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承疇

洪承疇

洪承疇(1593年10月16日-1665年4月3日),字彥演,號亨九,福建泉州南安英都(今英都鎮良山村霞美)人 。 1616年(萬歷四十四年)進士,累官至陝西布政使參政,崇禎時官至兵部尚書、薊遼總督,松錦之戰戰敗後被清朝俘虜,後投降成為清朝漢人大學士。1644年(順治元年)四月,隨清軍入關。抵京後以太子太保、兵部尚書兼右副都御史銜,列內院佐理機務。洪承疇宣導儒家學術,針對順治皇帝不崇信孔孟,提出意見,為滿漢的合流打下基礎。洪承疇也建議清廷採納許多明朝的典章製度,獻計甚多,大多被清廷信納,加以推行,完善清王朝的國家機器。為了鞏固清朝的統治,承疇建議滿洲統治集團也須"習漢文,曉漢語",了解漢人禮俗,淡化滿漢之間的差異。1653年(順治十年)受命經略湖廣、廣東、廣西、雲南、貴州等處,總督軍務兼理糧餉。1659年(順治十六年)督清軍攻佔雲南後回北京。1661年(順治十八年)自請致仕。1665年(康熙四年)逝世,謚文襄

  • 出生地
    福建泉州南安英都
  • 主要作品
    《古今平定略》
  • 清朝官職
    太傅、太保、少師、太子太師
  • 字    號
    字彥演,號亨九
  • 所處時代
    明末清初
  • 學    派
    儒家
  • 謚    號
    文襄
  • 本    名
    洪承疇
  • 民族族群
    漢族
  • 主要成就
    圍剿明末農民起義軍、建議清朝採取明朝典章製度、迅速穩定南方
  • 去世時間
    1665年4月3日
  • 出生時間
    1593年10月16日
  • 明朝官職

百科名片

     (1593~1665年),字彥演,號亨九。明朝重臣,松山之敗後降清。出生于萬歷十一年(1593年)九月二十二日,福建泉州府南安縣二十七都英山霞美鄉(今英都鎮良山村霞美)人。康熙四年(1665年)去世,享年73歲。贈少師,謚文襄,賜葬京師,立御碑。他的墓地在北京海淀區車道溝。 乾隆因洪承疇為叛明降清的人,列于貳臣甲等列入《清史·貳臣傳》。 洪承疇于崇禎年間,曾輯有《古今平定略》12冊。後人又輯有《洪承疇章奏文冊匯輯》及《經略紀要》24卷。

洪承疇洪承疇
中文名:洪承疇別名: 彥演、亨九  

籍貫:

泉州府南安縣  民族:漢族  
出生日期:1593年9月22日  職業: 太傅、太子太師、武英殿大學士  
謚號:文襄追贈:   少師

畢業院校:

泉州城北學館  逝世日期:1665年  
重要事件:松山之戰  代表作品:《古今平定略》

家世

洪承疇,出身望族,是武榮翁山洪氏第十二代孫,屬東軒五房,書香門第。到了他的曾祖父輩,已是洪承疇家道中落,並不富裕。

曾祖父洪以詵,庠生(秀才)。

祖父洪有秩,貢生。文章有名氣,早年卒于赴考途中。夫人戴氏在有秩死後生下遺腹子洪啓熙(字爾朝,號幼跡公),就是洪承疇的父親。戴氏孝事姑婆,撫孤成長,被朝廷表節孝烈女,累贈一品夫人。

父親洪啓熙也中秀才,性格庄重沉穩,以至孝名聞鄉裏。娶妻傅氏,是名門閨秀,教子極嚴。生子三,長承疇,次承畹,三洪承畯。承畹早逝。承畯是名聞泉郡的書法家

出仕

洪承疇童年入溪益館讀書。因家境貧寒,11歲輟學,在家幫母做豆幹,每日清晨還要到英圩埔走街串巷叫賣豆幹。當時西軒長房的才子洪啓胤在水溝館辦村學,洪承疇叫賣豆幹之餘,常在學館外聽課,偶爾也幫學生做對子。洪啓胤發現洪承疇極有天份且抱負不凡,免費收洪承疇為徒,重返校門。 洪承疇學慣用功,博覽群書。啓胤老師的《史記》、《資治通鑒》、《三國志》、《孫子兵法》等書都被他借來認真研讀,從小就表現了治國平天下的願望,甚得洪啓胤賞識。洪啓胤曾在洪承疇的一篇文中批下“家駒千裏,國石萬鈞”的評語。

洪承疇洪承疇

洪承疇在水溝館讀了五年書後,又到泉州城北學館讀書。

明·萬歷四十三年(1615年),23歲的洪承疇赴省參加鄉試,為乙卯科中式第十九名舉人。次年,赴京會試,連捷登科,為丙辰科殿試二甲第十四名,賜進士出身。

總督三邊

洪承疇初授刑部江西清吏司主事,歷員外郎、郎中等職,在刑部任事6年。明·天啓二年(1622年) 擢升浙江提學僉事,以才高識士,所選人才皆俊奇,為朝廷所器重,2年後升遷兩浙承宣布政左參議。

洪承疇雕像洪承疇雕像

明·天啓七年(1627年),升陝西督道參議。

明末政治腐敗,農村破產,壓迫剝削日益加重,陝西又逢旱災,人民無法生活。崇禎元年(1628年)七月,王嘉胤、楊六、不沾泥等在陝西府谷等地首舉義旗,全陝回響。從崇禎元年(1628年)至崇禎三年間,高迎祥、張獻忠、李自成等先後起義,陝境共有義軍100餘部。一部分官軍邊兵,因缺餉嘩變,亦加入義軍,並成為骨幹。

明廷令三邊總督楊鶴“剿撫兼施、以撫為主”。

崇禎二年(1629年),農民軍王左桂、苗美率兵進攻韓城。陝西總督楊鶴手中無將,情急之下,令當時還是參政的洪承疇領兵出戰。洪承疇斬殺敵兵三百人,解了韓城之圍,頓時名聲大噪。

崇禎三年(1630年)六月,洪承疇被任為延綏巡撫。作為楊鶴手下幹將,本該支持上司的“招撫政策”,可是洪承疇沒有,他反而大力剿匪。而且不僅剿匪,且並“殺降”!當時被其殺掉的投降“賊軍”多達數萬,這也是洪承疇出現在每本歷史書上都是“反動人物”的原因。其實如果讀過明末“賊軍”史就不難發現,李自成、張獻忠曾多次詐降,養精蓄銳一段時間後再反。明朝多次對“賊軍”剿而不死,就是因為這種詐降。由此可見,洪承疇在這方面是頗有先見之明的。

明廷無力養活大批飢民,已就撫者,紛紛再起。崇禎四年(1631年),三邊總督楊鶴為此被罷官入獄,洪承疇繼任陝西三邊總督。洪承疇改楊鶴的“邊剿邊撫(誘降)”為“全力清剿”、“以剿堅撫,先剿後撫”方針,集中兵力進攻陝西農民軍。崇禎五年(1632年)春天,一股農民軍由于頂不住官軍的壓力,向慶陽突圍。洪承疇親赴慶陽,指揮會戰。雙方在西澳激戰數十次,農民軍損失慘重,首領杜三、楊老柴被斬殺。此戰一掃多年官軍之頹氣,被朝廷稱為“西澳大捷”。

各部義軍先後東進,崇禎四年(1631年)至六年(1633年),活動中心移至山西。作戰亦由極度分散,各自為戰發展為相對集中,互相呼應。高迎祥、張獻忠、李自成、羅汝才等部20餘萬人,號稱36營,一度破大寧、隰州、澤州、壽陽等城。

