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爾布特

波爾布特

波爾布特(Pol Pot,原名Saloth Sar,1925年5月19日─1998年4月15日),原高棉共產黨(紅色高棉)總書記。

1976年至1979年間出任民主高棉總理。他是一個極左主義者,其極左政策普遍受到國際社會的譴責。波爾布特曾組織抵抗法國殖民的運動。1975年,他發動紅色高棉運動,推翻原來親美國的朗諾政權,建立一黨專政的獨裁政府,迎接西哈努克親王,後使其被迫"退休",並將其軟禁。

他在執政期間實行農業集體化,將所有城市居民強行驅趕到農村的集體農場勞動,並下令屠殺持不同政見者。在他的統治下,貨幣被取消,但共產主義的理想並未實現,反而造成國家經濟全面崩潰。執政期間的發動“紅色高棉大屠殺”,造成高棉170多萬人死于非命,是高棉歷史上的大罪人。為紀念大屠殺的結束,即1979年越南軍隊攻陷高棉首都金邊的日子,每年的1月7日,竟成為高棉的公眾假期,稱為“大屠殺逾越日”(victorv Over the Genocide Day)。

  • 中文名稱
    波爾布特
  • 外文名稱
    Pol Pot
  • 出生地
    高棉磅同省磅斯威縣波列斯布村
  • 畢業院校
    金邊技術學校
  • 信    仰
  • 逝世日期
    1998年4月15日
  • 民    族
    高棉族
  • 國    籍
    高棉
  • 喜    好
    蘭花
  • 罪    行
    造成高棉170多萬人死于非命
  • 主要成就
    高棉共產黨中央總書記
    民主高棉政府總理
  • 職    業
    革命者
  • 出生日期
    1925年5月19日
  • 別    名
    沙羅斯·沙爾(Saloth Sar)
  • 第一任妻子
    喬藩娜莉

人物簡介

波爾布特(高棉文:ប៉ុល ពត,羅馬化:Pol Pot;1928年5月19日-1998年4月15日),原名桑洛沙(高棉文:សាឡុត ស,羅馬化:Saloth Sar),高棉共產黨(紅色高棉)總書記,1976年至1979年間出任民主高棉總理與橡膠種植工人工會代表。因為其主張的反蘇政策,他的政權曾受到中國、美國、泰國和一些西方國家的支持,但由于之後奉行極左政策和大屠殺,後又普遍受到國際社會的譴責。

生平經歷

波爾布特出生于磅同省磅斯威縣波列斯布村,1978年波爾布特曾組織抵抗法國殖民與反西哈努克的運動,1975年帶領發動紅色高棉運動,推翻原來親美國的朗諾政權,建立一黨專政的獨裁政府,實行和模仿毛澤東的政策,實行全面人民公社。他在執政期間實行農業集體化,將所有城市居民強行驅趕到農村的集體農場勞動。效仿“文化大革命”進行全國大清洗,並下令屠殺持不同政見者。在他的統治下,貨幣被取消,但共產主義的理想並未實現,反而造成國家經濟全面崩潰,據說一共有超過三百萬人被處死或者餓死,包括共產黨內的許多被懷疑對他不忠的領導人。他的屠殺行徑引起高棉和國際社會的譴責。

波爾布特波爾布特

因為邊境沖突,與越南爆發了越柬戰爭,越南1979年佔領了高棉大部分地區,波爾布特逃到山區,在泰國的支持下建立遊擊隊抵抗越軍,曾有一段時間波爾布特不知去向,還有死亡的傳言,1998年,波爾布特在高棉山區被軟禁期間“突發心髒病”死亡。

從1975年起,紅色高棉首領波爾布特發起革命,造成高棉全國170多萬人,包括20多萬華人,死于飢餓、疾病、酷刑與屠殺。1975年,他帶領發動紅色高棉運動,推翻原來親美國的朗諾政權,建立一黨專政的獨裁政府,實行全面合作化。他在執政期間實行農業集體化,將所有城市居民強行驅趕到農村的集體農場勞動,並下令屠殺持不同政見者。在他的統治下,貨幣被取消,但共產主義的理想並未實現,反而造成國家經濟全面崩潰,據說一共有三百萬人被處死或者餓死,包括共產黨內的許多被懷疑對他不忠的領導人。他的屠殺行徑引起高棉和國際社會的譴責,因為邊境沖突,越南于1979年佔領了高棉大部分地區,他逃到山區,在泰國的支持下建立遊擊隊抵抗越軍,曾有一段時間他不知去向,還有他死亡的傳言,[1]1997年7月22日,高棉紅色高棉領袖波爾布特在紅色高棉基地安隆汶成為階下囚。他因6月下令殺害“國防部長”宋成及其家屬以及“對人民和國家犯下嚴重的罪行”而受到紅色高棉的公開審訊,被判終身監禁。

