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螺共和國

海螺共和國

海螺共和國(英語:Conch Republic)是位于佛羅裏達群島私人國家,由基韋斯特的一些不滿美國邊境巡邏隊在當地設定檢查站的居民于1982年4月23日宣布從美國獨立。

1982 年,美利堅合眾國邊境巡邏局在美國1號公路設下路障及路檢點,將所有往北開回大陸上相鄰城市--佛羅裏達市的車阻擋下來,以在各台車輛上搜尋違禁葯品及非法移民。基韋斯特市議會對這些行為反復發出抱怨,稱這些路障給離開基韋斯特的人們造成重大的不便,並且傷害了對群島來說很重要的觀光事業。在多次無效的抱怨,以及在邁阿密的聯邦法庭撤消路障強製令的嘗試失敗以後,于1982年4月23日,基韋斯特市長丹尼斯·沃德婁(Dennis Wardlow)及市議會宣布了群島獨立,國名稱作海螺共和國。

盡管被廣泛認為是一場發泄不滿的鬧劇,但基韋斯特市仍保留了海螺共和國這一稱呼,並在每年4月23日隆重慶祝其地球反擊戰,以此來吸引遊客帶動經濟成長。海螺國實行資本主義,走市場經濟發展模式,旅遊業發達。

  • 中文名稱
    海螺共和國
  • 道路通行
    靠右行駛
  • 國際電話區號
    001
  • 國土面積
    15.4平方千米(5.9平方英裏)
  • 英文名稱
    Conch Republic
  • 主要民族
    白人,古巴難民,華裔
  • 所屬洲
    北美洲
  • 簡稱
  • 人口數量
    21.3萬
  • 首都
    基韋斯特
  • 政治體製
    共和製
  • GDP總計
    65.08億美元
  • 國慶日
    1982年4月23日
  • 貨幣
    海螺元(Conch Dollar)
  • 官方語言
    英語
  • 時區
    西五區
  • 主要城市
    基韋斯特
  • 國家領袖
    丹尼斯·沃德婁
  • 國際域名縮寫
    CR
  • 人均GDP
    30556美元

基本簡介

海螺共和國海螺共和國

海螺共和國(Conch Republic)位于美國佛羅裏達州的最南端,這裏的居民自封為“海螺共和國國民”,還擁有自己的“元首”、“國旗”和“護照”。“海螺共和國”在1982年4月23日于佛羅裏達州南端的礁島區宣布“獨立建國”。每年4月23日,“海螺共和國”都會舉辦國慶活動。“海螺共和國”有“國家網站”,上面有“國家歷史”、“元首換屆”等詳細介紹。網址:http://www.conchrepublic.com/

國旗介紹

海螺共和國國旗為藍底長方形國旗,中部為海螺和海葵圖案,8顆五角星代表其管轄的八個島嶼,藍色代表大海,旗頂上有海螺共和國的名稱“Conch Republic”,其弟用英文寫有其格言“在別人失敗的地方我們成功了。”

國徽設計

三角形圖案,內有海螺共和國的象征物——海螺,藍色代表大海和家園,海螺象征著民主和覺醒、智慧和個性民主和覺醒、智慧和個性。

國家面積

478平方公裏。

人口數量

21.3萬,(基威斯特人口佔10%,其他島嶼人口約佔80%,古巴難民和華裔約佔10%)

國家首都

基韋斯特 (Key West, Florida),是美國佛羅裏達群島最南的一個島嶼和城市,屬佛羅裏達州門羅縣管轄同時也是縣治。位于邁阿密西南207公裏,古巴哈瓦那東北170公裏。基韋斯特是美國1號公路的南端,是美國本土最南的城市。面積19.2平方公裏,人口25,478 (2000年美國人口普查)。

基韋斯特是著名的旅遊勝地,擁有基韋斯特國際機場,是多條豪華遊輪航線的出發點,島上有美國總統哈裏·杜魯門的度假行宮。該島也以同性戀者樂園著稱。

地理位置

美國佛羅裏達州的最南端,有一個名叫西嶼的小半島,即是“海螺共和國”。一條海上高速公路從邁阿密一直延伸到墨西哥灣,連綴了幾十個島嶼和40幾座橋。西嶼和古巴隔海相望,最近的地方隻有90英裏。

