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虛真人

沖虛真人

沖虛真人,傳說中的仙人。為春秋末至戰國前期黃老道家學者列子。列子名御寇,亦名"圄寇"、"國寇",鄭國人。著《列子》一書,主講清靜無為(貴虛),獨立處世(貴正)之思想,唐玄宗天寶元年封為沖虛真人,號其書為《沖虛真經》。宋真宗是德(1004-1008)四年(1007)加"至德"二字,號為《沖虛至德真經》。宋徽宗追封為致虛觀妙真君。

《列子》又名《沖虛經》,(于前450至前375年所撰)是早期黃老道家重要典籍。信奉道家的與世無爭思想,主張循名責實,無為而治。他一生安于貧寒,不求名利,不進官場,"列子居鄭圃,四十年人無識者",農耕之餘,醉心讀書著述,潛心撰文二十篇,約十萬多字。現在流傳有《列子》一書,其作品在漢代以後已部分散失,現存八篇《天瑞》、《黃帝》、《周穆王》、《仲尼》、《湯問》、《力命》、《楊朱》、《說符》。其中《愚公移山》、《杞人憂天》、《誇父追日》、《兩小兒辯日》、《紀昌學射》、《黃帝神遊》、《湯問》等膾炙人口的寓言故事百餘篇,篇篇珠玉,妙趣橫生,且影響極大,可謂家喻戶曉,廣為流傳。其中《兩小兒辯日》被納入國小語文六年級下冊第一篇課文。現在流傳的《列子》一書,在先秦曾有人研習過,經過秦火,劉向整理《列子》時存者僅為八篇,西漢時仍盛行,西晉永嘉之亂,渡江後始殘缺。其後經由張湛搜羅整理加以補全。

  • 中文名稱
    沖虛真人
  • 年    代
    春秋戰國
  • 介    紹
    期道家學者列子
  • 簡    介
    漢族民間傳說中的仙人

​年代

春秋戰國

言論

"至人之用心若鏡,不將不迎,應而不藏,故能勝物而不傷"。

沖虛真人沖虛真人

"故智之所貴,存我為貴;力之所賤,侵物為賤。然身非我有也,既生,不得不全之。"

"天地無全功,聖人無全能,萬物無全用。"

"不逆命,何羨壽?不矜貴,何羨名?不要勢,何羨位?不貪富,何羨貨?"

"五情好惡,四體安危,世事苦樂,古猶今也,人猶我也。人人相猶,損一秋豪而利人,悉天下以奉天下人。"

"憂苦犯性,逸樂順性,斯實所系者也。名不可去,亦不可賓。但惡夫守命而累實。守名而累實,將恤危亡而不救,豈徒逸樂憂苦之間哉。"

哲學典故

天瑞

天瑞,意謂天地之靈瑞,自然之符應,即文中提到的"不生不化者"。列子認為,世間萬物皆有始有終,唯有"不生不化者",亦即"道",才能夠迴圈往復、獨立永存。"不生不化者"是世界產生與變化的本源,它最初無形無象,歷經大易、太初、太始、太素四個階段,形成"渾淪",再自"視之不見,聽之不聞,循之不得"的"易"衍變為有形的"一",最終生成天地萬物。列子道逢百歲骷髏,順此言明"萬物皆出于機,皆入于機"。一切緣自"道",然而卻並非"道"有意為之,天地萬物隻是自然而然地變化運轉,生息盈虧。

文寓言與議論選出,《黃帝書》視死如歸,榮啓期安貧樂終;林類行歌,不以營生為惑;孔子贊死,曉諭天下失家,又有杞人憂天,向氏為盜。凡此種種,恰如張湛《列子序》所言:"大略明群有以至虛為宗,萬品以終滅為驗。"有形之物誕生、消亡,其暫行于世而終歸虛無。人生亦復如是-從嬰孩、少壯、老耄直至死亡,性命本非吾有,生死不過往來。

