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人

泥人

雕塑的一種,使用泥土(天津西郊區古河道地下一米紅色黏土為佳)為原料,多表現人物。有著名的泥人張。(馮驥才《俗世奇人》)

  • 中文名稱
    泥人
  • 本質
    北方流傳的一派民間彩塑
  • 創始時間
    清代末年
  • 創始人
    張明山(泥人張)
  • 流傳地點
    天津
  • 歷史
    180年

​泥人張

張明山心靈手巧,富于想象,時常在集市上觀察各行各業的人,在戲院裏看多種角色,偷偷地在袖口裏捏製。他捏製出來的泥人居然個個逼真酷似,一時傳為佳話。張明山繼承傳統的泥塑藝術,從繪畫、戲曲、民間木版年畫等姊妹藝術中吸收營養。經過數十年的辛勤努力,一生中創作了一萬多件作品。他的藝術獨具一格而蜚聲四海,老百姓都喜愛他的作品,親切地送給他一個昵稱:泥人張。

泥人

張明山的泥人,有民間故事中的人物,也有小說戲曲中的角色, 有表現勞動人民現實生活中瞬間的形象,有正面人物,還有反面人物。他的作品具有濃厚的趣味性。

例如他塑造的《蔣門神》,就非常傳神。蔣門神像通高隻有11釐米,人頭不過蠶豆大小,卻是有個性而令人可憎的形象,生動地呈現在讀者眼前。隻見這個流氓惡棍,雙手背在身後,蠻橫地腆著肚皮,一副霸悍相,他如同一頭猙獰的怪獸,隨時隨地都可能向人施發狂暴。青筋露起的脖頸,滿面殺氣的面孔,眉目上挑,嘴角下撇,把一個惡霸刻畫得淋漓盡致。泥人張對反面人物的刻畫,表現了對惡勢力的揭露和抨擊。這個蔣門神不是肖像寫生,但造形比較準確,塑法嫻熟有力,充分體現了作者高度的寫實能力。泥人張善于在泥塑中運用繪畫技巧,使泥塑單純雅致,富于裝飾趣味,作品透出一種明快清新的氣息,也表現了棄惡揚善的道德意義。

在張明山的時代,天津有許多從事泥人製作的民間藝人,但在張明山的泥人作品叫響以後,許多從事泥人製作的藝人都紛紛改行了,其原因就是泥人張的作品太過精致。許多人在驚嘆之餘更是對製作方法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張宇介紹說,張家的製作秘方是不為世人所知的絕招。選料一曬二攪三過濾

"泥人張"的作品好壞,首先要看使用的原料---泥的好壞。張明山在反復比較後發現,當時天津西郊區古河道地下一米處有一層紅色黏土(俗稱膠泥),這裏的黏土粘性極強,含沙量特別小,非常適合作為製作泥人的原料。于是,張明山就與當地的農民達成協定,每隔一段時間,就讓農民將曬幹後的黏土送到張明山居住的西北角韋馱廟胡同,然後將這些土進行一次過濾。

惠山泥人

與北方"泥人張"形成對照和呼應的是江蘇無錫的惠山泥人。惠山泥人產生的時間很早,現在已無從可知其確切時間了。

在這裏,一到農閒季節,幾乎家家都作泥人,自古有"家家善塑,戶戶會彩"的說法。每逢過年,在廟會和集市上,人們托個盤子,盤子裏放著自己作的泥人到處叫賣,這也是農家的一份收入。在清代,惠山有袁、朱、錢等姓的專業作坊。彩塑師王春林製作五盤泥孩兒進獻,得到清代乾隆皇帝的贊賞。清同治到光緒年間,出現大量戲劇為題材的戲文泥人,這也是惠山泥人歷史上最昌盛的時期。這一時期,惠山有作坊、店鋪四十多家,專業匠師三十多人。在慈禧太後六十大壽時,地方官把一套大型手捏戲文泥人《蟠桃會》供奉內廷,從此惠山泥人成為貢品。

惠山泥人有粗貨、細貨之分。粗貨為玩具,用模具翻製,大批量生產;細貨手捏而成,製作精細。題材多為戲曲人物,或祈福避邪的春牛、老虎、大阿福、壽星等。惠山泥人造型豐滿、簡練,誇大頭部,著重刻畫表情。匠人特別重視彩繪,有所謂"三個坯子七分畫"之說。常用的色彩有大紅、綠、金黃、青等原色,對比強烈,主次分明。如果說泥人張的作品清新雅致,那麽惠山泥人則鮮明艷麗。

