,涪江也因此得名。

政治經濟

涪江上遊

水量豐沛,每年平均徑流總量48.4億立方米;水能蘊藏量145萬千瓦,可開發量50萬幹瓦,至今開發利用率仍很低。江油以上的水資源開發,除現復工興建的武都引水工程外,尚無大、中型水利水電工程,開發程度還僅限于沿江築堰開渠,就近灌溉河谷地帶田土及建小型電站。平武縣境內長157公裏的涪江幹流和主要支流火溪河、平通河,現有500餘處渠堰,引水總量1100萬立方米,灌溉面積不足3萬畝;至1989年南壩電站建成,江油以上涪江幹、支流已建水電站總裝機容量僅1.12萬千瓦(包括戶辦微型電站)。涪江上遊水資源開發,還遠遠不能滿足上遊工農業生產和城鄉人民生活的要求。

涪江

涪江中遊

涪江以江油至遂寧段為中遊,江段長237公裏,平均比均1‰,遂寧以上流域面積約27000平方公裏。涪江中遊段流經江油、綿陽、三台、射洪、蓬溪、遂寧等市、縣。域內包括低山、深丘、中丘、低丘、河谷平原等多種地貌,以中、低丘為主,域內高程700~300米。丘陵區多渾圓丘頂,成串珠狀分布,間有台狀、方山狀丘原,相對高差一般在100米以下。涪江中遊河道遷迥曲折,水流平緩,江面寬200~500米,江中漫灘發育,多沙洲、支濠,汛期河床變化大。江油至遂寧有灘140餘處,枯水期航道水深0.6米,槽寬8~10米,可通行小型機動船及30噸級以下木船。沿江一帶河谷開闊,谷寬一般2~8公裏,最寬處遂寧妻口河谷,寬達10公裏。河流兩岸間隔分布著河流沖積層形成的一階台地小平原,地面一般高出江面5~10米。涪江中遊人稠物豐,早在舊石器時期,我們的祖先就在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農作物以水稻為主,其次有小麥、紅苕、玉米、棉花、油菜、甘蔗、花生等。農業生產人平糧食佔有量高出全省平均數10%以上;棉花產量佔全省總產量的40%以上,是四川省主要糧棉產區之一。涪江中下遊也是全省蠶繭生產的重要基地,1987年產蠶繭近3萬8千噸,佔全省總量的三分之一強;三台縣的產繭量達到4848噸,居全省第一。同時中遊地區還有豐富的石油、天然氣資源。水果有聞名省內外的柑桔、蘋果、葯材有白芷、麥冬、半夏、香附子、暢銷各地,尤以遂寧特產白芷為著。

涪江

涪江下遊

涪江遂寧以下至合川河口為下遊,下遊江段長179公裏,平均比降0.5‰。涪江下遊段流經潼南、銅梁直至合川。域內以中、低丘丘陵地貌為主,至台川後受華瑩山、歌樂山影響,間有嶺伏深丘、低山帶,海拔高程600~200米。下遊河谷寬闊,沿江兩岸間隔分布著河流沖積層形成的一、二階台地平壩,地面高出江面8~20米,合川境內台地高出水面在20米以上。下遊河道河曲發育,灘沱相間,多沙洲、支濠。下遊有灘80餘處,以合川境內刮骨、青竹偏二灘落差最大,均在1.5米以上,水流湍急、行船困難,是涪江下遊有名的險灘。下遊航道河槽水深在0.8米左右,槽寬一般10~15米,可通行50~70噸以下機動船和木船。

涪江下遊土地開墾率高、森林覆蓋率低,水土流失較嚴重。農作物以水稻、小麥、玉米、油菜、甘蔗為主,土特產有桐油、棕片、茶葉、水果等;中葯材有川芎、杜仲、生地、白芷、苡仁等,下遊又是歷史上有名的蠶桑養植區,礦產資源有煤、石油、天然氣等,橫跨遂寧、蓬溪、潼南等地,方圓120公裏的磨溪氣田,是四川新探明的第三大型氣田,現正在開發中,預計在1993年可全部建成投產,年產氣將達到數億立方米:工業有機械製造、農業機械、紡織、蠶絲及食品加工等。