崇禎六年(1633年)冬,高迎祥、張獻忠、羅汝才、李自成等24營10餘萬人突破官軍包圍,經澠池縣突破黃河防線,轉進至明軍力量薄弱的豫西楚北,以鄖陽為中心,分部來往穿插于豫楚川陝之間,利用官軍分兵守境,互不協同的弱點,進行遊擊性質的流動作戰。明軍不得不分兵把守要隘,窮于追剿,陷入戰線過長,兵力分散的困境。洪承疇為改變被動局面,以重兵包圍起義中心地區,實施重點進攻,高迎祥義軍接連敗于確山、朱仙鎮(今河南開封市西南)等地,被迫轉入西部山區。

明廷為改變“事權不一、相互觀望”被動局面,改用“集中兵力,全面圍剿”方針。崇禎七年(1634),以陳奇瑜為五省總督,統一指揮陝晉豫川及湖廣官軍,由四面分進合擊,企圖一舉盡殲各部義軍。義軍相繼轉進漢中,圍剿落空。

明·崇禎七年(1634年)十二月,明思宗朱由檢撤掉陳奇瑜,洪承疇仍任陝西三邊總督,但以功加太子太保、兵部尚書銜,總督河南、山西、陝西、湖廣、四川五省軍務,成為明廷鎮壓農民起義的主要軍事統帥。當其調動官軍入陝,重新組織圍攻時,當時農民軍聚集在陝西的有20餘萬人,其中以闖王高迎祥,及其部屬李自成的力量最為強大。洪承疇命總兵賀人龍、左光先出兵夾擊,義軍突圍東走,轉進靈寶、汜水(均在河南)。

崇禎八年(1635年)一月,洪承疇率主力出潼關,在河南信陽大會諸將,準備對起義軍實行大規模的軍事圍剿。

義軍于崇禎八年初,分三路分進:一部西返陝西,一部北進山西,一部東入鳳陽,焚毀皇陵。洪承疇軍三月間至河南時,義軍已大部又集中于陝西。洪承疇匆匆回軍關內。李自成在寧州、真寧兩殲官軍,破鹹陽,逼西安。高迎祥、張獻忠等乘官軍被牽製于陝之機,三度進入河南。

明廷認識到在義軍流動作戰情況下,全面圍剿,勢難成功,又改用分區負責,重點進攻的方針。崇禎八年(1635) 八月,以盧象升為五省總督,專治中原;洪承疇專治西北,各自負責,相互協同。當年冬及九年春,高迎祥、張獻忠在河南連續失敗,兵力損失過半,殘部再返陝西。此時,李自成在興平等地亦多次失利。

明廷為加強陝西攻勢,令孫傳庭全力進攻漢中的高、張各部,令洪承疇專力進攻陝北的李自成等部。崇禎九年(1636年)七月,洪承疇率軍在臨潼大敗農民軍,起義軍被圍困在叢山之中長達3個月。高迎祥率部從陝西漢中突圍,遭陝西巡撫孫傳庭埋伏,在整厔(今陝西周至)被洪承疇俘虜,並將其解京磔死。高迎祥餘部走歸李自成,起義軍推戴李自成為闖王。

此時,清軍入邊,破昌平等16城,朱由檢急調盧象升率軍馳援,中原壓力減輕。張獻忠乘機復起,聯合羅汝才等部20餘萬人,沿江東進,分散活動于蘄州、霍山一帶。

崇禎十年(1637年),朱由檢再命熊文燦為五省總督,增派禁軍1200人,組織新的圍剿。李自成進軍四川,一度破城l0餘座,並攻克甘肅的寧州、羌州,入七盤關,但在十一年(1638年)返陝時,在洮河一帶遭洪承疇及孫傳庭軍襲擊,敗走岷州。與此同時,張獻忠在南陽亦為左良玉軍擊敗,負傷退谷城。熊文燦遂改圍剿為招撫。劉國能、張天琳、張獻忠、羅汝才先後降明或就撫。李自成率殘部活動于川陝邊境山區。

崇禎十二年(1639年)十月,陝西最後一股“賊軍”——李自成部在流竄途中,被洪承疇令總兵馬科、左光先領兵截擊。李自成回師轉東,洪承疇又令曹變蛟潼關設伏邀擊,李自成大敗,僅餘18騎走入陝南商洛山中,農民起義陷入低潮。

洪承疇治軍有方,鎮壓農民起義連連勝利,俘殺高迎祥,又多次打敗李自成,統治階級內部頌聲大起,稱洪承疇的軍隊為“洪軍”。在取得一定戰果之後,洪承疇向崇禎皇帝上書請求留餉銀20萬兩,一部分作軍費,一部分賑濟貧民。

松山之戰

1638年9月,清軍兩路南下,陷真定、廣平、順德、大名(均在河北)等地,高陽失守,大學士孫承宗殉職,盧象升在巨鹿陣亡,京師戒嚴。兩面受敵的明朝,不得不從西線把主帥洪承疇調來,與孫傳庭率軍入衛。

洪承疇洪承疇

清太宗皇太極即位以後,清政權機構日臻完善,國力軍力都有很大成長。但是它的地盤,仍限山海關以東。而且在這個有限的地盤中,還有幾個明軍困守的據點,比如錦州、寧遠、松山、杏山、山海關等等,這些據點是清軍進一步發展的障礙。為了統一東北並把勢力擴展到內地,必須拔除這些據點。為此,皇太極下決心要攻克山海關和錦州,打通去往關內的交通要道,為滅亡明朝、奪取北京創造條件。1638年秋,皇太極領兵攻佔義州,以此為基地,展開對錦州的圍攻戰。

崇禎帝也極力加強對山海關和錦州的防守。1639年初,洪承疇調任薊遼總督,領陝西兵東來,與山海關馬科、寧遠吳三桂兩鎮合兵。錦州有松山、杏山、塔山三城,相為犄角。

1640年冬,清軍攻錦州及寧遠,洪承疇派兵出援,敗于塔山、杏山。1641年春,為挽救遼東危局,明廷遣洪承疇率宣府總兵楊國柱、大同總兵王樸、密雲總兵唐通、薊州總兵白廣恩、玉田總兵曹變蛟、山海關總兵馬科、前屯衛總兵王廷臣、寧遠總兵吳三桂等所謂八總兵兵馬,領精銳十三萬、馬四萬來援,集結寧遠,與清兵會戰。

1641年3月,皇太極發大兵圍攻錦州,採取長期圍困方針,勢在必克。清兵逼城列營圍困,明錦州守將祖大壽告急。對明朝來說,這些據點所形成的一條防線,是拱衛大門的生命線,要不惜一切代價守住。

洪承疇有一定實戰經驗,他所率領的明軍,是分別由八個邊鎮臨時調集起來的。兵雖是精兵,但明末的將帥是驕橫出了名的,臨陣能否服從洪承疇的統一號令,這是洪承疇難以充分發揮指揮才能的最大障礙。因此,洪承疇主張徐徐逼近錦州,步步立營,且戰且守,勿輕浪戰。洪承疇控製了松山至錦州的製高點,以凌歷攻勢重挫清軍,錦州局勢開始好轉。

洪承疇本不想出戰,但兵部尚書陳新甲促戰,在崇禎皇帝也希望持重的情況下,採取了速戰速決的方針。

七月,洪承疇領兵援錦州,與遼東巡撫邱民仰駐軍松山北。洪承疇將騎兵布置在松山東、南、西三面駐扎,將步兵布置在離錦州隻有六七裏地的乳山崗,準備與清軍決戰。

八月,皇太極得知明援兵已到,便親率大軍從盛京趕來赴援,駐扎在松山、杏山之間,部署在明軍的南面,濟爾哈朗軍攻錦州外城,截斷松、杏間明軍的聯系,切斷明軍糧道,斷絕洪承疇歸路,在明軍的背後形成一種大包圍態勢。明錦州守將祖大壽不敢出戰。隨後,皇太極又派兵奪了塔山之糧。明軍的戰略意圖是在松錦之間與清軍決戰,卻被清軍切斷後方糧道供應,存糧隻剩三日,造成了心理上的恐慌,“欲戰,則力不支;欲守,則糧已竭,遂合謀退遁。”洪承疇主張決一死戰,而各部總兵官主張南撤,最後集議背山突圍。