在惠山泥人中,人們最熟悉,也最受老百姓喜愛的就是惠山大阿福,提起大阿福,在惠山還流傳著這樣的民間傳說。在很早以前,惠山一帶野獸橫行,危害兒童。有個叫"沙孩兒"的小孩,勇鬥猛獸,為民除害。為了紀念"沙孩兒",人們用惠山的粘土塑造了勇敢的"沙孩兒"形象。後來,經過歷代藝人不斷地加工創造,這個寄托著人們對美好生活向往的藝術形象,便在人們心中活了下來。

泥塑藝術是中華民族民間藝術的一種,它早已走出國門,成為中外文化交流的使者,遠涉重洋,為越來越多的國家和人民所接受和珍愛。

網路作家泥人

作者簡介

泥人,網路作家,姓名不詳,現實資料不詳,網路盛傳為河南人,但其語音應為台灣人,筆名取自男人都是泥做的之意。後患病離奇失蹤,很有可能是因病離我們而去了。

作品有《江山如此多嬌》《大盜》《QQ物語》《完美人生物語》《在人間》[1],其中《江山如此多嬌》《大盜》《QQ物語》因故停止更新。

其作品《江山如此多嬌》[小說] - 簡介      

作者:泥人

類別:武俠小說

內容簡介:魔門和隱湖小築一戰後宣告解散,少林武當成為武林的仲裁。大江盟一統江南武林,和江北慕容世家、蜀中唐門一道挾龐大的資金,逐漸形成了三強鼎立的局面,武林一片歌舞升平。其實平靜的水面下暗流洶涌。大江盟盟主齊放的摯友、鷹爪門掌門況天被人暗殺於賀壽路上,拉開了武林大混戰的帷幕。身負恩師遺命、立志征服隱湖小築的王動正在踏往江湖的路上。是拯救武林于水火的大俠還是把道德踩在腳下的淫賊?王動與江湖絕色譜中的眾多女子之間的恩愛情仇,短暫的江湖生活演繹的一段段奇異故事,都讓人嘆為觀止。

網路評論:江山如此多嬌——蘇瑾與王動

《江山如此多嬌》太監已逾五年,這部作品不僅給我們讀者留下了無窮的遺憾,且兼之諸多值得爭議的感情波折,“歌絕”蘇瑾與主人公王動的關系更是眾人關註的焦點。我本來是不願意參與這種討論的,因為一般來說,隻要作者不是弱智的話,像這種貫穿始終的感情主線不到最後結局是不會真相大白的,而《江山》的作者泥人很顯然不是傻瓜。可當我在各個論壇、貼吧上看到幾乎所有人都在譴責、辱罵、詛咒蘇瑾,連同情都鮮有人施舍于她時,我實在是坐不住了。

蘇瑾是慕容芷的觀點想必已經被大眾所認同,但我覺得暫時隻把她當做慕容世家培養的線人更為合適。

首先來說說,蘇瑾愛王動嗎?很顯然,是愛的。不然她不會對王動許下不容第二個男人碰她的誓言;不然她不會在流產後看到王動有一時的失態;不然她不會從喬裝的王動在喝茶時所表現出的習慣察覺到有問題;不然她不會在李思要娶她做小妾時在桌下踢蕭瀟一腳......書中有太多太多的不然,有意地、無意地暗示過我們讀者。

可蘇瑾又為何與武當的兩個長老有過關系,又為什麽一直委身于李思呢?在這裏我不得不批評作者泥人兩句:你在寫的過程中好歹多給點線索啊!老賣關子,賣吧,賣成太監了!

我們現在唯一有跡可循並進行推理的線索實在少的可憐,不過大體的過程應該是這樣的:在王動未發跡仍是個解元的時候,他頂多隻能算有一身好武功外加一堆銀票。就算他再怎麽有內秀,再怎麽有發展前途,可是和真正的權利高層畢竟有一段距離。此時朝廷對江湖的掌控已經影響到了慕容世家,甚至可以說慕容世家已經到了生死存亡之際。先不說本身經商所得利潤有七成要被官府各階層剝削,僅僅江湖上就有大江盟等實力頗為不俗的門派虎視眈眈,再加上朝廷這次洗牌的不確定性,慕容世家如果不盡一切可能挽救,那慕容千秋就可以抹脖子了!因此,獻上蘇瑾不足為奇,當然,至于“收禮”的那些人知不知道蘇瑾就是慕容世家的線人,我可猜不出來。

大家都知道,在沒有任何感情基礎的前提下,想單憑“活塞運動”搞定一個女人的這種說法根本就是扯淡,泥人也不會寫這麽垃圾的情節。文中王動明確指出過“獨角龍王”根本沒什麽了不起,真正打動女人的是感情。所以就算李思盡得隱湖秘傳,清雲、清雨又有什麽道家秘術,充其量隻能和王動打個平手而已。僅僅通過上了蘇瑾就想讓她對那幾個衣冠禽獸言聽計從的觀點顯然是不能成立的。