確立目標

波爾布特青年時期的波爾布特,1925年出生于一個富裕的農民家庭,1949年以良好的學習成績獲得到法國留學的獎學金,在巴黎讀書期間接觸到馬克思列寧主義,並成為堅定的共產主義者。

實現夢想

1975年4月17日,紅色高棉推翻了朗諾軍人政府,1976年1月5日,頒布新憲法,改國名為民主高棉後,同時宣布廢除君主立憲製。同年4月,西哈努克親王辭去國家元首後退休,接著召開了第1屆人民代表大會,喬森潘任國家主席團主席,波爾布特任政府總理。

波爾布特波爾布特

紅色高棉執政時期,認為城市是資本主義的醜惡象征,它會腐化幹部和民眾。要建設理想社會,就必須消滅城市。紅色高棉宣布要在十到十五年內使國家實現現代化,把柬變成一個農業社會後,它著手推廣原在解放區實行的合作社製度。取消貨幣和市場,實行按需分配和全民供給製。男女老少集體勞動,在公共食堂集體就餐。紅色高棉禁止私人擁有財產,取消家庭,甚至婚姻也由組織安排,婚後夫婦要分開居住。禁止人們從事宗教活動,勒令僧侶還俗。視知識為罪惡,不設正規學校,禁用書籍和印刷品。人們不能自由流動。全國沒有郵政電信,也沒有醫院。

1978年12月25日,越南對其鄰國民主高棉發動侵略戰爭。

1975年5月,越南南方解放和1976年7月南北統一後,黎筍集團地區霸權主義野心急劇膨脹。1975年6月4日,越軍強佔高棉的威島。從1977年起,越柬邊境不斷發生沖突事件。同年9月和12月,越軍先後兩次入侵高棉。1978年6月,越南加入經互會。11月上旬,《越蘇友好合作條約》簽訂。蘇聯對越南的軍事援助迅速增加。

12月25日,越南出動10多個師,20多萬正規部隊,分兵7路,向民主高棉發動大規模武裝入侵。1979年1月7日,佔領金邊,並拼湊韓桑林為首的親越政權。越南的侵略行徑遭到國際社會特別是東盟國家的強烈譴責。聯合國大會從1979年以來,每年都通過決議,要求越南無條件地從高棉撤軍,恢復高棉的和平、中立、不結盟地位。高棉人民奮起抵抗。1979年8月成立高棉愛國、民主、民族大團結陣線。1979年10月成立宋雙領導的高棉人民民族解放陣線。1981年3月成立西哈努克親王領導的爭取高棉獨立、中立、和平與合作民族團結陣線。1982年6月22日,三方愛國力量組成高棉聯合政府,得到國際社會廣泛承認和支持。越南速戰速決佔領高棉的計畫破產。

1989年9月越南從高棉撤軍。1991年10月23日,柬沖突四方在巴黎簽署《巴黎和平協定》。柬將實現民族和解,在聯合國監督下進行大選。但作為柬國內重要政治派別的紅色高棉卻拒絕與聯合國合作,抵製大選,白白葬送了合法回歸柬政壇的歷史性機遇。紅色高棉失去國內盟友和國際支持,陷入全面孤立。在政府的軍事壓力和政治攻勢下,紅色高棉內部思想混亂,官兵厭戰思鄉,開始逃離。對此,強硬派領導人始終沒有製定切合實際的對策。波爾布特對外迷戀軍事鬥爭的魔力,對內他堅持抗美時期的做法,反對自由經濟和私有財產,強化他的絕對領導,清除不同意見者,結果激起內變。1996年8月紅色高棉二號人物英薩利率領兩個師投降政府軍,到1997年5月,紅色高棉已喪失了近80%的作戰部隊,大勢已去。

1997年6月民柬國民軍總司令宋成密謀投誠,波爾布特得知後派人槍殺宋成夫婦及其8個子女。紅色高棉官兵忍無可忍,第一次把槍口對準了自己的“一號大哥”。波爾布特倉皇逃命,但為部下抓獲,隨後被公審判處終身監禁。紅色高棉希望通過此舉改善形象,尋找出路,但因波爾布特是紅色高棉的靈魂和象征,對他的審判顯然更使民柬民眾士氣渙散。