兩軍交戰後,洪承疇背松山列陣,派兵沖擊清營,一沖不破,便決定撤退。因軍中乏糧,諸將各懷去志,遂不待軍令,大同總兵王樸乘天黑率部遁走,馬科、吳三桂兩鎮兵也爭相率軍逃奔杏山。清軍趁勢掩殺,前堵後追。當他們逃到杏山時,又決定撤奔寧遠,結果再次遭到伏擊,部卒傷亡慘重。洪承疇由于事先沒有決戰的決心,明兵兩鎮六總兵敗潰,十數萬人土崩瓦解,先後被斬殺者五萬三千多人,自相踐踏死者及赴海死者更是無計其數。剩下自己帶領的殘兵萬餘人,被清軍團團圍困在松山,餉援皆絕。

九月,皇太極回盛京,留多鐸攻城。洪承疇突圍失敗。

十月,清軍豪格部駐松山。洪承疇戰敗,明兵不能回城,多半降清。

1642年1月,洪承疇聽說朝廷援軍趕到,又派6000人馬出城夜襲,被清軍戰敗。敗兵欲退入城內,但洪承疇見後有追兵,竟下令關閉城門,因而敗兵大部被殲,其餘的逃往杏山,後遭伏擊全被殲滅。洪承疇不敢再戰,而朝廷援軍也因害怕清軍不敢前來。就這樣,松山一直被圍困了半年之久,城中糧食殆盡,松山副將夏承德叩請清軍,願拿兒子夏舒做人質約降。

三月,清軍應邀夜攻,松山城破,洪承疇、巡撫邱民仰被俘,總兵曹變蛟等將領被殺。

洪承疇被俘後,久被圍困的錦州明軍已筋疲力盡,糧盡援絕,又見松山、杏山的明軍已敗,待援無望。四月,錦州守將祖大壽,便走出內城,率眾出降(這是他的第二次降清了)。塔山、杏山也相繼落入清軍之手,明軍的錦寧防線,實際上已不復存在。

松山失陷對明朝影響極大,從此明朝在關外已不能再戰,完全無力應付遼東局面,除寧遠(今興城)一地外,全部落入清軍手中。皇太極曾自負地說:“取北京如伐大樹,先從兩邊砍,則大樹自僕。明朝精兵已盡,我再四周縱掠,北京一定可得。”這年10月,他派貝勒阿爾泰率清軍入關,大擾河北、山東,攻破3府、18州、67縣,俘人口36萬,牲畜50萬頭。(再努把力就可以與李自成會師了)清軍中經北京時,明軍毫不阻擋,放其回盛京。關內方面,李自成農民軍迅速發展,明軍也失去了主動地位。在清軍與農民軍兩大勢力東西交攻之下,明朝已處于覆滅的前夕。

無奈降清

洪承疇是大明祟禎皇帝的肱股之臣,文武兼備,謀略過人,是不可多得的良才。洪承疇被俘後,清太宗為今後逐鹿中原計,一心爭取洪承疇歸順,以“滿漢之人均屬一體”的政策籠絡他,下旨以禮護送洪承疇到盛京(沈陽);同時,皇太極命斬一同被俘的巡撫邱民仰等人,以威嚇洪承疇。到了盛京,太宗派滿漢文武官員 輪流勸降,均遭拒絕;清將發怒,舉九刀威脅,他“延頸承刃”,始終不屈。洪承疇住大廟而科頭跣足,肆意漫罵。

洪承疇洪承疇

洪承疇絕食數日,拒不肯降。皇太極得知洪承疇好色,每日派10多個美女陪伴,也沒效果。皇太極無洪承疇計可施,特命最受寵信的吏部尚書範文程前去勸降,看他是否果有寧死不屈的決心。範文程至,洪承疇則大肆咆哮,而範文程百般忍耐,不提招降之事,與他談古論今,同時悄悄地察言觀色。談話之間,梁上落下來一塊燕泥,掉在洪承疇的衣服上。洪承疇一面說話,一面“屢拂拭之”。範文程不動聲色,告辭出來,回奏太宗:“承疇不死矣。承疇對敝袍猶愛惜若此,況其身耶?”皇太極接受了範文程、張存仁等的專業意見,對洪承疇備加關照,恩遇禮厚。當夜,皇太極的妃子——小博爾濟吉特氏,攜人參湯到洪承疇的居所。見洪承疇閉目面壁,毫不理睬。小博爾濟吉特氏嬌嗔地說道:“洪將軍,您對大明江山如此赤膽忠心,實在令人敬佩。將軍即使絕食,難道就不喝口水而後就義嗎?將軍,您還是喝一口吧!”洪承疇望著這迷人秀色,聽著這溫柔勸話,聞著這誘人香味,頓時心神激蕩。美人不斷勸飲,同時以壺承其唇。洪承疇不知這“水”是人參湯,便出乎意料地喝了一口。麗人又如此再勸,洪承疇竟連飲了幾口。洪承疇隻覺下腹燥熱難當,忍不住便胡天胡地起來。(這一段見于野史,沒有根據)

隔日(五月四日),皇太極親臨太廟,洪承疇立而不跪。皇太極問寒問暖,見洪承疇衣服單薄,當即脫下自己身上貂裘,披在洪承疇的身上。《清史稿》載:“上自臨視,解所御貂裘衣之曰:‘先生得無寒乎?’承疇瞠視久,嘆曰:‘真命世之主也!’乃叩頭請降”。 隨即剃發易服,歸順清。皇太極大喜,說:“我今獲一導者(向導),安得不樂!”委以洪承疇重任。後來,當得知那天夜裏把壺勸飲的麗人是當今皇上最寵愛的庄妃博爾濟吉特氏時,洪承疇不勝惶恐。可是皇太極和庄妃待他態度如常,好象根本沒有發生此事一般。洪承疇越發感激,死心踏地為清效勞。

洪本是明朝能臣,位高權重,口碑也不錯,既為皇帝倚重,也受同僚和部下的推崇愛戴。松山兵敗,舉朝大震,都以為洪承疇必死無疑,崇禎皇帝極為痛悼,輟朝3日,以王侯規格“予祭十六壇”,七日一壇,于五月十日親自致祭,還御製“悼洪經略文”明昭天下。祭到第九壇時,訊息傳來:洪承疇降清了,御祭始罷。

仕清

洪承疇降清後,清太宗命隸鑲黃旗漢軍,表面上對他恩禮有加,實際上並未放松對他的防範,使其在家,不得任意出入。終皇太極一朝,除咨詢外,也沒有任以官職。

洪承疇洪承疇

清順治元年(明·崇禎十七年,大順·水昌元年,1644年)四月初九日,從睿親王多爾袞率軍十萬大舉南下攻明,十一日至遼河,得知大順軍已攻佔北京、明思宗自縊,遂用洪承疇之謀,“出其不意,從薊州、密雲近京處,疾行而進”,直趨北京。四月十三日,李自成親自統領6萬兵馬,進攻吳三桂,企圖奪佔山海關。十五日,多爾袞率清軍行至翁後所(今遼寧阜新境內),接吳三桂乞求合兵攻李自成書,立即改變進軍路線,日夜兼程,急馳山海關。二十一日晨,李自成軍抵山海關,以6萬對吳三桂 8萬兵力,在石河及東、北、西三面全線發起進攻,吳軍瀕臨危殆。二十一日夜,多爾袞率清軍抵達關外的威遠城,擊敗大順軍唐通部。二十二日晨,吳三桂剃發稱臣,開關出迎清軍。中午,蓄勢伺機的清軍騎兵在英王阿濟格、豫王多鐸率領下,突然從吳軍陣右殺出,農民軍猝不及防,最終失利,由水準(今河北盧龍)退回北京。二十九日,李自成率大順軍倉促西撤。多爾袞命吳三桂向西追擊,自統清軍直趨北京。

