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卡山

法卡山

法卡山位于中國廣西壯族自治區憑祥市上石地區邊緣,海拔500米。1980年1月,越南當局派遣337師52團一部佔領法卡山,利用有利地形向中國邊境開槍開炮,中方忍無可忍決定對法卡山地區的越軍採取行動,恢復中國對法卡山的控製

  • 中文名稱
    法卡山
  • 外文名稱
    Kazan
  • 位于
    中國廣西壯族自治區寧明縣上石地區邊緣
  • 海拔
    500米

簡介

法卡山位于中國廣西壯族自治區憑祥市上石地區邊緣,海拔500米,由3個高地組成,面積為1萬多平方米。

法卡山戰鬥

戰鬥起因

1980年1月,越南當局派遣337師52團一部佔領我法卡山,利用有利地形向我國邊境開槍開炮.並派遣特工人員滲透、襲擾和破環我國邊境前沿哨所陣地。截至1981年4月止,越南軍警特工對我國邊境各種挑釁活動39起,發射槍彈2300餘發,槍殺我國邊民,破壞民房,使得民眾流離失所。

面對越軍一而再再而三的軍事行動,我方忍無可忍決定對法卡山地區的越軍採取行動,務求將法卡山地區的越軍予以清除,恢復我對法卡山的控製。法卡山收復戰,是廣西邊防部隊繼79年對越自衛還擊作戰後又一次大規模的戰鬥。

戰鬥概述

法卡山收復戰自1981年5月5日凌晨六時打響至6月31日,歷時57天。這是一次經過拔據點、守要點、打反撲、炮戰及反特工襲擾等五種形式的綜合戰鬥。對面的越軍先後投入步兵一個團零兩個營,炮兵六個營零三個連,337師坦克營,198特工團一、二營,工兵514旅兩個營。各種門徑火炮百餘門。越軍用坦克,火箭炮,160迫擊炮等各種火炮,向我法卡山地區傾瀉了兩萬多發炮彈。整個法卡山陣地被翻起了幾尺深的松土,隨便抓一把土就是幾塊彈片。越軍還採取強攻,偷襲等手段,以一個連,一個營直到一個加強團的兵力,先後幾十次向我軍進行反撲。在五月十日,16日,19日,六月七日四天中,越軍對我進行了規模強大的反撲。我參戰的步兵和炮兵部隊密切配合,拼死守住了陣地。在57天的戰鬥中共打死越軍705名,打傷513名,摧毀各種火炮135門,擊傷坦克二輛,摧毀汽車14台,繳獲各種步兵武器彈葯和其它作戰物資一批.

法卡山戰壕法卡山戰壕

戰鬥準備

為配合收復法卡山的戰鬥,戰前將駐扎在廣西寧明縣的廣西軍區邊防三師九團、駐貴縣(今貴港市)的41軍123師,隱蔽調防至法卡山周圍。同時還將131師598團調入參與對法卡山的作戰行動。而負責主攻法卡山以及其後的防守任務則由 廣西軍區邊防三師九團二營擔負(54259),其中有179名新入伍的戰士參加了戰鬥,與老兵一起,是今次法卡山戰鬥的主要作戰單位。戰前,該營對屬下單位進行了政治思想動員。營黨委和各連黨支部,向師團黨委寫了決心書。幹部戰士共寫了一千五百八十二份請戰書、決心書。許多同志甚至咬破手指寫了血書,六連三班副班代萬緬湘在血書中寫道:"生為黨而戰,死與陣地存"。他們中的好多人在戰鬥中獻出了年輕的生命,以鮮血實現了自己錚錚的青春誓言!

收復失地

1981年5月5日凌晨6時,地動山搖的炮火準備後,廣西軍區邊防三師九團二 營四連在連長羅國宙的帶領下一馬當先,對法卡山上的越軍陣地發起沖擊。四連二班副班代李懷瓊負責開闢 通路,沖在最前面,第一個拉響爆破筒,和全班一起僅用九分鍾就掃除了三米寬,一百米長的雷障,為部隊開啟了通路。這時盤踞在四,五號陣地的越軍拼命進行還擊,密集的機槍火力旋風般地橫掃我進攻的部隊。隨即將進攻部隊死死地壓住。在緊急的情況下一排長周坤勝迅速組織火力,向越軍的火力點進行壓製,同時指揮爆破組實施爆破,當即摧毀越軍兩個暗堡、一個A型工事和一條蓋溝。一班代曾廣偶趁爆破的效果,帶領全班從兩側猛撲上去,將四、五號陣地上的越軍全部擊斃。四連二班副班代李懷瓊猛打猛沖,第一個沖上法卡山山頂,佔領了三號陣地。55分鍾後,四連全部攻克佔領法卡山,戰鬥結束,四連隨即轉入防御。此戰,共擊斃越軍9名,擊傷14名。(另一種說法為擊斃越軍38名)。