波爾布特去世後,剩下的紅色高棉領導人陸續走出叢林,形成又一輪投誠浪潮。最後是1998年12月5日肯農等8位將軍率數千餘部的投誠,以及民柬前主席喬森潘和前人大委員長農謝的回歸,紅色高棉作為一段歷史正式畫上句號。

政治發展

與中國關系

波爾布特1970年3月朗諾發動政變,西哈努克親王抵達北京後,當時正在河內的柬共領袖波爾布特曾隨範文同總理來華。雖然他在北京始終沒有露面,但卻從範文同與周恩來就高棉問題及印支局勢舉行的會談情況中,了解到了柬民族統一陣線成立及如何開展抵抗運動等一系列問題的協商過程。由于中國和越南堅決支持以西哈努克親王為主席的柬民族統一陣線領導的抵抗鬥爭,柬共中央作出決定,停止攻擊西哈努克親王,與之聯合起來,打擊朗諾政權。柬共領導人喬森潘等發表聯合聲明,宣布毫無保留地支持西哈努克親王3月23日在北京發表的告高棉同胞書和聲明。至此,高棉左派力量集合到了西哈努克親王舉起的抵抗旗幟下;喬森潘等柬共領導人也成為柬第一屆王國民族團結政府的內閣成員。

波爾布特波爾布特

1970年6月美國宣布撤出入侵高棉的軍隊,實施“戰爭高棉化”的方針後,以柬共領導的民族解放人民武裝力量為骨幹的高棉愛國力量開始集中打擊朗諾集團,在短短幾年內,即使朗諾政權陷入了政治上孤立、軍事上難以自保的境地。1974年4月2日,毛澤東在會見喬森潘、英·薩利和西哈努克親王時,雙方已談到了高棉解放後的政權建設問題。

這次會見是在既輕松又不無沉重的氣氛中進行的。毛澤東問喬森潘和英·薩利:“你們對兩位親王,還是要打倒他們,還是要團結他們?”在座的人聞言都笑了起來。喬森潘連忙回答:“我們的意見完全一致,沒有理由打倒他們。”西哈努克則隱含深意地點出:“主席閣下是指將來。”參加會見者于是又都笑了。當英·薩利解釋說“在中國和越南援助下進行的高棉革命,具有自己的特點。我們的革命包括所有的社會階層,即不排斥任何階層。我們有一切理由把大家團結起來,而沒有理由排斥一個階層”時,毛澤東指出:“要排斥朗諾集團,要團結兩位親王。我贊成你們的方針。”同時指著英·薩利和喬森潘對西哈努克說:“你們兩位親王呢,也不要打倒他們。”並要喬森潘與英·薩利直說自己是代表共產黨的,不要吞吞吐吐的;而西哈努克和賓努則是代表另一個黨。

“兩個黨聯合起來就是為了打倒朗諾反革命黨”。西哈努克表示:“戰爭結束以後,解放以後,我們之間也不會吵架。賓努親王和我一直是在真心實意地幫助高棉共產黨人鞏固人民革命的成果。”接著,他又多少有些無奈地說:“國內的政權已經轉交給人民了。我已經把政府、行政、軍隊和警察都交出來了”。“戰爭結束以後,即使我願意打倒高棉共產黨人,也不可能了,因為軍隊和政府都不在我手裏。我什麽都沒有了”。“因此,將來獨立的、拒絕任何外國統治的高棉由共產黨來掌權是完全正常的。”毛澤東聽後贊許道:“這樣好嘛。”西哈努克隻得一面表示“謝謝主席”,“高棉共產黨人對我也很好”;一面不失時機地強調指出,柬共說“不需要改變政體,改稱高棉共和國”。他們“完全同意毛主席的意見,同意保持兩千年的王國正統形式”。隨即他又表白道:“實際上高棉已經進入革命時代。我隻是國家元首,並不掌握政權”。“我完全同意”“由人民的代表——喬森潘和他的班子掌握政權。”並保證“以後不會發生內部動亂,我不會為此和他們吵架。”對此,毛澤東不以為然地說:“吵架總是要吵的,不過不要分裂。小吵架,大團結。”

會見中,英·薩利深有體會地談道:“過去我們隻是看主席的書,現在正通過親身經驗體會。”毛澤東指點說:你們要形成一個拳頭,能夠打到佔領金邊,打到大城市,我看大概要十萬軍隊。要把手捏成一個拳頭,不是遊擊隊,要正規軍;要減租減息;要給農民分土地;可以沒收買辦資本,但不要忙于沒收民族資本;不僅要讓富農與你們站在一起,還要團結一部分中小地主……。