《呂氏春秋·不二》與《屍子·廣澤》皆載"列子貴虛",但依《天瑞》,列子自認"虛者無貴"。徹底的虛,必定有無(空)皆忘,消融了所有差別,也就無所謂輕重貴賤。萬物自天成,盜者本無心,光陰若逆旅,生死不及情,是為《天瑞》大意,亦即《列子》全書綱領。

黃帝

本篇皆在論述養身冶物之道。全文圍繞道心與外物的關系展開多番探討,唯有應理處順,忘形養神,才能達到所適常通,遇物無滯的境界。具體而言,修養內在道心。必須"壹其性,養其神",做到心無逆順,物我兩忘。列子以列子御風、伯昏臨淵、商丘誠信、粱鴦飼虎、津人撮舟、呂梁濟水、佝僂承蜩等多則寓言對此反復加以證明。同時他又指出,除了保持內心的虛靜凝獨,人們在應物處世時還必須"含其德",做到韜光養晦,與世無違。文中海上漚烏、趙襄子狩獵神巫季威、列子之齊、楊朱之沛,楊朱過宋數章,既為闡明其理。

既名《黃帝》.最終還是為了推崇黃老學派'清虛無為'的治世主張。從華晉國的國民,列姑射山的神人.到鬻子、老聃的守柔之術以及聖人的籠愚之智直至篇末惠盎對宋康王的說教中,都可以發現這樣的思想痕跡。對于列子而言,理想國內,上有效法天道無為德庇萬物而不以為功的國君,下有自治自化的國民,同時還得有孔、墨等聖賢以仁義濟人使'四竟內,皆得其利' 如此,天下大治才能真正得以實現。

周穆王

本篇皆在宣揚浮生若夢,得失哀樂皆為虛妄的思想。列子精心勾勒出一幅幅瑰麗奇異的畫面,為我們展現了神妙莫測的幻化境界,卻又讓它悔起倏滅,以期證明有生有形者盡為虛無的幻象,終將隨著生死陰陽之變歸于消亡;唯有造化萬物的大道,因"其巧妙,其功深",才能夠常信常存,無極無窮。但是現實生活中,人們往往"惑于是非,昏于利害",被新鮮短暫的過眼雲煙所吸引,從而忽略了慣常恆久的實在擁有。因此,全文通過八則寓言,分別以化、幻、覺、夢、病、疾、誑等意象來譬喻人生的虛妄不實。另有一段議論,斯言夢覺之理,見解不凡。列子歷數人間受想行識、種種夢諦,將其歸納為"八征"、"六候",而後征引列子"神遇為夢,形接為事"一語,推斷覺醒時的行為反應與夢境的產生,都是自于人們的形體和精神與外界有所接觸的緣故。唯有徹悟"感變之所起者",才能以虛靜坦蕩的心懷面對紛紜變幻的外部世界,即所謂"神凝者想夢自消"。

劉自《引子新書目錄》以為《周穆王》《湯問》兩篇"迂誕恢詭,非君子之言也",此語頗可商榷。自本篇以觀,正因其立意之標新,寓言之荒誕,文辭之曼妙,方可見撰書者用心良苦。其目睹大道日喪,眾生昏亂幹世情而終不覺醒,故奇言于夢囈。內中痛楚,本非凡俗"君子"者可解。

仲尼

《仲尼》,一曰《極智》。孔子本為儒家先賢,修身治國也是歷代儒者所關心的話題。然而面對"君臣日失其序,仁義益衰,情性益薄"的嚴酷現實,儒家的詩書禮樂往往失去原先濟世浩亂的作用,而變為棄之可惜、革之無方的擺設。此刻,須由"體神而獨運,忘情而任理"的道家思想出場,來給予迷惘的賢臣士子一份圓融靜定的安寧心態。本篇列子便有意借用孔子的形象和言論來闡釋這種"有易于自者無難于外"的修身理論。