洪承疇建議:“我兵之強,流寇可一戰而除,今宜先遣官宣布王令,示以此行特期于滅賊,不屠人民,不焚廬舍,不諒財物之意。仍布告各府縣,開門歸降,官則加升,軍民秋毫無犯。若抗拒不服,城下之日,官吏悉誅,百姓仍予安全。有首倡內應者,破格封賞。此要務也。”多爾袞採納他的建議,于山海關擊敗李自成的農民軍後,向明朝官民發布出師告示,結果大軍所過州縣及沿邊將吏皆開門款附,收到極大的政治效果。清兵入京後,順治帝對洪承疇十分器重,以洪承疇仕明時的原職銜任命他為太子太保、兵部尚書兼都察院右都御史,入內院佐理軍務,授秘書院大學士, 成為清朝首位漢人宰相。

洪承疇建議清延採納許多明朝的典章製度,完善清王朝的國家機器,獻計甚多,大多被順治採納,加以推行。如恢復明代的內閣票擬製度,以便大學士對用人行政等要務能有所指陳,六科也可以據以摘參,從而達到杜漸防微的目的。他還建議九卿科道會推督撫提鎮官員實行保舉連坐法,慎重用人行政。

為了鞏固清政府的統治,洪承疇建議統治集團也須“習漢文,曉漢語”,了解漢人禮俗,倡導儒家學說,逐漸淡化滿漢之間的畛域。順治帝和洪承疇的一則對話:“上曰:‘朕試人之法,倍難宰( 相 )、 ( 督 ) 撫 ,何術方不受欺 ? ’對曰:‘敷奏以言,明試以功。’立論最為宏通,可以為法。上曰:‘ 如此看來,豈《虞書》還是不可不熟讀。’對曰:‘豈《虞書》而已哉 ! 五經皆治天下之大寶也。’” 此外,他還舉薦許多明朝官吏,倡興北方水利,對當時政局的安定,經濟文化的發展,都起了一定的積極作用。

順治二年(1645年)五月,豫親王多鐸率師攻佔南京,福王被擒,南明弘光政權覆滅;隨即佔領常州、蘇州、太倉、嘉興等地,址分順利。多爾袞被勝利沖昏頭腦,悍然下“剃頭令”:“反對者,殺無赦”。這一帶有強烈民族征服性質的命令,立即激起江南漢族人民的強列反抗,抗清浪潮風起雲涌。危難之中,多爾袞于閏六月忙派洪承疇取代多鐸,授予“招撫江南各省總督軍務大學士”,敕賜便宜行事。

洪承疇採取以撫為主、以剿為輔的策略,及一系列減輕百姓負擔、刺激經濟發展的措施,盡量避免過多的武裝沖突和流血,為促使國家迅速統一和安定社會秩序起了積極作用。如招撫、 舉薦大批明朝降官,請求清政府蠲免錢糧、停征漕運稅等,緩和滿漢之間的民族矛盾和階級矛盾,促進形成安定局面。他以“原官、司留任,不念舊故”為條件,用和平方式招撫寧國、徽州、九江、南昌、袁州、南康、吉安、廣信等十三府,使這些地方免遭兵火洗劫。

當然,洪承疇受命招撫江南,也鎮壓屠殺許多江南抗清義軍,斬殺了明王室內的一些頑固勢力,如左僉都御史金聲、大學士黃道周、明宗室長樂王朱誼石、瑞安王朱誼防、金華王朱由產、高安王朱常淇、瑞昌王朱誼貴等人領導的抗清武裝。洪承疇遭到抗清人士的一致唾罵和譴責,金聲、黃道周被俘時都痛斥他無恥變節,連他的母親和親弟弟洪承畯也面責他的不忠,但從促進清王朝完成統一中國大業的角度來看,其功績是主要的。史稱“開清第一功”。

順治四年(1647年),洪承疇因父喪,回鄉守製。順治五年(1648年)四月奉召返京,再次入內院佐理機務。攝政王多爾袞對其慰勞備至,寵信有加,一連數日召見垂詢各省應興應革之事,所有建議,無不採納。

順治八年(1651年)閏二月,洪承疇兼管都察院左都御史事,甄別諸御史為六等,有的起升,有的外轉或外調,有的降黜,得罪一批朝官。御史張宣等彈劾洪承疇與尚書陳之遴屢集議火神廟密謀反叛,又未請旨私送其母回閩。洪承疇辯白:火神廟集議即為甄別御史差等,非有他故;送母未先請旨,自甘服罪。上諭:“以廟議事,不必懸揣;為親甘罪,情有可原。著仍留任,以觀後效。”       順治九年(1652年)五月,洪承疇母喪,奉旨私居持服,照常入值。

順治十年(1653年),孫可望、李定國所率領的幾十萬農民起義軍在雲、貴歸附明宗室桂王朱由榔,抗清出現新高潮。五月,已任內翰林弘文院大學士、兵部尚書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佐理機務,兼任《大清太宗實錄》總裁官的洪承疇,又被任命為“太保兼太子太師,經略湖廣、廣東、廣西、雲南、貴州五省,總督軍務兼理糧餉”,“吏、兵二部不得掣肘,戶部不得稽遲”,事後報聞。此時洪承疇已61歲,臨行前,順治帝設宴餞行,賜寶馬、寶刀。

洪承疇入湖廣後,製定了嚴防重鎮,互為犄角,先安湖廣,後平雲貴的方略,基本上停止了大規模的攻勢作戰。他以湖南為中心,實行屯田、備糧、修城防、設水師,作長期計畫。而對西南一帶多年戰亂,民不聊生,人民需要安定,國家需要統一的時局,洪承疇堅決反對窮兵黷武。他審度時勢,實行軍事上“以守為戰”、政治上“廣示招徠”、經濟上“開墾田畝”等一系列方針政策,為靖南疆促進國家統一立下了歷史性功勞。 順治十二年(1655年)五月,孫可望攻岳州(今湖南岳陽),為洪承疇設伏所敗,撤回貴州。

順治十四年(1657年)洪承疇經略湖南時,駐于長沙黃興北路又一村明代吉藩四將軍府(今青少年宮),並建集思堂。署之東有真武宮,明吉藩建。清初,真武宮成為關押“反清復明”人士的監獄,著名學者陶汝鼐即下獄于此。後又因“洞庭舉事”一案,株連湖湘名士300餘人,會審真武宮。俟洪承疇到長沙,才平釋此案。

順治十四年(1657年),桂王的永歷政權內部發生矛盾,孫可望在與李定國的內戰中失敗,窮蹙請降。世祖一面命洪承疇率所部相機進取,一面命平西大將軍吳三桂自四川、征南將軍卓布泰自廣西分道進兵貴州。

順治十五年(1658年)二月,世祖又命信郡王多尼為安遠靖寇大將軍,統軍南征。九月,清兵各路會師入雲南。

順治十六年(1659年)正月,清軍攻陷昆明,雲南平定。洪承疇上疏說,雲南地方險遠,少數民族眾多,不易治理,要留兵駐鎮,于是順治以吳三桂為平西王留駐昆明。他又看到雲貴地區地瘠民苦,疏請發內帑賑濟貧民,建議暫緩向逃亡緬甸的桂王餘部進軍,使戰亂之後的雲貴地區的社會秩序漸趨安定,生產開始恢復。

順治十六年(1659年)八月,洪承疇因年老體衰、目疾加劇,請求回京;翌年正月,奉旨解任回京調理。因洪承疇功大、位高、權重,遭滿洲貴族和一些漢族大臣的猜忌,並受到冷落。

順治十八年(1661年)正月,順治死,子玄燁(康熙)嗣位。這時洪承疇業已69歲,仍任大學士,卻感孤獨,于五月疏乞休致。朝廷幾經爭論,康熙才授以三等阿達哈哈番母(輕車都尉)世襲。

康熙四年(1665年),洪承疇病逝,享年73歲。贈少師,謚文襄,賜葬京師,立御碑。洪承疇的墓地在北京海淀區車道溝。文物部門曾進行過挖掘;“文革”期間墓地被破壞殆盡,但仍殘留有石碑、龜趺、石人等雕塑,古木也很多;現僅存一對石獅子

