況周頤

況周頤

況周頤(1859~1926),晚清官員、詞人。原名況周儀,因避宣統帝溥儀諱,改名況周頤。字夔笙,一字揆孫,別號玉梅詞人、玉梅詞隱,晚號蕙風詞隱,人稱況古,況古人,室名蘭雲夢樓,西廬等。廣西臨桂(今桂林)人,原籍湖南寶慶

光緒五年舉人,曾官內閣中書,後入張之洞、端方幕府。一生致力于詞,凡五十年,尤精于詞論。與王鵬運朱孝臧鄭文焯合稱"清末四大家"。著有《蕙風詞》、《蕙風詞話》。

  • 出生地
    廣西臨桂(今桂林)
  • 主要作品
    蕙風詞》、《蕙風詞話》
  • 所處時代
    晚清
  • 本名
    況周頤
  • 字型大小
    字夔笙,一字揆孫,別號玉梅詞人、玉梅詞隱,晚號蕙風詞隱
  • 民族族群
    漢人
  • 主要成就
    "清末四大家"之一
  • 去世時間
    1926年
  • 出生時間
    1859年

生平簡介

況周頤,鹹豐九年(1859)九月初一日生。9歲補弟子員,11歲中秀才,18歲中拔貢,21歲以優貢生中光緒五年(1879)鄉試舉人,援例授內閣中書,任會典館繪圖處協修、國史館校對。敘勞以知府用,分發浙江。在京師為官期間,與同鄉王鵬運友善,結詞社,朝夕唱和,鑽研詞學,人稱"王況",共創臨桂詞派。1895年,入兩江總督張之洞府,領銜江楚編譯官書局總纂。戊戌變法後,離京南下,掌教常州龍城書院,講學南京師範學堂,受聘端方幕中,治理金石文字。後充任安徽寧國府鹽釐督辦。其間,復執教于武進龍城書院和南京師範學堂。民國年間寓居上海,賣文為生,窮困潦倒,以至無米下鍋。曾為劉承幹嘉業堂校書。民國十五年(1926)七月十八日卒,年六十八,葬湖州道場山。

文學創作

詞作特色

況周頤以詞為專業,致力50年,與王鵬運、朱孝臧、鄭文焯合稱清季四大家。20歲前,詞作主"性靈","好為側艷語","固無所謂感事"(趙尊岳《蕙風詞史》)。光緒十四年(1888)入京後,與當時詞壇名家同裏前輩王鵬運同官,以詞學相請益,得所謂重、拙、大之說,詞格為之一變。稍尚體格,詞情也較沉鬱,如〔齊天樂〕《秋雨》等。中日甲午(1894)戰爭時,憤于外敵入侵,寫下一些傷時感事、聲情激越的篇什,如〔唐多令〕《甲午生日感賦》、〔蘇武慢〕《寒夜聞角》、〔水龍吟〕《二月十八日大雪中作》、〔摸魚兒〕《詠蟲》、〔水龍吟〕"聲聲隻在街南"等,反映"嘶騎還驕,棲鴉難穩"的現實和"壯懷空付,龍沙萬裏"的感慨。有一些作品則是對清室的興衰、君臣的酣嬉、深致憂思,如〔三姝媚〕的"紅樓依然,玉容歌舞"、〔鶯啼序〕的"有恨江山,那能禁淚"等。

辛亥革命後,況周頤與朱孝臧唱和,受朱影響,嚴于守律,于詞益工,但大都是"故國"之思,抒寫封建遺老情緒。如〔傾杯〕《丙辰自壽》,以"老圃寒花"自比;〔水調歌頭〕《壬戌六月十一日集海日樓為寐叟金婚賀》中,更明顯地表露出"指顧光華復旦,仙仗御香深處,比翼更朝天"的復闢幻想。

詞學主張

況周頤尤精詞評。著有《蕙風詞話》 5卷,325則。是近代詞壇上一部有較大影響的重要著作。1936年,《藝文》月刊又載《續編》2卷,凡136則,系輯自況氏各種雜著。1960年,人民文學出版社取正續兩編為一集,統名《蕙風詞話》,與王國維的《人間詞話》合刊出版。況周頤的詞學理論,本于常州詞派而又有所發揮。他強調常州詞派推尊詞體的"意內言外"之說,乃"詞家之恆言"(《蕙風詞話》卷四),指出"意內為先,言外為後,尤毋庸以小疵累大醇"(《蕙風詞話》卷一),即詞必須註重思想內容,講究寄托。又吸收王鵬運之說,標明"作詞有三要,曰:重、拙、大"。他論詞突出性靈,以為作詞應當"有萬不得已者在",即"詞心","以吾言寫吾心,即吾詞","此萬不得已者,由吾心醞釀而出,即吾詞之真"。強調"真字是詞骨,情真、景真,所以必佳"。但亦不廢學力,講求"性靈流露"與"書卷醞釀"。有其自具特色的詞論體系。此外,論詞境、詞筆、詞與詩及曲之區別、 詞律、 學詞途徑、讀詞之法、詞之代變以及評論歷代詞人及其名篇警句都剖析入微,往往發前人所未發。朱孝臧曾稱譽這部詞話、認為它是"自有詞話以來,無此有功詞學之作"(龍榆生《詞學講義附記》引)。

