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磯時報

洛杉磯時報

《洛杉磯時報》(Los Angeles Times)是美國西部最大的對開日報,其影響與地位僅次于《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被稱為美國的第三大報。它于1881年12月4日在洛杉磯創刊,屬"時報-鏡報公司",財政上受控于美洲銀行財團,與摩根財團也有關系。該報平日出100多版,星期日常在200版以上,發行量經常保持在100至150萬份,成為美國僅有的幾家銷路在百萬份以上的大報之一,而其廣告登載量為全美報紙之冠。

  • 中文名稱
    洛杉磯時報
  • 外文名稱
    Los Angeles Times
  • 語言
    英語
  • 類別
    報紙
  • 地位
    美國西部最大的對開日報
  • 主要發行地區
    加利福尼亞州

基本概述

《洛杉磯時報》(英文:Los Angeles Times,簡寫:LA Times),是美國西部最大的對開日報,其影響與地位僅次于《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被稱為美國的第三大報,該報曾為美國西部的開發和加利福尼亞州南部工業化進展起過重要推動作用。其內容覆蓋了地方、全國和國際新聞,商業訊息,體育,文藝和生活等方面。1881年12月4日在美國洛杉磯創刊,當時成為一份4頁的出版物。現在它已經成為在美國範圍每天擁有340萬讀者的大報。最初創辦人為托馬斯·加德和內森·科爾。1882年8月由哈裏森·格雷·奧迪斯接辦。1917年交由奧迪斯女婿哈裏·錢德雷(Otis Chandler)接管。屬“時報-鏡報公司”,財政上受控于美洲銀行財團,與摩根財團也有關系。

洛杉磯時報洛杉磯時報

其主要發行地區為加利福尼亞州。發該報有兩項紀錄堪稱全美之最,一是擁有逾千人的編輯部;二是報紙版數全國第一。洛杉磯時報平日的頁數大約在120頁,星期天刊達六百頁,每份報紙重3. 5公斤。平均每日用新聞紙八十多噸。行量經常保持在100至150萬份,《洛杉磯時報》是美國發行量最大的報紙之一。而其廣告登載量為全美報紙之冠。

20世紀60年代以前,該報在全國的影響並不很大。60年代以來,它進行了一些改革,主要是擴大報道面,增加國內國際新聞及其他專欄,同時對政府的一些政策持自由主義的批評態度等。如1971年,它在美國各大報刊中率先提出要美國立即撤出越南。這一切旨在改變其以往的地方保守主義報紙的形象。這些措施果然起到了立竿見影的效果。截至1985年,有14人曾獲普利策獎。

該報在美國國內設7個分社,在國外有18個記者站。它與《華盛頓郵報》合營的“華盛頓郵報-洛杉磯時報通訊社”每日向國內外約600家訂戶發稿5萬多字。此外,洛杉磯時報辛迪加(syndicate)還向美國國內外報刊提供特稿和為讀者生活服務的各種書籍。

發展歷程

《洛杉磯時報》創刊于1881年12月,最早叫《洛杉磯每日時報》(Los AngelesDaily Times)。這份報紙沒幾年就破產,被印刷商“鏡報公司”接管。由在南北戰爭期間,在南方邦聯軍隊當軍官的哈裏森·奧蒂斯(綽號“奧蒂斯將軍”)擔任主編。在奧蒂斯的執掌下,報紙賺了很多錢。1884年,奧蒂斯買下了報社和印刷廠,組成時報-鏡報集團。1917年奧蒂斯死後,他的女婿哈裏·錢德勒繼任社長,時報-鏡報集團從此在錢德勒家族手中相傳。

錢德勒造就的輝煌

在第四代發行人奧蒂斯·錢德勒(Otis Chandler)的指揮下,《洛杉磯時報》成功地從暴發戶過渡到文明的、以傑出人才、最新電腦設備與公正的編輯理念為核心的新型報業巨子。從1960年成為發行人起,奧蒂斯·錢德勒這個英俊非凡的年輕人利用20年時間玩了一個令全世界瞠目結舌的遊戲。