涪江

涪江下遊水利、水能資源豐富,年過境水量100多億立方米,水能蘊藏量僅潼南、合川兩縣即達30萬幹瓦。涪江下遊河道大多曲折于U型河谷之中,洪枯水位變幅較大,沖積階地一般高出水面20米左右。

涪江流域內山區佔37.9%,丘陵佔56.9%,平壩佔5.2%。地勢西北高、東南低,眾多的支流呈下對稱狀分布;右岸就有8條流域面積在1000平方公裏以上的支流,而在左岸支流卻較少且短。

水利工程

武都引水工程是四川省以防洪灌溉為主,兼有發電、城鄉供水、環保、水產養殖、旅遊以及國土資源綜合開發利用等多項功能的大型骨幹水利工程項目,是川東北部地區工農業和城市經濟發展的重要水源工程,曾被鄧小平同志欣然譽為“第二個都江堰”,被國務院列為《90年代中國農業發展綱要》中重要的大型水利基礎設施項目。

武引工程按規劃分二期進行,總投資100億元。一期工程建設涪梓灌區,灌溉面積8.47萬hm2,總投資18.88億元(其中使用世行貸款6700萬美元),1988年正式復工修建,2000年5月配套工程全面建成通水,並顯示出顯著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目前一期工程已經完成,已實現灌溉面積6.67萬平方千米,累計工業供水150多億立方米,農業供水20多億立方米,在連續幾年的旱災,特別是在2000年和2001年罕見的春夏旱災中,為灌區抗旱奪豐收作出了重大貢獻。

涪江

目前,武引工程二期工程已經開工。正在進行的是二期樞紐工程武都水庫,該工程于2004年11月正式開工,預計2009年建成,預算投資55億元。

社會效益涪江流域水資源的開發

涪江流域水資源的開發,可以追溯到1000多年前:唐代是一個水利建設的高潮期。唐太宗貞觀元年(627),涪江支流凱江上遊安縣茶坪河上,修築了折腳堰。同年,安昌河上遊右岸黃土鎮建成了雲門堰。據清乾隆《安縣志》載,雲門堰“灌田三千餘畝”,民國《安縣志》則稱:“灌田二千餘畝”。現此堰猶存,總灌溉面積達到4200餘畝。“唐貞觀六年(632),梓潼江上遊現綿陽境內柏林鄉的扎土堰建成,後來淤廢,清嘉慶二年(1797)重建,建國後又經改建,灌田近千畝。同期,在羅江鎮的凱江右岸建成茫江堰,江油馬角壩的梓江上建成利人渠。

到7世紀末葉,隨著盛唐時期的到來,涪江上遊水利資源的開發,也從支流發展到幹流。《新唐書·地裏志》載:“唐武後垂拱四年綿州巴西郡巴西,南六裏有廣濟陂,引渠溉田百餘頃,垂拱四年長史樊恩孝、令夏侯因故渠開。”這是涪江幹流最早的引水工程。

明末清初涪江上至平武,下至遂寧,幹、支流上興建了大批水利工程,在1680年前後,平武縣境內涪江幹流上修建了長春坪堰、東皋堰。古城河堰等7處引水渠堰,引涪江水灌田千餘畝;江油境內在涪江幹流及支流平通河上,相繼在明末建成了姚濟、永豐、真陽、豈窩、夾馬、雷鳴、龍洲、松潘等引水渠堰,灌溉農田約3.14萬畝。清初,涪江幹流及支流平通河、通口河。梓潼江上。相繼建成大小引水渠堰近五十道,使江油縣境涪江流域內引水灌田面積,最高時達到8萬餘畝,綿陽市境內重建洛水堰,興建李公堰、惠澤堰、廣濟堰等,灌田2萬餘畝,三台縣境內興建永成堰、簡車堰等,射洪縣境內興建長溪、西洲、廣寒堰等,灌田數百畝;遂寧市境內興建蘇家、永濟堰等灌田千餘畝。隨著涪江水資源的開發,開發方式也從挑土壘堤,開溝引水,發展到砌石築壩,穿山打洞。公元1760年建成的射洪廣寒埝,就是在涪江支流武安溪上築石壩攔水,在左岸堰頭鑿隧洞引水,灌射洪縣太和鎮南北壩田3000餘畝。廣寒堰渠引水隧洞高2米、寬1米、長60米,是四川省較早的引水隧洞。民國時期涪江水利也有較大規模的開發。1939年前後又在江油、綿陽、三台、射洪、遂寧等地陸續興建、改建了女兒堰、龍西堰、鄭澤堰、袁公堰、永成堰、大囤堰、可亭堰、四聯堰等一批引水渠堰。但直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涪江水資源開發仍僅限于幹流及主要支流的沿江平壩地區,加之眾多的渠堰工程年久失修,沿江一帶灌溉面積僅11.2萬畝。