洪承疇于明·崇禎年間,曾輯有《古今平定略》12冊。後人又輯有《洪承疇章奏文冊匯輯》及《經略紀要》24卷。

歷史傳說

有關洪承疇青少年時代的生活,信史記載極少,但民間傳說很多。

洪承疇的母親傅氏讀過書,知書達理,教子極嚴。承疇從小在母親的教導下,攻讀詩書。他聰明好學,七歲在本村的溪溢館受啓蒙教育。據說,八歲那年,洪承疇外公傅員外去世,母親帶他前去送殯。主持喪事的人問他們有無祭文,母親搖頭,他卻張口說有。進入靈堂,他向外公靈位恭敬地跪拜行禮之後,就振振有詞地念道:神風呼請上大人,子孫跪拜孔乙己,金銀紙錢化三千,豬頭禮品乃小生。這個祭詞是套用《三字經》的句子,無驚人之處,但作為八歲的孩子,能順口成章,足見其思緒的敏捷。洪承疇的這一舉動,立即得到在場親友的稱贊。

洪承疇傳洪承疇傳

洪承疇童年時代家境不好,據說到了十一歲,就輟學回家,幫助母親做豆腐幹。每日清晨,還由他走村串戶去賣豆腐幹。鎮上的英墟街,有個水溝學館,是英都的才子洪啓胤開的。洪承疇在水溝學館附近賣豆腐幹,學生愛吃,生意最好,他幾乎天天都去那裏賣。洪啓胤對學生要求很嚴,常讓學生對對子,對不出來的,就不能回家。

有一天,洪承疇去那裏賣豆腐幹,幾個學生圍攏來,每人買了一塊,洪承疇要他們多買一塊,學生們愁眉苦臉地說,對子還沒對出來,不敢多耽擱。洪承疇就答應幫他們對對子,但每人必須多買一塊豆腐幹。這一天,洪啓胤看了幾個學生對的對子,很滿意,連聲說對的好。這件事在學生裏漸漸傳開來,請洪承疇幫助作對子的學生越來越多,洪承疇的豆腐幹也不用再到別處去賣了。洪啓胤見他的學生作對子都要出去一趟,慢慢地也產生了懷疑。

一天,洪先生拉著一個學生讓他當場對對子,這個學生對不出來。隻好承認是個賣豆腐幹的小孩幫他對的。洪啓胤立即讓學生把洪承疇叫來,見這孩子樣子很聰明,了解到是因家境不好不能繼續念書,就想試試他的才思,于是出了一副對子的上聯,讓洪承疇對。

洪啓胤指著桌上的硯台說:硯台長長,能賦詩文百篇。

洪承疇看著自己賣剩的豆腐幹很快答道:豆腐方方,猶似玉印一章。

洪啓胤聽了很高興,就又出了一副對子的上聯:白豆腐,豆腐白,做人清正博學學李白。

洪承疇明白,先生既倒過來以豆腐為題,他就也應以硯台做答,于是就隨口讀出:黑硯台,硯台黑,為官鐵骨叮當當包黑。

先生聽了覺得這孩子不僅有天分,而且抱負不凡,就去找洪承疇的母親,勸她送孩子上學,並答應不收學費。傅氏自然高興,洪承疇就這樣又進了學館,很為洪啓胤器重,成為他的得意門生。

洪承疇在水溝學館學習非常用功,經常到恩師洪啓胤家裏借書看,從《史記》、《資治通鑒》到《三國志》、《孫子兵法》無所不讀。尤其是反映政治和軍事的書籍,他更是愛不釋手。洪啓胤見了也很高興,認為他小小年紀,就喜讀治國平天下的書,將來定會有出息。洪承疇在一次作文時寫了一篇讀書心得,在文中贊賞蘇秦的“合縱抗秦”,認為做官就應當為國家出好主意,替黎民百姓分憂,千萬不要讓天下混亂,國不成國,百姓遭殃。那時洪承疇隻有十五六歲。洪啓胤看了他的文章,拍手叫絕,還寫下了“家駒千裏,國石萬鈞”的評語。

洪承疇在水溝學館一學就是五六年,學業進步很快。據說,洪啓胤後來要去京師應考,就把洪承疇推薦到泉州城北學館念書。泉州是府城,能在府城學館讀書的,多是紈禱子弟。他們見洪承疇穿著寒酸,土裏土氣,很瞧不起他。其中有個學生還會哼幾句打油詩,就在洪承疇面前吟了一首詩,諷刺他是“山裏鷓鴣”:山裏鷓鴣咕咕叫,撒泡尿兒自己瞧,粗布衣衫番薯腔,一塊朽木豈能雕?洪承疇自然明白這首詩是朝著他來的,並不生氣,隨口回他一首道:

誰說府城才子能?不信鯉敢躍龍門

眼睛長在屁股上,隻看衣衫不看人。

聽了洪承疇回敬的幾句,這幫紈禱子弟才知道這個“山裏鷓鴣”不好惹,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越來越感到比不上他,對他也就不能不刮目相待了。

洪承疇在泉州城北學館又讀了幾年書,二十三歲那年,也就是萬歷四十三年(1615),考中第十九名舉人。第二年,他又連捷,中二甲第十七名進士。

北京前門外有兩座關帝廟。通常,關帝廟供的都是關羽的塑像,可前門外的關帝廟卻供過洪承疇的塑像,這是為什麽呢?

原來,在明朝崇禎年間,洪承疇出任薊遼總督,與皇太極多次交戰,雙方互有勝負。崇禎十四年,從東北忽然傳來了洪承疇戰死的訊息,一時間北京城裏像炸開了鍋,百姓們個個心慌,紛紛準備逃難。皇宮裏的崇禎皇帝更是惶惶不安,但是為了給文武百官打氣壯膽,他表面上還要裝出一副穩坐金鑾殿的樣子。所以,在接到洪承疇陣亡的訊息後,他立刻下了一道聖旨:全國為洪承疇致哀,並在北京為洪承疇塑像,供奉在前門外的一座關帝廟裏。

聖旨一下,工部立刻照辦。他們從關帝廟裏請出了協天大帝關羽,找石匠立刻動工塑洪承疇的像,經過一個多月才把像塑完。這一天,崇禎皇帝率領文武百官來到關帝廟前,人人戴孝,全朝舉哀。正在這時,和洪承疇一起作戰的隨軍太監從東北清營裏逃出來,回到了京城。聽說皇上為洪承疇修了祠堂,他急忙趕到前門外,向崇禎皇帝稟報了事實。原來洪承疇並沒有死,而是投降了清軍。崇禎一聽,當時就氣昏了,立刻命石匠把塑像毀掉,然後氣哼哼地返回宮去。崇禎走後,洪承疇投降的訊息立刻傳遍了北京城,百姓們紛紛來到前門外的關帝廟,把打碎的雕像丟進了茅坑裏,天天往洪承疇的身上尿尿。

洪承疇降清後,不僅立了許多戰功,還給皇太極出了不少點子,從而加速了明朝的滅亡。順治進關後,在北京登上了金鑾寶殿,大賞文武百官。在漢族官員中,洪承疇是功勞最大的一個,所以封他為當朝一品。

清軍進關後的第一個春節,北京城裏鞭炮整整放了一夜。大年初一一大早,洪承疇和妻妾們睡得正香,忽然守門的護軍闖進了臥堂,手裏拿著一副墨跡未幹的對聯,交給了他。洪承疇接過對聯一看,臉登時漲得像個紫茄子,他氣急敗壞地問:“這對聯是從哪裏來的?”護軍說:“今晨剛敲過五更,我到門外巡視,看見府門口的對聯上又有人在貼對聯,我就大喊一聲追了過去,那人看見我,顧不得貼好就逃走了。”洪承疇為什麽氣成這樣?原來那副對聯寫的是:“忠義孝悌禮儀廉;一二三四五六七”。上聯缺“恥”,下聯忘“八”。這分明是罵洪承疇是無恥的王八,他能不生氣嗎?

