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瑟爾慘案

海瑟爾慘案

海瑟爾慘案(Heysel Disaster),1985年5月29日在比利時布魯塞爾的海瑟爾體育場,利物浦隊與尤文圖斯隊進行歐洲冠軍杯決賽前,義大利與英格蘭球迷發生沖突,造成多人死亡。死者中包括義大利人32名,比利時人4名,法國人2名,愛爾蘭人1名。還有300餘人受傷。比賽因此延後了一個小時,直到警察們恢復了秩序才得以進行。事後英格蘭球隊被禁止參加歐洲三大杯賽5年。

  • 中文名稱
    海瑟爾慘案
  • 時間
    1985年
  • 死亡
    39人
  • 受傷
    600多人

基本簡介

1985年5月29日,利物浦隊與尤文圖斯隊在布魯塞爾海瑟爾體育場的歐洲冠軍杯決賽中相遇,歐足聯賽前把一個球門後的看台分配給利物浦球迷,但是卻有不少尤文圖斯的球迷從比利時人手中買到該看台的球票。看台上,也沒有足夠的警察和工作人員將兩隊球迷分開。在比賽中,不斷有雙方球迷的辱罵和投擲行為。混在利物浦球迷裏的足球流氓與尤文的球迷大打出手,導致看台倒塌,當場壓死39名尤文圖斯球迷,並有600多人受傷,這就是著名的“海瑟爾慘案”。而利物浦也輸掉了歐洲冠軍杯,賽後所有的英國球隊並被禁止參加歐洲的賽事長達五年之久,利物浦則達七年。從此,紅軍大傷元氣,多年來一直無法重復其巔峰狀態。

事件後果

海瑟爾慘案,導致英格蘭各級俱樂部五年內無法參加歐洲三大杯賽(從1985-1986賽季開始,到1989-1990賽季結束,利物浦隊為七年,直到1992年才得以解禁),對俱樂部的打擊甚大。但是,這也使得英格蘭代表隊的集訓時間增加,避免了球員因比賽過多所導致的國家隊集訓時間不足的情況,使得英格蘭隊的世界杯戰績有了較大幅度的提高(1986年世界杯八強,萊茵克爾獲得金靴獎;1990年打進世界杯四強)

海瑟爾慘案

事發球場

博杜安國王體育場,原名海塞爾體育場或海塞爾球場,是比利時布魯塞爾的主要體育場,以比利時國王博杜安一世命名。

海瑟爾慘案海瑟爾慘案

海塞爾球場落成于1930年8月23日,由利奧波德三世主持開幕,可容納7萬名觀眾,是比利時為迎接1935年世界博覽會而建造的主體建築之一。球場原隻有草坪,後加裝了木質跑道。

該球場曾于1958年、1966年、1974年和1985年舉行歐洲冠軍杯決賽,1964年、1976年和1980年舉行歐洲優勝者杯決賽。1985年的歐冠決賽于5月29日在該球場舉行,對陣雙方是英格蘭利物浦足球俱樂部和義大利尤文圖斯,比賽中發生了海塞爾慘案。從此之後,該球場再也沒有舉行過足球比賽。時至今日,每年5月29日仍有紀念活動在該球場舉行。

1995年,該球場被徹底翻建,現在該體育場包括有一條標準田徑跑道,以及其中的足球場,容量50000人,是比利時最大的體育場,也是比利時國家足球隊的主場。2000年歐洲國家杯開幕式在此舉行。2006年5月26日,比利時足球協會宣布,由于安全原因,比利時國家足球隊將不會再以該球場為主場。布魯塞爾市政當局抗議稱該球場完全符合安全標準。最終經過爭論,比利時足球協會決定仍將使用該球場至2008年。

球員回憶

難以忘記

沒有人會忘記1985年5月29日發生在比利時布魯塞爾海瑟爾體育場發生的那一幕。利物浦和尤文圖斯在冠軍杯決賽中相遇,這天本應該成為俱樂部歷史上最偉大的夜晚之一,卻變成了最黑暗的一晚。

糟糕的結果

利物浦的球迷們並沒有看到球隊第五次舉起歐洲冠軍杯,相反,在回英格蘭之前他們見證了一場悲劇。在這場悲劇中,造成39個球迷死亡,其中義大利人32名,比利時人4名,法國人2名,愛爾蘭人1名。[1]