獨立運動

海螺共和國海螺共和國

上世紀80年代初,為防止非法移民以佛州南部小島為跳板偷渡美國,裏根政府發布封鎖令,在連線最南部小島西嶼北方公路上設定邊境路障,盤查偷渡客和毒販,造成西嶼通往佛羅裏達州本土唯一的道路時常大塞車。

當地居民進出本土必須證明他們的美國公民身份,使當地人產生被當成外國人的感覺。1982年4月22日,大塞車再次出現,車龍綿延29公裏。對這一隔離措施忍受已久的西嶼島民憤怒之餘,立即掀起了抗爭運動。

考慮到交通受阻將嚴重威脅到海島賴以生存的旅遊業,4月22日,時任西嶼島市長的沃德羅同其他幾位島上知名人士駕飛機前往邁阿密聯邦法院要求取消封鎖令,但申請被拒。在離開法院之時,沃德羅向在場的報社及電視台記者鄭重宣布:“明日午時佛州諸島將脫離美國正式獨立”。

市長的分離企圖立即引起了軒然大波。與此同時,美國特工開始潛入西嶼島。他們一身藍西服,掛耳機,袖口別麥克風的行頭,與島民們熱帶襯衫加拖鞋的短打扮形成了鮮明對比。重壓下的海島謠言四起,大有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人們開始心生恐懼。

4月23日中午,沃德羅在他的忠實追隨者簇擁下登上一輛平板卡車,朗聲宣讀了“海螺共和國獨立宣言”。然後手持一條古巴面包向一位身著美海軍製服的男士頭上打去,象征武裝反抗的正式開始。然而叛亂隻持續了一分鍾,新任的“海螺共和國”首相沃德羅就向駐扎在島上的美國海軍部隊投降,旋即要求美利堅合眾國提供10億美元的外國經濟援助和戰爭救濟以重建其遭受聯邦政府長期圍困封鎖下的家園。

媒體驚嘆之餘,美國政府對島民的幽默壯舉更是哭笑不得,雖立馬拆除了路障,卻始終未對西嶼島的聲明發表任何官方回應,“海螺共和國”由此誕生。

歷史發展

1982年

海螺共和國于1982年4月23日在佛羅裏達州南端的西嶼宣布獨立,當初宣布脫離美國聯邦政府是因為它不滿聯邦政府在西嶼北方公路上設定邊境路障,盤查偷渡客和毒販,造成西嶼通往佛羅裏達州本土唯一的道路大塞車,車龍曾出現綿延29公裏的“奇觀”。當地居民進出本土必須證明他們的美國公民身份,使當地人產生被當成外國人的感覺。