20世紀60年代,一份美國傑出報紙的標志是它的華盛頓分部與駐外記者的實力,因為政治與外交是那個時代的核心,不幸的是,在1958年前,美國總統杜魯門稱《洛杉磯時報》為“全國倒數第二的報紙”。

洛杉磯時報洛杉磯時報

奧蒂斯·錢德勒知道《洛杉磯時報》要與東部的《紐約時報》一爭高下,就必須拋棄西部粗俗的左派,接受東部新聞界的遊戲規則。他說服《前鋒論壇報》的華盛頓分部負責人鮑勃·唐納凡跳槽。在整個華府,唐納凡是僅次于《紐約時報》的詹姆斯·萊斯頓的第二號明星,他知道如何優雅地報道政治新聞,並以翩翩風度贏得信任。

擁有唐納凡是《洛杉磯時報》變革的第一步,這一下獲得了同行們的尊敬。像本·布萊德利改組《華盛頓郵報》一樣,奧蒂斯·錢德勒馬不停蹄地招徠明星記者,給他們最好的待遇、最寬松的環境。在這個以智力取勝的行業中,明星記者們迅速讓這份曾經醜陋不堪的報紙躋身于最傑出的報紙之列。到1980年奧蒂斯·錢德勒退休時,《洛杉磯時報》已經被普遍視作全美國最佳的幾份報紙之一,與《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比肩而立,並且它在商業方面也取得了特別的成功,其母公司時代-鏡報集團成為全美第二大媒體公司。奧蒂斯·錢德勒沿續了傳統報業的習慣——擁有偉大的新聞產品,財富是必然的。

編輯權經營權之爭

進入20世紀90年代,《洛杉磯時報》也進入了停滯狀態。1995年,華爾街寵兒馬克·威利斯成為時代-鏡報的首席執行官,他雄心勃勃地嘗試改變現狀,不料卻將《洛杉磯時報》引入尷尬的境地。

這位傳統企業的領導者顯然不了解一張偉大的報紙意味著什麽。為了節約成本,馬克·威利斯關閉了包括《紐約日報》這樣的分公司,他甚至魯莽地打破了報業中的長期傳統:編輯權與經營權的分開。

威利斯將報社看作一家簡單的產品生產公司,編輯部不過是和市場、廣告部門一樣的平行部門。他在報社內設立總經理,全權負責所有事務,然後將不同版組演變成不同的生產部,每個部門由一位經營人員負責,稱作“產品經理”,每版編輯與“產品經理”一起商討如何確立版面內容。

洛杉磯時報洛杉磯時報

為了吸引廣告客戶,《洛杉磯時報》推出“垂直客戶產品”,比如銷售人員發現《洛杉磯時報》在富有的金融業廣告中缺乏份額時,產品經理就與編輯們坐下來一起討論設立“投資版”——廣告商驅動力正慢慢取代“讀者的需要”。

馬克·威利斯不僅想看到廣告額的成長,也希望提高發行量。于是,報紙的價格降低到25美分,新聞的標題與圖片被加大,而為了吸引文化程度不高的讀者,圖表的比例被大幅增加。這位沒有任何新聞業背景的最高長官說,他喜歡富有情感而非理性分析的故事,因為這樣容易吸引女性讀者。

馬克·威利斯抱有一個簡單的理念:必須打破編輯與經營部門各自為政的狀態,他們都應該為報社的整體利益考慮。一些編輯說,威利斯的舉動至少打破了報社內的沉沉死氣,但是相當多的編輯對此充滿懷疑。一位叫詹姆斯·瑞尼的地區版作家甚至更懷念80年代初的歲月,身為年輕記者的他親眼看到當時的編輯吉姆·李維如何堅守橫在編輯部與經營部間的那道牆:當時該版的編輯與廣告部在同一個大工作間辦公,但這個滿頭白發的強勢編輯隻要看到廣告部人員靠近編輯部這邊,就會大聲喊道:“你這個廣告蠢蛋,你到這邊兒幹嘛?”

