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字印刷術

活字印刷術

2015年2月27日,記者從正在北京的市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有關人員處得到訊息,我國的木活字印刷術已被國家確定為向聯合國申報首批"急需保護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項目,申報時以"中國木活字印刷術"為名。這是浙江省惟一入選的項目,系我市文化遺產代表作品上報的最高級別。

中國早在11世紀就發明了活字印刷術。作為中國古代"四大發明"之一,曾對世界文明進程和人類文化發展產生過重大影響。活字印刷術的發明是印刷史上一次偉大的技術革命。活字印刷術是一種古代印刷方法。是中國古代漢族勞動人民經過長期實踐和研究才發明的。這種印刷的方法是使用可以移動的金屬或膠泥字塊,用來取代傳統的抄寫,或是無法重復使用的印刷版。先製成單字的陽文反文字模,然後按照稿件把單字挑選出來,排列在字盤內,塗墨印刷,印完後再將字模拆出,留待下次排印時再次使用。活字印刷術的發明是印刷史上一次偉大的技術革命。

北宋慶歷間(1041-1048)中國的畢升(約970年-1051年)發明的泥活字標志活字印刷術的誕生。他是世界上第一個發明人,比德國人約翰內斯·古騰堡活字印刷術早約400年。

元代王禎成功創製木活字,又發明了轉輪排字。明代中期。銅活字在江蘇無錫、蘇州、南京等地得到較多的套用。

  • 中文名稱
    活字印刷術
  • 發明人
  • 時間
    1041年1048年
  • 年代
    北宋慶歷間

​基本簡介

活字印刷術

印刷術是中國古代的四大發明之一。中國古代漢族勞動人民經過長期實踐和研究才發明的。活字印刷的方法是先製成單字的陽文反文字模,然後按照稿件把單字排列在字盤內塗墨印刷。

活字印刷術

自從漢朝發明紙以後,書寫材料比起過去用的甲骨、簡牘金石縑帛要輕便、經濟多了,但是抄寫書籍還是非常費工的,遠遠不能適應社會的需要。至遲到東漢末年的熹平年間(公元172-178年),出現了摹印和拓印石碑的方法。大約在公元600年前後的隋朝,人們從刻印章中得到啓發,在人類歷史上最早發明了雕版印刷術。

發展歷史

雕版印刷

雕版印刷是在一定厚度的平滑的木板上,貼上上抄寫工整的書稿,薄而近乎透明的稿紙正面和木板相貼,字就成了反體,筆劃清晰可辨。雕刻工人用刻刀把版面沒有字跡的部分削去,就成了字型凸出的陽文,和字型凹入的碑石陰文截然不同。印刷的時候,在凸起的字型上塗上墨汁,然後把紙覆在它的上面,輕輕拂拭紙背,字跡就留在紙上了。

到了宋朝雕版印刷事業發展到全盛時期。雕版印刷文化的傳播起了重大作用,但是也存在明顯缺點∶第一,刻版費時費工費料,第二,大批書版存放不便,第三,有錯字不容易更正。

活字印刷

北宋平民發明家畢升總結了歷代雕版印刷的豐富的實踐經驗,經過反復試驗,在宋仁宗慶歷年間(公元1041-1048)製成了膠泥活字,實行排版印刷,完成了印刷史上一項重大的革命。

畢升的方法是這樣的:用膠泥做成一個個規格一致的毛坯,在一端刻上反體單字,字劃突起的高度象銅錢邊緣的厚度一樣,用火燒硬,成為單個的膠泥活字。為了適應排版的需要,一般常用字都備有幾個甚至幾十個,以備同一版內重復的時候使用。遇到不常用的冷僻字,如果事前沒有準備,可以隨製隨用。

為便于揀字,把膠泥活字按韻分類放在木格子裏,貼上紙條標明。排字的時候,用一塊帶框的鐵板作底托,上面敷一層用松脂、蠟和紙灰混合製成的葯劑,然後把需要的膠泥活字揀出來一個個排進框內。排滿一框就成為一版,再用火烘烤,等葯劑稍微融化,用一塊平板把字面壓平,葯劑冷卻凝固後,就成為版型。印刷的時候,隻要在版型上刷上墨,覆上紙,加一定的壓力就行了。為了可以連續印刷,就用兩塊鐵板,一版加刷,另一版排字,兩版交替使用。印完以後,用火把葯劑烤化,用手輕輕一抖,活字就可以從鐵板上脫落下來,再按韻放回原來木格裏,以備下次再用。

