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罕 -中亞地區古國

浩罕

中亞地區古國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古國名。十五世紀後期,蒙古帖木兒帝國瓦解。遊牧部落烏茲別克人從北方進入中亞,于十八世紀初,在佛爾哈拉河流域建立的封建汗國。

  • 中文名稱
    浩罕
  • 別    名
    敖罕
  • 時    期
    十五世紀後期
  • 類    別
    古國名

簡介

古國名。十六世紀初,成吉思汗長子術赤的後人昔班尼從草原南下,佔領河中地區,在帖木兒帝國的廢墟上建立了烏茲別克汗國的昔班王朝。汗國其後逐漸分裂。十八世紀初,烏茲別克九十二個部族之一的明格部在費爾幹納建立了浩罕汗國,定都浩罕城。實行貴族專政的封建統治,發展農牧經濟,和中國新疆喀什噶爾等地通商。十九世紀中葉中亞各汗國互相戰爭,浩罕征服了中亞重要商業和軍事中心塔什幹。十九世紀三十年代國勢最為強盛。十九世紀中葉帝俄侵略中亞各地,1876年吞並浩罕。

史料記載

浩罕,古大宛國地,一名敖罕,又曰霍罕,蔥嶺以西回國也。東與東布魯特接,南與西布魯特接,西與布哈爾國接。有四城,俱當平陸。一曰安集延,東南至喀什噶爾五百裏。其人長於心計,好賈,遠遊新疆南北各城,處處有之,故西域盛稱安集延,遂為浩罕種人之名。從安集延西百有八十裏為瑪爾噶朗城,又西八十裏為那木幹城,又西八十裏為浩罕城。四城皆濱近納林河,惟那木幹在河北。南北山泉支流會合,襟帶諸城之間,土膏沃饒,人民殷庶。其人奉回教,習帕爾西語,亦布魯特種也。其頭目冠高頂皮帽,衣錦衣。民人戴白氈帽,黃褐。諸城皆有伯克,而浩罕城伯克額爾德尼為之長,眾聽命焉。

乾隆二十四年,將軍兆惠追捕霍集佔兄弟,遣侍衛達克塔納等撫布魯特諸部。至其境,額爾德尼迎之入城,日饋羊酒瓜果,詢中國疆域情勢,畏慕,奉表請內附。並上將軍書,稱為"至威至勇如達賚札木西特之將軍"。旋遣頭目托克托瑪哈穆等貢馬京師。二十五年,

遣侍衛索諾穆策凌齎敕往諭,額爾德尼率諸伯克郊迎成禮。是為浩罕屬中國之始。浩罕風俗與天山南路諸回部略同,而鷙勇過之,有"百回兵不如一安集延"之語。初,大軍追霍集佔急,霍集佔遣使欲投浩罕,不報。尋,霍集佔兄弟為巴達克山所殲,波羅尼都次子薩木薩克逃入浩罕,浩罕藉其和卓木之名,居為奇貨。和卓木譯言"聖裔"也,回教徒尊之,所至景從。

嘉慶二十五年,薩木薩克次子張格爾,由浩罕糾布魯特寇邊。道光六年,張格爾復求助浩罕入寇,約破西四城,子女玉帛共之,且割喀什噶爾酬其勞。浩罕酋自將萬人至,則張格爾已探喀城無援,背前約。浩酋怒,自督所部攻喀城,不下,率兵宵遁。張格爾使人追誘其眾,歸投者二三千人,張格爾置為親兵。及西四城破,浩罕兵盡得府庫官私之財,並搜括回戶殆遍。楊芳追張格爾至阿賴嶺,遇浩罕伏兵二千,軍幾殆,鏖戰一晝夜始出險。八年,張格爾既伏誅,其妻子留浩罕。欽差那彥成檄令縛獻,不從。詔命絕其互市困之。那彥成並奏驅留商內地之夷,且沒入其貲產。諸夷商憤怒,乃奉張格爾之兄玉素普為和卓木,糾結布魯特、安集延數千入寇,圍喀什噶爾、英吉沙爾,犯葉爾羌,璧昌、哈豐阿等拒而破之。賊悉掠喀、英二城,遁出邊。十一年,浩罕聞大軍且至,由伊犁、烏什、喀城三路出師,築邊牆拒守。又乞俄援,俄弗許。浩罕念無外援,遂遣頭目至喀城謁欽差長齡呈訴,並請通商。長齡遣還二使,留其一使,令縛獻賊目,釋回被虜兵民。浩罕報言,被虜兵民可釋還,惟縛獻夷目事,回經所無。且通商求免稅,並給還鈔沒貲產。

