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子峰

洛子峰

洛子峰,英文名Lhotse,海拔8516米,地理坐標為北緯27°96′,東經86°93′,為世界第四高峰。洛子峰意為"南面的山峰",就因為它地處珠穆朗瑪峰以南3公裏處,兩峰之間隔著一條山坳,即通常所說的"南坳"。

洛子藏語稱之為"丁結協桑瑪",意思是"青色美貌的仙女"。以山峰的北山脊與東南山肯為界,其東側在中國西藏自治區境內,其西側屬尼泊爾王國。

  • 中文名稱
    洛子峰
  • 外文名稱
    Lhotse
  • 海拔
    8516米
  • 地位
    世界第四高峰
  • 位置
    中國西藏與尼泊爾王國交界處
  • 積雪深度平均
    60--65公分

概況

洛子峰洛子峰

洛子峰,海拔高度為8516米,是世界第四高峰。位于東經86.90度,北緯27.9度。地處珠穆朗瑪峰以南3公裏處,它們之間隔著一條山坳,即通常說的“南坳”。以山峰的北山脊與東南山肯為界,其東側在中國西藏自治區境內,其西側屬尼泊爾王國。其特點是,山勢雄偉險峻,巨大的活動冰川冰崩、雪崩頻繁,特別是大本營至一號營地都是千年的冰磧和巨大的冰川所覆蓋,地形又是錯綜復雜、路線長,冰坡度大,有數不盡的巨大冰裂縫,同樣三、四號營地也是攀登洛子峰最艱難的路段,雪崩頻繁,常有較大的高空風,積深度平均有60--65公分,冰坡度為75度,在有些地段可達85度以上。據了解半個多世紀以來,有300多國外勇士,不幸長眠于此峰上,因而地方百姓抒此峰被喻為口。洛子峰有兩個衛峰分別是洛子中峰(8414m)和LhotseShar(8386m),旁邊還有著名的Nuptse峰。 轉自搜狐

氣候

洛子峰洛子峰

洛子峰藏語稱之為“丁結協桑瑪”,意思是“青色美貌的仙女”,這位“仙女”地形極其險峻,環境異常復雜,大小冰川密布,氣候變幻莫測。風速比珠峰略低,但雨量又大過珠峰。

每年6月初至9月中旬,暴雨崩頻繁發生,攪得滿天雪霧。11月中旬至翌年2月中旬,南下的西北壓過來,使山峰的氣溫最低可達-60℃。隻有在每年的3月初至5月末的春季,或9月初至10月末的秋季,氣候較為穩定,約可出現幾次較好的天氣。

進山路線

洛子峰洛子峰

可參考進入珠峰的線路

迄今為止,洛子西壁上隻有一條成功的攀登路線,那就是1956年5月18日首登時的路線。由A.Eggler率領的瑞士隊首先沿珠峰路線攀登到7800米,然後轉向狹窄的冰雪槽路線,最終F。Luchsinger和E.Reiss在5月18日登上了頂峰。除了傳統的“瑞士路線”,還有兩條路線可以登頂洛子峰,但均位于南壁。此外還有3條路線可以登頂LhotseShar和洛子中央峰,位于西藏境內的東壁至今無人登頂。

攀登歷史

1956年5月18日,瑞士登山隊弗利萊姆·盧嘉格爾姆和埃爾斯托姆萊索姆兩人,從尼泊爾沿西坡首次登頂成功。但是,至今還未有人從東坡中國境內一側攀登成功。

相關資料

九八秋季十四座高峰探險隊赴尼攀登洛子峰登山探險報告書

14座8000坐以上高峰探險隊,在自治區政府、國家體委的親切關懷和西藏自治區體委十四座指揮部直接領導以及西藏登協等有關社會各界同仁的大力支持下。14座8000米以上高峰探險隊十名隊員滿懷百倍信心,肩負著推動我國登山運動發展,帶著西藏人民的重托。第六次走出國門,前往山之王國尼泊爾,攀登海拔8516米的洛子峰,經54天的登山,地10月28日凱旋而歸.現在我向同志們對此次探險活動的基本情況作一個報告。