戰場排雷

戰鬥結束後,為便于組織防御,必須將陣地前越軍布設的地雷予以清除。工兵班戰士莫金華主動請求擔任排雷任務。從上午七點多到下午一點多鍾,經過近七個小時連續作戰,一人排雷五十一枚,掃清雷區面積三百多米,寬三十多米。為了防止敵人反撲,晚上,莫金華又與全班其餘人員在陣地前沿埋設地雷六百枚。在其後的排雷任務中,莫金華同志被越軍的炮火擊中壯烈犧牲。

越軍第一次反撲

1981年5月10日,越軍向狹小的法卡山上打了兩千餘發炮彈,其中包括使用延期引信的160mm迫擊炮。炮彈鑽進兩米多的土層才爆炸,陣地上的土木質、鋼筋水泥構件,鋼筋和槽形鋼板構築工事,都先後被敵人炮火摧毀、戰壕被炸平。上午,越軍在重炮和坦克的掩護下、以一個加強連的兵力兵分三路向我陣地進行輪番沖擊。堅守在陣地上的四連幹部戰士,隨即與越軍展開了激戰。9時許,越軍一發炮彈落在指導員鄧明忠蹲的防炮洞旁一米多處爆炸,鄧明忠的頭部和胸部被震傷,當即昏迷不醒。下午17時55分左右,敵炮火越打越猛,分三路進攻的越軍合為一路向五號陣地沖擊,有幾個越軍已沖上我五號陣地,這時,鄧明忠前後已昏迷了幾個小時。在他身旁的幾個戰士看到情況危急,猛搖他幾下,當他模模糊糊地聽到戰士們說敵人已向五號陣地反撲,便咬緊牙關,以頑強的毅力,一直爬到三號陣地頂端,一面指揮戰鬥,一面端起沖鋒槍向五號陣地的敵人猛掃!當一部分越軍沖到我五號陣地前沿時,五班代舒金才帶領全班沉著應戰,近戰殲敵,他兩個點射就消滅了兩個敵人。這時,二班副班代李懷瓊,帶領一個組增援五班戰鬥,當他剛進入五號陣地左側戰壕時,見到四個敵人向我陣地爬來,其中一個敵人瞄準我一名同志正要開槍,他眼明手快,一個點射將敵擊斃。三個敵人見勢不妙,倉惶逃命,他一個箭步沖到我戰壕前沿,接著一個點射又斃敵一名。深夜,敵人再以一個排的兵力向我法卡山進行偷襲。四連把敵人放到二十米左右時,才一齊開火,當場斃敵14名。在當天,四連炊事班,為了保障陣地的伙食,不顧越軍的炮火的嚴密封鎖,堅持前送後運。司務長陳慶強頭部負傷後,仍堅持帶領炊事班通過幾道炮火封鎖線,到陣地搶運傷員,及時將二十一名傷員搶運到救護所。炊事班副班代廖老成,這天送飯時,他走在最前面帶頭往前直沖;戰士戴泉濤,挑飯送菜的鐵桶被炮彈炸了七個孔,手負了傷,堅持把飯菜送到陣地。回來時冒著敵人炮火把傷員背下陣地。在5月10日當日,越軍組織了三次反撲,均被四連擊退,越軍被擊斃14名。(另一種說法為:此戰雙方激戰48分鍾,擊斃越軍30名,擊傷80名)這次戰鬥,四連榮立集體一等功,獲得上級授予的"攻如猛虎,守如泰山"錦旗一面。