為了解決邊境路障問題,當時的西嶼市長瓦洛和居民,曾特地前往位于邁阿密的聯邦法院,要求停止在佛羅裏達設立邊境路障的行為,但沒有結果。

次日中午,瓦洛等人就在西嶼宣布脫離美國聯邦,並宣布“海螺共和國”正式成立。瓦洛成為共和國總理,接管海軍在西嶼的基地,並要求美國政府提供一億美元的“外援”。

1993年

“海螺共和國”開始發行“國民護照”和“外交護照”。當地居民甚以身為“海螺共和國”的國民和美國公民的雙重國籍為榮。

1月4日,15名船民登上美國佛羅裏達州七裏長橋的一個廢棄橋墩後,被海岸警備隊抓獲。根據聯邦政府現行的“幹腳濕腳”政策,抵達美國陸地的屬幹腳丫,可申請政治避難;在海上被截獲的為濕腳板,一律遣返。小布希政府堅稱廢棄橋墩為人工所建,並無橋梁連線陸地,因此從嚴格意義來講已不屬于美國領土,這15名難民被立刻送回了古巴。此舉一出,批評之聲四起。輿論大嘩之時,“海螺共和國”于13日發表聲明,宣布兼並該棄地,並將在上籌建廉價的環保民居,海螺旗隨即被插上了橋墩。據“海螺共和國秘書長”辦公室宣稱,插旗行動並未受到來自美國的任何抵抗。小海螺戲弄世界第一強國的新聞,再一次引起人們對這一迷你“國”的關註。海螺這一稱謂可追溯到美洲早期移民時期。當第一批厭倦了英王貪婪暴政的英格蘭人飄洋渡海來到弗吉尼亞的詹姆斯頓時,另有一些人也在巴哈馬群島安寨。他們自稱為海螺,以示其寧嗟生螺肉,不食暴君祿的堅強意志。現今的“海螺共和國”位于美國佛羅裏達州的最南端,其“開國”歷史源于美國裏根政府時期的移民限製及封鎖政策。上世紀80年代初,有鑒于非法移民以佛州南部小島為跳板偷渡美國,1982年4月22日美國聯邦邊境巡邏局在佛州佛羅裏達市的一號公路橋邊突擊設定了檢查卡。由于該路橋是連線南部小島與美國大陸的唯一陸地通道,邊界巡警的攔路搜查導致了17英裏長的大塞車。這一隔離措施激起了島上有識之士的極大憤怒,並立即引發了美式的民主抗爭運動。考慮到交通受阻將嚴重威脅到海島賴以生存的旅遊業,4月22日西礁島市長丹尼斯·沃德羅同其他幾位島上知名人士駕機前往邁阿密聯邦法院設法取消封鎖令。申請被拒後在離開聯邦法院之時,沃德羅市長向在場的報社及電視台記者鄭重宣布:“明日午時佛州諸島將脫離美國聯邦正式獨立!”市長的分離企圖立即引起了軒然大波。與此同時,聯邦特工人員開始潛入西礁島。他們一身藍西服,掛耳機,袖口別麥克風的行頭,與島民們熱帶襯衫加拖鞋的短打扮形成了鮮明對比。重壓下的海島謠言四起,大有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人們開始心生恐懼。4月23日中午,舊海關大樓前的柯林頓廣場上人群比肩接踵,西礁島沃德羅市長在他的忠實追隨者的簇擁下登上了一輛平板卡車,在抗議者大聲反對之中朗聲宣讀了“海螺共和國獨立宣言”。然後手持一條古巴面包向一位身著美海軍製服的男士頭上打去,象征武裝反抗的正式開始。然而叛亂隻持續了一分鍾,新任的“海螺共和國”首相沃德羅就向駐扎在西礁島上的美國海軍部隊投降,旋即要求美利堅合眾國提供10億美元的外國經緩和戰爭救濟以重建其遭受聯邦政府長期圍困封鎖下的家園!

媒體驚嘆之餘,美國政府對島民的幽默壯舉更是哭笑不得,雖立馬拆除了路障,卻始終未對礁島的聲明發表任何官方回應,“海螺共和國”由此誕生。

1994年

白宮宣布將于12月在美國佛州邁阿密市舉行美洲國家首腦會議。白宮新聞通訊力邀所有美洲國家首腦共襄盛會,並積極參與大會籌劃及議程設定。“海螺共和國”聞此盛舉,立即接受了邀請。然而海螺希寄于國際舞台發揮更大作用的一腔熱情卻成了一廂情願,美國國務院對其申請置若罔聞。憤慨之餘,海螺決定尋求機遇如期赴會。其時邁阿密市洲際大酒店已定為美洲峰會代表入住的官方酒店,所有房間由美國國務院控製,會議期間將不對外開放。但島民伺機從旅館銷售部探得酒店總統及皇家套房因與其它客房食宿不平等而未被美國國務院預定。總統套房官價每晚二千二百美金,皇家每晚為二千五百美金。一番砍價後,“海螺共和國”得以每晚一千五百美金的價格定下了皇家套房,曲線參與美洲峰會。訊息傳出,立即有記者向美國政府核實傳言。國務院官員亞歷山大·奧爾馬索夫不得已回復:礁島隸屬美國佛羅裏達州,並無“海螺共和國”受到邀請一說。事關“國”體,島民們馬上向這位奧爾馬索夫先生傳送了交涉傳真以討一個“說法”。信函堅稱既然美國政府從未對礁島12年前的分離之舉做出任何正式反應,根據有關國際法規海螺自然成了一個主權獨立國家。同時島民們強調作為忠實的共和國人,他們無意幹涉美國的合法權益,海螺參與峰會目的無它,惟有向與會的諸國宣表美洲此刻尤其需要的幽默與尊重之意。盡管聲明如石沉大海,海螺人並不氣沮,隨即致函美洲峰會佛州組委會主席佛羅裏達州伯迪·麥凱副州長及《邁阿密先驅報》發行人大衛·勞倫斯先生,除鄭重闡述立場外,並尋求其幫助海螺國“在這一歷史性事件中找到自己的位置,發揮其應有的作用”。勞倫斯欣然作答,先是盛贊海螺幽默之舉,筆峰一轉,提醒島民“美洲峰會是非常嚴肅的國際政治事務,任何嘲弄之意都將嚴重損害美國在西半球的利益”。對此島民立即回應,稱其對美洲峰會惟有幽默尊重之意,並無嘲諷戲噱之心。勞倫斯無奈,隻好將皮球往上載,海螺的要求又被送至白宮和國務院有關部門。在尋求外交突破之際,島民的組團工作亦在緊鑼密鼓地進行。西礁島海洋歷史協會的麥爾·費合被任命為“水下事務部長”,並將攜帶文物參展。與此同時,海島企業紛紛慷慨解囊,海螺代表團因此成為美洲首腦會議中唯一由自願捐款而非稅收資助的代表團。