今年秋季赴尼泊爾登山探險活動共十名隊員;于8月14日從拉薩出發前往山之王國尼泊爾,海拔8516米的世界第四高峰--洛子峰,當天早晨前來歡送的有西藏自治區副主席吉普平措次登,自治區體委領導以及,14座探險隊指揮長洛桑達瓦和區體委直屬單位的主要負責人,向14座山峰探險隊全體運動員敬獻了潔白的哈達和祝酒,當歡送進行之後,隊員們離開親人,帶著他們的重托,一一踏上了越野小吉普,經五個半小時的行駛,到達了日喀則市,並受到地區行署教體委主要負責人的熱情接待。8月15日和16日,我們乘坐的豐田越野汽車穿過喜瑪拉雅山區的兩座五千米以上山口,經每天平均5個多小時的行駛,于16日下午6:30分順利到達樟木口岸。樟木地處喜瑪拉雅南麓地區,在每年盛夏季節裏,都有豐富的降雨量,而這些從四面八方傾瀉下來的水,又為旅遊交通帶來不便,使得各種公路、橋梁被水沖垮;特別是過了友誼橋之後,在尼泊爾境內,被水沖垮的路近達十多處,給當地居民和國外旅遊登山者帶來了極大的困難,面對大自然的如此無情,14座全體隊員冒著傾盆大雨,于8月18日準時從樟木口岸出境。並把所有沉重的高山物資,經協同當地背夫,全部無失地通過了各種塌方處,于19日晚到達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當晚等候已久的尼泊爾亞洲徒步旅行社主席安次仁和他的隨從,在他的賓館外面熱情迎接了全體14座山峰探險隊員,並獻上了哈達和美酒。8月21日,在加都開始忙于辦理進山前的手續和購置必要的食品、物資,按原定的計畫,將在第三天前往山區,但在八月底這個盛夏季節裏,氣候總是變化無常,加都和喜瑪拉雅東南測,濃霧密布,連降大雨,所有尼泊爾小型山峰飛機無法首落,因而全體隊員被迫等待著天氣好轉,8月27日,氣候趨于好轉,我探險隊和日本探險隊五人一行分別乘坐兩輛面包車同時離開賓館,駛向機場,經20分鍾我們到達機場,輸機場必要手續,隊員們滿懷信心的踏上了容納25人的小型飛機,離開了加德滿都,經40多分鍾的飛行,抵達了被意為“東方人“的夏爾巴聚居的魯拉鎮,它的海拔高度為2828米,位于喜瑪拉雅東南部,是世界各地旅遊觀光喜瑪拉雅山脈的必經之路,是過去我國少數民族夏爾巴聚居的地方,他們在這裏已經生活了漫長的歲月,有自己的風俗習慣、服裝和語言,沒有文字通用,地方藏語和尼泊爾語,以及一些英語,主要經濟來源是以旅遊業為中心,同時也種植一些蔬菜、水果等。村民主要居住是以木製結構的樓房,具有西藏東部的特征。飛機抵達魯拉鎮後,隊員們整理了隨行物件,開始徒步行軍,穿過此鎮、街區,進行了我隊第一天的行軍,經三個多小時的徒步到達怕定村庄,它的海拔高度為2652米,這裏有安次仁先生的旅館,我們被安排到旅館,並受到服務員的熱情接待。8月28日,因我隊醫生洛桑雲登,不知何因于27日夜裏突然膽結石發作,第二天病情極為不便于徒步行軍,不得不留下四名隊員照料,其中三名隊員等著接迎整個登山物資,當天早晨十點半就離開怕定村前往了哪木齊(NAMCHE)鎮,此鎮座落在3446米處的山峰之上,是整個夏爾巴民族居聚最繁華的一鎮,這裏有很多尼泊爾王國政府所屬的行政機構,以及有夏爾巴民族文化傳統的宗教寺廟和交通便利的機場,是政治、經濟、文化中心