建國以後隨著社會主義建設的發展,涪江流域水利工程建設也加快了步伐。

1958年射洪縣開始修建前鋒渠引水工程,設計引水流量7立方米/秒,灌溉面積11.7萬畝。中江、遂寧、潼南、安岳、永川等縣市僅1958年動工建成的中型水庫就有5座,有效水量近1億立方米。60年代初開始的引岷濟涪的大型水利工程——都江堰人民渠六、七期工程,經過近20年的建設,到1982年基本建成。至此,涪江左岸支流妻江河兩側100多萬畝農田得到了有效的農田用水保證。

涪江下遊岸高水低,廣闊的丘陵地區,建國以來也相繼建成一批中、小型水庫和機電提灌工程。潼南、合川兩地在涪江流域內即建成中型水庫3座,小型水庫70座;電力提灌站近200座,僅涪江幹流上單機55幹瓦以上電力接灌站即45座。有效灌溉面積達到84,13萬畝,是建國前的20倍。

80年代以來,隨著社會主義經濟改革的發展,涪江上遊綜合性大型水利工程——武都引水工程,于1987年恢復建設。這一工程將控灌涪江中遊左岸上起江油,下至射洪六縣市近200萬畝農田,並可向嘉陵江流域輸水2.5億立方米/年。

建國55年來,涪江流域已有大型水庫一座,中型水庫20座,小型水庫1764座,跨流域輸水渠道兩條,各種引水、提水工程5000餘處,眾多的塘、堰工程更如天上群星,熠熠生輝。流城內各種水利工程年供水能力達30億立方米,人民渠六、七期工程每年引來岷江水近5億立方米,有效灌溉面積達600多萬畝,城鄉生活用水和防洪,也得到了很大改善。

涪江有豐富的水力資源,幹、支流水能蘊藏量總計有372萬千瓦,可開發水力資源總量為133萬千瓦。江油以上幹、支流每年平均徑流量達91.8億立方米,從1953年開始,在涪江上遊幹支流規劃了鐵籠堡、南壩、武都、風箱灘、桂溪5座控製性綜合利用水庫工程。總庫容22.45立方米,有效庫容17.44億立方米,除可滯洪削峰,調節洪水外,還可建5座總裝機58萬千瓦,保證出力20萬千瓦的中型水電站。支流火溪河,可作5級開發,總裝機31萬幹瓦。幹流江油以下水能蘊藏量138萬幹瓦,採用低壩引水或低水頭河河床式開發,規劃有21個梯級,共可裝機37.4萬千瓦,保證出力17.7萬千瓦。

涪江幹流水力資源的開發,從1944年伊始至1988年,已建成平武南壩、大坪、三台永安(即前柳林灘電站),射洪東風、螺絲池,遂寧小白塔、龍鳳,潼南三塊石等8處梯級電站。裝機37台、容量共6.7萬千瓦。另有綿陽開元,三台文峰,潼南安居3處梯級、銅梁安居、合川渭沱及射洪螺絲池電航工程電站,建成後涪江幹流12座水電站,裝機共達16.3萬千瓦。支流也將陸續建成一批小水電站,裝機近3萬千瓦。