沉痛的記憶

對于經歷過那個慘案的人來說,海瑟爾喚起他們那晚沉痛的記憶……

海瑟爾慘案海瑟爾慘案

菲爾·尼爾(1974-1985賽季利物浦隊員,海瑟爾慘案時的場上隊長):我迫不及待地想參加我代表利物

海瑟爾慘案

浦的第五次歐洲冠軍杯決賽。但最終決賽卻變成了一個悲劇,這真讓人難以接受。

彼德·胡頓(利物浦球迷,前The Farm樂隊主唱):球場管理不嚴格是那場慘劇發生的根源。

萊斯·勞森(利物浦球迷,利物浦官方球迷俱樂部秘書):彼德.羅賓遜在決賽前就告訴歐足聯,球場的種族隔離工作做得不夠好,而場上的安全措施也不合格,但是歐足聯並沒有聽取意見。對于那些罹難的義大利球迷家屬我深表同情,但如果當初歐足聯聽取羅賓遜意見的話,悲劇是可以避免的。

菲爾·尼爾:利物浦和尤文圖斯這兩家俱樂部本身都沒有過錯。我常認為對于此事並沒有過確切的調查。我想知道是誰選擇了那個不合格的快要坍塌的體育場來舉辦歐洲冠軍杯決賽這樣一場重量級的豪門對決。很顯然,諾坎普和伯納烏,還有其他很多球場都能承辦,但為什麽偏偏是這座破敗的體育場呢?

前奏

在球場外善意的玩笑升級並蔓延到場內之前,利物浦曾對比賽的舉辦地表示反對。除了對于球場似乎要坍塌的擔心外,利物浦對于雙方球迷中間的中立看台非常擔心。俱樂部強調隻有利物浦和尤文圖斯才應該被分配到球票,在中間留一個中立區會導致雙方球迷從比利時黃牛那裏買到票,這樣就會出現雙方球迷混雜的危險局面。歷史證明,這個中立區很快就被義大利球迷所佔據。

彼德·胡頓:此前幾年阿森納曾到那打過比賽,聽他們球迷說那裏簡直是個垃圾堆。所以每個人都知道,即使當我們在安菲爾德拿到球票看到Z區被刪去時,我們還在想‘那裏是留給誰的呢?我依然清晰地記得我拿到球票時的情景,——現今我依然是在家裏訂票的。票上標有XYZ區,而Z區被塗掉了。然後就有傳言說尤文圖斯拿去了我們一半的票。這是第一個謠言,但隨著它流傳開來,謠言變成尤文圖斯拿去了我們三分之一的票。組織者稱那個區是為中立球迷準備的,但是人人都知道布魯塞爾有一大片義大利社區,而那些票都到了尤文圖斯球迷的手中。

菲爾·尼爾:我們隻得到11000張票,這讓我們至今仍感到憤怒。喬.費根本應該光榮的離開球隊,他應該在獲得勝利後像佩斯利一樣受到我們熱烈的歡送,但事實並不是這樣,這至今仍讓人感到遺憾,必須要有人對此負責。

萊斯·勞森:有時候你會有一種不祥的預感,你感到會有什麽事情發生,而那天就是這樣。那次我頭一回在去看比賽的時候有這種感覺。那天天氣不錯,陽光明媚而且很熱,我們住在酒店裏,本以為會在那呆上好幾天。我們離開旅館前往賽場,天氣依然不錯,我們下車後四處閒逛。當時我們正躺在草地上,突然間就有了那種預感,我不知道該怎麽形容,就像你的脊柱突然顫抖了一下,總之那天一切都不太正常。

彼德·胡特:我們遭到組織者的厭惡,即使在看台上什麽也沒有發生之前。我們問別人‘究竟發生了什麽?哪裏排隊啊?’但是人們都隻顧著自己,即使你有球票也無濟于事,你隻能被人流擠進去,進去之後就被毫無理由地用棍子毆打。