8月29日,醫生的病情還不好轉,所以隊長決定他繼續再停留一天修養,同時派遣當地服務員到魯拉鎮與加都安次仁夏爾巴聯系,要求他立即從加都派急救飛機,然而氣候等原因,不能與加都聯系上,隻能邀請當地醫生給他看病治療,經每天不斷的吃葯和一兩天的休息顯然病情有了好轉,雖徒步行軍有所困難,但為了接迎其他隊員和集體登山活動的正常運動,爭得醫生本人的同意,決定于8月30日僱一匹直接前往孔窮鎮,因為那天我們的大部分隊員經艱難的行軍到孔窮鎮。8月30日,清晨,這座被綠色環抱著的遍是木板結構房屋的邊城,明麗而清新,拉開旅館的窗簾布,一股江河潮濕濕潤的氣息迎面撲來,雲霧在山間流動。山谷裏江水的波濤聲和各種鳥類的鳴叫不絕于耳,一群早已醒來的當地百姓在旅館的綠茵草地裏忙于割牛草,旅館的服務員們也正忙著給我們做早飯。隨著清新的空氣,醫生的病情也有了好的轉機,早點後,為醫生所僱的馬夫和一匹馬來到賓館,三人就離開了這座美麗的村庄,開始進行了漫長的徒步行軍,沿著山谷,進入了無邊無際的原始森林之中,高大粗壯的參天古樹,密密麻麻地生長在路邊的山谷中,誰也看不到它的盡頭,偶爾又穿過山谷之間所設的懸空架起的鐵橋,險惡的道路都是在懸崖、森林、野花和流水中經過,雖路途較遠,而且沿著森林爬坡,難度較大,然而這裏迷人的自然風光,使我們忘記了自己正置身于艱險的行軍中,我們在這綠色的世界中感到大自然的溫暖,正因為這裏是如此之美,世界各地旅遊團絡繹不絕,而居住在這片土地的夏爾巴民族,依靠他勤勞智慧的雙手為世界各地旅遊客提供了各種舒適的旅遊活動場所,使每一個遊客高興而來,滿意而歸。同樣在沿途,我們全體探險隊也得到了當地百姓的熱情服務,並與他們建立了真誠的友情。經7--8小時的爬山涉林,我們三人順利達到海拔3850米的孔窮鎮。

這裏是夏爾巴民族所居的較大的村寨,各種木製結構的大小旅館,這裏是湛蘭的天空,你將會看到幾座七千米以上雄偉的雪山,茂密的森林和古樸的夏爾巴居民村寨,這些融為一體完全可以和著名的北歐風光相比美。

因這地區的氣候等原因,我隊登山物資不能準時抵達孔窮寨,直到九月二日。在孔窮待機期間,全體隊員嚴格遵守當地民族的風俗習慣,彼此間留下了濃厚的友情。

九月三日早晨,在毛毛細雨之中,全體隊員帶著慰問的心情,拜訪了了85歲高齡的安次仁夏爾巴先生的母親並敬獻了哈達祝願她老人家吉祥如意。

從這裏我們又開始往西行軍,經5個小時的岩石森林爬坡,就到達定布齊鎮,它的海拔高度為4100米,這裏最為引人註目的是定布齊寺廟,于是九月四日,全體隊員休息一天,因為運送登山物資的氂牛沒能到達按原先指定地點,于九月八日順利到達海拔5350米的洛子峰大本營,也是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瑪峰的大本營,正因為如此,在每年登山旺季時有許多從世界各地來的登山勇士來此攀登這兩座雄偉的高峰,其中尼泊爾王國的一名夏爾巴探險家最為引人註目,據說此次攀登珠峰他將創18小時內登頂珠峰的紀錄。

洛子峰座落在喜瑪拉雅山脈中段及我國西藏和尼泊爾邊界線上,它的海拔高度為8516米,是世界第四高峰。其特點是,它位于珠峰的東南側,山勢雄偉險峻,巨大的活動冰川、冰崩、雪崩頻繁,特別是大本營至一號營地都是千年的冰磧和巨大的冰川所覆蓋,地形又是錯綜復雜、路線長,冰坡度大,有數不盡的巨大冰裂縫,同樣三、四號營地也是攀登洛子峰最艱難的路段,雪崩頻繁,常有較大的高空積雪深度平均有60--65公分,冰坡度為75度,在有些地段可達85度以上。據了解半個多世紀以來,有300多國外勇士,不幸長眠于此峰上,因而地方百姓抒此峰被喻為虎口。

九月九日清晨,風消雪停,朝霞給壁立的各大雪峰披上了一層金色的光輝,海拔5350米的洛子峰充滿了神化般的色彩,五顏六色的40來頂帳篷和各種登山彩旗,給這個冰川區域帶來無限的生機,隊員們也乘機拍下這些難以忘懷的美好景觀,而後在雪與石頭滲雜的冰川坡上忙于修整大本營,清理高山物資,建立了大本營。

九月十日至十二日,全體隊員在大本營修整;再此期間也積極參加其它國外登山同仁的採訪,並大力宣傳我國登山的發展,和14座探險隊的雄偉目標,增進了不同國家的登山友情。

九月十三日,晴空萬裏,光茫四射的太陽不慌不忙地升上來,在白雪皚皚的峰頂上,燃起了火焰,早已醒來的各國隊員帶著驚異的目光,觀賞著這大自然的絕美,進行了大量的拍攝,而後在海拔5350米的洛子峰大本營上進行了庄嚴的升國旗儀式,同時為14座八千米以上的探險隊曾經提供贊助和關心的社會各界朋友和團體組織進行了大量拍攝廣告和宣傳活動,以此做為答謝他們的熱情贊助。下午根據大本營臨時指揮部意圖,對不同營地的食品及集體裝備進行了合理分配,並一一編號,整裝待發。為明日第一次從BC-CI運送物資做準備。