1999年,以商業需求主導新聞操作的《洛杉磯時報》終于犯下致命大錯。它的廣告部門與當時洛杉磯新增體育館Staple Center簽下了利潤分成協定,可是編輯部門在不知惰的情況下大幅度地報道了該體育場館。此事被其它媒體披露後,成為美國新聞史上最著名的醜聞之一。整個輿論表現出極大的驚恐——美國最著名的新聞機構之一公然出賣它的新聞理念。

300名《洛杉磯時報》員工聯名發出抗議信,對于編輯人員被暗藏的商業利益無恥利用表示深深的震驚,並相信報社的信譽已被顛覆性地破壞,因為這等于向公眾暗示,《洛杉磯時報》的新聞是可以被收買的。後來《洛杉磯時報》在頭版上刊登了道歉信:“當編輯獨立原則與商業利益沖突時,毫無疑問,我們將首先考慮編輯原則……”而包括馬克·威利斯在內的所有高層人員都表示歉意,威利斯承認,需要重新確立編輯部與經營部門之間的界限。

傷害無法挽回。這份曾經偉大的報紙陷入了空前的混亂與不安,它的大量傑出記者轉投《紐約時報》,而剩下的編輯記者們惶惶不安,他們依舊不熟悉新的遊戲規則。每個部門由不懂新聞的產品經理負責,當一位記者外出幾天採訪時,就要擔心回來時他的職位是否已經丟失,因為競爭者很可能說服產品經理採取這種非理智措施。

這種混亂局面終于導致時代-鏡報集團成為收購對象。2000年3月,論壇報業集團出資90億美元兼並了該公司。批評家們幾乎一致性地將指責潑到了馬克·威利斯身上,這位華爾街寵兒在任期五年內盡管一直嘗試獲得更多利潤,但公司股票在美國歷史上最黃金的牛市期間卻幾乎沒有任何實質成長,發行量的提升卻加大了虧損,新增加的讀者群缺乏實質的商業價值。更重要的是,在以信譽取勝的報業,《洛杉磯時報》的新聞理念備受懷疑,士氣跌到了谷底。

卡羅爾的復興之路

約翰·卡羅爾被普遍稱作“記者中的記者,編輯中的編輯”,1998年美國“全國新聞基金”授予他“年度編輯”的最高榮譽。到了2000年,他正猶豫是否到哈佛大學出任黎曼新聞基金會的負責人。傑克·富勒(Jack Fuller),芝加哥論壇報出版集團的總裁,詢問他是否願意成為《洛杉磯時報》的總編輯。此時,關于論壇集團收購時代-鏡報的協定已趨于成熟,與卡羅爾相識多年、並提名他接手黎曼基金的傑克·富勒深知卡羅爾的價值所在。

“我已經悶得發酶了”,卡羅爾一心想尋求新的刺激。從發行量13萬5千份的《萊克興頓先驅領導報》到銷量為31萬5千份的《巴爾的摩太陽報》,卡羅爾新的挑戰是發行量100萬份的《洛杉磯時報》。卡羅爾了解新工作有多麽剌激。

洛杉磯時報洛杉磯時報

約翰·卡羅爾知道奧蒂斯·錢德勒創造過的不朽傳奇,也清楚如果他將《洛杉磯時報》帶出目前的僵局、重現奧蒂斯·錢德勒時代的輝煌,他將獲得怎樣的成就感。在新搭檔發行人約翰·普爾納的配合下,卡羅爾開始了雄心勃勃的重建工作。他們一方面裁減冗員、關閉效用低下的機構;一方面在全球報業不景氣的情況下僱傭更傑出的報道人員。他擴大了對國際事務的報道,並在韓國設立新分社,不惜為好新聞花更多的錢——僅僅在佛羅裏達州令人尷尬的選舉上,報社就花費掉上百萬美元。

這位從未掌管過如此大發行量的總編輯說:“我的策略就是在尋找更傑出的關鍵人物的問題上毫不妥協。隻要他們在,一切就都會好起來。如果我需要那些人,我將盡我所能。一份報紙不過是許多工藝的結合,我們將每一環節上做到最好:寫作、報道、攝影、圖表、設計、文字、標題……盡管它們不一定就能確保成功,但每一樣都不可或缺。”