萊斯·勞森:坐在球場外面的時候我們感到很不安,我的同伴們也是如此。于是我們決定先確保自身安全後再進球場。我們並沒有隨利物浦球迷一起坐在主看台,我們坐在旁邊。進進球場後,我們本以為可以在大批利物浦球迷中間安下心來,因為我們是從安菲爾德拿到票並且和官方團隊一起過來的。但讓我們恐懼的是,我們竟然被包圍在尤文圖斯球迷中間。

彼德·胡頓:我想警察的態度讓我們無法接受。和我一起的那個小伙子進來後竟然被一個警察開槍射擊。他有球票,僅僅是因為他想躲避那毫無理由的毆打。他買了張球票來看比賽但卻在進球場的時候遭到警棍毫無理由的毆打!所以他進行反抗,而其中的一個警察就對他開了槍!我認為那些警察毫無經驗,他們聽說過英國的足球流氓,但他們不知道如何來應付這麽多的球迷,于是他們認定所有人來自英格蘭的人都是足球流氓。

開球前一小時

開球前一小時,場內的球迷開始發生沖突。雙方隔著一道鐵絲籬笆開始相互挑釁。在紅軍球迷經受了一陣雨點般的雜物攻擊後,部分狂怒的利物浦球迷開始了反擊,混亂就這樣爆發了。尤文圖斯球迷四散而逃,但是一道圍牆擋住了他們的去路,年久失修的牆壁突然倒塌,39個球迷遇難。

萊斯·勞森:我帶著我的長鏡頭相機並掛在脖子上,想拍捕捉一些特別的鏡頭。我隻記得在當時我正在調整鏡頭拍攝體育場。開球前有一場兒童的墊場塞作為娛樂。場內的氣氛很敵對,而且看上去尤文圖斯球迷要比利物浦球迷多。兒童賽結束之後,我坐下來對著鏡頭環顧體育場,恰好那時我的鏡頭對準了牆壁倒塌的那個區域。當時我不知道那邊到底發生了什麽,我隻看到大片飛揚的塵土。

彼德.胡頓:我當時坐在事發地對面的看台上,所以沒能第一時間看清楚究竟是什麽導致了牆的坍塌。但似乎是有場小規模的沖突,但我確定,這樣的場面在每個國家的賽場上都不止一次地發生過, 而且20個安菲爾德的警察就能很快將它平息掉。

肯尼·達格利什(1977-1990賽季利物浦隊員):我無法寬恕某些利物浦球迷的舉動,但當對方球迷向你投擲雜物的時候,你很難不做出回擊。除非利物浦球迷離開那裏才有可能避免沖突的發生。特別是此前一年你曾被石塊攻擊過而且受了重傷,那你肯定不會再讓這樣的事情發生,于是沖突就爆發了。

噩夢般的結局

對于賽季末就要離開安菲爾德的利物浦主教練喬·費根來說,這樣的慘劇讓他在紅軍光輝的執教生涯不得不以噩夢般的結局告終。

菲爾·尼爾:喬.費根曾前去勸說球迷,而他們暗示作為隊長我也應該那麽做。所以大概一個小時後我帶著一個保鏢走向看台,但是不斷地受到攻擊。所以我們不得不走向看台另一端的擴音器,而那邊是義大利球迷的看台,所以想要擠進去很困難,尤其是你還身穿著利物浦球衣。我記得當時有歐足聯官員遞給我一份聲明讓我去宣讀,我看後對自己說‘尼爾,我不能照上面的讀,我應該說出我心裏真實的感受。因此我把那份聲明捏成團後扔在地上,然後呼吁我們的球迷保持冷靜。

發生爭議

那晚,尤文圖斯依靠普拉蒂尼罰入的一個有爭議的點球1比0取勝捧走了歐洲冠軍杯。此時比賽的結果已經不再重要了,誰都不願意再去記住這場比賽。

彼德·胡頓:即使在牆倒塌,比賽開始之後,看台上仍然不斷地有沖突,你總能看到尤文圖斯球迷在看台的另一端拿著棍子或其他各種雜物嘗試向利物浦球迷涌來。假如他們真的成功沖到利物浦球迷看台的話,天知道會發生什麽,或許傷亡會更加慘重。我記得當時我在想‘我們已經打到歐洲冠軍杯決賽了,但這簡直是個天大的玩笑’雖然那時我沒料到更不知道有人死了,但我心裏就在咒罵‘這裏簡直就是個屠宰場!’

