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邑

洛邑

洛邑,周代洛陽的古稱,"八方之廣,周洛為中,謂之洛邑"。《尚書》稱"土中"、"洛師"、"洛邑"、"新邑洛"、"東國洛"。周代金文稱"成周"、"中國"、"王(城)"等。

洛邑為周武王定鼎之地,周成王"宅茲中國"之處。周武王遷九鼎,周公致太平,營以為都,是為成周洛邑。武王伐紂取得成功之後,就著手在國家的中央建立新都,于公元前1046年建立周王朝。兩年之後,武王疾歿,周成王繼位。周公輔佐周成王在洛邑製禮作樂,完成周代的國家禮儀規範。西周時期王城為周朝的宗廟宮殿區,成周城為殷遺民聚居區。東周時期,周平王居王城,至周敬王時發生"王子朝之亂",周敬王動遷避居瀍水東的成周城。

成周城的建設,集中總結了商、周時期都城構築的指導思想,即:都城以政治功能為主,是周天子獲取政治權力和實施政治統治的工具,因此,都城的位置必須選擇在天下的中央,天子要從天下的中央地區,治理天下所有的民眾,洛邑也是史書明確記載的第一座國家層面詳細規劃建設的都城。

  • 中文名稱
    洛邑
  • 別名
    成周
  • 概念類型
    古代地名
  • 歷史概念
    西周和東周時期的國都
  • 位置
    今河南洛陽
  • 建造者
    周公

成周洛邑

洛邑又稱為成周,周代的國都。周武王滅商後就著手在"有夏之居"建立新都,《逸周書·度邑》詳細記載了武王選址時的情景。《尚書.召誥》召公相宅的過程。《尚書.洛誥》記載了周公營成周之事。成周城洛邑可謂是第一座國家層面詳細規劃建設的都城。

《左傳·宣公三年》載:"成王定鼎于郟鄏(今河南洛陽)。"

《史記》卷四十 楚世家第十:"昔成王定鼎于郟鄏,卜世三十,卜年七百,天所命也。"

《漢書·地理志載》:"河南,故郟公式地。周武王遷九鼎,周公致太平,營以為都,是為王城,至平王居之。"

周公主持建設的洛邑被稱為"成周"或"新邑"等,是一座規模宏大的都城,據《逸周書.作雒解》記述:"堀方千七百二丈,郛方七七裏。以為天下之大湊","設丘兆于南郊,建大社于國中"。城內的主要建築有太廟宗廟(文王廟)、考宮(武王廟)、路寢、明堂等"五宮"。這些宮殿、宗廟的建築結構均為"四阿、反坫、重亢、重郎、常累、復格、藻稅、設移、旅楹、畫旅"等式樣,城內還有"內階、玄階、堤唐、應門、庫台、玄閫"等不同的通道。

歷史地位

成周城洛邑是第一座國家層面規劃建設的都城。武王滅商後就著手在中原建立新都,成周城由周公負責建設,到周成王五年建成並遷都于此。何尊銘文中記載周成王五年"宅茲中國",這裏的中國就是指成周地區,也就是現在的洛陽。西周時期的成周城駐守由周王室直接控製的周八師,每師有二千五百人,共兩萬人。戎守在成周,由此得名,用以鎮懾東方。象征著王權的九鼎也放在成周城的明堂當中,用以震懾天下。

關于成周之名的由來,歷代學者亦多有探討。如《公羊傳·宣公十六年》疏引鄭玄曰:"居攝七年天下太平而此邑成,乃名曰成周。"還有把成王之"成"與成周之"成"聯系起來看,如《召誥》中雲:"王末(終)有成命,王亦顯";《洛誥》中亦曰:"其自時(是)中乂,萬邦鹹休,惟王有成績"。"成周之所以稱'成',也該是由于完成'成命'和取得了'成績',建成了周朝統一四方的國都。"(楊寬:《西周史》)其實成周之名與宗周之名是相對而言的,成周是東都洛邑之代稱;宗周是西都鎬京之代稱。成周者,周統一大業之始成也;宗周者,周宗族之源也。