從前隻有《洛杉磯時報》的人員投奔到《紐約時報》,而現在,約翰·卡羅爾開始招徠《紐約時報》最優秀的編輯了。迪安·班奎特,《紐約時報》全國版編輯、1988年普利策調查新聞獎得主,一位被同事形容為具有“絕妙創意、不知疲倦”的傑出編輯開始考慮是否來西部工作了。在《紐約時報》,班奎特已進入最高決策層,是非洲裔美國人在新聞界最閃耀的明星。但是,卡羅爾不停地給班奎特打電話,並飛到曼哈頓與他共進晚餐,向他描述重塑一份偉大的報紙是多麽激動人心……而當時的《紐約時報》執行總編輯約瑟夫·李維勒得到風聲後,邀請班奎特到他的農場度假,向他說明其它報紙都如此脆弱,隻有為《紐約時報》工作才是最值得的,況且這裏有這麽多人喜歡他。接著,總編輯比爾·凱勒也開始遊說班奎特,他甚至開玩笑說,喝西部的水會造成陽萎。

然而,卡羅爾描繪的偉大夢想誘惑著班奎特,他們要一起迎接一項非凡的挑戰,並獲得無可比擬的勝利喜悅。班奎特的離開使得李維勒大為惱火,卻使《洛杉磯時報》一片歡呼。這不僅削弱了對手,更重要的是極大地鼓舞了士氣。《洛杉磯時報》的員工們相信,偉大的改變正在到來。他們不斷從《邁阿密先驅論壇報》、《費城問詢報》尋找來優秀的人物。一個朝氣蓬勃的新團隊給人以無限希望,正如發行人普爾納所說,現在“他們要將《洛杉磯時報》改造成全美最佳大都會日報,要在新聞上同《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一爭高下”.同時,他們也將使報紙集中于受過良好教育的人群,因為這些讀者最有價值。

令卡羅爾稍稍不安的是,《洛杉磯時報》的影響力依舊抵不上《紐約時報》。當加州州長格雷·戴維斯寫文章向布希匯報加州的能源危機時,他選擇刊登的媒體是《紐約時報》,而非自己家鄉的《洛杉磯時報》。

現在是《洛杉磯時報》120年歷史中的又一個關鍵時刻,在很多人看到希望的同時,一些批評者也表達了他們的憂慮。著名新聞人比爾·托瑪斯在與約翰·卡羅爾共進午餐時說,《洛杉磯時報》已不可能成為最偉大的報紙,因為對于一家公開上市的公司來說,如果其投入不能帶來相應的利潤,公司就不會繼續投入。事實是,將新聞水準由高水準提升到更高水準,所需要的編輯成本將大大增加,卻不一定帶來相匹配的利潤,尤其在短期之內。

盡管卡羅爾不同意批評者的觀點,並為自己目前的工作驕傲不已,但是,他的確已經觸及到更深層的公司管理結構問題。所有偉大的報紙,往往都是由家族掌管的,因而較少能感受到經營壓力。就像斯坦福大學新聞學教授威廉·伍所說,新聞業從一開始就是一項生意。隻不過在最初,這項生意不受華爾街的幹擾,由報業家族的傳統所支配。但是當報業公司公開發行股票時,壓力就猛然加大,報紙就要面對咄咄逼人的盈利壓力,短視的管理者常常會作出馬克·威利斯式的決定。

但不管華爾街分析家怎樣說,經營報業的確與經營其他產品不同。正如奧蒂斯·錢德勒當時對馬克·威利斯的抗議:“我不能想象報業公司由兩位毫無新聞經驗的人經營……新聞業的確與其他生意不同,在Staple Center一事中的作為極大地損害了《洛杉磯時報》在讀者、廣告商與股票持有者間的信任度……”媒體營似乎往往遵守“看不見的手”式的遊戲規則:當編輯部與經營部彼此不相幹時,公司往往處于最佳時期;而當它們彼此幫助時,災難可能就會出現。從奧蒂斯·錢德勒時代到馬克·威利斯時代,正是這種微妙關系的體現。

