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大飢荒

河南大飢荒

河南大飢荒發生在1942年夏到1943年春,河南發生大旱災,夏秋兩季大部絕收。大旱之後,又遇蝗災。飢荒遍及全省110個縣。據估計,3000餘萬眾的河南省,有300餘萬人餓死,另有300餘萬人西出潼關做流民,沿途餓死、病死、扒火車擠踩摔(天冷手僵從車頂上摔下來)軋而死者無數。

  • 中文名稱
    河南大飢荒
  • 時間
    1942年夏到1943年春
  • 地區
    河南
  • 遇難人數
    300萬
  • 發生原因
    自然災害、政府救災不力
  • 著名人物
    白修德

基本信息

河南大飢荒發生在1942年夏到1943年春,河南發生大旱災,夏秋兩季大部絕收。大旱之後,又遇蝗災。飢荒遍及全省110個縣。據估計,1000萬眾的河南省,有300萬人餓死,另有300萬人西出潼關做流民,沿途餓死、病死、扒火車擠踩摔(天冷手僵從車頂上摔下來)軋而死者無數。

河南大飢荒

從1941年開始,地處中原的河南就開始出現旱情,收成大減,有些地方甚至已經“絕收”,農民開始吃草根樹皮

到1942年,持續一年的旱情更加嚴重,這時草根幾乎被挖完,樹皮幾乎被剝光,災民開始大量死亡,在許多地方出現了 “人相食”的慘狀,一開始還是隻吃死屍,後來殺食活人也屢見不鮮。然而,國民政府對此似乎了解無多,不僅沒有賑濟舉措,賦稅還照征不減。事實證明,一旦政府採取種種有力的賑災措施,災民得到救濟,死亡人數便迅速減少。

在這次大飢荒中,美國《時代》周刊駐華記者白修德。(TheodoreH.White)在促使遠在重慶的國民政府最終採取果斷措施、拯救無數生靈的過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事件經過

1943年災區氣候依然幹旱,災情進一步惡化。這時,災區的情況開始外傳,2月初重慶版《大公報》刊登了該報記者從河南災區發回的關于大飢荒的報道,卻遭到國民政府有關部門當即勒令停刊三天的嚴厲處罰。訊息傳出後,駐重慶的外國記者一片嘩然,白修德決定親赴災區一探虛實。月底,經過有關部門批準,白修德來到河南災區。雖然已經有所耳聞,但親眼看到災區的情況他還是深受震動。路旁、田野中一具具屍體隨處可見,到處都是野狗在啃咬死屍。白修德拍下了多幅野狗從沙土堆中刨出屍體來啃的照片。在當地傳教士的陪同下,他走訪了一些村庄,訪問了許多災民。從災民的口中,他才知道吃人已不鮮見,問題隻在于是吃死人還是吃活人。

1942年,就在中國人民的抗日戰爭進行到了關鍵的時刻,全國人民一致對外抗戰,後方的支援尤為重要,但當時河南爆發了大飢荒,死亡人數達300萬之多。

1942年,豫北、東、南30多個縣佔河南總面積三分之一的區域已被日軍佔領,剩餘的豫中、豫西尚在國民政府管轄區域內。日本的侵華給中國人民帶來了很多的災難,殘酷的30萬人的南京大屠殺給百姓帶來了許多隱形的重傷。1942年,黃河決堤泛濫,這讓我們記住了洪水,記住了蔣介石,更記住了日本。國民黨總統蔣介石的“以水代兵”之法讓河南、安徽江蘇三省所屬44縣5.4萬平方公裏的土地被黃河水淹沒,我們暫不考慮此次洪水對日軍的影響,應該考慮的是89萬河南百姓。黃河水退後,形成了長達400多公裏的黃泛區。豫東平原的萬頃良田沃土變成了沙灘,黃泛區很多不願做亡國奴的人民,大批流向國統區,加重了國統區人民的糧食負擔。此後黃河水連年泛濫、決口。大水之後,撂荒的土地又發生了蝗災。庄稼被啃個精光,眼看著僅存的一點庄稼被毀,百姓有苦難言。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河南有幾十萬中國抗日軍隊駐防,而這幾十萬人的糧草補充,全靠自己省內解決。從1937年到1942年,五年半的時間,河南兵糧的貢獻都是全國第一。沉重的兵役和賦稅數額,使河南的民力物力財力已經枯竭,許多農民破產逃亡。其實就是在風調雨順的時候,河南農民在交糧納賦之後,也隻能靠野菜和一些雜糧度日,更談不上任何儲藏。當時的百姓家都吃不上飯,許多百姓就被活活餓死。1942年河南全省遭災,百姓的日子就更難過了。當時麥收隻有一兩成,秋糧甚至完全絕收,一場特大的飢荒就爆發了,這決不是偶然。