營造洛邑


武王伐紂取得成功之後,于公元前1046年建立周王朝。兩年之後,武王疾歿,成王(武王之子)繼位。接著,周公奉旨東征平叛,建設洛邑。關于周公建設洛邑一事,學界有兩種不同看法:或曰周公建設洛邑有兩個,一個是王城,一個是成周城;或曰洛邑即成周,成周當即指王城。筆者以為第一種觀點是正確的,因為它既符合史書上的記載,又被考古發現所確證。

銘文中的成周銘文中的成周

《尚書·洛誥》雲:我卜河朔黎水。我乃卜澗水東,湹水西,惟洛食。我又卜湹水東,亦惟洛食。意思是說,周公先是佔卜了黃河以北的黎水,不吉;然後渡過黃河來到洛邑,佔卜了澗水以東、湹水以西的地方,得到的是吉兆;又佔卜了湹水以東的地方,同樣是得到了吉兆。據此可知,周公建設洛邑實際上是建了兩座城:一座叫王城,一座叫成周城。《漢書·地理志》亦曰:"雒陽,周公遷殷民,是為成周。……居敬王。河南,故郟鄩地。周武王遷九鼎,周公致太平,營以為都,是為王城,至平王居之。"這一記載說明,周公建設洛邑包括王城和成周城。王城為"新都",周武王遷九鼎于此;至周平王遷都洛邑時,又定都于王城。成周城為殷朝遺民所居;至東周時期,周敬王為避王子朝之亂遷都于此。

對于洛邑王城的建設,在《尚書》的《召誥》和《洛誥》中作了簡明而概括的記載。《召誥》記載,"七年"(克商後七年,周公攝政五年,即公元前1039年)二月二十一日(乙未),成王從宗周鎬京到豐(文王所建之舊都),派遣太保召公先于周公前往洛邑勘察建都基地,名曰"相宅"。三月五日(戊申)召公在建都基地上進行"卜宅",得到吉兆後便開始動工。接著,周公于十二日(乙卯)來到洛邑,又全面視察了洛邑建設的規模。十四日(丁巳),用牛兩頭舉行"郊祭"(祭天神);十五日(戊午),用牛、羊、豕(豬)各一頭立社廟祭地神。又過了七天,選定大吉之日,即甲子日(二十一日)的早晨,周公便向殷貴族和各諸侯國的首領頒發建設洛邑的命令。自此,揭開了大規模建設"大邑周"的序幕。

洛邑王城,自周公攝政五年三月至十二月(據上述《召誥》、《洛誥》記載),從動工到初步落成(所謂"初步落成",可能是說主體工程業已竣工,整體建設尚待時日。--筆者)歷時半年之久。《洛誥》中記載著"新邑"王城建成後所舉行的慶功大典。周公對成王曰:"王,肇稱殷禮,祀于新邑,鹹秩無文(紊)。予齊百工,伻(使)從王于周(新邑)。"此是說:王啊,你開始用殷禮(即先周所沿襲的大禮)接見諸侯,在新都祭祀文王,這些禮節是非常隆重而有條不紊的。我整齊地帶領百官,使他們在舊都熟悉儀禮之後,再跟從王前往新邑。同年十二月戊辰這一天,成王率領百官來到新邑王城,向先王舉行隆重的冬祭,用赤牛一頭祭文王,又用赤牛一頭祭武王;繼之是王與助祭者同至太廟,以殺牲燎祭先王;然後王又步入太室,舉行以酒灌地而求降諸神之大禮。

周公建設洛邑之目的有兩個:一是由于洛邑居"天下之中,四方入貢道裏均"(《史記·周本紀》),為此而要把新邑建成全國的政治和經濟中心;二是周王朝接受三監和武庚叛亂的教訓,決定遷殷頑民于洛,並屯兵"八(師)",以加強對殷民的統一監督管理和統治。

