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東青

海東青

海東青(學名:Falco rusticolus),又名矛隼、鶻鷹、海青,是一種獵鷹,分布在北極以及北美洲、亞洲的廣大地區,在中國原產于黑龍江、吉林等地。海東青身小而健,其飛極高,是狩獵中的重要幫手,能襲天鵝、搏雞兔。海東青可分為秋黃、波黃、三年龍、玉爪,其中純白色的玉爪最為珍貴;天鵝以珠蚌為食,食蚌後將珠藏于嗉囊,一個女真人訓練海東青捕捉天鵝取珠。

  • 中文學名
    海東青
  • 拉丁學名
    Jongkhurun
  • 別稱
    熊庫魯
  • 動物界
  • 脊索動物門
  • 亞門
    脊索動物亞門
  • 鳥綱
  • 亞綱
    古鳥亞綱
  • 隼形目
  • 隼科
  • 亞種
    矛隼東北亞種
  • 分布區域
    北歐|北亞|北美,中國吉林|黑龍江|遼寧瓦房店和新疆喀什等地
  • 來源
    中華肅慎(滿洲)族系最高圖騰
  • 釋義
    "萬鷹之神"|"最接近神的存在"等

歷史記載

《本草綱目·禽部》記載:"雕出遼東,最俊者謂之海東青。"海東青屬于大型猛禽,體重健壯。雌性比雄性還大。最重可達6公斤。身高1米左右,兩翅展開2米多長。頭部羽毛白色,綴有褐斑,上體均呈暗灰色;胸部褐紅色,綴有褐斑,尾部純白色;嘴較厚長,跗跖隻上部被羽,雌雄同色,喙爪像鐵鉤一樣硬飛得即快又高,能捕天鵝、野鴨、兔、狍等禽獸。因此,遼代的皇帝,每天春天在鴨子河(今松花江)附近放海東青捕天鵝,捕到第一隻天鵝,要擺宴慶賀,名曰"頭鵝宴"。金、元時期女真族和蒙古族的貴族也有用海東青捕獵的習俗。

海東青海東青

海東青常見于海濱及江河附近的廣大沼澤地。據《契丹國志》記載:"五國(即黑龍江流域的五個部落)之東接大海出名鷹……",名鷹海東青,多單獨生活,但幼鳥常伴親鳥飛翔。棲息時,停落在岩石或地面上,有時長時間地站在喬木枝上。主食野兔、鼠類等中小型獸類,夏秋時節,常飛行在水面上空,向水內俯沖以搜縈魚蝦;冬天捕食村裏的小貓和小狗,並食腐屍肉。海東青捕食猶如閃電,撲撲凌凌人,煞是威嚴。它的食量很大,耐飽餓力較強,吃飽一次可20天不進食。

從清朝開始,每年的10--12月,朝廷就派人前往松花江兩岸,黑龍江省的撫遠縣捕海東青,捕海東青時,先在山坡向陽處,用三塊石頭搭個"∏"形支架,象征著鷹神九重天上的金樓神堂,內放一塊山石,代表鷹神居住的神山。然後插草為香,用酒祭奠後,便張網捕鷹。網長3米,寬1米,在網上拴一隻鴿子或死雞為誘餌,捕鷹人躲進用樹枝偽裝的"窩棚"裏,靜候鷹的到來。有時,捕鷹人要蹲上幾十天,稱謂"蹲鷹"。鷹從高空潘盤旋而下,撲餌,落網被擒。捕鷹人要拜謝鷹神格格。捕到海東青後,立刻送往朝廷。供皇帝享用。康熙皇帝贊嘆道:"羽蟲三百有六十,神俊最數海東青。"

把海東青送到朝廷後,專門訓鷹的人將海東青放在特製的鷹架上,幾天不讓它睡覺,這樣就能磨掉海東青的野性,這叫"熬鷹"。然後通過"過拳"、"跑繩"等環節,海東青就能聽人吆喝,讓它上哪,它就上哪。為了掌握膘情,就讓海東青吞下裹著瘦肉片的麻線團,它無法消化,便將線團吐出來,謂之"帶軸",也叫"勒腰"。幾次"帶軸"後,海東青早已飢腸刮肚,但肌肉卻強勁起來,它才能"輕裝上陣",飛上九霄。