品牌危機

近年來,由于越來越多的讀者被網路吸引、報紙發行量降低、廣告收入大減等因素,《洛杉磯時報》和美國其他大小報紙一樣,遭遇了日益嚴峻的生存危機。據估計,自網際網路開通以來,洛杉磯時報的銷售量下跌百分之三十,該報苦撐待變,書評、評論、房地產等等版面被裁減。自2003年起,集團對旗下的9家報紙和23家電視台不斷裁員,兩位《時報》總編相繼走人,不少明星記者、編輯被《紐約時報》、美聯社等挖走,評論版主編也在3月下旬辭職,採編人員大多人心惶惶。

2007年4月2日,芝加哥房地產大亨山姆·澤爾(Sam Zell)以82億美元的價格,買下美國第二大報業公司論壇報集團(Tribune Co.),及洛杉磯時報所屬集團。這位大亨連洛杉磯時報的社論版都不關心。少人、短錢、缺關註的《時報》,在2007年4 月16 日出爐的普利策新聞獎中,僅獲一席。它正以最快的速度從美國十大報紙中消失。

在交易過程中,耐人尋味的是,在首次就此事接受採訪時,澤爾這位新老板隻接受集團內的《芝加哥論壇報》(全美第七大報)的獨家專訪,而一直跟蹤報道此事的集團內的其他著名子報:《洛杉磯時報》、《新聞日報》(紐約)和《巴爾的摩太陽報》都沒有得到採訪機會。洛杉磯時報是美國第四大報(前三名是《今日美國報》、《華爾街日報》和《紐約時報》),直到交易宣布四天後,才在洛杉磯機場採訪了新老板。時報此次遭到冷遇,讓業界頗感意外。

雖說山姆·澤爾是土生土長的芝加哥人,也是《芝加哥論壇報》的忠實讀者,但他畢竟在洛杉磯附近的富人區馬裏布海灘擁有一套別墅,每兩個周末就有一個周末在那度過。如此厚此薄彼,讓洛杉磯時報難以接受。更令洛杉磯時報傷心的是,澤爾公開表示不關註《洛杉磯時報》的社論版。這已經不是《時報》第一次受委屈了。2000年時,它就嘗到了寄人籬下的滋味。2000年6月,論壇報集團斥資80億美元買下洛杉磯時報。時報的觀點偏自由派,其發行量和影響力都超過立場保守的《芝加哥論壇報》,但總部設在芝加哥的論壇報集團,立足做在地新聞,視時報為一個放蕩揮霍、難以馴服的降將,而時報也看不起論壇報,認為它是一份狹隘膚淺的地方性報紙。

這次收購,新老板澤爾實際上隻出了3.15億美元,其他都靠舉債。他計畫借貸80多億美元(論壇報公司原已有50億美元負債),將論壇報公司的流通股票買斷並退市,改為員工股票所有製(ESOP)以節省稅收負擔。有人預言澤爾為了早日償還巨債,會繼續大幅削減開支,這樣一來,《時報》的質量必然會再受影響,參股退市後的公司也將使《時報》員工面臨未卜的前程和不小的風險。

不過,在並購完成之前,對論壇報集團有意的人仍可繼續出價,屆時論壇報集團隻需向澤爾支付2500萬美元賠款。在之前的競價階段,兩位出價低于澤爾的富商正計畫重新投標,而家住加州馬裏布的好萊塢娛樂業大亨大衛·格芬也表示有興趣買下《洛杉磯時報》。

2008年7月,《洛杉磯時報》兩次宣布裁員,並將該報頁數減少14%。為了增加廣告收入,該報出版人史無前例地于2009年4月9日在封面以新聞形式刊登一則廣告,遭到該報許多的記者、編輯以及讀者的強烈抨擊和反對。

在2010年1月底,洛杉磯時報宣布了縮版、進一步減少張數計畫。一個版面減少十平方釐米,經濟版被打散到各個要聞版,但是洛杉磯時報一向註重的體育版則仍然單獨保留下來。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