文中以孔子與顏回的對話引出"無樂無知,是真樂真知"的觀點。列子認為,摒棄禮教和變革社會都不過是顯露形跡的有心作為,唯有保持內心虛靜,才能泰然應對紛紜莫測的時局。同時,針對凡俗一味糾纏于外在細節,隻知運用感官妄定是非的淺陋偏見,列子又提出判斷聖人的獨特標準:聖^通融于大道,故而在內修身,則能"體台于心,心合于氣,氣合于神,神台于無",在外治世,亦可"不治而不亂,不言而自信,不化而自行,蕩蕩乎民無能名嫣。

篇末,列子為了預防矯枉過正,又將'默而得之而性成之"的聖人與庸庸碌碌的無能之輩加以區別對待,申明聖人之智寂然玄照,通理而無所偏執,無為而惠及天下,後者卻好像聚塊積塵,隻不過是繁華人間轉瞬即逝的浮光掠影罷了。這不由使人想起孔子那句至理名言"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己無能也。"(《論語·憲問》)

湯問

《湯問》一篇,筆鋒橫掃天下,搜羅曠古奇聞,以饗博物君子。文中載有諸多超逸絕塵的神話傳說,極言天地之廣闊無垠,萬物之繁榮駁雜,以期突破世人囿于視聽的淺陋常識,消除種種流于表象的巨細、修短、同異分歧,列子先借由殷湯與夏革的對話,暢談時空的無極無盡,並且難能可貴地表達了"天地亦物"的宇宙觀;再通過大禹和夏革的兩段言論,說明自然界的生息變幻以及人世間的壽夭禍福都是無所待而成,無所待而滅,即使博學多識的聖人也未必能夠通曉其的規律與奧秘。就好比四方八荒的政風民俗,彼此相異卻未足為奇,因為它們都是在不同的人文地理環境下"默而得之,性而成之",屬于自然而然的產物,萬事萬物既然不可以憑借有限的耳聞目見來臆斷其是非有無,那麽通達大道的至理名言自然也無法按照慣常思維去理解其深刻內涵。所以列子有以詹何持鉤、扁鵲換心等寓言故事來譬喻為人處世所必須葆有的平衡狀態,亦既"均"。"均"于術,則可以內得于心,外應于器;"均"于技,則可聆高山流水,響遏行雲。事實上.文中講述的所有詭異奇特的技藝,都是為了將人工作為的巧妙上推于道的境界,由此,"乃可與造化者同功"。隻可惜,至情至理往往命同孔周三劍,雖為代代相傳的至尊之寶,卻隻能"匣而藏之",即使偶現其光,也被疑為了無-用的廢物或是荒誕虛妄的謠傳,從而被迫"無施于事",適形避世。[5]

力命

本篇圍繞天命與人力的矛盾關系,展開一系列論證。在列子看來天命超越于人間所有道德、強權、功利之上,自為人人所不可企及。它看似無端無常卻與每個人的遣際息息相關,世間的壽夭、窮達、貴賤、貧富都由它來決定。天命本身並不具備判斷是非、主持公正的獨立意志,也不懷有任何賞善罰惡的目的,它總是"昂知所以然而然",所以歷史上與現實中才會出現"壽彼而夭此,窮聖而達逆,賤賢而貴愚,貧善而富惡"等諸多顛倒混亂的社會現象。文中列舉管、鮑至交,小白用仇的史事,卻推翻世俗所謂善交、善用能的既定之辭,而將其緣由歸結于"不得不為之的天命。同時輔之以子產誅鄧析之略說,仍將其目果追溯到"不得不為之"的天命,與前文互為影響。道法自然,故而"天地不能犯,聖智不能于,鬼魁不能欺"。與其揣摩天意,機關算盡,希冀憑惜小智小識改變自身的貴賤壽夭,不若學季粱安命以待疾,東門是喪子而不憂。隻要領悟了"至人居若死動若械"的境界,對于天命能夠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素,則自當不受外物紛擾而與天地同運。