越軍第二次反撲

1981年5月16日凌晨,越軍向我陣地上傾瀉了近千發炮彈,摧毀我工事,隨即越軍以一個團的兵力,在重炮的掩護下,分多路,多方向,多梯次向我陣地實施反撲。

五號陣地的戰鬥

在五號陣地,堅守在法卡山最前沿五號陣地的五連七班在排長尹風光的帶領下,與敵展開了激烈戰鬥戰鬥!密密麻麻的越軍向陣地撲來,班代溫成榮在敵離陣地前沿隻有十五米遠時,端沖鋒槍突然向敵猛掃,前頭的幾個越軍立即被擊斃;老戰士劉新運也躍上戰壕用機槍橫掃敵人,將越軍打得成片成片地倒下,二十多分鍾激戰,打得越軍屍橫遍野,第一波次的越軍被大量殺傷,喪失了戰鬥力;但隨即越軍炮火更猛烈了,更多的越軍再次向五號陣地撲來。在近乎瘋狂的反擊中,七班的子彈、手榴彈全部打光!在彈已盡、糧已絕、毫無退路的情況下,七班抱著必死之心面對數倍于己的越軍全部槍上刺刀與攻上陣地的越軍進行進行肉搏戰!雙方隨即扭打在一起。在沒有退路的情況下,七班也殺得瘋狂了:一刺刀捅死一個越軍,隨即被更多涌上的越軍捅死!雙方士兵以血肉之軀在這個小小的地方如同野獸般進行廝殺!浴血奮戰一個多小時,殺死越軍40多名,直到最後全部壯烈犧牲!用鮮血與生命實現了誓與陣地共存亡的決心!硝煙吹散,雙方陣亡士兵屍體橫陳在五號陣地上,氣壯山河!

四號陣地的戰鬥

在四號陣地,九班同樣面臨七班的同樣情況:密密麻麻的越軍向陣地涌來!九班代,通訊員段玉生,身負重傷仍忍著劇痛,頑強地堅持戰鬥,直至奄奄一息!進攻的越軍發現奄奄一息的九班代,立即同時多方向向他包抄過來,九班代段玉生待越軍靠近身邊時,毅然拉響手榴彈,與越軍同歸手盡,在他破碎的遺體旁邊躺下七具越軍的屍體!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激戰後,隻剩下老戰士袁煥高一個人,其餘全部陣亡!袁煥高也豁出去了,不斷地將一顆顆手榴彈投向敵群,又操起機槍向越軍猛掃。當即十幾個越軍倒在陣地前沿,隨即也被越軍的火力擊中負傷。最後子彈,手榴彈都打光了,他就用石頭與越軍搏鬥,隻身戰群敵,直到被敵人打昏滾翻到山溝裏。

三號陣地的戰鬥

在三號陣地,八班副班代許文永頭部負傷,鮮血直流,他不顧這一切,視死如歸,端起沖鋒槍,躍出戰壕向敵人勇猛沖殺,直到最後壯烈犧牲時仍然保持著向敵人射擊的英雄姿態;六班老戰士蔡亞清,多處負傷,班裏的同志要抬他到防炮洞隱蔽,他堅決不肯,他站不起,坐不住,躺在戰壕裏幫助同志們裝子彈,擰手榴彈蓋。當子彈、手榴彈都打光了,他還幾次冒著危險艱難地爬到敵人屍體上撿回手榴彈和子彈,以頑強的毅力,堅持到最後。新戰士黎有東,進入陣地後,他身患重病,兩天沒有吃飯,在越軍瘋狂反撲時,他拿起機槍猛掃敵人,當身負重傷後繼續戰鬥,很快子彈和手榴彈都打光了,這時一名越軍向他撲來,他用盡全身力氣,一躍而起,將敵人壓倒在地,用雙手卡住這名越軍的喉嚨,活活地將這名越軍卡死。他犧牲後身體還壓在敵人的身上。

五號陣地失守

守在陣地上的五連三排與敵浴血奮戰一個多小時後,連長,副連長全部負重傷,指導員犧牲,四,五號陣地先後失守!三號陣地僅餘7人苦苦支撐!此戰五連三排和二排全體同志,在敵眾我寡的情況下打得艱苦頑強,共擊斃越軍110名。

其後越軍的炮火越來越猛烈,後面指揮的營部發了瘋似的向五連呼叫,但陣地上的通訊器材全部被炮火損壞,步談機裏面毫無五連的回應!