海東青被訓好後,清朝皇帝和隨臣一起,架著海東青,登上高處,註視著"趕仗人"。"趕仗人"在林中敲木吶喊、呦喝,狐狸、山兔和各種飛禽受驚而出,這時撒海東青,尾帶小銅鈴和海東青振翅而去,如飛箭一般捕向獵物。海東青有時要和山兔相搏,山兔會反身扳樹枝彈海東青,俗稱"兔子蹬鷹"。野雞則會強翅相鬥,十分激烈。年過三齡的海東青可與狐狸相擊,一場鏖戰,海東青總是常勝將軍。

每年春天是海東青的繁育期,產卵兩枚,卵似雞蛋大小,色白無斑,卵經過35天孵化就可孵出雛鳥。海東青系列于東北。因此,到了萬物孕育新生命的春天,清朝皇帝也遵古俗,讓海東青北歸返回東北去生兒育女,有時海東青留戀不走,人們一再相送。

如今,海東青非常稀少。前幾年,人們在黑龍江省洪河自然保護區進行考察時,先後兩次發現了海東青,從此填補了中國海東青標本的空白。因此,我國已將海東青列為國家第一類保護動物。

據現代動物學家考證,海東青可能屬隼科,學名矛隼,是一種美麗的中型猛禽,也是體形較大的隼類,所以又有巨隼之稱。其體長56~61釐米,體重1310~2100克左右,羽色變化較大,有暗色型、白色型和灰色型。矛隼分布于歐洲北部、亞洲北部和北美洲北部,在中國分布于吉林中東部、黑龍江東部、遼寧和新疆喀什等地,極為罕見,其中在吉林、黑龍江、遼寧為留鳥或者繁殖鳥,在新疆為冬候鳥 。契丹人統治中國北方時期,曾經將海東青大量引入今天的內蒙古地區。

海東青棲息于岩石海岸、開闊的岩石山地、沿海島嶼、臨近海岸的河谷和森林苔原地帶,堪稱北國世界的空中霸王。海東青主要以野鴨、鷗、雷鳥、松雞等各種鳥類為食,也吃少量中小型哺乳動物。它在空中飛行發現獵物後,迅速將兩翅一收,急速俯沖而下,就像投射出去的一支飛鏢,徑直沖向獵物。捕捉岩鴿等獵物時,雄鳥和雌鳥可以進行巧妙的配合,由雌鳥突然飛進岩鴿棲息的洞穴中,將它們驅趕出來,雄鳥則在洞外等候,進行捕殺。

海東青,出自肅慎地(古東北),其顏色不一,以純白色、天藍色、燦金色、純黑色以及玉爪為上品。康熙皇帝贊美海東青:"羽蟲三百有六十,神俊最數海東青。性秉金靈含火德,異材上映瑤光星。"不僅宣揚了武德,激勵軍勇,更誇耀了海東青性情剛毅而激猛,其品質之優秀可與天上的星星相輝映,其力之大,如千鈞擊石,其翔速之快,如閃電雷鳴。由此可見海東青在古代東北帝王眼中的地位,非比尋常。

滿族圖騰

"海東青"是古肅慎最高圖騰,有"萬鷹之神"、"神的使者"、"最接近神的存在"、"神選中的子民"等含義,這裏的神指的是肅慎文化的最高神天神之母阿布卡赫赫。在神話中海東青是一個渾身燃燒著巨大光、火和熱、揮舞著巨大翅膀、永不停歇、永遠怒翅飛翔的鷹神形象。

通古斯語(滿語、錫伯語、赫哲語、鄂溫克語、鄂倫春語、達斡爾語等)中,海東青的發音熊庫魯、宋昆羅(jongkhurun),肅慎、女真、諸申、諸神、朱理真,都是滿語juonshen(jushen),這些都是同一個詞不同漢譯和轉譯。可以說海東青就是肅慎(滿洲)民族的族名。

海東青不單純是一種真正存在的物種,類似于漢民族的鳳凰圖騰崇拜。也可能是一種早已滅絕的巨大鳥類,根據《山海經》的記載,很有可能是肅慎地(古東北)大荒之中的九鳳。後世海東青形象漸小,是海東青世俗化的結果。今天我們看到的"海東青"是滿族人民用于狩獵的獵鷹,中文標準名稱矛隼