但若一味無情,放任天命,亦難免使有志之士心寒。大戀所存,雖哲不忘。列子雖然皆量子之口嘲箋了齊景公登臨流涕的短見,卻又在篇束指出,農,商、工、仕,皆有否泰之命,然趣利逐勢,亦是人力使然,勢在必行,逆過既是順。可見並沒有完全否定存在的意義與人力的作用。"今昏昏昧昧,紛紛若若·隨所為,隨所不為。日去日來,孰能知其故,皆命也夫。"此言此語,與其認作是一聲無奈的慨嘆,不若看成是列子遍經世事滄桑之後,對于至德之世隱晦而又痛心的哀悼。

楊朱

楊朱》.又名《達生》。全篇暢言當生之樂,曉諭生死之道。文中"且趣當生,奚遑死後"的論調,以及"損一毫利天下不與也,悉天下奉一身不取也"的主張,堪稱千古罕有的異端"邪"說但劉向在《列于新書目錄》中所稱"楊子之篇,唯貴放選。"則未免以偏概全,支離其說。

文中,楊朱將名實關系兩兩分離,認為名未必符合實,實也未必依附于名。他列舉管仲、日恆、堯、舜、伯夷、叔齊等人的不同遣際,證明社會上存在著種種"實名貧,偽名富"的不公平現象。唯有死亡才能夠消解塵世間的這些貴賤等差,並且卸下所有仁義道德的虛浮光環、讓仁聖凶愚死後同樣化作腐骨。由此反觀充滿苦難的歷史進程與飄忽無定的短暫人生,我們唯一能夠把握的就是當下的厚昧、美服、好色、音聲,與之相比,任何的生前虛名或是死後榮耀都無異于傷生害性的"重囚累梏"。凡俗之人,顧忌著刑賞的尺度、名法的教誨,行為處世往往前嗜後矚,即便有幸得享百年之壽,也不過做了禮教與名利的傀儡。公孫朝、公孫穆酗酒作樂,端木叔散盡家累,在常人眼中自是狂放之徒。殊不知楊朱正是通過這兩則寓百昭示天下,應當拋棄造作虛偽,不為功名所誤,不為利祿所累,樂生逸身,任性縱情,才是捂道真人。

篇朱·楊朱又唯恐矯枉過正,故而轉回名實之論,表明在"有名則尊榮,亡名則卑辱"的現實中,"名"與"實"並不是完全割裂的關系。但若是在緣自本性的欲求之外,還去追求多餘的功名利祿,那就是貪得無厭,成為他所鄙夷的"守名而累實"。可見,楊朱學說本為批駁俗世虛榮,解脫綱常教化,並非肆意妄為。及至後人曲解,才讓他無端擔起了自私放縱的萬世惡名。

說符

[2]《列子》全書,始以《天瑞》,終以《說符》,首尾呼應,自成一體。古時以所謂天降"符瑞",附會與人事相應,叫做"符應"。"符",有符信、符驗的含義。"說符",即謂"道"與人事的相互應驗。全文通過三十餘則 寓言和說理,對"道"與"智"、"名"與"實"、"形"與"神"、"貴"與"賤"、"時機"與"變通"、"久利"與"暫得"、"持身"與"治國"等多對關系進行了各個角度的論述。

世事無常,禍福相倚,因此列子認為,為人處世應當做到"持後而處先",對于事物的存亡變幻,也應當透過其表面來"寡其所以然"。一方面要"恃道化而不恃智巧",全身遠害,避免重演郄雍的悲劇;一方面也要擁有"授隙抵時,應事無方"的智慧,領會"先迕後合"的聖人之言,進而懂得各種看似無關的現象背後實際上存在著積來已久的緣由。然而世人多縱欲迷性,重利輕道,貪圖一時所蕕,不念長久之積,所以才會鬧出"宋人拾契"、"齊人攫金"那樣的笑話。唯有舍末明本,"歸同反一",因名求實,得其髓而棄其粗,才能一睹天道與人事之間的絕妙天機。