後世評說

(一)漢奸、“貳臣” 說

 洪承疇為明朝大臣時,深受崇禎皇帝寵幸,他自己也得意洋洋,曾在廳堂掛出一副對聯:“君恩深似海,臣節重如山。”後來洪承疇在松山戰役失敗後降清,于是有人將他這副對聯各加一字:“君恩深似海矣!臣節重如山乎?” 洪承疇破南京,要在石頭城搞一個大的悼祭清軍陣亡將士的法會。操辦時,他早年學生金正希望門投謁,說是“百篇文章請老師指點指點”。洪承疇多年兵戎,厭聽文事,托以目疾“看不清字”。金說:“不妨。學生讀給老師聽。”于是當眾展卷,亢聲朗誦,抑揚頓挫擲地有聲,卻是《崇禎皇帝御製悼洪經略文》。同時還有一位被俘的老將軍囚在南京,洪承疇念及舊日情分勸他投清。這位將軍掩耳大叫:“你們別騙我,我根本不相信洪亨九會投降!這個洪承疇一定是冒牌貨、是假的!哪有像洪亨九那樣受恩深重的人會投降的!你們一定搞錯了!”這兩件掃興事出來,二人同日赴難。 吳偉業(1609—1671),字駿公,晚號梅村,江南太倉人。崇禎四年進士,為翰林院編修,官至左庶子。後屈節事清,官國子監祭酒,不久,請假歸。吳偉業的詩有一些歌詠明清之際的時事,如《臨江參軍》、《琵琶行》、《松山哀》、《圓圓曲》等篇,都是他的代表作。《松山哀》寫洪承疇戰敗降清,甘心為敵效勞,消滅抗清力量,含有諷刺之意。詩中寫道:“出身憂勞致將相,征蠻建節重登壇,還憶往時舊部曲,喟然嘆息摧心肝。”

洪承疇洪承疇

錢泳《履園叢話》載,明未崇明有一個叫沈百五的,名廷揚,號五梅,家甚富。他曾在一個客舍碰到洪承疇,當時洪不過十二、三歲,相貌不凡,談吐不俗。沈認為當時洪雖然貧困不堪,將來會成為一個了不起的人。于是,就把洪邀到自己家中,供給衣食用項,還替他請了老師。洪對沈感恩戴德,稱沈為伯父。後來洪果然身居要職,沈也因獻糧有功而被封官。幾年後,洪承疇降清,又做了大官;而沈百五卻認為,大明臣子怎能投降異族!結果成了清朝階下囚。洪承疇到牢房看望,勸他投降,沈故意當作不認識,說:“我眼睛已瞎,你是誰?”洪說小侄是洪承疇,伯父難道忘了嗎?百五大聲斥責說“洪公受國家厚恩,早已殉節了,你是什麽人?想陷我于不義嗎?”就這樣,洪承疇被斥退了,而沈百五也就殉難于南京的淮清橋下。

順治四年,洪承疇從江南總督任上奉召回京後,派人奉迎老母北上,說是要好好盡一番孝思。及至奉派迎接的人到達福建南安,洪母居然束裝就道,一副真準備去接受兒子奉養的架勢。鄉裏鄉親,無不詫異:以洪母之為人,何以會一改素節?哪知洪老太太到京一下車,看見跪迎的兒子,掄起棗木拐杖,夾頭夾腦就打,口中罵道:“你這個不孝的畜生!我七十多歲了,你教我到旗下來當老媽子?我打死你,替天下人除害。”洪承疇成為鑲黃旗漢軍,按清朝定製,旗下命婦須輪番入侍太後。洪老太太二千裏迢迢征程,不辭跋涉,借題發揮,就是要為前明遺民志士出一口惡氣。

洪承疇做了清廷高官後,一次在陰歷“谷雨”與客人對弈。其間丫鬟送茶,客人飲罷,隻覺清香撲鼻,便隨口道:“我道茶香這樣濃——原來是‘雨前茶’!”洪承疇張口吟出:“一局棋枰,此日幾乎忘谷雨。”洪客人續下聯,客人道:“兩朝領袖,他年何以別清明?”

他高官厚祿,威勢顯赫,但親朋故舊卻視之為奇恥大辱。 洪承疇任五省經略回鄉省親時,擇地于泉州市舊城區東部、東接菜巷、西至西邊巷處(在東街通天宮對面的一條小巷)建造豪華府第,人們稱為洪衙,故取名洪衙埕巷。

他所建府第,當時竟沒有一個親人願意居住。 傳說洪府落成後,洪承疇曾到家鄉搬請母親。他母親深明大義,故意穿著出嫁時的衣裳,端坐堂上,就是不肯住洪承疇所建的府第。洪承疇又去找他的弟弟洪承畯,其弟痛于國亡兄降,發誓“頭不戴清朝天,腳不踏清朝地”,在家鄉英都造了一隻船,偕母坐在船裏,泛于江上隱居生。後人為紀念他的民族氣節,在他舶舟隱居的石壁上,刻下“素月孤舟”四個大字。洪承疇的妻子蓮心愧于丈夫的變節,憤然剃光頭發住進尼姑庵。

親故不齒,鄉裏難容。洪承疇隻好返回京都,在泉州古城留下了一座無人居住的府衙,同時也留下“洪衙埕巷”這個古街巷名。 相傳泉州桂檀舖有一“雙忠廟”,系洪承疇之弟洪承畯所建,祀唐朝的許遠、張巡。當時洪承疇已降清,其弟深惡痛絕,于是在該處建立此廟,而廟中的許遠兩個手指頭正指著洪承疇家的大門。 就連後來的乾隆皇帝,仍將洪承疇作為叛明降清的人,列入《清史·貳臣傳》,但因其功大,列于貳臣甲等。

(二)保天下說

明朝忠臣的產生,正如黃宗羲所說,最大沖動產生于東林黨運動的道德和精神英雄主義。但是同時,東林黨運動也引發激烈黨爭,一直持續到南明也沒有停止,導致了福王的南京朝廷和桂王的追隨者的分裂。黨爭對于明朝的危害是持續性的,他們的忠誠並沒有對明朝政府產生過建設性的作用。 這些明朝忠臣強烈反對入清朝為官,他們蔑視“漢奸”,鄙夷這樣的叛國行為,但是他們驚訝的發現,那些通過與清朝政府合作的叛臣正在進行一系列的政治、經濟、法律改革,並且逐漸取得了成就,國家得到了發展,老百姓得到了安定,大清政權越來越穩固,而這些改革,在明朝根本就無法進行。

明末思想家迷茫于這種現象,在反省明亡的同時,也做出了思考。比如顧炎武就努力想將個人為王朝效力和為儲存文明所區別開來。 在《日知錄·論正始風俗》中,顧炎武寫道:“有亡國,有亡天下。亡國與亡天下奚辨?曰:‘易姓改號,謂之亡國。仁義充塞,而至于率獸食人,人將相食,謂之亡天下……’是故知保天下,然後知保其國。保國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謀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賤與有責焉耳矣”。

顧炎武認為,如果清政府能延續中國的文明,比如儒學、禮儀,那就應該得到老百姓的擁護,為了腐敗無能的明朝政府盡忠的事應該隻是“其君其臣肉食者謀之”;從另一方面看,為了不“亡天下”,明朝的忠臣甚至應該和清朝政府合作。 對明朝忠臣,尤其是有才幹的明朝忠臣來說,他們或許因為對明朝的感情而不願接受清朝的官職,但他們又困惑于以天下事為己任的理想。如果放棄任官,這些忠臣所堅持的最終的善是什麽呢?為了一個不可能挽回的明朝而放棄自己的理想,最終無所事事渡過一生嗎?

與他們相反,洪承疇這些人正在積極建設著這個國家,歷經戰亂痛苦不堪的中國在慢慢恢復元氣,正急需大量的人才來完成重建帝國的任務,而明朝最後的忠臣們拒絕參與這一切,不是逃避自己的責任嗎?