滿族是以射獵著稱的民族,其先祖肅慎先民們很早就懂得捕鷹,馴化後,用來幫助獵戶捕獲獵物,俗稱"放鷹"。早在唐代,"海東青"就已是滿族先世靺鞨朝奉中原王朝的名貴貢品。唐代大詩人李白曾有詩:"翩翩舞廣袖,似鳥海東來。"《本草綱目》中記載:"雕出遼東,最俊者謂之海東青。"富育光老師寫的《七彩神火》故事中寫到天雕來自亨袞河以東,滿族話叫它"松昆羅",意思是天雕從亨袞河飛來的。漢語把它譯成"海東青"。一說海東青可能是矛隼,它雖然大小如鵲,但天性凶猛,可捕殺天鵝、小獸及狐狸。《清朝野史大觀》中這樣描寫了放鷹的方法:"鷹以綉花錦帽蒙其面,擎者挽絛于手,見禽乃去帽放之。"海東青都是野生野長,由人捕來馴化後再以供助獵之用,由于海東青不易捕捉到和馴化,在金元時期甚至有這樣的規定:凡觸犯刑律而被放逐到遼東的罪犯,誰能捕捉到海東青呈獻上來,即可贖罪,傳驛而釋。因此,當時的可汗貝勒、王公貴戚,為得名雕不惜重金購買,成為當時一種時尚。

歷史譜系

海東青中以純白的"玉爪"為上品,另有秋黃、波黃、三年龍等名目。到了清代,如果一個刑徒捕捉到一隻海東青並進獻給朝廷,則可免一切死罪,可見其何等珍貴。驕奢的末代遼統治者天祚帝年年派出銀牌使官向女真族索要海東青,且"每至其國,必欲薦枕者。其國內輪中下戶作止宿處,以未出室女待之,後,使者絡繹,恃大國命,惟擇美好婦人,不問其有夫及閥閱者"。激起女真人的怨憤,在女真完顏部首領阿骨打率領下,集女真諸部兵,擒遼障鷹官"。清代文人沈兆提曾評價道:"遼金釁起海東青,玉爪名鷹貢久停。"可見,一隻鷹雖微不足道,卻關系到遼金的興亡。

海東青

遼、金、元、明、清各代均設有類似鷹坊的機構,專司捕取和飼養。滿族人以鷹用于狩獵,統治者則以鷹捕鵝雁,作為享樂消遣的手段。海東青的捕捉和馴服很不容易,民間常有:"九死一生,難得一名鷹"說法。將野性十足的海東青用捕鷹網捕獲後,要拜謝"鷹神"格格的恩賜。帶回家放在熬鷹房將鷹上架,加上"腳絆",幾天幾夜不讓它睡覺,磨掉野性,叫"熬鷹"。再通過"過拳"、"跑繩"等環節,這時鷹就能聽人的吆喝來到獵者的手臂上。最後通過對鷹的"勒膘",把腸油刮出,使鷹飢餓,但肌肉強健,便于捕獲獵物。馴好的鷹就可以到山野之中"放鷹"了。架鷹者站在高處觀望,讓人用棒敲打樹叢將野物轟出,俗稱"趕仗"。發現有獵物跑或飛出,鷹會立即尖叫著俯沖下去捕獲住獵物,架鷹者要盡快趕到取下獵物,隻給鷹吃點動物內髒,不可喂飽,所謂"鷹飽不拿兔",就是這個道理。除《清朝野史大觀》外,《燕山叢錄》、《遼史》等書還比較詳細記錄了遼國主縱鷹助獵的情景。次年早春,獵戶們將鷹喂飽,除去鈴鐺和腳絆子,將鷹放回歸大自然過春天和夏天,繁殖後代。