伊恩·拉什(1980-1986,1988-1996賽季利物浦球員):發生那樣的事情後,決賽已經註定不會有完美的結局了。我認為當羅尼.威蘭被絆倒絕對應該判罰點球,而他們的那個點球的犯規地點其實是在禁區外的。但相對于那天的慘案來說這些都已經不重要了。我們都沒有心思去比賽了,你去問問有誰是在真正比賽的,即使你去問尤文圖斯的隊員,他們也沒有心思認真踢了,那已經不像是歐洲冠軍杯決賽,簡直就像一場遊戲。似乎我們都隻應付著踢完比賽然後急著去看看我們的家人以及其他所有人是否都還好。

彼德·胡頓:我想那場比賽對球員來說簡直就是噩夢,因為他們已經知道有人喪生了,但大多數的球迷還沒有意識到已經出了人命。

菲爾·尼爾:我們被告知要繼續參加比賽,但我本以為比賽會取消。即使失去冠軍我也不介意,我認為取消比賽應該是個更好決定。

傷亡報道

直到第二天早上這場悲劇的傷亡情況才被報道出來。

海瑟爾慘案海瑟爾慘案

肯尼·達格利什:我們離開酒店的時候看到義大利球迷在哭泣並用東西砸我們的大巴。而當我們離開布魯塞爾的時候義大利球迷變得更狂暴了,這是可以理解的——他們的39個同胞遇難了。我們的大巴不得不需要大量的警力來保護。我記得很清楚,當時有個義大利球迷的臉正對著我位置旁的車窗,他不停地在哭泣和嚎叫,那種情況下你會為失去同胞的他們感到難過。

彼德·胡頓:直到我們回到奧斯坦德才了解到整個悲劇的情況。我記得當時整個小鎮都被封鎖了,警察來調查我們並沒收了旗幟和其他物品。我始終都記得那個和我一起的那個小伙子,他問警察‘你們為什麽要這麽做?’他不知道,也沒有任何人知道,而直到我們回到旅館才被告知究竟發生了什麽。

彼德·羅賓遜(利物浦主席):這將是伴隨他們一生的恐怖經歷。

萊斯·勞森:我真希望那樣的事情從沒有發生過,你唯一能說的就是對那些失去性命的人以及他們的家屬表示同情。

伊恩·拉什:我們必須牢記那樣的悲劇,必須從中吸取教訓以保證以後再也不發生類似的事情。

肯尼·達格拉什:你去現場看比賽,但並不會料到會有這樣的結局,不是嗎?足球已經不重要了,沒有任何比賽值得人們為此付出生命。在生命面前其他任何事都顯得毫無意義。尤文圖斯球迷不應該向對方球迷扔石頭,而利物浦球迷也不應該用同樣的方式去還擊。雙方球迷都不該讓這樣的悲劇發生。如果他們預見到這樣可怕的後果,或者他們考慮一下那麽做會產生什麽樣的後果,我確信義大利球迷決不會向對方球迷扔石頭,而英國球迷也不會有報復行動。義大利和英國球迷中的每個人都肯定會為此感到後悔,我相信直到現在他們也依然後悔著。

紀念日

1985年5月29日將成為尤文圖斯和利物浦球迷永遠的紀念日。為那些在海瑟爾慘案中喪命的球迷默哀一分鍾並祈禱這樣的事永遠不要再發生吧!

海瑟爾慘案海瑟爾慘案

台北時間2011年5月29日是海塞爾慘案26周年的日子,利物浦在其官方網站悼念那場悲劇中逝去的英魂。據紅軍官網稱,在當地時間29日下午,利物浦在海塞爾紀念牌上獻上花圈以示敬意。利物浦在官網上再次列出了這39位球迷的名字,並在最後附上一句紅軍隊歌“你永遠不會獨行”。

相關紀念

台北時間2011年5月29日是海塞爾慘案26周年的日子,利物浦在其官方網站悼念那場悲劇中逝去的英魂。據紅軍官網稱,在當地時間29日下午,利物浦在海塞爾紀念牌上獻上花圈以示敬意。利物浦在官網上再次列出了這39位球迷的名字,並在最後附上一句紅軍隊歌“你永遠不會獨行”。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