1994年12月8日美洲首腦會議如期召開。早上8時,海螺“代表團”離開了“共和國”首都,當天抵達邁阿密,隻見洲際大酒店前民警,軍警,便衣警察以及國務院安全人員雲集。抖抖索索地出示“海螺共和國”的紅色外交護照後,島民們在眾人矚目之下被立刻帶到了鋪著紅地毯的大廳內。隨著禮儀小姐的指引,海螺“代表團”登上了酒店第33層,赫然發現隔壁鄰居為哥倫比亞來的美洲國家組織秘書長凱撒·加維裏亞,加拿大總理下榻于樓層另側,整層樓已為美國安全人員嚴密控製。既來之則安之,在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放下行裝,島民們幽然吹響了帶著溫暖海風的螺號,馬上引來了保全們圍觀。此時正好有一家電視台前來採訪美洲國家組織秘書長加維裏亞先生,記者隨即提出要求採訪海螺“代表”。在酒店,海螺“代表”費合首先向酒店會務經理凱瑟琳·肯尼贈送一條金項鏈,隨即趁熱打鐵征得同意于大堂設立了海島的歷史文化展覽並發放簡介。此舉立刻引起與會代表的註意。人們開始三三兩兩繼而川流不息地造訪皇家套房,聽礁島故事,觀海螺奇珍,然後帶著會心的笑容領取一本“海螺共和國”護照盡興而去。其中包括千裏達托貝哥的財政部長,貝裏斯貿易與工業部長,加拿大代表團成員,哥倫比亞嘉賓,白宮隨員,民主黨全國委員會貿易代表,奧各斯基金會主席與大洋銀行代表等。就連負責保全的國務院安全人員和兩名全副武裝的邁阿密市警也受到感染,加入到申請護照的行列中。不打不成交,此時保全與島民已若故友。周六下午峰會代表返回酒店時,島民們被準列隊在碼頭上歡迎散會歸來的十幾位加勒比國家元首。螺旗飄飄號角飛揚,勞累一天的代表們不由地咧開了大嘴。是役“海螺共和國”大出風頭。海螺的出色表現同時亦引起了與會的佛羅裏達州勞頓·切而斯州長的關註。在洲際大酒店男廁不期而遇後,島民代表索性禮聘州長為“海螺共和國”大陸事務特使。至此新聞反封鎖行動取得全面大捷,全世界皆知水天之際有一響當當的“海螺共和國”閃亮登上了國際舞台!是夜,為慶祝峰會圓滿成功,組委會在碧詩瞰灣燃放了煙花。喝著椰酒,望著窗外美景,島民們的心裏自然也是樂開了花。

1995年

9月20日“海螺共和國”秘書長辦公室聽到新聞報道,美國陸軍預備役第478營即將開入西礁島進行有關演習,“模擬對一地理位置偏僻國家的軍事打擊”。工作人員立即將這十萬火急的軍情上報于丹尼斯.沃德羅“首相”。風雨驟至,丹尼斯誓言與“共和國”共存亡,秘書長辦公室隨即變成了戰時指揮部。上午10時,海螺武裝力量最高指揮官,“海軍司令”哈維得知訊息後,馬上將其所轄武裝力量置于全面警備狀態。海島廣播電台,開始向島民們通報面臨的嚴峻局勢。至中午12時,一封致美國三軍統帥,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及美國國務卿克裏斯多夫的交涉函件已急就送出,最強烈地抗議這種在其領土上進行任何未經許可的所謂軍事演習。海島戰時內閣會議于當晚舉行,經討論決定將于美軍越過博卡奇卡橋之際,向入侵的聯邦武裝投擲海島的首選厲器———古巴面包;同時“海軍艦隊”于斯多克島橋畔設立防線,阻止美軍進入“共和國”首都。次日清晨,秘書長辦公室正式向第478營駐地下了戰書,並轉交了海螺致美國白宮,五角大樓和國務院的抗議信。