涪江沿岸人口稠密,城鎮密集,沿幹流僅鄉以上集鎮即達80餘個,歷來是我省重點防洪區域。據歷史資料記載,僅1744至1949年間,就出現過地跨上中下遊的流域性大洪水15次,平均不到14年即發生一次,200年間,沿江縣以上城市遭受洪災50城市次,幹流上的綿陽、三台、射洪、遂寧、潼南五城即遭洪災達32次,平均22年被洪水洗劫一次。涪江流域大範圍洪水在個別時段,更有連年發生的情況,如1781年與1782年,1920年與1921年,1936年與1937年都是連年洪水,沿江農田、集鎮連遭劫難。據記載,綿陽在1692年至1770年不到八十年時間,曾連遭4次洪災,被迫將地方政府遷往羅江。《直隸綿州志》載:“康熙三十一年(1693),綿州涪水異漲,沖城而過,東北二門蕩為水國,堤亦烏有。城圮,後因徙治羅江。”第二年即康熙三十二年(1693),涪江洪水又沒綿州:“壬申,涪江暴漲,沖刷城恆,公廨、倉庫胥付波臣。”“城淪于水,文廟獨存。”至乾隆三十二年(1767),綿陽又遭洪水,“城堤並遭沖圯。”綿陽連遭洪水之災,乾隆三十五年(1770),綿陽“涪水異漲,城垣傾紀,裁汰羅江,移州焉。”

涪江在三台縣城以上的長坪鄉鹽井村向東折了個90°的大灣,由東塔山下流過三台縣城,這就減輕了洪水對縣城的威脅。但在一千多年以前,涪江並不是這樣的,而是從鹽井直迫三台城下。每到汛期,涪江洪水“狂瀾陸高,突堤嚙涯,包城蕩壚,歲殺洲民,以為官憂”,城外防洪堤常被洪水沖毀,唐開成五年(公元840),梓州州官鄭復調三千兵卒在今鹽井柳林灘一帶涪江東岸低窪處,開闢了一條新河,使涪江改道東折,減輕了三台縣城的洪水威脅。三台另開新江,是古代治江防洪的一次大膽行動,功垂青史。

涪江是四川省江河防洪開展較早的河道之一。據記載,涪江中下遊防洪堤早在公元835年的唐代即已興建。以江油為例,在18世紀中,1781年建中壩豬市河堤,1793年建中壩大河堤,1794年建武都潘公堤等;綿陽築堤防洪始于1195年的宋代,射洪金華防洪堤建于1199年,由宋提刑王勛主持興建。射洪縣城所在地太和鎮地勢窪下,“城垣位于江濱河東大山逼處”,1734年建鎮後以土築城牆防御洪水侵襲。1891年始,又築順水竹籠卵石堤于渡口;遂寧縣的柳堤建于1543年。1199年,王勛在三台、射洪修建的涪江堤高5米以上,並留有一級馬道,採用了復式斷面。公元1548年的明代遂寧知縣肖禹臣,用木樁填石方式處理基礎,建護堤二百餘丈。1737年的清代、射洪知縣庄大椿修建金華鎮東關外堤,“鑄鐵娛蚣二十四鎮之,水不為患”。以上江堤所採用的堤壩斷面、材料及防沖措施業已初具現代防堤之雛形。建國55年來,隨著涪江流域國民經濟的發展和水資源的開發利用,沿江兩岸及河心洲壩,修建了大批防汛抗洪工程。

涪江

1976年以前,江油城中壩鎮沿江上下僅有重點堤防17.7公裏,且防洪標準低,不能有效防御涪江洪水。1976年後,對原有堤防進行加固整治,疏竣了被淤積的河道、拓寬行洪斷面,按50年一遇的防洪標準,新增中壩至彰明鎮沿江防洪大堤25.8公裏。建成後經受了1978年9月2日和1981年7月13日兩次大洪水的考驗,有效地保護了大片農田免受淹沒,使特殊鋼公司、江油發電廠、氮肥廠等廠礦企業在兩次大洪水襲擊下安然無恙。

射洪、蓬溪、遂寧船山區沿江地帶,歷史上常受洪水襲擾,建國以來陸續修建了一些防洪堤、救生台,但標準較低。1981年後,射洪、遂寧城區修築了7.5公裏能抵御50年一遇洪水的混凝上斜牆防洪堤壩,提高了城市防洪能力。至今兩縣一區已在沿江興修了主要防洪工程94處,其中堤防長41公裏。並在60個河心洲壩上建救生台55處。

建國55年來,涪江幹、支流沿線興建、改建了各類防洪工程數千處,各式防洪堤總長近千公裏,僅中下遊重點地段堤防就有156.28公裏,在上自綿陽下至潼南的100多個河心洲壩上,還修建了防洪救生台102座。眾多的防洪救生工程在汛期對沿江數十個城鎮、上百萬畝農田及眾多的廠礦企業,以及河心孤洲上的居民提供了極大的保護。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