況周頤《蕙風詞話》況周頤《蕙風詞話》

著述名錄

況周頤著作,有詞9種,合刊為《第一生修梅花館詞》。晚年刪定為《蕙風詞》2卷。又有《秀道人修梅清課》1卷,與張祥齡、王鵬運聯句詞作《和珠玉詞》1卷。又輯有《薇省詞抄》11卷,《粵西詞見》2卷,《詞話叢鈔》10卷。

此外,尚著有《詞學講義》、《玉棲述雅》、《餐櫻廡詞話》、《歷代詞人考略》、《宋人詞話》、《漱玉詞箋》、《選巷叢譚》、《西底叢談》、《蘭雲菱夢樓筆記》、《蕙風簃隨筆》、《蕙風簃二筆》、《香東漫筆》、《眉廬叢話》、《餐櫻廡隨筆》等。

文人評價

王國維:蕙風詞,小令似叔原(晏幾道),長調亦在清真(周邦彥)、梅溪(史達祖)間,而沈痛過之。強村(朱孝臧)雖富麗精工,猶遜其真摯也。天以百凶成就一詞人,果何為哉?(《人間詞話》下)

葉恭綽:夔笙先生與幼遐翁(王鵬運)崛起天南,各樹旗鼓。半塘氣勢宏闊,籠罩一切,蔚為詞宗;蕙風則寄興淵微,沉思獨往,足稱巨匠;各有真價,固無庸為之軒輊也。(《廣篋中詞》二)

錢基博《現代中國文學史》:"蓋周頤之詞,細膩熨貼,典麗風華,闊大不及祖謀,而綿密則過之焉。然周頤之詞學,實得助於祖謀者不鮮,嘗語人曰:' 餘之為詞,二十八歲以後,格調一變,得力於半塘;比歲守律綦嚴,得力於漚尹。人不可無良師友也。'"

龍榆生《清季四大詞人》:"(其詞)多偏于凄艷一路,而少蒼涼激壯之音。 "

一樣風光一樣感;幾經世事幾經愁。 --贈清內閣中書況周頤

況周頤去世時,朱孝臧葬其于浙江湖州道場山。此聯以平淡之語表達深沉之意。上聯評贊況周頤不以外物而悲喜的處世態度;下聯興慨其面對人生遭遇的坦然之懷。(見《古今名人聯話》)

家世詳介

況周頤祖原籍湖南寶慶府,明末,其七世祖況一幾由湖南寶慶遷廣西,生太高祖況成武。而高祖況宏剛任廣西撫標右營把總,升千總,恩蔭一子,應授忠顯校尉,敕贈奮武郎,桂林營把總。曾祖況世榮,字纓傳,蔭七品太學生,賜贈中憲大夫。

祖父祥麟,字皆知,號葵杠,嘉慶庚申(1800)恩科舉人,誥封奉政大夫,晉封中憲大夫。是個文學家,也是文字學,音韻學家,著有《紅葵齋詩草附詞》,《葵杠筆記》,《六書管見》。況祥麟為人和善,善啓迪後進,對晚輩的學識品行影響很大。祖母朱鎮,字靜媛,名門閨秀,敕封太孺人,誥封太恭人。能詩能詞,號稱"臨桂女史",著有《澹如軒詩草》。

況周頤像況周頤像

父親況洵,字雲衢,號瑜卿,邑廩貢生,候選訓導,歷署河池州學學正,西林縣學訓導,敕授修職郎,賜封文林郎,欽加內閣中書銜,誥封奉政大夫。母氏許,敕封孺人,賜封正七品太孺人,誥封太宜人。生母氏李,誥封太宜人。

大伯況澍,字雨人,道光乙酉年(1825)舉人,己醜年(1829)進士,翰林院庶吉士,武英殿協修《康熙字典》,改刑部貴州司主事,升福建司員外郎,誥授奉直大夫。著有《東齋雜著》,《東齋詩集》。

二伯況澄,字少吳,郡廩生,嘉慶戊寅恩科舉人,道光壬午(1822年)進士,曾任翰林院庶吉士,授戶部雲南司主事,則例館提調,官江西司員外郎,福建司郎中,山東道,貴州道監察御史,兵科,刑科給事中,工科掌印給事中,巡視西城。簡放河南糧鹽道兩署,河南按察使。曾任道光甲午陝甘鄉試主考官,道光癸巳會試,道光辛卯順天鄉試同考官,道光庚子河南鄉試提調官。誥授中憲大夫。有《春秋屬辭比事記補》,《西舍詩文》《使秦記程集》,《雜體詩鈔》行世。