(三)基本肯定說

洪承疇在清廷入主中原之後,佐理機務,招撫江南,經略五省,時間跨度長16年,構成他一生功業的鼎盛時期。他許多建議和舉措,對促進清廷迅速完成祖國統一大業起了積極作用,順乎時代發展。如果沒有洪承疇,明末清初改朝換代的歷史活劇,許多章節將會是另一種寫法。

清·鹹豐間南安水頭的舉人呂宗健《詠洪文襄》一詩有“無奈受恩深覆載,遂甘攘詬救瘡痍”之句。指出洪承疇被皇太極關懷所感動,才下決心蒙受種種非議責難,為救老百姓而降清。對把洪承疇列為“貳臣”提出抗告:“盡道文襄入貳臣,吾儕尚論貴在真。”認為洪承疇“遺澤鹹知啓蒙士民”。 偉大的民主革命先行者孫中山先生曾寫詩《贊洪文襄》:“生靈不塗炭,功高誰不知”。高度評價洪承疇的歷史功績在于使老百姓免受戰爭苦難。

1991年,《求是》雜志副總編、歷史學家蘇雙碧到英都考察,揮筆題詞:“開清第一功”。

1991年,清史專家王宏志編著《洪承疇傳》由紅旗出版社出版。該書以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和方法,科學地研究、分析洪承疇一生的功過是非,力排三百多年來在狹隘民族思想影響下對洪承疇的種種非議,肯定洪承疇的“主要政績對中華民族的安定和發展起了積極的作用”,“應屬于基本肯定的人物”。

1996年在泉州舉行的洪承疇學術研討會,到會專家學者及其他人士對洪承疇的歷史功績予以肯定。

人物評價

一、忍辱負重,以人為本

 明朝後期,統治非常腐敗,宦官專權,統治者重用小人,丟棄賢臣。冤殺袁崇煥松山之戰崇禎不聽洪承疇的建議而聽信陳新甲之計,是導致松山戰敗的關鍵原因。明末,土地兼並十分嚴重,經濟崩潰,社會動蕩不安。至此,明王朝已經危機四伏,遙遙欲墜,這註定它必然要走向滅亡。新王朝取代舊王朝已經是歷史發展的必然趨勢。

洪承疇洪承疇

明朝後期,建州女真首領努爾哈赤統一女真各部,建立八旗製度,促進女真社會的發展。1616年,努爾哈赤建立後金,1636年皇太極改國號為清,當時清的軍事實力非常強大,而且他們對漢官漢將的招降政策突出體現了他們禮賢下士的胸襟。皇太極曾經說過作戰的事由由他來指揮,政治製度的建設主要聽明朝降臣的,對漢將的處罰也比較寬厚。相反的,明廷對部將處罰卻十分嚴酷。隨著清實力的強大,以清代明已成為不可逆轉的時代趨勢。

明清兩朝政權興衰形成鮮明的對比,兩國君主的襟懷也大不相同。在這種情況下,洪承疇確實難以抉擇。剛開始拒不投降,絕食七日,“隻求速死”,到後來的剃發降清,什麽原因使他發生這樣的變化呢?是功名?是怕死?不是,是為天下百姓。洪承疇降清是經過深思熟慮、審時度勢後決定的。他看到清的強大最後必然代替腐朽沒落的明王朝,當時清實行的民族壓迫政策,歧視漢人,勢必會給漢族人民帶來的無窮災難。比如清軍南下是多爾袞率領的清軍凡遇到漢人的頑強抵抗,其屠殺是駭人聽聞的,“揚州十日”、“江陰三屠”就是血寫的歷史。正式在這種情況下,他權衡了“一身”與“天下”之間的大小,最終以“天下為心”,忍辱負重,拋棄了中國傳統儒家的“忠君”思想,忍受著天下的罵名,走上事清的道路。

在順治御筆批發的“御授攝政王洪大經略奏對日”中記事言志:“上曰:管仲何以不死子糾?對曰:君臣有分,所關者在一身,華袞,所系者在天下------蓋權衡大小之間,而以天下為心也久矣”。這是他降清目的最好的材料證明。而且我們可以從事清後的所作所為證明他的天下為心,以民為本。

二、以民為本,盡心盡力

洪承疇事清以來,一心系著天下的百姓。他提出很多保護民生的建議。在進入北京時、在招撫江南時、在經略湖廣、雲貴時候,時時刻刻體現出他以民為本的思想。(一)勸施仁政,保護漢民

據《霸猿集》記載:“當滿漢一家之日,洪承疇密室造清竟建以漢人養旗人,不令旗人營工商之策。從此滿漢分居,漢人得以安其農工商之業,二百七十年來免授其擾。從此洪承疇之有功于漢族。”

據《奏對比記》載:“上問切時要務。對曰:興北方水利,以省漕運之案。除天下扼塞要隘留兵外,其餘城守半用兵民。即扼塞要隘處宜仿屯衛之製,以養兵之費。而厚官僚,以蘇民困,是切時之要。”

以上兩則材料說明,清軍入關後,滿人成為統治階級。如果任其遊牧民族的習俗胡為,漢人必將在生產和生活諸方面遭受騷擾。因此洪承疇想順治帝建議滿漢分居,正是為裏避免這種騷擾。為了減輕人民和國家大筆軍費負擔,承疇建議城守半用兵民,邊防要塞實行屯衛製等等。這樣不但減輕了人民的負擔,而且鞏固清朝的江山社稷。(二)招撫江南,為民輕負

順治二年(1645)豫親王多鐸率領軍佔領南京,明福王朱由崧就擒。清軍乘勢攻佔蘇嘉湖諸要地,清廷決策者多爾袞被勝利沖昏了頭腦,悍然頒布雉發令。這種野蠻的民族壓迫,激起江南漢族人民的強烈反抗。為了緩和尖銳的民族矛盾,清廷忙派洪承疇取代多鐸,授予“撫江南地方總督軍務大學士”的重任,敕賜“便宜行事”。

洪承疇到南京赴任後,面對這種嚴峻局勢,採取以撫為主、以剿為輔的策略,比如利用舊關系,招撫了故明兵部尚書張縉彥在江西、湖廣、河南三省交界防守自固的一般抗清力量。“縉彥投,則三省交界地方四十餘寨,漸次馴服。”(李光濤《論洪承疇之招撫江南》上)在福建招撫鄭芝龍等,迅速瓦解了一大批抗清力量,使江南人民免受戰爭所帶來的災難。而且他還多次上疏減免賦稅,如針對明季蘇杭賦稅繁重,向朝廷上疏:“江南地方,因明季賦稅繁重,官兵抗害,百姓極為困苦------人民逃亡,田地荒蕪。流寇搶劫,民無與居。頻死殘黎,人情驚惶,宜于貧苦州縣,分別免征折價。”(《明清史料》)獲準減免蘇杭錢糧,停征漕運。這一系列文治措施,緩和民族矛盾,穩定江南局勢,促進了江南生產的恢復和發展。(三)經略五省,安邦濟民

“順治十年(1653)五月,上命承疇經略湖廣、廣東、廣西、雲南、貴州等處地方,總督軍務兼理糧餉。”洪承疇招集兵將後就走馬上任。到了湖南、湖北後,了解到當時情勢較為嚴峻,採取了“以守為戰”,先安湖廣,然後平定雲貴的方針。1654年,到達湖南長沙,當時長沙一片荒涼“城內城外,盡皆瓦礫,房屋全無”,“民人逃亡,工匠絕少”,“荒涼景象,慘苦難言”。針對長沙這種荒涼現狀,洪承疇令撫巨,道巨招集流散出去的百姓。經“兩月內,多方招集,民人漸次入城,各佔原日地基,以竹草蓋房。”經過兩個月的努力,“城內城外,住者約有數百間,各有買賣生理,日已增添。”滿蒙官兵到來之後,洪承疇令軍隊“共念地方之,計切安民。”官兵註意嚴明紀律,不去騷擾百姓,民心得到安定。

