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上彥齋

河上彥齋

河上彥齋(天保5年11月25日(1834年12月25日) - 明治4年12月4日(1872年1月13日)尊王攘夷志士,幕末四人斬之一,曾暗殺著名的開國論思想家佐久間象山,明治維新後繼續反對開國而被處死。著名動漫作品(《浪客劍心》)的主人公緋村劍心即以他為原型

  • 中文名稱
    河上彥齋
  • 成    就
    幕末四人斬之一
  • 死    亡
    明治4年12月4日
  • 出    生
    天保5年11月25日

人物生平

熊本城下神馬借町小森貞助次男,本名小森彥治郎。不久作為河上源兵衛家的養子,改姓河上,名玄明,小名彥次郎,後來改名為彥齋。明治以後改名為高田源兵衛。

彥齋跟轟武兵衛學習文學,跟宮部鼎藏學習兵學,皇學則師從林櫻園。在幾位師傅的教導下,彥齋自年輕時便抱有勤王攘夷的思想。

文久元年(1861),彥齋隨熊本藩藩主名代長岡護美入京。後來便住在京都。30歲時,熊本藩選拔新兵,彥齋作為熊本藩攘夷監軍使去往長州。文久三年(1863)8月18日,由朝廷公武合體派對尊攘派發起的"八月十八日政變"爆發,彥齋于此時出長州,于池田屋事件(元治元年六月五日)後不久抵達京都,並為尊攘派的復興而奔走。

元治元年(1864)七月十一日,松代藩藩士、主張公武合體和開國論的大思想家佐久間象山到山階宮內請安而不遇,順道去五條河原町本覺寺拜訪門人蟻川賢之助。歸宅途中,佐久間象山被河上彥齋與隱岐的松浦虎太郎(另有一種說法:與河上彥齋共同行動的是因州藩士前田伊右衛門)二人合力斬殺于愛馬"王庭"之上。彥齋當時所用的是一種極為獨特的劍術,後來被人稱為"玄齋流",而彥齋也被人冠名為"劊子手(人斬り)彥齋"。

暗殺佐久間象山後,彥齋被本藩藩主下令監禁。沒幾天大赦出獄,彥齋又加入長州軍,並參加了同年七月十九日爆發的禁門之變。之後長州軍敗退,彥齋回到長州,並參加了後來的戊辰戰爭

明治維新以後,由于不滿新政府的開國方針,仍舊抱持攘夷思想的河上彥齋發表了反政府言論,從而因為愛宕通旭事件而被逮捕。明治四年(1871)十二月三日,彥齋被處刑,享年三十八歲。

彥齋辭世之句:為君而隕的枯身生于草中 開出血色的花朵"、"想起前塵中消逝的生命 為王交瘁的心殘存于世間。引用一句話:『如果說為了新時代而消失的英魂們的任務已經完成的話,那麽像我這種暗殺者是該投入時間的懷抱了,剩下的就交給平等的新時代下的後人吧』摘自--幕末四大千人斬之首,河上彥齋。

彥齋之刀

河上彥齋身高五尺多(150cm)身材短小但皮膚白皙,據說初次見面的人會誤會他是女性。而彥齋的劍術為我流,被傳為是單手拔刀的達人,著名的幕府大臣勝海舟(1823--1899)曾經回憶說河上彥齋是個殘暴的武士。能夠輕易地刺殺兵法家佐久間象山,武功不可說不高,但卻無人能說出他的派別。在幕末眾多劍士中,象彥齋這樣不屬于任何流派的人是非常稀有的。據說他也曾到道場與人試練,結果在竹刀的比試中一敗塗地。他隻有關起門來獨自苦練他的居合劍法,也正因為如此,才會抱有"真刀真槍絕對不敗"的自信。彥齋殺人時,一般是右足前探點地,左足彎曲採蹲姿,幾乎以左膝拄地;從這樣低的姿勢一氣拔刀而起,一刀從對方的下腹直斬到臉部。他憑借這樣利落的殺人劍法,為尊王攘夷派的志士們所用。

河上彥齋之刀河上彥齋之刀

幕末時期,由于新選組的崛起,尊王攘夷派的氣勢漸被壓製,朝廷中主張攘夷的公卿也處境窘迫。尊攘派志士們常常聚在料理屋借酒澆愁,被稱為"人斬"的河上彥齋也常常出入其間。有一次,說起一個敵方的幕吏時,群情激忿,大家指名道姓地破口大罵起來,彥齋的身影則從席間消失了。沒過多久,他回到料理屋,從腋下拎出一個布袋,道:"是這家伙嗎?"布袋中裝了一顆人頭,眾人檢視,果然就是剛才說到的那個幕吏的首級。河上就是這樣一個男人。