長齡疏言:"安邊之策,振威為上,羈縻次之。浩罕與布哈爾、達爾瓦斯、喀拉提錦諸部落犬牙相錯,所屬塔什幹、安集延等七處均無城池,其臨戰皆恃騎賊,然在馬上不能施槍炮。倘以鳥槍連環擊之,則騎賊必先奔。其卡外布魯特、哈薩克向受其欺凌、爭求內徙,而卡內回眾亦恨其虜掠無人理。果欲聲罪致討,但選精銳三四萬人整軍而出,並於伊犁、烏什邊境聲稱三路並進,先期檄諭布哈爾等部同時進攻,則不待直搗巢穴,而其附近諸仇部已乘釁並起,可一舉而平之矣。惟是大軍出塞,主客殊形。自喀浪圭卡倫至浩罕千六百餘裏,中有鐵列克嶺,為浩罕、布魯特界山。兩山夾河,僅容單騎,兩日方能出山。此路奇險,勞師遠涉,勝負未可盡知。今擬遣還前所留來使一人,令伯克霍爾敦寄信開導,為相機羈縻之計。蓋浩罕四城外有三小城:曰窩什,在東南;曰霍佔,在西南;曰科拉普,在西北。塔什幹別為一部,屬右哈薩克,亦附浩罕,稱浩罕八城,故雲所屬七處也。"奏入,詔一切皆如所請。浩罕大喜過望,遣使來抱經盟誓,通商納貢焉。

是時,浩罕酋謨哈馬阿裏勢頗張,既與中國和,北結俄羅斯,南通印度。其人有才略,而性淫暴。徵民女,納父妾。布哈爾酋遣使責之,謨哈馬阿裏怒,髡其使。布哈爾遂率眾攻浩罕,擒斬謨哈馬阿裏及其父妾,並俘獲姬妾四十車,凱旋。以伊布拉興留守,遣使至中國卡倫告捷。時道光二十二年也。會伊布拉興虐浩罕民,浩罕叛,立西爾阿裏。布哈爾遣兵二萬來伐。有謨蘇滿沽者,浩罕人,謂布酋曰:"此可說而下也!請先行。"布酋許之。至浩罕,乃力勸拒守。布哈爾兵至,攻四十日,不克,解圍去。於是謨蘇滿沽預國政。西爾阿裏死,次子古德亞嗣立。謨蘇滿沽妻以女,防之甚嚴,不使接賓客。會塔什幹人犯境,謨蘇滿沽挾以出征,兵交而古德亞逃入敵軍。後塔什幹平,謨蘇滿沽獲之,復載回國。六月,黨人沙特殺謨蘇滿沽及其黨萬餘人。古德亞走布哈爾,眾立古德亞之弟馬拉。又二年,黨人基布查怨望,謀逆,殺馬拉。立古德亞從弟沙漠拉。古德亞之在外也,為人傭工,以塔什幹之力得復國。後阿林沽作亂,又出奔,商於外,復以布哈爾之力復國。

時俄兵日南,古德亞不能御敵,請和。古德亞有子曰那西亞丁,頗得民心,種人謀立之,誅其貪吝者,於是國內亂,古德亞奔俄。那西亞丁立,率黨人叛俄,以俄非回教國也。

光緒二十九年,俄人滅其國,置費爾幹省。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