順治十六年(1659),洪承疇抵達昆明,“疏奏滇民疾苦,帝憫之。即渝戶部撥內帑銀三十萬兩,並命戶部、兵部譴官前往洪經略軍前以十五萬兩賑濟雲貴二省貧民,十五萬兩由洪經略收貯為軍需備用”在雲貴地區濟賑貧民,為人民解憂解難,而且他還嚴肅軍紀,不擾百姓,並要求順治帝“特頒清漢敕諭,或部發清漢告示,馳傳三路營前,大行曉諭,俾各欽奉遵守。”也就是說要把軍紀要求用滿文、漢文書寫成告示,在三路大軍營前宣布張貼,讓將士們人人都能知道,都能遵守。這樣即安定民心,又保證人民的生命和財產,為他收復雲貴奠定了民眾基礎。

洪承疇奉命經略五省,採取一系列以民為本的措施,減輕了人民的負擔,促進生產的發展。同時也為清初統一中國,穩定政局、維系民族團結作出重要貢獻。

據清光緒年間舉人任內閣中書舍人戴希朱(南安詩山人)總纂的《南安縣志》卷二十七〈洪承疇傳〉後的一段按語記載:“希朱嘗讀文襄奏對筆記,見其論斷施行,皆王者長治久安之道,無纖毫雜霸術,過于管仲遠矣。況清朝非勝國之仇,文襄當孤軍無援時,太宗厚遇之。又絕粒累日不死,不得不隱忍從事,以俟後圖。世祖屢加禮,每以孟子稱之,尤以天下才重之,則為其運籌帷幄,以安社稷。數省經略,一代佐命,其功過與管仲,其心更苦于管仲。”這段按語精闢地概括了洪承疇的韜略、才能、功績及其內心的隱衷,他當年隱忍從事,為的是緩和滿漢民族矛盾,使億萬生靈不塗炭;維護漢民族利益,減輕人民負擔,促進生產的發展等等。

洪承疇博古通今,閱歷豐富,觀其史跡昭然可敬。其文韜武略之才,可謂蓋世絕倫。他事清十八年間,忍辱負重,以民為本,我們應該給予充分的肯定。正如孫中山先生所寫的:《贊洪文襄》五族爭大節,華夏生光輝。

生靈不塗炭,功高誰不知。

滿回中原日,漢戚存多時。

文襄韜略策,安裔換清衣。

關于清朝勸降洪承疇的三個版本

皇太極知冷知熱搭台階

《清史稿·洪承疇傳》中記載,皇太極親自來到三官廟看望洪承疇,並脫下身上的貂裘披在他的身上,親切地說:“先生不會感到冷吧? ”洪承疇望著皇太極許久,終于長嘆了一口氣,說:“你是真命天子啊! ”歸降了清朝。

到這裏我們就該明白了洪承疇他不是不想投降,他是不能降!那一邊大明王朝已經告訴世人,他是民族英烈,已經為國捐軀了!這個時候,如果我洪承疇要投降大清王朝,你大清王朝必須得給我一個很好很好的說法,得讓我向全天下的漢族人有一個交代!

這個交代是什麽呢?唯一的借口就是:皇太極是真命天子,我洪承疇是良臣終于遇到了明主,可以降了。

庄妃娘娘的“迷魂湯”

民間廣泛流傳的另一個版本是庄妃勸降了洪承疇,這個版本的經過大致是這樣的:洪承疇一動不動地躺在光板床上,忍受著飢渴的煎熬,隻求速死。忽然聞到一股奇香撲鼻而來,彌漫在整個囚室中。他精神為之一振,微微張開雙眼,面前竟站著一位滿洲貴婦人,裊裊娜娜,一頭烏黑油亮、光可鑒人的秀發,挽著高高聳起的雲髻,衣袖下腕似嫩藕,手如蔥白,窈窕的身材如風擺楊柳、出水芙蓉。洪承疇隻覺得整個囚室變得亮堂起來,似乎連飢渴也忘了。

電視劇中的庄妃娘娘電視劇中的庄妃娘娘

庄妃說:“聽說洪將軍有年過花甲的老母,你若走了,誰來孝敬她?聽說洪將軍閨房中有結發的妻子,偏房中有嬌美的愛妾,你舍得讓她們獨守空閨嗎? ”洪承疇聽後酸楚萬分,一言不發。庄妃覺得時機來臨,連忙從帶來的竹籃中取 出玉壺,兩隻酒盅,倒滿人參湯說:“洪將軍已決心一死,我不敢讓洪將軍壞了名節,這是送行酒,請將軍飲下。”洪承疇沉默良久,一口喝了下去,誰知“酒”剛一入口洪承疇便覺出這不是酒是人參湯,心中不由一喜,不禁連飲數杯。庄妃又說:“洪將軍已數日未進飲食,身子虛弱,再多飲幾杯吧!”說著雙手按住洪承疇的雙肩,洪承疇似乎被雷電擊了一下,不由伸出雙手,緊緊握住了庄妃的手。庄妃故意嬌滴滴地說:“洪將軍還有什麽話嗎? ”庄妃的所言所行,喚起了洪承疇對女人的思念,對生的留戀,他決心不再去死……

至于堂堂大清的皇妃怎麽能隨便委身他人?這個聽來荒唐的傳說之所以能夠流傳開來和歷史上滿蒙部族在對待兩性關系上的觀念、風俗不無關系。在那些充滿生機與活力的部族中,如果一位女性能夠把一個英雄收服過來的話,不但不會受到族人的鄙視,相反,她也會像英雄一樣受到大家的愛戴與尊敬。

另一種更可信的野史

相對來說,另外一種野史的說法更可信。據說洪承疇被俘後,絕食九日,隻求速死。皇太極見勸降無效,又愛惜他是一個人才,就將他放了。但在洪承疇入關途中,遇見了一個家中的僕人,這位僕人告訴他:明朝上下都以為他已在松山會戰中戰死,如果他活著回去,而“所統三軍俱沒,地方俱失”,朝廷定會問罪,到時死的就不是他一個人了,他的妻子兒女都將受到牽連。洪承疇進退兩難,猶豫再三,決定返回盛京,歸降皇太極。

這個說法的可信度就在于,當時明朝對敗軍之將確是施以嚴懲。《清史稿》記載:洪承疇歸降之後,皇太極對他說:“朕發現你們明朝君主,宗室人被俘獲不施救。而將帥戰敗被擒獲,若有人投降,君主要麽誅殺他們的妻兒,要麽將他們變賣罰為奴隸。這是舊製還是新製? ”洪承疇回答說:“以前沒有這種製度,是近年才有的。 ”皇太極十分感慨地說:“君主不賢明,臣子欺上瞞下,枉殺之事就會層出不窮。將帥死戰被擒或者走投無路歸降,為什麽要加罪于他們的妻兒老小呢?他們殘虐無辜也太厲害了! ”洪承疇聽到這裏,淚流滿面。

天聰五年(公元1631年)九月,明太僕寺卿張春兵敗被俘之時,也曾對前來勸降的達海、庫光頭纏等人說:“如果我現在死在你們手上,我的五個兒子和三個孫子就可以活下去了。 ”同年農歷十月二十五日,大凌河守將祖大壽因為心系遠在京師的次子的安危,而對是否出降頗為猶豫。他在寫給清軍副將石廷柱的信中,有這樣的字句:“若能設計,將在北京之二弟救出,此乃兄全我祖氏之大恩也。 ”

崇禎皇帝對于敗軍之將和他們的家人毫不手軟地予以嚴懲,與皇太極招降優待明軍降將的做法形成了極大的反差。

歷史走到今天,假如公正地評判,相信大多數人會原諒洪承疇們的背叛,因為他們所背叛的朝廷,已經失去了天道和民心。

兩年後,清軍大舉入關。在平定中原、江南和西南地區的進程中,洪承疇發揮了巨大的作用,反證出皇太極寬廣的心胸和敏銳的政治眼光。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