九月十四日,清晨,按原計畫,我方七名隊員和三名尼泊爾的協作人員,帶著沉重的高山物資于早晨6點鍾離開了大本營邁著堅定的步伐,通向孔布冰川的天險,他們沿著先遣隊開闢的道路,開始向無數次冰裂縫挑戰,而這些裂縫白天又因太陽輻射的影響,變化無常,隨時有崩塌的危險,可見設在這些裂縫之間懸空架設的三十六節金屬梯子,隨時都有移動的危險性,一旦失去了平衡就意味著萬丈深淵的冰魔在迎接,隊員們憑借著堅強的毅力和豐富的登山經驗,帶著沉重的高山物資,一次次反復通過了危險之極的裂縫區域,經過3天平均每天5個小時的艱難跋涉,終于打通了海拔5950米的一號高山營地。

九月十七日早晨,隊員們連續三天運送高山食品,都很疲憊,隊長同意休息一天,而隊員們面對著較好的天氣周期,抓緊一切有利的時間,不顧各自的休息,在大本營積極主動的進行二號營地出發的準備,然而如何打通二號營地等一系列問題出現在全體探險隊面前時,以桑珠隊長和攀登隊長次仁多吉為首,主動召集各路不同的國家的登山健兒一同,聚在大本營,如何修通,C1-C4的路段等進行了友好地協商,最後全部一至同意,選派各隊較強的通從C1-C4的路段,一切問題在詳和的氣氛中迎刃而解,同時各隊相互贈送登山紀念品,增進了各國不同登山探險隊間的友誼。

九月十九日,英雄的登山健兒們,最後一天在大本營。他們基本完成了所有上陣的準備,隨時整裝待發,午飯後隊長桑珠和攀登隊長次仁多吉又一次主動召集了一次初步攀登洛子峰實施方案的會議,在會中首先總結了探險隊進山以來,已取得的成就和不足方面,要求全體隊員齊心協力;在艱難的登山活動中,以黨員同志為核心,發揚老登山的優良傳統,嚴格遵守當地民族風俗習慣,攜手完成此次重任。隊長及隊員們通過一些洛子峰的圖文資料,詳細分析了此山峰的攀登路線、氣候等,總結了歷代國外探險隊攀登此次山峰的經驗,怎樣能把握攀登時機方面,全體隊員也各抒已見,經激烈的探討,原製定的AB兩組不變,隊員的安排也按原來的形式進行登山活動,選擇C4為突擊營地,登項初步計畫為兩個階段;十月五日登頂為第一方案,若因氣候等原因未能按原計畫登頂,將採取第二方案,(在會中也強調了對一些企業單位所贊助的高山服裝和葯品等廣告宣傳提出了要求)。

九月二十日,是一個很好的天氣,早晨5點鍾已醒來的桑珠隊長,一一叫醒了隊員們,所有隊員也從睡夢中醒來,面帶微笑和希望,在月亮陪伴下的夜色裏,忙于出征準備。當七名隊員與我們分手剎那,大家又是握手、又是擁抱,相互道珍重,祝勝利而歸,健康而歸,充滿了生離死別的庄嚴氣氛,其情其景、催人淚下,的確,在登山過程中常常是“壯士一去不復還“這珍重的就將成為悲壯的永訣,大約五點半七名探險勇士,從大本營挺進海拔高度6430米的二號營地,在途中,首先要通過恐怖冰川架設的三十六節金屬梯子,一旦那位隊員,帶著沉重的物資在梯子失去了平衡就直接墜入無底深淵的冰穴裏,而這段的行軍又都在夜間,周圍的明裂暗縫隨時可能奪去健兒們年青的寶貴生命,同樣三、四號營地也是攀登洛子峰最艱難的路段,雪崩頻繁,常有較大的高空風,路線長、積雪深、冰坡度大,在夜裏,又因帳篷等陳舊,四面透風,雖然鑽進鴨絨睡袋,仍然感到周身冰涼,加上缺氧,常常是徹夜不眠,在高山營地常常是四至五人睡在一個面積隻有一平方米的帳篷裏,翻身時全部統一行動,而白天又因太陽輻射在雪源上直射作用,在帳篷內近達40度高溫,使得所有隊員們的臉幾次蛻皮,唇也患日光火,綻裂、出血、胃疼、常常發作舊病,連吃飯喝水時疼痛難忍,在這些重重困難面前,全體隊員早已把個人安全置之度外,克服了無法用語言描述的困難,發揚無高不可攀,無堅不可摧的勇敢精神,不怕犧牲的無私奉獻精神,經過九天平均每天7-8小時的奮力拼搏,先後打通了海拔6430米的二號高山營地和海拔7150米的三號高山營地及7900米的四號突擊營地。