他還特別向西哈努克建議:“我還是勸你讀一點馬克思和列寧”。說,“我總是希望你進步”。並囑咐道:你們兩位親王“不要學中國出林彪這類人。朗諾就是林彪。朗諾親美,林彪親蘇。”在西哈努克表明自己“是親高棉的”後,毛澤東高興地說:對了。第三世界要團結起來,人多啊!帝國主義怕呢!此後,高棉抵抗力量對朗諾政權的攻勢日趨強大,到9月末,領導抵抗運動的高棉共產黨已能夠充滿自信地,在距金邊僅20英裏的地方舉行慶祝柬共成立23周年大會了。慶典結束不久,柬共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波爾布特即發出了總攻的動員令。1975年4月17日,高棉愛國力量收復金邊。新政權的電台宣稱:高棉的歷史從此揭開了新的一頁。毛澤東發去賀電,宣布:在今後的鬥爭中,中國人民將永遠同你們站在一起,共同前進。波爾布特說他沒有見到毛澤東主席,但是陳伯達張春橋等人給他講述了“中國的革命理論與實踐”。

當柬共即將取得最後勝利的時候,以哪種模式為樣板建設新政權的問題擺到了柬共領導人的面前。早在1965年11月,波爾布特就曾到中國進行訪問,並一直逗留到次年的2月。這時正是毛澤東醞釀和發動“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時期。波爾布特說,在此期間,他會見了中共中央總書記鄧小平彭真等一些政治局委員,雖然沒有見到毛澤東主席,但是陳伯達、張春橋等人給他講述了“中國的革命理論和實踐”,特別是“槍桿子裏面出政權”、階級鬥爭、無產階級專政、無產階級國際主義等理論和經驗。可以說,對于波爾布特而言,毛澤東的理論、中國的鬥爭經驗實際在那時即已成為他心中的治國依據。

全國解放

1975年4月19日高棉全國解放後,在新政權領導層的會議上,波爾布特提出:我考慮了很久。我想了兩句口號,作為我們今後工作的指導方向,大家可以討論一下。我看是不是可以用“建設國家,保衛國家”來概括我們今後的任務。波氏繪成的這一建國藍圖就是,在國家政權建設方面,徹底摧毀舊的政府機構,由高棉的“無產階級”執掌各級政權的大印。在經濟體製變革方面,廢除貨幣和市場,推行配給製、按需求分配;廢除私有製,實行公有製、集體化,開辦公共食堂,開展農業合作化運動。在思想文化改造方面,鼓勵普及教育;挑戰作為國教的佛教傳統,視宗教為精神鴉片,動員僧侶下田參加勞動;暫時終止郵政通信聯系,以防反革命的串聯活動;廢除主僕關系;提倡純潔樸素,禁止佩戴首飾、穿華麗服裝。在保衛新生政權方面,集中力量鎮壓反革命,堅決將“那些擋住革命道路的人統統踩到腳下”;甄別全社會人員的階級屬性,明確階級陣線,厘清敵我友;同時高度警惕外國帝國主義和敵視高棉革命的反動勢力的進攻,8萬人民解放武裝力量加強備戰,隨時準備消滅來犯之敵。此後,僅僅幾個月內,波氏的藍圖便已席卷全國各地。一場中國人民曾經經歷過的革命運動,在高棉全國轟轟烈烈地興起了。毛澤東對波爾布特說:“我們贊成你們啊!你們很多經驗比我們好。中國沒有資格批評你們,五十年犯了十次路線錯誤,有些是全國性的,有些是局部的。

波爾布特波爾布特

1975年6月21日,毛澤東在中南海會見了柬共中央書記波爾布特等人。毛澤東同波爾布特熱烈握手,波爾布特則激動地表示:我們今天能在這裏會見偉大領袖毛主席,感到非常愉快!毛澤東談道:你們的作戰、戰爭、政治、軍事、經濟、外交、統一戰線,我不談了。並指著鄧小平說,我贊成他的,他說你們是正確的。在一個小時的會見中,毛澤東詳細講述了路線鬥爭問題,他說:我們贊成你們啊!你們很多經驗比我們好。中國沒有資格批評你們,五十年犯了十次路線錯誤,有些是全國性的,有些是局部的。你們基本上是正確的。至于有沒有缺點,我不清楚。總會有,你們自己去糾正。並告誡說:你們現在是民主革命轉變到社會主義道路,兩種可能:一個是社會主義,一個是資本主義。我們現在正是列寧所說的沒有資本家的資產階級國家,這個國家是為了保護資產階級法權。工資不相等,在平等口號的掩護下實行不平等的製度。以後五十年,或者一百年,還有兩條路線鬥爭,一萬年還有兩條路線鬥爭。到共產主義的時候,也有兩條路線鬥爭。不然就不是馬克思主義者。對于毛澤東的指點,波爾布特深表認同,他說:毛主席同我們談路線問題,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帶戰略性的問題。今後我們一定要遵照你的話去做。我從年輕時起就學習了很多毛主席的著作,特別是有關人民戰爭的著作。毛主席的著作指導了我們全黨。當波爾布特談到我們註意階級鬥爭和路線鬥爭,我們研究和學習中國的經驗,直到取得最後的勝利時,毛澤東提醒說:不要完全照抄中國。鳩摩羅什法師雲:“學我者病”。會見結束時,毛澤東送給波爾布特30本印成大字的馬、恩、列、斯著作,說:他們說得比我好。波爾布特高興地接受,並表示要努力學習這些書,但也要繼續學習毛主席的著作。是月23日和27日,周恩來也兩次在醫院會見波爾布特。8月26日,周恩來又在醫院會見即將返國的西哈努克親王和喬森潘等人,他特意談道:社會主義道路不是容易走的,中國現在正在這條道路上前進,這是一條漫長的道路。