註疏

重要註疏:

張湛《列子註》,為玄學三大支柱之一。自元代起,便有人將殷、陳《列子釋文》混入張湛註中,不知者多將《釋文》亦認作張湛註,明顧春校訂世德堂本《列子》即為其代表。而近代出土的敦煌本列子古註本節抄至少可證明,今本《列子》書經文中有張湛註文羼入。

盧重玄《沖虛經解》,學者向以張湛比況註庄之郭象,以盧重玄比況註庄之成玄英。

(秦恩復一生立志于校勘復原盧重玄《沖虛經解》等書,于南北藏書家訪求盧《註》十餘年,終得書八卷完本。對儲存華夏道家思想。貢獻極大)

宋微宗《沖虛至德真經義解》

江通《沖虛至德真經解

範致虛《列子註》

《列子釋文》,殷敬順為《列子》做釋文,以音解字。宋人陳景元為之補釋,但殷、陳二家之作,今已相混為一書,無法區別。

高守元(《沖虛至德真經四解》其集張湛、盧重玄、宋徽宗、範致虛四家《列子》註,存張湛註原貌,盧重玄、範致虛二註賴該書流傳,宋徽宗註賴該書存全貌。 貢獻極大)

蕭登福《列子古註今譯》

名家評說

《列子》歷來多受文人喜愛,評價往往非常高。

劉韶在《文心雕龍》說"列御寇之書,氣偉而採奇。"

柳宗元在其《辯列子》一文中謂《列子》:"雖不概于孔子道,然其虛泊寥闊,居亂世,遠于利,禍不得逮于身,而其心不窮,《易》之"遁世無悶"者,其近是歟?餘故取焉。其文辭類庄子,而尤質厚少偽作,好文者可廢耶?"

陳景元《列子沖虛至德真經釋文序》贊揚"辭旨縱橫,若木葉幹殼,乘風東西,飄飄乎天地之間,無所不至。"

高守元《沖虛至德真經四解序》"《庄》《列》二書羽翼老氏,猶孔門之有顏孟。微言妙理啓迪後人,使黃帝之道架然復見,功不在顏孟之下。"

洪邁《容齋續筆》"《列子》書事簡勁宏妙,多出《庄子》之右。"

明代屠隆在其《文論》中評價說:"《庄》、《列》之文,播弄恣肆,鼓舞六合,如列缺乘踽焉,光 怪變幻,能使人骨驚神悚,亦天下之奇作也。"

蒲松齡在《蒲松齡集》《聊齋文集》卷二《庄列選略小引》中說:"千古奇文,至庄、列止矣。世有惡其道而並廢其言 者愚,有因其文之可愛而探之于冥冥者則大愚。蓋其立教,祖述楊、老,仲尼之徒,所不敢信,而要其文 洋恣 肆,誠足沾溉後學。"

章學誠《文史通義詩教上》:"諸子之為書,其持之有故而言之成理者,必有得于道體之一端,而後乃能態肆其說,以成一家之言也……《老子》說本陰陽,《庄》《列》寓言假象,《易》教也。鄒衍侈言天地,關尹推衍五行,《書》教也。管、商法製,義存政典,《禮》教也。中、韓刑名,皆歸賞罰,《春秋》教也。"

劉熙載《藝概·文概》口:"《列子》實為《庄子》所宗本,其辭之淑詭,時或甚于《庄子》,惟其氣不似《庄子》放縱耳。""《庄》《列》俱有曲致;而《庄》尤縹緲奇變,乃如風行水上,自然成文也。"

姚際恆說:"《列子》敘事,簡凈有法,是名作家耳!後人反言《列》愈于《庄》。"

金木克先生說:"《老子》是給特殊人講的哲學,《庄子》是給讀書人講的哲學,《列子》是給平常人講的哲學。"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