不料想例行軍事演習將會引發如此政治後果,478營軍官驚得目瞪口呆。9點45分,穆勒少校致電“海螺共和國”秘書長辦公室,信誓旦旦稱478營決無任何傷害島民之意,全營上下官兵皆為好人,並坦誠希望能夠避免大規模軍事沖突。島民回復決心已定,勢不可挽,任何入侵美軍都將被趕出海島,除非478營滿足海螺的要求。10點50分,“海螺共和國”秘書長辦公室收到了列印于美國陸軍478營官方信箋上的傳真答復,承諾其軍演“決不意味著對海螺共和國主權的任何質疑或非難”。盡管此時美國陸軍已于書面上承認了海螺的共和主權,為激發公民愛國熱情,海島仍決定進行象征性的抵抗。次日拂曉,“海螺諜報”各就各位,海空軍也整裝就緒。美軍開拔之際,電台全程緊急廣播,報道478營不斷受到零星火力“襲擊”。當478營的車隊就要駛上斯多克島橋時,隻見200餘島民在哈維和費伯的率領下攔住了去路。478營的基姆·胡樸少校隻得下車向海螺將領致意。“海軍司令”哈維此時宣讀了海螺的交涉條目,最後大聲質問美軍是否同意所有條款並尋求“海螺共和國”許可入島?“是的,正確。”胡樸少校答道。全場頓時掌聲雷動,螺號齊鳴,海螺不戰而屈人之兵!回顧二十餘年幽默歷史,海螺人自信他們是在全球範圍內第一個實施人盡其才的精英國度。海螺人亦相信他們對政府時不時的專權瀆職行為的幽默反擊是美利堅民主自由精神的最佳體現。作為一種國家意識形態,海螺堅信世界人權的最基本原則之一首先是擁有實現其遠大抱負的能力。自雲屬于第五世界國家,“海螺共和國”的唯一企盼是在地球上載播更多人人所需的溫暖。

古巴關系

海螺共和國海螺共和國

古巴的影響在西嶼無處不在。街頭最多的是古巴風味的餐廳,最受歡迎的“特產”是雪茄煙。以前哈瓦那是美國人熱衷的度假勝地,美古交惡之後,西嶼便成了哈瓦那的旅遊替代品。在當地書店,還能感受到冷戰的色彩,許多書籍都是有關古巴飛彈危機的。當年蘇聯在古巴部署的飛彈,直接對著的就是西嶼半島。 西嶼與其說是美國城鎮,倒不如說更有古巴風格。島上最吸引人的建築就是海明威的故居了。這位有著深厚古巴情結的美國作家在西嶼居住了整整19年,其間寫下《永別了,武器》等名篇。海明威當年喂養了有名的六趾貓做寵物。如今貓咪們已經在島上繁衍開來。

國家紀念

在西嶼半島最南端的海岸邊,記者找到了著名的“國家紀念碑”。這座石碑的形狀有點像個紅色蠟筆頭,上端是“海螺國”的三角徽標,下面寫著:“大陸最南點,距古巴90英裏。”

發行護照

海螺共和國海螺共和國

自行核發護照從1993年起,“海螺共和國”開始核發自己的國民和外交“護照”。其藍色的國民護照一本索價100 美元,紅色的外交護照每本最高賣到1200美元,已售出1萬本左右。“護照”上印有粉紅色的海螺標志,其護照還被加勒比海地區13國、德國和瑞士等國接受。辦理“護照”業務的地點在“海螺共和國辦公樓”。 加勒比海的一些國家元首來海島參觀時,曾專門購買“海螺國護照”作紀念。“9·11”事件發生後,有線索指埃及裔劫機犯艾塔持該“國”護照,“海螺共和國”遂受到美國聯邦調查局的調查。

貨幣介紹

海螺元(Conch Dollar,在基韋斯特流通的美元)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