三伯況詮,字怡卿,廩貢生,候選訓導,例授修職郎,敕贈文林郎,欽加內閣中書銜。

胞兄吉生。胞姊三,長適靈川周廷揆,誥封正一品夫人;二姊適同邑黃俊熙,例贈正七品孺人;三姊適同邑周德溥,例封宜人。

長子況維琦,字又韓,畫家。長女況綿初(維琚),嫁篆刻名家陳巨來。

作品選摘

【減字浣溪沙】

風雨高樓悄四圍,殘燈黏壁淡無輝,篆煙猶裊舊屏幃。

已忍寒欺羅袖薄,斷無春逐柳棉歸,坐深愁極一沾衣。

【減字浣溪沙】

一向溫存愛落暉,傷春心眼與愁宜,畫欄憑損縷金衣。

清·況周頤詞《減字浣溪沙》(黃仲金 書)清·況周頤詞《減字浣溪沙》(黃仲金 書)

漸冷香如人意改,重尋夢亦昔遊非,那能時節更芳菲?

【減字浣溪沙·聽歌有感】

惜起殘紅淚滿衣,他生莫作有情痴,人間無地著相思。

花若再開非故樹,雲能暫駐亦哀絲,不成消遣隻成悲。

【江南好·詠梅】

娉婷甚,不受點塵侵。隨意影斜都入畫,自來香好不須尋。人在綺窗深。

【鷓鴣天】

如夢如煙憶舊遊,聽風聽雨臥滄洲。燭消香灺沈沈夜,春也須歸何況秋。

書咄咄,索休休,霜天容易白人頭。秋歸尚有黃花在,未必清樽不破愁。

【定風波

未問蘭因已惘然,垂楊西北有情天。水月鏡花終幻跡,贏得,半生魂夢與纏綿。

戶網遊絲渾是罥,被池方錦豈無緣?為有相思能駐景,消領,逢春惆悵似當年。

【唐多令·甲午生日感賦

已誤百年期,韶華能幾時?攬青銅、漫惜須眉。試看江潭楊柳色,都不忍、更依依。

東望陣雲迷,邊城鼓角悲。我生初、弧矢何為?豪竹哀絲聊復爾,塵海闊,幾男兒。

【曲玉管·憶虎山舊遊

兩槳春柔,重闉夕遠,尊前幾日驚鴻影。不道瓊簫吹徹,凄感平生。忍伶俜。

杳杳蘅皋,茫茫桑海,碧城往事愁重省。問訊寒山,可有無限傷情?作鍾聲。

換盡垂楊,隻縈損、天涯絲鬢。那知倦後相如,春來苦恨青青。楚腰擎。

抵而今消黯,點檢青衫紅淚,夕陽衰草,滿目江山,不見傾城。

【蘇武慢·寒夜聞角】

愁入雲遙,寒禁霜重,紅燭淚深人倦。情高轉抑,思往難回,凄咽不成清變。

風際斷時,迢遞天涯,但聞更點。枉教人回首,少年絲竹,玉容歌管。

憑作出、百緒凄涼,凄涼惟有,花冷月閒庭院。珠簾綉幕,可有人聽?

聽也可曾腸斷?除卻塞鴻,遮莫城烏,替人驚慣。料南枝明月,應減紅香一半。

【摸魚兒·詠蟲】

古牆陰、夕陽西下,亂蟲蕭颯如雨。西風身世前因在,盡意哀吟何苦?

誰念汝?向月滿花香,底用凄涼語?清商細譜。奈金井空寒,紅樓自遠,不入玉箏柱?

閒庭院,清絕卻無塵土,料量長共秋住。也知玉砌雕欄好,無奈心期先誤!

愁謾訴,隻落葉空階,未是消魂處。寒催堠鼓。料馬邑龍堆,黃沙白草,聽汝更酸楚。

【水龍吟

己醜秋夜,賦角聲《蘇武慢》一闋,為半塘所擊賞。乙未四月,移寓校場五條胡同,地偏,宵警嗚嗚達曙,凄徹心脾。漫拈此解,頗不逮前作,而詞愈悲,亦天時人事為之也。

聲聲隻在街南,夜深不管人憔悴。凄涼和並,更長漏短,彀人無寐。

燈炧花殘,香消篆冷,悄然驚起。出簾櫳試望,半珪殘月,更堪在,煙林外!

愁入陣雲天末,費商音、無端凄戾。鬢絲搔短,壯懷空村,龍沙萬裏。

莫謾傷心,家山更在,杜鵑聲裏。有啼烏見我,空階獨立,下青衫淚。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