但是蔣介石對1942年的河南大災卻不管不問,他不想百姓,隻顧自己的利益。1943年3月底,當美國記者白修德向蔣介石匯報災情時,他說不知道。其實,他早知道,隻是不想負責任。1942年8~9月河南剛開始有災時,蔣介石已從軍方得知訊息,他就召開了緊急的“前方軍糧會議”,採取了一些措施。他一方面減少河南的征糧數額,另一方面決定把西安方面的儲糧運往河南以備軍隊之用。但蔣介石採取這些非常措施,隻是為了解決河南軍隊的糧食問題,並沒有採取有效的救災措施,隻是減免了很少的征糧數額而已,置災民于不顧。

1942年10月,這時冬季來了,天氣變冷,災民很多都逃亡了,百姓的死亡率也迅速上升。對于國民政府來說,是實施救災工作的最重要時刻,此時也可以阻止災情的蔓延,但是事實卻相反。10月上旬,河南省賑濟會推選代表到重慶,請求國民黨中央免除災區征糧數額,蔣介石不但不見他們,而且還不讓他們在重慶公開活動。10月20日,國民黨中央政府派張繼、張厲生等到河南勘災,他們實地進行考察,也承認河南災情真的很嚴重。10月29日,豫籍國民參政員郭仲隗在重慶召開的第三屆一次國民參政會上,也對河南的災民的遭遇表示同情,並要求採取措施。然而,多方的呼吁,並沒有引起蔣介石政府對河南災情的重視,救災的延誤加深了百姓的苦難。

悲慘結果

國統區300萬民眾活活餓死了,1942年的河南大災也結束了。除了極少數盡職的中外記者為這場大災留下的片斷記錄外,它在歷史上幾乎是一片空白,一場慘絕人寰的災難竟然如此地被人忽視甚至遺忘,這是國民黨當局嚴密封鎖新聞的結果。生命的流逝讓我們不禁為之感嘆,不過正是由于這些寶貴的片段記錄,才讓我們深深地記住了這次災荒,並值得後人深深地思考。

河南大飢荒

把各村、縣情況匯總後,白修德估計受災最重的四十個縣中大約有三百萬至五百萬人餓死。但是,當他向河南省省主席說起餓殍遍地的情景時,這位省主席卻說他誇大事實:“隻有富人才得把賦稅全部交納。對于窮人,我們所征收的,絕不超過土地上所能出產的東西。”[美]白修德、賈安娜:《中國的驚雷》,第195頁。白修德知道旱情固然嚴重,但如果政府停免賦稅、採取賑災措施,就能迅速減少災民的死亡人數,因為在河南省鄰省陝西就有大批存糧。然而,各級官員對災情總是輕描淡寫,力圖掩蓋真相。

歷史教訓

“災荒完全是人為的,如果當局願意的話,他們隨時都有能力對災荒進行控製。”這位傳教士當年從自己親身經歷中得出的結論,在半個多世紀後被經濟學家阿馬蒂亞.森(AmartyaSen)的深入研究作了理論上的證明,這也是森在1998年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的重要原因之一。

河南大飢荒

他在《貧困與飢荒--論權利與剝奪》、《以自由看待發展》兩書中指出,貧困不單純是一種供給不足,而更多的是一種權利分配不均,即對人們權利的剝奪。由于格外註重“權利”,阿馬蒂亞?森強調自己的經濟學採用的是“權利”的分析方法,將貧困、飢荒問題與“權利”緊密相連,指出相當多的人的權利被剝奪才會導致大飢荒。

從權利角度認識貧困、飢荒問題,把這看似單純的經濟學問題與社會、政治、價值觀念等因素綜合考慮,突破了傳統經濟學僅從“經濟”看問題的角度,使經濟學的視野更加開闊、分析更加深刻。通過對飢荒與經濟、社會機製的聯系的分析,他的研究說明經濟活動背後離不開社會倫理關系。這是他對經濟學的最大貢獻,他也因此被稱為“經濟學的良心”。199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公告對他的研究作出如此評價:“阿馬蒂亞?森在經濟科學的中心領域做出一系列可貴的貢獻,開拓了供後來好幾代研究者進行研究的新領域。他結合經濟學和哲學的工具,在重大經濟學問題討論中重建了倫理層面。”