神話傳說

薩滿傳說

海東青不僅是勇悍的獵鷹,同時也融化到滿族的文化之中。金代一位詩人把海東青撲擊天鵝的場面描寫為"搏風玉爪凌霄漢,瞥日風毛墮雪霜",表現了對海東青以小製大、堅毅勇猛的贊譽。考古工作者在興凱湖地E發掘出骨雕鷹頭,距今約六千餘年。在金上京古城東女真墓群中,發現了以海東青捕捉一隻飛翔的天鵝為紋飾的鎏金銅帶挎。另外,在我國現存的古樂譜中,有"海東青拿天鵝"的琵琶曲譜。民間兒童遊戲中有"老鷂子叼小雞"活動。在吉林敦化一帶流傳的《阿瑪有隻小甲昏》的歌謠:"拉特哈,大老鷹,阿瑪有隻小角鷹。白翅膀,飛得快,紅眼睛,看得清。兔子見它不會跑,天鵝見它就發懵。佐領見了睜大眼,管它叫做海東青。拴上綢子系上鈴,吹吹打打送進京。皇上賞個黃馬褂,阿瑪要張大鐵弓。鐵弓鐵箭射得遠,再抓天鵝不用鷹。"這些都是滿族民族精神的藝術體現。康熙皇帝曾寫詩贊美海東青"羽蟲三百有六十,神俊最屬海東青"。

在滿族民間有許多關于海東青的傳說。《七彩神火》中說:殘暴貪婪的大遼王,年年逼迫女真部落的"達敏包"(就是"鷹家"或"鷹戶"的意思)替遼王捕捉鷹雕。還拿鷹戶的妻子兒女做人質,如不按時交鷹就砍殺活埋。"達敏包"中有個老鷹達(即頭領),為了解救本部落人的危難,帶領一子一女,到很遠的北方享滾河的盡頭捕鷹,結果老鷹達和兒子被凍死在山上。女兒在神火格格的指點下,用太陽的七彩神光照化了鷹山上的冰雪,使山上的海東青向南移居,這樣,捕鷹的鷹戶就比較容易捕捉到了,老鷹達的女兒在一次雪崩中喪生,變成一隻高飛的鳥。 另一個傳說《鷹城與海東青》的故事,寫的是女真首領阿骨打率兵攻打大遼國,借助海東青助戰以少勝多,大敗遼兵獲勝。

在滿族薩滿教神諭中,唱贊鷹神有"遮雪蓋地的金翅膀,懷抱兩個銀爪子,白天背著日頭來,晚上馭著日頭走",是人世間光明與黑暗的支配者。同時鷹神與雕神又是力量與威武的象征,雕神為最凶猛的宇宙大神。

海東青飛越大雪山海東青飛越大雪山

在滿族薩滿神諭中傳講,天剛初開時候,大地像一包冰塊,阿布卡赫(天神)讓一隻母鷹從太陽那裏飛過,抖了抖羽毛,把光和火裝進羽毛裏頭,然後飛到世上。從此,大地冰雪才有融化的時候,人和生靈才有吃飯、安歇和生兒育女的時候。可是母鷹飛得太累,打盹睡了,羽毛裏的火掉出來,將森林、石頭燒紅了,徹夜不熄。神鷹忙用巨膀扇滅火焰,用巨爪搬土蓋火,烈火中死于海裏,鷹魂化成了女薩滿。所以,薩滿魂就是不屈的鷹。滿族著名的民間史詩《音姜珊蠻》中的女主人公尼山薩滿,就是依憑著鷹神引路,為拯救青年獵人的魂靈進入地府,憑神鷹的助力救出神靈,將其帶回人間。在吉林石克特裏氏家族大神祭中第一鋪神就是鷹神,是世居白山黑水地域的滿族先世亙古沿襲下來的古祭習俗。在打漁樓村,至今仍保留有鷹獵習俗。省社科院還拍過《最後一個鷹屯》的紀錄片。滿族人與鷹有著不解之緣,也是愛護飛禽的典範,對鷹的崇敬源于鷹的可畏力量,它以高居在險處,非凡的飛翔能力,以小勝大的精神和高強的本領,急風驟雨練就了一雙無比矯健的翅膀,日月嵐光鑄出了兩隻銳利的眼睛。奮飛九天而不知疲倦,高瞻遠矚而從不迷失方向,越是嚴寒風雪,他越是無畏地百折不回地向前。

愛新覺羅·溥傑先生在《四平民族研究》創刊號封底題字為:"民族之鷹海東青"。可以說,滿族人民確如海東青一樣,奮飛不止。有人考證"海東青"就是女真稱號的真正含義,女真稱號就是女真族的民族精神的體現。遙想當年,女真人勢如破竹,騰飛于白山黑水之間,猶如"海東青"搏擊長空追捕天鵝之勢,一舉翦滅了遼、宋兩個強大于女真數倍的封建帝國,問鼎中原,開闢了一個幅員萬裏的遼闊疆域。在女真人的整個民族精神世界中充滿了"鷹氣",在女真人的心目中海東青是最崇高、最神聖的英雄。