六連連長梁天惠從步談機裏聽到營長呼叫五連的急切聲音,知道五連情況危急,便主動向營長請求增援。他和副指導員陳維林立即帶領部隊穿過越軍的炮火封鎖,直奔法卡山。當趕到三號陣地時,隻見越軍從正面、左右兩側分多路直撲過來,情勢十分危急。梁天惠迅速把堅守在陣地上的兵力和增援兵力作了調整,指揮剩餘人員集中火力壓製敵人,同時呼喚炮兵在三號陣地左、右兩側和正面二、三米處的越步兵群中開花,進攻的越軍躲避不及,霎時血肉橫飛,斷臂殘枝炸得滿天飛舞,當即斃敵十多名,打退了沖到陣地前沿和兩側的敵人。越軍的指揮官也打紅了眼,在損失了大量的兵員後,借助炮火的掩護,接連幾次向三號高地發起沖擊,戰鬥十分激烈。二十分鍾的激戰後,一排隻剩下六個人,副指導員中彈犧牲。在危急時刻,梁天惠從這條塹壕跑到那條塹壕,鼓勵戰士們戰鬥。終于頂住了越軍的反撲,鞏固了三號陣地。三號陣地鞏固後,梁天惠想趁機一鼓作氣奪回四、五號陣地。四,五號陣地是法卡山的兩條腿,三號陣地是主體,奪不回四、五號陣地,三號陣地也難以保住。于是梁天惠立即組織了一個加強班的兵力向佔領了四號陣地的越軍發起反擊,請求炮火襲擊四號陣地,同時下令留下六零炮班和炊事班堅守三號陣地,其餘人員做好向四、五號陣地反擊的準備。

收復陣地

我炮火延伸後,第一梯隊沖擊,越軍發現了這一意圖,立即以大量的炮火進行封鎖攔截,收復四、五號陣地的意圖受阻。這時,越軍頑強的戰鬥力也得到了體現:地表經過炮火耕犁的四號陣地上越軍人數多,在我炮火的急襲下死傷慘重,但剩餘的越軍還是組織起來向我進攻的第一梯隊進行抵抗,密集的火力造成了第一進攻梯隊的較大傷亡!立即喪失了戰鬥的能力。為鼓舞士氣,梁天惠立即帶領第二梯隊,一馬當先冒著越軍的彈雨拼死奪回了四號陣地;五號陣地上的越軍見四號陣地被我奪回後,立即組織一個多排的兵力向四號陣地進行增援,梁天惠高呼炮兵要求火力支援,但越軍離四號陣地實在太近,為怕誤傷我方僅以中小口徑火炮對進攻的越軍進行壓製,微弱的火力根本壓製不住越軍的攻勢,梁天惠再次急呼,要求以大口徑炮火抵近壓製!霎時間,大部分的越軍被密集覆蓋的彈群吞沒。我陣地上的人員乘勢又向五號陣地發起了勇猛沖擊。在陣地上的越軍人員已經死傷大半,而後續梯隊也沒有多少人員可調配增援,殘餘的越軍無法再進行支撐,隻能放棄佔領的陣地退卻。19時52分我奪回了失去的全部陣地。