河上彥齋接到刺殺佐久間象山的任務。佐久間是公武合體論者、開國主義者。就連號稱幕末第一博學人士的大學者吉田松陰,在與佐久間見面之後,也感到大開眼界。後吉田松陰嘗試偷渡未果,與此事有牽連的佐久間也被戴上"偷渡教唆罪"的帽子,不得不蟄居起來。此後九年間,佐久間集中精力讀書學習,積累知識。等他復出之時,幕府的體製發生了變化,擅長雄辯的開國論者佐久間象山的聲名也漸漸高漲。為此,幕府拜托他到攘夷論泛濫的京都,嘗試說服反對開國的公卿。佐久間應承下來,于是來到洛中。佐久間曾經在光天化日之下,穿著西服招搖過市。這種過激行為在尊王攘夷派志士們的眼裏顯然是一種挑釁,是以欲除之而後快。一八六四年(元治元年)七月十一日這一天,身著洋裝的佐久間象山騎著白馬從市街走過,行到御池一帶時,有兩個武士疾步跑來。其中一個就是河上彥齋。他先以敏捷的拔刀術砍中佐久間的坐騎,趁佐久間落馬的當口一刀將其斬于馬下。一切都發生在一瞬間。那年佐久間五十二歲。殺死佐久間象山後,河上彥齋忽然感到無比的空虛。"以前殺人,就好像砍人偶一樣,什麽感覺也沒有。可是,就這次,斬殺佐久間象山之時,第一次覺得'我是在殺人',不禁一下子毛發直豎。也許這個人真的是一代人傑……"

這次任務使河上彥齋的心理受到強烈的打擊,再也不願揮起殺人之劍。于是,這位著名劊子手在殺死當代第一大學者後,便封刀不幹了。這次誅殺也成了他執行的最後一次任務。

歷史事件

1834年 11月25日肥後藩出生

1834年 11月25日肥後藩出生于肥後藩本城下的新馬借町,幼名玄明。

父小森貞助,乃是一介足輕。彥齋很小的時候就當了河上源兵衛的養子,河上源兵衛也是個卒族(足輕)。再大一點的時候(???多少歲?大概是十多歲時吧?不能確定)成為了大名家的低級茶童,後來因為他侍茶謹慎,升為國家老的"茶坊主"(高級茶人)

1854年 3月3日 櫻田門外之變

彥齋最初在江戶的活動並不積極,直到櫻田門之變後。那時大老井伊直弼被數名水戶與薩摩浪士暗殺,情形一片混亂。逃命的浪士躲到了細川藩的公館裏。此時正好被路過門前的彥齋看到了,他幫助了那些浪人,並給予他們敷葯,掩護他們躲過了同心的追捕。時年彥齋26歲

1862年 3月 島津久光上洛途中,路經肥後藩

文久元年是被稱之為"勤皇年"的一年 ,當時正是勤皇派的活動高峰期,肥後熊本的田中河內介、清河八郎、伊牟田尚平前來遊說彥齋加入勤王行列。細川藩與薩摩藩不同,關原中在東軍,並且立下大功,被視為德川在九州的屏障。所以自藩主以下對公武合體並不支持。島津久光在上洛途中經過熊本時曾接見了彥齋,此事件後,彥齋冒著脫藩的大罪加入了當時的激進派連合,恰在此時藩主派長岡護美上洛,選派隨從士十七人,中間就有河上彥齋。

1864年7月11日午後

佐久間象山的斬殺佐久間象山,騎馬用西洋鞍、西洋鞭、西洋長筒靴和一身和服十分不協調,當時的勤王志士都輕蔑的說他是"得了西洋炎症的人",後來又有流傳佐久間象山是佐幕開國、公武合體論、池田屋事變的幕後大黑手的謠言,而當時,彥齋的先輩同志,肥後勤王黨的核心宮部鼎蔵、松田重助、高木元衛門等先後被新撰組刺殺,彥齋在聽到幕後大黑手乃佐久間象山後便決意刺殺他