說到這裏就不得不提王動混入大江盟聽到的訊息,那條訊息別的用沒有,隻有一條:是慕容千秋下的葯,然後讓人迷奸了蘇瑾。泥人大大寫這條訊息應該就是為了補全邏輯上的空缺。線人的身份,慕容世家對她的培養,種種逼她就範的手段,遠在天邊的王動,被其他人玷污了身子,甚至懷孕,以及設定中蘇瑾那外冷內柔的性子,再加上王動為了挽回蘇瑾所做的努力又那麽蒼白,(25卷中王動說了蘇瑾的事他有一部分責任)這些種種才造成了所謂的“背叛”。

蘇瑾難道做錯了什麽嗎?從始至終她甚至沒有選擇的權利,這種無奈難道不值得理解嗎?讀者們不是也沒瞧不起過玉無暇、武舞、白秀嗎?書中反復地暗示蘇瑾一直愛著王動,這點無暇、蕭瀟甚至鹿靈犀、庄紫煙都說過,沒什麽值得爭論的。要說她唯一犯了眾怒的就是為什麽對李思那麽親熱,為什麽自暴自棄,為什麽在王動發跡後還不回到王動身邊。這明顯與文章開頭蘇瑾冰清玉潔的描寫不符。我記得有個人說過:“這世上隻有兩樣東西能徹底改變一個女人,一是眾所周知的愛情,一是不為人知的秘密。”既然蘇瑾不愛李思,那隻能是秘密了,而這個秘密,泥人大大並沒明確透漏過。

我在這裏轉一下25卷中的一段:

「女人心,海底針……」

這又是一個讓我深感無力的話題!在嘉興巧遇李思、蘇瑾之後沒多久,李思便來到蘇州商討替蘇瑾脫籍之事,結果被六娘拒絕了。六娘說,雖然在蘇州秦樓開業的時候,慕容世家已經將蘇瑾的落籍檔案轉到了秦樓手中,但當初有個條件,就是一旦蘇瑾要脫籍,除非是嫁給我,否則,必須得到慕容世家的同意。

李思眼下自然不會親自去和慕容千秋打交道,而能在兩者之間搭線牽橋的我卻為了茶話會的順利召開東奔西走,根本無暇顧及此事。況且,即便李思想找我從中說項,他也無法準確掌握我的行蹤,事情便被拖了下來。

熟悉內情的我卻曉得,這是個徹頭徹尾的借口,關于蘇瑾,我和慕容之間根本就不存在任何附加條件!然而這借口卻是蘇瑾親自向六娘哀求求來的主意。其實在嘉興的時候,我已經察覺到蘇瑾行為的古怪──她看來和庄青煙、小鳳仙並不是同路人,否則,她大可直接了當地拒絕李思,就像當初拒絕我一樣,這樣,我絕不會對她有太多的怨恨,而有我的保護,她也不虞李思的報復。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或許,從頭到尾,她隻不過是在利用李思而已。

得知這個訊息的我最初竟然有些竊喜,我突然發現,原來蘇瑾很可能還愛著我,隻是那份喜悅就像夜空中的煙花,絢麗卻極其短暫,我很快陷入了無盡的自責與哀傷中。

或許,我才是害了蘇瑾的真正凶手吧……

蘇瑾拒嫁李思,她慕容世家線人的身分已確鑿無疑,那麽在我為了應鄉試而離開揚州之後發生的一切,自然都出自慕容世家的安排。蘇瑾雖然和我情投意合,又有白首之約,可當初既然肯寄身青樓,骨子裏就有軟弱的一面,慕容有無數手段逼她就範。有我在她身邊,她或許有勇氣反抗慕容以保貞潔,可我遠在應天,又一去數月,她一個弱女子大概也無力抗拒命運的安排了。

奇怪的是,我對慕容千秋的怨懟之心遠不如想像的那般強烈。花費巨大代價精心培養出來的女間卻被我拔了頭籌,換一個人早和我翻臉了,而慕容卻忍了好幾年,其間,他並沒有強迫蘇瑾去做她不喜歡做的事情,若不是江湖情勢日益嚴峻,沒準兒他就放長線釣大魚,一直等著我功成名就,出將入相的那一天。

嚴苛的現實改變了一切,時間成了我和慕容共同的敵人,就算慕容看出我將來前程遠大,他也等不及那一天的到來,因為等待的結果,很可能是慕容世家家破人亡,他要動用一切力量來應付日益險惡的江湖環境,自然不會單單放過蘇瑾,雖然這個決定足以讓他悔恨終生──誰能想到我隻用了短短一年時間就成為了江湖的執法者 ──可在當時,這個決定再順理成章不過了。