畢升還試驗過木活字印刷,由于木料紋理疏密不勻,刻製困難,木活字沾水後變形,以及和葯劑粘在一起不容易分開等原因,所以畢升沒有採用。畢升的膠泥活字版印書方法,如果隻印二三本,不算省事,如果印成百上千份,工作效率就極其可觀了,不僅能夠節約大量的人力物力,而且可以大大提高印刷的速度和質量,比雕版印刷要優越得多。

活字製版正好避免了雕版的不足,隻要事先準備好足夠的單個活字,就可隨時拼版,大大地加快了製版時間。活字版印完後,可以拆版,活字可重復使用,且活字比雕版佔有的空間小,容易存儲和保管。這樣活字的優越性就表現出來了。

活字印刷的這種思想,很早就有了,秦始皇統一全國度量衡器,陶量器上用木戳印四十字的詔書,考古學家認為,“這是中國活字排印的開始,不過他雖已發明,未能廣泛套用”。古代的印章對活字印刷也有一定啓示作用。

凸版鉛印

現代的凸版鉛印,雖然在設備和技術條件上是宋朝畢升的活字印刷術所無法比擬的,但是基本原理和方法是完全相同的。活字印刷術的發明,為人類文化做出了重大貢獻。這中間,中國的平民發明家畢升的功績不可磨滅的。可是關于畢升的生平事跡,我們卻一無所知,幸虧畢升創造活字印刷術的事跡,比較完整地記錄在北宋著名科學家沈括的名著《夢溪筆談》裏。但是除開西夏文字的幾本推測為活字印刷的佛經外,中原地區無發現活字印刷的中文印刷品!

活字種類

畢升發明泥活字,是活字的開端。以後又發展了錫活字、木活字、銅活字、鉛活字等。其中木活字對後世影響較大,僅次于雕版。朝鮮古代曾有過鐵活字。現代鉛合金活字是德國人J.谷登堡于15世紀50年代所創製。

漢字活字字型主要有宋體、正楷、仿宋、黑體4種。並有長扁變形體,另有隸書、魏碑、美術體等不同風格的字型多種。宋體又稱老宋體,橫細直粗,整齊清晰,容易辨認,閱讀效果好,為中國書刊報紙正文的基本用字,字面有粗體、細體等三四種,日本人稱為“明朝體”。正楷字型端庄方正,筆法和手寫相仿,有幾種不同風格的活字,適用面廣,國小課本和兒童讀物更多使用。仿宋體是仿照宋刻本的正楷字設計的活字,橫直筆畫粗細相近,橫畫略向右上傾斜,秀麗清健悅目,書刊的正文、標題、圖版說明文,商品包裝廣告等均適用。字型有方形、長形2種。黑體,視覺上橫直筆畫粗細相同,方正粗黑,又名方體字、等線體字,字型也有粗體細體的不同,一般作標題和重點文句用。

中國少數民族文字的活字有朝鮮文、蒙古文藏文維吾爾文哈薩克文、傣文等,都各有不同的字型。外文活字,有拉丁文、希臘文俄文、日文、阿拉伯文、印地文、緬文、泰文等多種,都設計有多種字型。拉丁文活字字型種類最多,按不同風格,可分為哥特體、羅馬體、無裝飾線黑體 (又稱等線體)、方裝飾線黑體(又稱埃及體)、斜體(又稱義大利體)、手寫體、美術體7大類,每一類中都有不同風格的字型,少則十多種,多則幾十種,各國有自己的使用習慣。

非物遺產

中國的木版活字印刷術在2010年11月,已被列入教科文組織《急需保護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的候選名單。《急需保護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收錄的是那些在社區或群體的努力保護下,生存能力仍然受到威脅的文化遺產。為將文化遺產列入名錄,相關國家需要承諾執行專門的保護計畫,並有可能從教科文組織管理的一個基金獲得財政方面的資助。

活字現狀

中國的木版活字印刷術在2010年11月,已被列入教科文組織《急需保護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的候選名單。《急需保護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收錄的是那些在社區或群體的努力保護下,生存能力仍然受到威脅的文化遺產。為將文化遺產列入名錄,相關國家需要承諾執行專門的保護計畫,並有可能從教科文組織管理的一個基金獲得財政方面的資助。    