隨著考古工作的進展,近些年來對王城和成周城的大體位置及其遺跡遺物,都有些重要發現,而所發現的遺跡遺物與史書記載大體相符。1975-1979年,在洛陽市湹河北窯村發現並發掘了一處西周早期的大型鑄銅作坊,該手工作坊遺址地處湹水西岸,當謂洛邑王城東北郊;1964-1972年,洛陽市文物工作隊在湹河北窯村發掘了近500座西周貴族墓葬,該處帶有墓道的大型墓地,應是西周都城遺址--洛邑王城的主要遺存之一;1984年,由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洛陽漢魏故城隊,在漢魏故城中北部發現了一座西周城,該城距湹河以東約14公裏,應是成周城。且又在湹河以東至塔灣一帶發現一百多座殷遺民的墓葬,與文獻記載武王克商後曾遷殷頑民于洛邑的史實亦正相符。至于東周時期的王城和成周城,從考古發現來看,也同樣和文獻記載不謀而合。周平王于公元前770年東遷洛邑,定都于王城。東周時期,自周平王至周赧王前後共500餘年。1954年以來,中國科學院考古研究所洛陽工作隊對于東周王城遺址進行了鑽探和發掘。東周時期經過重修的王城遺址,西有澗河,南有洛河,澗河穿越城西部,但在整體布局上仍不失為周公所定王城之概貌。東周時期的成周城,亦復如是。

上述記載說明,周公建設洛邑的兩座城,其王城是諸侯朝見國王和西周貴族居住的地方;成周城是駐防軍隊、安置殷民的地方。王城之地,即為周公所卜兆的澗河以東、湹河以西的地方,在今之洛陽市老城區和西工區東半部一帶;成周之地,即為周公所卜兆湹河以東的地方,位于今洛陽市白馬寺西和西北一帶。

二、王城與成周之辨

王城與成周之名,始于周公建設洛邑之後。洛邑之名始于周初。周代之前的洛邑,作為地名曰郟鄏。在周公建設洛邑時,作為地名在《尚書》諸篇中有不同稱謂:《召誥》稱"新邑"、"洛汭";《洛誥》稱"洛師"、"新邑"、"師";《多士》稱"新邑洛"、"大邑洛"、"茲洛";《多方》稱"洛邑";《康誥》稱"新大邑",等等。

較早記載王城與成周之名的,從出土文物所見,主要有兩個:一個是何尊銘文,一個是令彝銘文。何尊于1965年在陝西寶雞賈村出土,其銘文12行、122字,記載了武王克商和成王命周公建設洛邑成周的史實。文雲:"隹(惟)王初(遷)宅于成周,復稟珷王豐福自天。在四月丙戌,王誥宗小子于宗室曰:……肆玟王受茲大命,隹(惟)珷王既克大邑商,則廷先于天,曰:'餘其宅茲中國。自之乂(治)民。……隹(惟)王五祀。'"大意是說:成王開始在洛邑成周建設新都,對武王舉行豐福之祭。四月丙戌這一天,成王在京室對宗小子進行訓誡,其內容講的是,宗小子的先父公氏跟隨文王,文王受到了上天所授予的統治天下的大命。武王在消滅大邑商之後,則告祭于天說:我要以此天下四方的中心--"中國"(洛邑)作為都城來統治人民。

從何尊銘文中所揭示的,以及尚需探討的問題有:其一是"宅"問題。學界有如下觀點:或曰宅即是遷都;或曰宅為建設都城;或曰宅即為相宅;或曰應將"宅"二字分讀而成為"惟王初,宅于成周"。應以第四種觀點為是,因為它既能從文字上講得通,又能與文獻記載相符合。

其二是"中國"一語的出現。銘文中所說的"中國",就是說洛邑居天下四方的中心。《召誥》中說:"王來紹上帝,自服于土中。""土中"和"中國"意思相同。文獻記載此說的不乏其例,說明周王朝已把洛邑(成周、王城)稱為"地中"、"土中"和"天下之中"。鑒于此,周公受武王之命,居九鼎,營洛邑,把洛邑成周作為統治天下四方的政治中心。

其三是"成周"一語的出現似有超前之嫌。何尊銘文中說的"隹(惟)王五祀",學界理解為成王五年,亦即周公攝政五年。成王五年四月,正值周公大規模建設洛邑之始。此時,從記載建設洛邑之文獻看,尚未有"成周"之名。據此可斷,銘文中的"成周"一語不會錯,其錯是否在對于"隹(惟)王五祀"年代的考釋、理解上呢?