7月11日,佐久間象山收到了由彥齋發出的,署名"皇國忠義士"的"鋤奸狀"。當日中午佐久間象山在回家途中,遭遇二人刺殺。其中一人為河上彥齋,另一人為松浦虎太郎。雖然在此次事件以後,"人斬り彥斎"的外號就流傳開了,但到底是誰殺了佐久間象山,他二人誰也不說,所以當時真實的情況誰也不知道是怎麽回事。知道這個的恐怕隻有象山本人了。

1864年 7月18日

參加禁門之變暗殺象山七日後,就發生了禁門之變。長洲軍以擁有大炮的奇兵隊為主力,彥齋和攘夷浪人們也加入了位于天龍寺的別動隊,但是最後遭到慘敗,久坂玄瑞真木和泉在天龍山戰死,彥齋僥幸活了下來。並躲進了因州藩的公館裏,並于第三天由御留守居役河田左久馬協助取道因播逃往長州。後來成為被幕府追放的三條實美的護衛。慶應3年歸藩,但由于那時熊本藩佐幕派所掌權,彥齋因此而下獄。所以當大政奉還王政復古鳥羽伏見之戰等重大事件發生時,彥齋都是在獄中度過。慶應4年2月彥齋出獄,而佐幕派的熊本藩想利用彥齋踏上維新的浪潮,但遭彥齋的拒絕。

1871年 明四事件

明治成立新政府後,由于薩長藩閥政府的專製,外國人可以進宮參見等政府卑辱的對外態度比幕府時代還嚴重。這樣的國情使得大半維新志士難以理解,而且明治政府十分排斥中下層的維新志士。終于,大楽源太郎率領奇兵隊以兵製改革為契機,舉起了反旗,明治政府由這次事件查出了全國反政府士族的數大聯絡組織,造成了自安政大獄以來又一次大規模的對下層士族的壓製,當時處死刑的據考證超出百人。而河上彥齋當時以反對政府開國而出名,經常發表反對政府的言語,深受政府嫉恨。借此良機政府以窩藏國事犯大樂源太郎的罪名而逮捕了河上彥齋,(當時河上彥齋在明治後改名為高田源兵衛)

1871年 刑死

當時同在一所監獄的犯人描述道:在監獄中的河上彥齋,並不象政府描述的那樣"象毒蛇一樣恐怖",而是十分的安靜,寡言默語。關于他當時的情形:"人看起來很沉毅,容貌枯瘦,眼瞳深陷,頰骨高聳,說話象婦女一樣,總是一副精神不足的樣子"後來數名在政府的前維新戰友前來勸說他放棄攘夷思想,但河上彥齋此時的攘夷思想十分的堅定。當時木戶孝允害怕夜長夢多(不知這是為何,彥齋再出名也隻是一個前"人斬"維新志士罷了)在出使歐洲前特地關註了此事:"彥齋流毒國家,妨礙文明航路,在我歸國以前一定要將其處刑"

明治四年十二月四日,河上彥齋被押赴刑場。留下辭世句二首。【辭世句】 這是當時他留下的辭世句二首:"君がため死ぬる骸に草むさば 赤き心の花や咲くらん"、 "かねてよりなき身と思へど大王に つくす心は世に殘れかし"(為君而隕的枯身生于草中,開出血色的花朵。 想起前塵中消逝的生命,為王交瘁的心殘存于世間。)

動漫作品

緋村劍心(《浪客劍心》)

河上萬齊(《銀魂》)

因為河上彥齋被作為劍心的原型,與田中新兵衛岡田以藏兩個"粗人"相比,可說是飽讀詩書,文武雙全,但就關于維新的理念來看,固執鎖國論的彥齋比尋求飛天御劍流的救世之道的劍心相差太遠。充其量,彥齋也隻能充當幕末時的劍心作為"人斬り拔刀齋"那時候的原型而已。在我看來,彥齋與劍心的相似之處,主要在于他那跟"飛天御劍流"類似獨特的"玄齋流"劍法和冷酷的劊子手形象吧。

逸話

在志士集會的時候,酒席上大家批評了一位幕臣。並且紛紛說出"絕不原諒這家伙"、"砍了他"等話,而這些喝了酒的志士們因為這樣講著講著而怒氣上身,河上彥齋同時也在那個場合。這時聽到這些話的彥齋暫時離開了座位,然後據說當大家還在講這個話題時,彥齋已經提了這個幕臣的頭回來了。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