阿馬蒂亞·森以大量資料和經驗研究為基礎,證明現代以來雖然飢荒與自然災害有密切關系,但客觀因素往往隻起引發或加劇作用,權利的不平等、信息的不透明、言論自由的缺乏、政治體製的不民主才是加劇貧困和飢餓、導致大規模死亡的飢荒發生的主要原因,在糧食問題的後面是權利關系和製度安排問題。因為隻有在民主自由的架構中,信息才有可能公開,公眾才有可能就政策製定進行公開討論,大眾才有可能參與公共政策製定,弱勢群體的利益才能得到保障,政府的錯誤決策才有可能被迅速糾正而不是愈演愈烈。在沒有重大災害的承平時期,人們對民主的作用和意義往往並不在意;或許隻有面對災害的嚴重後果,人們才能意識到民主的重要。

歷史經驗和理論研究都已說明,對重大災難的深刻反思,往往是社會改革、進步的重要契機。隻有在這個意義上,“多難”才能“興邦”;一個民族今天失去的,才能以明天的進步作為補償。

飢荒導致的人口遷徙:

由于飢荒所致,河南許多地區的人口向南方遷徙。特別是浙江靠近河南的地區是河南人遷徙最多的地區。浙江的湖州、安吉、長興是逃荒人群的聚集地,其中長興縣最多。據不完全統計,到現在,河南人的後裔在這些地區已達到100多萬,隨著新中國的成立,河南人的後裔已經完全融入當地的文化,為當地的經濟建設等各方面做出了自己應有的貢獻。長興縣90%的地方語言為河南話,至今仍保留著河南人的許多民俗,如過年舞獅、跳船燈,正月16過大年等傳統習俗。    

其他資料

面對這種情況,白修德意識到隻有讓外界知道情勢如此嚴峻才能挽救災區無數生命,因此迫不及待地想把災區實情告訴世人。洛陽電報局是他歸途中經過的第一個電報局,他立即就將電稿發出。他清楚,“按照規定,這篇報道和任何新聞報道一樣,應當發回重慶,由我在宣傳部的老同事進行檢查,這樣,他們肯定會把這篇報道扣壓下來的。然而,這封電報卻從洛陽通過成都的商業電台迅速發往了紐約。或者是因為這個電台的製度不那麽嚴格,或者是因為洛陽電報局某一位報務員在良心的驅使下無視有關規定,這篇報道不經檢查就直接發往紐約了。

河南大飢荒

于是,訊息首先在《時代》雜志上載開了--這家雜志在整個美國是最同情中國人的事業的”。當時蔣介石的夫人宋美齡正在美國訪問,頓時大怒,認為有損中國政府形象,由于她與《時代》周刊老板亨利·盧斯(HenryR.Luce)是老朋友,所以強烈要求盧斯將白修德解職,這一無理要求理所當然被盧斯拒絕。[美]白修德:《探索歷史》,第120頁。

訊息登出後,在美國引起很大反響,美國朝野對當時中國政府不顧民眾死活的作法大為不滿,甚至感到非常憤怒。回到重慶後,白修德想立即向蔣介石面呈實情,但蔣卻拒不接見,因為“一夜之間我在重慶成了一個引起爭議的人物。一些官員指責我逃避新聞檢查;另一些官員指控我和電報局裏的共產黨員共謀,把我的報道偷發出去”。宋慶齡得知這種情況,一再對蔣介石說事關數百萬人性命,堅持要蔣見白修德。在宋慶齡的堅持下,蔣介石最終同意會見。見面時,蔣介石厭惡之情溢于言表,堅決否認有人吃人和野狗吃死屍的情況。白修德不得已拿出野狗吃人屍體的相片,蔣看到這些相片,表情極其尷尬,問他在何處拍下這些相片,而後要他提供完整的報告,接著他又向白修德表示感謝,說他是比自己派出的任何調查員都要好的調查員。

後來的事實說明,一旦政府採取有效措施,災民的死亡便迅速減少。幾個月後,白修德收到了一位一直在災區的傳教士的一封來信,信中感激地寫道:你回去發了電報以後,突然從陝西運來了幾列車糧食。在洛陽,他們簡直來不及很快地把糧食卸下來。這是頭等的成績……省政府忙了起來,在鄉間各處設立了粥站。他們真的在工作,並且做了一些事情。軍隊從大量的餘糧中拿出一部分,倒也幫了不少忙。全國的確在忙著為災民募捐,現款源源不斷地送往河南。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