史料記載

畢升活字發明早韓國近400年

活字印刷術是中國人引以為豪的四大發明之一,發明者畢升,時間在北宋慶歷年間(1041-1048),比韓國的《直指》早近400年。

同時代的科學家沈括在其著作《夢溪筆談》中對此有詳細記載,不僅記載了造活字的方法是“用膠泥刻字,薄如錢唇,每字為一印,火燒令堅”,還記載了許多細節,當時活字印刷已有明確的分工,“常作二鐵板,一板印刷,一板已自布字”;當 時字型檔的檢字法為按讀音分類查找,“每韻為一貼,木格貯之”;字型檔中每個字都有數個,常用字更多,以備重復;如果是罕見字,則臨時製作。

活字印刷術

1965年,浙江溫州出土一件印本殘頁《佛說觀無量壽佛經》,經有關專家考證認定為是畢升之後大約50年(1103)北宋時期的泥活字印本,應是迄今發現存世最早的活字印刷品。

畢升發明活字印刷術非常確鑿,傳統的韓國學者也承認“金屬活字”不過是材料不同,韓國學者徐有榘(1764-1845)在《怡雲志》卷七的《活版緣起》中說:“沈括《夢溪筆談》記膠泥刻字法,斯乃活版之權與(起源)也……或用銅造——我東(朝鮮自稱)尤尚之。”

板印書籍,唐人尚未盛(shèng)為之。五代時始印五經,已後典籍皆為板本。 慶歷中有布衣畢升,又為活板。其法:用膠泥刻字,薄如錢唇,每字為一印,火燒令堅。先設一鐵板,其上以松脂、蠟和(huò)紙灰之類冒之。欲印,則以一鐵範置鐵板上,乃密布字印,滿鐵範為一板,持就火煬之;葯稍熔,則以一平板按其面,則字平如砥。若止印三二本,未為簡易;若印數十百千本,則極為神速。常作二鐵板,一板印刷,一板已自布字,此印者才畢,則第二板已具,更互用之,瞬息可就。每一字皆有數印,如“之”、“也”等字,每字有二十餘印,以備一板內有重復者。不用,則以紙帖之,每韻為一帖,木格貯之。有奇字素無備者,旋刻之,以草火燒,瞬息可成。不以木為之者,文理有疏密,沾水則高下不平,兼與葯相粘,不可取;不若燔土,用訖再火令葯熔,以手拂之,其印自落,殊不沾污。————《活版》選自《夢溪筆記》

西夏文泥活字應刷術實物驗證

孫壽齡先生:中國社會科學院西夏文化研究中心學術委員,武威市著名西夏學者、西夏文泥活字專家

泥活字印刷源于中國,早在宋代,中國印刷術的發明者畢升就發明了泥活字印刷術,因一直沒有泥活字的實物來證明此項技術是中國發明的,孫壽齡通過對武威出土的西夏文《維摩詰所說經》多年的研究後證明了《維摩詰所說經》是泥活字印刷版本,這一學術實踐的研究成功,證明了泥活字印刷術源于中國.對于活字印刷的爭論十分激烈,並由此開過世界的學術會議。而孫壽齡堅信自己的研究和判斷,他從武威出土的這件文物認定,中國才是泥活字印刷的鼻祖。為了拿出更有說服力的證據,他根據北宋大科學家沈括所著《夢溪筆談》中關于畢發明泥活字印刷術的記載,選泥、製料、刻字、燒製,排版印刷,他用自家做飯的土爐子燒製泥活字,一千多個日日夜夜,在煙熏火燎中經受了一次次失敗的考驗。最後,從爐灰中用皸裂的雙手扒出了3000多個既難寫又難認的西夏文陶字,又用畢之法摸索印書,終于用自己親手刻出的字印出了《維摩詰所說經》(下卷)。這一成功,以確鑿的事實向世界宣告:中國是活字印刷的發明國。

歸屬爭議

活字印刷術、渾天儀、豆漿,這些都是中國人熟知的發明,不過,有很多韓國人聲稱它們的發明權歸韓國。這不,因為韓國的一本古籍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定為世界上最古老的金屬活字印本,于是韓國人便聲稱自己是活字印刷術發明的祖先。

韓國學者敢于宣稱“起源國”在于有“活字實物”、“印刷物文物”兩手證據。一手證據是《白雲和尚抄錄佛祖直指心體要節》(下稱《直指》)。韓國駐華使館官方網站稱:2001年6月,《直指》終于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定為世界最古老的金屬活字印刷品;2005年9月韓國政府資助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清州為《直指》舉行了大型紀念活動。