海東青,一種極具神話色彩的鳥類。在我國歷史上,這種鳥曾經挑起了北方地區兩個民族的仇恨,最終導致女真人起兵滅了遼國。

吉塔傳說

吉塔,來自古肅慎語(女真語)"曼殊蘇巴爾晗", 一說為"滿洲蘇巴爾晗",漢譯"吉祥之塔"。吉塔為肅慎遠古傳說中最高圖騰雄庫魯的祭祀之塔,故又稱之為"雄庫魯蘇巴爾晗",意為"海東青之塔"。傳說隻有海東青可以飛越天地間最高的吉塔。另據吉塔("雄庫魯蘇巴爾晗")為山名,可能是位于勘察加半島海拔4750米的克留赤夫火山,此山是遠東西伯利亞最高的山峰。

金代傳說

在中國歷史上建立大金王朝的女真人與神秘的海東青有著極其密切的淵源。據史料記載,女真屬肅慎族系,其先人世代居住在黑龍江、松花江和烏蘇裏江流域及長白山一帶,後有一部分南遷至遼河流域。海東青的產地就在女真人祖先聚集之地黑龍江和烏蘇裏江流域。據說,在女真人祖先居住的境內(今俄羅斯遠東地區以東的大海裏),出產一種珍貴的珍珠,珠蚌每年10月大熟,但是此時海邊堅冰數尺,人無法鑿冰取珠。當地有一種天鵝,專以珠蚌為食,食蚌後將珠藏于嗉內。海東青素來喜歡捕捉大雁,有以大雁腦漿為食的習性。于是,女真人的祖先便訓練海東青捕捉這種天鵝。

據《三朝北盟會編》記載,女真本名朱理真,而在女真語中,東方一詞的讀音是諸勒,與朱理之音相通,海青的讀音為申,拼合後為諸勒申,與朱理真同音。因此有研究者認為,女真一詞含義為東方之鷹,而這個東方之鷹就是海東青。也正因為如此, 海東青不僅是女真人的圖騰,也是他們獵取食物的好幫手。

傳說中,金太祖完顏阿骨打的名字還與海東青有著密切的關系。據說,正在完顏阿骨打的母親懷胎十月後即將臨盆時,遼國元帥領兵殺來。完顏阿骨打的父親劾裏缽(he li bo)保護著妻子邊戰邊退,他們退至烏拉山下,劾裏缽(he li bo)肩頭受傷,他的妻子在雜草上生下了一個胖小子。正在此時,漫山遍野的遼兵攻了上來,情況萬分危急。突然,從天上飛來一隻玉爪玉嘴的大白雕,圍著剛剛出生的男嬰飛來飛去,還不停地叫著:"阿骨--打!阿骨--打!"

大白雕的叫聲驚動了烏拉山的山神阿古,聽到大白雕喊"阿骨--打",以為是讓他打遼兵,便大吼起來。吼聲過後,大大小小的山頭都聽到了阿古的呼喚,紛紛開啟山門,讓山水沖下來。迅猛的山洪把遼兵沖得七零八落,死傷無數。後來,劾裏缽(he li bo)為了感大白雕和山神阿古的救命之恩,便將自己的孩子取名為阿骨打,從此以後敬白雕為神。傳說中這種玉爪玉嘴的白雕正好符合海東青的形象。

傳說中的海東青是烏黑的,不是白色的,海東青是鷹神,他是擁有人的身體的一位神,在中國歷史上還有很多海東青的傳說,海東青是正義,光明,無私的一位神,海東青最早出現在後羿的傳說中,海東青的速度是所有鳥種族裏最快的,他是大自然的保護神。

出土文物

被肅慎及其後裔奉為圖騰的海東青,有著非同一般的"史記"。其時間跨度的超長性、穿越時代的連續性、表現形式的多樣性、內容的豐富性,以及故事的生動性、真實性,都是任何史記人物和事件無法比擬的。