入夜,越軍再次組織少數兵力對三、四、五號陣地進行偷襲,但再次被擊潰。

在堅守三號,收復四、五號陣地戰鬥中,六連戰士的英雄事跡是可歌可泣的。一班代劉太秋,帶領全班在向四號陣地沖擊時,自己一直沖在最前面,在敵炮彈炸傷雙腿,身體多處負傷的情況下,他仍然指揮全班戰鬥,並以火力掩護全班沖擊。三班代謝先晚帶領全班猛沖猛殺,在全班亡三人,重傷三人,隻剩下二人的情況下,仍然堅持在陣地上,同本連三排一起沖殺到五號陣地。二班代梁安龍,當敵向三號陣地蜂擁而來時,沉著冷靜,頑強戰鬥,一直戰鬥到生命的最後一息。戰士歐伍貴在戰鬥中,六個指頭被手榴彈炸傷,包扎後,堅持留在陣地繼續堅持壓子彈,還用兩手掌將手榴彈夾著,用牙將彈蓋一個個咬住擰開,放到戰友身邊。六零炮班新戰土肖家才,在全班隻剩下一個人的情況下,在排長的指揮下,一個人裝填和發射了五十多發炮彈,炸得越軍血肉橫飛。當炮身炮架被炸壞後,他又操起沖鋒槍向敵人掃射,榮立二等功。機炮連排長陳建國,在這幾天的激戰中,帶領三名重機槍手堅 守在四號陣地上,連續打退了敵人四次輪番反撲。後來,一發炮彈在他身邊不遠的防炮洞上炸響,洞裏的三箱彈葯同時引爆了,他的臉部、手腳多處燒傷。這時,又一個排的越軍向我陣地撲來,陣地正面能堅持戰鬥的隻有他一個人了,他沉著應戰,一會用輕機槍、沖鋒槍向敵掃射,一會又向敵投手榴彈,將進攻的越軍死死地壓住不敢前進。子彈和手榴彈打完後,一個越軍趁勢爬到了塹壕前沿,陳建國發現後,忍著劇烈的傷痛猛撲過去,用膝蓋壓住這名越軍的脖子,將其活活壓死!緊接著又有三個越軍爬上來了,他從烈士身旁撿起一支沖鋒槍,一連三個點射,將三名越軍全部擊斃。最後終因體力不支他昏倒在血泊裏,後被增援部隊搶救脫險。九班代楊其石,在越軍瘋狂反撲時,他親手操起重機槍,一個點射消滅了沖上五號陣地的一個越軍。越軍發現後立即以炮火集中打我重火器,並以火力封鎖五號陣地頂端和兩側。最後被炮彈打中,壯烈犧牲。副班代劉少華立即代理班代指揮戰鬥,身負重傷後,仍堅持戰鬥不下火線。全排先後十七名同志壯烈犧牲,四人負傷,五挺重機槍有四挺被敵人炮火炸毀。班代韋泰年在本班武器被炸毀後,檢起烈士的武器與敵戰鬥,負傷後,忍著疼痛,抓起沖鋒槍跳出塹壕向敵人掃射,後又中彈再次受傷,昏迷倒下。越軍蜂擁而上,他以頑強的毅力爬上陣地,與越軍肉搏,最後壯烈犧牲。步談機員胡英元,5月16日越軍佔領了四,五號陣地,正在向三號陣地反撲時,他呼喚請靠近我們開炮。

戰鬥結束,打掃戰場時,發現許多英雄勇士壯烈的場面:守軍陣前的山坡屍橫遍野。雙方的陣亡者糾纏在一起,多數保持著肉搏的姿態,有的烈士用牙齒咬住越軍的肩膀,有的烈士保持向前爬的姿態,有的和越軍扭打在一起,死死不放開;有的手持匕首插入對方胸膛,有的在人群中拉響手榴彈,周圍的死者個個肢體不全……僅這一天,越軍就在我陣地上陳屍257具!(另一種說法為:這一仗擊斃越軍500餘名);而我五連也付出了陣亡29人,六連陣亡26人,先期撤下充當預備隊的四連陣亡4人 !

1981年5月19日凌晨,越軍在炮兵掩護下再以一個營的兵力輪番強攻。我駐守的部隊再次拼死反擊,在步、炮協同下,擊斃越軍百餘名,打退越軍的反撲。

1981年6月7日,越軍發射炮彈上千發,再次以約1個營的兵力向法卡山及其兩側高地進攻,此次越軍的攻勢再次被瓦解。戰鬥結束後,對面的越軍似乎已經元氣大傷,部隊也急需修整,因此戰場基本沉寂。

胡總書記為法卡山部隊題詞胡總書記為法卡山部隊題詞

從81年的5月5日到6月7日,越軍與我在法卡山地區進行了5次規模較大的戰鬥,在戰鬥中,越軍處于仰攻的不利態勢,在5月10日與5月16日的鏖戰中傷亡慘重,死者中最高軍階為上尉營長阮光世。此後,法卡山地區再無發生大規模的戰鬥,戰區基本沉寂下來。在1984年4月28日,我雲南地區發動對老山地區的收復戰,在法卡山,越軍為配合雲南戰線,向我法卡山陣地發射炮彈數千發,但沒有採取其他軍事行動。

法卡山一戰,廣西軍區邊防三師九團的損失大大超過預料,共戰死78人(在廣西憑祥法卡山烈士陵園裏面有陣亡烈士名單154人,但其中沒有發現文中九團二營陣亡人員名字),傷106人。陣亡者多是18歲至25歲的士兵或下級軍官,籍貫以兩廣、兩湖、貴州、河南為主,烈士大部分葬在廣西的寧明縣城。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