另外一手是他們根據《夢溪筆談》的記載對畢升的泥活字進行了還原,發現了“問題”,例如“易碎”、“不牢固”等等。韓國學者提出,畢升僅僅還停留在理論階段,隻是一個構想,並沒有付諸實施。

話說《直指》作為韓國金屬活字的“孤證”,受到了超越國寶的尊崇,宣傳攻勢十分了得,前總統金大中親自參加了古印刷博物館的活動,清州市和慶州市有“直指路”、“直指橋”等等——可見,韓國人已經把活字印刷當作發展旅遊業的金字招牌。為了打造這個金字招牌,韓國前後動用了數以億計的金錢——僅僅是2000年的清州國際印刷出版展覽會和清州古印刷博物館開館十周年慶典,韓國政府便投入150億韓元舉辦。

韓印刷術“改良”並不實用   

大部分網友第一反應都是“憤怒”。網友“騎著扁擔拿著牛”說:“就好像亨利·福特埋頭生產了100多年汽車,最後讓我們對門的二大爺給申請了一個汽車專利,那于情于理于法都是說不通的。”網友“技術犯規”說:“那日本人是不是可以說汽車是他們發明的?” 網友“李大水”則認同韓國“發明金屬活字”的說法,認為“金屬活字印刷確實是朝鮮人在畢升的泥字印刷的基礎上改進的”。對此,網友“丁尼費閣”指出歐洲、韓國的印墨與中國一樣,“是煙炱和膠混于水中製成”。網友“executioner13”則提出改進並非發明。他說錫活字在宋末王禎《造活字印書法》一書中已有介紹。這位網友指出,“‘發明’一詞不宜濫用,濫用則有悖歷史的真實,反倒讓人莫名其妙。”

北京大學現代出版研究所所長肖東發教授更是指出,由于採取了“列印”方式,韓國的金屬活字最初每天僅能印10頁,經過多年改造後達到韓國金屬活字印刷頂峰的“甲寅字”一天也隻能印40頁,速度上遠落後于採用“刷印”的中國的泥字、木字及金屬字印刷術。

應對“復活”活字應加強考古宣傳   

面對韓國的兩手證據,中國提出了“活字實物”、“印刷物文物”和“印刷發展史”三方面的證據。

依照《夢溪筆談》中的記述,後人完全可以再造畢升當年發明的活字,清朝就有蘇州李瑤、安徽涇縣翟金生用畢升遺法製泥活字證明可行。

活字印刷術

而在當代,北京印刷學院課題組在2002年完成了這一工作,對韓國學者“易碎”、“常使活字掉下來”等質疑作了明確的否定。

該課題組按照《夢溪筆談》“薄如錢唇”的描述製作了1.2釐米高和0.6釐米高兩種規格的活字,經專業測試和印刷試驗,不存在“易碎”問題。該課題組介紹,韓國學者製作的活字易碎可能是因為太薄或者燒製工藝不成熟。

至于韓國學者質疑“常使活字掉下來”,課題組根據當時配方松香、蜂蠟和紙灰,隻要粘葯用量配比合理,固版和拆版的效果都很好,黏著力也不差。課題組認為,韓國學者提出的問題實際上是由于使用了不良配葯,或者是固版所用的粘葯與畢升原法不同。

除了今人對活字的“復活”,出土文物對中國四大發明也提供了有力的證據。近年不斷發現比韓國《直指》要早得多的印刷本,寧夏賀蘭山山嘴溝石窟裏發現的西夏(1038-1227)文獻甚至詳細記錄了參與印刷各個工序的人員名單。

從印刷發展史的角度看,必然先有雕版印刷,後有活字印刷。雕版印刷起源于中國,最晚在唐代已經發明。

事件概述

活字印刷術、渾天儀、豆漿,這些都是中國人熟知的發明,不過,有很多韓國人聲稱它們的發明權歸韓國。這不,因為韓國的一本古籍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定為世界上最古老的金屬活字印本,于是韓國人便聲稱自己是活字印刷術發明的祖先。

雙方反應

韓國學者

韓國學者敢于宣稱“起源國”在于有“活字實物”、“印刷物文物”兩手證據。一手證據是《白雲和尚抄錄佛祖直指心體要節》(下稱《直指》)。韓國駐華使館官方網站稱:2001年6月,《直指》終于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定為世界最古老的金屬活字印刷品;2005年9月韓國政府資助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清州為《直指》舉行了大型紀念活動。