時間最早的一件,當屬考古學家發掘于黑龍江省密山新開流古墓群的一件骨雕鷹首。這個古墓群位于新開流文化的核心區,從發掘的歷史遺存物品看,大部分都屬于石製、骨製漁獵工具,還有魚骨、獸骨和陶瓷製品,沒有發現文字的記載和傳承。但是,一枚骨雕鷹首卻和其他的石製、骨製漁獵工具一起,向人們揭示和傳遞了那個洪荒時代人們的生產生活方式、生產力水準、愛好追求、思想信仰,一個骨製鷹首雕刻也娓娓道出了人和鷹的關系、人對鷹的感情。

歷史典故

走入中原

春秋戰國時期,通過海東青又將肅慎人和中原的交往編織成了"貢楛矢石砮"的典故寫進了論語。一隻帶箭的大鳥突然落入了陳國後宮的大院,宮廷上下一片迷茫,討論再三,陳愍公還是決定請出博學的孔聖人來解開這個謎底。孔聖人不負厚望,對鳥和箭分別做出了權威的解釋,並準確無誤的指出:鳥名'海東青',箭為'楛矢',系肅慎人所造。當年周武王滅商之後,九夷百蠻紛紛來朝,北方的肅慎也將楛矢石砮作為朝貢的方物特產,獻給武王。按照周朝同族親屬分珠寶、異姓諸侯賞貢品的習慣,就將楛矢石砮賜給分封陳國的女婿胡公,以表彰長女的美德,以示王室的恩惠。按照孔子的解讀,果然在塵封已久的倉庫裏找到了肅慎人朝貢的楛矢石砮。從此,這一記錄《論語》的典故,成為記述肅慎和周王朝之間和睦相處的佳話。這種交往一直延續了多年,從《尚書·序》、《左傳》到《史記·周本記》、《三國志·魏志·文帝紀》、《冊府元龜》、《後漢書》、《明一統志》都有記載,而且距離現代時間越近、其記述越詳,把肅慎和中原王朝的貢納關系,跟蹤記載了三千餘年,把肅慎民族及其沿革、鷹圖騰文化等傳承延續下來。

因鳥結仇

到了遼金時期,海東青又續寫了一段新的故事和兩個少數民族王朝興衰變遷的歷史。遼強金弱的實力之比,迫使金國向遼國稱臣納貢,"鷹路"和"鷹使"則是遼國索貢的產物。在海東青日漸稀少難捕的情況下,遼帝每年都要派出催索鷹貢的使者到金國橫征暴斂。他們窮凶極惡、為所欲為,除像催命一樣限期索貢海東青之外,還養尊處優、勒索財物、強行征繳未曾出閣的漂亮女子,及至後來,連官宦巨賈及已婚的美貌婦女也不肯放過,搞得天怒人怨、雞犬不寧、怨聲載道。早已忍無可忍的女真首領完顏阿骨打趁機揭竿而起,前後僅用12年時間,就將遼國、北宋兩個腐敗透頂的封建王朝徹底推翻。

因為一種鳥而使兩個民族結下深仇大恨,最終導致一個帝國的滅亡,這聽起來有點像天方夜譚,可是這樣離奇的事情卻實實在在地在中國北方的歷史上發生了。遼國建立前,女真人與契丹人還比較和睦,可是自從契丹人建立遼國後,便開始對女真人進行盤剝,遼統治者每年都向女真人索取貢品。

遼天祚帝昏庸殘暴,治國無方,導致民怨四起。面對即將崩塌的帝國大廈,天祚帝不僅毫無察覺,依舊日夜玩樂。據史料記載,天祚帝愛好打獵,出獵時喜歡讓海東青和獵犬緊緊相隨。由于海東青是捕獵能手,天祚帝便強行讓女真人捕捉海東青進貢。

女真人幾乎抓盡了境內的海東青進貢給遼朝,卻仍然不能滿足貪婪的遼國統治者。契丹貴族除了向女真人榨取財物外,還要他們獻美女伴宿,既不問出嫁與否,也不問門第高低,任意凌辱之,稱之為薦枕。這更加激起了女真人的無比仇恨。此時的女真部首領完顏阿骨打更是恨遼國統治入骨,暗中發誓要滅了遼國。

公元1114年9月,完顏阿骨打率諸將召集所征諸路精兵2500人,會合于來流水南岸(今拉林河南岸吉林省扶餘徐家店鄉石碑崴子),舉行歷史上著名的來流水誓師。誓師後,完顏阿骨打率領軍隊向遼國發起進攻, 不久就佔領了遼的國都上京(今赤峰市巴林左旗境內)。至此,雄踞中國北方200多年的遼國灰飛煙滅,完顏阿骨打建立了大金國。