最早的最早的

那麽,最早有"成周"和"王城"之名的記載在哪?迄今為止從出土文物所見,還隻有從令彝銘文中來尋找答案。令彝1927年出土于今洛陽邙山馬坡村。其銘文雲:隹(唯)八月,辰才(在)甲申,王令(命)周公子明()保尹三事亖(四)方,受卿事寮。……隹(唯)十月吉癸未,明公朝(早)至于成周。……甲申,明公用牲于京宮;乙酉,用牲于康宮;鹹既,用牲于王。明公歸自王……大意是說,明公接受(昭)王之命出任"卿事寮"。他于十月癸未這一天的早上,先來到成周視察;次日甲申到京宮祭祀先王;再次日乙酉又到康宮祭祀前王;所有祭祀完畢之後,來到王城祭祀。最後落腳于王城。

就銘文而言,需要釐清和辨正的有兩個問題:一是令彝所產生的時代問題;二是成周與王城之命名問題。第一個問題至關重要。唐蘭先生抓住康宮這一個專有名詞,並根據多方面的因素,把令彝所產生的時代推斷為周昭王初年。這應該是比較可靠的。對于成周與王城之命名問題,學界大體有兩種觀點:或曰成周和王城是兩個邑;或曰成周為東都大名(大郭),王城為成周內城。我們認為,前者基本符合銘文內涵(所謂"基本符合",就是說"兩個邑"不確,兩個城一個邑〔洛邑〕為妥)。

總起來講,我們是否可以從令彝銘文中得出這樣一個結論:這就是說周公建設洛邑,確確實實為兩個城;這一事實是無法否定的,也無需另起新名。載有王城之名的,繼令彝之後,還有一個衛簋。其時據唐蘭先生的考證,也是在周昭王時代。銘文雲:"五月初吉甲申懋父(嘗)(御)正衛馬匹,自王。……"唐蘭先生指出:"自王。這個王指王城,作冊令彝說'昭公歸自王'可證。伯懋父當時在東都王城。"

沿革

周武王于牧野之戰東征滅商後,回師途中在"管"停留然後向西至"洛"[註 1],計畫在伊水、洛水一帶夏人故地建設新邑[註 2],以加強偏處西方以豐鎬為中心的周人,對東方殷人殘餘勢力的控製。但武王在滅商兩年後即去世,繼位的成王年幼,隨即便發生了三監之亂,監控殷朝頑軍的三監以清君側周公之名義起事,故未能將這一計畫付諸實現。

直到實權可"踐天子之位"的武王弟攝政周公又一次東征平定東方的三監之亂之後,才由召公選址、周公于成王五年開始建設雒邑。《尚書》記載了周公、召公建設成周的經過。先由召公卜宅,選定城址[註 3],然後由周公主持築城,歷時約一年基本建成[註 4]。

雒邑建成,周公將殷人遷移至此,並駐扎軍隊進行軍政統治與殖民。此時雒邑又稱為"新邑"、"新邑洛"、"新大邑"、"新國洛"等。等到成王成年親政自行政權,在雒邑行祭祀,因此雒邑從此又稱為"成周"(一說在平王東遷後才有成周之稱)[註 5]。

西周受到犬戎的侵略滅亡之後,周平王遷都于成周,從此成周又稱王城。前516年周敬王即位,因王城內王子朝勢大,遷居到過去殷民居處之地。後因王子朝之亂,晉國率諸侯為周敬王于前510年修築新都,位于今洛陽白馬寺以東。新城沿用"成周"之名,俗稱"東周";舊城稱為"王城",俗稱"西周"。從此成周與王城分為兩地,但都在今日洛陽市附近。到周赧王時,周王才遷回王城舊都。

秦滅東周後,改成周為洛陽,為河南郡治,改王城為河南縣治。秦亡後,劉邦于洛陽稱帝,建立漢朝,不久以長安為都,史稱西漢。

此後成周逐漸擴建為漢魏洛陽城。隋煬帝遷兩城居民于新增的東都城,兩城宣告廢棄。

人口

夏、商、周三代,洛陽是人口比較集中的地區,公元前770年,平王遷都洛邑,人口漸增。至公元前650年,東周襄王時,國都洛陽居住人口達11.7萬人,是世界第二大城市。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