另外一手是他們根據《夢溪筆談》的記載對畢升的泥活字進行了還原,發現了“問題”,例如“易碎”、“不牢固”等等。韓國學者提出,畢升僅僅還停留在理論階段,隻是一個構想,並沒有付諸實施。

話說《直指》作為韓國金屬活字的“孤證”,受到了超越國寶的尊崇,宣傳攻勢十分了得,前總統金大中親自參加了古印刷博物館的活動,清州市和慶州市有“直指路”、“直指橋”等等——可見,韓國人已經把活字印刷當作發展旅遊業的金字招牌。為了打造這個金字招牌,韓國前後動用了數以億計的金錢——僅僅是2000年的清州國際印刷出版展覽會和清州古印刷博物館開館十周年慶典,韓國政府便投入150億韓元舉辦。

中國專家

在捍衛中國活字印刷發明權方面,中國專家學者紛紛著述,推出數以百計的文章,更撰寫出一系列學術專著,例如張秀民、韓琦的《中國活字印刷史》,潘吉星的《中國金屬活字印刷技術史》,史金波雅森.吾守爾的《中國活字印刷術的發明和早期傳播》,鄒毅的《證驗千年活版印刷術》,等等,闡述了活版印刷史上的諸多疑難問題,對“韓國為活字印刷術的祖先”這一論調進行了有力回擊。

北京大學現代出版研究所所長肖東發教授更是指出,由于採取了“列印”方式,韓國的金屬活字最初每天僅能印10頁,經過多年改造後達到韓國金屬活字印刷頂峰的“甲寅字”一天也隻能印40頁,速度上遠落後于採用“刷印”的中國的泥字、木字及金屬字印刷術。

面對韓國的兩手證據,中國提出了“活字實物”、“印刷物文物”和“印刷發展史”三方面的證據。

依照《夢溪筆談》中的記述,後人完全可以再造畢升當年發明的活字,清朝就有蘇州李瑤、安徽涇縣翟金生用畢升遺法製泥活字證明可行。

而在當代,北京印刷學院課題組在2002年完成了這一工作,對韓國學者“易碎”、“常使活字掉下來”等質疑作了明確的否定。

該課題組按照《夢溪筆談》“薄如錢唇”的描述製作了1.2釐米高和0.6釐米高兩種規格的活字,經專業測試和印刷試驗,不存在“易碎”問題。該課題組介紹,韓國學者製作的活字易碎可能是因為太薄或者燒製工藝不成熟。

至于韓國學者質疑“常使活字掉下來”,課題組根據當時配方松香、蜂蠟和紙灰,隻要粘葯用量配比合理,固版和拆版的效果都很好,黏著力也不差。課題組認為,韓國學者提出的問題實際上是由于使用了不良配葯,或者是固版所用的粘葯與畢升原法不同。

除了今人對活字的“復活”,出土文物對中國四大發明也提供了有力的證據。21世紀初不斷發現比韓國《直指》要早得多的印刷本,寧夏賀蘭山山嘴溝石窟裏發現的西夏(1038-1227)文獻甚至詳細記錄了參與印刷各個工序的人員名單。

從印刷發展史的角度看,必然先有雕版印刷,後有活字印刷。雕版印刷起源于中國,最晚在唐代已經發明。

孫壽齡中國社會科學院西夏文化研究中心學術委員,武威市著名西夏學者、西夏文泥活字專家)通過對武威出土的西夏文《維摩詰所說經》多年的研究後證明了《維摩詰所說經》是泥活字印刷版本,這一學術實踐的研究成功,證明了泥活字印刷術源于中國.對于活字印刷的爭論十分激烈,並由此開過世界的學術會議。而孫壽齡堅信自己的研究和判斷,他從武威出土的這件文物認定,中國才是泥活字印刷的鼻祖。為了拿出更有說服力的證據,他根據北宋大科學家沈括所著《夢溪筆談》中關于畢發明泥活字印刷術的記載,選泥、製料、刻字、燒製,排版印刷,他用自家做飯的土爐子燒製泥活字,一千多個日日夜夜,在煙熏火燎中經受了一次次失敗的考驗。最後,從爐灰中用皸裂的雙手扒出了3000多個既難寫又難認的西夏文陶字,又用畢之法摸索印書,終于用自己親手刻出的字印出了《維摩詰所說經》(下卷)。這一成功,以確鑿的事實向世界宣告:中國是活字印刷的發明國。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