由于女真人對契丹人懷著深深的仇恨,在滅了遼國之後,女真人對契丹人所創造的輝煌進行了野蠻的毀滅性破壞。如今,位于赤峰市巴林左旗境內的遼上京和遼祖陵等遺址早已荒落,其他的遼國遺址處處是殘磚碎瓦。女真人與契丹人的仇恨自然不能歸罪于海東青,它原本是應該在天空中自由飛翔的鳥兒。遼國的滅亡是契丹統治者昏庸貪婪導致的必然結果,而女真人非常野蠻地毀掉了遼國的許多輝煌成果,也給後人留下了不盡的遺憾。

隨著歷史不斷演進,由女真人建立的大金國也被成吉思汗大軍的鐵騎所滅。但是海東青卻沒有因為大金國的滅亡而淡出人們的視野。到了明代,海東青仍舊在詩歌中頻頻出現,寫出名著《西遊記》的吳承恩曾經在一首詩中寫道:"成群引著犬,滿膀架其鷹。荊筐抬火炮,帶定海東青。"

作為女真人的後裔,清朝滿洲貴族也酷愛海東青。據記載,公元1682年,康熙皇帝在閱兵時看見臂架海東青的御林軍英姿颯爽,不覺龍顏大悅,遂寫詩贊美海東青:"羽蟲三百有六十,神俊最數海東青。性秉金靈含火德,異材上映瑤光墾。"

據《柳邊記略》記載:"海東青者,鷹品之最貴重者也,純白為上,白而雜他毛者次之,灰色者又次之。"《異域錄》裏也有記載,海東青的顏色"有雪白者,有蘆花者,有本色者"。那時一隻普通的海東青價格在30兩白銀以上,甚至當時戍邊的犯人如果能夠捕捉到海東青並且將其上交就可以獲得減刑甚至釋放。

神鷹現狀

隨著歷史的不斷演進,由女真人建立的大金國也被成吉思汗的鐵騎所滅。不過,海東青卻沒有因為大金國的滅亡而淡出人們的視野。到了明代,海東青仍舊在詩歌中頻現,曾經寫出名著《西遊記》的吳承恩曾經在一首詩中寫道:"成群引著犬,滿膀架其鷹。荊筐抬火炮,帶定海東青。"據《柳邊記略》記載:"海東青者,鷹品之最貴重者也,純黑為極品,純白為上品,白而雜他毛者次之,灰色者又次之。"《異域錄》裏也記載,海東青"有雪白者,有蘆花者,有本色者"。當時一隻普通的海東青價格在30兩白銀以上,甚至戍邊的犯人如果能夠捕捉到海東青並且將其上交就可以獲得減刑甚至釋放。

隨著時間的流逝來,有關海東青的記載越來越少。記者查閱了大量資料後發現,被現代動物學家稱為矛隼的海東青依然分布于中國西北部的新疆、青海以及東北部的黑龍江等省區。不過,在這些地方,海東青也已經極其罕見。如今,海東青已經被國家有關部門定為二級保護動物。

記者在呼市採訪了幾位滿族老人,一提起神秘的海東青,他們的臉上立刻流露出崇敬的神情。這幾位滿族老人說,他們的祖輩在捕獵時,左臂上都架著一隻海東青。如今,在契丹人曾經統治過的內蒙古地區已經沒有了海東青的蹤影。不過,在烏蘭察布市境內,還有海東青的同類--獵隼在飛翔。幾年前,記者前往烏蘭察布市採訪時,正好遇上當地的森林警察抓獲了一名專門倒賣獵隼的北京籍中年婦女。辦案的森林警察告訴記者,這種獵隼特別有靈性,經過人的馴養後,可以幫助主人捕獵。由于這種獵隼可以在非常高的天空中飛翔,可以躲避雷達的監控,有些犯罪分子甚至利用它運輸毒品。辦案的森林警察還告訴記者,盜獵者們還將烏蘭察布市境內的一種頭部有白毛、身上有白點的獵隼稱為獵隼中的極品,若抓到這種極品獵隼一般出價都在萬元以上。這種被稱為極品的獵隼與神秘的海東青有沒有血緣關系就不得而知了。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