相比慕容千秋,我更恨我自己,恨自己那無聊的男人自尊毀了我和蘇瑾的未來。回想起來,蘇瑾在松江遇襲流產後沒有回到揚州,反而來到秦樓,心中未嘗不是帶著一絲希望,期盼我能真心實意地原諒她,並借我的力量擺脫慕容世家的控製。可妒火燒毀了我的理智,不僅沒有看出蘇瑾行為上的諸多矛盾,甚至沒有聽出蘇瑾話中的試探之意,對于和蘇瑾的關系,我隻是做了微不足道的努力──雖然當初我曾覺得我已經放棄了男人的尊嚴,做出了最大的犧牲──就告放棄了,讓她徹底失去希望,變得自暴自棄,而隨著她經歷的男人越來越多,我和她的那份感情大概也逐漸變質,再也無法挽回了。

按照泥人的寫作風格與智商來看,對于蘇瑾與王動的伏筆不會埋得如此之淺。雖然蘇瑾這個人物給讀者留下了深刻印象,但書中出現或提到的次數實在有限,如果泥人通篇隻想埋下這樣一個簡單的伏筆或者說一個老套的劇情,那手法未免太拙劣了。我個人覺得蘇瑾這個人物真正出彩的地方應該是在王動接掌江湖,實力重新劃分後,可是後幾卷又寫武林茶話會又寫隱湖,又寫這又寫那,泥人一直也沒騰出手來處理蘇瑾的問題,後面的一系列故事,甚至對由蘇瑾這條線引出潛在勢力、內幕等劇情,我們讀者隻能盲人摸象。不過蘇瑾與王動真的無可挽回嗎?我看未必,《江山》全書的基調並不是悲劇,也不崇尚狗血,作者更不會無聊到專門寫一個婊子來給大家唾棄,那是九流的言情小說才會有的路子,稍微理性一點的作者都不會這樣去寫。

再來說說慕容千秋,身為一家之主,為了家族的延續而犧牲下屬(線人應該是下屬吧)個人情感的這種做法對錯暫且不論。蘇瑾可不光是他培養的線人啊,她同時也是慕容千秋的朋友王動的女人。僅憑這一點,在慕容千秋犧牲蘇瑾時,王動與他在將來會有一次碰撞的伏筆已經埋下了。至于我們讀者,則會因為慕容出賣了朋友的老婆這點而巴不得他早點翹辮子。  

因此從王動發跡後,慕容千秋的一些表現實在有些奇怪。這裏舉兩個例子。一次是他與王動泡澡時說了這麽一句:“別情啊,是我不好,你不在時沒有看好蘇瑾,讓清雲、清雨那兩個混蛋有機可乘。”按書中當時的情況看,這等于變相承認是自己犧牲了蘇瑾,也就是說此時慕容千秋已經為自己的過錯而後悔了,但事已至此,多說無益,反倒不如大大方方承認來得痛快,所以,泥人塑造的慕容千秋還是有點意思的。而後來慕容千秋突然娶了與王動有一夜情緣的名妓孫碧,還把她抱到王動面前讓他欣賞自己與孫碧的好戲,期間種種,不值詳細敘述。與其理解為慕容千秋大腦有問題,不如說是在向王動主動示好。因為男人最無法容忍的有兩件事,一是女人嘲笑他的性能力,二是自己的老婆和朋友有一腿。可是這兩點,慕容千秋都在王動面前表現出來了,可謂在當時給足了王動面子。當然,王動絕不會因為這些就徹底原諒慕容千秋,我們讀者也不會允許。

最後說說王動,隻要王動一直愛著蘇瑾,他們就一直會有重歸于好的可能。在開篇幾卷談到蘇瑾時,作者已經明確寫道,王動是把蘇瑾放在與蕭瀟、玉無暇、玲瓏相等的位置上的,蘇瑾對于王動的重要性無需多說。而後來即便是蘇瑾在所謂的“背叛”後,王動仍舊情不去,隻是在庄紫煙出場較多的章節中提到庄紫煙像蘇瑾,我當時真以為王動要徹底忘卻蘇瑾,並把感情轉嫁到庄紫煙身上了。不過隨後,在王動心中最有分量的幾個女人,甚至師娘都鼓勵他找回蘇瑾,更在後幾卷的敘述中,慕容與王動自己攤掉了蘇瑾的相當一部分責任,所以,即便作者的寫作趨勢不甚明朗,回旋餘地仍是很大的。

綜上所述,我覺得《江山》原意更傾向于大團圓式的完美結局。至于蘇瑾與王動會有什麽經歷,我們還是耐心地等吧。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