登山是人類與大自然的對話和搏鬥,期間,既伴隨著勝利的喜悅,也往往會遇到令人難以置信的“突發事件“九月二十七日,那天,正是如此,當喜悅的勝利果實得手之際,不可預測的惡劣氣候,突如其來的大雪且來勢凶猛,而8000米以上的積雪,因地勢陡峭,未能積存,導致台北時間夜裏11點左右,向四號和三號營地同時被雪崩襲擊,毫無準備的AB兩組隊員面對著雪崩,無言相對,都拼命的掙扎,而無情的大自然已經把A組四名隊員埋在了一米多厚的雪堆裏,無法與外界聯系,隻有死亡的魔鬼在呼喚著他們,當他們在生與死的選擇之際,A組的一名隊員幸免爬出了雪堆,他在夜色的雪地裏含著淚,呼喚著其他三名隊員的姓名,拼命地在雪地裏掏雪,不知他的手上打起了多少水泡,最後三名隊員得以死裏逃生,而住在三號營地的B組隊員也受到雪崩,當晚連夜撤回到二號營地,所有三四號加固的繩索和帳篷全被沖垮,使原來的登山計畫被破壞。

雖然第一次行動慘遭失利,全隊體力消耗頗大,增加攀登難度。但隊員勢氣未減,在逆境中進一步堅定攀登成功的信念,在大本營,認真分析研究山區氣候變化周期,及時向隊員們治療,重新組織攀登計畫,為再次上陣做出充分的準備,然而加布和阿嘎布兩位隊員,因雪崩的影響,再是本人的舊病復發,經醫生治療但病情較重,無法再次上陣,不得不取消此次登頂的機會。10月10日氣候開始趨于好轉,為了抓住短暫的氣候好的周期,我們採取穩扎穩打,穩中求快的登山策略。10月12日成功地建立了在海拔7900米處的突擊營地。10月13日,是我們喜慶的一天,也是決定勝敗的一天,A、B兩組共5名隊員(次仁多吉、仁那、邊巴扎西、洛則、達窮)于13日台北時間早晨6:15分鍾從突擊營地出發,在黑夜裏沖刺。然而隨著高空風的逐漸增大,給所有的登頂隊員帶來極大的困難,然而困難並沒有嚇倒他們,經過4個半小時間10:45分,A、B兩組共5人同時攜手踏上了頂峰,把鮮艷的五星紅旗插在洛子峰之巔,在頂峰停留55分,採集標本,拍攝照片,攝下達庄嚴的歷史時刻,忠實記錄登山史上輝煌的一頁,為祖國人民爭了光。

十月十四日,晴空萬裏,洛子峰大本營一片歡騰,同勝利歸來的英雄健兒親切握手,熱烈擁抱,互相致意問候,敬獻潔白的哈達。十月十六日至十七日,全體探險隊按照尼泊爾王國珠峰自然環保局指標,以黨員同志為先峰,在珠峰和洛子峰子峰大本營進行了全面清掃各種廢品,為“世界屋脊”的珠峰自然生態平衡盡了義務。十月十八日,全部隊員從大本營安全撤離,並于十月十九日,前往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在加都受到了尼泊爾亞洲徒步旅行社安次仁先生的熱情接待,和中國駐尼泊爾新聞媒體的採訪。

總之,此次登山探險活動中,盡管遇到了很多困難,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也在付出之後了收獲,這與我們這支探險隊歷來具有嚴密的組織紀律和熱愛本職工作的高尚品德,以及敢于攀登,不怕困難的精神是分不開的,這也是我隊取得成功的根本所在,然而也尚有很多不足之處,在探險活動中,由于登山通信設施等陳舊,無法與海撥高處的隊員聯系;常常通過借用別國的通信設施,因而在整個探險活動中時常帶來極不良的影響,同時也不能及時準確的報道探險活動情況,有時在運輸方面沒有加強管理,導致集體及個人裝備的丟失等,決心在今後的登山探險活動中,總結經驗,取長補短,以嶄新的恣態來迎接和完成具有跨世紀歷史意義的登山探險活動。

相關圖片

洛子峰洛子峰

洛子峰洛子峰

洛子峰洛子峰

洛子峰洛子峰

洛子峰洛子峰

洛子峰洛子峰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