其後,毛澤東也于8月27日晚會見了西哈努克親王和喬森潘等人。他希望喬森潘能夠轉達他的意思,不要虐待莫尼克公主和親王的兩個兒子西哈莫尼與納林卡朋,不要強迫他們從事重體力勞動。希望西哈努克不要辭去柬民族統一陣線主席的職務。毛澤東說,紅色高棉與西哈努克之間隻有一點分歧,但是卻有四點一致。因此,親王不應當與紅色高棉分道揚鑣,而是應在高棉人民和國際社會中表現出對這個新生政權的堅決支持。對此,西哈努克禮貌性地微笑著沒有作答。不過,當時無論是毛澤東還是西哈努克親王都沒有想到,西哈努克一家回國後即遭到軟禁,被迫中斷了與外界的聯系。周恩來病逝後,西哈努克不能獲準前往北京與他的老朋友做最後道別;毛澤東逝世時,他更是連一封唁電也發不出去。波氏政權甚至還將他與自己的子孫分開,在他的14個孩子中,即有5個死于紅色高棉執政時期。

罪惡館

波爾布特罪惡館位于高棉金邊市南部,這裏原本是一座高中學校,波布時期被用作關押犯人的集中營,也叫S-21監獄。這裏曾經囚禁了17000多名知識分子、平民及婦孺,每天被折磨死的人不計其數,1975年波爾布特領導的紅色高棉掌權,成立“民主高棉”,由于上台後進行大肆屠殺,政權很快芨芨可危,僅三年半即被推翻。1979年在這所集中營關押的全是政治犯及其家屬,絕大多數是知識分子、老師、工程師,包括躺在母親懷裏的嬰兒。當時波爾布特把他們又騙回金邊,關在這所中學裏全部殺光。這裏曾先後處決過近兩萬人,進來的囚徒差不多全死在裏面。

波爾布特罪惡館波爾布特罪惡館

直到1979年韓桑林政權攻入金邊,這座集中營隻剩下14具屍體和七名幸存者。館內展出的刑具和介紹令人毛骨悚然。1998年4月15日,高棉前紅色高棉領導人波爾布特已于15日深夜因心髒病發作去世。1925年1月,波爾布特生于金邊以北130公裏磅述的農民家庭。1949年他得到柬政府獎學金赴法國留學。1953年波爾布特返回高棉。1963年波爾布特任柬共總書記,領導紅色高棉在高棉東北部進行鬥爭。1970年朗諾在美國策動下發動政變,推翻西哈努克領導的王國政府。1975年4月紅色高棉攻下金邊,控製全國,改國名為民主高棉。1978年12月,越南出兵佔領高棉,紅色高棉又進入東北部叢林進行武裝鬥爭。1982年7月紅色高棉同西哈努克及宋雙實現三派聯合,此時喬森潘出任紅色高棉領導,但波爾布特仍掌有實權。1991年10月高棉和平協定在巴黎簽署,柬實現和平。1993年5月高棉舉行大選,紅色高棉抵製大選。1996年8月,紅色高棉副總理兼外長英薩利率領3000餘紅色高棉士兵投誠政府,使紅色高棉力量受到重創。1997年6月,波爾布特以間諜罪處死紅色高棉國防部長宋成和妻子雲雅,波爾布特此舉激起眾怒,紅色高棉總司令塔莫克逮捕了波爾布特。7月25日,紅色高棉在安隆汶基地舉行公審波爾布特大會,並宣布波爾布特因“背叛民族”、“殺害同志”,被判終身監禁。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